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傲天就下马登上这山巅。
我欲乘风登上山去,一路弯弯曲曲终到顶峰,真是有种:高处不胜寒。
雪女起舞洒满人间花,何时在人间?今夕是何年,早已经不记得那么多了,悲欢离散总在人之间。孟天涯看着这美丽的白色世界是多么的无暇,想着人世间有多少人心中想着洁白如玉的品格,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做到风高气节,只是此事古难全啊,就如月有阴晴圆缺。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道发着什么感慨,只是可以体会到的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哪种感觉。
随后他们去了西侧的山洞,望着当初和凶煞四兄弟打斗的场景,这些残剑破杆还遗留在山腰间,走进去一看到是暖意袭来,山洞这个时候给人避暖,倒是天工巧然。
孟天涯回头往里面走去,这里有很多的洞口,却隐约的可以嗅到烧材的气味,想着这荒无人烟的山上难道会有人居住就往里面再一看,确实一个人正在烤着篝火,坐在地上,看上去穿的如此破破烂烂,倒是一个乞丐模样,也许是阿九呢,就上前拍着肩膀说道:“阿九,你怎么在这。”
乞丐回过头来一看,赶紧吓得蜷缩起来,孟天涯一看认错人了就说道:“误会,刚才认错人了,不要害怕,你继续烤火。”
尾随而来的傲天看到这里有人就问他是谁,不巧刚才孟天涯认错人,误当成阿九了。
看着那个乞丐地下头,不敢抬起来,身上衣不遮体的,这寒冷的天如此下去会冻死的,傲天赶紧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他身上说道:“这件衣服你先穿着,如果有什么需要到鳯蜓山庄找一个叫傲天的,定会竭力帮助。”
孟天涯拍着傲天的肩膀说道:“大哥,我们走吧。”
两个扭头就走了,那个乞丐咳咳了两声,抬起头看了看,嘴角一直冻着,身上顿时也没有了颤抖,看着这件厚厚的衣服,顿时就泪雨如下,哭着说道:“没想到我会沦落如此,上天这是惩罚我呢。”
傲天停下脚步,回头走进里面问道:“你到底是谁,你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那人缓缓站起来,撩开散乱的头发说道:“我就是让你们厌恶的孙大鹏。”
“孙大鹏”两个人相互对视一下,都惊讶起来,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比从前,没想到从一个富家子弟沦为落地乞丐,这其中的心酸有谁能够体会的到,只是在傲天看来这种落差自己多多少少有点感悟,想着之前的种种也就烟消云散了。
突然,孙大鹏跪下来说道:“曾经我三番五次寻事找你们麻烦,如今你们不计前嫌先是送我金子,再次送我衣服,叫我情何以堪啊。”
“送金子”傲天想起来了,那次和珊儿一起游玩,没想到那个乞丐就是孙大鹏。
孟天涯看着他变得如此凄惨,也就不想说以前了,感知现在沦落如此还有什么可厌的呢,就上前问道:“你当初不是跟着假王爷吗,这其中还有什么隐藏的事情。”
孙大鹏就道出了一些事情:自己之所以和假的濮王合作,为的就是铲除伏王李仁风,他是阻挠整件事情的最大障碍者,自从侯爷府出事以后,秋九天就拍自己心腹化易容术骗取舒王的信任,试机迷魂抓起来以此要挟皇上,就是因为当初自己父亲失踪说是伏王抓去了,才听信了秋九天的话,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早就惨死在他的手下了。
傲天一听这才知道段飞鹰为何要对伏王加以防范了,原来这件事情伏王还有一个重大阴谋,只是听卫信说孙天明的尸体在后山的石洞里面,想来现在也是一堆白骨了。
傲天就把孙天明的尸体位置告诉了孙大鹏,他们来到了后山石洞口,果然看到一推白骨,孙大鹏满眼泪花抱着自己父亲的白骨来到山下埋了起来,久久跪在地上不起。
