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诗中的傲天腾为何人,傲天可是绞尽脑汁的想,就是没有一点头绪,如今在密室里又看到了关于傲天腾的事情,不得不让他觉得这件事情的诡异。
这假山下面的密室虽然早已破败,但里面楚云天的推山掌的招式还在,傲天看了看上面的动作招式,如此的气势凌风,怪不得当初和楚云天交战的时候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道来,这有排山倒海的壮丽啊。傲天认真的看了一遍,只见上面写着:“第一式倒海翻天,此招式有为入门术,让人有种气吞山河的感觉,敌方无法接近一步,这一招可以在群战中使用;第二招式隔空取物,为攻击对方而达到目的;第三式你海寻纵,,,,,第四式无影遂行……第五式开天劈地……
动中有慢,慢中求稳,稳重求乱,乱中求快……周而复始,循环渐进,傲天很一目了然的熟记于心,便比划着练习,确实与众不同,看着这里的石床,石凳想着就是楚云天闭关修炼的场地了,没想到傲天也会来这里,学习视自己为仇人的武功,真是造化弄人,纠缠不清。
傲天拿着剑就走出去,慢慢的上着台阶,回头看看这里的一切,也许永远就要拜别这里了,扭头就上去,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院子里那个人正练习武功呢,他脚步很轻,立地不动,只是用两只胳膊来回的旋转打着,突然一推掌把面前的一块石头轻轻一击就碎了。
傲天看的目瞪口呆,赶紧出来,岂料被发现了,那人赶紧跑过来说道:“是谁,哪里走,吃我一掌。”
后面穷追不舍,傲天来到了山庄门外指着尸体说道:“这些是不是你干的,为何在你门前却不出来清理。’
”哈哈,真是笑话,我赵无重行的正做的端,这些尸体不管从哪里就被莫名其妙的放在我的山庄面前,就误认为是我了,那倒要问问,这大黑夜的你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做什么,我看是你才对。”
“此言差矣,在下也是碰巧路过这里,却看到有些尸体,只是觉得有些诡异所以就来山庄一探究竟。”傲天的无心之举却被陷入了漩涡,那个叫赵无重的硬要赖在傲天的身上,还说他夜闯山庄,只是傲天很挑明的说道:“这原先是楚云天的府邸,不知道你从哪里就接受了,莫非你是强意霸占不可。”
“哼,臭小子,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赵无重便推掌开来,没想到他也会寒冰神掌,还好傲天在密室里看了几招排山掌,正好一用,使出一招:“开天辟地”一下子就把赵无重打的震到在地,没想到眼前的傲天这么厉害,就站起来使出最厉害的冰火神掌,弄的傲天有点反应不过来了,怎么喝完颜无敌一模一样,就像当初楚云天和完颜无敌的惊战一般,响彻整个夜空。
傲天与赵无重对掌着,内力的身后可以胜之一筹,还好傲天有少林绝技的深厚基础,并没有感到一点吃力,只是赵无重的胡子往上刮着一脸惊奇的看着傲天说道:“你小子,内力如此深厚,真是小瞧你了,吃我一腿。”说着踮起脚尖打过来,傲天没反应过来,被踢了一下,歪倒在地,赵无重拎起拳头,飞过来打着,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黑衣人,一掌对过来打的赵无重“啊”的一声震飞几丈远了,早已看不见踪影了。
傲天站起来看着屋顶上的黑衣人说道:“敢问前辈是谁,为何出手相救。”那个黑衣人凝视着傲天,回头就飞走了…
傲天架起轻功就去追,来到了城外也没发现他的踪迹,就想了想:“那人看上去背影是如此的熟悉,到底是谁,为何时曾相识一般。”
带着疑问傲天回客栈去了,正好遇见了左勇,见他和一群镖局模样的人说这话,就要进去左府,傲天没有招呼只是躲在一旁观看着,待那几个镖局人走远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跟了上去,来到了城边的一个破屋里面……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引蛇出洞
诗曰:凶残手难敌月下镖头,
视死如归岂料大阴谋。
置身趁入夜色无影中,
棒打引蛇出洞赵无重。
