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错过。“
玉儿一听顿时来劲了,说道:”好啊,好啊,到时候可以好好的看一看了。“
屋里气氛顿时舒畅起来,大家有说有笑的。”
吃过饭后,宁崇把宁霜叫道屋里面,说了好长一段时间,只见出来后,一脸苦闷,正好出来的玉儿看到了,想要问,但是天这么晚了,还是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宁霜带着玉儿,刘四知去逛这汴京城,一路上玉儿开开心心的,吃着冰糖葫芦,转着风车,别提多高兴了,只见刘四知进了一家字画店,久久不肯离去,宁霜就问道:“刘公子为何在不肯离去。”
刘说自己很喜欢书法和字画,每次看到喜欢的都会去欣赏....也许是真的喜欢了,宁霜就把它买下来,送于刘四知。
刘坚持不要说道:”已经麻烦宁霜姑娘了,怎么再次索要东西。玉儿就说:“收下吧,人家送与你的怎可推迟,况且我吃了那么多,玩了那么多,都是霜儿的钱,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宁霜拿着画说:”既然刘公子喜欢,就当是礼物相送了,算是相识一场。“
刘只好接受并连连称谢。
看着宁霜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样,玉儿关切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霜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进了一家客栈——春来客栈。殊不知这里是傲天他们早先住的地方。
找个位置坐下来后,宁霜就讲起来说道京城方海平乃是一大户人家,自己去拜佛上香的时候,走过碰头,后来被人跟踪,第二天其子方骏就来提亲说是相中了宁霜,必须要娶过门,如果不从定要有好果子吃。”
玉儿一听很生气的说道:“真是强取豪夺,不嫁娶有何后果。‘
原来霜儿的表哥因好赌,输了几百两银子,无力偿还就来到宁霜家求助姑父帮忙,虽然被训斥一顿,但是宁崇还是把银子还清了,但是方骏不从,就是要娶宁霜,由于是大户人家,自己斗不过,只能忍气吞声。
刘便说道:”为何不报官。“
宁霜无奈的说道:”他们早就串通好了,我们无可奈何。“
“真是气人,天子脚下竟然有这种事情,”刘一下子打在桌子上。
从没看刘这么生气过,玉儿看了看他。
这是店小二来了说道”你别弄坏了桌子,之前就有一客官也是经常做这个地方,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总是一拳头下去打在桌子上,你们也真是的,奇了怪了。
玉儿看着店小二说:“干嘛啊,弄坏了陪你一个,不服气啊。见玉儿这么厉害,小儿无奈说:”姑娘你真厉害。“说着就走了。正在下楼的凌风和海娇看到后说:”这女子真是野蛮不讲理。“凌风只是看看就说道:”赶紧去苑客茶庄,他们还等着呢。“”是啊,一会婉儿又该着急了。“说着两个人走出客栈。”
晚上回来后,玉儿始终翻来覆去的,想着宁霜这么好的人,如果嫁给一个那么让她讨厌的人,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就来到宁霜的旁边说自己可以教训那个叫方骏的,宁霜想着玉儿一定是为自己好,但是他们家大势大的惹不起啊,说着叹口气,那天晚上他们说了好多.....