远处的傲天,看到这一切能够体会到他的心情,因为曾经自己也跪在亲人碑前……
最后孟天涯建议把孙大鹏交给阿九,这样就有一个栖身之处,再也不用四处流浪了,他们三人来到城中的破庙里面,却看到冯宝和阿九哈哈大笑着,喝着酒,烤着火……
鳯蜓山庄依旧热闹,珊儿和素女打完了雪球,决定出去看看,这一大清早的傲天和孟天涯早就不见了踪影,想着就是玩去了,在一旁的赵嶓呆呆的坐在院子里面对着一个雪人,气冲冲的说道:“孟天涯和傲天不知所踪,卫信和段飞鹰去了王爷府,还有珊儿和素女也出去玩自己的啦,真是可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都走了,雪人你陪我说说话吧。”
金国遗事篇 第百三十六章 :岁寒三友(上)
兴庆南城北侧有一庄,换做:“风灵山庄”乃是世家大院,里面的人个个都是能诗会画的,自诩风高亮节,文采飞扬,主人的名气在整个京城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舒王李仁礼夜经常去哪里做客,谈论诗词歌赋,画笔山川河秀,虫鱼鸟兽,山庄之人也都好客接纳五湖四海的朋友,但有一点的是登门拜访的人必须有琴棋书画的才能,否则是不予相见的,原来这主人姓顾名雪松,自封青松山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大道理讲的是头头是道,还经常和一些江湖朋友讨论剑道,唯一不好的是就是小气。
这天舒王李仁礼从山庄之内走出来,打道回府,看他满面笑脸想着一定又是得到什么宝贝了,正好赶巧的傲天和孟天涯等人也来到王府的大门之外,眼看这漫天的雪花还在不停的下着,地上的积雪已经漫过了人们的鞋子,看样子老天是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样子。
李仁礼刚从风灵山庄回来,手上还拿着一副花卷,只见他看到傲天后赶紧下马走过来说道:“傲侠士,你们为何在此啊。”
“王爷,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关于孙大鹏的事情”傲天刚一说,舒王就惊讶的说道:“怎么,你们找到了孙大鹏。”
“是啊,王爷,现在的他早已沦为乞丐,生活很是悲惨,其父孙天明毕竟是一个侯爷,如今事情早已经水落石出,不知道可否让孙大鹏像以前一样住回府里。”看着孟天涯也上来求情了,舒王就是觉得想不通,想当初孙大鹏百般刁难,还处处与鳯蜓山庄作对,为何又为其求情呢。
纵然孙大鹏有罪,但老天爷惩罚他了,这些天来让他吃尽了苦头,尝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与心酸,这些对他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也许自己会在这件事情上彻底醒悟过来好好做人,况且孙天明已经死了,所有的恩怨一切都不计较了。
王爷连连称叹傲天和孟天涯不愧为江湖义士,心胸如此宽广,能够冰释前嫌不再计较,果然是大义大勇的铮铮好汉。几个人进了王爷府好好的商量着事情,来到内厅王爷坐下来说道:“你说孙大鹏现在在一个破庙里面?”
“王爷放心,孙大鹏已经安全的住在庙里和那些乞丐打成一片,聊得很开心,他的脾气也消磨了不少,懂得如何谦卑和忍让了,看来这件事情对他的改变还是不小的。”听孟天涯这么一说,舒王也就放心了,真如所说一样,以后做一个正值的人。
这时舒王站起来拿着那副花卷展开来说道:“看看,这是本王从风灵山庄带来的一幅画。”
画里描写的是松竹梅,看上去这淡淡的墨迹还未完全的干,想着就是刚刚完成不久的,乐的王爷别提多高兴了。傲天欣赏不了,没有看出这里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就问道:“王爷,这幅画刚刚完成,看上去点墨之间有一点混乱,我虽然不懂字画也明显看上去这三种植物放在一起倒是别扭的很。”
