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地上大声哭泣的喊着:“问天,问天……〃这凄惨声,声声入心寒,句句愁肠断……
按照自己夫君所说的,月菱趁着月色来到了城中的江坊客栈,如今的她早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从嬗月山一路走着赶到这里实属不易,看着大门紧闭的客栈,月菱用尽力气使劲的拍打着,气喘的已经喊不出一句话了,还没有休息的傲天正在钻研着画中的周天,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敲门,就是不见喊叫,便走了下去,透着黑漆漆的屋子,慢慢的走到门边,再轻轻的打开一看一个女子晕倒在门前,襁褓之中还有一个婴儿,傲天赶紧蹲下来,本能的用手摸着月菱的脉博,还能感受到气息的存在,再一看这个婴儿瞪着大眼睛咕咕噜咕的朝着四周看着,傲天伸头看看路边清净的无一人,不知道这大半夜的女子是因何晕倒在此,容不得多想,抱着婴儿,扶着月菱回客栈房间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二章 :疑问重重
“大哥,这信上说的什么?”孟天涯一直看着呆呆的傲天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陷入了沉思之中,此刻众人茫,相互一看也都摇摇头。
这时候珊儿过来了,说道:“傲大哥,韩夫人不见了。”
“什么”傲天赶紧放下信笺来到韩夫人的旁边,果然没人,大家都下去找了,可是客栈里里外都没发现踪影,急的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听傲天一句:“都别找了,韩夫人留下了字条,你们看看。”
玩儿很好奇,赶紧拿过来读着:“傲少侠,为月菱的不辞而别而深深抱歉,谢谢这些日子你们的照顾,我铭记于心,也相信自己会把新月抚养长大,只是远离了这江湖的尘嚣与打打杀杀,便了然于心了,珍重,自会再有相见的一天,月菱箴言......
婉儿念过之后看大家都低下了头,看来一定是很难过,只是不敢想象一个女子家的带着一个婴儿会是多么的不容易,傲天出去了,按照楚问天信笺上说的,来到了嬗月山脚下,来到这里只看到满是血迹和化为焦炭的木屋,看看这里打斗的痕迹想着一定很激烈,不知道信上说的魔尊是谁,新月教为何会惹上他们,上面只字未提,一时间陷入了迷茫之中。
这时候城南龙威镖局发生了一起惨案,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被杀害了,杀人者留下一个布条,上面写着:“天威教主下凡间,抚平尘世谁敢犯,定教来人成瞬间,称霸武林在身边......”孟天涯和段飞鹰来到这山庄之处,上下都打量一下确实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东西,除了这个布条。
在一旁的婉婷捂着嘴道:“好惨烈啊,这到底是谁干的,不知道虎威镖局怎么样了,可千万别有事情啊。”
“木姑娘,刚才你说的虎威镖局是怎么回事”孟天涯不解的问道,这时段飞鹰接过话道:“这个我知道,木姑娘就是随着虎威镖局来的,我们是一起的,就是不知道和龙威镖局是怎么关系。”
木婉婷说虎威镖局和龙威镖局本是一家的,只是因为两个兄弟曾经不和分道扬镳了,不在一个地方,也好久没来往了,自己也是跟着镖局的堵头来的,并不是很清楚两者之间的关系。
天涯一听觉得不可思议,想着两者之间不会会有关系,但是被木婉婷给否决了,说他们两个兄弟再怎么不和也不会不帮助的,这明明就是天威教干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沿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孟天涯深知这里面没那么简单,这月灵城内只是听说过有新月教,况且楚问天已经死了,也就不复存在了,这突然又冒出一个天威教,实在让人不解啊。
