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住的叹气,还在抱怨玉指因杀了柳大,让店里的声音也带走了,还好总算扯清楚了,自己也从那阴暗潮湿的破牢房里解救出来了。
管家回过头一句道:“还不知道那个叫傲天的这么厉害,不仅破了案子,还救回来那么多无辜受伤害的女子,真乃豪杰啊。”
唐玉儿敏感的听到店主说了傲天两个字,赶紧招呼道:“小二,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小二笑着跑过来走到面前说道:“姑娘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刚才你说的傲天,可是身穿灰色紫袍,身上背着一把剑,眉宇之间还透着一股冰冷气息,不苟言笑。”听唐玉儿这么一说,小二歪着头思索了一下确实说的差不多,当初来的时候做的正是他们喝酒的地方,身边还有一个老者和一个小女孩,不知道怎么又多了一个女子,他们骑马一路南下,也许是去月灵城了。“
”傲大哥真的来过啊“婉儿大声的说道:”看来我们走的路线是对的。“天涯一听也是喜上眉梢赶紧问道:”这地方为何空无一人啊,难道买醉之人少之又少。“
客官此言差异,小二叹了下继续说道:”前些日子,这个地方发生了命案,知府作乱抢夺好多名女圈养起来,幸好有一个蒙面侠女杀了经常来此买醉的柳大,为的就是引起官府的注意,好追查下去,幸好那个叫傲天的来帮助,最后破解了这个案子,也查明了事情的真想,知府杨天一上述皇帝请求缉拿犯事的朝廷命官,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婉儿听的是那么的认真,没想到傲大哥这么厉害,一个劲的赞美,让唐玉儿气的拍着桌子说道:“刚走几天啊,又扯上了一个女子,看我怎么教训他。”说着就骑上马,按小二说的去了月灵城,慕容婉儿赶紧坐起来大声道:“玉儿姐姐,你去哪里,等等我们啊。”
孟天涯和段飞鹰商量,决定去一趟月灵城,他们本想着去临安的计划也临时改变了,付了钱,骑上马就追赶过去。小二拿着明晃晃的金子说道:“还是你最好啊,几日不见了真有点向你,他们出手还真是大方啊。”
傲天和冷沐风等人来到了月灵城下,冬日温暖的阳光正直高头,暖意全身,心情大好的他们进城去了一家酒馆坐下来吃着,席间不停的有人讨论:“城内接二连三的发生怪异之事,什么牛头马羊的一夜之间全无,好多的武林门派的弟子也悉数失踪,大家都怀疑是新月教主干的。
另外一个白衣服的人活动啊:”听说了吗,峨眉派的弟子已经被新月教主给抓取了,好像是什么祭天的。“
傲天一听峨眉派,这倒让他想起来了涂雪,想着当初在武林大会上还比试过呢,莫非真的如他们所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可,冷沐风道一句:”真真假假难以分辨,道听途说不可信,不如晚上就此打探一番,好查清楚。“
玉指因一直看着傲天,陷入了沉思之中,想着他把千面门的至宝排山掌悉数交给自己,还在他的指导下练习,近来功力有所提成,想想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夜色逐渐降临,傲天和冷沐风一起去了城内东边的望月台中,这是个巨大的亭台,只见两旁写着:”望月,望天,望一切目中无人;看人,看事,看一切烟消云散。“这侧联写的如此奇怪,说的到底是什么,冷沐风思索一下说道;”看来写这个人的人一定不简单的,目中一切,瞬间烟消云散,看来不得不防啊,总觉得一股杀气驶来。“
再往前走去,是一耳光巨大的露天台,上面刻画着剑穿人心,火烧云架,下油锅…等一切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傲天一看想必就是新月教所在地了,这个地方还真是隐秘的很啊,四周群树环绕,外围还有一股溪水长流,没想到里面却别有洞天啊。
冷沐风来到画壁前仔细的看了看,捋着胡须说道:”看来这是一个秘密组织啊,倘若真如酒馆之人所说,这件事情想必就是真的,女子图如此的惨烈。“
傲天也觉得事情有点棘手了,这个地方为何空无一人啊,正愁没名目的时候,来了两个教徒,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身上的图案是一个大大的月亮,周围满是星星,只听他们嘴里说道:”我们教主要后天要祭祀了,这些峨眉派的女弟子还真是漂亮的很啊,只可惜就要化成烟雾了。“