早晨的阳光洒在院子里,照亮了睡醒的玉儿,只听到外面声音”快点,我们公子等着呢,今天你必须就去方府,等着十五那天你嫁过来呢。只听婢女春如说:“我们家小姐不愿意,你们赶快走,要不喊人了。
其中一个男的说:”你喊啊,我看谁敢管我们方府的事情,不想活了,说着就开始拉。’
玉儿赶忙一鞭子甩过去,打在那人脸上,一看是个姑娘,受伤的就说道:“敢打我,不想活了,兄弟们上。”
只见玉儿一跳,把一群人都打到在地,按住那个受伤说:“看你还这么嚣张,赶紧滚,要不让你尝尝我鞭子的厉害。”
说着赶紧跑了嘴里大声念道:“你们等着。”
宁霜看玉儿闯祸就让气躲起来,玉儿执意不肯,说一人做事一人当。“
方骏知道后,很是生气,就带着人来到宁府。”咚...咚咚...“的敲门声,很是响,只见春如打开门一看是方府的人,赶忙大喊着。方骏说道:”是谁打伤了我的大管家,赶快出来。“
只听刘四只说道:”不知来此有何贵干。“
方骏一看不认识,又是个男的说道:”你是谁啊,怎么没见过你。“
”我..我是..“
你是什么、
这时玉儿对宁霜说道不要出去,自己可以解决,于是打开门走了出来说那是宁霜的大表哥。
”什么,大表哥。“方骏怀疑的说道:”他表哥不是张成吗,怎么有冒出来一个。“
玉儿说道”谁说的宁霜只有一个表哥,我还是她远方表妹呢。“
“这个我信”方骏猥琐的笑道:”没想到宁姑娘还有这么漂亮的表妹。“
众人一阵大笑。
“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看我以后怎么教训你。”玉儿心里念道。
方骏说道:”今天就是找打伤我管家的那人。“
只听管家说道就是这女子。
方骏不敢相信她这么厉害,就说道:”原来是表妹,从此以后就一家人了,就不要再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还是想着你表姐那天的嫁妆吧。“
说着就要回去,玉儿忙拦住说道:”不要走,我有一句话要说。“只见她趴在方的耳朵上轻轻地说着。
众人很是惊讶,只见方骏露出一丝坏笑,带着家丁就回去了。
宁霜出来后说到底什么事情,按方的性格肯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玉儿就拉着宁霜回屋了.....
宁崇这天晚上对宁霜说:“今天方府人又来闹事了吧,我看这不是什么权宜之计,现在我们连夜救走,让方家人找不到我们。”
宁霜说道:“我们去哪里,他们是不肯罢休的。”
任崇无奈说道;“那方骏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为父怎可让你下嫁与他。”
玉儿推开门进来说道:“宁老爷,实在抱歉,听到你们对话,这件事请你放心,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宁崇疑惑的看着问什么知道怎么做了。玉儿不说拉着霜儿就去了厢房了......
正月十五那一天终于来了,玉儿本来是可以好好的看看,玩玩呢。但是她现在不得不做一件事,就是假装宁霜去方府,目的就是教训那方骏,这件事情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这一天八抬大轿抬过去,后面很是隆重。
方海平自然请了好多达官贵人相来,好多宾客提着礼物去了方府来祝贺,真是热闹,隆重。
婉儿和海娇也是为了凑热闹,就就进去了。
这里烟花漫天,众人一片喝彩,通红的灯笼把整个府邸照的透亮,方骏很高兴就喝多了,该是入洞房的时候了,只见众人哄抬着方骏来到门口。
在里面的玉儿早就坐不住了,听到外面有声音赶紧做好,推开大门,方骏笑着说道:”娘子我来了,你等急了吧,这就来陪你。说好关着门。
在屋顶上的婉儿和海娇一直看着,但这样总归不好,像是做贼一样,海娇劝阻婉儿,可她就是不听。
只见那方骏扑来,玉儿一掀开盖头,就是一顿打。海娇一看说:“这不是客栈那女子吗?
”什么“婉儿问道:’什么客栈,女子。”
里面凄厉的喊声被烟花声音遮去,外面人还以为方骏在屋里打的活热就偷笑,然后走开了。
婉儿看着很有意思就说道:‘这新娘子开始乱打新郎官了。“
只见打累的玉儿,偷偷跑了,见门开着的家丁过去一看不好,就喊着少爷被打,新娘逃跑了.....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三章 :苑客茶庄
方家大婚,新娘逃跑,新郎被打,一时间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
玉儿不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第二天早上宁霜就让玉儿和刘四知暂时的避一避,要知道那方海平就一个独子,又受到如此的羞辱,怎肯罢休,所以当天就去了临安府报案,说是什么一大盗劫走新娘还打上伤自己儿子,让临安知州钱庆和全城贴告示,捉拿。
殊不知宁家现在早已人去楼空,海娇和婉儿这天在大街上走着看到好多人围着就去看一下,只见上面有个告示上面这写着:大盗偷走新娘,打伤新郎,金银珠宝被掠空,如此猖狂至极,先全城缉拿,有人知道者上报,赏赐黄金百两。”
婉儿一看就知道这上面写着假的大声说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当天夜里我就....”
