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泛之辈,我顾某太大意了,不仅输掉了名画不说,还让我风灵山庄受挫。”
“庄主严重了,本王只是来拜访一下,算是切磋交流了,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可以留下来与傲侠士讨论剑法之精妙,世间高手如此之多,万物皆有其规律,有攻必有破”。”
傲天走了上来对着庄主说道:“承让了,此阵法如此厉害,我们只是侥幸胜之一筹而已。”
傲少侠不必自谦,顾某还要跟你好好谈论剑道呢,如若不弃,可否在此小酒一杯好好叙叙,在王爷的劝说下一行人去了大堂吃酒论剑去了。
席间顾雪竹连连称赞傲天的剑法高超,说自己输得心服口服,挡着今天欢聚之时刻,首先一饮而尽,王爷也出来插话说道:“江湖四海朋友,今天算是不打不相识,要喝个尽兴。”
傲天本不喜欢逢场做戏就道出了自己对剑道的理解:“剑为夺命之用,夺命杀人之利器也但崇尚高德之士意在阻止杀戮,万物早已凌驾心之上;故剑道于人到之上,而从于天道,则心坚,心坚,则不惑,不惑则无所惧剑气凌云,而屈迹於万夫之下,唐人有诗自怜非剑气,空向斗牛星,剑与人本是一体,意念心生破万物,执剑乾坤方可破云霄中。”
一席话惊得顾雪松如梦中初醒,当即自叹道:“少年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修为,可折煞顾某了,实在是心服口服啊,在下敬佩。”
天涯觉得大哥比以前更加看重的是剑的精神了,境界又升华了一步,看来自己对刀法的理解还要悉心请教,好好琢磨了,夜色降临亥时已过,冰冷的大地上留下的尽是傲天骑马过后的印记,望着这夜空,黑漆漆一片,周围呼啸而过的北风给人心中一种肃杀的冷意,还好有皑皑白雪衬托的天是那么亮,只不过少了月的天空让人更加体会了“月虽有阴晴圆缺中,但人翲忽不定孤且身,尽是伤感……〃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章 :云天复仇
无影门外车马成排,这气势浩长之大堪比宫廷,只见一个白色旗袍的将军来到马车前躬身施礼道:“王妃娘娘,已经到了。”
帘子被缓缓的掀开来,若影伸出头外看了一下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下来望着眼前无影门感慨的竟是如此多,记得小时候自己一个人骑在木马上被家丁们推来推去的,真是好开心啊,可叹一十八年过,自己虽然贵为皇妃但并不开心,好在找到了自己的姐姐和弟弟,也算是团圆了。
此刻的若影身穿红衣贵妃长袍,头戴玉星琉簪,略施粉黛弄而不艳,气质高扬抬头高昂走进去了,院内只有一群家丁正在打扫积雪,拾到残枝……他们齐回头看着眼前的若影都惊呆了,还不知道是王妃的他们当成了若兰,其中一个说道:“小姐,你怎么这种打扮,你不是去买绸缎去了吗?”
“大胆”旁边一个胖公公指着说道:“这是贵妃娘娘,如此没大没小该当何罪,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若影倒不怪他们误认了自己当即阻止说道:“你们都退下,他们不识的本宫也情有可原,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回来。”屋内传出一声:“姐姐,你来了”秋若风赶紧跑出来握着若影的手激动的不知所以,家丁们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眼前的贵妃娘娘就是若兰的姊妹若影。
姐弟两个有说有笑的在屋里,看着这里的变化是如此的大,过的很好,自己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若影来来回回的走在屋里看着布局,床,桌子……一切都没有变,像原来一样保持的很好。来到西苑书房之中看着上面的砚台想起来曾经拿着毛笔在秋九天脸上乱画的场景,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从前太调皮了,没想到的是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唯有长留记忆了。
若风看着若影莫名的伤感就来安慰说道:“姐姐是不是又想起了过去,纵然是父亲的不对,可是这一切的恩怨早就过去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高兴一点,因为你还有我们呢?”
