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子从雪里面跳出来,齐刷刷的用剑指着孟天涯,事情不妙,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幸好段飞鹰来了,他拎起铁链子缠住了两个人的腿,猛地往后翻一下,被拖到在地上,孟天涯一看是三弟,便喜上眉梢,赶紧握紧手里的刀交战上去。
两个人背靠着背背面对六位童子的布阵,天涯说道:“三弟,你怎么来了,刚才多亏你来的及时啊,要不然我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二哥,我一路狂飞过来,就是要祝你一臂之力的,看来大哥说的没错,果然会遇到麻烦,没那么一帆风顺的,今天就让我们兄弟二人,合力破解他们的阵势。”
“好”两个人信心满满,开始攻了上去,六位药童也摆好阵势,一场雪夜大战才刚刚开始。
“天罗地网”六位童子齐声说道,用他们手里的剑摆成了纵横交错的八卦剑法,五个人站在五个方位,还有一个在他们剑的中间站着,随着一声“望眼欲穿嗜剑冲天”孟天涯和段飞鹰本能着阻挡着,这剑的气势还真是厉害,没想到被冲开的那么远,段飞鹰站起来飞着,还是用自己最擅长的交打过去,来来回回的旋转着,为的就是迷惑他们,让他们琢磨不透自己的行踪和路数来,而孟天涯则是用刀法拖住他们,攻其下面。
一人在上,一人在下,两个人配合的还真是默契,打的六位童子顾着东面,迎战着西面,只要分离他们一致的心,破他们的阵法便迎刃而解了。果不其然,在两个人精心的配合之下,六位药童已经开始疲惫了,一个飞来飞去弄的眼花缭乱,一个步步紧逼毫不留情,不到三十回合就定输赢了,更有意思的是段飞鹰把身上随着带的绳子全部的松开,缠绕在六位童子的身上,不一会儿就都成为阶下之囚了,被困的丝毫动不了。真是:燕上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君子阁。战退药童凌风卷,败鳞残衣满天飞。”
“帘外雪初飘,翠幌香凝火未消。独坐夜寒人欲倦,迢迢,梦断更残倍寂寥。”一语完毕,从屋内走出来一个十岁的童子,他带着一顶帽子,手里拿着一个拂尘,缓缓步入门前,走了过来说道:“你们二位打败了我的师兄,按着药王的规矩我可以为那位莫施主治病。”
天涯一听,和段飞鹰相视看了一下,兴奋道:“真的,太好了,不知道药王前辈可在里面,我等进去好拜谢。”
“慢着,不要高兴太早,还要陪我下完一盘旗,我要看看你们怎么破解。”
“下棋”孟天涯一听就傻眼了,忙说道:“这难道也算是一关,可是我们不会下棋啊。”
“这是规矩,要不然我是不会医的,要不是看在傲天腾的份上,其他的江湖人士我是见也不见的,你们还算是幸运,现在跟我来后山棋局龙盘阁吧。”
〃那海娇呢。”天涯关心的问了一下,这个小童子笑着说道:“你们放心,由她照顾自己哥哥,一切都没问题,死不了的,现在你们最好商量一下该如何破解棋局吧。”
天涯无奈的看着段飞鹰说道:“三弟,这棋局该如何是好。”
段飞鹰说道:“先去看看如何个比法,然后再商量。”两个人跟着童子去了龙盘阁楼,这里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恐怕就是比人还大的棋子了,连桌子,板凳,床都是用棋子形状打造了,什么“兵”、“车”、“炮”、“马………
段飞鹰看着中间桌子上摆着一副金光闪闪的棋子,走进一看就是棋局,便问道:“不知道是不是就这样下一盘棋。”
“正解”
天涯一看这不就是师傅经常玩的吗,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并不喜欢这玩意,一心一意的练习刀法,没想到真的用上了,自己却不会了。