岂料这时候大同派掌门秦大同来了,看着满院子都是尸体,来到众人身边说道:“你们是谁,我们大同派的人也被袭击了,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伙人干的。”
段飞鹰看着眼前的秦大同说道:“不知道可留下了像这样的纸条。”
秦大同拿在手里一看上面写着:天威教主下凡间,抚平尘世谁敢犯......当即说道:“并没有发现有此字条啊,我的门徒都是半路遭到袭击的,也许就是一伙人所为。
大家一时间陷入了迷茫之中,孟天涯只能先回客栈再好好的商量一下了。
此时的傲天还在嬗月山边,一个人来来回回的转着,忽然看到地上有一个弯刀,上面清晰的写着“魔尊”两个人,看来楚问天说的没错,就是不知道谁是魔尊,难道和张无风有关联。随即拿着弯刀去了新月教的总坛,来到这里让傲天惊奇的发现一切都变了,乱石不见,火台重建,壁画重现......这是谁干的呢?一个大大的疑问摆在傲天的面前,想着楚问天刚死也不可能啊,莫不是韩夫人,但仔细一想也不可能啊,这就奇了怪了,带着疑问来到炮台中间。
望着四周看去和当初刚来新月教的时候完全变了一个样,好像是被人专门整理过一样,幸好自己还知道地下密室的通道,傲天来到门口,用内力打开石门进去了。里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旗子也变成了七种颜色,上面写着:火残、冷破、冰寒、赤炎、黑边、红雨、蓝魔,,,,,,却不知是何意,继续往前走这一级一级的梯子旁边都挂着一个骷髅头,最上面的座位上有一个魔的字样,这里什么都像是全新的,难道真的有人,为何不见踪影啊。
这时候后面来了一个人,只见他身穿黑衣袍子,中间图案上绘的是一个老鹰,手上戴着一个铁手叉子,看上去锋利无比,此人眉目间有一个火焰图案,只听他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一个外人还能够进的来,不知道你和楚问天是何关系啊。”
傲天回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哼哼,你是谁,竟然如此大胆,不知道我大哥问天是教主吗,为何来这里。”
在下郑文龙是也,天威教主是也。
“什么天威教主,什么郑文龙,我不认识你,快说你为何在这里。”
郑文龙摆弄着自己的铁手说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楚问天早就携着妻儿隐居山林呢,你还是他兄弟呢,这个都不知道。”
傲天一听心里念道:“难道他真不知道楚问天已经死了,看来这件事情和他一定没关系了,还是去别处查查。”
傲天就要走,谁知郑文龙拦住说道:“我现在是教主,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今天你休想逃脱。”说着吹了一个口哨,瞬间整个山洞密室中来了好多教众,他们有的举着旗子,有的拿着刀,唯一一样的是脸上都画了半个圆形,不知是何意思。
傲天轻蔑的说道:“就凭你们还想抓住我,识相点,赶紧让开,要不然定教你们好看。”
“哈哈哈”郑文龙笑着说道:“真是大言不谗,我这里全被包围了,今天你插翅难逃,兄弟们给我杀.....”教主命令一下,底下的教众如一窝蜂的冲上来,傲天退了几步,拔出剑跳起来,一个“横扫千军”把所有人都给威慑倒下了,郑文龙一看大惊,赶紧一跳轻功飞驰而来,用他的铁手跟傲天的剑对抗起来,这只铁的爪子用荀铁炼制的,坚硬无比,傲天的剑打在上面就像是雨滴的声音“啪啪”直响,这郑文龙的武功倒是平平,不过他有一套护心甲,是剑所刺不破的,所以才敢如此的大胆。
傲天执剑无影,遁入无空,来个“嗜血穿心”一剑刺在肚子上,郑文龙哈哈大笑道:“我有护心甲,你杀不了我。”谁知傲天说了句:“杀不了你,让你五脏俱废。”瞬间使出“排山掌”打的郑文龙坐在教主之位上吐血而亡,底下的教徒一看赶紧扔下旗子和兵器四处逃散去。
傲天看看这里,一把火烧了,也算是陪着楚问天一同化为灰烬吧。
