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手里的鸡腿放在桌子上,弄的珊儿笑呵呵的,直呼道:“你这是活该,要不是阿巴来,我们早就危险了,现在倒好,你以来要吃要喝的,我可不帮你付钱。”
“别啊,珊儿姑娘,这一路来我早就饥饿难耐了,想想真是不言而喻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危险的时候跑哪去了,为何危险时刻不出来啊“赵皤听姐姐这么一说,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拿着刀的时候,你们已经晕倒了,我挨打都不觉得有人关心。
素女扭着头一看,拿了个鸡腿给赵皤说道:”别说我不关心你啊,要不是看你身上有伤,我早就给你一拳以消我心头之恨了。“
“不是啊,姐姐,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我是不是你弟弟啊。”这一唱一和的姐弟两个挣得面红耳赤,在一旁的珊儿只能当笑话看了。
这时候玉知音回来了,碰到了峨眉派弟子涂雪便说道:”涂雪姑娘,你怎么出来了,这是要到哪里去。“
“如今剑谱遗失,不知道如何才能向师傅交代,这出去就是查询新月教的事情,听傲大哥说剑谱在楚问天的手上。”话语间不住的叹着气,玉知音也只能安慰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珊儿一听傲大哥赶紧跑过来说道:”你们认识傲大哥吗。“
涂雪看着眼前的女子,疑惑的问道:”我是认识一个叫傲大哥的,不知道你指的谁。“
”傲天“
”什么“涂雪一听惊讶的说道:”请问你是……怎么认识傲大哥的。“
这时候赵皤走了过来说道:”他是傲大哥的心上人,知道了吧。“
涂雪看着珊儿一言不发,思索会儿指着楼上的房间说道”他就在楼上的房间。“
真的啊,珊儿一听高兴急了,赶紧跑上去了。
涂雪在想着眼前的姑娘真的是傲天的心上人吗,看她那激动高兴的样子,十有**有可能,可是他身边不是还有一个玉儿吗。”
傲天坐在屋子里看着段飞鹰,只听到一阵敲门声,在一旁的孟天涯跑过去开门一看,惊讶的说道:“珊儿姑娘,是你啊,怎么找到这里的。”
珊儿笑了一下,走了进来看着呆呆的傲天,走上去拍着说道:“傲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傲天还以为是玉儿呢,慢慢的抬起头一看是珊儿吃惊的说道:’珊儿,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我是想傲大哥了,那次你不辞而别之后,我一直在草原上,父汗也不让我出去,不过还好,这一切都已经解决了,能够再次见到你真的很开心啊,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好不好啊。”
珊儿这么一说,傲天的心砰砰的跳,没想到这么直接,自己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答应说道:”好的,以后再也不分开了。“两个人搂在一起,孟天涯放轻脚步出去了,谁知玉儿看到了这一幕,气的把手里的汤药放在天涯的手里扭头就跑了。‘
这是刚煮开的药水,疼的孟天涯不敢发出声音来,赶忙使了眼色道:”大哥,玉儿姑娘。“
傲天这才反应过来,走出门外却看到婉儿和笑颜玩呢,赶紧问了一句:”你刚才看到玉儿没有。“
婉儿不知道啊,刚才还端着药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玉知音走上来说句:’玉儿姑娘怎么骑上马走了。”
“什么”傲天一听匆忙下楼去了,来到客栈外并没有发现玉儿的踪影,只是一直望着人群中,心里不住的念道:“想必玉儿刚才是看到我和珊儿了,希望她能够明白我,理解我一下,如今繁事太多,离不开身,对不起玉儿,下次我再找机会和你好好谈谈。
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傲天消得人憔悴!