海娇赶紧捂住她的嘴,旁边的人都在看着,还以为她们知道呢,大家又是讨论着女子大盗的事情。
“明明就是假的嘛,这是明显的欺骗大家,太可恶了”婉儿气坏了,海娇说道:“这方家是京城大户,其子骄横跋扈,那个女子算是教训他了,如此的诬陷确实让人气愤。”
婉儿就说道一定要帮助昨天的那个女子,在官府之前找到,说着两个人就去城门边了。
临安知府早已经在各个出城的门口贴了告示,而且还重兵把守,而且查的很严,想出去也很难,除非飞出去。
宁崇见事情发展这种程度,就叹息道:“这下可如何是好,四面楚歌了。”
刘四知赶忙说道:“为今之计就是找个地方先躲藏起来,如果被抓到,一定会连累宁小姐的。”
玉儿对着宁霜说道:“都怪我不好,惹了这么大麻烦,我倒是不怕,就怕连累了你。”
宁霜知道玉儿为自己好,挺而冒险就安慰道:“你做的好,玉儿。像方骏那种人欺行霸市,狗仗人势的浪荡公子就该遭大,算是给我出口气。”
说着两个人都笑了笑,只是宁崇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刘四知看着就说道:“要不就去城西的一座破庙吧,那个地方也许不会有人。说着就朝庙的地方去了。
婉儿和海娇骑着马绕着城快一圈了,根本找不到玉儿他们。就停下来说道:”他们会去哪儿呢,现在全城缉捕,他们也逃不出去啊。’
看着婉儿焦急的样子海娇说道:“不用担心,他们还在城里那边,想着他们一定不会住客栈,还会有什么地方最安全。”
婉儿说:“是啊,他们不可能混进城外,一定还是城内,可是京城这么大去哪找啊。”
海娇忽然想起来什么就说:“京城有很多废弃的庄园,苑客茶庄原来不就是皇家的吗,现在让我们住进来,会不会和茶庄一样没人住的地方呢?”
“和尚,破庙,废弃的旧宅...’婉儿说了一大堆,海娇就说听一下刚才说什么旧宅,和破庙,也许我们可以去那个地方找找看。”
“是啊”玉儿答道:天都晚了,他们不住客栈,肯定会找个不会有人住的地方躲藏起来。”说着两个人快马往西面找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马车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庙宇,推开门一群乌鸦飞过,着实吓了众人一跳。婢女春如死死的抓着宁霜说道:“小..小姐...这...这里太,,,,黑了,我们还是找其他地方吧。”
宁霜赶忙拉住春如说:“不用害怕,这么多人呢,没事的,跟在我后面。”
玉儿一直走在前面,这阴森森的院子有一股凄凉,看样子已经荒废许久了,来到大门前,玉儿轻轻推开门,上面沾满了网,还有溅起的尘土。众人把里面有草铺平,点起一把火升起来,众人围坐在一旁。
只见宁霜来到佛像前默默说着祈福,希望逃过这一劫。玉儿走过来说:霜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听外面一阵马蹄声,大家神经蹦起来,不会有人追来,知道这个地方了,赶紧把火熄灭,玉儿一个人轻轻的走出去。
在外面的婉儿说:“都找了一大圈子,有旧宅,破庙都去了,就是不见踪影,到底去哪了。”
海娇说:“是啊,我们都转一遍了,还是找不到,我看还是回去算了。”
婉儿说:“那怎么可以,必须找到。”看看右边有一个破庙,就说:“上这里面看看。”
海娇拦住说道:“还是别看了,我哥一定该着急我们了,这么晚还没回去。”
“没事的,还一大帮人呢。”
玉儿站在院子里听的一清二楚,这两个人一定是知州派来捉拿的,现在要进来了,是出去和她们大打一架,还是赶紧让大家跑。
婉儿和海娇正说着,再看最后一个,没有就回去,正要开门进来。只见婉儿腾空翻过来想引开她们。