江坊客栈后院内,孟天涯和莫海娇在练习鸳鸯双刀,突然一个女子出现,她蒙着面纱,一直盯着院子看去,正好傲天回来,拿着一个弯刀走到天涯面前说道:“二弟,你看,这是在嬗月山脚下找到的,上面写着魔尊,看来这件事情比较棘手。
孟天涯接过来一看确实有两个字,难道真的和楚问天有关联,傲天点了点头,看着海娇说道:“你们的鸳鸯双刀练到第几层了。”
天涯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难攻破,每次练到“雌雄双娇,溶于心间”这一句的时候都会感到气上不来,好像很压印一样。
傲天看着他们两个笑了笑道:“看来你们没有交流真心啊。”
“真心”两个人相互看看。海娇不好意思的说道:“这练习个刀法怎么还交心啊,怎么个交心法啊。”
傲天摇摇头说不知道,随后就回房间看冷沐风伤势去了,孟天涯和海娇两个人愣住了,许久不说一句话。
外面的神秘女子一直站在门口看着,手里的笛子一直紧紧握在手里,不知道为何盯着鸳鸯双刀眼睛都不眨一下。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画中女子
江坊客栈后院外
孟天涯和海娇继续的练习鸳鸯双刀,如此秀美的月色下两个人的影子就如跳舞一般,动作连贯,俊逸飘洒这时候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她缓缓的从空中而下彷如天上的仙女一般,只是看不清楚她的脸庞,孟天涯赶紧停下来望着,女子轻轻的落地后看着鸳鸯双刀说道:“你们的练法是错误的,根本达不到最高的境界。”
海娇和天涯相视一看傻眼了,这突然间冒出来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还说这样的话,的确很难以接受,海娇忙合上刀问道:“不知这位姑娘是谁,我们的刀法错在哪里。”
“这刀之所以叫鸳鸯刀,是出自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他们创立这种刀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相爱,当然练习这种刀法也必定也是相爱之人,我看你们二位眼神不坚定,心中根本放不开,是怎么也练不成的。”女子淡淡一句说来让孟天涯无言以对,他知道自己和海角并不是一对夫妻,其实他心里面是喜欢海娇的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在一旁的海娇不服气了,走到面前说道:“你到底是谁,我们不懂难道你懂吗?”
女子不语,摇了摇头转身即将离去,正好傲天和冷沐风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女子的背影只觉得好生熟悉便上前一步说道:“你.....好生面熟,可是那次树林中相遇之人。”
女子回头一看是傲天便说道:“傲公子别来无恙啊,当日匆匆一别不曾倾心诉说,今日我来此就坦诚相言你心中的疑惑。”
“疑惑”听女子这么一说便问道:“不知道姑娘如何知道我心中疑惑。”
女子说道:“不知你可认得傲天腾。”
“什么”傲天惊讶的说道:“姑娘莫非知道。”
女子点点头,娓娓道来:女子背着手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今日来就是坦诚相告,有些事情你早晚会知道的”随后讲起了一段尘封的往事,原来这个女子小时候曾经跟随傲天腾一起去雪山找剑圣张凌,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已经危在旦夕的消息,加上周天已死,所有的恩恩怨怨都烟消云散了,后来傲天腾带着女子来到木屋下面的密室之中才发现芷兰已经死去,旁边还有好多的字画,都是芷兰和周天练剑,弹琴所绘画的,一气之下的傲天腾把芷兰的尸体带走,去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直到后来才明白,周天和傲天腾都是为了女子的娘亲而扯不开恩恩怨怨......