珊儿在屋里呆呆的站着,接过孟天涯手里的汤药坐下来开始喂着段飞鹰,席间一直在说:”孟大哥,我是不是很坏啊。“
这话一出倒让天涯不明白了,疑惑的问道:‘珊儿姑娘为何如此说自己啊。”
”我知道玉儿喜欢傲大哥,从一开始就喜欢,他们两个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最后被我给破坏了,是不是觉得我很坏。“
孟天涯不知道她为何这么说,总之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大哥的心里装的可都是珊儿姑娘,自己对待感情的事情也不是很懂,只是看得出来大哥和珊儿姑娘是真的喜欢。
天涯回头出去了,傲天在门前听到了一切心里念道:“我知玉儿气我而走心中有难以解开的结,当初我也是不辞而别,想想一路上所遭遇的事情,还真是觉得怠慢了玉儿。
”大哥,你怎么不进去啊。“
傲天惆怅的说道:”我没有追到玉儿,这样也好让她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天涯拍了拍傲天的肩膀,一个人下楼去了,正好碰到海娇也要出去买些东西,两个人一说便同道而去,这些天来孟天涯可没少帮助莫凌风,这让莫海娇从心底里面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眼前这位含蓄内敛的孟公子了。
一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她们一路南去,在城里转了大半圈,游览了好多地方,而此刻的傲天还苦恼的挣扎着,陷入了感情的漩涡,其实他心知肚明自己喜欢的就是珊儿,对于玉儿只是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对待,这也早就说明过,只是玉儿不想接受而已,傲天看着珊儿细心的照顾着段飞鹰便走上去说道:‘珊儿。“
两个人定格的画面,深情的看着对方,珊儿脱口一句:”傲大哥,我真的不想伤害玉儿。“
傲天捂住珊儿的嘴说道:”这不是你的错,谁都没有错,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只是希望玉儿能够释怀。“
真如:知我意,感君怜,此情何须再问天!傲天已经表明了心意,唯有希望玉儿能够理解,两个人走了出来,轻轻的关上了门,下楼而去。
而对于玉儿来说经过的患难才见得了真情,她如此的离去正是不让另一方陷入尴尬的境地也不想有人受伤,更不想面对这件事情,从江陵出到临安入,一路的苦,和经历的难恐怕只有他们能够领会,其实玉儿幻想着能够
“天不老,情难绝”但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很是无奈,总愁着自己“多情却似总无情,惟觉樽前笑不成”而且冒出来的珊儿也认定“愿得傲天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至于如何平衡两者“心痛还得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
“缘浅缘深缘由天”不可强求,一切都已注定,不管换谁心,又为谁心,始知相忆深……
如今一切恢复平静,陷入情困的傲天能否摆脱心中那犹豫不决的誓言呢?
还有赵皤这回可乐坏了,没事就陪着冷笑颜出去玩,因为这样有钱花,看着他老爹这么给力的份上,自己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跑到大街上见到东西就买,哈哈大笑的像个傻子一样,别提多开心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夜闯江坊
玉儿负气而走,傲天情困月灵州,本来无一事,各自相平安,谁曾料到新月教被已坏殆尽,西域魔僧祸乱中原,此起彼伏的劫难又尾随而来。
新月教总坛月台亭中,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安详的坐在那里,望着眼前静止的水面闭目养神着,突然一片叶子落入水中,那和尚耳朵辨别来人的方向,霎时间用手里的佛珠全部散开,如天女散花一般,飞射过来,来人是一个身穿墨色衣服的中年男子,只听他哈哈大笑道:“妖道,往哪里走,如今被我追到了,休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和尚轻笑了几下说道:“你为何一直跟着我,难道你真不怕死吗。”