若兰回过头会心的一笑,搂着自己的弟弟,此刻的心虽痛但也高兴,自己心里的仇怨终于还是止不住亲情的呼唤,看开了一切原谅了秋九天曾经所作所为。
从店铺刚回来的若兰和孟天涯来到大门口却看到有人把守,两个人相视一下都发出了问号这会是谁呢?不想那么多先进去再说,旁边的守卫拿着刀阻拦道:“你们是谁,这里不得进入。”
“什么”气的若兰大叫道:“你们是谁,这是我家,赶快让开。”这时候从里面走出来的胖太监囔囔说道:“干什么嗯,是谁在外面大喊大叫的。”
定眼一看,胖太监傻眼了,说道:“王妃娘娘,你不是在里面的吗,怎么出去了。”孟天涯愣了一下看着若兰想着什么时候变成王妃了,这才一眨眼的功夫,莫非好似若影来了。
若兰气的把所有的东西全都放在天涯的手上指着太监说道:“知道是王妃,还不快让路。”一时间没明白过来的守将和太监只能毕恭毕敬的请了回去,忽听一个守将说道:“刚才王妃就在里面,怎么又多冒出一个,难道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经守将这么一说,胖太监看着若兰想了一下“一模一样,莫非是……〃赶紧喊道:“哎……你别走……
令他们想不到的是院子里有那么多宫女,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若兰上去问道:“你们是谁,莫非是我姐姐来了。”
宫女们答道是秋贵妃,天涯一听才明白,怎么就给忘了呢,早就该猜到是若影了,就说了句:“虚惊一场,我还以为谁来了呢。”
天涯把布匹全部放在桌子上,坐下来喝着茶水,刚倒上就看到若影和若风从内屋走了出来,若兰走上去高兴的说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姐姐啊,以后啊我天天要来看你们,我已经和皇上要了一块令牌把情况都说了一遍,这个腰牌你们留着,以后可以自由的出入皇宫了。”若影满怀欣喜的说道,令若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两个人握着手坐下来尽兴的聊着。
若影坐下来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怎么就不听姐姐呢,来皇宫陪着我呢。”若兰不想着深宫大院,那样太没了自由,还好江湖逍遥自在的,无拘无束的多惬意,若风和若影只想把无影门打理好,其他的也没有过多的去想。
若兰知道姐姐对她好,微笑的说道:“你不是有令牌给我了吗,什么时候想见你了就去了,这个地方是我们成长的地方,家总还是要有的,不想着在参与江湖纷争,至少要把无影门整理好,恢复以往的曾经,好让弟弟做起一家之主来。
兄妹三人紧紧的看着,孟天涯放下杯子站起来就走,被若兰拦下说道:“哎,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天涯支支吾吾说道:“你们兄妹好好聊聊,我还是回去吧,改,,,改天再来看你。”若影笑了一下:“那有什么啊,我们又不是哭鼻子喊爹的,陪着我们玩吧。”
几个人相识哈哈大笑起来……
风来客栈外来了一对破衣父子,他们一副乞丐模样,头发凌乱着,不知不觉的往前走着来到一座破庙之中这里空无一人倒是个暂时休整的好地方。年长的撩开头发拿着馒头说道:“庆儿啊,没想到我们父子会沦落如此啊,为父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现在最终要的就是找完颜无敌报仇。”
原来是说话的人是楚云天,看他怒气仇恨的样子还在想着以前,只是楚少庆没了往日的恩怨就劝解父亲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傲天也不再追究了,要是当初他不手下留情,我们的命都没有了。”
“住口”楚云天恼怒的说道:“你忘了是谁害的我们家破人亡,四处流浪,是傲天和完颜无敌,我一定要打败他们,现在我的流云掌法已经练到最高境界了,不怕他的冰火九天了,还有那个傲天。”
