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的的情况是巴图干领着强大的部队把乞颜部落周围团团围住成包围之势,由于他们人强马壮,兵多将广难免会夺取一些衣物,今天早上的时候又来偷袭了,掳走了好多牛羊不说,还打伤了好多人。说这话期间,扎翰一直叹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傲天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当即表态说道:“大汗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吧,待明天看我如何教训他们。”
“真的”扎翰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知道傲天很厉害,从上次就看出来了,想着有了他的相助真是如虎添翼,到时候所有的事情便会迎刃而解,赶紧端起酒来敬傲天。
夜晚降临,珊儿让穆玛准备了蒙古包让他们住进去,喝的不省人事的赵皤被素女拖着回去,这家伙还真是沉得很,气的素女点着他头抱怨道:“喝不了还逞英雄,这下好了,像一头醉牛一样,满口胡言乱语的。”
第二天清晨,傲天和段飞鹰,孟天涯一起在轧木和的带邻下去了乌苏可汗的领地,他们刚踏进一步却看到前方旗鼓飘扬,枪戟举天,大部队正向这边开过来,气势高涨为首的乌苏可汗坐在白色马上有说有笑的指着远方。轧木和一看不好大声道“他们真的来进攻了,这是要背水一战,誓死围剿啊。”说着就回头转马,一路奔向蒙古大帐通知可汗去了。
段飞鹰上前一步说道:“这个老不死的乌苏,一心想着统一蒙古,那次受伤看来还是较轻啊,看我这次怎么教训他。”
”段兄不可,他们兵马多,来势汹汹,想必一定有埋伏,大家还是小心一点,看清情况再说,切记不可轻举妄动。“傲天觉得这次他们来者不善,肯定借此机会将乞颜部落一网打尽。
对面的巴图干远远看到前面有三个人挡着,仔细了一瞧面露惊讶的说道:“不好了,大汗,你看那不就是傲天吗。”
“什么,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冒出来,这下可坏事了,他可不好对付啊。“其子阿斯那轮也担忧的说道。
只是乌苏一脸信心十足的样子,举起手里的金刀说道:”就算他再厉害,毕竟是一个人,我的朝天弓弩不是吃素的,这下楚云天没有骗我,有了这个我还会怕他们,让那扎翰知道我乃蛮部落的厉害。“
巴图干还是有点担心,知道傲天功法神出鬼没的,异于常人,一定要防范一些,要不然的话肯定会吃亏,只是大汗太自信了,万一……总之要小心为上。
乌苏满脸笑颜看着偌大的草原高声喊道:‘指点万里江山,一切都在我的铁骑之下,让乞颜瞧着吧,看我如何打的他俯首称臣。”
阿斯那轮明白自己的父亲霸业,就是要统一这草原,让所有的部落都臣服在乃蛮的脚下,铁马铮铮一路行,凯哥高悬何时终啊。
段飞鹰驾着马上前,远远的大喊道:“乌苏可汗,别来无恙啊,你这次又在打什么注意,有我在你休想得逞。”
”哈哈“乌苏大笑几声道:“真是大言不谗,今天我是有备而来,让你瞧瞧我的厉害。”说着就命令手下准备好飞天弓弩,此弓弩立驾轮车之上,共三个人操作,为的就是人多被敌人好趁机攻破,可以六箭齐飞,三件同时攻击,九箭就是最厉害的,有破万倾的气势。
乌苏先让手下射来三箭,正好给他们三人一人一个,算是见面礼物,还没注意到危险的段飞鹰一直走着,就在命令声喊下的瞬间,箭搜的一下飞过来,睁大眼睛的段飞鹰还没有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就在危险的一瞬间,傲天执剑飞起来劈过去,谁知另外两只箭也射向过来。
天涯大喊一声:“大哥小心啊。”猛然的跳起来拿着刀挡着第三只箭………
远远看着的乌苏则是心情豪迈,随口大声道:”看你们如何躲过去,这次让你们必死无疑,看我铁骑如何踏破你们,征歌凯旋的必是我乌苏大可汗。“
诗曰:箭无虚发三箭开,
势如破竹飞驰来。
轻视难敌是意外
叹气愁怀满无奈。
千钧一发谁阻碍,
碧波万顷气势在。
生死犹如一瞬间,
惊魂五脏六腑脉。
兵来将挡水来淹,
傲天气绝肚徘徊。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剑刺骨
诗曰:云天来去无影踪,
伺机报复黑夜中。
不问英雄出何处,
快意刀解泯恩仇。
完颜挥功冰火龙,
嗜破天惊云海空。
魔高一丈旋风凉,
道高三尺又何妨。
我亦有云天可笑。
君莫道瀚海栏杆!
