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管家大喊一声:”你是谁,这么鬼鬼祟祟。“
秋九天看被发现了,一掌打过来管家倒下吐血而亡,自己则哈哈大笑的站在院子里,李仁风一惊跑出来一看是秋九天,顿时有点慌张了。段飞鹰看王爷惊慌的样子,想必就是秋就天了,上前对李仁风道:“王爷不必惊慌,在下不会让他伤你半个毫毛。\‘
李仁风拍着段飞鹰的肩膀说道:”他就是秋九天,如若不除他,势必会弄的满城风雨。“
”伏王殿下,我秋九天今日就要了却荒山之仇,你等着受死吧,还有你们这两个叛徒。“
好你个秋九天啊,我霍长虎为你卖命,谁知你心胸狭隘,处处排挤我霍氏兄弟,害怕我们公告震住,想要害我们,幸好秦刀明特来相告,才逃过一劫,今天新帐旧账一起算,受死吧。
哈哈哈……就凭你们,不自量力,看我如何翻转,一朝步入天,瞬间秋九天握紧拳头,怒吼着,头发变得凌乱怒着说道:”让你们尝尝我摧心大法的厉害。“说着一掌打过来,段飞鹰推开王爷,一掌接过来,两人深厚的内里僵持着,旁边的天威堂主赵胜拿着刀砍过来,被秋九天另一手打过来,退后歪倒在地上,霍长虎使出”飞虎在天“旋转着打来,秋九天被迫松开手。
三个人开始合力击杀,而在一旁的伏王李仁风则露出一丝邪笑,手里的扇子看是晃动着,另一只手运足内力,准备打过去。
以一对三,秋九天的功力深不可测,无奈是段飞鹰总是飞着打,还有那个链子,弄的他好分心,李仁风走出来,折扇飞来银针,秋九天一飞跺开了,令人想不到的是李仁风双手合掌,一股紫气阴险,只见满脸通红,怒目朝天,忽然一掌过来,秋九天顺手接挡着,被重重的镇开依倒在墙上,嘴角露出一丝血迹。
真是没有想到,你李仁风隐藏的那么深,我秋九天誓死顽抗到底,纵然一跳逃跑了。
段飞鹰这才明白过来,刚才王爷惊吓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也许眼前的李仁风才是深不可测之人。秋九天被打跑了,王爷面露喜色说道:”今天多亏几位,要不然本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可恶的是让他跑了。“
”王爷,太客气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们那里是秋九天的对手啊。“霍长虎一连惊奇的说着,在一旁的段飞鹰则久久凝视着,伏王李仁风为了消除嫌疑推诿说道“本王就会最厉害一招,本是自保,眼下这种情况不得不用啊。”说着一行人回屋喝酒去了……
秋九天气的打着一棵树说道:“没想到刚出来又被你暗算,看来你我之间必有一死一伤,你等着瞧吧。”
无影门外,秋若兰骑着一匹马来到肖家庄,这里是当年秋九天的府邸,现在已经荒废了,正好可以铸造兵器,孟天涯跟了过来不知道她干什么,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好像想着什么。
秋若兰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看的出来是那么的渴望,来到秋千旁边,露出了笑容来,思绪回到了从前……
谁,秋若兰一句道
在下孟天涯,姑娘的行踪摇摆不定,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你一直跟踪我,笑话,我做什么还用的着向你汇报不成,你若再跟着我,休怪我不客气。
孟天涯看若兰如此固执就大声一句:“王爷已经盾兵了,你的无影门恐怕就要被……
被什么,你怎么不说了,若兰目不转睛的看着孟天涯。
”王爷已经开始布局叫啥秋九天,既然你也要找,不如我们合作如何,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难道不好吗。“孟天涯苦口婆心的劝解,只是若兰不肯听,非要自己去查,自己坦白那些尸体是秋九天手下的,铸造这些兵器就是为了铲除他的余党,自己把知道的都说了为的就是不让孟天涯像个鬼一样跟着自己。