此刻的楚云天百感交集,已经怒的开始仇视一切了,想着当初的威风早已不见,自从受伤之后像个乞丐一样四处流浪,吃不饱,穿不好,还要忍受这寒冷的天气,自己今天走到这一步全都是傲天和完颜无敌所赐,如今四处逃窜早就无路可走了,倒不如誓死一战,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再所不迟。
真是:一招武林难敌手,
血雨腥风仇恨中。
云天誓死来复仇,
无奈早已不回头。
恨意仇断是完颜,
决战一下制傲天。
不管上天有多难,
无路可走赛神仙。
此仇不报非云天,
愿化腐尸烟硝散。
楚少庆无奈的低下头了,此刻的院子安静下来了,却被在屋外正要进去的冯宝听见了,虽然他们住进了侯爷府,不愁吃不愁穿了,但来到这里就会想起傲天帮助自己的情景,没想到屋内的人竟然说出了自己恩人的名字,看样子一定是不好的事情,冯宝赶紧跑了。
警觉性极高的楚云天赶紧来到门外看到一个小乞丐跑了,露出一丝邪笑……
鳯蜓山庄院内,珊儿坐在秋千上玩着,看着地下白雪一片片的,不知道自己家里怎么样了,是不是偌大的草原也铺上了这白雪,想想都让人令人神往,傲天看着她坐在那里发着呆就上去问道:“珊儿,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我想回去了,回到草原去,不知道父汗和哥哥怎么样了都出来这么久了”听珊儿这么一说倒想一下已经出来这么久了,时间过的可真快,想着当初珊儿执意要跟着自己,不知不觉几月有余了,就笑着说道:“那好吧,明天我们就走,回到神往已久的大草原去。”珊儿赶紧跳起来搂着傲天,两个人拥抱在院子里久久不肯松开,其实傲天心里也是想着能够回到草原去,他也好思念阿巴他们。
夜色降临了,傲天一个人去了皇宫来到了夕阳殿内,看到若影一个人坐着发呆就悄悄的走上去说一句:“参加王妃娘娘,万福!”
谁知若影没有回头,摆着手说道:“不要打扰本宫喝酒,闪一边去。”
傲天咳咳了一声,说道:“我们的娘娘怎么这么借酒消愁啊,一个人围在炉火边发起伤感。”
若影一听是傲天的声音,赶紧回过头站起来说道:“怎么是你啊,干嘛阴阳怪气的,真把你当太监了。”
“我在你眼里可不就是太监啊”傲天斜着眼看了一下说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在想什么呢。”
若影兴致来了,那着酒满上说道:“今天你陪着我喝酒,不醉不归啊。”
傲天不知道若影怎么了,徒有一丝伤感,既然要喝酒也愿意奉陪到底,两个人开始聊着,席间不止一次说道想要离开皇宫,像那些江湖人士一样漂流四海,游历山川……这一点倒是和傲天想到一块了,自己也喜欢逍遥自在的样子,也许曾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现在已经不觉得特别新鲜了,傲天也表明了自己的目的,明天就要和珊儿回草原了。”
若影一听连傲天也要走,更加伤感了,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要走的终归要走,留也留不住,不如趁此就好好尽兴一回……
鳯蜓山庄外,若兰下马来到门前久久不进去,正好冯宝跑过来说道:“不好了,有人要杀傲大哥。”
“什么”若兰抓着冯宝质问道:“你说什么,谁杀傲天。到底怎么回事。”
若兰和冯宝一起进去了,没有发现傲天的踪影,只有孟天涯和段飞鹰在府里面,看着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看上去好像有什么急事。天涯就问发生什么事情,冯宝就把今天在破庙外所听到的详细述说一遍。
“什么”段飞鹰露出惊讶的表情,想着描述的样子,怎么都像是楚云天,莫非他也来这里了。天涯也不敢断定,但是现在大哥不在府里,这件事情一定不同寻常,就算是楚云天来了,他也不知道我们会在鳯蜓山庄内,所以暂时不必惊慌,先打探一下再说。”
若兰本想着和天涯说话的吗,没想到又冒出一个对手来,一个人来到门前看着漆黑的夜天,久久凝视着。天涯走了过来说道:“若兰,你怎么了。”
若兰回过头笑了一下说道:“孟大哥,没什么,就是来找你说说话,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你的照顾。”
这下说的天涯不好意思了,摸着头说道:“没什么,都是应该的。”两个人来到院子里继续的畅聊起来……