陀罗门前满尸首,不知谁来出头,目标认准伏威镖局丘无鹤,第二天一大早赵无重领着一群官兵去了丘无鹤的府邸,不说一句话命令所有人包围丘府,这下可惹得主人丘天成不满了,拿着刀跑出来扬言道:“你们诬陷好人,事情没有查清楚就乱抓人,别以为我镖局没人。”
“哈哈”赵无重大笑了三生道:“真是笑话,竟敢公然抵抗,知道我们是谁吗,识相点的话赶紧让开,不然我踏平你这伏威镖局。”
丘无鹤握紧拳头,怒着说道:“肯定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抓人,真的是没王法了。“
”王法,何为王法,我就是王法“看着赵无重心高气傲的样子,丘天成实在受不了他那嚣张,一定要灭灭他的气焰,说着拿起刀就砍过去了。
谁知赵无重用寒冰神掌冰住了丘天成,一起之怒下的丘无鹤看自己父亲一动不动的定在哪里,就大声喊道:‘父亲,你怎了。”
赵无重回过头哈哈的大笑说道:“下一个就是你,受死吧。”
这时候傲天拿着剑来了,一道剑气驶来,惊得赵无重连连后退,赶紧使用冰火神功对抗,谁知一阵较量之后被傲天打的节节败退,原来他修炼的只是完颜无敌的一点功力而已,成不了气候,在傲天的紧缩逼退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赵无重一看这件事情有点棘手,赶紧上马走了。
傲天以碎天章打破寒冰,救了丘天成,在一旁的丘无鹤赶紧躬身拜谢道:”今天多亏傲兄相助,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
丘兄太客气了,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昨晚我悄悄的跟踪他们,却是听到带头的说道:”赵主,弑杀左穆公,在大寿之日之类的话。“
再想起来那晚看到几个镖局的人和左勇说着什么,就可以断定这件事情和赵无重有直接的关系,这一讲让丘无鹤也觉得有点奇怪,自己接的是左穆公的彪,送的全是各个武林人士的道来的贺喜,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对劲,难道他们也打上了贺礼的注意不成,这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
傲天一想还是去左府一趟,骑上一匹马赶了过去,只见这里张灯结彩,贴着红对子,好一派热闹的气象,赶紧下马走进去,谁知那个新来的家丁挡住说道:”喂,我说你又来干什么,我们家老爷不待客,你还是回去吧。“
这下傲天不给他好脸色看,怒着一声说道:”赶紧让开,要不然让你躺着。“
那家丁誓死顽抗的对峙着,傲天猛地一推开他走了进去,大声的说道:’左勇,你在哪里,快出来。”管家一听他如此的大喊大叫,真的不懂一点规矩,赶紧跑上去搂住傲天说道:“今天是我们家老爷的寿诞,且容你如此的撒野。”
傲天让他松开手,可是管家就是死死的抓着不放,这时候左穆公从屋里走了出来说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吵吵闹闹的。”
傲天一看左穆公赶紧说道:‘前辈,别来无恙啊。“穆公一看这不是傲天吗,没想到他也来了自己真的觉得不可思议赶紧上前说道:”傲少侠能来,老夫甚为高兴啊。“赶紧让管家松开,还教训道:’你岂可对少侠无礼啊,要不是他客气,恐怕你早就躺下了。”
管家一看,他真的认识自己老爷,连连道歉,傲天也没有在意就去屋里了,两个人开始交谈起来。
“真的,竟然有这种事情。”左穆公露出惊讶的表情,为防止意外的发生,看来真的要防着那个赵无重了,傲天就详细的说着,想要引蛇出洞,来个旁敲侧击。“
这天晚上,赵无重果然来了,蒙着一身黑衣跳到房梁上观察着左府的一举一动,看着院子里忙碌的家丁和伏威镖局的人,就悄悄的从屋顶跳下来说道:”哈哈,今天让你们全都死。‘
丘无鹤穿着镖局人的衣服,隐藏在其中与推掌过来的赵无重打着,另一边左穆公把隐藏在破屋里的人全部一网打尽,假扮成驼罗庄的人去了左府,刚一踏进去就看到里面乱成一片,傲天顺势从背后一击打的赵无重连连吐血,随后而来的陀罗庄的人配合左穆公演出了一场好戏,救走了赵无重。
赵无重在逃往的路上一直不停的说着:“赶快去将军府,请大将军完颜无敌过来。”
左勇假扮的下手一声“是”赶紧跑回左府去了,这件事情和完颜无敌也扯上了关系,看来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傲天赶紧拿着剑去破屋里截杀赵无重。