段飞鹰坐下来望着里面的布局,感觉如一条飞龙盘旋其中,便说道:“这个棋局果然诡异,这看上去嫣然是一副死棋,但是仔细一看还有破绽,看来下这盘棋的人定然是个高手,只不过太大意被困在里面走不出来了。”
孟天涯一看很普通啊,并没有说的那么神秘。
童子一听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懂棋,这样就太好了,我们开始吧。”
两个人盘旋坐在上面,开始下棋,这个棋局本是药王和剑圣所布下的,”棋理乃棋规之本,棋规乃棋艺之本。棋艺虽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宗”即棋规。棋理之奥秘在于:穷则禁、禁则变、变则通、通则终,与易经: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两者相通。是为“弈,围棋也。”继而黑白之间“棋弈人生”。
这旗鼓讲究阵法,其“金蝉脱壳”来达到浑水摸鱼的地步、“瞒天过海”为的就是顺应前招,棋子会出得越来越快,前期一个一个出,后期一群一群出,并且如果在前期,对手忽略用怒气攻击了棋子的话,棋子的出现速度会瞬间加倍,也就是前期一群一群的出,后期一片一片的出,把你的棋子逼得无路可走。
书童使用“声东击西”、“顺手牵羊”、“反客为主”三个阵法走出去,为的就是牵制段飞鹰余下的棋子,眼看着被杀的片甲不留,段飞鹰看着眼前的棋子彷如进入了自己的梦境,这满是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自己的一步大意损失了绝佳的战绩,此刻的内心如此的翻滚着,现在要做的就是来一招“移花接木”顺耳逆流,用“李代桃僵”、“欲擒故纵”、“假途伐虢”、“假途伐虢”这几招连环出击,一举攻下敌人的堡垒。这一步走得甚为艰难,还好敌人无法应付,继而再一路挥下去“暗渡陈仓”、“擒贼擒王”的策略,终于逼得童子二三路自紧一气,随后黑棋倒扑拔掉白棋十六子上,然后白棋一断,即可将黑棋八十子通通吃掉。
孟天涯在一片看的目瞪口呆,刚才两个人的神情是如此的紧张,还好现在都平静下来了,童子摇着头说道:“果然厉害,我输了,按照规矩我可以为你们的朋友治疗伤势。”
“真的”孟天涯高兴说道:“那麻烦转告药王前辈了,我们再此等候便是。
“这么晚了,你们还是休息下吧,我会跟药王好好说的。”说着童子就走了,摇着头甩着拂尘道“人生就像一盘棋,举棋容易扶择难;识棋容易知棋难;观棋容易不语难;知棋容易解棋难;下棋容易胜棋难;有得亦有失,有进亦有退。
天涯看着书童道:“这个小小童子知道的还挺多,那药王一定深不可测,这里真是藏龙卧虎啊。”
段飞鹰看着书童走了出去,久久凝视不语,他不知道心里有何疑问,总觉得这个书童不简单,就是猜不出来那点不同一般……
此刻夜静的死寂,窗外白茫茫,屋内炉火旁,人心自取暖。此局比试,真是当局者深知不易,莫道:雪来比色。对澹然一笑,休喧笙笛。莫怪广平,铁石心肠为伊折。偏是三花两蕊,消万古、才人骚笔。尚记得,醉卧东园,天幕地为席。回首,往事寂。正雨暗雾昏,万种愁积。锦江路悄,媒聘音沈两空忆。终是茅檐竹户,难指望、凌烟金碧。憔悴了、羌管里,怨谁始得。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傲气冲天
段飞鹰误打误撞赢了药王,莫凌风的伤终于得治。
翌日清晨,北风呼啸而过,望着万里雪山真如塞外神仙般,这里终年积雪不化,没有了四季的分明,只有寒意的侵扰啊。
药王冯童走了出来就径直走上山去,段飞鹰忙拦住说道:“不知道药王前辈在哪里。”
突然一个俊逸少年翻身过来,见他身后背着一把利剑,一表人才器宇不凡的,只听他一句:“药王,家师命我来禀告一声,魔尊也许会到来。”
“什么,药王”段飞鹰目瞪口呆的指着再次确认的说道:“你是药王?”