一剑穿心身移寒,
刺骨长天皆破半。
风气雪花飞舞天,
刀断剑笑恩恩怨。
何时了却心中烦,
直教人生死两间。
离玄的箭“嗖”的一声呼啸而过,朝着段飞鹰处驶来,在紧急时刻傲天以剑劈之,折戟两半,谁知突入而来的另一只箭在孟天涯的喊叫声中,瞬间射中傲天的胳膊,只听“啊”的一声倒下了,敌方的乌苏可汗哈哈大笑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就算你再厉害也逃不过我的神兵武器。”
阿斯那轮一看射中了傲天,想着心中的一大患也除掉了,这下可以放心了,连巴图干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没了,这还没使出最厉害的朝天弓弩呢,看来真的不同一般,想着那楚云天果然守信用制造了如此厉害的武器。
段飞鹰赶紧下马扶着傲天,大声的喊道:“傲兄,你怎么了,醒醒啊。”天涯挡住了另一支箭,赶紧跑过来看着傲天闭着眼,一动不动的就哭喊道:“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就这样……〃
突然傲天睁开眼睛,吐了舌头说道:“嘘!我还没死呢,刚才真是惊险,幸亏剑穿到我的腋下了,夹得还真是疼。”
天涯和飞鹰喜上眉梢,真的是虚惊一场,就说傲天也不能这么轻易就倒下啊,原来是装的,让乌苏以为死去了,就是为了使他轻敌,再来个旁敲侧击,打的他节节败退。此时轧木和在扎翰的带邻下召集了所有的军队与之对抗,俗话说:两军交战,必有一死一伤。”只是信心满满的乌苏可汗扬言要踏平乞颜,自己主宰整个草原。
两军相距十几丈远,远远听到乌苏大喊:“扎翰,今天就让你臣服在我的铁骑之下,你等着受死吧。”
“休要嚣张,我扎翰今天势必要与你一决高下,殊死较量到底。”两个人的气焰都很高,谁也不肯想让着谁,扎翰就派出乌赤前去迎战,对方派来的是大力士天鹏,两个人骑着马缓缓来到各自眼前,只见天鹏怒目俏媚破口大骂道:“你这小厮,让你尝尝我的铁拳头。”
“哼,笨猪一个,看我如何削了你。说着两个人就开打起来,这边傲天被天涯和飞鹰假装抬着去了扎翰身边,阿巴一看赶紧下马说道:“安达怎么了。”
傲天睁开眼说道:“安达,没事放心,这箭还伤不了我,待我一会儿再教训也不迟。”
天棚使得是两个圆铁球,正好配合他那力大无穷的蛮力,一甩过去,被迫挡着的乌赤不知这厉害轻重,一下子被打倒在雪地上,吐了一口血。惊得延必赶忙说道:“不好了,那人要斩杀乌赤,这可是好谁再去迎战。”
就在天棚怒着一招制敌的时候,轧木和拿着长枪飞驰的刺过来,抓起乌赤上马回转过来,然后自己下马单独走上前去指着说道:“休要猖狂,看我如何擒拿你!
