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多事
秋月秋宵秋日长。
夜已深,人不寐。
几个人下马往山间走去,远山、近树、丛林、土丘,全都朦朦胧胧,像是罩上了头纱。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衬着蔚蓝的天,颇像荒江野渡光景;那边呢,郁丛丛的,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令人几乎不信那是繁华的绝剑亭了。他们经过一段路程后来到了山腰间的峭壁处,记得当时傲天去山洞里面练习剑法,傲冲当即决定朝对面的山洞走去。
殊不知这里面是有人的,此刻的苏火烈已经命属下在江陵城定制好了三十辆马车,为的就是装这些武林门派的掌门人,剑魔的三十六个弟子全都到齐了,这下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昆仑山了。傲冲的误打误撞闯到这里,倒是惊住了山洞旁边的守卫,好在傲冲的剑法快,一剑嗜血了却两个人,悄悄的进去了,当走到山洞中间的时候,便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有人谈话的声音,好像在说什么转移的路线和十日后必须到达的命令,只是玉儿不小心踩住了洞中的石块,惊得金不凡赶紧跑过来大声的说道:“是谁,给我出来。”喊了几声就是没有人应,这时候水轻飞说道:“师兄你一定又多疑了,赶紧完成师傅的使命吧,要不然到时候师傅又该发怒了。”
金不凡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很怀疑的目光盯着后面看,想着自己明明听到有声音的,自己是不会错的,当两个人走远之后,玉儿拍着胸脯舒缓一口气,又轻声慢步的跟上去了,傲冲不想现在就动手,因为还没有弄清楚敌方的目的和动机,现在还是不要打草惊蛇,要跟着看看。
当他们又往里面走一段路的时候,后面出来两个人,正是金不凡和水轻飞,他们都露出了邪笑,惊得玉儿大叫道:“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谁,哈哈,不妨告诉你们,反正你们也跑不掉了,可听好了,我们是昆仑三十六星,我师傅的称霸武林的时刻要到了,到时候你们中原武林统统都要诚服。”
“你们是剑魔的人”孟天涯说道。
“算你识相,我就是剑魔大弟子金不凡,这是我二师弟,今天你们休想活着出去,受死吧。”说着便交打上去。洞中激烈的交打声音惊动了其他人,眼看着敌人越来越多,傲冲赶紧让大家先跑出去,这时候苏火烈跑了过来一看是哪个拿鞭子的玉儿便说道:“我认得他们,不能让他们逃跑了,师兄你赶紧带着这些人从后山走,这里有我应付。”
苏火烈追了出来,看到傲冲他们正站在门口,便唤手下十二幻影战士前去消灭,孟天涯和海娇当即使出鸳鸯双刀对抗,而傲冲则一个人应付苏火烈。
傲冲和苏火烈一直看着对方,久久不说一句话,他们都做好了攻击的准备,突然苏火烈哈哈大笑两声:“你就是傲天的弟弟,真是冤家路宰啊,今天我要从你身上算你哥哥的帐。”
“哼,你害我山庄几十条人命,今天我就要为大伯报仇,受死吧。”
此刻西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此刻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
傲冲反手拔剑,举当胸,目光始终不离苏火烈的手。他知道这是只可怕的手!因为他的双火焰神功不是吃素的,一定要破解其手心,不能让他使唤出来。
剑可以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傲冲对这些运用的比较熟练,看他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正如拳谚所形容的剑似飞凤,傲冲腾空跳起来,举起手中的剑前后左右锁定了方向,这些年来他始终记得剑随人所动,随曲就伸,不丢不顶。勿自伸缩。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挨何处,心要用在何处,须向不丢不顶中讨音讯。切记一静无有不静,静须静如山岳。所谓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一动无有不动,动当动若江河,所谓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从此做去,一年半载,便能施於身。此全是意图不是用劲。久之,则人为我制,我不为人制矣。