“傲侠士说的对,虽然整体看上去有点不协调,但这都是山庄主人十年一日修炼的结果,也许在别人看来很普通,但是对于本王来说却是不可缺少的佳品啊,为了这幅画我还输掉了自己的玉佩,不过也是值了。”
“玉佩”傲天一听继续说道:“莫非王爷是和那主人打赌而得来的。”
”不满你们说,这个山庄主人有点怪,想要得到他的作品必须拿一件物品来叫唤,要是换做其他名家的诸如张旭字体,传世古画那是千金也不给的,唯一的方式就是在琴棋书画上打败他们。”看来王爷还真是飞了一把劲啊,那个山庄主人公然挑战,若有取胜他兄妹几个的府里的东西任凭挑。
还可以这样啊,我孟天涯不懂这些,看来是无缘了,王爷笑了一下说道:“非也!这山庄主人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结交江湖朋友,交流剑法,如果他觉得你厉害,又学习了好多,就会赠送那些名家之画。”
原来可以这样,孟天涯一听倒是有点想要挑战一下了,王爷觉得这个方法行得通,至少傲天会剑,在这一点上山庄主人是取胜不了的。
经过王爷百般劝解,傲天终于答应明天一大早就去拜访,眼看着天色已晚,两人拜别回府去了,走在路上孟天涯笑着说:“大哥,我看王爷就想着通过你来得到他想要的画卷而已。”
“贤弟说的对啊,我傲天怎么会对字画感兴趣呢,只是王爷喜欢这些又想要拥有,咱也不好退却,就当是去切磋游玩了,正好我也看看那山庄主人有何须能耐。”
突然一个黑衣出现,拦在前面说道:“你们给我站住,识相点赶紧投降,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这无缘无故的冒出来一个女子,还口出狂言的上来就是一股盛气凌人的样子,气的孟天涯拔刀对阵说道:“你是谁,到底要干什么,你才识相点呢,要不然看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远远看上去可以断定是个女子,她这身段,面貌,气势,似曾相识的感觉,更重要的一点是带着面纱和这说话的声音怎么都觉得像是若影,谁知后面又跳出来一个女子拔剑说道:“哈哈,你们被包围了,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吗?”
傲天回过头来方才明白原来是若影和若兰,谁然大雪弄的全身是白,但她们两个人一模一样的打扮就暴露了就轻笑了一下说道“你们两个小女子,真是大胆,竟然敢蓝药不让路。”
“不好玩,太不好玩了,本来想吓唬你们的,谁知被你们给发现了”气的若兰跑过来吐着舌头对着孟天涯不知道是不是在责怪他没有发现自己呢。”
“大晚上不好好呆在你的皇宫里面,干嘛跑出来啊。”听傲天这么一说,若影就嘟着嘴说道:“宫里面太无聊了,所以就和妹妹商量着来找你们啊。”
”呵呵”孟天涯笑着说道:“堂堂一个王妃,还觉得意思啊,看来你真是无聊的透顶。”
“就是无聊透顶才来找你们,怎么不欢迎啊\‘若兰一股泰然处事的样子,傲天点了一下头说道:“娘娘的话怎么能不停呢,小的遵命。”
乐的若影哈哈大笑道:“还是傲公公深知本宫意思,把这个孟天涯拖出去重大三十大板。”
若兰也笑了,看着姐姐这么开心张口便说道:“王妃娘娘不能乱用刑的。”
孟天涯装作求饶的样子说道:“娘娘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顶撞你了。”众人都笑的合不拢嘴,一行人往前走着,直奔鳯蜓山庄,此刻的大雪还在下着,唯一清晰可见的就是地上深深的脚印……
这寒冷的夜晚,虽然人迹稀少,但不时的总能听到几声犬吠,给安静的黑夜带来警觉,真是:“门里忽听几声吠,风雪之夜送走行人。”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岁寒三友(中)
第二天清晨,屋外飕飕凌冽的寒风刮个不停,门窗也想起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吵得人休息不好,傲天睁开眼睛一看天亮了,只是还略带迷糊的双眼实在是不想睁开,就怪昨天玩的太疯了,没想到若影,若兰和珊儿玩的不可开交,直至深夜,被折腾了一宿,想着今天还要跟舒王李仁礼一起去风灵山庄,猛地坐起来穿好衣服拿着剑就出去了,此刻早在门外等候的孟天涯,段飞鹰和卫信早早就坐上了一匹马,看着无精打采的傲天,孟天涯一句:“大哥,睡的还好啊,今天不错,至少雪停了。”