另一个拿着刀笑着说道:”你懂什么啊,我们教主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过钟情于教主夫人,眼下夫人就要生产了,教主思来想去还是要用圣女来祭天的,听说峨眉派弟子终身不嫁,这正好消了教主无法找圣女的烦恼啊。“
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傲天就尾随这两个人来到刚才的月亭,而冷沐风又去周围观察了一下,谁知唐玉儿骑着马来了,做到亭子里看着两个教徒气的甩着鞭子说道:”你们是谁,赶紧走开,休要惹恼了本姑娘。“
”呵呵,拿着刀的姜乙指着说道:“真是大胆,也不看看这是哪里,竟然闯进我们总坛,真是不想活了。”说着就拿起刀看砍过去,唐玉儿一个鞭子甩来,缠住了他们的胳膊,往后一拉,全部倒下,唐玉儿跳出来踩着说道:“看你们还敢不敢盛气凌人,今天本姑娘很不开心,看来就那你们开刷了。”正好傲天赶来惊讶的说道:“玉儿,你怎么在这里。”
一听声音如此熟悉,唐玉儿抬起头一看是傲天,二话不说拎起鞭子就打过来,傲天一直后退说道:“玉儿,你这是为何,你怎么了…〃
那两个教徒一看赶紧瞅准机会溜走了,傲天只能被迫的守着,唐玉儿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一直甩着鞭子,傲天只能紧紧勇手抓住说道:”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我帮你教训,为何一见面就开打。“
”是你,是傲天惹怒了我,有本事你自己打自己啊。“
听玉儿这么一说,有点不明白了,细想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在气我不迟而别啊,我真的……真的不想……〃
唐玉儿看他吞吞吐吐的不说话,赶紧一鞭子打在傲天的身上说道:“我恨你,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说着扭头就走了,傲天大喊一声“玉儿〃原地不动的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看来她真的生气了,傲天也是无奈,只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不由得望着天叹了口气。”
突然一个黑影闪过,他们手里拿着圆圆的齿轮,在屋顶上飞驰而过,傲天一看赶紧提着剑追了上去,来到城外树林中,这里是如此的安静,只听到心跳的声音和呼吸声,傲天闭目一下耳朵不停的冻着,猛地把剑往后一刺,一个满身是火的人哈哈大笑道:“你是杀不死我的,吃我一掌。”傲天惊呆了,一掌被打的歪倒在地,那个人身上的火焰顿时全消,只是黑夜里他蒙着头看不清楚脸庞,见他嘴角微上翘,继续开口道:“你是谁,竟然能够辨别我的位置,看来功力不可小觑啊,又多了一个对手,真是抱歉了你必须死。”说着又是一掌开来,关键时刻冷沐风熏风章打过来穿透其心,那人火焰四起回头道:“哈哈,又来了一个”两个人又开始交战着,熏风章若隐若现,招式灵活,那人左闪右闪的躲避着,突然隐身一般,声音四处传来“今天算你们走运,下次定不可轻饶。”
冷沐风惊讶的说道:“赶快离开这里,不宜久留。”说着便扶起傲天轻功架起回到客栈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新月教主
教坛一事让傲天受挫,至今想想还心有余悸的,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天下还有这等诡异之人,自己跟那人比起来武功显得是那么的弱,倘若是敌手可就麻烦了。虽然自己受了一掌,胸膛上有五个手印,不过无碍,只是皮肉之伤,冷沐风仔细看了看掌力疑惑的说了句:”此掌法极黑,却不是中毒模样,加上内里身后,外表的皮层已经剥落好多,血液一直流着,看来真是诡异的很,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这种奇怪的掌法。“