门外一个散乱头发的人走了过来,抬起头,嘴角处微微翘起,露出一丝邪笑,看着府外鳯蜓山庄四个大字,凝视了一会儿走了……
无路可走的楚云天却意外发现一些蹊跷的事情,他会怎么做呢?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久别重逢
诗曰:此去经年人不同,
岁月轻轻云烟中。
久别之后再重逢,
诉说当年离别情。
面对容颜本未变,
更多只是满心欢。
鞭子甩来声声响,
女子风采依旧亮。
打抱不平真风采,
独领巾帼红颜风。
楚云天暗地里不知道搞什么鬼,此时的他还不知道鳯蜓山庄之内有自己的仇人在里面,昨夜入前门远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就匆忙回破庙去了,但是想不明白的是那个小乞丐为何听到自己的谈话后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拔腿就跑,莫非口中所说的傲天他也认识不成,越来越想不明白的楚云天为了一探究竟再次去了鳯蜓山庄。
此刻的鳯蜓山庄外一群辛勤的家丁来来回回的把门前雪扫的精光,通出一道宽敞路来,四匹黑色的鬃马被拴在门前,庄内走出来傲天等一行人,他们这是要准备回蒙古草原,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卫信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们,感叹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也唯有祝福一路顺风了。
傲天上马握拳拜别道:”这些日子多亏卫信兄弟的相助,让我们有个栖身之处,大恩不言谢,改日再来相聚,后会有期。“
卫信走到马前也是握拳拜别,道了一句:”傲兄一路顺风,在下就不远送了,他日再来西夏定要到我山庄小叙,后悔有期。“
天涯,飞鹰也握拳拜别卫信……
大队人马出发,朝城外走去,卫信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久久凝视着,前脚刚一走,后面有人就介入来,当楚云天来到鳯蜓山庄外的时候,傲天他们早已经出城去了,看到面前的家丁在扫着雪,卫信出来又说一句:”你们一会儿去后院整理一番,记住要把风韵阁楼内的琴放在澹台密封盒里,我去王爷府一趟有要事办理。“卫信吩咐家丁所要做的事情后,骑上一匹马直奔王爷府。
看着卫信走远了,楚云天从侧墙跳到里面,山庄还真是大里里外外找一遍,没有发现可疑的踪迹,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突然楼阁门“吱呀”一声笑了,看到一群宫女走了出来,最后面是管家,楚云天目不转睛的看着,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跳下去抓住那个管家蒙着他的嘴轻轻的说一句:“不要给我挣扎,我就问你一句话。”之后快速奔回破庙,找来一匹马就出城去了。
兴庆城外十里坡处,赵嶓和素女猛然从树林中跑出来,惊得马儿”咴咴~“叫起来,明显是受到惊吓了,天涯一看是他们就说道:”吁~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要是反应慢的话,你们早在马蹄之下了。“
只见素女拦在天涯面前说道:”你们怎么这就走了,准备去哪个地方啊。“
珊儿也纳闷了,这素女不是回家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准备了一匹马,不知道他们要干啥,止不住心中疑惑就道一句:”素女姐姐,你们为何在此处啊。“
”我们就是等你们啊,还好你们走的就是这条道。“素女话一出,大家都迷糊了,赵嶓上前笑眯眯的说道:”我和我姐等着你们,就是为了一起。“
”一起,没有搞错吧”天涯赶紧劝解道:“我们这是去草原,你们怎么受得了这长途跋涉的。”
“怎么不可以啊”素女不情愿的说道:“我们决定了就是要跟你一起,反正你们别想脱掉我们。”
傲天就让出一匹马和珊儿坐在一起,他们沿着茫茫白雪道路,一起去了邓州。