“怎么,不相信吗。”药王很淡定的说了一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药王竟然是个小书童,真是大煞风景啊。
邹玉继续说道:“快随我去雪山之巅吧,万一魔尊来复仇,要有个万全之策才对啊。”
段飞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傻傻的站在冰天雪地上,回头跑进了屋子,看着海娇正给莫凌风盖被子,上来便说道:“魔尊要来了,这个地方也许不安全了。”
“魔尊,谁是魔尊啊。”孟天涯不解的问道。
段飞鹰听冷傲天讲过魔尊的事情,子那次去剑门山之后回来的途中遇到的几个黑衣人,和江坊客栈遇到的是同一伙人,这样一说海娇就明白过来了,赶紧说道:“他们的手下个个都不一般,之前是楚问天后来是冷前辈,看来这个魔尊更不一般啊,这下该如何是好。”
“不要紧张,这里有剑圣前辈在呢,就算魔尊在厉害,加上我们也足可以应付了。”
“二哥说的对,况且这件事情也没有弄清楚,也许事情会有转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照顾莫兄,这段日子以来不能打扰,需要静养,多亏了药王前辈。”
孟天涯也觉得纳闷,那个书童一定不一般,感觉得到,谁知段飞鹰一说惊得他们两个都傻眼了,没想到和自己整日在一起说话的药王前辈竟然是个十岁的孩童,想想真是不可能。
看着沉睡中的莫凌风,气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海娇让大家出来借一步说话,想着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治疗伤势,可曾想过是骗药王的,加入被发现了那可就糟糕了,但是海娇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或者说不想欺骗,准备如实禀告事情的缘由,孟天涯觉得可行,人在江湖走,讲究的就是信誉,不能欺骗,三个人一商量决定等药王回来说个明白。
是夜来临,浓烈的寒风吹得们吱呀的响,三个人坐在火炉旁望着窗外静静发呆,海娇张口来道:“不知道药王去剑圣处为何还没有回来。”
“也许他们正在商议如何对付魔尊的事情,情况紧急也说不定呢。”孟天涯总觉得有事情发生,几个人又沉默不语了,这时候邹玉过来了,看到三人来一句:“诸位打扰了,在下来此有事情禀告。”
“你就是剑圣的徒弟吗”
“正是在下,家师正和药王在雪山秘洞商量事情,今天就不会来了,魔尊的人一定会来赵药王要血玉之碧的,这个地方就不安全了,除非在这里设立奇门石柱阵法,以防止魔尊的侵扰。”
“石门阵法,何为石门,如何布置阵法。”段飞鹰疑惑的问道。
邹玉娓娓道来讲了石门阵法的来历,当初魔尊偷袭剑圣,后来傲长空来了打败了魔尊,又设置了奇门石阵困住了他,不知道后来如何破解,竟然让魔尊给逃跑了,总之他见了这阵法便望而生畏,幸好傲前辈告知了阵法的布局,现在我们就商量一下如何巧布奇阵。几个人围起来在炉火旁轻声细语的说着……
江南木府大院中。
傲天经过长时间的参悟终于又悟出了一招,这一式是发挥到极致的,讲究气生万物一字排开成破竹之势,达到剑的最高境界,也是气得最高境界。
这一天阳光温暖,和雪山的反差甚为诧异大,冷傲天坐在屋子里面盘旋打坐,珊儿端着茶水走了过来,轻轻放下便走开了,这时候一句“珊儿。”
冷傲天站起来走到面前又说道:“珊儿,笑颜呢。”
“在后面和婉儿玩呢。”
冷傲天看珊儿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仔细一想也是,这些日子以来总是在钻研剑法,倒把珊儿给忽略了,想想真是不应该,赶紧说道:“我们去雪山吧。”
“雪山”珊儿回头疑惑的问道:“为甚么要去雪山啊,是赵海娇他们吗?
莫兄的伤势现在应该差不多了,此次去雪山不仅仅要看莫兄,更重要的就是找剑圣前辈。
珊儿知道傲天心中的谜还没有解开,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也许这就是最后的机会,她没有忘记冷傲天给她说过的话,事情完结以后就会生生世世的相守一起,用不分离,便答应道:“我们就去火山,完成我们最后的心愿。”两个人看一看,相视一笑去了后院。
当听到两个人决定去雪山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婉儿不解的说道:“莫大哥不是由海娇和孟大哥,段大哥照顾吗,你们还去干嘛啊,又要分别了?”
