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边方骏痛的没法躺下睡觉,把婢女端来的药打碎了大声叫道:“陆游你给我等着,今天你害我这么惨,我一定加倍换回来,还有那个什么玉儿,竟然合伙来对付我,都给我等着。”说着又是一阵疼痛,握紧拳头慢慢走到床边趴在上面一直喊着。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六章 :新科状元
皇宫,百官于崇政殿内。
孝宗皇帝端坐在龙位上,听着各官吏述说着,有的上述于金交战,有谈和的;有报告瘟疫的,有上书救灾的
一大堆的事情如排山倒海翻滚过来,弄的赵昚一头雾水,想着这些天自己忙着制定的伐金计划明德焦头烂额,肯定是支持对金作战的,可是一大部分官员还是持反对的,弄的赵昚都没心情了。
这时龙大渊站出来说道:“皇上不要过度劳累,微臣支持抗金,支持北伐,愿身先士卒,马革裹尸。”
“爱卿说的是啊。”朕很欣慰,龙爱卿知我啊。
这时龙又说道:“皇上,最近京城有一个女大盗,抢走新娘假扮之,然后入室抢劫,还打了那新郎官,百姓无不愤慨。”
“哦,竟然有这等事情,凶手是谁,抓住了吗?皇帝问道。
龙大渊道:”微臣已经知道那是个女大盗,本是临安府受理,可是陆游上任第一天竟然把她放了,还重重打了那新郎,连钱大人都不能说什么。
孝宗问道:“如此说来,这件案子是陆游审理了。”
看着龙大渊满嘴胡说八道,陆游赶忙站出来说道:“皇上,事情不是这样的,龙大人说的,完全是假的,分明和那钱庆和是一伙的。”
孝宗思索会,一个是自己宠信的,一个是老师推荐的,不知他们谁在说谎,就开口说道:“两位爱卿的话,说的格格不入,各执一词,叫朕如何相信。‘
陆游答道:”皇上,不妨请当事人出来,一问便知。“
”万万不可,皇上,这是大臣商议国事的地方,不是你临安府大堂“龙大渊反驳道。
陆游接着说道:’家事国事都是天下事,为何不可,难道龙大人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我能有什么,你少诬陷人。
孝宗说道:“好了,两位爱情不要再说了,就依陆爱卿的吧,传当事人吧。
只见宁霜,玉儿,还有受伤的方骏来到大殿内,看到皇帝,赶忙行跪拜礼。
孝宗问:”你们的事情朕刚刚听说了,现在你们都在,把前因后果都说一遍吧。
宁霜就说起来,讲着自己的表哥在赌场怎么输钱,遇到了方骏,后来领到宁家看到宁霜是个美丽的女子,从此便打上了注意,还威胁宁霜的表哥,必须给他说家里的一切情况。。。。
方骏赶忙插话道:“皇上,不是这样的,不要信他们话,我现在满身是伤,
范成大道:“大胆,大殿之上,岂容你放肆。”
方骏吓得赶紧闭嘴了,玉儿也开始说自己怎么认识宁霜,然后帮助她假扮新娘的,一切的过程都说的很仔细。
孝宗一听说道:”方骏她们说的可是事实啊。“
那方骏怎么会承认,死活赖着,加上龙大渊帮忙求情,皇帝还是拿不定主意。
这是陆游便说道:”皇上,还有一个证人。“
”谁“
”慕容婉儿和莫海娇。“
”什么,慕容婉儿,不是和傲卿家一起的吗。传上来。
婉儿和海娇一起走进殿内,拜礼。
皇帝问:“婉儿,把你看到的,听到的,说一下。”
婉儿就说了那天和海娇本来想热闹一下,看个新鲜,就爬到屋顶偷听了,是那方骏要霸占宁霜,还借着酒劲说了一大堆话.....