苏火烈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他扬起头,怒着天,头发凌乱着,举起双掌使出烈焰朝着空中的傲冲打过去,这一团火焰使得是如此的诡异,可以随着傲冲的剑旋转往返,看来不可小觑啊。
傲冲使出“人剑分离,聚而合一”以幻影法迷惑,但是苏火烈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使出人身分影的招式对打起来,两个人在空中打的很是激烈,仿佛天空中璀璨的繁星,刺得人睁不可眼。他们足足战了一百回合,眼看傲冲败下阵来,玉儿在关键时刻偷袭成功,用鞭子缠住了苏火烈的腿,好在傲冲反应迅速,使出“怒血穿心”双臂一振,已掠过了剑气飞虹,随着红叶飘落就在这一瞬间,满天剑气袭来,血雨般的枫叶却还未落下,苏火烈已经被巨大的剑气给负伤了,在惊险的那一刻苏火烈使劲全身力气,睁开了玉儿的鞭子逃脱了,不过他自己也受重伤了。
天涯和海娇还在对抗着十二幻影,也许是自己主人受伤了,他们都跑到傲冲这边对打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烟气,让苏火烈逃跑了,气的玉儿就要追上去,傲冲拦下说道:“我们还是先去洞中看看发生了什么状况,穷寇就莫追了。”
几个人朝山洞中走去……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二章 :行云流水
剑魔三十六弟子协助苏火烈把所有武林门派的掌门人押解回了昆仑山……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而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诗仙李太白赞美的昆仑山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也是“万神之乡”。
苏火烈并没有回去昆仑山,而是继续留在江陵城把守着,为的就是引傲天出来顺便接收所有门派,他不知道剑魔已经改变了注意,准备派遣坐下四大弟子前去。
玉珠峰朝霞亭子,执事的护法天魂和地魄传来剑魔的口谕:命坐下四大弟子潜行、天云、千流、水飞花前去雪山剑圣处带去一道谜语,这里面全是剑魔想要说的话,而且礼尚往来,若要报当年之仇还是要事先摆明心意为好,这叫蓄势待发只等一朝。
行云流水,谓像天上的流云,江河中的流水正如苏轼《与谢民师推官书》:“所示书教及诗赋杂文,观之熟矣,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於所当行,常止於不可不止。”剑魔的这一招是想来个先发制人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
冷傲天在这里已经几个月了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情,这些日子以来每次都和剑圣讨论剑法,加上教珊儿和妹妹剑法,心中自是畅快,他也终于知道自己父亲没有死去,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不过悬着的心也可以安然了,唯一要解决的就是找到剑魔救出自己的爷爷,这个担子很重,因为对手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即便自己学会了傲心诀也不敢轻视。
行云流水接到师傅的命令之后快马加鞭前去,行至几十日后终于到达了雪山脚下,望着皑皑白雪覆盖的山是如此的奇险,潜行下马望着说道:“想着骑上去是不可能的了,我们还是步行上山而去,在天黑之前务必感到剑亭。”
四个人踏着步伐往山上走去……
君子阁内。
“哥哥,这些日子以来我终于领会到了剑法中的精要,感觉比以前运用自如多了,而且人剑合一就要练成了。”倩玲喜上眉梢,是在得意自己已经成功了,在一旁的冷傲天笑着说道:“就你这样还差的远呢,剑法随心而变,即便你武功再高不懂得如何运用也不行。”
倩玲撇撇嘴,转向珊儿说道:“还是珊儿姐姐好,好在这些日子我们一起练习的,不那么无聊了。”
冷傲天看着珊儿问道:“剑法练习的如何,能够自保了吗?
珊儿本不会武功,也没想过练习武功,自从认识冷傲天后便开始慢慢的学习起来,当然其中一点就是不相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学习一点自保也就减轻了一份负担,珊儿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剑法已经很厉害了,比当初好多了,这下就是来个敌人我也可以对付了。”
“哇,太好了,珊儿姐姐确实比以前厉害多了,不如你们也练习鸳鸯双刀。”倩玲觉得大哥和珊儿真的很配,如果两个人练习刀法会是什么样子呢?
