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把两人背到风月庵里面,他知道无路可去,只能来这里,现在他们全都受了重伤,自己又不能出去,万一被官府的人看到可就不好了,赶紧问住持要一些止疼的药物来。
那女的睁开眼看着周围的帘子,望着眼前的住持有气无力的说道:“这是在哪里,我哥哥呢。”
住持一看她醒来了赶紧安慰道:“女施主千万不要动,你现在满是伤,我已经为你擦拭全身了,你的哥哥在另一间屋子有人照看,请放心养伤吧。”
“多谢师太了。”
另一个房间内,周鹏帮忙擦着,只听那男的喊道:“妹妹,妹妹,你在哪里。”
周鹏赶紧按住说道:“你怎么了,没事吧,你妹妹在另一个屋子里面呢。”
男的睁开眼晴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说道:“这是哪里啊,我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原来莫海娇和哥哥莫凌风被困在这里有一段时日了,他们好久没吃没喝了,昨天从山庄逃出来之后跑到山顶上不小心滑落下去了,还好命大只是伤势更加的重了,没有一段时间的调养恐怕还真好不了。现在他们遇到了周鹏,也许是老天眷顾捡回来一条命,可以在风月庵里好好的休养了。
也不知道消息怎么泄露了,官府已经死死的盯紧了风月庵,这天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住持凤仪师太推开门一看是官府之人,赶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想到捕头吴石柱一脚踹开门进去让官差好好的速查,师太拦在前面不让,捕头哼哼的两句说道:“你们这些尼姑还真是大胆,竟敢私藏官府缉拿之人,知道该当何罪吗?
周鹏听到外面一阵叫喊声,赶紧跑了出去却见到了官差,吴石柱一看便说道:“你果然在这里,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周鹏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过不能让他们发现屋内还有人便拎起拳头说道:“谁要敢在这里撒野,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吴石柱知道他力气大,已经被修理过一次不敢在轻举妄动了,不过这里倒是一群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正好可以一用便坏笑道:“你们这些尼姑竟然敢养汉子,看来尘缘未了啊,不如跟我们回去。”
凤仪师太一听气不过便要去理会被吴石柱抓住手说道:“看你脸蛋倒是挺漂亮,手还那么白皙,跟了我得了。”
周鹏顿时恼怒了,大喊道:“佛门清静之地,你们这些无耻之徒真是遭打。”说着一拳上去打的吴石柱掉了两颗门牙,还渗出了血。
官差们不敢轻易上前,吴石柱哪里肯罢休扬言要烧了这风月庵,周鹏一听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了整个庵里的人,况且还有自己的娘亲呢,便上前一步说道:“我跟你们走,但是你们不能再来扰乱这清静之地。”
“好,我答应你”吴石柱很爽快的答应了,让手下绑着周鹏,为了出口气,一脚踢在他肚子上,算是解气吧,周鹏的娘亲好像听到自己儿子的喊叫声赶紧跑出来说道:“鹏儿,你在哪里啊,你怎么了。”
“娘亲,娘亲:周鹏喊着。
谁知吴石柱推开周鹏的娘亲,还轻笑了一句道:“老妇人,滚一边去!”