此去漫漫长路,都被眼前壮丽的雪景给深深迷住了,一路上赵嶓一直说个不停,弄的人心烦意乱的,快马奔驰而过透过一阵狂风,眼前飘起的雪花如蒲公英的带绒毛的种子一般,在风中飞舞。真是有点:“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的感觉,此刻寒风还在“呼呼”地咆哮着,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人的头发,行了几十里路大家被狂风挡的不能再前进就坐下来休息。
看着雪中的景色真的是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素女蹲下来用手捧着冰雪拍打着脸说道:“真的很冰凉啊,快来玩雪啊。”
嘴里的哈气如一股烟似得,若隐若现,止不住欣喜之情,珊儿也跑过去玩耍起来,傲天看了一下笑笑不语,只是在一旁的赵嶓一直说着:“我们此去真的有万里之遥吗,到底什么时候能到,这么冷的鬼天气,要是有个客栈就好了。”
天涯指着赵嶓一顿数落道:“现在知道难受了吧,想回去还来的及。”
“不,我赵嶓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子吗。”
一行人休息片刻便骑马在此踏上征途……
尾随而来的楚云天也是快马加鞭,追个不停,他终于知道傲天也来这里了,没想到仇人尽在眼前却让他匆忙而逃,看到了却一切恩怨的机会来了,当然不愿意放弃这大好机会,这下便可以好好的跟傲天较量一番了,让他瞧瞧流云掌最厉害的招式。
眼看天色渐渐黑了,傲天他们已经到达了邓州城了,这里人烟稀少,却也有几处莺歌燕舞,也许是天气寒冷的原因吧,大家都老早的休息了,望着周围两旁的楼阁,连灯也没有亮起,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找一家客栈,吃上一顿饭,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好等着明天赶路。
他们来到城北南侧的客来酒馆,这里还没有关门,可以看到里面还有几个人喝着酒说这话,赵嶓早就撑不住了,赶紧跑进去要吃要喝的,小二赶紧上来招呼道:”不知几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好酒好肉都拿上来,快点,我们都饿坏了。“赵嶓毫不客气的说道。
傲天看着这里,倒也宽敞找到一个正好对着窗户的位置坐下来说道:”大家先喝口茶暖暖身子,待明天一早再加些衣服。“
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肴,真的是色香味俱全,口水都止不住的往下流了,赵嶓赶紧用手扯开一个鸡腿吃起来,美美的说道:”好吃,真的很香呢。“
大家都觉得赵嶓太冒失了,都不搭理他,各自吃着自己的,正当他们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外面来了两个女子,她们走进来坐在傲天对面的桌子上,要了一些饭菜和茶水。
傲天喝着酒望着窗外说道:”凌冽的寒风,覆盖不了内心的温暖啊。“
珊儿在一旁笑着说道:“傲大哥也学会触景生情了。”
大家都笑了……
忽然那个带着斗笠的女子抬起头看了一下傲天,拿起手中的鞭子就打过来,傲天没有反应过来,桌子上的盘子都被打破了,气的段飞鹰拿起铁链子就要打过来,正好小二赶来拦在前面说道:”各位客官,你这是做什么,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你们看我的盘子都被打破了。“话没说完,另一个女子拿出一锭金子放在桌子上说道:”这些够了吗。“
”够,够了,多谢客官“真是见钱眼开额家伙,这下小二和店主也不发声了。
天涯一看这两个女子,话也不说上来就是甩着鞭子,还当自己好欺负呢,拔刀便开打过来,两个人打着打着来到门外,在寒风凌冽的夜色中激烈的交战,看的出此女子的九节鞭术甚为厉害,甩的人眼花缭乱的,不给机会,天涯被动的挡着,没想到鞭子耍的这么灵活,在一旁的傲天看眼前的女子有点熟悉,就自语道:”怎么看像是玉儿啊。“