说完,若兰就骑上马走了,孟天涯也没没有追,而是打道回府了,走在大街上,一直在想着这些事情的联系,这时候四面八方来了好多人,他们都是各门各派的堂主,只见他们大声说道:”听说秋九天现身了,我们一定要小心他偷袭,现在还是各回自己府里做好防御,以防不测,要做到万无一失。“
霍长龙继续道:‘那无影门的事情怎么办。”穆天明狠狠的握紧拳头说道:“今日且罢,改日一定杀进去。”
孟天涯从树后走出来,看得出来已经开始有所行动,赶紧回鳯蜓山庄了。
伏王府门外……
“告辞”段飞鹰简单一句说完,骑上马就回去了,霍长虎和赵胜也各自忙自己去了,唯有李仁风撑开扇子闪着,露出笑容,不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很快就会实现了。“
夜幕降临,傲天也该回去了,若影准备和傲天一起出宫,好查查那个叫秋若兰的女子,两人同姓,名字也是一字之差,这之间一定有关联,要差个水落石出。
秋若影换了一身黑衣服,就要走,被傲天取笑道:”你堂堂一个王妃,竟然打扮的像个贼一样,小心被发现来个全城捕捉。
”说什么呢“秋若影推了一下傲天说道:’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要共同联手,怎么黑自己搭档呢。“
两个人整理一下,跳到屋顶上,沿着宫门墙壁外而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绝地反击
无影如幻影,迷离看不透,追风迫血虏,殊死来反抗。
追风门外,一个不速之客悄然降临,只见他站在屋顶上看着院子里的人正磨着刀,整装待发,忽然纵身跃下握紧拳头哈哈大笑道:“莫追风,你给我出来,今天就先拿你开刀。”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下属跑进屋里面大喊着,莫追风赶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如此恐慌啊。”
“秋……秋九天来了”下属胆颤的说着,莫追风定了一下赶紧跑出来看到秋九天一头散发,穿着一个百战锦衣,恶狠狠的站在院子里看着,这气势吓得莫追风有点恍惚了,没想到的是他真的出现了,这下还真不好对付。
此刻的院子里异常的安静,周围死寂一般,有种肃杀的凄凉,每个人的表情都绷得紧了人,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秋九天定眼一瞧他们都一动不动的驾着个姿势,就哈哈大笑道:“怎么了,都傻了,好你个莫追风啊本天主对你可不薄,竟然串通伏王来算计我,今天就先拿你开刀,受死吧。”
秋九天劈掌过来,莫追风有点慌了让属下赶紧去拦着,他让副堂主莫追云去那那把长影剑。
在秋九天面前,这些小喽啰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一招:“逆天朝璇”如水中蜷卧一般,如风幻影把这些人紧紧的打转一起,突然一松掌所有人倒地趴下了。
莫追风拿着长影剑就砍过来,秋九天一招“绝地翻转”腾空之势,掌心劈开来,岂料被他的剑气给划破了衣角,看来这招“望月朝天”的剑法甚是精妙,两个人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来来回回的在屋顶激战着。院中的莫追云看着自己大哥打的如此激烈,自己暂时帮不上忙,就出门而走了。
秋九天双手并用,掌开劈山之力与剑碰撞,只听到阵阵响声,没想到他的手如钢一般,剑也伤不了再加上身上的锦衣更加是无忌惮目无一切了,莫追风被逼的往后退就要掉下去秋九天顺势一抓住剑,趁着后续的力道,莫追风咬牙切齿的一蹬腿刺向心脏位置,秋九天像野牛一般疯狂开来,一手抓住莫追风的胳膊,一把抓住他手中的剑,使劲力气把剑折断,拎着莫追风开始转呀转的,一脚踢在胸膛上掉在屋顶上,滚落在地。
看着院中早已空无一人的追风堂,莫追风气的握紧拳头打在地上,秋九天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大难临头各自飞,就是你的兄弟也不例外,知道背叛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今天就先拿你开刀。”说完一掌打在头上,瞬间血流不止,莫追风睁着眼死去,看来是死不瞑目啊。