皇帝问:“方骏,可有此事。”
方骏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龙大渊说道;“他们都是认识的,怎么能当证人。
婉儿说道;”当初我们并不认识,也没想着管这事情,只是很好奇,看到一女子打丈夫还逃跑很可笑,然后就回茶庄了,傲天可以做主。“
“我身上的伤怎么算”方骏委屈道。
皇帝一想说:”她们说的,和你说的都不一样,你们谁真谁假,已经很明显了,难道还欺骗朕不可。“
乐和说道:”这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
吓得方骏赶紧说明了一切,是自己错了。
皇帝很是恼怒,方骏说谎就罢了,没想到龙大渊也很生气,就当即说道:”方骏欺骗朕,本可处死,但是念及有伤,此时就罢了。“
一声大喊:”龙大渊,你可知罪,竟敢欺骗朕。“
龙大渊吓得赶紧跪下,说是自己受那钱庆和的蛊惑,不知道怎么就相信了。
范成大站起来说道:”听说那钱是你的学生幕僚可有此事啊,龙大人。|
“这....这....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本官早已经和他不来往了。”
乐和一听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狡兔死,走狗烹。“
孝宗皇帝当着众大臣面说:”朕今天饶你一次,下次再有,定不可轻饶。
又念道:“婉儿和海娇的做法确实不妥,但是念及江湖义气还是相助了宁霜姑娘,就功过抵消,至于那玉儿,朕也不追究了,本是一片好意,患难真情,也不追究了。
众人拜谢皇帝。
还有方骏,皇帝惩罚他好之后,到宫里和皇子当马前卒一月,算是惩罚,还有钱庆和不必到青州伤人了,被贬为庶民。
乐和说道:”皇上英明。“
孝宗问还有什么事情禀告。
史浩站出来说道:‘皇上,新科状元的事情已经办妥,各地来京的学子已经安顿好,明天就是考试第一天了,不知让谁当主考官。”
龙大渊本想推荐个人,但是刚才的事情已经对自己不利了,倘若再举荐,怕其他大臣会反对,句老老实实的站着。
乐和上书说:“皇上,臣推荐陆游,陆大人精忠爱国,又正值,是再好不过了。
老师你看呢,孝宗问。
史浩说道:”皇上心中已有心数,老臣听皇上安排。
范成大也支持陆游。
孝宗最胡就让陆游当本届主考官,乐和为监考.
宁霜等人回到茶庄后,看着刘四知拿着书坐在亭子里认真的看着。玉儿就跑过来说道:“明天就该科举考试了,没想到你还这么认真啊。
看着大家笑逐颜开,一定有什么好事情,刘便问道。
玉儿答道”今天见到皇上了,洗清了我们的冤屈,宁霜表姐以后再也不怕那方骏来找麻烦。
刘一听很是高兴,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福祸所依啊,真是。“
宁霜笑着说:”今年的主考官是陆游大人,监考是乐和先生,不会又作弊的,很是严厉,并叮嘱刘要认真的考试。
刘四知说道:“承蒙大家厚爱,这一路认识了你们,如今科举考试就要来临,刘某自当认真考试,报答大家的恩情。
你就别客气了,考个状元回来让大家都高兴一下。‘玉儿道。
大家彼此的看了看,笑着....
第二天,科举考试开始。
只见人山人海的学子缓缓的步入大院子中,见陆游坐在正中央,下面都是桌子和板凳,每个学子都有自己的编号,按号入位。
乐和大声说道:”今天在主考官的带邻下,我乐和作为监考官之一,希望学子都拿出自己的水平来,认真对待,取得好成绩。完毕,陆游让士卒敲鼓,证明开始了。
卷子已经发下去,看着科目有什么论古今人物的,论科举考试,评价前朝制度的,论当朝文化。
有的人挠头,有的人叹气,只见刘四知安静的端坐,闭目养神,拿起笔就开始书写起来。“
乐和不断的在下面走着,看着各个考试答题的情况,眼看快午时已到,太阳光照的刺眼,陆游就走下去看着,有的人,还没写,有的人才写一半,只见刘满篇书写端正,陆游看到,缕着胡须笑了笑道。
只听一声鼓响,时间已经到了,学子们都纷纷交了卷子,有的叹着气说道:”又是一样,看来没希望了。
还有一些附和的说道:“每年都不一样,变化很大,这真的是皇上出的题吗?