冷傲天摸着笑颜的脸说道:“记得要在这里听话,事情完成之后我会带你回傲剑山庄,现在我有事情要做。”
笑颜点了点头
海棠知道傲天去意已决便说道:“冷大哥一路保重,后会有期。”
一番道别之后,傲天和珊儿骑着马便直奔雪山方向……
看着远去的背影,这下海棠是彻底的失望了,她不会再对傲天有所眷恋了,这一切都随风而逝了,自己也该忙着自己的事情了,就让这份喜欢永埋心底吧。
一路上珊儿不停的问道:“冷大哥,那个海棠姐姐是不是喜欢你啊。”
冷傲天扭着头说道:“说什么胡话呢,海棠怎么会喜欢我呢,多想了,赶紧骑马快点赶路,一路会天色就黑了。”
雪山独望峰……
邹玉和段飞鹰等三人在这里布置奇门阵法,他们已经累得不行了,想着把这些大的实心木圆柱立在各个山中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好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系上风灵和寒冰水珠了。
此刻的夜色也悄悄降临了,他们终于干完了一天的活,大家回到屋里都累得趴下,一点都不想动了,不知不觉的都睡着了……第二天的来临,预示着继续做同样的一剑事情,这一天的所做的事情就是重复上一次所做的,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又是一身疲倦,海娇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难道明天还要做吗,我感觉已经差不多了。”
孟天涯也不说话了,躺在火炉旁看着屋顶,也许示意真的累了,这时候外面的风铃响了,惊得段飞鹰赶紧坐起来跑出去一看什么都没有,又回到屋里面了。孟天涯坐起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异常情况。”
“也许是我太谨慎了,这风灵一动总觉得是有人要来,殊不知是风在作怪。”
“我就是那道风”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孟天涯一听赶紧跑出去一看惊讶的说道:“大哥,珊儿,你们怎么来了。”
这时候海娇和飞鹰也赶忙跑出去,几个人一见有说不完的话题,珊儿都冻得瑟瑟发抖,还好有个火炉,这下感到全身都暖意心头。
冷傲天坐下来问道:“不知道莫兄的伤势怎么样了。”
“好多了,药王说还要继续休养,不过以后也许不能在练习武功了。”
傲天一听,原来是这样啊,赶忙说道:“莫兄能够再站起来已经不容易了,这江湖上纷纷乱乱,何时是个休呢。”
“对了大哥,你这次来是否找剑圣前辈呢?”段飞鹰问道。
“是的,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找剑圣前辈,家父来过此处,想要问个清楚。”
众人一听也都惊讶连连,大哥的生父真的没有被火烈等人给重伤,现在问题最重要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傲璟被剑魔给抓走了,此次也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
段飞鹰赶忙说道:“大哥,你的剑术领悟到什么境界了。”
说起来也是啊,最后的一招还在琢磨中没有练习呢,连名字都没起好,终觉得这一招和其他都不同,是以气贯穿始终的,冷傲天就讲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悟剑的过程。
正当他们聊得甚欢的时候,邹玉提着剑来了,看到又多了两个人便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大哥,冷傲天。孟天涯介绍道。
“冷傲天”邹玉看着他眉宇间气度不凡,给人一冷漠倒也是个剑客,便说道:“阁下手里的可是玄剑。”
冷傲天低头一看说道:“正是,你如何知道。”
“别说那么多,我们较量一番如何。”
想着自己的剑法更成熟,还没有发挥,又知道他是剑圣弟子,剑法一定高超,正好可以来比试一番,说着连个人就来到雪外开始比试起来。
邹玉拔出剑来,指着说道:“阁下是客人,还是先出招吧。”
冷傲天觉得自己的前几招式已经初练行程,唯有心中所念的没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正好借助这个机会施展一下,便拔出剑来,搜的一下飞到空中,默念心中所想,猛地刺过来大声道:“气通天外”这剑气还真是渗人,再加上寒冷的天气让人瞬间不寒而栗,邹玉傻着眼看着,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惊慌过,还没打就认输了。
冷傲天赶紧松手问道:“阁下为何不躲啊。”
还在愣着的邹玉忙说道:“我……我……你这是什么剑法?