周鹏气的火冒三丈想要冲开,但是被绑住了,还有一群人死死的抓着他,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石柱押着他回府衙了。
周鹏娘亲趴着来到门外大喊着,师太赶紧扶起来说道:“风靖,不要悲伤,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儿子出来的,还是先回屋去吧。\‘
由于天色晚了,傲天放弃了回月灵城的打算来到大街上,远远看去一个老妇人撕心裂肺的喊着,玉儿赶紧下马跑过去一看便说道:“不知这位婆婆怎么了。”
师太叹口气说道:“刚才来了一群官差把他儿子抓走了。”
为什么啊,玉儿不解的问道。
师太也不明白,只知道官差闯进来就开始抓人。
这一听气的玉儿站起来说道:“她儿子长什么摸样,我去官府要人去。”
傲天赶紧走过来拉着玉儿说道:“你又瞎参合什么啊,我们一整天没吃饭了,现在最重要的找个客栈赶紧休息,明天好赶路。”
“不行”玉儿态度坚决非要追查到底,傲天也无奈,只听师太的描述怎么都像今天在山上营救的那个大汉子,没想到风靖的一番诉说更加肯定了是周鹏,就是在酒馆遇到的那个人,想必官府之人已经查到这里了,玉儿当即决定要管到底还对周鹏娘亲说道这件事情包在她身上,一定会把她儿子安全的带回来。说着便扶着她回去了,师太看风靖休息了便叹口气说道:“真是一波卫平一波又起啊,还有两个受伤的人呢。”
玉儿一听不解的问道:‘怎么还有受伤的人啊。
师太今天就把周鹏在山上遇到的事情讲了一遍,想想现在该是换药的时刻了,玉儿也跟着去帮忙了。
轻轻的推开门,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玉儿便觉得眼熟,走进了一看惊讶连连指着说道:“这……这不是……海娇吗。”赶紧跑出门外大喊着:“傲大哥,快来啊,是海娇。”
傲天刚拴好马,就听见玉儿大喊大叫的,不耐烦的说道:“这里是佛门清静之地,你小声点,什么事情啊!”
玉儿来到傲天身边扯着说道:“是…是海娇啊,她在里面。”
“什么”傲天惊讶的问道:“你没有说错吧,真的是海娇吗?”
玉儿拉着傲天就进去了,没想到眼前的一幕让他镇住了,全身被裹着纱布,看来受伤一定很重赶紧跑过来叫着:“海娇,你醒醒,我是傲天啊。”
“施主,这位姑娘伤势严重,身体也很虚弱,眼下就是要好好休息”凤仪师太让出去说,玉儿心情慌张的问道:“海娇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傲天还在想着自己所梦到的事情,没想到是真的,看来自己晚来一步了,害海娇受了那么大的罪,很是自责,突然一想那莫凌风也一定在这了。
凤仪师太不知道谁叫莫凌风,不过旁边屋内倒是有一个男子,傲天一听赶紧跑过去,没想到真的是他,赶紧扶着说道:“莫兄,你怎么样,是我傲天啊。”
莫凌风缓缓的睁开眼睛,这让玉儿很是高兴便说道:莫大哥,你醒了。
”傲兄,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不是在做梦,是我傲天。”
莫凌风忍着痛留着泪道:“我妹妹怎么样了。”
“没事,你就放心吧,海娇身体还很虚弱,你也要好好养伤啊。”傲天无法体会他身上的痛,但能感觉到一定是非同寻常,不知道如何会变成这样便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凌风只说了四个字“天门山庄。”
玉儿惊讶的说道:“我们刚从那里回来,莫非是那个赵无亮干的。”
莫凌风点了点头。
气的玉儿怒着说道:“我就知道那山庄主人不是什么好鸟,没想到是仇人,看我怎么教训他。”说着便要走,被傲天拦下说道:“现在天色已晚,改日再去报仇也不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让莫兄好起来,再一起去找赵无亮算账。”
经这么一说玉儿也想到了,赶紧说道:“那周鹏呢,他可是海娇的救命恩人,现在还在官府里呢?”