”连前辈都不知道,也是一脸茫然,看来那个黑衣人定不简单,一定要小心应付“傲天忍着痛处理着伤口心里不住的想着昨晚的事情。
玉指因在一旁帮忙,笑颜不敢看,背过身去,而冷沐风则一个人去了教坛,想要再次打探一下。谁知这里空无一人,一片死寂,唯有一个女子坐在月台亭子中,只见她触目远望,一脸愁苦,想必有什么烦心事就上前一步说道:”姑娘为何会在这里。“
唐玉儿回头一看是个老者,又扭着头看着远方,不说一句话,冷沐风笑着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为情而烦恼。“
唐玉儿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怎么知道的,我是为情而伤,而且很重,已经无药可救了。“
”看你魂不守舍的,心病还需心药医啊!“冷沐风捋着胡须远望千面继续说道:”这个地方不安全,姑娘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为好,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唐玉儿偏偏不走,非要呆在这里,冷沐风见无法劝解,就去教坛画壁前去了……
客栈内,玉知音端着水帮助傲天擦拭着,开口道:”傲大哥,你觉得怎样了。“
”好多了,多亏你来照顾,现在血已经止住了,休息一下就行了“傲天笑着说道。
玉知音一直问着关于排山掌的招式,而且还没有明白傲天是如何得到这武功秘籍的……傲天见她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就娓娓道来……
玉知音一听很是惊讶,没想到傲天只是看了一遍就完全记住了,看来真的是过目不忘,深不可测啊。
唐玉儿一个人甩着鞭子,气的握紧拳头说道:”臭傲天,死傲天,别让我再见到你。“这时候孟天涯和段飞鹰等人骑马赶来,婉儿赶紧下马走过来说道:”玉儿姐姐,你为何在这里,傲大哥呢。“
谁知不提还好,一提就更加生气了,玉儿大喊着说道:“别给我提他,下次见了他看我如何教训他。”
“他们两个有什么深仇大恨啊,非要弄得你死我活的”段飞鹰不停的摇着摇头,孟天涯也是无奈,在感情的问题上自己也发话不了,只求老天保佑他们之间赶紧冰释前嫌,把事情说明白……
最后几个人回城去了,来到了和傲天同一家客栈的同一楼上对着。
这天夜里,傲天提着剑就要出去,正好碰到打开门的玉儿,赶忙说道:“玉儿,你……〃
”哼“玉儿门一关,重重一响。
冷沐风走过来说道:”小兄弟,你我再去打探一番,今天是他们祭祀的日子,想必和你认识的峨眉弟子涂雪也会在其中。“
说着就走了,玉儿打开门轻声说了句:”峨眉,涂雪……〃
婉儿就要休息,抱怨玉儿不要争吵,天涯好像听到了异响悄悄的跟着玉儿去了教坛。
此刻的教坛人山人海,火光冲天,底下的教徒手里拿着火把举过头顶,大声呼喊道:“教主通天,万事不灭……〃只见太上一个黑衣打扮,两臂之间有一个狼头,身上披着一个红黑相间的袍子,头发朝天梳理,犹如雄鹰一般,他便是新月教主楚问天。
只见他拿着一禅杖举着说道:”今天我们就要拿他们祭祀鬼神,好让我教万世长存。“底下有一股躁动,纷纷大喊着……
傲天一看并没有发现涂雪等人啊,难道已经被……想想不可能啊,冷沐风小声道:”他们这是刚开始,我们见机行事。“
只听楚问天大声说道:”把她们都给我拖出来,绑在木架之上。“
在教徒的押解下,峨眉弟子一个一个被绑着上来了,她们脸上个个面无表情,还有斑斑血迹,看来已经有些时日了,楚问天来到涂雪旁边笑着说道”果然漂亮,要不是祭天,我还真舍不得杀你呢,休怪我无情了。“
涂雪不语,只是恶狠狠的看着楚问天。
说着她们一个一个被架起来,绑在木架之上,随即而来的教徒泼上一些液体,傲天一看说道:”不好,她们要被烧了,我们赶紧去营救。“
慢着,傲兄弟,先看看情况再说。
拿着火把的教徒来到木架前,在楚问天一声命令下开始点燃,谁知唐玉儿从空中冒出来,拎着鞭子把火甩飞了,瞬间一片混乱,傲天一看是玉儿,赶紧提着剑下去了,惊诧四起,杀声阵阵,只见教徒们拿着刀枪剑戟一起冲了过来,楚问天和唐玉儿交战着,两个人在教坛上方拼的你死我活的,玉儿的鞭子很快,弄的接近不得气的楚问天飞起来一掌打来,玉儿也不甘示弱怒着说道:”让你尝尝本姑娘的厉害。还不知道玉儿拿来的力道,抓住楚问天的衣角就甩起来……