“哪里睡的好啊”傲天一脸抱怨的说道:‘都怪那个若影了,非要跟着玩,你们昨天都偷懒,故作喝醉好去休息,弄的我一夜没睡好。”
众人都笑了,只听一句:“傲兄快点,要不就落后了。”他们三个人“驾”的一声先走一步了,傲天赶紧跳上马追了上去。
大雪下了一整夜,终于停了,看着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像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远处的房屋一片一片的随处可见,盖上了一层白雪就如海水卷起来的浪花,一高一低的。房檐上挂上了水晶般的小冰笋,为房檐镶上了一道玲珑剔透的花边。天和地的界限并不那么清晰,都是白茫茫的。整个世界纤尘不染,晶莹如玉,真是白的纯洁,让人有种仙界的感觉。
快马加鞭飞奔驰,一时间精神抖擞的傲天飞快的往前跑去,眼看就要追上孟天涯他们了,便大声喊道:“我们再次来赛马如何啊。”谁知段飞鹰回头说:“傲兄这对你岂不是太不公平了。”一行人很快就感到了舒王府,这时李仁礼走出来见大家一个个精神饱满的就笑着说道:“看来几位心情甚好,今天就让我们去风灵山庄走一遭吧。”
在王爷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城南北侧的柳树下,这里大大小小的树一排排的,像是守卫一般围绕着山庄,此刻早已被覆盖住了的湖水也解上了厚厚的冰,舒王指着前面大门说道:“看,前面就是风灵山庄了。”
一行人都下马确实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风灵山庄”只见两边的侧柱上写着:“如此笔墨画不出无限江山,愿交五湖四海侠义士,青山绿水花草长留天地,诚来月白风灵赏山庄。”舒王走上台阶轻轻的敲门,只见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孩走过来说道:“你们是谁,来山庄可有请帖。”
李仁礼掏出一枚玉佩递给书童说道:“你把这个给你们家主人自然就知晓了。”
书童关上门去里面通报去了,傲天不解为何还要给玉佩啊,这又是何故,舒王娓娓道来这其中的因果,原来适逢来山庄之人必须有主人的请帖才能通过,一般也都是经过主人许可的人才能进,李仁礼的玉佩就是令牌,只要顾家主人一看便会诚意相待,换做别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多多少少还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书童躬身弯腰说道:“我们家主人有请,随我来吧。”
走进这院子里,感觉到一种仙境的感觉,两边摆放着是各种各样的花儿,看的人心花怒放的,只见梅花、杜鹃、山茶花、君子兰、素心腊梅、四季海棠、佛手掌、蟹爪莲、春鹃、南天竹、虎皮海棠、樱草、一品红、仙客来……没想到这寒冷的冬天确实别样的风景看的人眼花缭乱的,继续往前走在一个深深的廊亭之中,四周带有花斑的大理石堆砌成一排排的小圆柱,像是木桩一样,是顾家主人盘线绕圈之用,前面映入眼帘的是挑高的门厅,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给人文雅精巧不乏舒适之感觉。
书童让他们先坐在客厅喝茶等候,待主人发话才可以再次相见,段飞鹰看着屋里倒是古雅、简洁却也独特不同,就是觉得这规矩太多,见个主人还这么繁琐,早就有点不耐心了。
