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人胳膊上,大叫一声:”哎呀。“
那黑衣人拔出来看着官兵说道:”太大意了,竟然中了一箭下次再来找你们好好玩玩。“
第二天早朝之上,皇帝听说后大为震惊当即说道:这些贼真是大胆,偷东西都偷到皇宫来了。“
又道:”张德全,他们都偷的是什么东西啊,你查清楚了没有,为何昨天不告诉朕啊。
张德全跪下说:”皇上,看你昨天劳碌至深夜,睡的这么香,怕惊扰你,就没敢....‘
皇帝叹口气说了句:”朕已经很惊扰了,现在怎么办,陆九渊怎么还没来。“
微臣到。
只见一个老者走到大殿之内施礼道:”皇上,微臣已经查清楚了,雍和宫丢失了只是一些玉器和字画,还有散落的奏折微臣已经整理好了。随即张公公拿着呈给皇上。
既然查清楚了,只是一些字画也就不追究了,以后增加守卫,这样的事情不要在发生了,众爱卿有什么事情要奏吗?
乐和上前道:“皇上最近京城发生了一些丢失少女,每每有人来反映。
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人向朕汇报啊。
乐和答道:”一开始不确定,后来失踪的越来越多,所以.....
有什么线索吗》
暂时还没有。
这件事情朕任命你和刘四知亲自办理,务必尽快查清凶手。
乐和应允。
这时后殿外一声不好了,皇上。这不是执事房的赵公公吗,看他满脸是汗,上气不接下气的。皇帝就问:“到底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赵公公气喘的答道:”玉....玉...玉玺..不见了。“
”什么,皇帝站起来说道:“玉玺怎么会丢,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陆九渊道:”皇上可记得放在哪里了。
朕昨天批完奏折后就放在砚台上来了,怎么会丢失,莫非是昨天的贼。
又质问张德全道:“昨天你不是见到那贼了,他手里拿着什么。”
张德全答道:“当时一片漆黑,又穿着一身黑衣服,只见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包袱,另外一个拎着一个大袋子。
陆游赶忙站起来说道:”皇上,这很明显,那贼肯定是把玉玺也一块偷走了。
“皇帝气的,拳头打在桌子上道:”真是大胆,竟然偷朕的传国玉玺,现在看来该如何是好。
乐和说道;“皇上能来皇宫又偷东西的,肯定是江湖上的人,臣以为,让傲天帮忙查。
皇帝一听说道:”爱卿说的极是,有傲卿家帮助自是少了不少力气。当即宣布这件案子让陆游全权负责,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查到凶手。
城内告示漫天,都是通缉大盗的,只见上面画了一个蒙面男子,中年模样的,说什么偷了珍贵字画还有传国玉玺,缉拿归案悬赏万两黄金。
告示一出,百姓无不议论纷纷,说什么大盗这么厉害竟然去皇宫偷东西,有的说偷了那些字画肯定很值钱的,还说这些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连玉玺都偷。
此刻人群中一个三十岁模样的男子一直盯着画看,嘴里轻声说了句:“哪有那么老,画错了。
然后回头朝一家店铺走去,上面写着——伏云商铺。
这时的傲天还在为找玉儿和婉儿的事情头疼,没想到又有这种事情发生,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远方沉思着。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章 :伏云店主
玉玺被盗,玉儿等不知下落,傲天这几天来心力交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刻正直午时,傲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着酒,海棠走过来说道:“傲大哥,怎么还在喝酒,该吃饭了。
哪还有什么心情去吃饭,如今只有喝酒了便轻轻的说了句:“你们吃吧,我不饿。”
知道这是敷衍之语,海棠能不知道吗,几天来每每见此在喝酒,根本一点线索都没有,此刻他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从没见傲天这么难过的海棠只是一直看着,心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时刘四知来了看到傲天在坐着就来到说:“京城这几日,来往的商铺比较多,并没有见到可疑之人,眼下真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此话一出,海棠赶紧啦刘轻轻的说道:“快不要说了,傲大哥这几日正为此发愁,本来就没有眉目,这下你一说傲大哥会更加不知所措。两个人回头看着傲天,只见他拿起葫芦,一饮而尽。
正巧海娇和莫凌风回来了,看到大家都在就上前道:“你们怎么都在这儿,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刘四知和海棠叹息的摇了摇头。
大家正愁呢,乐和和陆游来了,看着大家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想着还是为寻找玉儿和婉儿的事情苦恼,再加上玉玺被盗,一大推事情,接踵而来,怎么也会措手不及。陆游道:“诸位莫要担心,我已经命衙役彻夜蹲守,这几天看到一批商队比较可疑,就派人跟踪着,事情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陆某今天来就是要说这个事情的。”
乐和插话道:“傲兄弟,切莫着急,我这几日与陆大人全力部署缉拿盗窃玉玺的事情,发现商队的可疑,也许会有什么帮助,还记得玉儿姑娘走之前说了什么吗?