早已后在门外的玉儿和宁霜跑过来问道考试怎么样。
刘说题目是论我朝理学和新学,满篇写完,至于怎么样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
玉儿说:”考上状元别忘了请吃饭。“大家说着就回去了茶庄。
这天夜里,一轮圆月照耀在院子里,刘望着想起了苏轼的水调歌头,嘴里念道:。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
乐和正好回来看到院子里的刘便来到说:“刚才你说的是我朝苏轼的”安石在东海“中的字句吧。
刘便答道是。乐和说道:“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你我有此雅兴倒不如相对醉高楼,说着两人喝着酒说着话至深夜......
真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后来刘四知,秦学民,孙书培,马经文,刘长文等人金进殿接受皇帝考试,直到皇榜贴出刘得一甲赐进士及第,孙书培二甲进士出身;马经文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其他的没有考上,皇帝命他们在宫中留守,加以培养。
那天苑客茶庄热闹非凡,人人都在忙活着,刘中状元,风光无限......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七章 :大闹赌场
刘四知中及第状元,众人自是高兴。
这一天元客茶庄内,好不热闹。海棠,海娇婉儿端着好吃的好喝的在院子里中忙活,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一般,多么温馨的感觉。
傲天看着大家,心中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傲剑山庄。自那次变故后,自己想着要回家一趟,可是还是没有做到,想着自己答应皇上的话不能言而无信,定要尽快做到好回去看看。
玉儿看着傲天一脸心事的样子就走过来问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也许可以聊一聊,好分担解忧一下,莫不是想家了?
傲天笑着说:“没什么事情,今天这么开心,大家要好好欢快一下。”说着就来到人群中坐下来,尝着美味的食物大声道“|真是不错,好吃啊。”
玉儿知道他什么事情都会埋藏在心里,也猜得大概,想着今天是个好心情也要尽快玩玩,就不在想那么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一大圈人,在院子里里高高兴兴说着笑着。
宫中养心殿内,孝宗高兴的说道:“朕甚是欣慰,看到这么多考试,真是出乎意料,身边又多了一些得力干将啊。
范成大道:皇上亲自殿试选取人才,委以重任啊,我主英明啊。
孝宗又问道:“最近养兵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朕的计划迫在眉睫。”
史浩道:“这件事是傲参军所管的,皇上尽管放心便是。
“是啊,有傲卿家帮朕,少了好多烦心啊。
傲天自来到宫中后,除了教恭王练习骑射,还帮助张浚操练新军,旨在和金人一战。
这边琉璃宫褚秀阁内一个女子端坐帕上,认真的在缝制绣花,只听一个宫女来到说:”娘娘,刘公公从萧贵妃那儿带的荔枝送来了,在门外候着。
华妃放下手中的针线后说道:’让公公进来吧。
只见刘公公,提着一个篮子不慌不忙的走过来说道:‘华妃娘娘,这是萧贵妃送的荔枝,知道您喜欢吃,就命老奴送来。
华妃站起来笑了笑道:“有劳公公大老远跑一趟。”
刘公公说这是做奴才的本份。
华妃说道:“没想到姐姐待我这么好,做妹妹的无以回报,只有把自己绣的百鸟朝凤图送于她,算是谢意。”
刘公公赶紧接过来,谢道就回去了。
走在庭廊中的刘公公打开看了一下说道:“整天就知道绣这些破玩意,真是农家出身,概不了本行,难怪萧贵妃看不惯。在想着是不是把这送于萧贵妃,只见轻轻笑了一下,随手就扔掉了,然后哼着小曲走了。
这时候一个小公主路过看到地上有一个帕子就捡起来看到里面绣的真是漂亮不住的赞叹又奇怪道“|这么好看的绣图,怎么给丢掉了,真是可惜了,本公主暂时收下了。说着蹦蹦跳跳的玩去了。
这边萧贵妃端详的坐着,正在梳妆打扮,刘公公进来说道:”娘娘,老奴已经送过去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那华妃说什么没有啊。”萧贵妃道。
没有,只谢谢娘娘,说改日登门送些礼物来。
“哦,现在皇上提倡节俭,就不要浪费了,不能送什么金钗银钗,唯有喜欢的水果了,在这皇宫中都是自己姐妹还那么客气。