玉儿不提醒,自己倒给忘了,赶紧扶着莫凌风躺下,说道:“莫兄现在这里静养,我去官府走一趟。”
傲兄自当小心便是。
说着玉儿和傲天骑上马奔向府衙……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再入天门
海娇和凌风的遭遇让傲天内心翻腾着,此前的种种梦里虚幻如今变成了现实,他不知道这一切来的是那么的突然,只觉得心中有一种无法释怀的压印,两个人骑着马一路走着,唯独玉儿气的不停的说话,扬言要端平府衙,以消心头之恨。
此刻的嘉州府大门紧闭,完全没有人踪迹,傲天和玉儿驻足下马看了一下决定跳到院子里打探一番,来到房顶上却看到一班衙差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院子里面,竟然还有赵成,看着府尹大人一脸坏笑的说着什么就知道不会是好事情。
这时屋内出来了吴石柱来到府尹和赵成面前说道:“大人我已经用过刑了,不过这家伙太倔强了,什么都不肯招。”
府尹杨德明捋着胡须说道:“哼哼,不怕他不招,给我继续他直到他撑不了。”
“是,大人放心吧,不管他皮有多厚,我一定要打的他跪地求饶不可。”吴石柱狠狠的说了句便领着一般随处拿来板凳用的刑拘来到后院中。
那赵成一脸笑道:“大人,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好,这些东西还请你笑纳啊。”
“客气了赵公子,我们之间还用的这样”知府杨德明赶紧来到箱子旁边,打开一看满眼乱了,黄橙橙的金条,拿起来一块放在牙齿上咬了一下,确实是纯金的。
赵成拍着杨德明的肩膀说道:“这些可是纯金不惨一点假,大人好之为之,在下告辞。”
那下官就不远送了,赵公子一路慢走啊!
玉儿看的一清二楚,没想到他们之间有如此的勾当,拎着鞭子就想下去被傲天拦住说道:“玉儿不要莽撞,再等一下看看情况。”
玉儿才不管那么多呢,总是抱怨傲天不爽快,要不是自己还不知道海娇他们受伤了,现在周鹏被关押在里面说不定正忍受着痛苦呢,说着就跳下来“啪~”的甩着鞭子怒目看着府尹,杨德明被这惊扰声颤抖了一下看是个女子便问道:“你是谁,竟敢夜入衙门,不想活了。”
“哼哼,你个大贪官,竟然如此的卑鄙,这些不义之财来的不正今天本姑娘统统给你没收了。”
“大胆,你这妖女,口出狂言,私闯衙门知道什么罪吗?”
玉儿一听杨德明喊她妖女,这下可气坏了,二话没说上来一鞭子缠住了他的手,银子也掉下来了,知府拼命的大喊着救命啊,快来人啊。
空喊了几声也没有人随应,傲天早已去了后院把吴石柱等人打趴下一个人拖着周鹏出来了,看到玉儿把府尹打的趴在地上求饶,就大喊一句:“好了,我们该走了,救人要紧。”
不行,今天我唐玉儿要替天行道,说着拽住杨德明的衣角狠狠的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了,下次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听到了没。”
“知道了,姑奶奶”杨德明捂着脸不住的求饶。
玉儿扭头游走,忽然回头说道:“记住啊,要不然我还来找你。”
府尹无奈的看着,叫家丁赶紧扶着他回屋,另外叫郎中来。
管家见天色一黑根本找不到,被杨德明用金子砸在身上大骂道:“就是拖也给我拖回来,还不去。”
家丁赶紧捡起金子出门而去……
傲天和玉儿拖着周鹏回到了风月庵,没想到他那么重,可累坏了两个人,风仪师太一看满身是伤的周鹏赶紧让回屋躺着,还好庵里有一些止血止痛的药物,正好可以一用,玉儿又怒了,说道:“知道刚才再教训他一下,把他全身也打的满身是伤”
这时候莫凌风出来了,拖着身子来到周鹏面前,说道:“不知道恩人现在怎么样了。”
“莫大哥你怎么出来了,为何不好好休息,这有我们照顾,你尽管放心,周大哥的伤势不是很重,就是全身皆有,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随即几个人一同去看海娇去了,傲天坐在那里久久不说话,还在想着梦里的那个场景,好像是在一耳光屋顶上,莫凌风叹着气说道:“自从和你们临安一别之后,游历江湖到此,却不料被人所陷害,身上的鸳鸯双刀也不见了。”
“鸳鸯双刀”可是在密室里的那两把刀,玉儿想着之前的种种,和海娇所经历的事情,莫凌风点了点头。
傲天觉得这鸳鸯双刀和刀谱应该是一对的,只不过亮着被分开了,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过程,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天门山庄找回失去的刀。
三人在屋里畅谈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傲天骑上马一个人去了天门山庄,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大门紧闭,完全变的一空,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找了好久就是没发现人影,一时摸不着头脑了,突然一个黑衣人过来指着说道:“阁下是谁,大白天的翻墙越园的。”