“抢走一条线,原地不变”轧木和抡起手中的兵器一个翻转打过去,料想不到竟然用双臂挡着,还没一点反应,看来皮还真厚实,被弹回来的轧木和再一跳着刺过去正好被两个圆球夹在中间,一动不动的,狂笑的天棚一脚踢过来正中轧木和胸膛,也是一击倒下。
雪被鲜艳的血染红了一片,实在气不过的阿巴一箭射过去正中其肩膀,为轧木和赢得逃跑的瞬间,这下倒气坏了乌苏可汗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暗箭伤人,随即命人放开飞天弓弩,一起连射开来。
傲天一看事情不妙就翻转起来,拿着剑在空中挡着,段飞鹰也上前去帮忙,他的铁链在空中挥舞着,此刻乱成一团,乌苏让人齐射九箭,天涯一看有危险也挥着砍去,这时候冒出来的唐玉儿拿着鞭子在手中快速的摇晃着,拦下好多的箭。
扎翰让士兵侧面做好迎击的准备,地方的巴图干悄悄的来到朝天弓弩旁边,瞄准傲天,一箭射来,此弓弩力气很大,被其绳线一弹,足可五六丈远,这巨大的冲击力驶过来,傲天当然是避开过来,一招:“迁回流转”挪移开来,再一脚踢过去把弓弩车给损坏了,歪倒在地的巴图干惊慌失措的骑上马,在乌苏可汗的命令下开始全线进攻。
就在两军交战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楚云天。他真的找到这里来了,望着混乱的人群大声叫喊:“傲天,你给我出来受死!”声音响彻震天,段飞鹰飞起来听到了楚云天的大喊,惊讶的看着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是阴魂不散,追到这里来了,看我如何教训你。”
看着段飞鹰来了,楚云天怒着运起手掌,劈天盖地的打过来,其气势如翻雨覆海,惊涛骇浪一般,弄的段飞鹰退后不敢往前,旁边的楚少庆在他父亲的教唆下去抓那个叫阿琪格乐的女子。
段飞鹰拿着铁链就甩过来,楚云天运功以排山倒海的气场压过来,这时候孟天涯也来了,两个人开始左打右攻的,异常兴奋的楚云天哈哈的叫着:“真是刺激,再快点,再快点!”
刀和链子忽闪忽闪,楚云天两手对抗着,速度却使得越来越快,看的让人分不清手了,一片迷眼让人乱。楚少庆来到珊儿面前说了句:“你怎么在这里。”又看看旁边的丫环穆玛想着就是那个什么阿琪格乐了,就使出掌打过去吗,幸好还有婉儿在,拿着刀就开打过来,看着焦急的珊儿一直说道:“你到底干什么,难道你还没有吃到苦头,一会儿傲大哥打的你满地找牙。”
慕容婉儿不是楚少庆的对手,刀落被伏疼的直叫,珊儿跑到前面恶狠狠的说道:“赶快放了她,要不然让你好看?”
“珊儿姑娘,你不会武功的,不敢往前来,快把阿琪格乐交出来,不然我就掐死她。”看着楚少庆恼怒的说道,还真是有点幕牛皇巧憾埠敛豢推乃档溃骸澳阋歉疑撕λ腋忝煌辏桓瞿凶雍喝雌鄹阂桓鲂∨樱闶裁从⑿酆煤骸!
“呵呵我在你们眼里算什么英雄,算什么好汉,我就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不要给我那么多废话,赶快把阿琪格乐交出来。”珊儿见楚少庆一副死不罢休的样子,就来到面前说道:“你来抓我吧,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阿琪格乐。”
楚少庆看着珊儿一脸认真的样子就打趣的说道:“被给我开玩笑了,你明明叫珊儿,怎么会是阿琪格乐呢。”
“你见过阿琪格乐吗,就胡乱认,我之所以改名就是因为你们抓我去要挟我的父汗,所以才可以隐藏呢。”听珊儿这么一说,楚少庆将信将疑的说道:“你真的是阿琪格乐,没有骗我,难道不怕死吗?”