”在下的这一招是没有名字呢,是以气凌人,以气绝杀千里之外。”
“什么,你竟然用剑气杀人,看来你的剑法真是变幻莫测啊,在下觉得你可以以气命招式,看这一式如傲气一般不如就叫傲气冲天。
“傲气冲天”冷傲天一听正和心意,便说道:“我怎么没想到此傲气如盛,一飞冲天的道理,真是太好了。”说着便纵身一跃,使出这一招“傲气冲天”瞬间这里的雪崩落,这灵动的剑法震得雪山直动响。”
邹玉望着天,久久凝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八十三章 :雪山之巅
诗曰:边关一窦隔巑岏,固守提封去路难。玉垒千年存古雪,金沙万里走波澜。舆图虽尽天犹广,月令无凭夏亦寒。磅礴远足精白意,忽从日下见长安。
边关一窦,崇山为墉,金江阻隔,〃固守提封,闭关自守必然〃去路难,敌人入来犹“万里走波澜〃邹玉和海娇等人终于把阵法给摆弄好了。昨晚一战之后邹玉陷入了深深思考之中,没想到还有这么厉害的剑法,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自己回去后便在师傅面前说了和冷傲天比试剑法的事情,令剑圣都很惊奇,想着晚上的时候亲自去领教。
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冷傲天坐在亭子里面不住的赞叹,没想到万里绵延的雪山景色是如此的让人流连忘返,这天地之白色是如此的让人心情舒畅,即便是冷寒,也止不住内心的一团火热,此刻的冷傲天感觉有种一身轻松。
”冷大哥,你又在发感慨了。“珊儿坐在傲天面前一直看着……
冷傲天笑着说道:”此时此景,加上此人此心怎能不感慨。“
”什么心啊,哪种心啊,想要表达什么呢?
见珊儿如此说,冷傲天便毫不隐瞒的张口说道:“此心如白雪纯净,此心如热血澎湃,此人如飞燕一般欢快,此人远在万里之邀。
”什么人在万里之遥啊,冷大哥“还没等傲天说完,珊儿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也许是有点吃醋的味道,想要问清楚傲天嘴里的人。
冷傲天点了一下珊儿的头,不慌不忙的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看你急的跟个小馋猫一样,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珊儿笑了张口道:”此人就是远在天边的冷大哥。“
冷傲天继续道:”此人就是远在天边的珊儿“
两个人哈哈大笑,珊儿依偎在冷傲天的怀里,看着远处的美景……
君子阁楼……
”孟大哥,你又输了。”屋里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海娇正看着两个人下围棋呢,不过段飞鹰还真是厉害,杀的孟天涯片甲不留的,算算十几盘过去了,竟然没有赢一次,想想也真是无奈啊。
“二哥,怎么样,手腕掰不过你,但是在围棋上你就一落千丈了。”孟天涯又看自己输了,便躺下望着屋顶说道:“哎呀,我知道自己不会下棋,海娇还让我下,这明明就是输的一塌糊涂。”
“怎么,还想怨我吗?海娇装作不高兴的样子拍打着孟天涯,这时候床上的莫凌风终于开口说话了:水,水,我要喝水。”
“慢着”段飞鹰大喊了一声,海娇和孟天涯愣住看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段飞鹰说道:“我好像听到有声音了。”
“什么声音啊。”孟天涯不解的问道。
“好像好似莫兄在说话。”
“什么”海娇惊讶的赶紧坐起来跑到内屋,果然醒了,大喊着“你们快来啊,哥哥醒了。”
两个人一听急忙跑进屋子里里面去了,看到莫凌风慢慢的睁开眼睛了,他不知道自己躺下去多久了,只知道自己双腿被火烈给打断了,想到这里赶紧就要坐起来,在一旁的海娇忙扶着说道:“哥哥,你现在还不能起来,赶紧躺下。”
“这是哪里,我的腿还在不在,为什么我没有知觉啊,是不是断了啊。”看着莫凌风焦躁不安的样子,孟天涯上前一步道:“莫兄稍安勿躁,你的伤势已经好多了,药王已经用了自己最好的医术给你治了,相信在不过多久应该就可以下床了。”