卫信品尝着茶水,连连称赞还,王爷知道这茶独特,有股清香,侵入肺腑之后只觉得给人一种舒适感,便对大家说道:“各位不要心急,这顾家主人做事有条有理,略显慢了一点,这老大顾雪松是西夏的当朝状元,只是不愿与任得敬同朝为吏便辞官而去,倒是个十足的书呆子,除了琴棋书画精通外,唯一的嗜好就是习练剑法不过有一点不好,就是有点小肚鸡肠;老二顾雪竹,能文能武,是三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喜欢酒,琴和剑,琴棋书画那自是不必说,倒是一个乐观派能够敞开心胸接纳江湖朋友,就是爱占小便宜;老三股雪梅因为是个女儿身,不喜欢和江湖朋友来往,整日刺绣,练剑,关在屋子里面钻研自己独闯的“舞动江山”步法,这三个人各有特点,各有本领,要想胜过就必须抓住他们的弱点和喜好,好多往来之人都摆下阵来,不为别的,就是太过于轻敌以为他们不是江湖之人。”
“照王爷那么说,这小肚鸡肠的老大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厉害法”卫信很自信的说道。听到出来这卫信也有几把刷子,对于琴棋书画自觉的无人能敌,正好遇到高手了,倒是满怀欣喜的想要尽快交战。
这时候书童来了说道:“各位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家主人在后院,你们随我来。”
在书童的带领下,走过一条深深的小道,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一段路程后,看到一个木屋,这个山庄还真是大的很完全是一片竹海,白雪的世界更显得神秘了。
书童来到屋前小声说道:“主人,他们来了。”
舒王一行人进去了,这个屋子不大,就是特别的长,几个人坐下来却看到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人走过来说道:“王爷再次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啊。”
李仁礼赶忙笑迎道:“庄主客气了,本王再次登门不会惹你烦吧。”
王爷说哪里话,求之还不得呢”顾雪松又看看身后的几个人,一一听舒王介绍。
顾雪松一听想不到他们都很厉害,个个深藏不露,眼前的傲天竟然是北方世家傲剑山庄少公子,这位拿着狼月星刀的人就是旻天大刀王五的传人,一脸无表情木讷满不在乎的段飞鹰轻功天下难敌,旁边的卫信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想不到年纪轻轻就是鳯蜓山庄的主人。
这时候书童拿来了一些字画摊开在书桌子,这是顾雪松的收藏品,一般很难得拿出来,看来今天真的想来比试一场了,他把所有的画都伸展开来,王爷顿时惊住了,赶忙上去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不停的晃动着,段飞鹰一看王爷激动的样子,也上前瞅瞅,却是一幅画而已。
顾雪松微微一笑指着说道:”这是宋人号称龙眠居士的李公麟所画的《山庄图》此乃为真品,至宝也;这幅是崔白的《双喜图》你看这喜鹊、野兔……还有树木的枝叶、竹、草均受风而有倾俯之姿,更增添了活泼生动的声势与神韵。
看的舒王李仁礼目瞪口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岁寒三友(下)
如此画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全是珍藏佳品世人难得一见,对于王爷来说算是大开眼界了,殊不知更好的还在后面呢,随即书童又拿来书法墨迹,这些都是唐代名家之作,诸如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孙过庭、米芾、赵佶……这下子卫信激动的坐不住了,他最喜欢的《瘦金体千字文》也在其中,捧在手里久久凝视不肯放下,舒王面对这些稀世珍宝也想拥有,但有一点必须打败顾家兄妹方可。
顾雪松把这些书画整理好让书童拿下去了,却面容微笑的说道:“哈哈,我的这些旁人见都是没机会的,今天老朽拿出来就是让你们品鉴一下,倘若你们能够赢过我,这些东西你们随便挑,如若不能,则把你们身上最重要的交给我,如何啊!