被摔倒在地的楚问天怒骂道:“小小女子竟然这等厉害,被怪我不客气了。”看我朝天章,如风沙办席卷过来,玉儿被打成重伤甩了下来,关键时刻段飞鹰飞过来一把抓住,安全落地。
这边傲天激烈的厮杀着,来到涂雪面前说道:“涂雪姑娘,你怎了。”
涂雪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只觉得好生熟悉,轻轻的一句:“你怎么这么像一个人啊。”还没说完就晕倒了,楚问天一看傲天就要把她们就走,又使出一掌过来,正好冷沐风接住和楚问天比试着内力。
天涯来到傲天面前说道:‘大哥,怎么样了,这里一片混乱,我们赶紧回客栈。“
”你们赶紧去救其他人。“在傲天的诉说下,段飞鹰和孟天涯,以及唐玉儿把剩下的几个人安全的带到了客栈,看着傲天忙上忙下的,唐玉儿就来气,完全视自己不存在一样,扭头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傲天看着生气的玉儿也没有说话,赶紧让玉知音拿来止血的布条来,由于是女子,不是很方便所以完全由笑颜在一旁帮忙了,几个男子轻轻关上门走了出来,天涯看傲天一脸苦闷就安慰道:“大哥,有些事情不必太在意,总会好起来的。”
傲天”嗯了一声,拍拍天涯的肩膀,段飞鹰觉得事情太过突然就问:“傲兄,这里处处诡异,那日黑夜我见有一人满身失火幻化无形,想来真是后怕啊。”
“你也看见了”傲天惊讶的说道:“那日晚上我们还交过手了,不过他太厉害了我还挨了一掌。”
“大哥,你没事吧,这个地方有好多让人摸不透,什么新月教啦,满身是火的人,在城内传的神乎其神的,大家夜里都不敢出来了。”
傲天思索着,心里却念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差个水落石出的。〃
教坛总部,楚问天和冷沐风两个人还在比拼着,谁知满身是火的黑衣人来了还哈哈大笑道:’交出武林秘籍,不然让你们尸骨无存。“说着”飞火神掌“打来,由于两个人全身心的比试着无法分心,只能被迫收手,这也导致他们两人急血攻心,受伤倒地。正好关键时刻有一个黑衣人出来,使出绝妙的剑法帮助楚问天和冷沐风逃脱了,火衣人惊讶的说道:‘傲家剑法,莫非是傲腾。”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三章 :火烈重生
诗曰:幻影嗜血无痕来相剑
火烈怒破长空凸阴暗
冷沐风受伤而回,途中遇到正在怒气上的唐玉儿,只见她嘟着嘴脚踢门前的柱子,看上去火气很大,嘴里不知道嘟嚷着什么,冷沐风捂着胸口,摆手示意道:“姑娘。”
唐玉儿回头一看是那个早上相识的人,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赶紧跑过来扶着说道:“前辈你怎么了。”
“快扶我进去”冷沐风喘着气急匆匆的走上去,唐玉儿见情况紧急赶紧搀扶着,他们刚走进去,十二幻影立刻出现在门前,只听赤焰说道;“赶快回去禀告主人,他们躲进了这家客栈。”
一声巨响,门被唐玉儿踢开了,傲天惊讶的看到冷沐风身受重伤赶紧过来帮忙道:“前辈,你这是在呢么了。”
冷沐风摆着手示意无碍,当即说道:“你们一定要把守好这里,我怀疑那个火衣人会追到这里。”
“火衣人”孟天涯惊讶的说道:“这又是何人?”|
傲天赶紧出去,段飞鹰也跟了过去,没想到的是那个满身是火的人果然站在对面的屋顶上还哈哈大笑道:“傲腾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就住周围。”
闻声而来的傲天一听那人嘴里喊着自己父亲的名字就来到门前拿着剑指着说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口中所喊着傲家山庄主人名号。”
突然那团火焰之人出现在傲天面前口口声声说道:“原来是你啊,臭小子,上次算你走运,今天修想要逃离我的魔掌。”
“我问你话呢,傲剑山庄主人岂容你这么喊叫,你们到底是何人”傲天越来越生气了,火衣人哈哈大笑道:“我苏火烈在此,今天要逼出来傲腾。”
当初苏火烈率领十二影士血洗傲剑山庄的时候,被傲璟打成重伤,回西域之后闭关两年终于恢复到以前状态,更重要的是练成了火烈神功,如今重出江湖就是想着再次血洗武林,找到各门各派至高的武林秘籍,从而达到独霸天下的目的。