事情总算水落石出了,傲天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赵无重所为,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左穆公的寿诞上捣乱,来搅浑这趟水,为的就是完颜无敌能够囚困这些所为的正派武林人士,获取他们的武功秘籍。
傲天来到屋里拿着剑指着赵无重狠狠的说道:’这件事情还说和你没有关系,你隐藏的够深啊,不亚于楚云天,留你何用。“
赵无重赶紧求饶说道:”你饶了我吧,这件事情都是完颜无敌让我做的,他教我冰火神功就是为他卖命啊。“
傲天合上剑,废去了赵无重的武功,省的他日后再作坏事,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只要还有完颜无敌在,就不会安宁,傲天当即决定要和穆公一起去将军府。
穆公觉得不妥,想想完颜无敌并没有现身,这就说明他不想让人们知道这件事会扯上将军府,就算他知道了赵无重被废也不会因为他和武林人士有过节,因此最重要的不是找完颜无敌算账,而是做好迎接宾客的准备,只要在府上周围严加守卫即可。
傲天觉得有礼,这件事就暂且放下,一行人回去了左府,还不知道傲天已经来临的左倾城知道这个消息后,高兴的不得了,赶紧去前院大堂去了。
左倾城悄悄的探着头看,果然自己的父亲正和傲天说着,突然站出来说道:‘傲大哥,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啊。”
傲天回头一看,依旧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左倾城,还是那么的漂亮就忙说道:“我正办理一件大事,还好已经解决了。”
“什么大事啊”左倾城问道。
只见左穆公指着倾城说道:“女孩子家的不要问那么多,今天傲少侠光临,左某很开心,今夜不醉不归。”
看着他们喝的那么津津有味的,左倾城一脸微笑的看着傲天………
翌日清晨,大批的武林人士拿着请帖来祝寿,府里上上下下一片热闹,傲天当着天下众英雄的面也献上了自己亲自书写的对联“杯倾北海辰被度,颂献南山甲再周。”
左府门外,完颜不请自来……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冷木清风
翌日清晨,傲天拜别左穆公后骑马一路往南下而去,行走十里之处,看到一个驼背的老翁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拐杖上面还挂着一个酒葫芦,一个人艰难的在雪地的桥坡走去,显得是那么的吃力,正想要前去帮忙的傲天刚一下马却看到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跑过去搀扶着,慢慢的让那老翁走了上去,那个小姑娘笑着摆手,回头就走了,只见到旁边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此人中等个子四方脸庞,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小姑娘扯着中年男子骑上一匹马而去,傲天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如此的清影眸亮,一股灵动之风,久久凝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突然一想还要赶着去金州呢,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到达,遂骑上马快速而去。
蒙古一战,乌苏受挫退回自己的部落,面对傲天的不迟而别气的唐玉儿挥着鞭子骑上一匹马就寻找,天涯和段飞鹰也只好骑上马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路上实在想不通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一旁的慕容婉儿顿时就恍惚所以,她知道傲天是在逃避,不想面对珊儿和玉儿,也不想伤害其中的一个,因此选择不辞而别,在孟天涯看来大哥的所作所为无疑触动了唐玉儿的怒气,也使得珊儿难过伤心。