”傲大哥,谁是玉儿啊。“看珊儿这么说,傲天就讲了给她说过的那个叫玉儿的女子,曾经在临安的时候一起破案,最重要的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时刻守护在身边。
珊儿看着傲天说这话的时候,是如此的春光满面,一脸笑容洋溢着,想着这个玉儿一定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此刻天涯的刀和鞭子被缠在一起了,两个人争执着,另一个女子拿着剑就砍过来飞鹰一看也跳出来拿着铁链子挡在前面说道:“你们是谁,再不说小心我不客气了。”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拿着剑就跑过来,又是一场激战。
二对二激烈交战,觉得眼前的招式很熟悉就自语说道:“我也去会会她们。”珊儿在一旁大声道:“傲大哥小心点。”
只见傲天猛地一翻身,脚踢其中一个人的斗笠,那女子赶紧低下了头,天涯拿着刀立在原地怒着说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何百般刁难。“
就在女子瞬间抬头的那一刻,傲天愣住了,嘴里念道:”玉……儿……真的是你啊,怎么不早说啊。“
”哼,就是教训你一下,都这么久了,为何不来找我,刚才打的就是过瘾,一点也不觉得冷了。“
”我……“此刻的傲天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路上确实发生了好多事情,不是一句话就能道尽的。”在一旁取下斗笠的婉儿大喊着说道:“这么对女子不友善,算什么男子汉啊,我认识傲天,赶快松手。”那段飞鹰早就制服了婉儿,被链子困的一动不动,只能亮出身份了。
婉儿跑过来一句:”傲大哥,别来无恙啊。“看着她们两个还是那样欢跳,开开心心的样子,傲天让大家赶紧回去屋里,一大圈人围在桌子上吃着饭。
天涯看着玉儿,果然有股女子英气,没想到她的鞭术那么厉害,一时不明白的众人在傲天的介绍下都打了招呼,在一旁的珊儿也是惊讶的很,没想到傲大哥口中念道的玉儿就在眼前,仿佛做梦一般。
玉儿看着珊儿长的和中原人有点不一样,就问道:“这位姑娘是,看上去这么与众不同。”
傲天忙介绍说道:“这位是阿琪格乐,是我在草原相识的,这一路上多亏有她相伴。”
婉儿还想往常一样,大大咧咧的,听不明白“阿……什么乐,好奇怪的名字。”
“你们以后就叫我耶律珊儿吧,这是我的另一个名字。”
“另一个名字,婉儿更搞不懂了。”
玉儿笑着面对着珊儿说道:“你可以叫我玉儿,那我就叫你珊儿了。”
此刻的唐玉儿已经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叫珊儿的姑娘和傲天关系一定很不一般,听着他们一路上的相遇,遭遇,以及面对种种困难后的相随,就让玉儿有种莫名的伤感。
一行人,吃的很开心,聊得很开心……欢歌笑语回荡在客栈中。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二章 :铁马征歌(上)
诗曰:北国雪域通满天,
天地之间一线连。
风吹草地飞舞花,
马儿奔驰蓝天下。
刀剑抢戟挥手中,
铁骑踏破无觅处。
邓州城外槐树下,傲天立剑望远淡淡一句道:”我们就沿着这条路走吧,此去草原路途遥远,大家都准备好取暖的衣服和食粮。“
说完大家都上马而走,傲天和耶律珊儿骑同一匹马,这让身在其后的唐玉儿看不下去了,满脸愁苦一脸无奈,但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心留恋这雪景,一心想在傲天旁,在一旁的慕容婉儿看着那个叫什么珊儿的和傲大哥说的那么情意绵绵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即说道:”玉儿姐,这个耶律珊儿看来和傲大哥感情很不一般,看他们高兴的样子,才多久没见啊,又找了一个异族女子来。“
唐玉儿心里也明白,当初和傲天一起共患难,除恶惩奸是迫于他家所遭受的困难,才一直形影不离的,看到眼前的这一刻才明白过来傲天心里所属的是谁,认定的是谁,自己并不抱怨什么,这些日子的不见又经历了那么多,也许两个人真的患难真情吧。