“怕死,黄西元今日就要与你决一死战。”
说道这里,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两个人呢,早在昆仑山之时,黄西元本是扬州城内,剑门山庄的主人,因为前去雪山之巅寻找剑圣讨教剑法,谁知这个老道从中作梗,在半路杀出来利用他的飞天旋轮打伤了黄西元侄子黄天崇,而且自己精炼的剑法招式也一并不见了,因此一路追寻到这里。
那和尚名昝空,是个西域少林一支的绝顶高手,他的目的很明确,此次来中原就是为了获得少林至宝易筋经的,谁知自己一路下来一直被这个黄西元穷追不舍的,怎么也甩不掉,情急之下才来到月灵城的,何曾想到还是被他给追过来而来。
两个人相互看着,一言不发,这定格的画面多多少少都有点让人蓄势待发的样子,只见黄西元手里拿着一把剑,怒目而视道:“快交出剑谱,要不然定要你好看。’
“哼”我昝空来此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中原武林秘籍而来,现在我手里的剑谱正好可以交换少林易筋经,岂能如此轻易给你,待我换回来再说也不迟。‘
“我呸,臭你的老和尚,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看我”逆天回旋“瞬间使出幻影剑宗,这招实在剑圣的指导下洗脸的,可以先发之人,直击要害。昝空一看,赶紧把手里的佛珠蝉联一起,变成一个大的圈子和黄西元交战起来,两个人打的甚是激烈,把新月教总坛的乱石弄的满天飞,也许是听见这动静了,楚问天跑出来一看,两个人再打架,只是这段日子以来自己休养的已经差不多了,没想到又有人光临此地,气的直呼道:”我的教坛已经被毁坏了,你们还在这里打,那远上哪边去。“
两个人打的火热,完全没有听到楚问天的喊叫,这个时候峨眉弟子涂雪率领一群人过来,她远远的就看到额楚问天,拔出剑与师妹们说道:”众位姐妹,咱们一起去降服楚问天,把剑谱给夺回来。
楚问天一看,峨眉弟子来了,她们个个拔出剑怒看着自己,想必一定是来寻剑谱的事情,所以便哈哈大笑道:“我说你们这些小姑娘,我不抓你们倒好,反过来自来相投啊。”
“少贫嘴”涂雪指着说道:“快把剑谱交出来,要不然让你知道我们峨眉剑阵的厉害。”
楚问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摇着头说道:“什么剑阵,要是厉害上次就不会成为阶下囚了,小姑娘们你们别不自量力。”
看楚问天如此气傲,涂雪赶紧让众位师妹摆好阵势,一起冲上去,看着她们立着整整齐齐的步伐,连招式动作动一模一样,看来是要发飙了。
楚问天后退几步,猛地一跳到空中,使出一招”排山渡海“一时间地上的乱石被击的粉碎,峨眉女子们围城一个大圈子围住了楚问天,她们开始部署阵法,如离玄的箭一般折射过来。
两边打的都火热,完全是不挨边,那黄西元的剑法就是厉害,昝空虽会少林七十二绝技,但是剑气虚无,根本无法接近,唯有使用金钟罩阻挡。
黄西元又来一招”识破天惊”如忽闪的雷声一样,瞬间倒影过来,在空中一直翻滚着,不知道他在默念着什么却看到他眼睛发红,人和剑唯一,除之大地。昝空一看不好,赶紧运足内里,把金钟罩之外的气给挡回去,最终还是不及,黄西元幻影入宗寻不见,一招刺入腋下边,气魄如山道,昝空后退几步,便怒着说道:“休要猖狂,看我乾坤飞轮〃只看到眼前的两个犀利的带着尖刀的轮子飞了过来,黄西元本能的用剑一档,被镇开三丈之外,接着昝空来个碎心掌打过去,令黄西元唯恐不及,深重一掌倒下。
“哈哈,知道我的厉害额吧,你太大意了,我的夺命乾坤轮不是吃素的,这一路上你总是跟着我,甚是讨厌,今天就接过了你,看你如何死缠不休。”说着昝空便一掌打来,谁知楚问天脚踢了一个飞石打了过来,黄西元一看赶紧一闪,一时间昝空不注意,被打在了手上,那叫个疼啊,恼怒的回头说道:”原来是同伙啊,看我怎么教训你。〃
黄西元不知道楚问天为何帮助他,不过看上去这一群女子正和他交战呢,莫非他是……容不得多想提着剑来到石柱上却看到昝空与楚问天交打着,旁边的峨眉弟子涂雪说道:“你是谁,我不要你帮。〃
昝空大声说道:“我一定要教训他,你们该我让开,谁都不准来。”
涂雪不知道眼前的和尚和楚问天有何深仇大怨,只是现在是个绝顶的好机会,楚问天是无法破解峨眉剑阵的,想着很快便可以夺回剑谱,谁知半路杀个程咬金给破坏了,她岂能甘心,赶紧布阵继续的开打过去,黄西元一看似乎明白了,只是自己身受一掌,胸膛还在隐隐作痛,这该如何是好,不巧海娇和天涯两个人来到这里,他们认得涂雪,只见这里乱成一气,便跑上来说道:’那不是峨眉弟子涂雪姑娘吗,她怎么会来这里。〃