见这种情势,婉儿就使用飞镖,玉儿用鞭子甩打着,都挡回去了。
“什么,用鞭子也能挡我的飞镖,看来我要好好的陪你玩玩。说着两个人就来到屋顶上打着。
海娇在一旁看着,也跳上去助阵,玉儿哪能分心,不是她们两个对手,被两面夹击,实在招架不住,不到几十回合就开始后退。
看情况不妙,想着还是先跑,引开她们再作打算。海娇腾空翻转用刀对阵着,婉儿看着她们打,不好出手,就使用飞镖朝玉儿飞来。
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专心的两个人对打,被射来的飞镖射伤了胳膊,海娇又是迎战不到几回合玉儿就招架不了,两个人合力就困住了玉儿。
玉儿看跑不了就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是知州派来捉拿我的吗。
婉儿一听走上前来说:”怎么是你啊,让我找的好苦。”
“不要过来”婉儿扶着受伤的胳膊说道。
海娇一看正是那天夜里的新娘就说道:“我们没有恶意,你就是那棒打新浪的女子吧。”
玉儿很是奇怪就说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婉儿赶忙上前说道:那天我们正好在屋顶上,看到这一切,那方骏确实该打。”
玉儿更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婉儿说这是误会,就上前扶着,见她们不是派来捉拿自己的就放心了。
宁霜很是担心说道:“这么旧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话刚一出,门开了,只见受伤的玉儿还有两个女子。大家不知道什么事情了,玉儿说:她们不是坏人,是来帮助我们的,说着就晕过去了。刘四知赶忙过来搀扶。
随后大家一行人跟着婉儿去了苑客茶庄。
这茶庄本是孝宗皇帝休闲喝茶的地方,见傲天等人无处可去就让人整理一下住进来。一方面是傲天可以教皇子练习骑射,一方面也是让这些武林人士为其攻打金人,贡献一些力量。
这里真是清香别致,宁霜连连赞道。多么美丽清幽啊,大家都互相惊叹着,只见海棠回来了,看见这么多人就说道:“海娇,他们是谁啊。
把一切情况说明之后,海棠就让大家进去屋内,并对婉儿说:你们两个还不打声招呼就走,可急坏了我们。
这时候傲天和莫凌风出来说道:“婉儿就知道玩,大家可都等着你呢。”
“什么嘛我去救人好不好,不是全城缉拿的女大盗吗,其实不是这样的,事情我都清楚。”
傲天说道:“就你知道的多,是吧。”然后看着刘四知怀里的姑娘看着这么面熟就说:“那是谁。”
婉儿说就是那个打伤方骏的姑娘,正被全城通缉呢。
傲天过来一看,惊讶的标清,让婉儿摸不着头脑。
“这...这不是玉儿吗,怎么会在这里,赶忙上去搀扶,”
众人不解,难道他们认识,海棠就说:“这女子到底是谁。”
傲天说:“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唐玉儿。”
海棠忙说:“她就是玉儿啊,难怪呢,你们感情这么好啊。”
婉儿也插话说:“大家都认识啊,我又犯错了,她的伤就是我弄的。”
海棠过来搀扶说:“赶紧回屋里休息吧。”
婉儿带着宁霜去了后院,莫凌风带刘四知他们去了西面的屋子。傲天走时还说让大家不用担心,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个大概,等玉儿醒来再说,这山庄是皇家的,没人敢来,并让大家放心。
玉儿躺在床上,傲天在旁看着,心里想着什么......