“不怕”珊儿很斩钉截铁的说道。
楚少庆一掌推开婉儿,龙抓手抓起珊儿的衣角勒紧脖子说道:“曾经我想要得到你,只是被完颜闵看在眼里,所以迟迟不敢下手,没想到你也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啊。”
珊儿拼命的挣扎着,穆玛赶紧上去救小姐,被一脚踢在雪地上,昏倒过去了,气的婉儿站起来说道:“你这丧心病狂的,就知道欺负女子,我鄙视你,赶快放了珊儿姑娘。”
“哈哈,我楚少庆终于得到我梦寐以求的心上人了。”说着就要拉走被一声大喊:“吃我寒冰神掌”瞬间冻住了,珊儿睁大眼睛的看着,原来是完颜无敌,而且完颜闵也来了。
婉儿赶紧跑过来扶着珊儿,只见完颜无敌怒着说道:“楚少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说着一掌打过去,寒冰碎了,里面的楚少庆被震得五脏巨废,口吐鲜血倒下,吓得婉儿目瞪口呆,真的是太血腥太暴力了。”
完颜闵赶紧来到珊儿身边说道:“好久没见,过的还好,那日匆匆一别,算下来有好些日子了吧。”
完颜无敌看着前方孟天涯和段飞鹰正在和楚云天激烈的交战着,就笑了笑道:“让你们先打着,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珊儿好久才说一句话:“你们来这做什么,莫非又要打傲大哥的注意。”
“不是的,珊儿姑娘你误会了,我们的探子发先了楚云天的踪迹一路就赶过来了。”珊儿一听不是针对傲天的,心也就放下了,还问婉儿受伤没有。这下让婉儿汗颜了,没想到珊儿肯为她出头,不畏艰难的阻挡,真是从心里开始接受她,不在讨厌她。
此刻的楚少庆慢慢的张开眼,看着这天好像自己的娘亲再向自己招手说道:“庆儿,额娘想你了,不要离开我。”生死一瞬间突然闪现那么多的画面,泪珠留下来落在冰雪上面,融化了一片,拼着最后的力气用手抓住珊儿的腿,被惊吓的珊儿大喊一生跺开,婉儿又是两脚上去跺的他鲜血直流,只是楚少庆目不转睛的看着珊儿,伸出自己的手说道:“我知道自己错了,都是父亲逼自己这么做的,其实这不是他的本意只求在死的时候能够听珊儿说一句原谅,这样就死而无憾了。”
珊儿看着表情痛苦的楚少庆,就蹲下来拉着他的手说道:“我原谅了你。”
面露微笑的楚少庆紧紧的握着珊儿的手,说了一句“珊儿姑娘,你真的很美,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就闭上了眼睛。
珊儿愣住了,看着死去时的楚少庆微笑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心里为何这么难受……在一旁的婉儿搂着珊儿说道:“你已经满足他的愿望,他死也瞑目了。”站在一旁的完颜闵久久凝视不语……
这边段飞鹰和孟天涯不敌楚云天被打的连连败退,眼看就坚持不了了,傲天一剑凌风劈开,一掌打过去比试着,楚云天一看是傲天就哈哈大笑道:“你终于出现了,今天就让我们拼死一战。”
两个人恶狠狠的看着对方,比试着内力,这强大的气场,令完颜无敌都有点惊慌了,自语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厉害,看来我也小心应付了。”
流云掌最后一式“天地徘徊”瞬间地上所有的雪都反顾起来,像大雨般扑打过来,傲天被盖在下面了,天涯一看大声说道:“大哥,大哥。”
“哈哈,终于被我打败了,没想到你这么不堪一击。”话刚一说完,傲天冲开雪山,瞬间蹦起,一招“大漠孤烟”驶来,此招式有翻山倒海的气势,剑无影无形,冲天而归,让敌人不敢往前,只能被迫守着,当然心有不甘的楚云天使出“排山掌最后一式,云浪遮天”在气势上可以压过大漠孤烟,有逆天翻转之势,让人望而生畏,不敢越雷池一步。
周围的雪都在动着,被强大的力量给铺展的满天飞起来,就像是刚下起的雪花,两个人掌掌对抗,傲天的另一只手拿着剑使不出力气来,被迫震开三丈外,看机会来了,在楚云天即将要掌打傲天的那一瞬间使出:冰火九重天“重重打在楚身上,被弹开一边,顿时口吐鲜血,怒狠狠的看着完颜无敌说道:“你这小人,竟然背后暗算,看我怎么杀了你。”
傲天拿起剑站起来使出“迁回流转”刺过来,如幻幻如影,变无踪,一剑刺在其腹部,楚云天看着肚子上的剑口出鲜血说道:“没想到我还是死在你的剑下。”真是:“一剑刺骨寒意生,血流翻滚怒起来”拼着最后的怒吼仰天大声道:“我死不瞑目啊。”这虽死犹灭的气势把傲天震得再次吐血倒地。
此刻的楚云天满头散发,眼睛发红的看着周围的人,用手一一指着说道:“我要杀了你们,陪我同葬。”完颜无敌猛地一跃空中打出寒冰山掌,冻住了他,来到冰块面前哈哈大笑道:“最终还是我赢。”又回头看着受伤的傲天,孟天涯等人说道:“哈哈,你们现在都受伤了不是我的对手了。”
说着便以极快的速度跳起来打在身后的冰块,只听“蹦”的一声,寒冰四落,楚云天死的连尸体都不见了,除掉了这个楚云天之后,下一个便是傲天了,说着就运起冰火神掌,以碧波万顷之势打过来………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迟而别
云天死,傲天伤,完颜真的无敌了。