刘公公说:“娘娘心地善良对谁都太好了,这样会不会.....、
“什么”
你想说本宫在贿赂大家不成,
奴才不敢,只是担心娘娘烙下话柄。
本宫不怕,好了不说了额看见公主了吗。
刘大道:“没看见,谁不定又到后花园玩去了,娘娘不用担心,老奴这就去找。”
公主一个人走在御花园内,看着满是掉落的叶子,心中不免一阵伤感说道:“秋天落叶本是凄凉,怎么就没春天好呢,老天快来吧。
看着小公主一个人坐着发呆,刘公公说道:”公主,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没找那些宫女捉迷藏啊。”
不好玩,都不好玩,整天都是这样,太腻了,就没有好玩的地方吗。
刘说去骑马打猎怎么样,还可以练习弓箭怎么样。
公主说:‘额娘不让去,说那里太危险了。”
刘公公忙笑着说:“不危险,有人看着,没事的。’
公主一听来劲了说是真的吗,赶紧让刘公公带着自己去了。
风华殿内一群太监再诉说着什么,见刘公公推开门进来了说道:“你们干什么,不想活了,竟然私藏黄金珠宝,要是官家知道了,看你们有好果子吃。
其中一个笑眯眯的说:”公公,这是孝敬你的。“
刘公公看了看说道”|下次注意,再让我看见不可轻饶你们,老奴我今天真是累坏了。
原来公主让刘公公背着她上马,来来回回的跑,一把骨头都碎了。想来真是累坏了。
那些小太监们就扶着进去了.....
晚上小公主坐下,吃着点心,还把怀里的帕子拿出来说:“真是好看啊,不知道谁有这么好的手艺。”
萧贵妃一看是个绣帕就拿来一看很是熟悉的味道就问哪来的。公主就讲了自己在廊亭内捡到的。
萧贵妃思索了一会想着,这会不会是华妃丢下的,明天去一趟褚绣阁看看去....
皇帝这些日子因为练兵的事情每天召集一些武将前去养心殿商议事情,傲天没次来回的在供种跑着,而且都是很晚,玉儿很好奇就说要跟着。傲天说不行,皇帝商议国事不可进入。看婉儿都进去自如,还没去过皇宫就说道“那我找婉儿去。
见婉儿还没休息,看到玉儿来了就说道:‘怎么还没休息啊,这么完了。”
谁不着啊,找你来玩玩,
好啊,好啊,这些阵子好久没玩了,人都少了,我们去什么地方啊。
玉儿说是啊,宁霜回家了,刘也有事情处理,傲天整天进去皇宫,只留下我们几个太没意思了。
婉儿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说:“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玩玩,可以吧。
好啊,明天我们去京城大街上好好玩玩去。两个人交谈至深夜。
白天繁华的闹市别有不同,婉儿已经游历过好几次了,就带着玉儿到客栈先吃些东西去了。
春来客栈,玉儿看着,我来过这个地方,里面不错,走进去大吃一顿。
小二一看是两位姑娘她们都曾住过这个地方,奇怪的是怎么一起。
婉儿说:”小二,不认识了赶紧上些好吃好喝的。“
好唻,这就准备去。
看着满满一桌子小二道:”两位姑娘真要吃完。“
怎么,怕我们不给钱吗?玉儿疑惑大道。
不是这样的,这么多你们吃的完吗。
吃不完也是我们的事情,婉儿说:”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刺激好玩的地方没有啊。
小二摸着脑袋说:不知姑娘玩什么,有赌场,斗鸡场还有城东的树林。
什么树林啊,婉儿问
就是京城东,里面听说有老虎,所以没人敢去,还有好多不可思议的。
说的这么吓人,真的还是假的,本姑娘不怕,倒要看一看婉儿自信的说道。
玉儿也像去,她们吃完菜,喝完酒晕晕乎乎的就去了
两个人大晚上走在路上,踉踉跄跄的。。。。。。
只听一阵叫喊声:“大...大,,,,,,’
一看旁边上写着,人人赌坊” 玉儿笑着说道:“这是什么地方,什么人人....赌坊...这么多人一定很热闹,我们也进去看看。
两个人带着醉意,这里每个人都在叫赌着,什么压大压小,没钱留下胳膊,真是济济一堂,没了空位。
只见一个管事的独眼人说:”赶紧出去,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婉儿一听不高兴了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我们也是来玩的,我们要玩。“
看着她们醉呼呼的样子还来赌博看是喝酒喝多了就轰走,玉儿打了那人一下。
这是一个人说,大龙,既然这两位姑娘要玩,还是陪陪她们,只见那人一脸坏笑。
两个人相视一下,点了点头。
玉儿掏出来钱说道:“看到了吗,这是金子有本事你们赢走。”
执塞子的说:“姑娘压大还是压小。”
当然“大”了 玉儿说
众人都围着,只见那人把塞子在碗里一直摇晃,突然停下来,大家镇静了。
旁边人叫喝着开...开
那人掀起碗,一看一,二,三点为小,婉儿她们输了。
只听玉儿叫嚷着再来......