“少废话,看招吧”傲天拿着剑就刺过去,谁知扑了个空,苏火烈在他身后怒吼着道:“小子,休怪我出手狠了。”说着便一掌打过来,傲天幻影剑法对抗之,两个人跳到空中打了起来,气势凌人,剑拔弩张,清灵傲气,回旋御敌。
傲天的平衡第一式乃传自傲璟是也,乃毁天灭地的自保,苏火烈惊讶的说道:‘臭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傲家剑法。”
只见又一招“天地独尊”驶过来,顿时风啸长空,气绝凌天……苏火烈被迫与之对抗,这招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的,傲天竟然先入为主来个一鸣惊人。
不过剑法再高招,苏火烈用自己的护体神功给挡了回去,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是傲家后人,今天我就要斩草除根,吃我一掌。
段飞鹰不是十二幻影的对手,被迫的飞来飞去,天涯执刀和唐玉儿一起并肩作战,艰难的阻挡着……傲天不及火烈之掌,纵然有易筋经也只能与之交上几十回合,他们之间势力相差太过悬殊,最终还是败了,身中一掌到底而吐,看来苏火烈真的要置傲天死地,最终黑衣人出现。
十二影士一看那黑衣人赶紧追了上去,苏火烈也没有管傲天顿空飞行消失在夜色中,唐玉儿知道这些人就是杀害傲天家人的凶手,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只见段飞鹰拖着傲天回到屋里面,也许是气急败坏,积雪攻心而昏死过去了,唐玉儿像往常一样,守护在他身旁……
天涯不解,那些人武功是如此的怪异,苏火烈口中一直喊着的傲腾又是何人,为何傲天会如此激奋呢?
玉儿道出一句:‘傲腾就是傲天的父亲,傲剑山庄的庄主。“
众人一听立刻愣住了,段飞鹰和孟天涯相识一看,目瞪口呆的。
婉儿赶紧说道:”怪不得傲大哥那么生气呢,原来那人喊得是他父亲。“
玉儿也有点摸不着头绪了,当初傲腾不是已经死去了吗,不,仔细一想脱口而出道:’当初傲家山庄被血洗之后,并没有发现傲天父亲的尸体,唯有的是他的二叔。“莫非傲腾还没有死去,如果那样说来的话,黑衣人就有可能是……玉儿微笑着摸着傲天的脸说道:”傲大哥,你听到了吗,也许那个黑衣人就是你的父亲,你苦苦找寻的父亲。“
冷沐风经过疗伤运息之后感觉好多了,他缓缓的站起来看着受伤的傲天,身上的掌印又深了一层,看来这次上的可不轻啊,连连摇头。玉儿一看冷沐风叹着气就匆忙说道:”前辈,傲大哥的伤势怎么样。“
冷沐风扒开傲天的上身,自己坐下来开始为其疗伤,并道一句:”此次受伤,掌印发黑,内里外加深厚,如若不是傲天强的的功力支撑的话,常人早就废了,换做是我,也难以匹敌啊。“
”大哥在少林寺修炼过至高心法易筋经还有少林七十二绝技“孟天涯曾经听傲天给自己讲过在少林寺的遭遇,经这么一说冷沐风点点头道:”怪不得傲兄弟武功路数变化如此多,终归出自同一门派。“
在众人一起发功的努力下,傲天微微有点知觉了,手开始有点动了,这下让唐玉儿别提多高兴了,赶紧跟着婉儿一起去了药铺抓些药来,再好好调理休息不日便可好起来。
玉知音看着受伤的傲天,心里也有以中国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只盼望着傲天早日醒来,连再在一旁的冷笑颜也关心的问道:”爹爹,傲哥哥什么时候醒来陪我玩啊。“
冷沐风下床走过来说道:”颜儿放心,你傲大哥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等醒来之后再陪你玩。“
冷笑颜微笑着点了点头,此时的段飞鹰和孟天涯由于耗费了大量内里,不得不回屋里去休息了,还在大街上一家一家问着的唐玉儿此刻是如此的心急,恨不得马上就找来郎中开来药方,慕容婉儿也很焦急的说道:”玉儿姐姐,我们都跑遍了两条大街了,这么晚了,都关门了,这可如何是好。“
”不行,一定要抓到药,就算抢也要抢到。“看玉儿这么坚定,慕容婉儿决定再问一家,如果还不开门就破门而入,突然一个黑影闪过,玉儿大喊一声说道:”是谁,赶快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