一语完毕,傲天才想起来画中的女子,原来就是芷兰,难怪会在密室之中找到关于傲天腾的记载,原来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总算明白了,只是还让傲天不解的是自己的爷爷傲天腾又去了哪里。
女子也不知道,摇着头说道:“我找了他十载,还是没有一点音讯,来到剑圣处也没有发现。”说完女子叹了口气,傲天不知道女子为何叹气,只是心中的一个结打开了。
女子转身就走,傲天脱口道:“不知道姑娘芳名,可否告知在下。”
女子瞬间飞走了,回头一句道:“就叫我青瑶吧。”说着消失在夜色之中。
冷沐风捋着胡须说道:“这个女子看来不简单啊。”
傲天陷入了沉思之中,正当要走的时候,来了一个黑衣人拿着一把弯刀落在屋顶上说道:“哈哈哈,原来鸳鸯双刀在这里,总算没有白来。”
天涯一看是个光着头的穿着黑衣风炮的人,手里有一个铁链子,系着一把弯刀。
傲天就想起来自己在嬗月山见到的匕首,看上去简直一模一样,莫非是魔尊的人,赶紧说道:“你们是谁,为何来这里。”
“哈哈,少废话,鸳鸯双刀留下,饶你们不死。”
“什么,这是我们的刀法,凭什么给你”海娇拔出刀指着说道。
无痕呵呵轻笑:“凭什么,就凭谁最厉害,强者留之。”
傲天赶紧御剑过来,指着上去,无痕一看惊讶的用弯刀挡,谁知这“幻影无踪”的剑法还真是不同一般,打的无痕连连后退,这时身后又来几个人,他们原来是一伙的,其中一个叫无影的笑着说道:“识相点交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就是不交,看你能把我们怎么办。”海娇很不服气的说道。
无影怒着说道:“那你们别怪我了。”
嗖的一下变没了,孟天涯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身后的冷沐风大声道:“小心,他的幻影。”
天涯回头的一刻,被无影用弯刀给划伤了,这个时候段飞鹰出来了,拎着链子就打过去,谁知还有一个叫无灭的人来了,眼看着一场激烈的交战开始了,而完全帮不上忙的冷沐风只有握紧拳头看着,他的骨骼虽然全部好了,就是以后不能用力了,现在的情况是敌人越来越多,想着客栈里面还有其他人就回头去,这个时候玉知音和婉儿他们都出来了,看到后院一片混乱,也都赶着厮杀上去。
笑颜跑到沐风旁边说道:“爹,我害怕。”
不要怕颜儿,有爹爹在。
“前辈这里太危险了,赶紧回屋去”赵皤走出来拉着冷沐风就往屋子里面跑,谁知另一个叫无风的人早在屋里等候多时了,只听颜儿一声大叫,惊的傲天赶紧下去,谁知无痕百般阻挠,气的只有使出最厉害的“天地独我”这剑的光在月色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此招式变化多段可以根据周围的情况瞬时而变,惊得无痕手都开始颤抖了,只是一道很刺眼的光袭来,一剑穿心,傲天使出碎心掌打在无痕的胸膛上,瞬间倒下去毙命而死,这下子让无影傻眼了,他不相信大哥就这么死了,大怒着说道:“纳命来。”
不知道傲天是不是怒了,两眼发红,瞬间消失了,这下连无影也看不见了,谁知刚一回头被傲天一掌打到墙外,看着屋内惊喊的珊儿,傲天赶紧跳进去,一个玄剑激光打的那人吐血而亡,珊儿赶紧搂住傲天道:“傲大哥,我害怕,赶快去找笑颜”傲天搂住珊儿执着剑杀过去,此时的冷沐风使劲全身的力气阻挡着,吓得赵皤歪倒一旁,无灭一掌打在冷沐风的胸膛上,只见鲜血直流,吓得笑颜哭喊起来,傲天赶紧跑过来一个幻影指穿透了无灭的胸膛,而冷沐风也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无灭一看傲天如此厉害不是对手,赶紧跳窗户逃跑了,被打成重伤的无影也溜走了。
笑颜来到冷沐风旁边看着满是鲜血的父亲撕心裂肺的喊着,傲天一气之下提着剑追了上去。
满屋子的人都愣住了,看着刚好的冷沐风又被打的重伤,大家心里难受极了。
孟天涯和段飞鹰赶紧给冷沐风运功,希望能够挽回一条命。