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呢,一座平一座又起,完颜无敌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好时机,怒目着运足内力一手寒冰,一手火焰,这就是他最厉害的冰火神功了,猛地一跳空中朝傲天和孟天涯打过来,速度之快如离玄的箭直射过来,在这危急关头的时刻耶律珊儿突然出现在眼前张开双臂挡着,在一旁的完颜闵见珊儿如此不顾身的冲上去害怕自己的父亲伤害她就用身体挡在前面,还好完颜无敌收的急,从空中打一个翻转下来指着完颜闵说道:”你做什么,赶紧让开。“
完颜闵不敢不听自己父亲的话,低着头站在一边,完颜无敌架起招式又要打,珊儿挡在前面说道:”你说话不算话,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这下倒让完颜无敌给问糊涂了,他什么时候答应过珊儿,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抬起头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赶紧让开。“
”就是不让,有本事你从我身上打过去。“珊儿歪着头嘟着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气的完颜无敌无法了,就道一句:”你要是不让开,我就帮助乌苏攻打你乞颜部落。“
”你……:珊儿指着说道:“趁人之危,算什么好汉,算我当初瞎了眼,还不如一掌劈死我呢。”
完颜无敌知道傲天现在重伤,是个绝佳的机会,倘若这次放走之后恐怕在想要打败他那真是难上加难,便哈哈大笑道:“你说我趁人之危,我这还没有打呢,不过今天来已经达到我的目的了,本想着一箭双雕,现在可以一箭三雕。”
在一旁心急如焚的完颜旻上前说道:“父亲,你忘了珊儿姑娘救过我,也帮助过二叔啊。”
“住口”完颜无敌狠狠的说道:“没你说话的份,给我退下。”
珊儿知道完颜闵好心,就走到前面说道:“看来你今天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那好,把我们全部杀了吧。”
完颜无敌看着周围的人,他们都往自己身上看去,自己倒无所谓的说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
“你还真不敢”段飞鹰拖着朝天弓弩对着完颜无敌说道:“你要是敢动手,看这支箭怎么穿透你的身体,你知道它的威力。”
完颜无敌一看不好,看来今天的计划要受挫了,赶紧笑着说道:“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不过我愿意就此放手,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就当今天还了。”说着就来到傲天身旁,说了一句:”你记住,我们之间还没有完,下次再见面的时候绝不手下留情。“
完颜闵松了一口气,见自己父亲不追究了,和珊儿说两句话后就回将军府了。珊儿赶紧蹲着说道:”傲天哥哥,你们事吧。“在婉儿和段飞鹰的帮助下回到了蒙古大帐,此刻的乌苏已经败得逃回自己的部落去了。
傲天被强大的气所伤,此刻动弹不得,还好有段飞鹰在,给他运功疗伤,看着满脸汗珠的傲天,珊儿一直拿着锦帕擦拭着,这让在一旁的玉儿看不下去了,一个人去了帐外。慕容婉儿随后也跟了出去,看到玉儿一个人拿着鞭子在地上鞭打着,就拍着她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现在傲大哥还在昏迷之中,看得出来珊儿姑娘形影不离的是真心喜欢他的。“
这话说的玉儿不高兴了,骑上一匹马就走了,任凭婉儿怎么喊都不搭理,孟天涯也走了出来看到此种情景就说了一句:”当初在临安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叫玉儿的姑娘喜欢大哥,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珊儿,她心里不高兴也在所难免,毕竟她们都陪伴大哥共患难过。“
婉儿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说什么了。
夜色降临了,扎翰率领一群人走进了大帐,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傲天就说了一句:‘无论如何也要确保侠士的安全,我已经派了重兵守卫这里,防止完颜无敌的偷袭。”
大家都在帐篷内内,还没有吃饭,此时的赵皤说了句:“好饿啊,怎么没有饭吃。”扎翰一听赶紧让人准备吃的去了,并当着众人面说道:“大家都累了一整天了,先吃上一段饭再说,这里我派人守护就行了。”
珊儿执意一个人在这里守护着,扎翰明白女儿的心愿,就出去了,空空的大帐内,只有两个人,珊儿摸着傲天的脸轻轻的说道:“傲大哥,你快快醒来,珊儿还要给你一起比赛马呢,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的,不也不想惹珊儿不开心,不是吗?”