傲天思来想去,拍打着脑袋仔细的想了一下,就说道:”只听她们两个去吃东西,没错就是春来客栈。“
傲天猛地一站起来,陆游笑道:“傲少侠莫急,此时还需要仔细斟酌,现在我就要说说商队的事情,之后我再与你一起去那客栈,我们正好畅聊几句。
这几日来,每见同一批车队的商人卯时从京城出去,酉时的时候回来,反反复复,不知道车里拉的是什么,只见为首的是一个不惑之年的老者,他们去了风来酒楼后就去了一家店铺_伏云商行。后来据衙役说道是做什么玉器,丝绸生意的。
觉得这事情比较蹊跷,加上玉儿姑娘失踪的那天,走的就是那条路,通往东城方向的,后来当天夜里就发生了玉玺被偷的案件,这一连串的事情好像有什么关联,至少现在看上去颇有疑点。
听陆大人这么一说,傲天心里顿时的明朗起来说道:“那我们就静观其变,一路按着这个线索追查下去。
众人都点了点头。
然后乐和就告知大家这几天各位该分工的事情,他们一群人围了起来相互说着
夜幕降临之后,傲天和陆游来到了春来客栈,一进门那小二忙招呼说道:“傲公子有一段时间没来了,还是老位置,请上坐,这就给你们端茶去。
陆游看小二这么热情一番笑着说道:“看来傲少侠是这里的常客啊,这小二不仅很热情,还知道你喜欢坐在哪个位置上。
傲天笑了笑道:“想我初来京城的时候,和海棠婉儿她们住的就是这里,每次吃饭喝酒都是在这个桌子上,时间长了,小二和店家都知道了, 所以每次来他们都知道我要点什么,喝什么。”
陆游捋着胡须道:“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这么熟悉。”
这时小二端上来菜,和酒说道:“傲公子你慢用,需要的我再来。”
傲天笑了笑道:“小二哥尽管忙去,有什么需要我再问你要。
陆游端起被子喝了一口道:“这酒不错,很有近,真是烈啊。”
傲天忙说这酒性烈,一般人很少喝,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上了,还问到陆大人喝的惯不。
陆游指着酒道:“本官向来很少喝酒,不过怕今天定要和傲少侠一饮而快啊。
两个人说着笑着喝起酒来,傲天想着以前和婉儿,海棠吃饭的情景,此时此刻已经物是人非的感觉,事情好像就如昨天一般,近在眼前。陆游看着傲天若有所思的一定在想婉儿失踪的事情,就说道:“傲少侠莫要着急,吉人自有天相的,我相信事情很快就会查清楚的。
这时侯门外来了一批带刀的江湖人士,走了进来大声喝道:“小二,上酒来,快点。”
看着几个人彪形大汉,很是豪爽,上去就一坛酒下肚哈哈大笑道:“真是好酒啊,今天哥几个要喝的痛快,几个人畅饮着。”
其中的一个瘦子说道:“大哥,今天的事情就不提了,改天我们一定要讨回公道。”
那大汉说道:‘我王彪从没这么窝囊过,进了赌场不仅输光了所有钱,还被打一顿,实在是不服气啊。”
瘦子又插嘴道:“大哥不要着急,到时候二当家的来了,什么事情都好办了,我们一定会报这羞辱之仇的。
大汉喝着酒对旁边人说道:”我还不如人家小姑娘呢,那赌坊被两个小女子搅得天翻地覆的,到现在还是没有抓到,没想到我堂堂七尺大汉子,却被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给打败了。说着又喝起酒来。
傲天一听赌坊,两个女子,莫非是玉儿和婉儿,但又想一想也不可能啊,她们两个怎么会去那个地方,想着一定不是,就没注意,继续和陆游吃着,喝着。
陆游说现在已经是酉时了,天色渐晚了,我们现在去东城走走去。
傲天应允,结了帐后就走出去了。