赵皤还心有余悸的趴在桌子下面,他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吓得直打索索。
出去追凶手的傲天跑到了城外也没有追上,指着一把剑望着天大喊起来,像走火入魔一般,而城下的天威教徒子在梁氏兄弟的带邻下刚刚从虎威镖局回来,他们满带笑容想着,骑着马回教坛。
梁玉平当即说道:“大哥啊,这回虎威镖局也被我们端平了,现在我们去哪里。”
“哼哼,听说峨眉派弟子还没有走,就在江坊客栈。”
“那我们来个偷袭,杀他个措手不及。”
谁知两个人话刚一说完,傲天的剑就如流星一般划过,人头落地,吓得教徒们四散而去,气的傲天大声喊道:“我要大开杀戒。”说着挥着手中的剑,把教徒杀得一个不留,一时间血流成河,随后拿着剑出城门外而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月下托孤
怒剑嗜血啸长空,翻海屯空如无物,月下多少惆怅事,一切尽在不言中,纵观是非多恩怨,难道翻新腐旧伤。箫声一曲愁断肠,托孤满泪冷氏旁。更名改姓为哪般,江湖一言立鼎天。
清冷的夜,无情的剑,怒狂的心,傲天站在城楼上的屋檐下远远望着墙外,刚才像发疯一样的乱杀乱砍,还不知剑上的鲜血一直滴在长满青苔的砖上,他是那么的仇恨和嗜狂,内心的一股怒气直冲云霄外,望月扬天啸,一切都无了啊。城下看去,那满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鲜血早已经侵染了大地,此景给人肃杀的凄凉之感,让人一时间不寒而栗。这些天威教徒们也随着楚问天化作青烟而去,一切终归落地了。
翌日清晨,躺在树下的傲天,睁开迷迷糊糊的眼坐了起来,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只看到这剑上的血迹已经干了,恍然惊醒一般赶紧提着剑回客栈去了。
回来的路上傲天一直在想昨天和女子的交谈,之后闯入了几个黑衣人,然后就开始大打出手,之后来到城门楼上还隐隐约约记得有一队人马路过,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睡在大树下了,此刻也想不了那么多了,赶紧回去看看冷前辈的伤势怎么样了。
江坊客栈内,天子房中,一群人围在冷沐风的窗前,他们个个脸上面若愁苦,趴在床边的冷笑颜完全的憔悴了,一言不发的望着,也许是太绝望了,太伤心,太难过,太愁苦,太.....总之很难诉说她此刻的心情,这时候傲天打开了房门,轻轻的走了进去,天涯回头一看说道:”大哥,你回来了,昨天你发疯似的,到底去了哪里。“傲天没有说话,来到床边看着冷沐风安详的躺在床上,赶紧问道:”前辈伤势如何。“”气息微弱,筋骨受挫,看来......”段飞鹰摇了摇头扭过身去不说了,傲天一听赶紧蹲在窗前看着冷沐风说道:“前辈,你醒醒啊,我是傲天啊,我们之间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你不能就这样一直不醒着啊,你真开眼界看看笑颜啊。”
傲天用手晃着冷沐风,被海娇和天涯拉开,在一旁的婉儿此刻难受极了,她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只是希望一切都快好起来,想着当初快快乐乐的多好,此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是一脸阴云,弄的给生离死别的,婉儿觉得不舒服,就跑了出去,婉婷一看跟了上去。
珊儿赶紧蹲在傲天旁边说道:“傲大哥,你不要这样,珊儿心里很难过。”
此刻的傲天已经不想再多说话,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在他身上已经经历了,他知道这种苦楚,别人是体会不了的,剩下的唯有自己默默的承受着。
天涯摇摇头和海娇,玉指因,涂雪一起出去了