段飞鹰对这些男女之情并不深体会,在傲天留下的字条中可以看出他是南下了,具体没有说是哪个地方,孟天涯想着一定会回去临安,不如就去临安得了,几个人一商量快马加鞭而去。
经过连续的奔波傲天骑着马终于到达了金州,这里是一座小的城池,位于宋国境内,来到这里仿佛就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赶紧去骑马走进去,眼看天色已经渐晚,这里的百姓完全顾不得冬天的严寒,他们大大小小的人穿梭在热闹的街边,看着叫卖声不绝于耳的商贩,才让傲天觉得这里和金国还是不一样的,至少人气十足,不会让人觉得冷清的一塌糊涂,往前面小走了十几步来到一家酒馆前,上写“买醉馆”这名字起得倒是特别,还是第一次听说,傲天下马走了过来直道这里满是人海一片,地方也是宽敞得很,奇怪的是这里都是每人每桌,看上去表情也很痛苦,更加让傲天不知所以了。
酒馆西侧挨着楼梯的地方,还有一个空位置,傲天走上前去大声道:“小二来坛好酒,外加一斤熟牛肉。”
只听小二一句:“好来,客官稍等。”
四周望去,他们每个人都喝着小酒,望着门外,目光呆滞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这倒是为何呢,一下子摸不着头脑的傲天只是觉得很奇怪,就问小二说道:“这里的人,怎么都无精打采的,莫非有什么事情不成。”
只见小二躬身笑着说道:“客官,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我们店铺的名字吗。”
“名字”傲天想了一下,这家酒馆上写着:“买醉馆啊。”
“这就对了“小二继续道:”我们这是买醉馆,顾名思义就是来这里借酒消愁,一醉方休的,每个来这里的人都会有一些烦闷不如意的事情,想找一个地方倾诉,所以就来此了。“
听了小二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原来还有这么个去处,真是大开眼界了,傲天可不管那么多,倒着酒便一饮而尽,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吃着热气腾腾的熟牛肉外加醇香可口的酒水,也自是一番与众不同。看着周围的人都为了一些事情而买醉,自己却高兴的在此喝酒尽欢,想想还真是独树一帜啊,见傲天呵呵直称赞酒好人也尽兴快乐逍遥,倒使得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直视着他,旁边一个喝得大醉的男子拿着酒瓶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笑着说道:”我说你这人真是不同啊,我们都很伤心痛苦,你却在这里偷笑,明显的是来挑战我们。“
”对啊,就是,这人怎么这样“只听众人纷纷议论着,傲天看他喝得大醉就不予理会,继续喝着说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唯有美酒让我尽兴狂笑愚人。“
”什么“那男子把酒重重放在桌子上,挽起袖子说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敢跟我们对着干,你是想找打。“
小二一见这想要打起来的前奏,赶紧跑过去劝慰道:”这位客官,你是喝醉了,我还是扶着你坐回去把。“”走开“那人推开小二继续说道:”我没醉,管你什么事情,老子掏钱在此买醉,心里本就不高兴,为何他却高兴的像是在嘲笑我一样,看来不教训你不行了。“
说着就拿起拳头打过来,正好一个中年男子拿着玉箫走过来,猛地一甩打的那喝醉的人当头一棒,晕倒在地,只听到一句:”大醉之人,竟会胡言乱语,还是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傲天一看这不是今天见到的那人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赶紧站起来握拳道:”多谢前辈出手,这醉酒蛮汉确实该打。“