夜幕下的皇城,人人点起蜡烛,水面上飘着帆船,卖东西还不是叫喝着,傲天就道:“很久没有这样走走了,没想到晚上了还是那么多人啊。”
陆游说“京师之地多轻歌艳舞的,看着两边的女子没,都是歌姬,她们有的卖艺,有的卖身,达官贵人,王公子弟也都经常出入此地啊。’
真是纸醉金迷啊,每天享受锦衣玉食还寻欢作乐的,这些贵人都是没事做了,倘若人人都清廉自如,我大宋何以被金人逼的节节败退啊,傲天看着两边烟花女子不停的招呼着,叫着,谈了谈道。
陆游听了傲天一席话后便抬头看着说:“现在朝廷偏安一隅,还在此享受的王公子弟,真不知道国事伤哀啊。
两个人正说着,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拿着扇子走着,不时的笑着看上面的女子,傲天没注意两个人就碰了一下,那人“啊”的一声说道:“怎么走路的,没长眼镜啊,撞疼我了。”
只见那人右手拿着扇子扶着左臂的上面不时的喊着疼,赶忙上前道:“这位仁兄不要紧吧,怪在下一直说话没有注意,还请包涵。”
那拿扇子说道:“算了,算了,不和你一般计较了。”说着就进了春香阁,上前来招呼的两个风尘女子说着大爷里面请,那人笑着搂住两人,还说轻一点,我胳膊受伤了。“
陆游说道:“这些人,只会寻欢作乐,每天进入烟花之地。
傲天看着这几个感觉不同一般,,陆游忙打断道:少侠赶紧走把,我们只顾着说话,事情倒给忘了。”
这时候一大群人从风来酒楼出来大声说道:“今天喝的真爽,兄弟们天天这样该多好啊。”
只见其中一个说:“店主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认真的干活,赶紧把这批货送出去,保我们吃香的喝辣的。”
另外一个人也插话道:“不知道店主运的是什么货物,每天都是如此,听说是给什么大人物的,反正我们也不懂,只要做好安全到达就行了。
带头的说:“为什么不用镖局来保护呢,是不是怕江湖人规矩太多,还是不相信,我们乔装打扮跟家丁一样。
几个人说着就进了伏云商行。
只见一个老者开门不知道对他们说了什么,让他们赶紧进去,那人往外悄悄的看了看,赶紧关门。
这一切被傲天看在眼里轻声的说道:“他们这么小心翼翼的肯定不同寻常,一定有什么事情。”
陆游道:“是啊,这里面定有蹊跷。”然后和傲天商量先回去,再作打算。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一章 :乔装客商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是谁啊,这么大早上的,鸡都还没叫呢,我们还没开业呢。”只听一声道。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见一个人张着嘴巴打哈欠的样子,迷迷糊糊的说道:“你们是谁啊,有什么事情啊,我们店铺还没开门,你等会再来吧。
莫凌风用剑一档说道:“既然来了,哪有赶人之理。
见是一把剑那伙计赶紧揉揉眼睛,看到外面一行十几个人带着刀,还穿着官服惊声道:“你们来干什么呢。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开门”
见此情况小儿打开门,只听一声刘福啊,是谁这么大清早的吵醒啊,不知道我们现在不是开门的时间吗。”
刘福上前说道:“他们硬闯进来的。
莫凌风一听不高兴说:“你怎么说话呢,敢说我们闯进来,不想活了。”
那人一看是官府之人瞪了一下刘福赶忙上前笑迎道:“官爷不要生气,伙计不懂事礼,还望见谅,不知你们这是....”