婉婷和婉儿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她们都低着头一眼不发的,周边的一切人和事物好像都跟她们没有了关系,如此愁若满脸,如此心难静安,大街上的人也无往日般的热闹了,不知道因为什。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一直往前走着,婉婷看着婉儿很失落的样子,遇到这种事情大家心里难免都难受,看着曾经嘻嘻哈哈与自己玩的婉儿也开始愁若如阴云,无精打采的,这让婉婷一时间很难接受,脱口一句:“婉儿姐姐,我们去虎威镖局看看,那个地方有好玩的,不如去散散心。”说着便拉着婉儿一起去了。
她们刚踏进虎威镖局的大门,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这满院子都是尸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婉婷赶紧跑进去大喊着:“赵英,你在哪里。”
“别叫了,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活口的。”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便是大同派的掌门人秦大同,婉儿看他从后院出来,便怀疑的说道:“是不是你干的,你为何去后院。“”哎,小姑娘,话不可以乱说,秦某也刚刚来这里,调查我门派弟子失踪的事情,刚从城外回来,不仅仅这个地方有尸体,看来昨晚经过一场大战啊,很是节烈,你们看看这些人都是被一刀毙命的。“看着秦大同指来指去的,婉儿便说道:”昨晚是有黑衣人来着,莫不是他们也来这里了。“”什么,有黑衣人,是些什么人呢。“秦大同很惊讶的问道,只是婉儿也不知道,昨天经过一战之后全都逃了,伤的伤,死的死,谁还记得了那么多啊。”
这时候门外来了一批衙役,他们把这里团团围住,谁知知府刘文德下面走进来说道:“哎呀,这么多尸体啊,你们几位是谁啊吗,莫不是你们干的。”
“大热,此言差矣,我等也刚刚前来一步而已,怎可诬陷啊”秦大同赶紧解释着,那知府才不管那么多呢,如今这城里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凶手正找不着呢,便笑着说道:“你们都有嫌疑,跟我去一趟衙门,好好说清楚。““凭什么啊,人又不是我们杀的,你无权利抓人。”婉婷上去便整治道,刘文德捋着胡须说道:”如果不是你们所为,就不必害怕被抓,本官一向清廉,自会查出凶手的,至于你们吗,给本官回府衙一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就可以了。“”我们才不去进大牢呢,哪里又脏又臭的。”婉婷拉着婉儿的手就要走,被衙役们团团围住还拔刀相对,气的婉婷捋起袖子说道:“你们想打架不成啊,本姑娘奉陪到底。”
”呵呵,好厉害的小丫头片子,你们真是大胆,难道想要造反,我可是朝廷命官。“婉儿回头对婉婷道:‘我们随他去,身正不怕影儿斜,看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还是这位姑娘通情达理啊,那就随本官回府衙把。“刘文德让一些人把尸体清理好一切运回去,自己则先打道回府了。
在知府衙门的大唐之内,刘文德坐在上面,重重一派的说道:”你们跟本官从实招来。“婉婷一看这大堂之内空无一人,这个知府还装作审犯人一样,便笑道:”这里连个衙差都没有,都没升堂呢,还想审我们,你可别忘了,我们不是杀人犯。“”杀不杀人犯,你说的不算,本官自会明断。““你说的也不算,你就是个大贪官,没见过你这样的,什么都不查胡乱上来就是一阵数落,我们要是杀人犯,你的小命也不保了。”听婉婷这么一说,气的刘文德站起来指着说道:”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片子,胆敢藐视本馆,来人啊!,对了没人。“”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一个人,我们三个人,难道你想对抗吗?