婉儿一直恶狠狠的看着傲天,视线没有离开过,又道一句:“不行,我一定要说一下,明明玉儿姐喜欢傲大哥为何不说,现在却让另外一人捷足先登了。”
唐玉儿赶紧拉住婉儿的肩膀说道:“你做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呢,还以为我小肚鸡肠呢,不能说知道没。”
哼,婉儿嘟着嘴扭过头去。
这情景被赵皤擦觉,停了下来等着后面的婉儿,谁知素女回头说道:“你又想做什么,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我说二位姑娘,你们怎么那么慢,是不是看谁不顺眼啊,给我说说,我替你们教训他。“赵皤开始恭迎起来,正在气头上的婉儿说了一句:”男人朝三又暮四的,变得比天还快,哼。“
”喂,此话差矣,我赵皤只会一心一意。“
”就你“婉儿不屑的说道:”还一心一意呢,看你就是不怀好意,乱打注意。“
哪有啊,你这么说就是误会我了,我岂是那种人,婉儿不理会驾的一声赶上去,留在赵皤在后面无奈的说道:”你们就是小瞧我,看我如何一鸣惊人。“
〃傲大哥,那个叫玉儿的好像对你……〃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珊儿无缘无故的提到玉儿一定在想着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傲天可以肯定的说了句:”珊儿,你又乱想什么呢,玉儿曾经帮助过我,留在心里甚为感激,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一般,没你乱想的那样。“
珊儿不说话了,依躺在傲天的背上,这时候婉儿快马赶过来说一句:”傲大哥,我累了,休息下。“
”怎么才走这么一段路程就累了啊,又不是走着,还是快赶路吧,要不然就睡在荒郊野岭了,难道你不怕老虎啊。“听这么一说,婉儿更生气了,没想到傲天这么不通人情,怒看着他还撅着嘴,随后赶来的赵嶓伸着头说道:”怎么了,大侠又怎么惹你生气了。“
”让开,本姑娘生气着呢,再过来就打扁你。“看婉儿生这么大的气,赵嶓呵呵了一句:”这么凶,母老虎还是先走一步。“
素女故意放慢了脚步和玉儿走着,她好像看出了什么,就聊起来……
客来酒馆外,楚云天和楚少庆下马进去,要了一些酒菜坐下来吃着,期间向小二打听一下有没有过路的外乡人走过,也描述了人的样貌,小二端着茶水走过来一听就拍着脑袋说道:“你说的,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
\‘“什么”楚云天惊讶的问:“在哪发现的,是不是路过此地了。”
“哎,对了,想起来了,他们好几个人呢,还在这里吃酒呢,那个你说的背剑的长得英气逼人,有点冷冷感觉的想必就是傲天了”听小二这么一说,楚云天更加料中自己所想的了,他们真的路过这里,一路北去想着一定会去草原,这下确定之后就再也不怕追丢了。
”父亲,你真的要找他们吗,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为何不能放下。“这话一出气的楚云天指着说道:”你说什么,赶来跟你老子叫板,我做什么事情不用你管,我一定要打败傲天,以消我心头之狠。“
楚少庆怎么劝都没有用,也明白自己父亲一旦认定目标就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无奈的摇着头,喝着酒,让楚云天可气的是总是来晚一步。
======
傲天他们又赶了一段路程,远离了宋的边境来到了金国蒲州,转站庆阳,一路赶往大同府,来回的转了一个大圈子终于到达了最终目的地蒙古大草原乞颜部落领地。
积雪未消,覆盖青草,蓝蓝天空,羊儿奔跑,一切还是那么的美丽,惊得婉儿直呼:”我要像燕子一般快乐的飞翔。“
心中的怒气全部烟消云散,一脸愁苦的玉儿也放开笑颜时刻想着一定要快乐的,当初的那个她还是没有变,一切都如原来模样。珊儿赶紧下马双手伸开仰着天感受着久违的气息,虽然嗅觉中有一股冰冷的味道,但是埋不住对这边草原的热爱,久违的大地,久违的牛羊,还有那好久不见的家人。