傲天回过头一看是个蒙面的黑衣人便笑着说道:“敢问你又是作甚,这大白天的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好不搭配啊。”
“哈哈,你管的太多了,吃我一掌。”
傲天后退一步,运足内力,想趁他一掌打过来时来个大还击,不过黑衣人确实有点大意了,两个人对掌之后都被震开了。此刻院子里突然冒出来了好多的护卫兵,他们早已拿着弓箭等候多时了,这时候赵成出来了,哈哈大笑着说道:“知道你回来,专门等着你的,今天看你往哪里走。”随即命令一下万箭飞来,傲天用金刚罩护着,来个大反转把所有飞来的箭全都抛回去了,惊得赵成后退歪倒,就差一点被当成靶子,还好死的是一个手下。
赵无亮扯开面纱说道:“不要追了,没想到他武功那么厉害,看来我要好好的计划一番了。”
真是始料未及啊,傲天误入虎||穴了,赶紧回去了风月庵中,此刻玉儿正好海娇说着话,就走进来说道:“海娇,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傲大哥”海娇激动的说道:“你回来了,怎么样了查到什么没有。”
傲天摇摇头道:“没想到他们早就埋伏好了,给自己个措手不及,看来还是等到晚上再去了。”
海娇现在不能动,只是希望那两把刀能够夺回来,它们被赵无亮放在了藏书阁的密室之中,天门山庄表面上迎宾接待江湖武林人士,其实背地里却暗藏杀机,他们的目的就是夺取名刀,名剑还有各家各路的武功心法。
玉儿实在不甘心,也想趁着夜色去天门山庄打探一番,看看里面到底藏了多少宝贝,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在所不辞。傲天陷入了沉思,自己在天门山庄来来回回走的时候确实在后院的枯井旁边发现了一个墓碑上面什么都没有,正对着的是藏书阁,而且旁边的枯井没有水,往里面一看黑乎乎的,莫非里面有什么猫腻。
伴随着夜色的降临,傲天一身黑衣打扮悄悄的潜入了天门山庄,他首先来的就是枯井,望着四周没有人就跳下去了,这里还果真是别有洞天啊,里面灯火通明的,多的数不清的字画,地上散乱的都是金子,看来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当了。
傲天来到一个木架旁边,上面摆放着精美的瓷器,上面的人物画像栩栩如生,真是妙不可言啊,在来到木架背后,令他眼前一亮的是全都是兵器,最旁边的是一把木剑,上面写着麝香穿心剑,拿起来倒是轻的很,没什么特别的;下面是一把玄铁剑,分量很重……接着让傲天惊喜的是两把刀,就是海娇的鸳鸯双刀,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正要下手去哪,却听到一阵声音传来,猛地一跳到上面的峭壁处隐藏起来。
赵无亮进来了,只见手里拿着一把火龙尖枪,不知道又是在哪里得到了,轻轻的放在木架上,拿起鸳鸯双刀眼睛直直的说道:“这就是那周天的鸳鸯双刀了,没想到最后却落在了我的手里,哈哈哈,要是有鸳鸯刀谱就更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只是刀谱不在他们身上,会在哪呢。”
赵无亮放下刀,关好密室的门出去了,傲天轻轻的跳下来拿起鸳鸯双刀就走了,一路上在想着周天的事情,曾经也是在木屋中找到关于他的记录,莫非这刀谱和刀法结合可以发挥巨大的力量,带着疑问速速回风月庵了。
周天事在现,鸳鸯双刀斩,命中知难上,青云入硝烟。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章 :面具女子
鸳鸯双刀终于被拿回来了,海娇不知道有多高兴,一直抱着不松手,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让玉儿很不理解,不就是一把刀吗,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这么爱不释手形影不离的。
傲天拉着玉儿说道:“你知道什么啊,你干嘛要鞭子啊,怎么不扔了啊!”玉儿气的说道:“这是我的武器,怎么说扔就扔啊,况且现在无悟出了一套属于自己鞭法,正在修炼中。”
“哦”傲天带着疑问道:“没想到你还那么厉害啊,都学会自创了,还真没看出来。”
“你”玉儿指着傲天说道:“待我练成之后,再与你较量一番,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好啊,我呀倒想领教一番,到时候别求饶就行。”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纠缠着,看在眼里的海娇突然一句:“你们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真有意思。”