秋九天看着满院子凌乱,拿着一把火让在院子里,看着熊熊烈火越来越烧的高,内心就充满激奋的复仇情绪越来越浓,下一个目标就是玄风堂主穆天明。
话说那莫追云逃跑之后,一路赶来至王爷府,看着他那狼狈逃窜的样子,一看就是贪生怕死之辈,此刻的他神情紧张,一直大喊着“驾”还不时的回头看看,胆颤的总认为秋九天会追上来。
玄风门外,一群伙计正在运送武器和弓箭,屋顶上早就站立着的秋就天,嘴角上起,露出一丝邪笑,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开始攻击上来。“啊”只听见声音凄惨,秋九天拿着一把刀开始疯狂的屠杀起来,看来众门主反抗他的事情,确实激起了他的怒和狠。
穆天明听到声音跑出来大声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远远看去门外进来一个人,刀上沾满了鲜血,院子里的家丁拿着刀架起姿势,秋九天狂吓了一声,那些家丁都胆颤的往后退着,穆天明拿着枪走过来说道:“让我来会会你。”
秋九天慢慢抬起了头,怒视着众人,这气势吓得穆天明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他还不知道莫追风已经死了,只是觉得他的突然出现一定不会是好事,便心慌的说道:‘秋九天,你来的正好,我们还到处找你呢,既然送上门来了,休怪我不客气了。“
”哼,本天主今日来会一个一个解决你们的命,少给我废话,受死吧。“
穆天明单手拿枪走一条直线,看着步步紧逼的枪法使得是如此的出神如化,秋九天便单刀单手的双用,这是他独特的攻击方式,不管敌人如何厉害,自己另一只手的灵活运用总会略胜一筹。
你快我亦快,招招打的你接不上,秋九天幻影手的运用最重要的就是迷惑对方,让对方感到眼花缭乱,给人出其不意的打击。穆天明的枪法纵然厉害,但是被眼前的幻像给迷乱了,他眼前看到的是好几个秋九天,就像中了**一般完全站立不住了,就这样来来回回的翻转着眼看就招架不住了,只是不给反抗机会,秋九天一掌打在心脏位置,穆天明”啊“的一声倒下了,刚站起来就觉得背后疼痛,低下头看着原来一把刀早就已经穿透他的身体,顿时口中鲜血四溅,歪趴在地上死了。”
接连杀了两个堂主的秋九天还不肯罢休,想着下一个便是霍长龙,正要一把火烧了院子的时候,忽听到门外的喊声:“快,把这个院子给我围起来,别让秋九天跑了。”
只见破门而入的御林军在莫追云的带领下冲了进去,可惜的是还是来玩了一步,这里的人全被杀光了,满园子的尸体。随后赶来的孟天涯看着这些人身上的伤口,明显的是刀的痕迹,血还热乎乎的,想着秋九天应该还没走多远,就追了上去。
秋九天一看是伏王的御林军,想着一定是刚才跟莫追风打斗的时候让莫追云有机会逃走才搬来的救兵。想着找霍长龙的事情还是先搁置一下,改日再继续杀个痛快,就朝无影门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伏王看着满院子尸首横天,握紧手里的扇子说道:”好你个秋九天,没想到你先开始动手了,既然及这么狠,那本王与你狠到底,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伏王骑上马,便回去了,孟天涯则是去了青龙堂,想着秋九天一定还会继续击杀各位堂主的,谁知自己扑个空,眼前一切都风平浪静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危险,于是就拜别霍长龙而去,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要多加防范,阻止秋九天意外的袭击。
傲天和秋若影来到鳯蜓山庄,刚踏进门却见珊儿和素女在院子里正摆弄着铁丝线,好像是来扑捉老鼠的,最近不知道怎么的,屋子里老是多出来让她们感到可怕的这些东西,晚上吵得人睡不着,因此才想起来做一个捕网。