夜深人静了,帐外呼啸的寒风的刮过,让人心中不自觉的产生颤抖,珊儿拿起一件一批大衣盖在傲天身上,自己也静静的看着他,不知不觉的就趴下睡着了。
玉儿不放心,过来看了一下,只见珊儿趴在床边,傲天也睡的那么香……握紧手里的鞭子,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气的转头就走了……
第二天清晨,傲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看到珊儿趴在自己面前,想着昨晚肯定一夜没有睡好,时时刻刻守护在自己身边,想起这傲天就禁不住笑起来。
珊儿摇晃着头清醒了,看到傲天正看着自己赶忙说道:“傲大哥,你醒了,伤势怎么样了。”
“没事了,已经好多了,昨晚你真的一夜都守在这里。”
珊儿肯定的点了点头。
傲天坐起来拉着珊儿的手说道:“有你在身边感觉真好,昨晚真是辛苦你了。”
珊儿禁不住心里的喜悦,没有说话,就一直笑着……
这时候扎翰来了,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傲天那么的有说有笑,自己心里也高兴,就没有进去打扰。天涯和婉儿,还有段飞鹰他们老早的就站在门外,推着雪人,还有那赵皤嬉皮笑脸的和穆玛说着什么,傲天在珊儿的陪同下一起去了望台。
虽然一把火烧了,但是重建起来的复原的跟以前的一模一样,两个人从新找回了记忆,两个人站在最高处欣赏这草原的雪景,真的很漂亮,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傲大哥,还记的当初载我们飞的那只大大风筝吗?”
“当然记得啊,那个时候我们飞越草原,穿过沙漠,感受蓝天白云……〃
说着曾经的一幕一幕就让两个人从内心感到美美的,随后下了望台骑着马塞外玩雪去了。
扎翰打了胜仗,自然很高兴,开始织起火台,烤着羊肉,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吃着美美的食物,想起来就让人飘飘欲仙,期间延必一直说这次功劳最大的就是傲天了,也多亏了他乞颜部落才躲开一劫,现在那乌苏狼狈的逃窜,恐怕再也无力攻打了。
扎翰端起酒开始敬各位英雄,众人也端起来一饮而尽,只有那赵皤知道这酒厉害,就没敢再喝了,玉儿坐下来又倒了很多的奶酒,婉儿就是劝不了。
这时候扎翰站起来了,笑着对众人宣布道:”我知道傲兄弟,少年英才,一表堂堂,早前我已经把自己的金刀给他了,就代表着是我的驸马了。“
这话一出,玉儿更加生气了,酒也不喝了,只是恼怒的看着对面的傲天。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扎翰当即宣布要把自己最宠爱的女儿许配给傲天,让他们永永远远的在一起。”此话一出,那些蒙古的勇士们群呼着:“大汗,大汗!”