“哈哈,这位小兄弟稳步不动,坐如泰山,倒是能忍的狠啊,如不嫌弃,小喝一杯如何啊。”傲天见这人如此的爽快,就诚意相邀,遂坐下来有要了一坛好酒和一些牛肉,那人坐下来把手里的玉箫放在桌子上,仔细一看它确实是一件好的宝贝,其色翠绿晶莹,光滑润泽,倒不失为一块天然的石玉啊。
傲天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让他想起了阿九的打狗棒,看上去色彩润泽和这也相差不了多少,当即说道:”在下江陵傲天。“
那人端起酒仰过头顶说道:”小兄弟看上去一表堂堂,眉宇间还有一份桀骜不羁的灵气所在,果然与众不同,我冷某敬你一杯。“
一番诉说,两人倒是找到了知己一般,说的是那么的不亦乐乎,原来这冷沐风也是一江湖逍遥之士,此人纵横江湖三十载,手里的玉箫就是他的武器,箫声响起,四风灵动,炫目而声,头筋脚蒙,让人望之不及,无从适从。
是夜,两人坐在屋顶上,看着漆黑的夜晚,望着周围的一切,只听冷沐风辨耳倾听道:“这静谧的黑夜,让人无法触及它的气息,我们每个人在静止的状态下,身形不动,而气息却在流动,我很清楚的能够听清楚你脉搏的跳动,时而放松,时而警惕,骤然紧张又缓缓疏放。”
傲天一听真不敢相信,当初在道天和尚那里学习的闭息竟然也能被听到,真的难以捉摸到眼前的他,想着武功定然深不可测,能可以如此就能分辨人的气息,实属难得,不得不让人佩服。
那冷沐风呵呵的说道:“郎中也能通过望闻问切看一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顽疾,这当属神医扁鹊也。”
“神医扁鹊”傲天道也听说过这个人,此人确是厉害曾云游各国,给蔡桓侯,秦武公这些君侯看病,也为百姓除疾,确实不摸脉息,只闻其声和气息,因此名声大噪,天下难见第二人也。“
沐风捋着胡须闭眼说道:”听,不速之客来矣。“
傲天望着四周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呢,并不像前辈说的有什么人,难道自己的功力真的没有达到,又回头看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忽然一声瓦砾掉地的声响,打破了夜色的宁静,傲天惊讶的站起来望着四周,对面屋顶上确实有异动。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章 :千面狐狸
诗曰:闻风识得气息声,
入夜无边袖风凌。
细语柔长意念起,
直道不说惊诧意。
千面无影侠女风,
玉狐知音半三更。
沐风执箫朝天横,
梦如幻影丝丝疼。
买酒阁楼一战封,
道法自然替天行。
寒潭密室画上翁,
排山蹈海九重层。
冷沐风一语惊诧耳边语,始料未及千狐音,傲天四周望去定眼一瞧对面却有一个黑影闪现,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天在驼罗庄遇到的那个黑衣蒙面人,莫非他也跟过来了,为何出手相救自己却一直不肯袒露真身面目,这又是为那般。
对面的黑衣人,倾听屋内的声音,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傲天赶紧飞过去来到屋顶上拿剑指着说道:“阁下是谁,可是那晚山庄相救之人。
那黑衣一脸惊恐,却不知道傲天在胡说些什么赶紧跳走了,傲天一看那人想要逃跑就追赶上去,两个人在屋顶上来来回回的跳窜着,冷沐风一看此等情景,怎好袖手旁观,就飞过去一瞧。
黑衣人回头看傲天穷追不舍,就停下来说道:”你为何老是跟着我,我做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傲天一听愣住了,原来是自己弄错了,只听这是个女子的声音,还说了很奇怪的话,不过她这么晚了,还鬼鬼祟祟的一定不会做什么好事,拔出剑指着说道:”你这窃贼,原来是个大盗啊,这么晚了还偷东西,看我怎么抓到你。“
”屁话“女子恶狠狠的说一句:”我做的这些,你又岂能明白。“说着就飞走了,傲天哪里肯罢休,御剑飞行追了过去,那女子一看不好,被迫的拿着鞭子缠绕飞在空中的剑。
剑的最高境界无异于人剑合一,而御剑飞行则是达到一种高深莫测的执念之术,御剑者必心无杂念,心生无畏,从而意念起,剑随心声而动,任由天地之间。女子的鞭术倒是耍的幻影无踪难以捉摸,倒是高出唐玉儿不少,可是他毕竟不是傲天的对手,再加上御剑术很快的就被划伤了胳膊,只听箫声起,感觉一种眩晕,傲天赶紧运功阻挡这摄人心魄的声音,只是那个黑衣女子就惨了,疼的滚到了地上,此刻的她表情是那么的难受。