海棠出来后,轻轻关上门,想着傲天看玉儿很深情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婉儿也搞不懂了,那个什么玉儿让傲天大哥这么的挂心,难道.....肯定不是,一直摇着头,来到海棠旁边说着,随后就回屋去了。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四章 :走马上任
傲天整整一夜没有休息,一直呆在床边守护着玉儿。此刻心里起伏不定,看着玉儿昏沉沉的,想起了曾经在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那个大大咧咧,调皮可爱的模样又浮现在脑海中,甚至还闯少林让自己还俗,想想这事情仿佛就在眼前一般。此刻转瞬即逝一切早已大不相同,看着睡着中的玉儿那么安静还真有点不习惯,傲天轻轻的摸着她头发。
一直到天明,傲天撑不住就趴在床头边睡着了。迷迷松松醒来的玉儿睁开眼,只觉得胳膊还有阵阵痛,看着屋顶,右看看旁边有一个人趴着,赶紧做起来。玉儿在想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一切都是谜底,赶紧就要下床。
被惊醒的傲天抬起头来说:‘玉儿,你醒了。“
玉儿一看是傲天就惊讶道:”不会吧,一定是我花眼了,这不可能的。“随后揉揉眼镜又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好疼只觉得一切来的太突然,赶忙抱住搂住傲天说道:”我没看错,是你,太好了!“
傲天拍着玉儿说道;”那还有假啊,我傲天是谁啊,天底下只有一个,曾经和玉儿一起玩的那个我,没有变,就在眼前。“
玉儿喜泣而笑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这是什么地方啊。“
傲天看玉儿一切还都不知道的样子就答道:”这里是苑客茶庄,是皇帝游玩品茶的地方,现在你就住这里,尽兴的玩。“
玉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没有想到傲天会住皇帝的地方就这的那的一直问个不停。
傲天看着玉儿还是那个样子,一点没有变,就不忙不慌的说:“不用急,现在你伤口没好,先吃些东西,等会跟你好好聊。”说着就搀扶玉儿走出门去。
刚走到门口,正好撞见海棠。看着傲天他们两个如此亲昵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直看着。玉儿见她不说话赶忙问傲天这是谁。
“海棠,你怎么了,干嘛不说话有什么心事吗。”傲天的一问,此刻惊醒的海棠便笑了笑说:“没有“赶忙过来帮助傲天搀扶玉儿去了大堂。
见众人都在,好大一家子,真是如亲人一般。一张大桌子上面好多的饭菜,很是丰盛,想来是为玉儿准备的了。
傲天让大家做下就一一介绍说:”这位是乐和先生,现在出入皇宫,协助皇上;右边的是莫凌风兄弟,实在比武状元大会上认识的,在旁边的就是他妹妹海娇。玉儿说:“昨天晚上我们还交过手了,就笑了看着对方。海娇忙说:”早知道你和傲大哥认识就不会大打出手了,这下弄上了玉儿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啊。“
玉儿笑了笑说:”我们还算是不打不相识,要不然这样,我还找不到傲大哥呢,我该谢谢你们呢。
接下来介绍慕容婉儿,慕容家大小姐,也是很活泼的一个人。傲天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说他们两个有时候还真有点相似的地方。
此刻婉儿都不好意思,还从来没见她这么含蓄的不说话,傲天就问:‘整天闹着玩的婉儿,今天怎么都不说话了。“
慕容婉儿对着玉儿说道:”都是我不好,把你打伤了。“说着又低下头,玉儿拉着婉儿手说:”这怎么怪你呢,我明明听错了,把你们当成是官府派来捉拿我的人,还和你们大打出手,是我误会你了。“
婉儿有说道:”可是你的伤势我弄的。“玉儿笑着说道:”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那也是事出有因,不知者不怪,就不要太责备自己,要不然以后我们怎么出去玩啊。
婉儿笑了笑。
最后介绍的是海棠,是江南第一家的木家大小姐。玉儿对着她笑了笑说:’海棠姐有一股英气,特别不同一般。这下说的海棠不好意思了,就笑着说:“原来傲天和你这么熟悉啊,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
不知海棠是什么意思,傲天苦笑着不语。
然后玉儿想傲天介绍了她认识的这几位......