正巧的是孟天涯也回来了,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令傲天不解的是秋九天这样的报复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因为背叛,可是怎么都感觉像是来复仇的,经段飞鹰在王爷府的遭遇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李仁风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人,看来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无影门外,秋九天站在那里久久凝视,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怒气,神情也较之刚才平缓了许多,来到这里好像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上前一步来到门前轻轻的敲着……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暗战九天
九天复仇血海中,
青龙堂主刀浮屠。
弑杀无影追无踪,
英雄悲歌笑长空。
醉墨挥洒江山图,
笔走龙蛇舞绣拂,
难知心中万千事,
到头还是一场空。
知足不负一碗粥,
人生自是水长东;
江河奔腾日夜浮,
山川立于大地胸,
雄鹰整霸云霄笼,
天网恢恢而不漏。
追风堂主,死不瞑目刀中胸腹;玄风堂主,下场惨不忍睹枪走难敌幻影踪,两个人昨晚被秋九天弑杀与眼前,慌乱成一片的众位堂主开始有点坐不住了,各个都提心吊胆的,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加强守卫,防止偷袭来杀。这一场血雨腥风骤然降临,来的是那么的措手不及让人不寒而栗,如今的九天早就没了从前,唯有复仇血染整个江山,才能消除自己的怒气,兴庆城内追击捕杀秋九天的告示贴的满地都是,刮起了一阵暴风雨,在来临之前要做好防御工作,确保万无一失。
鳯蜓山庄外,伏王殿下骑着马缓缓而来,他心情郁闷连日来各位堂主遭到袭杀,自己的计划受到重创,现在必须要结网一起捕鱼了,而少不了的帮手就如下手,李仁风则是渔夫,好坐收成功。
伏王下马,赶紧步入院子中去,却看到傲天和段飞鹰正在织残网,收细丝铁线,结网已完心情了然,本不明白上前看道了一句:“这网有何用,怎么使,做什么用。”
面对伏王摸不透,满然样,傲天道出它作用:“昨晚因珊儿做网捕鼠,联想到蜘蛛结网捕猎食,因此做一金丝铁网捕捉秋九天这条大鱼,是谓:天网”。
李仁风拍手叫绝,执掌手中一看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凭他如何兴风作浪也难逃这网。”珊儿也是惊喜连连,想要加入这个行列之中,也想瞧瞧怎么抓得到秋九天,只是傲天不同意,说是太危险,然则素女也不情愿,赵嶓愿做马前鞍,冲锋陷阵毛遂自荐。可是傲天还是不赞同,要王府侍卫把守来看,珊儿无怨,知道傲天是为自己好,为不让他担心甘愿留在府里静等胜利凯旋。
王爷知道他们计划定,了然心间,就变得舒缓心情自然好转,让副将田崇棉统领御林军听命于傲天,天涯,飞鹰各自引九天,一切都已安,现在就听各位堂主的意见。
青龙门外,重兵把守隐藏的严,王爷,傲天骑马来相见,知道秋九天晚上定会出现,到此盘算一下,制定作战。
众位堂主齐聚一堂做两边,王爷执扇坐中间,微微一笑话语间:“各位好汉,本王今日来就是商量怎么计捉九天,昨日他太过凶残,追风,天明一去再也不返,可叹阴阳两重天。知道他还会来报仇,所以就设一个天网等候他,具体是这样,听我道来……〃
一语完毕,飞花门主双鞭赞同这方案,怒着说道:”愁人相见,定要让他有来无回了恩怨。“屋内众人聊得热翻天,突然雁风堂主徐穆延立竿见影,一语双关,上演苦肉计,加上过海满天。众人点头称赞,青龙堂主关刀立面前,扬言杀九天。
王爷站起来说了一句:”事情就这么办,今天晚上,大家要好好的演练。说完上马打道回府……
话说那秋九天昨晚已经去过无影院,知道忠心耿耿张坤与张乾,便让少主秋若风带领家兵今晚来个东杀西现,来个措手不及,一招制敌。