”好“卫信当即说道,舒王也是点了点头同意。
顾雪松以江湖礼待之,随后让大家做下继续说道:“刚才顾某正在看书,发现这古人对联甚为精彩,按山庄的规矩必须要打败我,既然你们是客人,就由你们先来说,不知谁先来领教啊。”
这一关比的是文,由于王爷不能参加只能做个证人,对于这关傲天和孟天涯,段飞鹰都保持沉默,那只有卫信了。
卫信拿着扇子来到屋子中间,思索了一会儿张口说道:“无山得似巫山好,何水能如河水清。”跪坐在桌子旁的顾雪松挥洒着笔墨对打道:“贾岛醉来非假倒,刘伶饮尽不留零。”一看对的如此工整,卫信又一句:“雪映梅花梅映雪莺宜柳絮柳宜莺。”雪松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快速答道:“静泉山上山泉静清水塘里塘水清”卫信不服气,在此张口说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雪松依旧,不慌不忙的吟诵道:“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看来这些都难不住他,不如来个谐音双关:\‘身居宝塔,眼望孔明,怨江围实难旅步〃谁知雪松很随意的一句:“鸟处笼中,心思槽巢,恨关羽不得张飞………你一句我一答的,完全不分上下,雪松站起来捋着胡须呵呵笑道:“这位小兄弟能够对的出这么多,实在难得,现在换做我来出题了。”
自诩琴棋书画精通,样样无所不能的雪松到底会出什么样的对子呢,他仰着头闭眼思索了一会儿看着窗外皑皑白雪,来到窗前……
闭目思索一会儿张口说道:“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卫信对曰:“止戈才是武何劳铜铁铸镖锋”,一看难不倒他再来一句:“日月明朝昏,山风岚自起,石皮破仍坚,古木枯不死。”卫信摇着头想了一下开口:“可人何当来,千里重意若,永言咏黄鹤,士心志未已。”两个人越对气势越高,谁也不肯想让谁,在一旁的傲天愣住了,他们可真是滔滔不绝啊,说的都犯迷糊了。
看着眼前的卫信,如此小小年纪竟然会这么多,雪松细细的思索了一下想以一首诗来对答:““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这下可难道卫信了,知道这是出自宋人一首诗歌,可是就是想不出对接的招数来,急的他满头大汗只好认输。
唉,孟天涯叹气一声,就这么快认输了,卫信坐下来还在一直思考着……
雪松哈哈大笑道:‘顾某赢了,真是不易啊,刚才那位卫侠士果真厉害,改日我们可以再次切磋。”
按着规矩,王爷必须掏出自己最宝贵的物品来抵押,傲天站起来便说道:“庄主,可还有第二关。”
“舍妹在后院,你们可以去了。”
傲天来到王爷面前说一定要赢回来,李仁礼点了点头,剩下的自己不担心了因为剑道对于傲天来说太容易了,几个人随着书童来到第二个房间,这里倒是布置的精致别雅。
走进去满屋子全是布条像上吊绳子一样挂在房梁上,中间坐着一个女子,只见他拿着针线在绣着什么,想来便是老三雪梅了。
孟天涯执意上前挑战,随即拔刀对抗说道:“这关怎么比。”
女子没有说话,摇着一根针嗖的一下吐过来,天涯用刀挡之,那女子抓住悬挂的布条悬在半空,看样子要动武了,天涯跳起来把所有的布条全都隔断,只是雪梅一直用那些布缠住,谁知这对天涯不管用,一下子就睁开了,使出大刀砍过来。
顾雪梅拿着剑便抵挡起来,刀剑相克,必有一伤啊,这鸳鸯刀法也不是白练得,不到二十回合打的她连连后退,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却使出飞针扎上了天涯的脸,好卑鄙啊,傲天大喊一声:“吃我一剑”这招幻影随行使得出神入化,让雪梅完全摸不着,看不清的,一掌倒在地上口出鲜血。
傲天拿着剑指着雪梅说道:“江湖之人岂可暗箭伤人啊,这关我们赢了。”
接下来就是第三关了,听说老二顾雪竹是最难缠的一个,这下傲天要亲自出马,在书童的带领下一个人去了青竹庵,走进去给人最多的还是竹子,让傲天奇怪的是这家主人为何这般嗜好,真是多的让人眼前全乱。