见此人还算客气就说道:“你是谁,这里当家的在哪里。”
“小人姓仇名靖天,是这家商铺的老板,不知道来此有何贵干啊”
“原来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啊,我们只是临行公事,检查玉器商行。”
仇靖天道:“我们可都是正经的生意人啊,那会做那盗窃行凶之事啊”。
莫凌风看着仇靖天思索会:“我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就知道是盗窃之事。”
仇靖天赶忙上前道:“小人猜测而已,难道真是有行窃之事。”
莫凌风答道:“最近宫里丢了一些东西,和玉器有关,关于商行的铺子都要检查。”
原来是这样啊,仇谋做的是丝绸和玉器的生意,不会干那偷鸡摸狗之事情。
莫凌风很是怀疑的说道:“做不做我不知道,但我今天来就是要检查你的玉器货物,他们在哪里,带我去看一下。’
仇靖天一直托着说什么不会干这种事情,今天装的货就要走了,并塞了一些银票。
莫凌风看是贿赂说道:”这个可不敢收,如果你真的没有什么情况的话,还怕我们检查。“
见这一招不行,仇靖天忙笑着道:“是...是...是 大人说的是,小人这就去领大人到后院去。”
看着这偌大的院子,假山,溪水,花儿,什么都有,真是不同一般啊,仇用颜色示意刘福进去大堂,忙说道:“大人稍等,这就去。”
只见十几个人出来了,他们搬着玉器和一大部分丝绸,莫凌风拆开箱子内的东西,拿出来仔细看了看都是一些普通玉器,没什么特别之处。又来到马队便,此刻仇的脸色暗了下来,赶忙阻止道:“大人不妨到屋内喝一杯茶水。”
莫凌风好像察觉出了什么,就没去查,说道:“不了,我还有公务在身,刚才只是例行检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大人真是客气了。
随后莫凌风带着官差出大门东行了。
仇靖天赶忙让刘福关上大门,嘴里不住的说道:“这下可惨了,难道官府已经查出来了,刚才真是好险,趁现在没查之前还是赶紧运出城去。
一个人来到大堂坐立不安,站起来走来走去的,大声道:刘福,过来。”
“什么事啊,老爷。”
二当家的呢?
昨天晚上出去还没回来。
什么,还没回来,一定又去妓院了,气的打碎一个杯子又道:“赶紧给我叫回来,抬也要抬回来。”
小的这就去,刘福应允道。
莫凌风赶忙回去茶庄找到乐和和陆游说:“事情果然有蹊跷,为防止打草惊蛇,我并没有检查马车上的货物。”
陆游道:事情也许很快就有眉目了,现在我要去乔装一下,打探个虚实。“
乐和说该如何做呢。
陆游笑了笑道:“麻烦你给我一起谈一笔生意去。
“生意”
两个人愣住了。
陆游说是的,还要海棠姑娘的帮忙,扮演一下角色。
莫凌风随后叫来了海棠。
”什么事啊,陆大人,我能帮助什么忙。”海棠道。
去了就知道了
众人疑惑,跟着去了。
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集市一片热闹,走在城东的大路上,映入眼帘的是各大商行,伏云商行四个大字,走进了众人的目光。
陆游道:“随我来,咱们买些瓷器去。
只见店里寥寥几个人,见进来的人仪表不凡,就上前道:”不知几位客官要些什么,我们这里各大玉器,什么唐朝的,北魏的都有。”
陆游趴在那人耳朵胖说:“我要上等的好瓷器,不管多少钱,尽管拿来瞧瞧便是。”
这老板一看是个大商户,忙说道:“你们先歇息一下,我去去就回。”
海棠看着陆游和乐和三人相互看了看。
这时候来了一个人说:“听说你要上等的好玉器,可否借一步说话。”
随后就来到内堂,仇靖天让刘福倒茶,陆游忙说道:“听说你这里有好玉器,便来瞧一瞧,可否一看啊。”
这位爷真是爽快,随后就命刘福去拿了。
只见个个玲珑剔透的,做工也很好,看上去就是一件精美的玉器,乐和赶忙上去。
陆游笑了笑道:“老板还是没把好的拿出来,钱不是问题,但一定是要好的。
仇靖天见陆游是个行家懂一些就瞒不住笑着说道:“不知要什么样的玉器啊。”
陆游轻声道:“皇宫的。”
仇忙说我们这里没有,你还是找别的家吧。
随即陆游亮出万两银票,那仇靖天看的都直了,忙轻轻说:“你稍等,这就去拿。
果然是皇宫的玉器和一些名贵字画。
仇介绍说这是当年徽宗皇帝的笔迹,还有一些用过的玉器,都是价值连城的。
陆游走上去一看,果然是的,就出价钱把字画买走了,还说改日定当再来拜访。
高兴之余的仇靖天应不住心里的激动,让刘福前去相送,一个人在屋子里开怀大笑着。
陆游赶紧回了茶庄商量事情去。
傲天应恭王之请去了皇宫,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要走出宫门,只见张德福踉踉跄跄的走着,傲天便问公公这是怎么了。