无影门外秋若影,不想九天已回来,怒气微笑便要拔刀来相见,仔细一想现在还不到时间,夜晚降临再打算,一脸愁苦上马朝东边。不知长相想通的若影看到怎么办,这几天,她来来回回离宫在外面,为的就是查找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秋若兰,只是她太神秘,躲得自己如何也寻不见,无奈只好回去静等傲天来夕阳殿。
这时候,鳯蜓山庄大门前,乞丐阿九来相见,天涯笑迎回府里与他仔细商量一番。原来才知他们也想推波助澜一臂之力朝天,知道计划如何打算,一切早就万事具备,就等东风徐徐刮来。
丐帮之众何止数万,围城一个大圆圈任凭那秋九天也难翻天,到时候把他们都杀个片甲不留报深仇。飞鹰点头,天涯相笑在屋前,几人高兴喜上颜。
夜幕快要出现,时机就要来临,傲天已经去皇宫找若影,没想到秋妃是如此的清闲,在后花园里赏花看鱼乐无边,看到公公低头来见一句:“娘娘,该吃晚宴。”
若影抬头感觉声音熟悉,仔细一看原来是傲天,便大喊:“你怎么来了,昨天是不是有事,让王爷寝食难安。”
“嘘”傲天低下头继续说道:“娘娘先去用膳,一会儿老奴给你详细说来便是。”
若影赶紧跑着回去,坐在夕阳殿椅子上吃着山珍海味,鲍鱼连连,真是美人美味美佳肴,不识人间烟火边,傲天赶紧脱下太监衣服,换成自己的服装,还是这样看的眼熟于前,全身筋骨一身松。
若影捂着嘴偷笑一声道:“看你太监有模有样,以后本宫吃什么你就端。”
看若影喜欢的嘴上都是饭,傲天也是一笑说道:‘看你乐的那么无边,还不知满脸……〃
若影赶紧擦拭脸,现在光滑如鲜艳,赶紧大口的吃饭,要傲天坐下来一起陪伴,幸好屋内只有两人,可以尽情享受宫里御膳……傲天早已习惯,当初在宋庭吃的天天山珍海味的,早已经有点腻烦,没想到这里的饭菜还是有点与众不同。
霍长龙和谢飞花,加上徐穆延早已埋伏兵马在两边,还不知那秋九天何时来见,只见无影门外人群翻天,少主若风举剑大声喊:“无影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打的个快如闪电,大家要誓死捍卫天主颜。”
只听众人齐声喊破天,拿着刀剑闯青龙堂,飞鹰飞天看,却是无影门徒气势汹汹杀过来,就道一句:“大家都藏好,事情就要结了。”
看着大批的人马群涌而来,早已经做好准备的秋九天心有成竹,必成功而返。白马几匹来到青龙门前,只听若影大喊:”赶快开门,要不然让你们人头落地。“
此时的秋九天来到屋顶上,看到满园人群拿刀来阻挡,张乾破门冲里面,杀声震天,血雨腥风从天降,厮杀成群乱一团。
徐穆延执剑交战,一招”凤舞飞天“冲上前,两人交打在屋前,如此畅快如此闪,打的不分你我难辨,怒气以来紫气阴险,秋九天霸气怒目双掌开山,只见穆延胸前印出现。两个人又是一场激战,无奈力不如从前,穆延败得后退一边,正是九天机会来,幻影大法迷于梦幻,脚踢发边,倒下吐血溅。
秋九天一挥手,手下一个个倒在地上,谢飞花双鞭战于张乾,关公大刀斩张坤与面前,气的少主若风举剑看来,两人在人群中交打着,叫喊声埋没了兵器清脆之音,秋九天看仁风在门前,就掌打过来,被天涯拔刀迎战,又是高手相逢,看谁雄领本风。
刀法变万千,执手间,挥洒自如不怕幻影现,秋九天使出”双龙出海”天涯用刀挡在前,两人都被震开到对面屋顶,这时候段飞鹰铁链打来,转动着圈,两人夹击打的他难还,只好被迫的防范,谁知那伏王如此阴险,一个飞镖射来,三人都翻转避过去,只是秋九天怒着说道:“卑鄙小人,只会暗箭。”
段飞鹰也知道王爷总是在打斗时候放出毒针,这样就无心打下去,肯定会坏了大事,只好再次迎战,迫使九天推到院子中间。
刀,链在两边,双手也难抵抗,飞鹰飞着迷乱他,天涯找机会攻于前,幸好傲天飞剑身后串,岂料九天睁开洛园,便大步上前杀伏王,被傲天挡在最前面。
此时只有王爷与傲天,九天大怒幻影神功推开来,打破屋内桌上杯子,碎了一地,傲天飞到屋顶,只剩下李仁凤。
哈哈大笑的秋九天,一掌开来,王爷迎上去,两人内力一绝高低,屋上天涯,飞鹰,和长龙,长虎四方立一边,拿着天网就等入来,只是少主若风大喊:“父亲小心上边。”
王爷被打成重伤,翻滚着到屋外,跑出来的九天被这天网之掌困于园,岂料飞出的若影抓住若风飞到外面,神秘女子若兰惊讶连连,眼前的若影就如同真身的自己,忙合上剑追上去……