此刻山下的四个人已经穿越了药王谷就要往上面走去,不料正在外面练习剑法的莫凌风发现了异常情况,在夜色笼罩中隐隐约约看到四个身影,一颗悬着的心更加躁动了,赶紧上前一步,的确有四个黑衣蒙面之人,他们手里都拿着剑,莫凌风更加紧张了指着说道:“你们是谁,为何来雪山。”
千流笑了一下道:“哼哼,你又是谁,我们是来找剑圣的,识相点赶快让开,要不然让你尸骨无存。”看对方气势凌人的样子,一想到这莫凌风就很恼怒,看来不教训一下是不行了,赶紧刺向其中一个人大声道:“吃我一剑。”
潜行,天云和水飞花腾空而起,独留千流站在地上一动不动,谁知莫凌风的剑还没有到面前就被眼前一道金光给闪住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千流的剑就指着莫凌风的喉结,只听一句轻蔑道:“看来你真的是自不量力,我就成全你。”此刻的莫凌风完全怔住了,在关键时刻冷傲天出来了,一道剑气驶来,把千流的剑给折断了,惊得天云目瞪口呆的道:“好厉害的剑气。”
冷傲天赶紧扶着莫凌风道:“怎么样没事吧,你且退后看我如何对付他们。”现在的冷傲天已经没了耐性想着眼前的人就是来找事了所以也就不那么废话了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们四位一起上吧。”
“好狂妄啊,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我们四个人这么说话,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天云上前一步趾高气扬的道。
冷傲天透出一股杀气,这些日子以来他把自己独闯的剑法又全部的练习一遍为的就是找到破绽口加以精进,如今这就是个好机会,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冷傲天的剑一旦出鞘,必会增加伤亡,他的眼神冷峻,犀利,令行云流水也不由得颤抖,然傲天缓缓抬起右手中的剑指着说道:“看招吧,让我领教一番。”
青色的剑光终于冲天而起,剑在空中虚虚实实挽了三个剑花,如蛇吐芯一般,直刺向四人,但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他毕生武术的颠峰。而冷傲天务使气敛入脊骨,呼吸通灵,周身罔间。欲要神情收敛入骨,先要两股前节有力,两肩松开,气向下沈。牵动往来气贴背,而敛入脊骨。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能呼吸,然后能灵敏。吸为合为蓄,呼为开为发。盖吸则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则自然沈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运气,非以力使气。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有气则无力,无气则纯刚。
一身之劲,剑成一家,分清虚实,总须完好一气。发劲须沈著松净,专主一方。曲中求直,蓄然后发。蓄劲如张弓,发劲如放箭,运劲如抽丝。劲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又要提起全副精神,於彼劲将出未发之际,我劲已接入彼劲,恰好不后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进后退,丝毫不乱。方能得机得势,随手见效。此谓借力打人,四两拨千斤也。
动静之机,在於阴阳,总归神聚。神聚则一气鼓汤,炼气归神。气势腾挪,精神贯注。开合有致,虚实清楚。左虚则右实,右虚则左实。虚非全然无力,气势要有腾挪。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由腰展於脊骨,布於两膊,施於手指。此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顺心如意剑气飞离。
傲剑第七式傲气冲天以气凌人,呼啸天地,绝杀千里之外,但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他毕生武术的颠峰。四人手中的剑全都断了,傻愣着不知所以,只是轻轻点地,竟凭空消失了!等冷傲天收剑,后退一步扶着莫凌风,回头便走。
潜行低下头掏出怀中的信纸,上前一步道:“阁下剑法精妙我等不如,不过我们都是奉师父之命来传达书信,还麻烦转交剑圣。”