“不!我不相信,我的腿已经废了,你们就别来安慰我了,我就是一废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海娇一听也是急的不得了,一直安慰着莫凌风,但怎么劝都没用。
段飞鹰也忙说道:“莫兄,你要明白这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够超过药王了,当初你全身皆废,现在你的胳膊已经完全可以动了,只是腿还没有知觉,你要相信药王的医术,他是不轻易给人看病的。”
莫凌风稍微有点安静下来了,看着自己的双手,慢慢的活动者,确实有知觉了,也许自己的腿一定会好起来,这样一想立刻露出笑容,说道:“真的吗,我的腿能好。”
“能好的,哥哥,你要相信药王前辈。”
这时候药王进来了,拿着拂尘甩着说道:“不出我所料,应该这个时候醒来,你感觉怎么样了。”
“药王前辈,你来了。”
你们不用奇怪,在下陈玄冲,你看到的药王正是我的徒儿,想来自己也有几十年没有来到这里了,一直和剑圣下棋布局真龙棋盘,听说这位莫兄弟全身筋骨断裂,所以我就下来看看,没想到已经苏醒了,看来药物发挥作用了。“
孟天涯愣住了,海娇也一样,唯独段飞鹰不感到大惊小怪,因为自己去过一趟雪山峰顶见到了药王,他不相信是个小孩,所以才轻功而去打探一下究竟。
这时候海娇将心惊疑的说道:”你真是药王前辈,那我哥的腿什么时候能好。“
陈玄冲捋着胡须说道:”不要急,这为兄弟全身筋骨臆断,要是常人早就死去吗,幸好你又一些功力支撑,加上我独自秘方才能让你苏醒过来,至于你的腿吗,不能乱动还要继续躺着直到恢复为止,还有你的武功已经被苏火烈废去了,以后不能在习练了,这对你也是好的,还是远离江湖是非吧,老道我一生也是逍遥自在,如果你想得开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反之是自己的路,你好好想一想。
看着真正的药王拂袖而去,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莫凌风看着自己,久久不说一句话,他的心情众人是难以理解的,他要做一个决定,也许正如药王所说的,以后不会武功了,如果真的要呆在雪山终老一生的话不知道这苦闷的日子该如何的打发,当然这一切还都要遵循内心的想法,凡事都要亲历亲为,只有自己做到了,乐在其中了,才明白一路所做没那么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雪山峰顶……
雪域仙山秘境长,无人踏雾揽苍茫。嶙峋万仞终年雪,泻玉流穿古镇滂。冷傲天望着苍茫雪山,不由得再次感慨着,在一旁的珊儿不是很懂这些便说道:“冷大哥,这里太冷了,眼看天色就要暗下来,我们还是下去吧。”
不知不觉一整天就这样过去了,冷傲天牵着珊儿的手慢慢的往山腰间走去,一路上他们还在欣赏着雪景,不是的抬头望着远处,那连绵不断的山峦,像孔雀开屏一样,是那么的迷人。珊儿指着前面的山说道:“你看那里多想一个老人啊,坐在雪地上思考着。
经这么形象化的看上去,还真是如人形,两个人指着四面的山,都在说像什么……是夜来临白雪皑皑的丛山,屹立在深黑色的星空中,宛如一个个银质的巨人,俯瞰着村庄的动静,远远望去两个人的背影是如此的相生相合,宛如一体,只听到珊儿说道:”冷大哥,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无忧无虑的,这大千世界的世外桃源真的那么多啊。“
’是啊,什么青山绿水,巍巍高山,青青竹林,百花草原……
”真的啊,那我们要全部走一遍。“
”什么全部,那只有和你一生一世不离弃,朝夕相处每一天了。“
两个人笑着……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此刻的雪山之巅一个花甲之年的老者站在悬崖峭壁处,他花白的头发和胡须宛如仙人一般,穿着一件白色的道袍,真是仙风道骨飘若神仙,只见他捋着胡须朗朗说道:”云浮瑶玉色,皓首碧穹巍。上古高寒远,朝阳灿世晖。四季常思雪,孤村见雪山。虹霓濡笔砚,暮色扣禅关。石隙泉飞泻,林丛鸟哕环。巅峰寻雅趣,何惧步维艰……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剑圣张凌