顾雪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谈着古琴,远远的传来缕缕琴声,悠悠扬扬,一种情韵令人荡气回肠,真是声声入耳悦人动听,傲天走到屋里声音突然停了直道句:“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只听他回头过来朗朗吟诵道:“楚匠铙巧思,秦筝多好音。如能惠一面,何啻值千金。玉柱调须品,朱弦染要深。
会教《魔女弄》,不动是弹心。”傲天看他一脸英气,倒是一副谦谦君子样,上前便说道:“阁下琴声时而悠长,清澈动人,倒是悦耳舒心。”
〃哈哈,不管你是谁,竟然过了前面两关,想必本事不小,今天我不跟你比文,想必你也是练剑之人不妨一较高低如何。“
”在下愿意奉陪到底,出招吧。“傲天拔出剑便要打来,那顾雪竹一动不动的,谁知他跳进面纱后面提着剑悬在半空大有“犹抱长剑半遮面。”的意思,傲天顺势也跳起来使出“风沙平衡式”半躺在空中执剑刺去,真是有股自然悠闲的感觉,挥洒的是那么的飘逸和自在,雪竹顺势挡着被镇开在地,猛地站起来大喊道:“看我幻中剑影”这一招主要是来迷惑对方的,让人产生一种眩晕感觉,傲天也不甘示弱使出“剑中凌风”这是刘道子在青城山交给他的一招御剑,心神合一,意念启动便可以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这强大的剑气弄的雪竹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才接上两招便输了,傲天的剑早就在其咽喉下。
只是满脸不服气的雪竹一心想着赢,执意要比试,几场下来还是败下阵来来,他觉得傲天的剑变化万千,让人防不胜防。傲天不仅赢回来王爷的玉佩,还可以随意挑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琴棋书画,瓷器古玩,珍珠翡翠……
傲天什么都没选择,提着剑就要走,却被雪竹拦下说道:”少年剑法精妙,顾某不及,输的心服口服,不过后院的梅花剑阵不知道你过的了不。”
“梅花剑阵”傲天思索了一下,这又是怎样的阵势呢。
面对傲天的疑问,雪竹开口说道:“少侠不必疑虑,这剑阵就在梅花园,不过我要和大哥说一声,请随我来。”在雪竹的带领下回大堂去了……
却看到一行人正品着茶,看到傲天回来了,王爷赶紧站起来说道:“侠士,这么快就出来了,比试如何。”
傲天笑了一下,大家都明白过来,想着一定是赢了,看着一脸苦恼的顾雪竹走过来轻声对雪松说着,谁知一语完毕,脸色难堪,忙又转为笑脸说道:“没想到少侠果然厉害,我顾家输的心服口服,你们的东西物归原主,这里是些字画,随意挑选吧。
这下可高兴坏了卫信和李仁礼,各自选了梦寐以求的字画。
只听顾雪松一句:”侠士既然来了,不妨再过这剑阵。“
”这剑阵又是如何?“傲天不解的问道。
这梅花剑阵和梅花桩是一体的,讲究的是五行八卦阵,闯关者两人,深入其中,机关,埋伏都有,稍有不慎便会困死在里面,除非顾家之人打开机关,否则无论如何也走不出来。
听的人蠢蠢欲动,孟天涯当即站出来愿意与傲天一起并肩作战,当然段飞鹰也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打头阵,如此高手都来争着跃跃一试,傲天当面就答应了,一起跟着顾家兄弟去了梅花园。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梅花剑阵
诗文风采胜一筹,
比武试剑阶下囚。
顾氏兄妹心不服,
欲立剑阵来相独。
梅花变换五行中,
乾坤天地一线冲。
天女散花迷幻路,
拂袖轻风望月头。
真真假假难分辨,
一剑孤独破解术。
趾高气扬愁断肠,
云霄凌空梅花丛。
傲天以剑胜之,夺回了本属于王爷的东西,当然惹得顾家兄妹的不服,所以以梅花剑阵来挑战,这下倒使得顾雪松嬉笑开来,他自信满满的,相信这梅花剑阵是无论如何也破解不了的。
在顾雪松的引领下他们走过石板路来到了梅花园,远远望去就可以看到墙头边上鲜红的梅花,果然是傲寒独立,对于傲天来说他欣赏的就是梅花的品质。格虽超梅以上,品却在竹之间,竹开霜启翠,梅动雪前春给了这寒冷的深冬别样的风景。