“是啊,还有中间的和尚又是谁,看他们打的乱糟糟的,都分不清敌我了,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啊。”海娇拔出刀便要去,被天涯拦住说道:“且慢,上面还有一个人观看,不知是敌是友,不可贸然行动。”
黄西元回头看到孟天涯拿着刀来了,便跳下来说道:“你们二位是谁。”
海娇拿刀指着说道:‘你和楚问天是不是一伙的。“
黄西元一听犯迷糊了,他根本不知道谁是楚问天,这一上来就拿着刀兵戎相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仇的,不紧不慢的说句:”黄某不认得什么楚问天,我也是路过这里被追这个和尚的,我的剑谱还在他手里,无奈受伤了。“
天涯一听心中念道:”莫非眼前这个人想做渔翁之利,事事岂能尽入他意。“
黄西元看到天涯和海娇手里的刀时曾相识,便问道:”你这刀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在仔细看看上面的纹饰,图案,惊讶的说道:”莫非这是鸳鸯双刀,周公天的!
孟天涯不知道他如何认得这刀的,不过傲天倒是想一直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既然他知道又不是敌人正好可以去客栈,眼前重要的是帮助涂雪躲得剑谱,黄西元猜想有了他们的帮助,自己的剑谱也可以夺回来,赶紧执剑前去帮忙。’
楚问天有点撑不住了,他对这里比较熟悉,找到密室口跳下去了,涂雪一看功亏一篑都怪眼前的这个和尚,便拿剑指着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阻止我捉拿楚问天。“
在下昝空道人,刚才你说的那人也破坏了我的好事,我替你教训他有何不可。’
”哼,我的剑谱被他夺走了,现在又寻不得了,这都是你的错\‘昝空一听又是剑谱,看着女子们的打扮倒是中原门派之一的峨眉全是女子,便说道:‘我少林与峨眉乃是至交,如今相见真是有缘啊,阿弥陀佛。“
”慢着“黄西元剑指着说道:’别来套近乎,你是西域魔僧,来中原寻滋闹事,今天定要拿你。”
哈哈哈……昝空笑着说道:”‘西域少林又怎样,你们这些中原人就是瞧不起我们,今天来就是让你们悄悄西域少林的厉害。“说着飞到空中,两个转轮打过来,黄西元一跳躲过去了,这时候天涯和海娇使用双刀挡回了轮子,真是相生相克啊,几次下来都被刀给反过来了,看来遇到克星了,一时间十几个人共同对付昝空,他如何应付的了,赶紧溜之大吉。
黄西元没有再追,而是跟着孟天涯回去疗伤去了,一路上涂雪很不开心,今天的事情被搞砸了,海娇安慰的说道:“涂雪姑娘不必担心,傲大哥知道密室的出炉,到时候进他老巢去。“
对啊,涂雪一想,怎么倒忘了,赶紧快速疾步的回客栈去了。
是夜来临,黄西元做到傲天面前说:“久闻傲家山庄剑法诡异,尤其是傲家心诀,更是变换高深啊,我黄某乃江南剑门世家,这样算来算是一派。”
傲天抱拳道:“前辈剑法定精妙无敌,在下有一事情不明。”
”傲少侠请说“
这鸳鸯双刀的主人是谁,以及他的来历和过去。
黄西元一听忙说道:“黄某对这刀也是敬仰的很,只知道主人姓周名天,曾经和剑魔交打过,败给了剑魔之后便隐归山林了,后来的事情在下不知道,如果少侠一定要弄个明白我到可以为你指明去路。”
傲天一听顿时眼前一亮,问道:“是何地方。”
黄西元答道:’雪山之巅,风雪楼阁剑圣张凌处。“
剑圣,张凌,傲天犯迷糊了,当初在青城山的时候剑王好像提过,是个世外高人,很少出现在江湖,这更加让傲天向往了。
正当一群人聊着的时候,外面的大和尚昝空又来了,他不走前门却来后院,只见上方写着”江纺二字,他轻轻的走了进来,这个时候还在后院玩的笑颜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就大声道:“你是谁,为何蒙住脸。
昝空一看一个小姑娘在说话,赶紧跑过去捂住嘴说道:‘不要说话。’正巧婉儿要接笑颜回屋休息,却看到她被一个光头和尚抱住,看身影和秦虎有点像赶紧上去拍到说:”我说大和尚你怎么来这里了。‘
昝空回过头,怒着看,婉儿大叫一声”啊“闻声而来的众人看到一个和尚抓走了笑颜,此时的冷沐风没有多想,驾着轻功追了上去,天涯一看不好,大声道:今天遇见的这个妖僧既然找到这里来了,他会不会对笑颜狠下毒手。“
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傲天一个跟头幡在空中追了上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剑无常