张德福一看是傲天就说道:“还不是前天大盗给闹的,现在还惊魂未定呢。
傲天问道那天晚上听说公公也在,还看到了蒙面人,有什么特征没。
公公本不愿提就对傲天说道:“那天我去执事看皇上休息没,见熄了灯就准备回去,执事音乐听见里面有声音,后来有两个蒙面人可把我吓坏了,现在夜里还在做恶梦呢。”
他们后来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被我的喊叫声惊来了御林军,还射伤了一个,最后还是跑了。”公公叹道。
“伤在哪儿,傲天急忙问道。”
左边的胳膊上。”
傲天一想胳膊,那天在街上碰到那人,难道.....傲天赶忙回去了。
公公还没反应过来说道:“哎,怎么就走了,还没说完呢。”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二章 :密室夜谈
庭院中,大家都在商量着事情,傲天急冲冲的跑回来,海棠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幅很慌张的样子。
还来不及诉说,傲天提着剑就出去了,众人很是不解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时候莫凌风回来了,累得满头大汗坐下来对大家说今天跟踪的情况。
“大爷,下次还要来啊。”孙乾陵回头笑着,提着酒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一路摇摇晃晃的走着。傲天来到妓院门前向四周看看,一个走路不稳的人映入眼帘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只见他进了一个商铺,上面写着——伏云商行。傲天想:“这不是那天路过的铺子吗,莫非....‘来不及多想,傲天轻功跳到房子上。
“咚...咚咚....”
孙乾陵一遍喝酒,一遍大叫道:‘开门,快开门。|”
“这么晚了是谁啊,刘福开门一看这不是二当家的吗,怎么喝那么醉,赶紧扶着去了内堂。”
仇靖天坐在屋里,看到醉醺醺的孙乾陵便气的说道:“找了你一天,到现在才回来,一身的酒气,干嘛去了。”
还能去干嘛啊,大哥不是知道吗?
“刘福为何没有找到你。”仇靖天问道。
孙乾陵借着醉意道:“当时有事情出去了,又去了一趟皇宫。”
“什么,皇宫,你又去干什么了。”
大哥真是明知故问,还能做什么,当然去偷仇赶忙捂住他的嘴巴,并让刘福弄些醒酒汤了,一个人扶着去了内堂。
傲天轻轻的来到院子里跟上去,只见仇按动一下,出来一扇门,进去之后又关上了。傲天走进去一看,想着这就是那密室了,赶紧跳出外面,驾驭轻功飞到屋顶,解开一片瓦砾,贴上去听起来。
仇靖天看着喝的烂醉的孙乾陵道:“不要你去哪种地方,可你偏不听,整天都醉醺醺的,还不怕误了大事啊。”
孙满不在意答道:“能误什么大事啊,大哥你太胆小了。”
“什么,我胆小,还是谨慎一些好,知道今天怎么了,官府一行人带着刀进来,检查玉器。”
孙乾领猛地坐起来说道:“他们来干什么来了,查到没有,都说了些什么。”
仇不慌不忙的喝茶抿嘴道:“还好今天没查出来什么,不过官府已经开始盯上我们了,为今之计要把最后一批货赶紧送出城去,要不然官府再来个突击检查,保不准又发生什么意外事情呢。”
“大哥,这件事情你放心,明天一大早上就安排人马早早送出城去,确保万无一失。
这样也好,只要这批货送出去,我们挣钱还不是小意思,到时候有花不完的钱,够我们逍遥的啦,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傲天心里想着:“原来皇宫的玉器真是他们偷得,可是公公不是说有两个人,难道是他们?”
仇靖天放下茶杯道:“这些年来,我隐姓埋名,消失在江湖之上,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可他们不知道我那是炸死,如今的我已经腰缠万贯,还有什么得不到的。”
孙乾陵走到仇的面前道:“大哥不用那么小心,现在不比当初,要是以前吃不好,喝不好的,还会去干那偷鸡摸狗的事,提心吊胆被官府通缉,现在我们成功了,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早已经被人忘记了,该是好好享受的时候了。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每天去妓院,不怕招惹是非啊。”
“有什么好怕的,谁会知道我们就是千面大盗啊。”
傲天一听原来他们就是那“千面大盗〃啊。
只见孙扯开衣角看着受伤的胳膊,仇忙关心说道:“伤势怎么样了,怎么会受伤,那天晚上难道被发现了?”