大家其欢呼的吃着喝着。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京城知州通缉玉儿的事情了,乐和说道:”此时 明显的是栽赃陷害,那方海平一定是和官府勾结,但我们自己人不能够当证人,这可如何是好啊。“
海娇一听说道:”那方家并不知我们与玉儿相识,到可以为其作证。“
”不可“海棠接话说:”就算是不相识,但你们毕竟偷听,这样也会连累你们。
婉儿也不知该怎么做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时候宁霜说道:都是我不好,这下连累大家了。
傲天走到宁霜面前说:“昔日你相助玉儿,你们也算是情同姐妹,要不然也不会帮你去顶替,姑娘就不必自责,现在来到这苑客茶庄,没人敢来搜捕,就好好在这住下,你的事情我会帮忙到底。”
听傲天这么一说,心里稍微舒缓一下赶忙施礼谢谢傲公子。
玉儿拉着宁霜的手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公道自在人心。”
“好一句公道自在人心。”乐和说:“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姑娘敢作敢为不愧为英雄豪杰,皇帝就欣赏这样的人。”
海娇说:”那我们到底该如何做。“
乐和句问起来宁霜和方骏一切的来龙去脉。就对大家说:”这件事不难,我已经向皇帝推荐的陆游陆大人,就快到京师到任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去他那里伸冤,换自己清白。“
第二天一个穿着很普通的中年男子来到临安府大门前,想要进去,却被一个差役拦下说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官府重地,速速离开。“
那人说:”我是来报到的新任知府,陆游是也。“
”什么,陆大人,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很鄙视的轻笑着。见差役这么难缠还是不搭理就好,硬要进去,被两个差役推开歪倒在地。正好来买东西的海娇看到这一切赶忙过来搀扶。”
只听陆游说道:“衣冠不整着,难上堂,就算是真名天子也会被一样推出去的,说着叹了叹。”
看着海娇搀扶自己,陆游忙说:“谢谢姑娘了,这些官差这不识抬举,算了,还是改天换一行头再来吧。”说着拂袖而去,海娇看着人不同一般就上前问道:“先生谈吐不凡,不知来衙门做什么。”
陆游看着海娇说:“我说的话你信吗。”
海娇很迷惑,为什么会这么问,陆游就说:‘知道你也会跟他们一样,还是不说为好。“
海娇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说道:”先生不说,如何让人信服。“
见姑娘如此执着,定是非要问了就答道:”我是新上任的知府衙门,可他们见我穿的不体面,以为我是个骗子,所以把我给推出来。”
海娇想了一下忙说道:“可是那个会作诗的陆大人。”
”你知道我,陆游疑惑的问道。“
当然知道了,你是不是和乐和相识啊。
陆游一听倒是知道,但不曾见识,是他向史浩大人推荐的我,然后皇上才召见。“
原来是这样,海娇赶紧拉着陆游去了苑客茶庄。
此刻正在大厅的乐和,莫凌风正说着话,见海娇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赶忙站起来,乐和问道:”这位是谁。“
海娇高兴的说;”他就是你嘴里常说的陆游啊,今天刚巧碰上了。“
”原来是陆大人啊,小可有礼了。
见乐和这么谦恭就说道:“你就是向史大人推荐我的那位,想来你可是我的恩人啊。”
“不敢,不敢”乐和连连说道“|大人是爱国诗人,谁人不知啊,正因为大人正值才向皇帝推荐,我皇一心想治理天下,抗击金人,正努力的恢复中。”
陆游一听”想我朝高宗皇帝时都俯首陈臣,知道当今圣上一直想抗击金人,这才来京师的。
大家都坐下来说......