傲天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来否定大汗的注意,自己也不是不喜欢珊儿,因为他心里还有心结没有开,对于傲天来说谈这些还有点为时过早。就和扎翰说一声回去思量一番,再作决定。
是夜,傲天一个人躺下来久久睡不着觉,此刻心里乱乱的,他不知道明天该怎么给珊儿说,给大汗一个交待,突然灵机一现,留下一张字条就悄悄的骑上一匹马走了,没有被人擦觉,干脆来个不迟而别这样就不会再有烦心事了,自己也可以好好的想一想了。
傲天在夜色中快马加鞭,一路狂奔,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来到了金国的上京城。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溅街头
连夜狂奔,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金国上京城,傲天驻马望着都城,周边来来往往的商人络绎不绝,一片热闹之景,加上今天的天气不错,微弱的阳光折射大地,给人久违的暖意。
走到城中,这里依旧繁华,车水马龙,集市叫卖声………想着当初在这里的一幕幕,就好像昨天发生一般,傲天加快的脚步来到城中的运来客栈,坐下来喝着酒吃着肉,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看着他们笑逐颜开的,自己的内心去难以感到抒怀,昨天不迟而别就是为了不想让玉儿因为珊儿的事情伤心,不知道他们责怪自己不,再者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是时候该找杀父仇人了。
此刻唯有借酒消愁了,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回头看看整个客栈大家聊得那么开心,难免自己愁绪满怀的,正当自己喝酒的时候进来一个男子,一身全白,拿着扇子翩翩而来,傲天定眼一看又是一个公子哥,就笑了一下继续喝着自己的酒。这个白衣男子看这里已经满克唯有旁边一人占了一个大位置,看了看傲天就走了过去笑着抱拳道:“这位兄弟,见你一个人喝着闷酒,不知可否坐下,小叙一下。”
傲天伸着手示意让他坐下,并说道:“江湖四海为家,有朋不亦乐乎?”白衣男子坐下来介绍道:“在下丘无鹤,家住城西南侧,今天想着去城外运送镖,不料前方大雪极深,不好过,就暂时留在此地,恐怕要耽搁时间了。”
傲天“哦”了一句说道:“原来是江湖朋友,幸会。”
两个人一来一合的说着,不知不觉日渐中午,随后各自走了,那丘无鹤回头说道:“傲兄,如若有事,大可到府上来寻求帮助,在下定当恭候。”
傲天拜谢,一个人骑着马在城里走着,晃悠晃悠就来到了楚云天的府邸,这里的匾额早就换上了新的篇幅“陀罗山庄”周围也有人开始把守,面貌全然一新想着当初在这里大战的情景……正想着呢一个女子男子出来了,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拿着扇子往西面走去,后面大大小小跟着几十号人,典型的富家大公子,傲天骑马继续往前走着,他的目的地很明显就是再次拜访左穆公。
眼前的一切没有变,还是曾经模样,傲天下马走进去被家丁拦住说道:“你是谁,我们家老爷不在。”“在下傲天也,你们老爷的朋友,今日路过此地特来拜会。”
“老爷的朋友?”那个家丁疑惑了打量着傲天的全身继续说道:“我们家老爷的朋友可都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救你,这么年轻就和我们家老爷是朋友,你框我的吧。”
傲天一听,再一看看这个家丁确实没有见过,也许就是新来的就没有在意再次问道:“你们老爷真的没有在家吗。〃
“哎,我说你没听清楚吗,我家老爷不在家,你就别问了,没看到我正忙着的吗?”听家丁这么不耐烦,傲天也就不追问了,既然左穆公没有在家也就不进去了,想着还是先找家客栈休息一下。”
傲天骑马,快速的走了,这时候左勇出来了就说道:“你们要擦干净点,明天父亲就回来了,刚才没什么事吧。”
管家笑着说道:“刚才有一个人找老爷,被我打发走了,公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把着弄的乌黑发亮的。”左勇也没有追问到底是谁来登门拜访的,回头进屋里去了。
本想着去见左穆公,这下倒好了人没见到还被家丁误会了,傲天一个人再次来到运来客栈找了间天子房号住了下来,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城外门楼上,一个叫武威的将军吩咐下面的小兵严密监视这里来来往往的商人,见到画面上的人一定要全力截杀。此刻城门外来了一群乞丐,他们破破烂烂的打扮,头发凌乱着,手里拿着一个残缺不全的碗伸着手给周围的人要着钱币,他们一行十几个人来到城门口却被守城的官兵给哄了出去,并扬言道:“所有乞丐都不准进城。”