突然箫声停了,那个女子赶紧站起来飞走了,傲天还想要去追,却被冷沐风劝慰道:”她已经受了重伤,恐怕这些日子不敢再来了,穷寇莫追。“
看的出来这箫发出来的声音的确能让人心烦意乱,唯有凭着高深的内里也支撑着才会免受其害。两个人小叙一会儿就各自回去睡觉去了,躺在场上的傲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一直在想着那个黑衣人的事情,熟悉的背影是那么的让人感到亲切,不明白的是为何不肯现出真身呢,驼罗庄一事至今让傲天久久难忘,难忘的是家里曾经惨遭毒手,血染山庄,难忘的是黑衣人的神情和身影……这一切都那么的扑朔迷离,让人莫不着头脑。
第二天清晨,好多人围在买醉酒馆面前,原来这里发生了命案,死者名叫柳大,就是昨天晚上跟傲天闹事的那个人,没想到一夜之间就死翘翘的,脸上也被刀划的面目全非那真是惨不忍睹啊。
这下小二和店主可惹上嫌疑了,被官府给绑了去,这家酒馆也被封了,傲天不明白事情为何变成这样,昨天还好好的,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冷沐风思量了一下当即说道:”也许和昨晚的那个黑衣女子有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她问一下,我们哪里也不用去,晚上的时候还要回到这里,她一定会来的。‘
“爹爹,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冷笑颜一脸天真的望着。傲天回过头摸着她的头说道:“现在我们就去大街上逛一逛,看看你有什么喜欢的。”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女子死死的盯着傲天,她一身紫色衣服装扮,头戴着金丝发簪,却是个没人胚子,此刻面露凶狠之色,就像是见了仇人一样,这时候傲天回头看看被封的酒馆,那个女子赶紧回头走了,这下倒引起了冷沐风的怀疑,轻轻说一句:“寻你不得,自求自得,如是而已,就在吾侧。”
傲天和冷沐风,冷笑颜一起去了城北树林中……
女子则一个人来到了金州府衙大门前,抡起鼓棒就敲起来,闻声而来的捕头秦大走出来大声道:“是谁敲得鼓声啊,这么吵,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知府大人不在。”
“小女子有急事求见大人,还请通融一下。”
秦捕头摸摸鼻子邪笑了一声道:“看你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好一个美人胚子,倒不如配大爷喝几杯如何啊,说不定知府大人就肯接见你了。”
女子低下头,表情狠色显露,猛地轻声细语道:“既然大人不在小女子还是改日再来。’说完就匆匆而去拐弯来到一个胡同气的她握紧拳头说道:”看我如何教训你,等着瞧吧。“
谁知她刚一走,知府大人随后就出来了,对秦捕头说道:”如今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弄的我实在头疼,本知府要去见杨大人去,这里就交给你了,对了刚才我好像听到有谁击鼓了。“
”哪有的事情啊,大人,一定是你听错了,没有。“看着秦捕头嘻哈的样子,知府郑寻便坐轿子去了杨知府哪里。
金州城外三里处有一个小湖泊,这里水清如镜子,在冬天的寒意逼迫下结上了厚厚的冰,如今被大树环绕包围下的小湖波并没有解冻,偶尔还可以看到有人在上面划着,傲天试着脚踏上去,谁知就滑到了,乐的冷笑颜哈哈大笑,沐风一看叮嘱道:“不要嘲笑别人,为父经常教育你,一定要做的到才有资格嘲笑那些不如你的。”
笑颜低下头不说话了,傲天看着冷沐风确实管教很严格,想着这样的年龄会不会没了自由,本是天真可爱,谁知被训了一顿之后面露难堪之色。
冷沐风双脚同时跳在冰块上,确实稳如泰山一样,行走在湖面上,傲天试着几次都站不起来,看来自己的道行还是练习的不到家,真的要像前辈学习一下,这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世间厉害之人又何其多啊!