就这样几回下来都输了,真的是不甘心,每次猜大都是输,眼看身上已经没钱了,这可怎么办。
于大龙说道:“还玩不玩,没钱可以抵押一人。‘
婉儿说玩,就不相信不赢。
猜大,又输了,两个人感觉没意思不玩了准备要走,被赌场人给拦下了,于大龙说:”必须留下一个人,拿钱来赎。
没钱,两人大道。
于大龙说:“当我们这是茶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钱哪都去不了。
玉儿不高兴了,说:“本姑娘偏要走。”
一群人开始动手起来,玉儿跳到桌子上,赌场内的其他人赶紧走了,一场大战开始了。
玉儿一挥鞭子把众人打的直喊疼,他们哪是玉儿和婉儿的对手,不一会就把赌场弄得天翻地覆,大摇大摆出去了。
于大龙站起来,捂着伤口说:“告诉堂主去。”嘴里不住的说着你们等着,有你们好看的。
玉儿和婉儿好像醉意全无,她们打的真是开心,走在大街上笑着说着。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八章 :神秘小屋
月色燎原,大地一片光明,大街上两个人的身影此起彼伏的拉长,影子晃来晃去的。
近看玉儿和婉儿两个人晕乎乎的走着,嘴里不时的大叫着“我们厉害不,打的太过瘾了额.....〃是啊,看他们敢欺负我们女子,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婉儿踉踉跄跄的答道。
两个人互相拉扯着,不知道的是她们已经走错路王西城方向去了,就这样一直走啊走的,顿时上吐下泻的,赶忙走到一个石头旁边坐下来开始吐了起来。经过刚才赌场的打斗,之前又喝了那么多酒,肚子不翻滚的厉害,才怪呢。两个人的声音相互交替,一直捂着肚子吐了下来,这滋味肯定是不好受啊。
玉儿仰起头来说道:“身上这么热,今天喝的真是太多了,不过好过瘾啊,从没这么疯一下。”
婉儿还在吐回头看着玉儿说道:“这么晚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难道要在这过夜啊。”
不远处前面有一片树林,在夜色的照耀下,黑透了,给人一种肃杀的凄凉。
玉儿指着前面说:“走,我们进树林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住下。”
婉儿瞪着看玉儿想着这树林能有什么住人的地方,这么黑,挺吓人的,看来真是醉了。
婉儿只得跟在后面去了......
走在这漆黑的树林里,一阵风刮过,呼呼呼挺吓人的,婉儿顿时得瑟发抖起来,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野兽出没,嘴里不住的念道千万别来。
玉儿回过头来说:“你怎么了,看你吓得,没事跟在我后面,我来挡着。
两个人来到了一片空地,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把这边照的一片明亮,玉儿走过来走过去的,好像在翩翩起舞一样。
嘴里不停的哼着小曲,婉儿看罢,瞪大眼睛看着四周,突然有一个明亮的双眼,婉儿大叫一声,有鬼啊!