刘文德气的又坐下来说道:’你不要那么嚣张,一会衙差回来,让你知道厉害。“”大人,在下秦大同,乃江湖人士,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怀疑是江湖仇杀,或者是一些恩怨。“刘文德摸了摸鼻子说道:‘你怎么知道是仇杀,本官还有待一步查明呢。”
“大人,你想一想,如果真是我们所为的话,大可一把火烧了,不留一点痕迹,还会等着你们逮个正着,抓我们吗“秦大同再次的解释着,谁知刘文德拍着桌子说道:”也许你们想瞒天过海,故弄玄虚呢。“婉婷看那县官分明就是找麻烦,气的说道:’你在乱说,小心我揍你。”
”什么,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想活了。“”我不是小丫头片子,已经长大了,你才是个小老头呢,一点都不开窍,你属猪的啊。“婉婷嘻嘻的嘲笑着,气的刘文德走下来指着说道:“你敢说本官是猪,看我怎么修理你。”说着捋起袖子,拎起拳头就要打来,婉儿看不下去了终于爆发了,破口大骂道:“你个老笨瓜,榆木头,大笨猪,小肚肠,糊涂虫,怎么这么不开窍啊,说多少次你猜相信啊,要是我们杀的,现在就让你命归黄泉。”婉儿握紧拳头就要打过来,吓得刘文德赶紧后退几部捂住头说:“你们干什么,想打朝廷命官,我告诉你么你,要是我上奏朝廷,你们是要杀头呢。”
秦大同看着县官就是胡搅蛮缠,背着手就走了,婉儿和婉婷走之前说道:‘你再说,为就打的你满地找牙。“刘文德一下子老实了。
在回去的路上,婉婷面露喜色的说道:”刚才真是过瘾啊,那个老笨官,真是吃软不吃硬啊,戏弄之下破了胆,哈哈“婉儿也笑了,感觉只是强颜欢笑,便一直走,回客栈而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弯新月悬挂天空,其形状如镰刀一般,真是月入银钩半边残啊。
此时的冷沐风已经苏醒了,他抬着颤抖的手摸着笑颜的脸说道:”颜儿。“笑颜好像听到有人叫她,赶紧醒了过来,却看到自己的爹爹睁开了双眼便大喊着”快来人啊,爹爹醒了。“闻声而来的众人都走了进来,看到冷沐风已经醒来,还能说话,大家都很开心,傲天赶紧来到床边说道:”前辈,你觉得现在怎么样了。“冷沐风抓着傲天的手说道:”傲兄弟,快扶起起来。“冷沐风坐了起来,看着大家都喜笑颜开的,一定是在替自己高兴,但是身上的痛和伤是别人体会不了的,他明白自己已经很难在熬下去了,便说道:”多谢大家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冷某认识你们这些江湖义士,此生无憾了。“”前辈,不可这么说,江湖之上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有难自当相助。“”好~好,冷沐风连连称赞道:”此乃侠之大义者也。“笑颜看着父亲好了,扑上去说道:“爹爹,我还以为你醒不了呢,这下好了,以后笑颜哪里都不去陪着你。”
冷沐风心里很难过,也许这个愿望要让笑颜失望了,赶紧笑脸说道:”还是我家笑颜最懂事,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的,要听你傲大哥的话,知道没。“”嗯:笑颜笑着点点头。
傲天听出来了异常想要说,被冷沐风制止道:“我现在想出去看月亮了,让傲兄弟一个人扶着我下去就行了。”
大家都没有在意,珊儿也带着笑颜去吃东西了,这几天可憔悴了,不过现在心情大好,可以好好大吃一顿了。
傲天扶着冷沐风来到院子里,此刻的夜,静极了,只有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这一切似乎都透露着一种悲凉的氛围,一股清风徐徐使凄凉之感越来越浓厚,冷沐风指着月亮说道:“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生离死别。”
“前辈,为何说的这么凄凉啊”
冷沐风看着傲天说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傲天一看说了一大推诗歌,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只觉得很凄凉的感觉,便问道:“前辈有何心事,但凡说来,傲天若能帮助,定会肝脑涂地。”
“傲兄弟,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如今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其实我自感时日不多,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前辈请说。
“我只有一个颜儿,我不想看着她孤苦伶仃,所以一切都拜托你了。”
”什么,傲天有点不明白,赶紧说道:“前辈为何这么说啊。”
“傲兄弟,我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能够站起来已经不易,我是逼着体内最后一股真气给你说的,我死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的帮我照看笑颜,拜托了。”说着,冷沐风口吐鲜血,傲天赶紧扶着说道:“前辈,前辈,你怎么了,我给你运功。”
”傲兄弟你听我说,一切都来不及了,你要答应我啊”说着便捂着肚子跪下来,傲天一看赶紧也跪下来说道:“前辈,你这是为何啊,赶快起来。”
冷沐风抓住傲天的胳膊说道:“傲兄弟,我知道这件事情来得突然,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不过也只有你才能让我放心的离去啊。““前辈,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的照顾笑颜,让她长大成|人,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真的”冷沐风激动的说道:“那就拜托你了。”
随即傲天面向月亮,大声道:“我傲天今日对天发誓,一定会遵前辈嘱托好好的照顾笑颜,天地可鉴。”
冷沐风使劲力气站起来说道:“傲兄弟,以后就让笑颜让你为兄长,遵循傲姓吧。”
“不,前辈,族姓岂可改”
“身体发肤受之母,不可毁伤但是姓氏可以改,就让笑颜遵循吧。”
”不,前辈,既然姓氏可以改,大丈夫当机立断,区区一个姓氏又如何,那就我改吧,以后遵循冷氏就叫冷傲天了。
“什么,这怎么能行啊,还是.....”