“就他(她)”两个人互相指着,猛地扭头走了,出门而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倒是热闹啊,突然杨德明出来了,见他脸上还贴着东西,想来就是玉儿下手重了,不停的捂着左脸,在家丁的搀扶下上了马一路西行而去,他不是去别处,正是天门山庄,玉儿不服气非要跟着一路来到了山脚下。
只见赵成出来了,骑着马晃晃悠悠的笑着道:“大人,这是怎么了,为何这般模样,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别提了,本官让人给打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胆,敢打我们的府尹大人啊。”赵成随后想了想会不会就是傲天干的,加上父亲因为丢失鸳鸯双刀而大发雷霆,命自己出来寻找,这茫茫大海的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杨德明继续说道:“本官要是查到他们住在哪里,一定不轻饶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来个全城缉捕。”
赵成觉得这样不妥,他们身在暗处可以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想来还要定个万全之策才对,目标还是锁定风月庵吧,杨德明一听思索会儿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周鹏被人救走,肯定会隐藏起来的。”
“周鹏被人救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面对赵成的询问,杨德明如实相告,要不然脸上也不会被人给打肿了,说起这件事情来就一肚子怨。
赵成决定多派一些人手死死的叮嘱,一有风吹草动的立刻让属下来报,自己一个人去酒馆里喝酒了,这个时候回去时不明智呢,父亲一定会责怪自己的,倒不如快快乐乐的潇洒去,杨德明也正有此意,他们去了城里最大的妓院寻欢作乐去了。
玉儿一猜他们就不会有好事情,当即决定赶回风月庵去,以防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城门外一女子骑马而来,她蒙着面纱带着一把箫,来到一家客栈做了下来,不要菜只要酒,而且还不喝,是用来洗箫用的,小二不解问道:“这位姑娘,你这是为何啊。”
女子不说话,放下一锭金子就走了,小二眼睛直直的拿在手里,乐呵呵的说道:“今天真是赚大了。”
女子继续上马一路而去,不知不觉走到了山脚下,正好路过的杨冲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便打起了歪主意拦住说道:“这位姑娘为何蒙着面纱啊,不如让我们瞧瞧你的真面目如何啊。”
女子不予理睬,继续走着,谁知杨冲死缠烂打的追着,旁边的手下也猥琐的笑着围城一个圈子不让走,杨冲继续说道:“既然你不肯自己摘下,那我帮你。”说着便用手去莫,女子手里的玉箫猛地一敲,疼的他直喊叫。
杨冲一句:“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
这话刚一说完,所有人全都倒下了,杨冲一时半会的没有反应过来,惊讶的后退着,猛地使出刀来,不料扑了个空,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掌过来穿心而死,女子神情很平缓,骑上马继续走。
赶来的赵无亮一看杨冲死了,握紧拳头说道:“傲天,一定是你干的,给我等着。”
风月庵中,傲天还在和莫凌风说着话,只听到外面敲门的叫喊声,风衣师太一开门又是那般差役来闹事,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窝蜂的闯进来,说是要缉拿逃犯,连宫里的大将军都请来了,看来是腰板硬了。
这人便是锦衣卫都统萧胜,在杨德明的引领下来到风月庵内堂中,指着眼前的唐玉儿说道:“就是你打了府尹啊,可知道这是犯罪的。”
“哼,就是我怎么样,他就是欠揍。”
你……杨德明瞪大眼睛的看着唐玉儿,明显的是不服气的样子。
萧胜说了句:“今天本将军路过这里才听说的,要是你真的打了知府,我一定要抓你回去。”
“你们一定是一伙的,真是官官相护啊,看我怎么教训你们。”听玉儿这么一说,萧胜大怒道:“真是大胆,看来本将军要好好修理你了。”
说着便拔出身上的剑砍过去,不过他那里是对手,三两下被鞭子给缠住了,玉儿一脚踢过来掐住萧胜的脖子说道:“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谁厉害。”
杨德明吓得指着说道:“你……你真是大胆,他……可是宫里的人,难道你不怕吗。”
本姑娘和皇帝都坐在一起吃过饭呢,怕什么?