昝空闯江坊,抓走笑颜往城南走去,冷沐风执箫乘风追去,众人一看不妙也都随后跟了过来。
夜晚狂风乱,昝空拖着冷笑颜来到了后山树林之中,他不时的回头看着,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跟着,想着自己也飞了一段实在是累得精疲力竭了,就找了个大石头地方躺着,望着夜空繁星点点不住的说道:’晴空一片万里海,黑夜阴霾入心怀,本是无意闯进去,谁知被人追逐来。”此刻的笑颜很害怕看着他那怒眉骤起很是恼怒的样子就直打哆嗦,现在成了阶下囚被点住了||穴道根本动不了,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自己爹爹能够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昝空坐起来从背后掏出一个酒葫芦仰着头喝起来,不住的赞美道:“好酒,好酒啊,真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快意潇洒啊。”
笑颜看他高兴的狂笑便说了句:“赶快放了我,要是爹爹来了让你还看。‘
“呵呵,你个小叶头片子,连你也大言不惭的,我本是无意捉你,谁知误打误撞竟然黄西元也在这里,现在又被这么多人追杀,你可是我手上的挡箭牌,岂能如此轻易放你而去。”
笑颜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自己走,忽然灵机一现,歪着脑袋说道:”我口渴,要喝酒,赶快拿来。“
“什么,你一个小孩子家的喝什么酒,这葫芦里面还不够我自己喝呢,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呆着,别想耍什么坏主意,要不然对你不客气。”昝空继续躺下看着月色……
笑颜看他完全不理睬的样子,便大声喊道:”爹爹,救命啊,我在这里!!
“臭丫头,再喊我就封住你的嘴”昝空有点不耐烦了,正想着事情呢,被这喊叫声给扰乱了,笑颜被这一吓不敢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只求盼望父亲早些来救自己。
这边冷沐风在树林上空来回的跳跃着,不时的看着地下面的异动,只是这大黑夜的又加上树叶遮挡想要知道确切的方位着实不容易,便停留在一块大树上吹起箫声来,此声可以传音,如若内功深厚者可以破坏周围的事物,冷沐风闭目养神,侧耳倾听,希望笛子声音能够惊动昝空,好辨别在哪个方位。
傲天和孟天涯等人也赶来了,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树林想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啊,还好人比较多,大家都分头去找了。
在石头旁的昝空被这箫声吵得睡不好,便怒着大声吼道:“是谁,是谁惹了我的清梦。’这声音的出来让冷沐风一下子就辨别了来源处,赶紧一个轻功飞了过去,而在一旁的笑颜则是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知道这是父亲的箫声,这下可好了,爹爹来救自己了,赶紧大喊道:”我在这里,你们快来啊!“
住嘴!昝空拿个布条塞进笑颜嘴里说道:”看你还老实不老实,现在这个地方不能待了,还是找找有没有山洞什么的,正好休息一下,说着便拉着笑颜往深处走去。
冷沐风来到石头旁边并没有发现踪影,他很奇怪自己明明听到有声音的,为何来到之后却不见了,莫非被发现走了,望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便径直的朝里面走去。
这里还真有个山洞,昝空来到半山腰上来到一片敞亮处,他伸头看着里面,黑乎乎的大洞口,要是能有个火把就好了,这么黑的地方万一里面有个猛兽可就惨了,想着还是坐在外面打坐一下,这都深更了,也是休息的时候了,便倒下来休息。在一旁的笑颜被困住还不能说话,只能趁昝空熟睡之后歪躺着翻滚起来,悄无声息地的滚落下去,谁知这昝空的警觉性还真高,被发现了大声的吼叫道:“我说过你在打坏主意我就把你扔进这山洞里面,让猛兽吃掉你。“笑颜吓得哭了,眼角渗出了泪花,冷沐风闭目养神,侧耳倾听,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下气息,顺着感知的方位走过去,果不其然看见昝空正抓着笑颜往里面走呢。