傲天回过头来吗,看着他躬身递上信纸,接过来望着说道:“你们师傅是谁。”
潜行答道:剑魔
冷傲天一听惊讶的说道:“剑魔,那可有一个叫傲璟之人在他那里。”
潜行点了点头道:“傲剑山庄的主人已经被困有五年了,不过家师对他很好为了得到傲心诀我家师傅耐心也是有限的。”
止不住内心的怒气,冷傲天指着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师傅说我冷傲天不日便会前去领教,为的就是当年之仇。”说完转身就走了,潜行不知道冷傲天指的是什么,呆呆的望着,随后回头一句道:‘我们这样回去一定没命,想我们四人当年在江湖上是何等威风,只是中了剑魔的蛊心咒而已,现在我们还是散去吧。
四个人在风雪中相互看着久久不语……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三章 :西域剑魔
剑魔弟子不请自来这让剑圣坐立不安,倒不是怕而是担心武林浩劫难阻,想着当初搅得整个江湖乱成一气,还好傲长空出面解救了这场危机,如今四大弟子的前来正如当初一样,这就说明是下战书的,张凌看着信中所写不由得感叹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前辈,这个剑魔到底有多厉害。”冷傲天止不住内心的疑惑,他想着终究要一战,还是了解清楚才好,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剑圣放下手中的信纸开始讲起来往日的恩怨……
“雪宫建於东国,雪山峙於西域。”剑魔萧重天站在玉峰上望着万里高山道:“一剑凌风决定,俯瞰天下谁敌?”护法天魂看到剑魔是如此的满欢欣喜便上前一步道:“师傅,行云流水四个人去了这么久,按照时间路程早就该返回了,为何迟迟不见回音。”
“哈哈,我早就料到了,他们四个人是不会心甘情愿呆在我身边的,就算是中了我的蛊心咒而死他们也不会再回来了。”剑魔捋着胡须,一直望着远方随即命令护法随他一起去雪山,剩下的事情全都交给大弟子金不凡,至于江陵城的事情则全部交给苏火烈,走之前还让弟子严加看住傲璟千万不可有差错。
话说玉儿,傲冲等人回到了傲剑山庄后,对于失踪的苏火烈查了好多天没有一点音讯,所以几个人商量去西域救段飞鹰,如果猜得没错,所有的武林同道全都在里面。
剑魔打理了所有事情之后,骑着马便赶往雪山。
亘古冰峰高域情,玉龙持护纳西擎。
白绫炫射扇山陡,绿雪移形甘海晴。
半岭皑皑花缀景,一潭洌洌水飞琼。
沧桑演绎轮回转,我自岿然任尔横。
一语完毕,剑魔扬天哈哈大笑道:“十几年了,今天就是了却恩怨的时候。”
此时的傲天还正和剑圣讨论如何应付之策,谁知邹玉负伤跑回来道:“师傅,不好了剑魔来了。”
“什么”傲天大惊赶紧站起来说道:“前辈,现在该如何。”
剑圣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捋着胡须道:“我们前去会会他,记住一定不能轻举妄动,在双方没有使出武功路数前一定要切记。”
傲天点了点头跟着剑圣出去了。
剑魔一掌打的莫凌风倒地吐血,还有在一旁的傲倩玲,虽然学会了人剑合一但是运用的不是很熟练,几下子便被剑魔的剑气给震开几丈之外。可是倩玲怎肯罢休,执剑旋转再一次刺过来,剑魔哈哈大笑道:“不自量力。”只见轻轻一挥,倩玲悬在半空一动不动的,看上去表情痛苦的样子,这时候冷傲天一个剑气凌风驶来,破开了对峙,赶紧接住倩玲道:“妹妹,你没事吧。”
这下子可让倩玲吓坏了,还好冷傲天接住了,但是她还是不服气指着说道:“这家伙太无礼了,我一定要教训他。”
“妹妹,你且退下,这个剑魔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呢。”
只见剑圣轻笑两声道:“萧兄别来无恙啊。”
“哈哈,张老道你还记得我啊,想着当初你们几个是怎么挤兑我的,说我是邪派,如今我卷土重来,为的就是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张凌继续说道:“这天下第一只是虚名,谁也不敢妄自称呼,就连当年打败你的傲长空都没有自封天下第一,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散罢甘休啊。”
“当然,我一定要报仇,这些年我为了钻研武功不惜屠灭傲剑山庄和江湖各大门派,为的就是习练天下武功把它们融合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打败傲长空的傲心诀。”