秋九天被困住了,伏王见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使出最厉害的摧心掌打在身上,顿时鲜血四溅,满地一片,气的秋九天要与王爷同归天,一掌:天地翻转“两人交缠,最后只听声声大喊,旁边的火焰早已烧满他们全身,两个人谁也不放弃谁,死死的抓着,只听秋九天说道:”你李仁风,视而不见暗藏计谋与心间,他人虽看不穿,我知你心野心满满,正好陪我阴曹地府见……
此时的伏王心有不甘,就这样命不见,怒看着大喊:“我李仁风还有江山未完,我心有不甘,不甘……〃
一语说完,两人化作火焰不见……
傲天忽然想过来还有若影,怎么不在身边,赶紧四处寻找在慢慢夜色间……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秋氏姐妹
九天兵败如山倒,
江湖总算不再闹,
伏王的死谁曾料,
血海风平浪也静,
一切从此与不同,
水落石出曾经事,
真相大白姐妹间,
若影若兰终相认,
此后无影姐妹花。
一夜暗战秋九天,终于了却恩恩怨怨,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让大家不能接受的是伏王李仁风也跟着一起葬身熊熊火海中,也许命中劫数早已注定,终归化土。
伏王之死被舒王上奏与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嘱其曰:朕弟仁风,意外之死暴病在伏王府,悲哉!痛哉!后事料理皆有仁礼主事,朕感曾经伏王功勋大,特追忆为永勤王,葬皇室后山……
伏王府外,一对对车马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舒王和濮王走了出来,赶往后山的西陵,这里一切都不复存在了,皇上也下圣旨把这里封闭,不再让任何人进来……
在对面的树下傲天和天涯等一行人远远的望着,乞丐阿九则跑过来歪着头说道:“这个伏王其实野心也不小呢,总想着总览兵权,到最后也是一命呜呼,哀哉!听说是个异姓王,不知道皇帝老儿为何说成是暴病而死。”
所有事都已尘埃落定,真是无烦恼一身轻松,这些日子以来珊儿和素女总是抱怨太无聊想着要去后山玩,这下机会来了,硬要拉着傲天一起去了荒山。
孟天涯和段飞鹰笑了笑,就一起去客栈喝酒去了,他们来到了风来酒楼,这里一切还是那么的热闹,两个人坐下来喝着酒吃着菜。席间孟天涯不断的自问:“这件事情是已经过了,可是还有一个人没有出现,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了。”
段飞鹰放下酒杯疑惑的问道:“秋九天一伙人全都一网打尽了,改抓的都抓了,还会有谁。”
“秋若兰”孟天涯脱口道出,段飞鹰端起酒就要喝忽然闪过一个身影,黑衣服,蒙面纱的女子,赶紧指着外面说道:“说来就来,是不是就是她。”
两个人跑出去一看她往左边的胡同走了,赶紧悄悄的跟在后面,若兰也许擦觉到后面有人跟踪着加快了脚步,段飞鹰干脆跳到屋顶上一直在高处看着,突然停下来了,秋一跳到一个院子,等段飞鹰赶到的时候早已不见了人影,就奇怪的说道:“怪也,这么快就消失无影无踪了。”
随后而来的孟天涯跑到一颗大树下,掀起一块木板指着说道:“段兄快来,她也许就通过这迷倒走了,我们赶紧追上去。”
秋若兰来到了无影门,这里才短短一夜之间早已变得如此的狼狈不堪,看着掉落下的匾额,两边的门也被烧焦一般,走进去再一看满园乱,兵器散落在每个角落,一切早已破败,想着当初这里的欢歌笑语还有父亲为她制作的小木马,也早已被劈成两半,秋若兰蹲下身子轻轻的摸着,脸上浮现的都是快乐的回忆,但是现实过来又开始伤感起来……
“姑娘”背后传来一声音,若兰回过头来一看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孟天涯,就站起来说道:“你为何还要跟着我,不是说过了吗,下次再见到一定不轻饶。
”不……不……不是的姑娘,请你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帮助你“孟天涯赶忙解释道。