君子阁楼。
屋内一群人正聊着,看着大家有说有笑笑的,坐在一旁的莫凌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准备此生呆在雪山之上,再也不眷恋江湖。
海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相信自己的哥哥会做出这种决定,一下子愣在哪里了,自药王陈玄冲讲了那一番话之后,也许莫凌风真的看开了,在生死一瞬间的那一刻他仿佛明白了,这些年和自己妹妹初入江湖到底是为的什么,难道就一辈子漂泊无处安身吗,再加上孟天涯和海娇之间千丝万缕的情愫在哪里,也许会是个好归处,因此才下定决心留在雪山向陈玄冲学习医术,悬壶济世救人为目标。
冷傲天看着坚定的莫凌风说道:“莫兄,既然你意已决,我们也就不想劝了,也许这就是你最好的归处。”
“哥哥,你真的决定不走了吗,我怎么办。”海娇略有哀求的说道。
莫凌风笑了笑摸着海娇的头发说道:“妹妹,你身边有孟兄照顾,哥哥心里已经再也无牵挂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的在一起,我做这个决定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之后我才发现应该怎么走自己的路,就算我的武功废除了这也阻止不了我继续前进的脚步,好在药王前辈的提醒我才放的下内心沉重的包袱。”
“哥哥……〃海娇小声说了一句,低下了头。
在一旁的孟天涯拍着海娇的背,虽是不语,却胜似安慰,抬起头看着莫凌风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便说道:“莫兄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海娇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莫凌风微笑着对孟天涯道……
冷傲天看一切都已经成定局,也衷心的替莫凌风感到高兴,想到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解决不免思绪绕上心头,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眉宇间气度不凡,有凌驾青云之感,给人飘飘欲仙的感觉,冷傲天忙站起来看了看说道:“莫非你就是剑圣前辈。”
张凌捋着胡须哈哈大笑道:“不知道哪位把我小徒打的连一招都还不上啊,我倒要领教一番。”
“在下冷傲天是也,晚辈剑法平庸,怎能和前辈想比。〃
〃哦”剑圣看了看冷傲天走进说道:“你就是那个剑气无虚发,以气凌云志的冷傲天,不知道你的剑法是出自何门何派,我久居雪山早就不稳江湖之事情了,看来真是应了那句古话: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辈过奖了,在下只是根据气的变化演练了一招而已,还有不懂之处,希望前辈能指点一二。”
“孺子可教也,好说好说,来,我们去外面比试一番,看看你的剑法怎么样。”
冷傲天怀着忐忑的心走到外面看着一身飘逸不凡的剑圣心中最多的只是敬畏,想来这天下之中除了剑圣,剑王的剑法高超外,自己从没有遇到过敌手,如今面前的是巨大的敌手,自己不能太大意,一定要奋力一战,这也是为了证明自己。
在一旁的众人也都期待着,毕竟剑圣前辈早已威震江湖几十载,剑法高超自然不必说,能够亲眼一见那也是此生无憾了。
“冷兄弟,你是客先出招吧。”