顿时树林中的鸟被惊吓全都飞走了,玉儿顺着婉儿指的方向看去,哪有什么鬼啊,一定是喝多,花眼了,就没在搭理。
说着就做了下来,看着这四周的树林,虽然落叶都一大地了,但是高大的树干笔直的挺立,有点高不可攀。
忽明忽暗的,四周不知道来了什么东西,这时候两个人全然不知到,低下头像是睡觉的样子,在月光照耀下果然显出的样子,原来是一群狼。
看着明晃晃的眼睛,凶残而犀利,獠牙大口顿时张开,发出一声吼叫,婉儿吓坏了,大声道;“狼....狼来了。”
玉儿一看四周这么多郎,揉揉眼镜看了看确实是没花眼,两个人背对着背说道:“我们联手,你把飞镖掏出来,等会看我的鞭子甩出去,我们就往里面跑。
玉儿手中紧握着鞭子,那些狼早已做好一副向前匍匐的样子进宫,玉儿一挥鞭,转个圈,在四周如一到弧线一样,那些狼赶忙退后,婉儿使出几个飞镖,只听几只狼的惨叫,其余的也不敢妄动,一直叫着。
玉儿又是一鞭子下去,赶紧拉着婉儿往里面跑,狼凶残的追了上来。
婉儿说“它们跟来了,我们往哪跑啊,看样子非要吃了我们才肯罢休啊。”
“飞镖,赶紧使出飞镖,....”
听玉儿这么说,又拿出飞镖射了过去,又几只狼倒下了......
两个人跑了很久,真是累坏了,眼看前面树林不到边,后面的狼还是穷追不舍,就决定王旁边跑。
突然看到一个小木屋,玉儿高兴说道:‘看到没,前面有个房子,我们进去。”
一群狼看到她们进了小屋,便赶忙回头跑了。
推看门,一阵风吹来,尘土飞扬的,两个人拍打着身上。走进去一看甚是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在走进去看,墙上挂着弓箭,书画.....婉儿看着弓箭赶忙取下来说道:“这下好了,有了这,看那些狼敢前进一步。
玉儿看着墙上的话,有一个老翁在帮助一个漂亮的散发女子整理头发,怎么看不懂啊,到底什么意思,玉儿挠了挠头。
婉儿也插话说:“真是奇怪,这幅画怎么是一个老头帮一个女子梳理头发呢。”
两个人看不懂,只见上面写着:“撩起三千白发丝,蜡炬泪干心已死。莫笑江湖知己路,一轮圆月何时有。
旁便还有一副老者的画,只见其端详的坐在河边石头上,望着那一轮圆月上面有字写着:林中幽静出得闲,自是有人来相见。
婉儿说:“这个我懂”
“什么,你懂,说的什么意思”玉儿疑惑的问道。
“这不是说我们两个来了吗,这还不简单啊”
玉儿打量着四周,看着衣柜,铜镜,床铺和窗户,这完全是一个女子居住的房间啊。
婉儿看着花要摘取下来,被玉儿拦住说道:“不能这么做,这么大一树林居然有一个小屋子,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一个人也没有,看上去好久了。”
玉儿坐在床上,拍打着灰尘说道:“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了,将就一晚上,明天再回去。”
婉儿看着这么笑的床,又这么的脏就不愿意睡在这里,找个板凳坐下来,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我的大小姐,这么晚了怎么回去,况且狼还在外面等着我们,你想它们吃了你啊。”
一听狼,婉儿又害怕了,说什么也不出去,就乖乖的躺下了,两个人自然是很拥挤,婉儿用手死死的抓住床边,手不停的乱动着,也不知道碰了什么东西挨着窗户边的玉儿猛然的掉了下去。
婉儿翻着身子,用另一只手摸着玉儿,突然一惊怎么空空的。做起来一看没人了,就说道:“玉儿你在哪里,不要吓我啊!看着四周漆黑一片,婉儿害怕了,想着刚才还在这呢,又看看窗户是死的,根本弄不动,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
正是一头雾水时,想着刚才不是用手抹在什么地方,难道有机关吗?婉儿赶紧四周摸着床边,只听一声响,窗户边的一侧开了一个入口,婉儿赶紧下去了。