若兰一句:”我能有什么帮助的,不要再跟着我。”就要走,被天涯拦住说道:“等下,我知道你的弟弟在哪里,还有你的姐姐。”
“什么,我的弟弟和姐姐?”若兰惊讶的问着,在孟天涯一再的劝说下一起先回鳯蜓山庄,待傲天回来后再细细详谈这件事情。
荒山脚下,珊儿欢快的跳着,来到一片草丛中,发现一只野兔子就追呀追的喊着:“小兔兔,你不要跑。”不料眼前的一人吓得她大喊一声:”啊“一屁股坐地仰着头说道:“你干什么,还我的小兔兔。”
那人衣衫褴褛,头发凌乱,面目一层土,黑乎乎的看来就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乞丐,看着眼前的女子是那么的熟悉一句话没说转头就要走,谁知珊儿拦在前面说道:“不还我兔子,你休想要走。”
那男子眼睛睁大了,去发现珊儿一直不离开兔子的视线,也许是怕他给杀吃了,就笑着说道:“你真的想要这个兔子吗?
”恩恩“珊儿连连点头。
男子就把兔子双手交与珊儿,面带笑容的看着,就转头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总觉得有点熟悉就喊住:”喂,那个谁,你等一下。“
珊儿跑到他面前踢给他一块闪闪的金条,说道:”这个对你也许有用,找家铺子换个干净的衣服,买些好吃的东西,要是无家可归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叫阿九的人住在城西的破庙里,他为人很好,以后你可以跟着他一起流浪天涯。“说着就跑开了,这时候傲天和素女,赵嶓下来了,远远看到有一个乞丐,就问道那人是谁。
珊儿说也不认识他,只是觉得好可怜,就送给他金条买饭吃,还说这个野兔子就是他逮到的,看着珊儿高兴的样子,傲天也会心的笑了,素女一看这个小兔兔这么可爱也上去摸着,唯有赵嶓嘟着嘴说道:”一个金子换一个兔子,真是会做买卖。“
素女回过头等着赵嶓说道:‘又不是你的钱,干嘛不乐意,难道你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啊。”
赵嶓每次都被说的不好,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原因,只听傲天一句:“赶快走,天都要黑了。”扭着头看着那个乞丐的背影,摇着头赶紧跟上傲天他们……
那个乞丐满脸泪花,回过头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自语道:“没想到曾经视你们为仇人的我,竟然得到你们的相助,看来是我错了,误会你们了……
鳯蜓山庄内,天涯和若兰在院子里坐着,正好傲天他们回来了,珊儿大喊着:我要做一个房子,让小兔子住进里面。”
“我帮你:素女也跟着参合在一起跑去了后院,身后的赵嶓一看若影上去就说道:”我说王妃娘娘,既然来了怎么不带一些宫里好吃的东西啊。“
不知眼前的是若兰就胡乱说起来,惹的她拿着剑架在脖子上说道:”休要胡说,你是不是又想挨揍。“
”好,好……姑奶奶,我怕了你行吧,赶紧把剑放下啊。“赵嶓颤抖着说。
在一旁的孟天涯偷笑着。
傲天看眼前的女子不像是若影,莫非就是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若兰,就上前说道:”姑娘,你就是那天在沈园中剑指赵嶓的人。“
若兰看了看傲天也许就是孟天涯口口声声中说的大哥了,就合上剑说道:”没错,我就是若兰。“
傲天”哦“了一下算是明白了,若影救走的那个男的一定就是若风了,也许你们就是姐妹,可以断定的是就是姐妹。
碰巧门外来了两个人是若影和若风,这下弄的赵嶓傻眼了,赶紧跑过去问道:”你才是王妃娘娘,那个是……啊…你们一模一样啊,怪不得我三番五次把你们给混淆了。“
若兰放下手中的剑来到院子中间和若影深深对视着,简直就是各自眼前的镜子,是那么的想象,就是一个炉子刻出来的,弄的若风也摸不着头脑了,怎么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姐姐。
若兰这次相信孟天涯没有骗自己,没想到真的有个和自己一样的姐姐,来到面前握着若影的手说道:”你……你真的是…我的姐姐吗?