那个黑衣人出现了,来到玉儿面前把手里的治伤药丸递给玉儿,头也不回的跳到屋顶上就走了,玉儿大喊一声:‘你可是傲伯父。”
那人回了头,猛地一跳瞬间消失在黑夜中,婉儿不明白那个黑衣人三番五次的出现到底意欲何为啊,只见玉儿面露喜色,好像猜到了什么,看着手里的药丸快速疾步的赶回客栈去了。
黑衣人站在屋顶上一直注视着她们,直到消失在夜色之中……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剑门天外
火烈卷土重来,江湖是否又会经历一场暴风雨,黑衣人行踪不定屡次出手不知为何,傲天该如何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对手呢,一边为家族的事情困扰,一边纠缠不清的情感关系,如今已经神经疲惫的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经过几天的休养,伤势已经好多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查到黑衣人的行踪,还有苏火烈,到底傲剑山庄是不是他所为。
翌日清晨,傲天老早的起来,正好玉儿也刚好开门,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没有说话,也许此刻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两个人都想着另一方先说,还好婉儿的误打误撞扯开了一个话题,傲天先说道:“玉儿,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你的照料……〃婉儿赶紧推着玉儿说道:”你们两个好好说说话,我先走了。“
玉儿还是一脸气愤,转身就走,被傲天扯住说道:”玉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知道不辞而别是我的不对,但是你要理解我。“
玉儿回过头嘟着嘴说道:”我就是气你,就是气,不给你好脸色怎么了。“
傲天不知道该如何哄女孩子关心,嘴是有点笨也不会说谎但是对玉儿的关切始终是有的,他没有忘记一路上和玉儿的同甘共苦,经历磨难……玉儿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当即说道:”好吧,我原谅你了,不过我要跟着你,不许再丢下我。“
傲天点了点头,两个人出去走走了……冷沐风自从和楚问天一战之后救出了峨眉派弟子,谁曾想到新月教总坛还关押着其他的门派,于是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夜里来个突袭,加上涂雪对立面较为熟悉知道被关押人的地方,这下来个声东击西一网打尽,就全仰仗段飞鹰,孟天涯等人协助了。
傲天和玉儿一起来到了月台,此处离教坛已经很近了,看着这里一片寂静,大白天的空无一人不知道拿着新月教的人在哪里,看着还没有完全融化的积雪,冻裂的冰块,这里完全没有太阳的眷顾,傲天一眼望去,心中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只听他叹了一口气做了下来。
玉儿明白他思索的是什么上前说道:”傲大哥,我知道你现在想不通一件事情,我也一样,我见过傲伯父但是那天晚上黑衣人的背影看上去是如此的想象,不敢断定那是不是……〃
“什么”傲天惊讶的在此问道:“你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是谁,他为何出手相助。”
看着傲天迫切紧急的样子,玉儿就说了那天黑衣人给自己药丸的事情,只是她也搞不懂的是黑衣人一句话不说就走了,不过从背影看过去很熟悉一样,就是不敢断定是不是,不过看的出来他对你倒是极力的维护,要不然也不会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引开苏火烈了。
自和苏火烈一战之后,傲天也在思考着一些问题,他总觉得这个黑衣人跟自己有些渊源,但又不敢断定,加入真的是自己父亲的话为何不肯与自己相认,这也是他所不能理解的。