满是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婉儿用手摸着四周,这时一声大叫,玉儿也吓一跳说:“干嘛摸我脸啊,来这么一声,吓死我了。”
“你还吓死问哦了呢,还以为是鬼呢。”
要是鬼也是吃了你,看你还这么闹。”
婉儿问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黑,这个洞又是通往哪里呢。”
玉儿也不知道,把身上的捻子点着了,拿着地下的一根木头,撕碎自己的衣角绑上去点起来,顿时洞内一片光明。
看着这四周的墙壁上光滑滑的,玉儿一直照着往前走,来到一个分岔口,出现三个洞口就说道:“该走哪个呢。”
中间的,婉儿随口说道。
玉儿说:’一般走中间的总认为是安全的,我们偏要走右边的。
说着就进去了,洞内很宽很长,走到一个石门旁边上面没路了,左边有一个光明处走进去一看有月光透过来,玉儿说道:“这可能就是尽头了,我们把石门打开吧。
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根本动不得半点,就放弃往回走。
来到中间那个又是一条死路,里面有桌子,有化妆镜和小屋内的陈设一模一样,难道那个女子就住在这破山洞。两个人又回走来到左边的洞口。
来来回回的折腾,两个人真是累坏了,早就有困的睡意了,前面的洞口似乎比刚才的两个还要长,一路走下去,突然大片的月光照进来,两个人喜出望外就跑起来。
威风刮进来,有一股神清气爽,看着皎洁的月光远处是一座座的大山和树林,原来这里是一条通往后山的路,两个人沿着下去了。
只听见咚咚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正在用马车拉东西,玉儿奇怪道:”这大山,深夜,一群人拉东西,不知道是何意啊。
婉儿说:“先去看看他们装的是什么。两个人悄悄的跟了过去,只听一声::赶紧点,天快两了,我们还要去汴梁呢。
那不是金朝控制的中原地区吗,他们到底啦的是什么。
那个粗大腰肥的胖子走过来说:仆散忠义大人正在汴京驻守,寒冬将至,这些足够了。”
婉儿来到一个车旁说:“打开看看:
两个人拨开一看全是黑乎乎的东西,再细一看这不是煤炭吗,他们要这干嘛啊?
两个人的谈话惊动了对方,只听一声:“谁,谁在那里。”
那个瘦子说:“你油大惊小鬼能有谁啊,赶紧的干活吧。
玉儿婉儿悄悄的溜走,天空一个飞鹰过来,用爪子拉住婉儿的衣角,撕碎了。大叫一声被周围的人听到赶了过来。
两个人赶紧就跑,后面有人说:赶紧追。
来到一山崖角边,眼看没路了,想着回山洞,但是上面的老鹰一直的飞来飞去挡住去路,这时候一个黑衣人过来了。
那只老鹰飞在他肩膀上说一句:你们真是大胆,竟然跑到这个地方来,不想活了。“婉儿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们弄什么,好奇而已。
“你的好奇只会害了你们”说着那黑衣人就让手下抓她们。
玉儿一挥鞭把众人打下去,婉儿飞镖也射杀几个人。
那黑衣人笑了笑道:“没看出来,还有武功,太小瞧你们了。”
说着瞬间在两个人面前,一掌把她们两个人打下山崖了。
其中一个手下说:“堂主就是厉害,这下没人知道我们的所处了。”
“你们真是大意了,让两个女子发现,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我要的金矿一定要挖出来,我还等着用呢。”
堂主放心,属下一定办到,好让巫师铸练九龙宝鼎。
黑衣人笑了笑道:“哈哈,想想我就要成功了。终身一跳,驾驭轻功飞走了。
风雨江山篇 第二十九章 :千面大盗
圆月皎洁,硕大而亮。在皇宫中的雍和殿内,孝宗皇帝正在看着奏折。