第二天陆游穿着一身官袍,手下跟着的都是莫凌风他们,乐和任师爷,堂而皇之的走进那临安府。见差役赶紧挡住说”|不知这是哪位大人要来啊。“
”真是大胆,穿着官府的莫凌风大声道:“小小差役如此不懂礼数,不知道这是陆游大人吗,赶快让开。”
衙役一看这不是昨天那个衣衫不整的人吗,就疑惑说道:“感情你今天穿了一件官袍,真是大胆。”
陆游不慌不忙说道;“我若穿个叫花子你一定认为我是傻子吧,现在本官上任,穿一身官府,想要进这临安县衙,有何不可。”
”不好意思大人,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可是我必须向我们家大人禀报一声。“衙役很不屑说道。
这下可惹恼婉儿想要上去打,被乐和拦下,只听官差说:“我没听说有知府上任,我们大人做的好好地,怎么会让你进去,不行。”
差役更嚣张了,陆游很是气愤,一群乌合之众,就让莫凌风教训一下,
婉儿腾空一起把这两个官差给打倒,按住脖子说道:“敢蔑视大人,真是不想活了,说着又是一阵狂打。’
这是一声”住手。“谁知婉儿装作听不见,一直打啊....
只见钱庆和出来说道:”奴才不懂事教训一下就行了,打伤了可不好。“
”是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想必这家主事的人也是一个骄横跋扈之辈,纵容这狗出来乱咬人就可不好了。“
钱庆和一听很不高兴,这明显是在骂自己就笑着说道:”大人,一路劳苦,赶紧进去便是。“说着大家都进去了。
这时候玉儿,宁霜击鼓,陆游传唤让她们进来,此刻大堂升起鼓声。就问道:‘堂下何人,有何事情要报。”
只听宁霜说:“小女要状告那方家公子强取民女。”
竟然有这等事情,细细说来,陆游说道。
一切都在堂上说的清清楚楚,钱庆和忙站起来说:’这是诬陷,要重打这女子。“
说着就让人用刑,陆游大声说道:”慢着。“对着钱庆和说:”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乱用刑,这可不好吧。“
钱庆和说这女子说的都是假话,本想亲自捉拿,没想到自己来送上门了。
陆游就大声呵斥道:“现在是本官在审理此刻,任何人不得插嘴。”
大家都惊呼了,婉儿睁得一下打个颤想着:这大人看来是要发威了。“
随后就明莫凌风去抓方骏去了,任那钱庆和如何阻挡也不能使陆游改变心意,气的坐在那里,瞪着。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五章 :公堂之上
”咚咚......咚......咚“谁啊,只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打着哈欠说道:‘这大早上的什么人啊,有什么事情。”管家推开门一看是一群穿着官府差役,站在前面的是莫凌风。
管家看这些人有些陌生就说道“|你们科室钱大人派来的,难道抓住凶手了。“莫凌风假装说道:”是啊,奉大人之命前来,不知你家公子现在何处。“
”在家呢,和老爷正说话呢。‘莫凌风一听赶紧让人进去,管家感觉不对劲就跟着。只见大厅之中两个人聊得甚欢,说什么阅春楼来了什么戏子,一批茶叶什么的。看莫凌风来到大厅,两个人断话后看着,那方骏说道:“你们是谁,来我方家何事啊。
方海平一看不认识他们就说道:”你们是哪个府衙的差役。“莫凌风轻轻笑道:”你就是那方骏了,奉我家大人之命去府衙做一做。“
”等等,你们家大人是谁,上府衙有什么事情。“方海平疑惑的问道。
莫凌风只是笑了笑说了句:”去了就知道什么事情。“随即命人把方骏带走,只见方海平大声说道:”你们真是大胆,来我家抓人,知道我是谁吗,还不打听打听,识相点赶紧放了,不然你小命难保。“
莫凌风见方海平这么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就说道:”我才不管你认识谁呢,我只抓人。“说着亲自带方骏走出大门外,人方海平怎么威胁都没用。”
管家说道:“老爷,我看他们就是来找事的,不如去临安府告知钱大人,看他们是哪一路的 。”
方海平气的一直看着,说道:“我不管哪里的,只要他们敢伤了我骏儿我一定奉陪到底。就让管家偷偷跟着去了。
只听禀告大人,方骏带到。
看着满屋子官差,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县官,堂下的不就是宁霜吗,方骏过去一看说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可让我好找啊,这下看你们怎么跑。“
”只听积木一响,大胆,见了本馆为何不轨。“
呵呵,真是笑话,我方骏从不跪着,你们抓我来到底什么事情,我的未婚妻就在这里,今天不跟我一个交待,我跟你们没完。
真是狂徒,莫凌风一下把方骏打跪下,那方骏就是不服气站起来看着旁边的钱大人说道:“大人,你要给我做主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钱大人说:“你站起来说话,有本官在,没人敢怎么样。”
陆游一听不高兴了,命拆呀强行跪下,重大二十大板,那钱庆和忙站起来说:“不可,这是滥用刑法,我要禀告皇上的。”
“少拿皇上来吓唬我,我这不是跟钱大人你学的吗,这等顽徒不听话当然要教训。”
钱大人赶紧让方骏跪下,并说这是暂时的,先忍一忍。
陆游说道:“你可知罪啊! 方骏笑着说:’本人不知有何罪,还请大人明示啊!