经这么一说,杨德明更加恼怒,大声说道:“真是大胆,连皇帝你都敢说。”
这时候傲天和莫凌风出来了,来到玉儿面前看着眼前的将军脸红脖子粗的,便说句:“玉儿别闹了,赶紧放了这位将军。”
玉儿松开了手,萧胜呛了几下指着说道:“你胆敢殴打本将军,看我给你好看。”
说着又要冲上去,谁知傲天亮出皇帝的金牌说道:“将军你不会不认识吧。”
萧胜一看是皇帝的金牌,赶紧跪下直呼“万岁“傻傻愣着的杨德明一看,也赶紧跪下了,玉儿走了过来蹲下说道:“你以后再敢胡乱来,我就要你脑袋搬家,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是,,是……下官谨记,下官再也不敢了。”杨德明吓得直擦汗。
傲天随即说道:“不知道你从那位将军,在下傲天是也。”
“傲天”萧胜一听赶紧说道:“原来是傲少保啊,本将军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恕罪。”
傲天扶起他继续说道:“我早已经不再宫里了,所以也不是什么傲少保,喊我名字就可以了。”
这一下整的,杨德明不敢胡乱来了,在玉儿的尝一下还让他拿出了好多金子来修葺这风月庵,还规定不得骚扰这清静之地,违者定不饶恕,总之一切又太平了。”
夜色降临,面具女子骑着马来到风月庵旁,正好玉儿和海娇出来散步,看到眼前的女子一身打扮很是奇怪,只不过她的眼睛一直不离开海娇手上的刀,这时傲天也出来了,问道玉儿为何还不走,不是出去了吗?
海娇便说见一个奇怪女子还带着面具,傲天直呼没有,当玉儿回头的时候眼前什么都没有,奇怪的拍着头说道:“明明就在这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傲天认为她又在乱说了,也没有理会,几个人沿着大家出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夜下箫声
城南北侧鱼丸台清灵亭边湖水旁,面具女子望着远方拿起手中的箫开始吹了起来。
冬色年华里,拂袖轻盈,千百次的望远欲穿,道不过沧海孤远,沧桑易变,风采难消,寻觅幽幽望天,多少事,箫断夜晚,尽留下,无限缠绵,曾记否,岁月的容颜抵抗不了骤变,诗文刀客,驻足流连夕阳残,湖水泛,神韵香起,道不出个新天地,英雄难敌红颜泪,化作烟硝尘世中……
这箫声时而幽怨,时而轻快,道不出个所以然来,这萧瑟的冬晚,难敌心中的寒,物是人非之后一切消云散,女子低头闭目忆从前,往事历历在目。
傲天一个人漫步走在大街上,不知怎么的听到一阵箫声,便追着声音处走了过来,直见是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在风中吹着箫声,远远的看上去就如一个仙子一般灵动绣人,虽然看不到她的正面,但神韵一般箫声倒是让人听得如此如醉,只不过多了一份淡淡的忧愁。
突然女子停了下来,往湖边的树林处走去,傲天看这大半夜的一个女子不安全,就悄悄的跟了上去,一路上一直在想,眼前的女子的背影好像从哪里见过似得,回想一下接触过的玉儿,珊儿,婉儿,海娇,和左倾城都不觉得像啊,这种感觉好像以前发生过一样,实在想不起来了曾经时曾相识,便尾随而去。
这座山不是很高,倒像是一个大大的土丘,上线是尖尖的还有一个亭子,女子来到这里里不走了便做了下来继续的吹着笛子,傲天又陷入了这美妙的声音之中,灵感动听,环绕于心,这明显的舒畅多了。想着当初诗笛先生吟诵过的诗来,也禁不住说了句:“郁孤台下清江水,月下箫声惹人醉”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不回头看,只是又吹起了一阵,较之刚才的倒是伤感累累啊,这其中的哀怨一听就让人心里不舒服,伴随着一阵清风吹鬼,这林中飘出凄清的箫声如海浪层层推进,忽如雪花阵阵纷飞,急剧而上,忽如深夜银河静静流淌……真是应了那句:“客有吹洞箫者,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这回女子收起了箫,扭过头来道一句:‘你能听懂我箫声中的人和事情。”