这里是皇帝办公,和大臣商议重要事情的地方。每每深夜皇帝都会在这里查看批阅奏折,这时张德全看着皇上认真的处理国家大事的样子,怕龙体欠安就关心的说了句:“皇上,这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龙体要紧啊。”
“不急,朕再看会儿,等下就休息,你先出去吧,有事情自会叫你。”
张公公应了声退下了。
皇帝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慢慢的品着,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亥时了,孝宗想着都这么晚了,就站起来伸开双臂打了哈欠要去休息。
这时屋顶上的黑衣人看着皇帝就要休息,就轻轻的从上面下来。看着这大殿内书画,玉器自是不少,那黑衣人道:“皇帝老儿有这么多的好东西啊,既然来了就不客气了。说着就拿起袋子把什么名贵的书画和瓷器全都放在袋子里,又来到后面的龙勉上坐下来一副正经的样子道:”众爱卿平身。嘿嘿的笑了两声。
只听屋顶上面一声瓦砾破碎的声音,这个黑衣人猛的坐起来赶忙藏在侧面的帘子后。
”那黑衣人震惊了,上面也来了一个蒙面的,想着难道是同伙,也来皇宫偷东西,这可不行,总要先来个后到吧,先看看再说,到时候来个出其不意。“
那个蒙面的缓缓划落下来,看着玉器和书画也不拿,只是在皇帝办公的桌子上,来来回回的翻着,把奏折弄散一地。
那蒙面的动作很是快,一会钻在桌子下,一会看看瓶子里有没有,此刻绕着脑袋正在思索,斜着眼看到右边的砚台上,有一个精美的盒子,赶忙过去打开一看,只见那黑衣蒙面轻轻点了点头道:就是你了。”
包好,背在身上就要走。这时候藏在后面的黑衣人出来说道:“你是哪路的,刚才手里拿的是什么,赶紧交出来,是我先到的好不好。”那蒙面的也是很惊讶没想到后面还会有人就轻声道:“我们不是一路的,你是来偷东西的,我有重要事情,赶快让开。”
那黑衣人一听不高兴了,捋起袖子,双手伸开指着蒙面的说:“竟然说我是贼,你不好不到哪去,还一本正经呢。”说着往身后看是什么。
那蒙面的用手阻饶道:“你来偷你的,我来偷我的,没那么多废话,赶快让开。”
黑衣人就是不让,你今天不把身后拿出来,谁也走不了。
呵呵,是吗,看你本事了,蒙面人纵身一跳就要走、黑衣人跳着拉着他的腿,两个人像荡秋千似的,在屋里来来回回的晃着。那蒙面人使出内里睁开,黑衣人也不甘示弱,激烈的打斗着。
正在查房的张德全公公看雍和宫殿内已经熄灭灯了,想着皇上已经休息了所以就走开了。
只听屋内一个玉器破碎的声音,公公惊了一下,赶忙过去看看。
那黑衣人说道:“把官兵惹来我们都跑不掉了,赶快放开我。”
蒙面的说道:“就算来了又能如何,我来去自如,你还想打不打。
”你是大盗,.不....是大侠行了吧,赶快放开我啊。“
这是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影子映入眼帘,黑衣人说:‘不好了有人过来了。“
公公往里面看看,一片漆黑,就轻轻的打开门颤抖的说道:”是谁,赶快出来。“
屋内没有声音,公公见没什么就准备出去,黑衣人不知怎么又发出声音道:”还不放手。
公公赶紧回头朝着帘子后道:“是谁,赶快出来,要不然我可要喊了。”
蒙面人突然出现,可吓坏公狗狗了,赶忙爬着出去了大喊有贼。
见情况不妙,黑衣人赶紧收拾好袋子,就要跑,这是公公的大喊声惊动了御林军,只听弓箭手准备。
黑衣人走了出来看着这么多兵道:“这么壮观啊,那个蒙面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真是溜得真快。
只见万箭齐发射来,黑衣人用大袋子拎着打圈,突然一跳飞到屋顶上,回头笑着说:”嘿嘿,不陪你们玩了,我要走了。“
”嗖“的一声箭射在黑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