这是一个独立的院子,进入门前可以醒目的看到“梅花客苑”四个大字,两边侧边分别写着:“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百卉花皆面友,岁寒只此三人。”想必三人就是指这顾家兄妹了,看来他们对梅花倒是挺情有独钟的。走进里面一看,顿时惊呆了,这里完全一片梅海,红红的,再配上这皑皑白雪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旁边的长竹子立在两旁像是拱卫一般,真有点:“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的感觉。
顾雪梅看着自己种下的梅花开得是那么的旺盛,别提有多高兴,他们兄妹三人即其居累花为海,种梅百本,与乔松、篁竹为岁寒友,顾雪松一边走一遍说道:“此中空空,安能与君友?”卫信知道赶紧答一句:“惟空空,故能为梅花为友。
来到一片空白处,这里是高过人头的梅花阵,里面还有几个木桩子,站在上面的九位仙女模样的舞剑女子面露冷色的看着,这时候顾雪竹发话了:“你们可以三个人对抗我的九天梅花仙子,她们也是习练剑术,还有这下面的梅花会移动,进去之后便会改变路数,如若破解不了,就会困在里面。”
话刚一说完,段飞鹰上前一步说道:“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些梅花而已难道也被被困住,看我的铁链子如何打破它。”
“呵呵,这位侠士太妄言了,别小看了这梅花针,是根据五行设立,想要胜之还不易呢。”顾雪松说的一点没错,傲天看了看虽然简单,但是奇妙就在里面,要段飞鹰不要大意,一定要集中意念不能分心。
傲天执剑和孟天涯,段飞鹰一起走进了这梅花丛中,看着满是红扑扑的梅立在原地不动感受着:“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突然这些梅花开始转动起来,早已把来时的路给封住了,段飞鹰试着冲过去一看,确实背着多的数不清的缠枝阻挡着,看来真的不能太轻敌了。
看着这四周随处转动的梅花,傲天让天涯和飞鹰注意上面的女子,一定要打败她们要不然敌高我底,确实不利,要看清楚这梅花桩五行的方位,方可一一破解。
拿下穿着红衣的女子正好和梅花的颜色一样,她们跳了下来就刺过来,傲天拔剑挡之,孟天涯和段飞鹰从两边开始拖着。眼看周围的木桩已经被移动了位置,一人也手,引致对方进攻,自示弱点,其余四人立即绵绵而上,针对对手身上的弱点进袭,不到敌人或死一或擒,永无休止。九人招数互为守御,步法互补空隙,临敌之际,九人犹似一人,浑然一体,变化无穷无尽。
傲天腾空以剑气削掉木桩一半的长度,那些女子站立不稳被迫在地摆成一个阵势过来,看上去犹如一座山挡在前面,一起群攻而来。以“剑气凌云”之势挡之,跳入高空中,谁知阵势圆转浑成,不露丝毫破绽,傲天被迫困在里面阻挡着。
在高台上的顾雪松呵呵的笑道:“圆入五行之中既是无形变化,任他剑法如此高超也休想破解。”在一旁的卫信可紧紧的捏了一把汗,天涯和飞鹰两个人也被困在梅花之中走不出来。
傲天看着眼前女子速度之快犹如一体,都有点眼花缭乱了,没想到这么厉害的剑气也会被克制住看来紧紧品靠剑道胜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只能被迫的阻挡着,想着再次的破解她们步伐之间的空隙以强大的剑气破开,抱着一试的想法,傲天使出“极速光影”一幻化无影的剑招破之,岂料还是无效,气急败坏之下意念想着:“五行,顺天行气也。”以冲天俯首承天之气势来交打,此招的变化就在一瞬间逆转乾坤,梅花九女被冲开了,换做一盘散沙伴。
乾、坤、艮、兑、离、坎、巽、震八经卦代表八个方位图;水、木、火、土、金裂开五行成破开之势,而冲、而入、而灭,而枯,而坠……加上傲天以万剑穿心之术冲破了圆转阵势,被困在梅花丛中的天涯和飞鹰走出来和傲天并肩作战,三人以一敌三,分头逐个破解。
经过一场鏖战,终于打的梅花九女不得不分散开,这下被分离了不可再让其合九为一,来个力挽狂澜无落九天,站在木桩上的傲天看着随处移动的梅花,就架起剑式以气破开,这下倒使得顾雪松惊慌失措了,眼看着阵势即将被破解,却无可奈何,气的扭头。
卫信看着他们三人如同兄弟一般,其利断金配合的如此天衣无缝,好在被破解了,梅花九女全都倒下,因为他们的手腕都被段飞鹰的铁链子给打的隐隐作痛。
舒王笑了一声说道:“庄主承让了,我们又赢了。”
顾雪竹和顾雪梅面露难堪之色,只是顾雪松强颜欢笑的说道:“没想到王爷这次带来的都不是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