在下虽不懂,倒也听得出来,姑娘实在睹物思人,忆往从前,有美好,有遗憾,却道:“月有阴晴,破镜难圆。”
女子起身走了过来,见傲天一副冷峻不凡,倒是英俊的很,给人的感觉憨厚敦实,不像一般的世家公子心浮气躁,脱口说道:“公子为何尾随而来啊,见你一表不凡,想必也是武林中人。”
“在下傲天,途径此处,听的箫声便来一看,没想到是姑娘你,如有打搅之处还请见谅。”
看傲天一副冰冰有礼,女子继续道:’我道你心存善念,可知你身边女子手里的雌雄宝刀是何而来啊。“
”雌雄宝刀,女子,傲天一想莫不是说的是海娇和玉儿以及那双鸳鸯刀,便答道:”鸳鸯双刀是在临安树林中的密室找到的,在下去过那里,只见有几幅画卷还有一推白骨,也许就是周天的。“
女子一听,颤抖了一下,定了定神说道:”你真的确定那堆白骨就是你所说的人。“
傲天看面具女子好像很敢兴趣一样,就想了一下说道:”在下不是十分的肯定,但是画中人的描述可以断定这鸳鸯双刀的主人就是周天。“
女子沉默了,她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的说下去了,一直以来自己所要完成的目标始终无音讯,正是傲天的一番诉说才有了一线生机,止不住内心的疑惑再次问道:”可还见到孔雀翎。“
”孔雀翎“傲天一听也有点恍惚了,更多的是惊诧,他不明白眼前的女子为何也知道这孔雀翎,莫非也是打那里面的刀法秘籍,但是又觉得不像啊,刚才自己谈到周天的时候,她是那么的紧张,莫非有什么关系,而且她一身打扮看上去也是与众不同,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此刻周围的树枝在风的作用下发出响声,傲天猛地定神过来,看着女子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便上前一步说道:‘姑娘如何知道这孔雀翎的,在下倒是见过。”
“什么”女子猛地一回头吃惊的问道:’它在哪里,能否让我一看。“也许是有点太反常了,傲天开始怀疑他,不过女子的一席话让他到是茅舍顿开。
面具女子常年住在雪山之巅,在自己幼小的时候清晰的记得傲天腾带着他拜访了剑圣张凌,虽然傲家最后没有得到这鸳鸯双刀,也让天腾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子,不过他唯一庆幸的就是心爱人的孩子在自己身边,尽管不是亲生的,至少也让他可以记住芷兰的容颜。面具女子在剑圣哪里学了一些防身的剑术,后来傲天腾就不知去向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傲天大惊了,自己一直苦苦查的傲天腾就是自己的另一个爷爷,傲璟的兄长。
女子看他的反应那么大,又听他叫傲天,莫非……赶紧问道:”你是谁,和傲天腾有什么关系。“
傲天的剑出自傲剑山庄,祖上傲长空所创,还有一门绝学是傲心诀,至今下落不明。
面具女子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没想到傲家和自己渊源有如此的深,看来是真的遇到了,便直言不讳的道一句:”你我有缘,有何想不通的事情我会告诉你的,尤其是关于你爷爷的事情。‘
傲天知道鸳鸯刀谱的总要:“一招武林入手,翻天偷手锁喉。酒知三千味道,人在江湖狂歌;剑者尽划虚无,气自芳香心中;天地融合丹田,万物一切兔首,梅寒之气心肺,傲骨一直通天……心无杂念如泛海云卷,紫光之气东来万物徘徊……
女子知道这鸳鸯刀谱的总要,只是后面所有的招式都被藏在孔雀翎里面了,只是让傲天不理解的是这总要上说的竟然是剑而不是刀,不知又是为何,原来是面具女子小时候儿时候,傲天腾一直用剑教她练习,把里面的招式略微的改动,再加上剑圣的精妙剑法修炼,完全不会任何关于刀的用法,这也是她苦苦追寻刀谱的原因。