冷傲天一听握紧手里的剑怒视着剑魔,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较量一番。
萧重天继续说道:“我们也不用废话了,几年不见我倒要领教一下你的武功。”
张凌摇摇头说道:“不急,不急,还是打败我的徒儿再说吧。”说着边让傲天上去领教,因为剑圣明白这普天之下能够胜得过冷傲天的恐怕是没有了,即便是眼前深不可测的剑魔也一样。
剑魔一看是个小子,不屑一顾道:“无名鼠辈,不值得一提我从不杀后生晚辈。”
“错也”张凌指着说道:“这边是傲璟之孙冷傲天也,当年他为了查询是谁血洗了傲剑山庄,不惜千万里寻找,如今便是时机到的时候。”
“哦,还真没看出来,你就是傲璟的孙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先打发我这两个护法吧。”
天魂地魄乃是剑魔身边最厉害的人了,这两个人合起来犹如一体,冷傲天看着他们一黑一白,脸上涂抹着东西,便怒着说道:“十招之内,皆败我手。”
“好狂妄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剑魔目不转睛的看着冷傲天。
傲天嗖嗖嗖的如幻影一般使出剑来,以分身纵横之术来破解两个人合体之势力,剑魔看着笑道:“呵呵,果然与众不同,不愧为剑门之后。”
冷傲天足踏九宫,左手捏了一个剑决,徐徐围着天魂地魄走了起来。他双足变换间,口中尚自念念有词,眼见整个人越走越快,最后直如一团风一般寻找着天魂地魄的破绽。
天魂地魄暗运一口气,匍匐蓄发之势径自双目一闭,呼吸平稳开始用耳朵听着冷傲天剑气的所在。可是来来回回的剑影循环着,任凭天魂地魄如何的找寻就是发现不了其中的破绽,这下是真的遇到高手了。眼见剑芒已经到了天魂地魄的身后,天魂地魄猛地双目圆睁,怒吼一声却不戈挡,反而一个纵身跃上冷傲天头顶上空。须知人在空中没有大地做依靠,破绽最是繁多,更何况空中并无接力之物,一旦气竭只能任人宰割。冷傲天甲眼中露出喜色,剑式顺势一挑,一招剑指天南刺向天魂地魄的双足。
“一剑飞天,平衡旋转”可算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再加上从天而降的气势上先声夺人,一时间强大的压迫好似天崩地裂一般。再来个“飞流直下”惊得天魂地魄不知所措,傻眼的瞪着,冷傲天默念傲心诀一掌打下去两个人来不及避开被镇开五里之外。
剑魔惊讶的说道“什么,竟然是傲心诀,他会傲心诀,这不可能,不是早已失传了吗,连傲璟都只会其中的几招而已。莫非他也练成了几招而已。”
天魂地魄经脉震断,武功全失,冷傲天挥剑指着说道:“我要替大伯报仇,拿命来。”
一场大战就要开始,剑魔哈哈大笑道:“真是太好了,我倒要领教一番你的傲心诀。”
两个人用剑开始交打起来,一个真正高超的剑者不在意有剑与无剑多剑与少剑甚至拿着石头也能当成为剑,真正的剑道巅峰,是要能妙渗造化,到无剑无我,剑我两忘,那才真的是无所不至,无坚不摧,冷傲天领会了这些加上天灵剑法,千灵剑法,和剑诀七式,能否更胜一筹。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剑魔有泪
剑如风云气如鸿,石破天惊道不同,剑魔有泪余恨心,俠者相逢仁者胜。
一个是纵横三十载的剑魔萧重天,一个是傲气正盛的剑客,两个人剑剑相克,惊天一战。
在一旁的傲倩玲看着剑魔的剑法是如此的高超,简直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就算是师傅也望尘莫及,便担心的问剑圣道:“这可怎么办,遇到高手了,大哥没有事情吧。”
更担心的是珊儿,她知道面前的敌手非同一般,也知道眼前的剑魔就是冷大哥的仇人,如今相见肯定会拼个你死我活的,最终只有一个倒下,珊儿闭目祈祷着希望冷傲天能够安然无恙。
剑圣很镇静,他在观察着两个人所使用的剑法和招数,没想到十年不见剑魔的剑法竟然练到如此境界,看来冷傲天真的要小心应付了,两个人都用剑简直是遇到了难得的敌手,因为剑乃百兵之王,五代时喻为‘夺命龙’可见剑为夺命之用,夺命杀人也。自古侠之道,殛有悖天道者。故剑道…故剑道于人到之上,而从于天道,则心坚,心坚,则不惑,不惑则无所惧。然又何为‘无剑胜有剑’之说?手中无剑心中焉有剑?十年后双方皆成了雄霸一方的不世高手,又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是份外眼红,双方剑法如今看来不分伯仲,那胜负自是逆转!