若影眼角渗出点点泪花,抽泣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们真的就是一家人,没有错,我还真有一个妹妹。”两人相互拥抱紧紧的,在一旁的赵嶓哭着说道:“没想到她们是……我真替她们高兴。”
珊儿和素女走出来看到这一切,慢慢来到傲天身边,只是在一旁哭个不停的赵嶓早已泪湿满面,被素女拉着说道:“她们相认了,怎么哭的这么厉害,男子汉大丈夫……
”怎么,不可以啊,感动行不行啊“从没看赵嶓这么大哭过,原来是被亲情感动的一塌糊涂。
傲天看着她们姐妹相拥,找到了自己的亲人,是衷心的替若影高兴,只是自己的亲人何时能相见,想到这里就有感而发,体会着离合聚散的无奈………
珊儿也看出傲天又想起以前的往事,就拉着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两个人依偎着……
看着若影,若兰,若风兄妹终于相认拥抱在一起,往事一切恩怨情仇都不复存在,亲情来的如此尚晚,把握这点点幸福之间,不管之前知不知道背弃的原因,但无需在作深究说他们的父亲秋九天为何让他们不相见……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雪域满天
了却一段恩怨,送走一对姐妹,迎来一场初冬大雪……
不知不觉转眼一月已逝,隆冬,北风凛冽,学姑娘悄无声息的轻抚着大地,她缓缓而来,如天女散花一般扬起手中之雪花,轻轻的洒下来。慢慢的地上一层薄薄的白雪开始厚厚起来,完全覆盖了大地,变得满世界银装素裹的。又是一年冬天来临时,傲天推开门窗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远远望去对面的树上,屋顶上都变成了粉妆玉砌的银裹世界,只听到呼。呼。〃,一阵狂风呼啸,条条树枝就像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雪球儿就簌簌地抖落下来,面对此情此景能不感慨,傲天一个人走出门外到院子里,想起了曾经玉儿,婉儿和海娇海棠追逐打闹的场景,那时候是如此的快乐如此的惬意,又是如此的热闹,不时的还吟诵着古人的诗歌来了一情怀,真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这时候天涯也出来了,张开胳膊伸着懒腰,眼前一亮的是下起来了大雪,怪不得有阵阵寒意,看到傲天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想着什么事情就走过去说道:“大哥,感慨什么呢,趁着雪天好,我们出去走走。”
傲天回过头下了一下,两个人抱着走出外面,骑上一匹马就往城外走去,他们来到了护城河边的树林旁,看着马蹄印伸直了的前边,真是有种“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的感觉,看着这满是雪域的江山,两人大喊着,这声回档在耳边,震得树上的雪花飘落下来。
“大哥,我们去前面看看如何啊。”看孟天涯如此兴趣盎然的,傲天便要比试一番说道:“你我赛马怎么样,看谁先到千面的荒山。”
两人整齐的排列着,忽听一声:“驾”,快马奔向远方,极速前进,他们谁也不互让,为的就是能够打败自己的对手,想着当初在大草原阿巴和珊儿和自己也比试过,学到了一些骑马的技巧,最后当然胜过了孟天涯。
“没想到,大哥的骑术是如此的厉害,小弟佩服啊。”看着孟天涯连连称赞着,傲天笑了一下说道:“我的骑马术也是在蒙古草原学到的,要说我们中间谁最厉害,当然要数珊儿啦。”
令孟天涯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赛马高手没有出现呢,原来就是珊儿,想着改天一定也要领教一番,看看她的马上功夫有多厉害,就当是学习欣赏了。
两个人笑了一下继续往山上走去,看到这里被大雪覆盖,何曾想过曾经这里是秋九天聚众抵抗伏王领兵攻打的地方,看着早已歪倒破烂的旗子,仿佛一切都历历在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