冷沐风情急之下一个翻滚来到昝空面前说道:”阁下是谁,不知道为何抓我颜儿。“
昝空一看追上来了,自己多多少少都有点吃惊,赶紧掐着笑颜的脖子说道:”你不要过来,要不然我让她瞬间毙命。“
冷沐风一看,镇定自若的说道:”你我无冤无仇,素未萌生,还望你高抬贵手放了吾儿,以免伤了和气。“
哈哈,我昝空从不和气,再说了你们一群人围着呢,我一个当然应付不过来,才不会那么傻呢。
四周并没有其他人,冷沐风上前一步说道:‘在下一人前来,不曾有人陪伴,有什么话可以好商量。”
昝空四处望望,确实没有见到其他人,赶紧说道:“真的是你自己,那就太好了,不过你要把峨眉派的剑谱给我拿回来,以此作为交换。”
“什么,冷沐风惊讶的说道:“在下和峨眉从未交往,如何寻得这剑法,况且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是秘密,除了本门之外谁知道藏在哪里,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昝空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当然不会让你去峨眉去偷,我知道峨眉派弟子都在客栈之中,我还和她们交过手了,剑谱就在楚问天手里,只要你能够抢回来,我就放了她,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冷沐风知道涂雪也在找峨眉剑法,只是听说被楚问天给抢了去,现在危机时刻他怎么会丢掉眼前的笑颜去拿剑谱呢,说不定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便说道:”你的条件确实苛刻了点,但是三更半夜的去哪里寻找,再则说了那楚问天神出鬼没的行踪不定,怕是难以找到啊。“
“什么,找你那么说就是不肯了,别怪我不客气了”昝空气的掐紧笑颜的脖子,冷沐风一看不好,想要去打,被天涯一刀砍过来,惊慌中的昝空随即一跺,搂着笑颜来到洞口,令他没想到的是傲天从天一掌打过来,如流星般划落,当昝空仰起头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一步了,情急之下赶紧用笑颜挡着,傲天一看赶紧松手,立在地上后退了几部,昝空哈哈大笑道:”你们要是敢乱来,我就杀了她,大不了同归于尽。”
这时候峨眉弟子,武当张一行,以及婉儿,赵皤都来了,面对着这么多人昝空四处张望的说道:“你们都来吧,我不怕你们,哈哈如今人在我手上只要你敢乱动,看我如何粉碎了她。”
傲天异常的冷静,他看了看周围的树木和石块,在看看山洞旁上的岩石,便提着剑到空中,默念着剑语,瞬间幻化成三个人影,各执着剑,如影随形一招破灭,用剑气困着昝空,和尚一看不好,赶紧要逃,谁知周围的大石块乱飞,环绕着他,根本接近不得,想要以轻功飞出去也不太现实,三个傲天把守着呢,想来便是幻影,只是不知道哪个是真身,一时间昝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傲天继续以内力支撑着,在一旁的孟天涯和黄西元飞到上空,一人执剑一人执刀,两者胶体发出刺眼的刀光,弄的昝空睁不开眼,傲天赶紧三人合一,影随制敌,一剑刺入其心脏,这无常变幻的剑法着实厉害,昝空低着头握紧拳头把笑颜给震开了,傲天紧紧的握住剑,猛地一拔,顿时鲜血直流,昝空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就拜了,抬头望着天空怒吼着,瞬间一跳到上空,使出最厉害的“夺命飞轮”打过来,一时间山崩地裂,不知道从哪里掉下一块大石头正砸向笑颜,冷沐风惊恐的一看,赶紧跳上去用身体挡着……
另一边的黄西元,孟天涯正从左面开打过来,傲天御剑飞行和飞轮相抗着,在一旁观战的赵皤情急之下拿着一个石头子仍在昝空的头上,这一下让他顿时失去了元气,飞轮被弹回来重重的插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昝空看着胸膛两边的飞轮淡淡了说了句:“没想到死在自己夺命飞轮下。”
只见笑颜大声哭喊着,被大石压在身上的冷沐风早已经昏死过去了,天涯一看,立刻来到大石头旁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是丝毫不动,傲天决定三个人各抓一边使劲全力的抬着,众人都都累得面红耳赤,好不容易抬动了一点,看来这巨大的石块紧紧靠人是不行的,必须用剑劈开两半才是。
天涯仔细打量了一下赶紧说道:“大哥,我用刀劈过去试一试。’