剑魔以一柄短剑,对冷傲天玄剑,两人的兵器,一短一长,一刚一柔,两人的年纪,一长一幼,两人的名声,一显一平,究竟会是谁胜谁负?
一千招过后,两人在雪山呼呼啸啸的风中矗立着,他们身上已经溅满了雪花双方都意识到面临着一生最艰难的一次战斗!
此刻的剑魔明显感觉到冷傲天的霸气所在,很有自己当年的风范,便哈哈大笑道:“真是小看你了,竟然给我打了这么久不喘一点气息,看来你的内力也不简单吗?”
“哈哈,我冷傲天今天与你决一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发疯了一样,头发散开挥着剑使出一招“斗转星移”剑锋旋转而起,直逼剑魔喉结处。
“落叶遮天”俯身起剑,剑向地面压点,身朝后方回旋,点扫起无数剑光,一时间,犹如扫帚扫在脚下的雪一般,飞速开来……剑魔以剑挡之,两个人又是一阵交锋。
在一旁的珊儿越发的紧张和不安了,这时莫凌风来了看到眼前的状况直呼惊叹,要不是自己武功尽失,一定要上去助阵,如今还有伤势在身,不宜剧烈打斗啊。
倩玲看着剑圣闭目着赶紧说道:“师傅,师傅,你快想想办法,我们来个偷袭。”
“不!你哥哥完全可以胜过他,正所谓不役于物之强首先应以庖丁解牛之純,无厚入有间,以我之锋击敌之罅,既持枢破罅。然后剑之道实应重势,不应重剑。故我认为剑道之强在呼于应之于天道,純之于技巧,强之于势气,方可不役于物,臻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冷傲天如雾疾舞,真是迅如闪电疾如星驰!剑魔唇角浅勾,腾空而起,几个起落,轻松避过。此刻剑魔双目暴睁,两眼闪过一股怒气,他杀的兴起,剑法越发凌厉,忽然”人剑合一“舞出一片雪光!真是快如闪电,短短一刹那一口鲜血自冷傲天胸前喷出,只见血雾绽放如乱红飞溅,把白雪染成了一片通红,珊儿一看便要过去大喊着,剑圣看吧赶紧发功吸回来,并劝解道:”千万不可前去。”
冷傲天缓缓站起来,擦拭嘴角的鲜血,怒目而视,开始使出傲家心诀口中默念着心语:执手方圆,气丹田,于心间,术中阴阳两边天,凭栏月,入江流,气大川,立于天。
莫凌风看吧惊讶道:‘冷兄这是要干什么,为何身边环绕着一团雾气。”剑圣猜想这便是傲心诀了,当初只看到傲长空使用过,没想到又戏剧性的看到这一幕,也许这就要终结了。
怨气,戾气,喜气,悲气……一阳吸,一阴吸,形神分离,飘渺无形,云无形,风无动习练第八重“阴阳两个,摄魂心魄”剑魔看吧新开始慌了,想着当初就是被傲心诀打败的,如今这一幕又出现在眼前,难道是想束手就擒还是拼死一战,萧重天怒气上来,使出自己最后一个一招“魔幻心生”瞬间一掌推出去只见一个大大的“忍:字推过去犹如一道大山一般,冷傲天顿空而起看到眼前情形,赶紧形神合一一掌对抗过来,是“仁”道高一尺还是“忍”魔高一丈呢?两个人完全品着内力开打起来……