玉儿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傲天来说真的很重要,当初离开傲剑山庄本来就是为了寻找血洗山庄之人,如今三年转眼已过,到现在还没有一点音讯,想着曾经对傲天说过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还历历在目,也坐下来陪着傲天,还不是的说着傲伯父的尸体不见了,想必一定还在世,要不然苏火烈也不会惊讶的喊道傲腾的名字了。这么一想傲天顿时有信心了,立刻站起来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当时并没有找到父亲的尸首,敌人怎么会连尸体也不留下呢,为何会独留自己叔父的。〃
〃傲大哥,放心吧,这件事情也许就是一个转机,我愿意陪着你一起追寻杀手,直到你真正的报仇。“看玉儿如此的坚定,傲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里明白玉儿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可是这样一来怎么对得起珊儿呢,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今也不应该想些儿女私情,当下就是找到苏火烈,听冷沐风说过他来自西域,遂决定去剑门山外找去。
夜色降临,是该有所行动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又讲了一些事情,在涂雪的带邻下去了新月教总坛,去的路上大家很安静没有说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都把话说尽了,婉儿一看真是闷得慌,一个俩的都不开口率先说道:”段大哥,你的轻功这么好啊,要是一会儿我招架不住的时候一定要来协助啊,正好带我飞。“
段飞鹰斜着眼睛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看,在一旁的孟天涯却笑着说道:”我说婉儿姑娘,这还没有到呢,你就这样说了,万一打起来真的招架不住,都先自报,怎么顾得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你……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要互帮互助。“段飞鹰也开口说一句:”婉儿姑娘放心,要是真的有困难,我一定会来帮助你的。“
婉儿调侃的说道:”还是段大哥好,不想某人,真的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涂雪偷偷笑了一下,这孟天涯倒是觉得委屈,这怎么还跟怜香惜玉扯上关系了,况且自己说的话也不是真的就是想吓唬吓唬婉儿,谁知她当真的,玉儿也插话说道:”好了婉儿别闹了,我在你身旁总行了吧。
“还是玉儿姐姐好。”婉儿撅着嘴看着孟天涯。
傲天扭过头对涂雪说道:“当日一别竟过三年,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不知道还有多少门派被关押在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奉家师之命去月灵城和武当弟子张一行远去剑门山夺取金人所押解的黄金白银,谁知中途却遇到了山贼,他们倒不是很难对付只是贼寇人多势众加上我们对此地不熟悉一直纠缠到晚上,不曾料想后面还有一伙人盯着,黑夜里只知道他们喊得口号,自己也听不懂,后来就晕倒了,醒来之后就被捆起来了。”
想必还有好几个门派的人被困在不同的地方,这件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现在就要一锅端了他们,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况且傲天也早有决心去剑门山。
几个人说着说着就到了,他们来到了新月教的总坛,只是令他们奇怪的是没有发现一个人影,莫不是那次之后逃脱了,但仔细一想也不可能啊,这里是他们的总坛,岂能如此轻易的就放弃呢。