众人都散开来,孟天涯手执狼月星刀,猛地一跳用尽力气劈了上去,谁知刀给折断了,惊得大家目瞪口呆,孟天涯不相信自己的宝刀就这么没了,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刀柄,久久不肯说一句话,这可是师傅送给他的的宝刀啊,如今就这样断了。
傲天一看这石块也太大了,这刀竟然都累断了,黄西元一看赶紧说道:”在下的剑气倒是可以一试。“说着便飞起来劈上去,石头略微的动了,只是冷沐风大叫着,傲天一看不是办法,来到昝空的尸体旁把两个夺命飞轮拿来,递给黄西元和天涯,大家都迷糊了不知道傲天这是要干什么。
这石块巨大无比,如果不挪开,冷前辈一定会命丧九泉,在一旁的笑颜一直哭喊个不停,看着如此大的石头砸在自己父亲身上,还忍受着剧痛,想想就难受的很,在一旁的海娇和婉儿一直安慰着。
傲天决定飞轮和剑一起使用,一个打中间,两外分两边,自己决定用不成熟的人剑合一来把大石块给冲击开,说着便闭目默念着,遁地飞天,心无杂念,一招幻化,剑破惊天……
石块被巨大的剑气给冲的动了,傲天顺手抓起冷沐风拖着落地,笑颜赶紧跑过来大喊着:爹!你醒醒啊,我是笑颜啊!
这里已经破败了,乱世纵横,杂草丛生的,也因为一场激战给破坏的殆尽,傲天背着冷沐风走下山脚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命悬一线
宇宙无穷,人生有限,但这又有什么遗憾?
月在上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照在脸上的光是摸不着,触觉不到的,此刻的傲天坐在江坊院子中间,抬着头深思着,不知道是不是岁月的离愁让他多了丝丝伤感,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到从前,身边的人悄然而入,悄然而走,就如这月边的星光一样,有时候太过暗淡了,看不清原来的面庞了。月,刻画着模糊的轮廓,寻寻觅觅人不同,不管雾里看花还是真真假假总会有一些假象。
风,轻轻的吹拂着脸庞,顿时心中一丝凉意袭来,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有时候说不准道不明,就是很奇怪的突然冒出来,让你防不胜防,招架不住,不仅仅是略微的无奈,事情的成败不是人为便是天灾,要不然就不会那句诗歌“月有阴晴圆缺,此时古难全。”傲天一个人拿着酒葫芦喝着酒,依躺在草垛上,这时候孟天涯出来了,来到傲天身边坐下来望着天空也是一言不发,不知道天涯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从刚才一脸惆怅的神态中至少可以确切的知道天不从人愿,仅有的希望也伴随着点点阴暗的星光移植殆尽了。
傲天递给孟天涯酒壶,却低下了头,想着刚才冷沐风给自己说的话就十分难过,事情还没有到非常绝望的地步,不该如此轻易的放弃,即便是筋骨全断,这世间定会有像华佗,扁鹊一般的神医在世,要知道事在人为的道理,傲天始终相信只要有心,一切都不会是难事。用玉儿的话来说这就信心,人活着不仅仅是向前,这源源不断的动力来自于内心的渴望加自信,这两者都是需要的。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不说一句话,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一些事情,或多或少还有那么一点牵挂和期望,只是寄月托思,美好的愿望还是有的,孟天涯扭过头说了句:“大哥,冷前辈的伤势极为严重按照黄西元所说的,在雪山之巅的雪莲花是百年不遇的药引子,再加上药王的秘方完全有治愈的可能。”
傲天知道雪山远在昆仑之边,不是自己没有信心去找,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挑战,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的啦,除了自己钟情的人,家人,兄弟情之外。想着段飞鹰躺下已经有一月了,伤势渐渐恢复了元气,这是值得高兴的,唯一让自己难过的就是冷沐风的全骨基本上都断了,没想到一个高人被一个大石头给断送了,想想都觉得太过出人意料。
孟天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今的他显得是如此的欲言又止,道不出口。这时候段飞鹰出来了,步着轻盈的脚慢慢的走过来说道“大哥,二哥!”