剑圣一看赶紧大喊道:快离开这里,山上积雪就要落下。众人一听赶紧逃离开来,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传来,雪山之巅上的积雪全都坍塌下来,滚落的雪越来越多犹如山一般重重的把两个人压了下去,珊儿一看睁开剑圣跑到面前哭喊着:“冷大哥,你在哪里啊。”
倩玲也不知所措也上前扶着珊儿,很是伤心的样子,在一旁的莫凌风急忙问道:“前辈,冷兄难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他们两个完全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也许……’
突然雪崩开了,从里面跳出来两个人正是冷傲天和萧重天,他们两个还没有死,没想到刚才那巨大的声音是如此的响彻天地,仿佛探险一般,好在都没有事情。
冷傲天跳起来那一瞬间御剑开来,而且招式越来越快,猛地一声清啸剑法忽变,那柄长剑竟似成了一条软带,轻柔曲折,飘忽不定,看来逆境重生,冷傲天又想到了一招“玉指柔剑”。剑魔不能守拙驭巧,身形游走,也展开轻功,跟他以快打快。突然冷傲天嗜血长空,气贯长虹疾刺剑魔胸膛,剑到中途,剑尖微颤,竟然弯了过去,斜刺他右肩。这路“玉指柔剑”全仗以浑厚内力逼弯剑刃,使剑招闪烁无常,敌人难以挡架。
剑魔萧重天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剑,任凭手中的鲜血直流也无动于衷,冷冰冰的看着冷傲天,往前一步道:“没想到我会败在你手,真是天命也,成也剑,败也剑,你先祖曾用傲心诀打败我,如今恍惚所以啊。”
“快告诉我爷爷在哪里,我饶你一命,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此剑如心间,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按之无下,挥之无旁,上决浮云,真的是无剑胜有剑,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天地合一的境界果然与众不同,哈哈……
冷傲天抽出剑,剑魔萧重天仰起头,慢慢跪在地上看着被鲜血染红的白雪,如今侵染大地,不由得感慨道:“兮我往依,剑由心生,莫然而立,如今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还质问冷傲天为何不杀了他以报当年之仇。
剑,百兵之君。君以“仁”剑,杀人之兵,亦是救人之器。无欲、无求、无我,亦无剑!以心仗剑,是为无敌!冷傲天没有忘记剑圣所说的话,所以:仁不杀也。
萧重天一听呵呵轻笑道:“真是没想到啊,原来这就是最高境界,枉我一声嗜剑,总想着以剑杀尽天下,怎知真正的剑道是巅峰,是要能妙渗造化,到无我无剑,剑我两忘,才能真的无所不至,无坚不催。”炙热的泪水洒下雪中融化了,仿佛好久有觉察到自己的泪海是热的……
飘渺一切一切,尽归于无!
心无一物,是天地!剑不存心,乃乾坤!心怀天地,剑有乾坤!
何为巅峰!这就是剑道的巅峰!