实在是猖狂,真想下去踹他一脚,陆游想着,然后说道:”这位宁小姐告你强娶她,还曾威胁,可有此事。“
“大人真是说笑,我方骏要什么女人没有,还会威胁她。”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以后你不准再去骚扰这位姑娘。“
方骏一听不高兴说:这就什么没事了,我的未婚妻跑了,这可怎么算。“
陆游说:”那可不是我的事情,本官不管你那破家事。“
方骏握紧拳头说道:”既然大人这么说,我就带走这位姑娘你没什么意见吧。“
不是说了,这姑娘跟你没关系,怎么会是你媳妇,她都没承认呢,陆游道。”
眼看现在不占上风,方骏也不好做出什么事情来就说道:“这个表妹可是那天跟我入洞房之人,我被挨打这怎么算。”
玉儿忙说道:“打你也是活该,谁让你欺负我表姐了。”
看到没大人,她都承认了。
承认什么?
她打我啊,方骏道。
陆游忙说道:“那就代表你强娶她表姐的事情是真的了。”
这....这..能算一起呢。
“怎么不算,还敢狡辩,强娶民女,威胁利诱你可知罪。
见陆游这么说,那方骏怎么说,看样子也不能挽回一切就说道:”是我,怎么样,你敢动我?〃
”来人啊“
”是“
重大四十大板,看还敢藐视公堂。
几个差役拿着棍子就要开打,钱庆和忙说:“住手,看谁敢动手,这临安府是本馆在掌管。”
陆游说道:“今天我来接任,你已经被贬官了,还敢猖狂,随即让人重重打。
大堂上,方骏那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大院子。一切都结束了,宁霜再也不用害怕担心了,拜谢了陆大人后,对玉儿说:”表妹真厉害,这次多亏你了。
玉儿笑着说:多了一个表姐,而且对我这么好。
看着她们两个笑着,海娇在一旁深深的看着。
方骏被抬回家后,方海平大怒道:“那个什么陆游,我跟你没完,敢打我儿子,咱们走着瞧。
随后让管家去请了钱庆和。
晚上方海平设宴款待,端着酒杯说道:”钱大人,我儿子被打,你在场,那场面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有什么办法让那个陆游.....‘
钱庆和看方海平那诡异的笑说道:”你想干什么。“
钱大人多虑了,我只想为我儿子报仇,好好教训一下。
”唉,不是我不帮你,现在我已经不是临安知府,明天就去青州上任,如何帮你啊。“
这个忙大人一定要帮我,随后方海平拿出金子一百两,银子二百零,看着这么多钱,钱动心了,想着谁会跟钱过不去,自己就姓钱,然后对方说道:”这件事你放心,我的老师龙大渊深受皇帝宠爱,明天早朝定教那陆游有好果子吃。
有大人这句话真是太好了,方某敬大人一杯,说着两个人畅快痛饮,大口吃菜,还叫了戏子欣赏着曲,看着跳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