傲天不知道这个女子和画中女子有何关系,不过看得出来她能帮自己解释心中的疑惑,这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想着当初画上的一行字:”周者天也,指剑江湖三十载,平生未恨,执念奴娇,玄天之剑纵横天地,驾驭心生而合一……“
女子便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后退几步直呼”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他们为什么要骗我。“说着就飞走了,傲天没有追得上,再加上玉儿还等着自己呢,不知道面具女子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谁又欺骗了她,总之有好多未解开的疑惑在等着自己呢,心里迫切的希望与那个女子能够再次相见,了却心中太多的迷茫和真想。
傲天站在亭子边,久久的望着远方……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杀入天门
“面具女子渊源深,鸳鸯刀谱梦里真。不知佳人何时见,未了心头寝难安。傲剑周天曾一战,繁华难遮花一片。世上本是无难事,唯有心人说不尽。”
不知道面具女子的真正身份,也不知道她为何反应这么大,总之在傲天的心里还抱有一点希望,也在在自己爷爷的身上能够探寻的到傲心诀心法。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继续的追查苏火烈,如果能够顺利的话傲天一定可以见到自己的双亲的,这个梦想对于他来说等的不知道有多煎熬,多难受,多惆怅,多徘回不定……
夜晚已经渐渐深了,傲天从山上下来奔回风月庵中,这边玉儿她们整装出发不知道干什么,她们一身黑衣着装,手里还拿着绳钩,看来这要去翻墙啊,傲天一看赶紧拦住说道;“都这么晚了,你们要干嘛呢啊!”
“你让开,我要去找赵无亮算账,替海娇报仇”玉儿铁了心的要顽抗到底,不是莫凌风不拉着她而是玉儿的脾气太掘了,拿她没办法。
傲天看着天色已经晚了,加上天门山庄日守夜访的,很难溜进去,这样贸然的行动一定是事倍功半的,倒不如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制定一个作战的计划,就容易多了。要知道玉儿可没有那么多的耐性子等着,她恨不得马上,立刻现在就去来个突然袭击,端平天门山庄。
傲天说什么也不让去,玉儿气不过了说道:“你就会先看清楚再行动,那样的话别人都捷足先登了,今天早上人家就料到你会来,怎么样上当了吧。”
“是啊,我是疏忽大意了,你现在去不是更加被他们设好陷进跳进去吗”看着傲天和玉儿争吵的这么激烈,海娇下马劝慰道:“傲大哥,玉儿,你们别说了,我觉得还是商量一下吧。”
玉儿一听,气坏了,猛地一下马甩着鞭子声音回庵里去了,海娇知道玉儿生气了,叹口气道:“我知道玉儿是为我好,我不想让她为我的事情不开心。”
“海娇,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我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莫凌风也同意傲天的想法,大家走回去了。
屋内,玉儿歪着头背着傲天一句话也不说,看来真的是生气了,莫凌风和海娇相互看看,也无奈的摇摇头,傲天知道她有个倔脾气,自己也就不和她理论了,看了看桌子上的茶壶和杯子,想了一下便说道:“我觉得应该设计一个计谋,可以来个借刀杀人,浑水摸鱼……
莫凌风一听不是很明白,疑惑的问道:“不知道怎么个浑水摸鱼法。”
傲天娓娓道来从腰间掏出皇帝的令牌放在桌子上,几个人相互看了看,不明白,玉儿不耐烦的说道:“赶快说怎么个借刀杀人,就别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