一行人全都下马看着远方,海天一色成无垠,江山无限冰雪中,真是妙不可言啊。突然一大堆人马奔驰过来,为首的是悍将轧木合,看到眼前异样的服装拿着刀指着说道:”你们是不是乌苏派来的间隙,快说。“
段飞鹰一看这不就是扎翰身边的将军轧木合吗,自己可认得他,还交过手呢,就站出来说道:”将军,好久没见,别来无恙啊。“
轧木合一看是段飞鹰赶紧让手下围起来,指着说道:”好你个奸细,自己倒送上门来了,给我拿下。“
”慢着“珊儿赶紧摘下帽子上前说道:”轧木合叔叔,是我阿琪格乐啊。“
”阿琪格乐。真的是你啊,你可让大汗好找啊,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给我说说你都去哪里了,害的我们担心的找不到你。“珊儿就把眼前的人一一介绍,傲天自是不必说了,早就相识了,看来不是乌苏派来的人,这下轧木合可以放心了,随后回去蒙古大帐了。”
还好是虚惊一场,差点误认为是乌苏派来的奸细,这下可明了,一群人快速的奔向大帐内,一路上轧木和一直问着这些时间珊儿的遭遇经历,听到他目瞪口呆,甚为惊奇。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铁马征歌(下)
万里天空下,远远望去这里大大小小百十个蒙古包,立在草原上,真像个馒头啊,放眼望去看的赵蔢肚子都有点咕咕叫了想着一定是饿坏了赶紧泡在最前面问着有没有吃的。
来到大帐之内,扎翰看着自己的女儿回来了,赶紧走下来搂着说道:“吾儿啊,你跑去那里了,自从你消失之后再也没了音讯让为父甚为担心啊,还好你没事,平安归来。”
珊儿一头扎进父亲的怀里,诉说着,眼泪不住的流着,在一旁的延必也过来说道:“妹妹你回来就好,这下我们一家人又团聚了。”
扎翰拍着珊儿说道:“好了,好了,一切没事了,这下可不出去了吧,来坐下。”
看着眼前一群陌生人,打扮穿着全都是中原人模样就上前一句:“傲兄弟,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
傲天点了点头,一一介绍了他们,大汗今日高兴弄上全部的烤羊肉和奶酒,开怀畅饮围在一起,席间不停的说道这次多亏了傲天对珊儿的照顾,拎起大碗便一饮而尽。
看着烤全羊,油脂也伸出来,嗅出一股浓浓的香味来在一旁的赵皤毫不客气的撕下一块肉吃起来,连连喊道“味道果然与众不同,真是好吃,要是在中原还真吃不上呢。”
素女一看赵皤又毛手毛脚的就拍打着说道:’就你最饿,瞧你那样。“
赵皤才不理会呢,端起奶酒酒喝起来,猛地一口吐在地上吐着舌头道:”真……真是太烈了。“
”哈哈“扎翰笑了一声说道:”看来这位小兄弟喝不惯这里的奶酒啊,烈性确实很大,一碗足可让你醉。“
孟天涯还没有尝试过,看赵皤一脸哭抽样,就端起来一饮而尽,味道不同,酒入肝肠仿佛心中有一团火烧,给人无尽力量,又端起来喝一碗。看的赵皤目瞪口呆说道:”这么厉害,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扎翰看天涯如此的爽快,就端起来说道:”这位侠士,量大不一般啊,竟然连喝两碗没有一点醉意,来我们干了。“
婉儿感觉很新鲜,也很想尝一尝,只是在一旁的玉儿抢先一步端起来一饮而尽,看的傲天赶紧拦下说道:”这么烈的酒,喝那么多干什么,还是吃点肉吧。“
玉儿斜着看傲天,只是笑了一下又端起来喝一碗,这下让赵皤彻底的服了,一个女子都可以这样么看来自己也不能让人瞧不起,端起来就开始喝,任凭素女怎么劝都不听。
婉儿一看就是借酒消愁,也毫不客气的陪着喝起来,坐在对面的珊儿好像看出来什么了,只是傲天一脸担心的看着玉儿。扎翰拍手称赞道:”没想到你们都是豪气冲天啊,真是爽快,今天不醉不归。“
傲天见玉儿不听,只好无奈的看着,坐在旁边的扎翰叹口气说道:”我乞颜部落如今步步后退,看来乌苏这是要逐出我们啊。“
傲天一听忙问道:”大汗,莫非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扎翰放下手中的酒娓娓道来,自从那次打退乌苏可汗之后,兵败如山倒的气势又卷土而来,经过休整乌苏的军马异常强大,所到之处全部掠夺一空,这里的牛羊马匹也不多了,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