冷沐风扫视一周捋着胡须说道:“这里一片寂静不曾发现人的气息,难道上次楚问天受伤之后就找个地方躲藏起来了。”大家本是兴奋而来,莫非要失望了,傲天觉得事情没有查清楚不能轻易放弃就和大家一起分头查看,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在炬火台回合。
他们兵分三路,从各个地方找去,这里不打但是弯弯曲曲的通道就像个迷宫似得,根本难以捉摸,婉儿很害怕黑一直拉着玉儿左顾右盼的,总怕有什么盯着她一样,玉儿停下里回头说道:“婉儿,你怎么这么胆小呢,我在前面你还害怕什么,在这样我可不跟你一起了,扯得我衣服都掉了。”
“玉儿姐姐,我就是害怕,不知道我胆小啊,你看看这里画壁上都是一些骷髅头还有吊死的人,多可怕啊。”婉儿越看越觉得胆颤,还不时的回头看看。这盘旋蜿蜒的通道就是不一般,玉儿好像找不到原来的路了,这下急的婉儿心开始慌了忙说道:“早知道我们做个记号了,这下可好,连回去的路都分不清了。”
“你笨啊,我们轻功飞上去不就得了。”
“我们轻功又没有段大哥那样,况且这里如此的高耸,墙壁还那么滑”婉儿这么一说,玉儿真的生气了,当即数落道:“你怎么靖灭自己威风啊,不知道事在人为的道理啊,跟着你就是麻烦。‘
婉儿嘟着嘴,瞪了瞪玉儿,好像是在责怪她一样。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个教坛,他们脸上抹一些红绿色的东西,和墙壁上的教徒一样,他们接着夜色的掩护贴在墙上,就当着掌教一声令下了。
傲天和涂雪来来回回的在一个地方走了好长时间,感觉被困住了,看着墙壁上的话如此的渗人再看看黑色的夜空,不见一丝明月,感叹道:”这里就是个迷宫,我们走进来的时候和现在根本不是一个样子,我怀疑有人就在身边。“
”有人,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发觉到啊,这里满是墙壁哪里有人啊,这个地方我也没有走过都是被蒙着眼睛的,我们被关押的地方是一个带有石像的地方,当时我不小心碰到过。“
傲天也说不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他们决定分头走同一条路,返回来的结果还是一样,还是原地不动,这下可犯迷糊了。还包括孟天涯和冷沐风,只不过段飞鹰的轻功好,可以在上面飞着看……
这边玉儿一直走着,婉儿看着壁画好像懂了一下大声指着说道:”你看,这个壁画刚才动了一下。“
玉儿以为婉儿又在一惊一乍就没有理会说了一句:”大小姐你在这样喊叫敌人早就发现我们了,你一定是看花眼了,他们不是好好的在墙上吗。“
婉儿坚信自己没有看错,想着玉儿这么不相信自己不就是骷颅画吗,有什么好怕的就撞着胆子上前用手摸着,怎么这感觉如此的柔软啊,这墙壁莫非不是用砖砌成的,婉儿瞪大了眼睛往前一看大喊一声”鬼啊,真的是鬼啊。“
这喊叫声惊动了傲天,赶紧随着声音传来处去了,令玉儿不敢相信的是壁画上的人竟然动了,看来婉儿没有说谎,赶紧甩着鞭子打了上去,这些假扮的教众一窝蜂的怒目而视拿着刀砍上来。
楚云天从空中飞下来哈哈大笑道:”你们这是来送死,今天休想逃走,吃我一掌。“
由于婉儿没反应过来,一掌被打的吐血倒地,玉儿大惊的喊道:”婉儿,你没事吧,我来了。“
玉儿甩着鞭子和楚问天交战着,他们打得甚是火烈,跳上去,跌下来的就像是袋鼠一般蹦蹦跳跳的,这楚云天的迷魂大法就是厉害,玉儿觉得头有些晕,眼前出现了好多的影子,只看到楚问天快速的跑过来,突然傲天飞剑驶来,惊得楚问天后退看着傲天站在他面前只是一句:’今天你插翅难逃,接招吧。”
楚问天一掌打来,傲天用剑挡着,随后而来的涂雪扶起玉儿就往回走吗,那些小兵就追杀上去“幻影大法”一出傲天也有点恍惚了,眼前也出现了好多的人影,也感觉到一丝头痛,想着一定是被困住了,眼前的皆是虚幻,就学冷沐风一样用耳朵倾听他的气息和心跳,突然傲天执剑来一个回转一剑刺在西面,楚问天胸膛上中了一剑,此刻看着傲天冷酷的表情,简直像僵尸一般,没想到他能够分辨出自己方位,想着还没有人能够破解得了,楚问天使劲力气挣开说了句:“你如何知道的,没想到被你给破解了。”随后一个轻功飞去了……傲天直道句:“大势已去,穷寇莫追。”赶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