前辈莫要在劝,我已经想清楚了。
看傲天这么坚决,冷沐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背过去看着月大声道:”此生足矣啊。“说着便拿着箫坐在地上吹起来,傲天的内心翻滚着,他做出了决定,不是一时的冲动以后的路谁也不知道,回头看着冷沐风用尽力气吹着箫声,是如此的豪迈,这一刻他明白了好多,看开了好多.
听到箫声的笑颜和珊儿一同跑了出来,此刻的冷沐风坐在屋顶上望月吹箫,是如此的惬意,他大喊一声:”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快哉,壮哉!说完便吐了一口血,低下了头。“天空是那样的深邃,宇宙是如此的广袤无垠,遥望夜空,满眼尽是泪珠,傲天闭目思索着......
觉得情况不对的珊儿赶紧来到傲天面前,看着傲天流出了泪水,那一刻珊儿才明白过来.....笑颜撕心裂肺叫喊着,引得众人都来了,看着倒在地上的冷沐风大
家都愣住了,只觉得一切都想做梦一样,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呆呆的站着,只是笑颜的哭喊声是如期的凄惨
从此冷傲天,执剑人世间...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龙门擂台
龙腾四海跃龙门,飞龙在天英雄魂,少主翩翩公子风,鸿运当头最痴情。{免费小说}
话说唐玉儿负气出走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游离江湖钻研武功心法,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领会贯通的九节鞭术的全部精要,功力大大提升了不少,现在她骑着一匹马北上就是为了和傲天一战,也许是气不过,也许心中还挂念,只是她不想因此就放弃而是背水一战,拼死到底,为的就是让珊儿知道她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在气当初自己太莽撞,不应该不迟而别一走了之的,不知道他们还在月灵城不。
玉儿一路劳顿,来到了江陵,傲天的家乡。进城之后找了一家客栈,还是那么熟悉,那张桌子,想起来了曾经和傲天的点点滴滴,玉儿坐下来喝着酒.....
这时候傲冲进来了,坐在门前的桌子前要喝到:“小二,好酒好肉统统上来。”
“好嘞,傲少主,这要是去打擂台啊,不知道今天和谁交手啊。”
傲冲信心满满的说道:“今天和龙门山庄少主龙少风比试,为的就是下届的武林大会英雄之战,我一定要全力以赴,让傲剑山庄重振当年的雄风。”
小二笑着说道:‘少主剑法精妙,已经会一鸣惊人的,你稍等我这就准备酒菜去。”
玉儿喝着酒什么也不想,赶紧丢下杯子想一下说道:“刚才小二说什么傲剑山庄。”
这时候小二端着酒菜来了,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躬身说道:“傲少主,你尽管你的酒菜来了。”
傲冲看着美味的东西,拿起筷子就要吃起来,只见身旁来了一个女子,端着酒坐下来激动的说道:“你是傲冲,还真是你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傲冲一看这不是玉儿吗,想着当初大哥一声不吭的就走了,难道回来了,赶忙问道:“玉儿,原来是你啊,我大哥呢。”
玉儿沉下脸来说道:“你大哥跟别的女子正交心甚欢呢,哪还记得我啊。”
傲冲一听不明白了,赶紧说道:“怎么回事啊,大哥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吗,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没有......只是傲大哥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还在追寻杀父之仇。”
傲冲一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