孙就讲到那天还有一个蒙面人来偷东西,不知道包袱里是什么,我们还大打一架,但那人武功确实了得,最后被一个太监发现惊动御林军,才中一箭。
“什么,还有一个黑衣人,看清楚没有。”
天太黑了,根本看不到,还蒙着面纱。”
仇若有所思道:“最近听说宫里丢了玉玺,不是你干的吧。”
孙赶忙辩护道:“怎么会是我,偷玉玺对没用,来点实用的。”
照你那么说玉玺一定是那黑衣人偷走了,真是奇怪为何“偷玉玺,不能吃,不能用,谁敢拿出来招摇,此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管他那么多干嘛,我们过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孙端起茶大口喝起来。”
傲天听的是一清二楚,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着还有一个黑衣人到底会是谁,傲天紧握着剑动了一下,仇发觉上面有人赶紧破顶而出,傲天赶紧后退。”
仇见是一个少年道:“你是谁,为何偷听我们说话。”这是孙也上来了一看便说道:“你不就是那天撞到我那人。”
仇疑惑道:“你们认识。”
傲天不紧不慢说:“原来二位就是江湖千面大盗,化成商人,隐匿的还挺深的。
“臭小子管那么多闲事,今天既然知道了我们对话,你也休想走”仇狠狠的说道。
傲天笑着就凭你,放马过来吧
只见仇,孙二人,快速的驶向傲天打了起来。
三个人在屋顶上一阵激烈的决斗,傲天没有拔出剑用易筋经交战着。两个人前后左右的攻击根本伤不了傲天。
仇赶紧飞下去拿剑,傲天和孙独自战斗者,两个人不下十几回合,孙已经撑不住了,被傲天重拳一击吐血倒在院子里。
“二弟”仇大叫着拔剑相迎,傲天御剑而飞,两个人在空中交战着,两道光在空中交替着,一声“飞流直下三千尺”打的仇毫无还手之力,傲天顺势一脚踢在胸口,又一剑刺穿胳膊,仇痛苦大叫着。孙乾陵见事情不妙,轻功接着仇便飞走了。
此刻院子里乱成一片,正好赶来的莫凌风带着衙役把这里围个水泻不通。
傲天道:“莫兄在这里守着,我去去就来。
紧跟着来到了城东的树林里,傲天一直追着,那人轻功确实了得,打不过跑的还挺快的。”
看样子已经是跟丢了,傲天合上剑驾驭轻功飞走了。
这时孙,仇两个人扶着上一直往里跑去。他们来到一片幽深之处,只听鬼哭狼嚎的,突然出现一个蒙面人大声道:“你们是谁。
孙一看这不就是那天黑衣人吗,两个人相互交战着,不到几回合被打倒在地,只听那黑衣人说:“我认得你,去皇宫的可是你。”
仇大惊,眼前这位难道就是头玉玺的。
黑衣人说:“我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跟着我吧。”
“呸”我孙乾陵不做阶下囚。
随后而来的人把孙押走,黑衣人就对仇说道:“你呢?
跟,以后愿意效犬马之劳。
黑衣人哈哈大笑着,此刻林中鸟乱飞,声响震彻天空。
陆游把伏云店铺所有参与之人已经全部抓住,等着明天早朝奏鸣圣上。
傲天虽然打伤了他们,但线索就此而断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目不转睛的抬头望着月空,想着现在玉儿会在哪里......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三章 :笑面秦虎
“这是哪里啊”只听到一个女子轻微的喘息声,此刻见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朦胧的睁开眼睛不住的一直盯着上面看。
圆顶的的形状,中间离地间最高,如一顶尖尖的帽子,这不就是一间茅草屋吗。
女子拍打着头,一副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的样子,侧身看过去身边还躺着一个忙叫道:“婉儿,醒醒,快醒醒。”
原来是玉儿她们,自从那次掉山崖之后,再也没了消息,哪知道傲天一直在找她们,累的憔悴,大家别提有多担心了。想着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何在此,只是一脸的迷惑。
任凭玉儿怎么喊叫婉儿像睡死一样就是听不到。环顾四周,这屋内倒是一人家模样,有椅子,桌子,上面还有冒着气的茶水,再一看墙上有一把刀,还有一个酒葫芦。此刻玉儿缓慢的抖动着身体,艰难的一步一步扶着屋子墙壁走去,轻轻的摘取这葫芦,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傲天,他好像也是有这样一个葫芦,里面装着酒,不时的带在身上喝。
远远的望去外面,有一片绿草地,一片小树林,这屋前围着篱笆,庭前小溪一直流啊流,院子内则是一些菜地,只听一声哈哈大笑声,玉儿顺着声音走到屋外从后面看去一个身形宽大,有着光头模样的男子映入眼中,只见他拿起斧头嘴里一直喊着:哎呦,你慢慢来,一刀下去你两边开.....’