冰者,水凝成也,无色无味透明清澈,人想要站稳必要以全部的力压缩到脚底,这样才能安于泰山也,其变所欲为,方可易于反掌。
冷沐风立在上面回头对傲天继续道:“不要想任何事,要让自己静止下来,佛学中的坐禅就是这样。”
念由心生,意乱则烦躁,遂而难以稳坐下来,自性不动,心念不起,寂静而具审虑之用者,故谓之静虑,能摄受散乱心专注一境,即是所谓定;达到忘我之境界,才能稳坐如泰山,立站如定杆。
傲天恍然大悟,原来这就如坐禅一样啊,想着当初在少林寺的时候也不是一样的天天打坐,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理会这些,方知明白要以舒适自然的姿势站立,上身保持正直,然后将正念安住于禅修的目标感知周围气息所在。
…………………
…………………
夜色降临,风声四起,黑衣女子在此夜入买醉馆,来到屋顶上房潜入进去,谁知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傲天拿着剑指着背后说道:“知道你回来,看你如何逃脱。”
女子惊诧起,猛地一翻身抽出鞭子甩了过去,谁知被冷沐风轻轻的一掌打的倒在地上,女子的面纱掉了,朦胧的看的出来却是个美丽容颜的女子,可料想不到的是为何会假扮会儿一人来此呢,傲天上前便开口道:“不知道今天早上的柳大是不是你杀的。”
女子不说话,头歪着看着地上的玉佩,在一旁的冷笑颜捡起来说道:“这怎么有个玉佩啊,上面是个狐狸模样。”
“快给我”那个女子突然大声说道,吓得笑颜赶紧躲在沐风后面,没想到这个女子脾气还不小呢,傲天拿着剑驾着脖子说道;“快说是不是和你有关系,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女子狠狠的看着傲天说道:“你们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别人不出手我还不能替天行道。”
冷沐风轻轻笑道:“你替天行何道啊?”
禽兽之道,仇人之道,江湖之道……
傲天不明白了难道她身上还背负着什么血海深仇吗,看她说的是那么的激奋,原来这个女子叫玉知音,是千面门弟子,来到这金州之后无意之中查出了知府的被掠行为,竟然干起强盗的勾当,抓起来好多良家妇女,亲眼看到秦大等人在后山把这些尸体埋在一颗大树下,再加上买醉馆里的这些人每天借酒消愁寻不得自己的老婆,就躲起来喝酒,看不惯的玉知音当然不肯袖手旁观了就一个人做这件事情,杀了这些无能的男人,假扮黑衣人来杀鸡给猴看,为的就是能够让知府不敢如此的明目张胆,好起到震慑作用,谁知可好遇见了傲天他们,让自己的计划受挫,本想着还要去截杀知府呢吗,谁知他不在自己府邸里面。
沐风一看这个女子倒有几分江湖英雄气概,就把玉佩还给她了,并说道:“千面门的掌教千机子所创的排山掌确实诡异的很,二十年前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想来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傲天这才明白过来,想起了在西夏的时候所救的千定鹤,以及在金国与之为敌的千面猴子等人,原来他们都是师兄师妹的关系,看来是遇上冤家了。
千面狐玉知音乃千面门坐下最小的一个弟子,她的太师傅千机子曾经交给她排山术,但是她没有学习,导致后来被现任掌门于长叹和大师兄楚云天矛盾四起,为了排山掌导致内部分裂,师弟师兄也都散去,可谓是千面门祸乱皆由她起……难再复,往日繁,今朝散,难相见,千面门,难从前……
怪不得千定鹤远离山门,游荡江湖,这才导致他游走西夏之间被秋九天所困天囚荒山,玉知音知道傲天相助过自己的师兄也和自己的师兄有过过招,产生过矛盾,现在一切都自己先挑明了,往日的间隙也烟消云散了。
一切都明白过来,也就不必再作深追究,第二天一大早知府门前秦大的尸体像之前的那个被刀划的面目全非,有的人还在纷纷议论着到底是谁干的,以至于后来傲天救走了剩下被困的女子,一剑嗜血知府吼,纷飞纸片傲天留,替天行道江湖手,莫道英女千面狐……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月灵城下