“前辈,在下不客气了。”说完便拔出剑,在雪山满地之中更给人一种肃杀的寒冷,只觉得杀气腾腾,说时迟那时快冷傲天剑如疾风的刺过来,如离玄的箭一般让人胆颤,张凌微微笑起道:“剑法无虚,招招幻影。以手中的无形之间对抗起来,那速度真是快如闪电,他的动作迅捷无比,快到无人可以看清;他的出招如幻如影让你捉摸不清,高速的剑舞切割雪边,产生具有伤害力的剑花,使得剑圣周围能形成一股具有极强攻击力的剑刃风暴。冷傲天遂使出了最后一招”傲气冲天”其气势凌人让人望而生畏不敢跃进雷池半步,想来便是奋力对抗一战定输赢了,张凌不紧不慢的使出“人剑合一”这便是剑的最高之境界,破其气,生而畏。剑圣此招讲究“剑就是人,人就是剑,是为人剑合一,如此讲究手中无剑,但剑却在人心中,足以以剑气伤人于千里之外。这巨大的剑气和巨大的剑气相交融的那一刻,一时间雪山崩落,大地一片震动,惊得段飞鹰赶紧抓起了珊儿飞起来,其他人好在都安然无恙。
惊恐之余的段飞鹰指着说道:“大哥和剑圣前辈的剑招真是缥缈虚影难以分辨,看来真是惊天地啊。”
孟天涯扶着海娇说道:“没事吧,这剑气太厉害,如果逼得太紧的话肯定会伤到,不过从目前大哥的招式来看,真是咄咄逼人啊,好不手下留情。”
“是啊,冷大哥的剑法为何那么的盛气凌人啊,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海娇也有点不敢相信了,孟天涯一直望着也许冷傲天是想着证明自己刚独闯的剑法。
“飞流直下”如一团火焰一般刺来,剑圣御剑飞行,以凌空的“万剑归一”为破敌之术,瞬间千万虚虚幻幻的剑影过来,傲天用金钟罩挡着,还是被剑圣的“万剑归一”给破了元气,以近无虚身之影剑指着傲天的喉结。
冷傲天愣住了,他没想到剑圣的招式是如此的诡异和变化莫测,想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自己输得也是心服口服,忙合上剑说道:“前辈手下留情,晚辈实在不及,输得心服口服。”
剑圣背过手走过来说道:“冷兄弟你的剑法是很厉害,这世间恐怕也少有了,但是你的用剑和御剑之法还不够熟练,换句话说就是你根本驾驭不了,如果有人指点一二的话一定会更加的与众不同,没想到我久居雪山这么久了,第一次遇见你这么厉害的人,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内力啊。”
“承蒙前辈手下留情,在下当初在少林寺练习易筋经的时候已经完全了熟练于心,对于练习剑法学的倒也快,还有在道天前辈的帮助下打通了任督二脉,才使得自己潜力被激发。”
“难怪你内力如此身后,原来你是学习了少林易筋经啊,不过你的天地二脉虽然打通了,体内的潜力还是没有被激发出来,这些日子你就到雪山之巅来找我吧,我们论剑如何。”
冷傲天一听高兴的说道:“能够得到前辈的指点,那真是太好不过了,在下荣幸之至。”
剑圣大笑了一声,顿空飞去……
冷傲天久久凝视着……在一旁的珊儿赶忙跑过来挽着说道:“冷大哥,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傲天笑着对珊儿说:“没事,放心吧,剑圣前辈的剑气虽然厉害却不至于伤人,我也感到纳闷,待明天好好讨教一番。”
“大哥,你的剑法真是厉害啊,看的我头都晕了。”孟天涯兴奋的说道。
这时候陈玄冲过来了拍着手道:“真是精彩啊,好久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剑对剑的比试了。”
众人回头一看是陈玄冲,冷傲天握拳道:“前辈,你不是去采药去了,为何这个时候会回来啊。”
“这千年雪莲可不好采啊,我到了雪山之巅的五峰上找了许久就是没有找到,而且被一阵巨响给惊扰了,没想到你和张剑圣比试剑法呢,唉,来晚一步,看不上这精彩好戏了。”
“晚辈不敌,已经输了,心服口服。”
“哎,千万不能这么说,你的剑气定然与众不同,要不然我远在十里之外能够感到剑气的威锋吗。”说完便哈哈大笑道,几个人一起回了君子阁楼去。
翌日清晨雪山之巅剑风亭中。
剑圣老早的就望着万里雪山,不住的赞美道:“欲与天空比高,看我快意逍遥,剑气凌风冲云霄,心中凌然自觉高。”
“前辈”
剑圣回头一看是冷傲天,说道:“来冷兄弟坐下说。”
两个人坐在亭子里面望着雪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