傲天一看是段飞鹰忙说道:“三弟感觉怎么样了,还有哪不舒服吗?”
“多谢大哥关心,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当然还有珊儿的悉心照顾是分不开的。”看着三弟已经恢复好了,孟天涯和傲天是由衷的开心,想着当初和火烈交战,段飞鹰不惜生命为傲天解围,这种兄弟之情是永世难忘的,也正是那次劫难让三人之间的感情更加的深厚了。
段飞鹰坐下来问道:“大哥,不知道前辈的伤势如何,还能不能……〃傲天也不知道,这确实件棘手的事情,当看到笑颜痛苦伤心的时候,众人也是极其的难受,何曾想过曾经快乐常挂脸上的笑颜如今愁弱娇喘啊。
”大哥,二哥,我知道有一种神奇的黑药膏可以断骨起到很好的作用,也许能够成功也说不定。”飞鹰说完,两个人顿时眼前一亮,天涯赶紧问道:‘世间真有如此的奇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段飞鹰知道那个地方有,便说道:“现在我恢复好了,轻功飞的快,这件事情就交在我的身上了,我一定会带回来的。”两个人听的迷糊了,只是段飞鹰并没有说在那个地方,傲天不解的问道:“三弟,告诉我在哪里就行,你还需要在休息,我去就行了。”
“大哥,这个东西不好找,路途太远,况且这里还离不开你,万一火烈再来怎么办,放心吧,我一定能做到的。”天涯也想跟着去,可是段飞鹰执意要自己去,也就不勉强了,遂拜别驾轻功而去。
傲天看着远去的段飞鹰心中倒是多了一种期待,正好黄西元走了出来握拳道:“这次多亏少侠的帮忙,终于追回来了剑谱,这昝空也是罪有应得了,如今冷兄的伤势严重在下也帮不上什么忙,很是惭愧啊!
”前辈严重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无可奈何,唯一的就是希望养伤好起来”
黄西元就说明了去意,想着侄子还在昆仑山等着自己回去的,自己的事情总算完成了,也该回去了,走之前还叮嘱道:“少侠如果以后去雪山的话,有什么事情在下一定全力帮助,二位保重,在下告辞。”
“告辞”天涯和傲天同声说道,看着一个个人都走了,一时间变得冷冷清清的,没了婉儿的笑容,没了赵皤的唧唧歪歪,感觉还真是不适应。
这时候珊儿和婉儿一起走了出来,看的出两个人的心情很是失落,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把笑颜给哄睡着了,想想也是够累的,傲天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了,前辈是不是还在昏迷之中啊。”
珊儿点了点头。
天涯和婉儿回屋里去了,院子里徒留两个人,他们的影子在月色的照耀下拉的是如此的修长,只是再也没了欢声笑语,此种情况下他们想的最多的就是赶紧医治好冷前辈的伤势,不想看到笑颜痛苦下去,而还有一个期待的就是段飞鹰。虽然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寻找黑药膏,但是他们心中还是很期待的,也相信段飞鹰一定不负众望,这大大的愿望都寄托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