那个带头的乞丐黄皎笑眯眯的身上掏出来一大金钉子呈上前去说道:“官爷,通融一下,我们十几个兄弟不远千里来此就是为了在京城讨口饭吃,你看我们都变得邋遢了,全是被强盗洗劫一空了,仅有的一颗了。”
守城的官兵一看金闪闪的金子,就拿过来说道:“你们进去吧,最近有一股杀手来到这里,你们要小心啊。”
黄皎一想,赶紧笑着说道:“谢谢官爷了,兄弟们我们进城。”
这一脚刚进城门那个叫黄皎的立刻去了城边的破屋子里面把外套全部脱下,换了一套崭新的黑衣,并对手下说道:“今晚我们就行动,一定要把陀罗山庄所有的人全部杀掉,要不然主人一定不会轻饶我们,必要的话一定要找到那个孔雀翎。
…………………………
…………………………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傲天一个人躺在屋里被一场噩梦惊醒,又是海娇和莫凌风的画面,为何这几日每每做到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就醒了,拍这头看着窗外天色已经黑了,没想到自己睡了那么久,就晃悠悠的走下楼去跟小二要了一些茶水,做下来慢慢的品尝着。深冬季节的来临,让人寒意刺骨,这天是越发的透人心凉了。
“啊”外面传来一片凄惨的声音,傲天赶紧放下手里的被子跑了出去一看,一个人已经血满街头了,此人镖局模样打扮,这使他想起来了今天早上遇到的丘无鹤,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赶紧骑上马去了西城。
当傲天走到陀罗山庄门前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愣住了,这里遍地尸体,真的血流成河了,往前一步看了看确实是镖局人的模样,这些人到底是被谁杀害的,为何身上没有伤口,尸体好像被吸干了一样,这黑色肃杀凄凉的晚上,伴着呼啸狂风真让人不寒而栗。再抬头看着陀罗山庄,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为何里面的人没有察觉到,带着疑问傲天悄悄的来到了屋顶,却看到一个女子……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神秘幻影
诗曰:满尸遍地血成河,
无意旨在陀罗佛,
树下踏雪女子蓉,
神秘幻风无影踪。
无心插柳柳成荫,旁击侧敲知结局。
偌大的山庄黑漆漆一片,没有掌灯,没有人声只有肃杀的寒风,傲天趴在屋顶认真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这里跟原来发生的变化可以用翻天覆地来表达,池塘假山重叠现,五行石柱早已不见,唯有亭子中间一女做。实在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么晚了一个盈盈女子不畏严寒的坐在望亭之中,她遥望黑色夜空,手里拿着一只玉箫,看来是睹物思人啊。这时候从屋内走出一个说道:“蓉儿,该休息了,明天跟我一起去无柳山庄。”
这个男子约莫五十岁,眉宇之间透露着威严与霸道,看的出来也是一个江湖人士,只是不解的是为何院外尸体满天他却没有发现,难道真的不知道。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傲天一个人悄悄的来到了池塘边的密室门前,先前知道的开关还在,就进去了。这里还和往常一样,乱石一片一片,看来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热打扫过,难道这家新的主人没有发现这里有一个密室。
这密室外通风气,倒也不闷反而可以当做屋子来住,这里比外面暖和多了,傲天来到了曾经楚云天和自己大战的水池,依旧的那么清澈,完全没有受到污染,还有石台上的无字天书印记一切都原封不动的定在这里,想着当初和段飞鹰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如今再一看那个时候不得不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没想到从那之后楚云天就视傲天为敌,一直穷追不舍的。
“孔雀令里刀法现,鸳鸯织绣溪水边”傲天看着石壁上的字迹,早已被毁坏了,只有零星的几句,仔细一想着字里行间实在透露着什么,一句:“莫道销魂断肠剑,女子盈盈起无边,鸳鸯双生宿双飞,在天比翼连荔枝。”道出了这剑的主人和一个女子的故事,这又使傲天想起了在树林木屋中的那幅画,上面也有关于鸳鸯刀的记录,主人姓周名天,更重要的还有一个莫大的渊源-傲天腾。
为了能够查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