诗曰: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如今萧重天败得一塌糊涂,也无心再卷入江湖,冷傲天止剑不了却正如:拔剑绕残樽,歌终便出门。西风满天雪,何处报人恩。勇死寻常事,轻雠不足论。翻嫌易水上,细碎动离魂。
一花,一世界!一剑,一乾坤!乃高境界,则是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是以大胸怀,包容一切,那便是不杀,便是和平。”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普陀情话
诗曰: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剑魔已败,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心诀骤起天下无敌,冷傲天终于了却了眼前的敌手,而萧重天也输的心服口服一个人下山而去独自去了昆仑山还发誓言说:从此以后不会再踏入中原一步,但是他的弟子已经会为他报仇,自己坐下还有一个关门弟子剑魔把毕生所学全部交给了一个叫上官剑鸿的人,还立下誓约十年之后一定要独创出可以与傲心诀匹敌的武功。“
冷傲天一听也信誓旦旦的答道:愿奉陪到底。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剑魔留下一句之后便消失在雪山之中,剑圣摇了摇头淡淡一句道:”倚栏杆不尽兴亡。数九点齐州,八景湘江。吊古词香,招仙笛响,引兴杯长。远树烟云渺茫,空山雪月苍凉。白鹤双双,剑客昂昂,锦语琅琅。叹天下英雄,使君与操,馀子谁堪共酒杯。车千两,载燕南赵北,剑客奇才。饮酣画鼓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
莫凌风知道冷兄还有好多事情要做,遂握拳道:“兄弟一路走好,我莫凌风能够认识冷兄此生足矣。”
”莫兄,你我共患难过,往事历历在目,如今有事在身不得不下山而去,待日后再来相聚。“
冷傲天要去昆仑山救自己爷爷,倩玲一听也赶着要去,还说哥哥当初答应她一起回傲剑山庄的事情,想着终于可以下山了,可以见到亲人了。”
冷傲天又去剑亭拜别了张凌后山下而去,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剑圣欣慰了点了点头,可谓剑客不夸貌,主人知此心。平生贵酬德,刃敌无幽深。
冷傲天和珊儿,倩玲三人骑着马便奔向昆仑山而去,这边唐玉儿和傲冲已经顺利的救出了段飞鹰和傲璟,他们也是一路奔向雪山而来,没想到的是竟然相遇了,冷傲天看着白发苍苍的傲璟赶紧下马跑过去跪下道:“爷爷,孙儿不孝让你受苦了,这些年我迟迟没有追寻到凶手下落,还好我已经打败了萧重天,已经报了仇了。”
傲璟颤抖着,这几年来剑魔折磨他快要残废为的就是套出傲心诀的精要,可是剑魔不知道这心法早在十年前就被自己的弟弟傲天腾给藏起来了,即便剑魔学的三重也是没用的,看着自己孙儿如今变得如此厉害便蹲下说道:’天儿,你做的很好,这些年你已经锻炼了不俗,如今已经达成,爷爷看在眼里是高兴的很,比起身上伤来不算的什么。”
“大哥”傲冲的眼眶已经丝润了,自从家被血洗之后已经五年时间没见大哥了,如今终于重逢便说道:“大哥,父亲没有死在青城山处,已经决定留守剑王哪里,追逐学道。”
“真的,太好了,二弟几年没见听说你剑法已经达到高超境界了。“
在一旁的倩玲扑到傲璟怀里道:”爷爷,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受了那么多的苦,现在孙儿也练成了剑法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傲剑山庄了,往日的地位已经会重塑起来的。
傲璟拍着倩玲道:“当初你父亲执意要送你去雪山学艺,如今看来也是进步不小,至于名誉之事犹如过眼云烟,不提也罢。”这几年来傲璟也想了好多,觉得剑的境界即便是达到高超了也无异于一个剑客而已,邪恶之人必行坏事,心善之人便至干戈,两者相逢必是劫难相持。真乃:门下三千各自矜,频弹剑客独无能。田文不厌无能客,三窟全身果有凭。
珊儿看到冷大哥一家人团聚真是高兴的不得了,想来一切都圆满了,在一旁的唐玉儿深知傲天心里容不下第二个女子了,自己也就不勉强了,一想起往事心不免隐隐作痛起来,这种痛是心痛,恐怕外人是无法理解的。
一行人赶往江南木府中,一路上傲天不时的问道:“二弟,不知道三弟去哪里了。”
“大哥,三弟走的匆忙,只留下了一个令牌,说到了大理之后找到牌子后面所写的地方就可以找到他了。”
冷傲天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天龙寺庙,一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