只怕有心人来失。
亭中箫声紧骤起,
入耳聆听燎记忆。
缠绵绯则爱恨意,
江陵往事愿心违。
飞鞭挥斥遮泪水,
新月城主杀生起。
十二幻影初锋芒,
执剑飞天与对抗。
怒吼长叹气萧然,
誓与天齐魂魄散。
千面门玉指因事情且暂,傲天骑马一路南下月灵,旅途中尽是山水风光,骤然阳光不暖,心头却是极度的释怀怅然。好久没有这么抒怀畅饮了,一路上冷沐风把酒箫声尾随而至山脚下听马驻足湖边道句:“真是天乏自然,美景眼不胜收啊。”
“前辈,惬意之怀,逍遥之态啊。”傲天看着冷沐风凌然气势的样子,真的觉得他的名字有股“沐羽而来,清风而去”的悠然状态。看着清澈见底的水中,杂草都能看如此见底,远望而去,树上的冷冰依稀还在,山高入云霄,给人以仰望之态,走到上面才真的能够体会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傲天心中自有一股气使然,冲破云霄方可凌云壮志,铭记剑王青云志,御剑飞驰天地间……
只听见嘻嘻笑笑的追逐声,冷笑颜在玉指因的陪伴下去了山间脚下戏水畅玩……
傲天的不迟而别让唐玉儿实在是无法接受,她不明白当初的曾经就这样被掩埋过去了,觉得开始不待见她了。一气之下骑马南下来到了金州府,还好后面跟着孟天涯等人,他们骑马行走了几天早已累得人仰马翻了,就来到一家酒馆进去了,不是别处就是傲天进的“买醉馆。
唐玉儿看也不看,一头扎进去,倒是让慕容婉儿驻足观看的不解道:“这家酒楼还真是有意思啊,名字起得都这么有诗意,买醉馆,我们进去买醉一下,不醉不归啊。”
“女子家的,如此豪爽,这么与酒有缘分啊”孟天涯看婉儿迫不及待的样子想要一试,自己也想知道这买醉馆到底和别处有何不同,于是就和段飞鹰进去一瞧。
走进去一看,这里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地方倒是挺大的,却看见唐玉儿坐在楼梯下的桌子旁,闷闷的喝着酒,慕容婉儿赶紧跑过去一看就劝解道:“玉儿姐姐,你就不要生气了,傲大哥肯定有他的苦衷。”
唐玉儿放下手中的碗,瞪着婉儿说道:“我就是气,干嘛走的时候说也不说,他根本就是不想再见到我。”
“怎么会呢,曾经你们经历了那么多,傲大哥不是那种人”婉儿一直劝慰的说着,可是唐玉儿就是不听,气的又连喝下三大碗酒,孟天涯一看轻声说道;“看来女的发脾气的时候还真是厉害,不要惹为好。”
段飞鹰找个地方就坐下来,婉儿赶紧说道;“你们做那么远干嘛,怎么不一起啊。”
孟天涯笑了一下,皱着眉对婉儿轻声说道:”还是不要吧,大小姐正发脾气呢,这样可不好。“只看到孟天涯的嘴动,就是没有听到声音,婉儿摸着头说道:”你说什么啊,大声点。“气的孟天涯干脆不说了,玉儿赶紧扭着头看到段飞鹰比划着什么破口大骂道:”你们干什么做那么远啊,过来!我有话给你们说。“
天涯指着婉儿比划着,好像在抱怨一样,玉儿拍着桌子大声吼道:“小二再来两坛酒来。”
“好籁,客官稍等啊。”
这时候小二又拎着两坛酒过来,段飞鹰睁大眼睛看着唐玉儿心里念道:“好家伙啊,小小女子酒量挺大的啊,看来真的是来买醉啊。”
桌子上有九个碗,唐玉儿拎起酒坛子就开始倒起来,天涯的喉结一动一动的,也许是惊诧玉儿是拼命了,婉儿一看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让小二拿来一些吃的,谁知玉儿一听拍着桌子继续说道:“不行,没看到铺子上写买醉吗,今天只能喝酒。”
三个人相互看看,一脸无奈的样子,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索性就拼命到底吧,在段飞鹰看来自己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子吗,就奉陪到底又如何。
店家招呼小二过来说道:“这个女子还真不一般啊,喝了那么多了,还要。”
“就是啊,比之以前的那些人来此买醉,真的是女中豪杰酒量打的很啊,要不是柳大的那件案子,也不至于现在空无一人,唉,真是一朝毁了啊。”小二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