看着这场景,玉儿突然崩开了口,捂着嘴“格格”的笑着,那人回过头来一看玉儿窘得面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玉儿忙说道:“你是谁啊,这又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为什么我浑身无力,头晕晕的,还有屋内的婉儿到底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为什么,问的那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摸着脑袋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道:“你叫我秦虎就行了,这里是我的住所。
此刻一席风吹来玉儿姗姗朝秦虎走来,紧身拖曳的衣服在随风摇摆。步履是那样轻盈,仪态不失为大方,要是以前玉儿才不会这么矜持呢,可能是受伤的缘故吧。
秦虎一直看着,忙说道:“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玉儿。
秦虎笑着说:“原来是玉儿姑娘啊,幸会。此刻已经语无伦次了,看到玉儿来到自己面前却不知道怎么说了。
玉儿看着一身胖乎乎的样子就想笑,然后紧着牙齿说:“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我怎么在此,婉儿怎么还没苏醒。
秦虎见玉儿咄咄逼视的样子就说道:“那天早晨我刚从集市回来,路过山崖经过的地方,看到前面有人躺下,我赶紧跑过去一看是两位姑娘,所以赶紧就送回来,请了郎中帮你们看看......‘
玉儿一想是啊,那天晚上被黑衣人追得跳崖了,赶忙正色道:“没想到是你救了我们,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来日定当相报。”
哈哈,不用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莫挂在心上。
然后两个人来到小院子里,玉儿看着外面呼吸着新鲜空气顿时一阵清爽说道:“怎么好久的感觉,没有闻到这气息了。”
秦虎呵呵笑道:“都睡了七天了, 你们可真能睡啊!”
玉儿一听自己睡了七天,怎么会谁那么久,仔细一想也是啊,自己受伤了,肯定昏迷不醒了呗。
只见秦虎将手中花生塞进口中,“格”地一咬,然而咬时不得其法,原来是忘了剥了外皮,赶紧吐出来,拿在手里剥,滑来滑去,笨拙的无从下手,滑落在地上,玉儿看到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这么好笑,不就是弄掉了,大惊小怪,秦虎眼睛斜着道。
玉儿说我这也是学你啊,总是一副哈哈大笑的样子,怎么那么好笑。
秦虎嘻嘻道:“笑是我的本色,不笑还不正常呢。”
玉儿说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只听屋内疼痛的叫喊声,玉儿赶忙慢慢的走去,秦虎一看肯定是那姑娘醒了,就跑进去了。
玉儿进去看着婉儿疼的样子忙说道:“怎么了,很疼吗。”
婉儿睁开眼道;“玉儿姐姐,我的腿好疼啊。”
秦虎一看肯定是腿又疼痛了,赶忙跑出去,不一会回来把药敷上,疼痛的感觉慢慢下去了。
婉儿也是一阵问来问去,玉儿说让她先休息,可这种情况怎么能睡的着啊。
玉儿又问那秦虎道:“婉儿的腿什么时候好啊。”
秦虎说腿折了,要一阵的静养才可以。
婉儿沮丧的看着腿说道:“不能跑来跑去,还真是麻烦。”
秦虎一听哈哈大笑道:“小姑娘还流鼻涕成和体统,算你们命大,从山崖上掉下来还能活命。”
〃哎,大和尚,怎么说话呢?这么幸灾乐祸,腿折的又不是你、玉儿道。〃
秦虎一听不高兴了,什么大和尚,我哪里是和尚,自己根本不是和尚。
婉儿破哭为笑了指着身上的佛珠说:“还说不是和尚,干嘛会戴佛珠啊,还是个大光头。”
秦虎急了架起手势指着头辩解道:“谁说光头的就非要是和尚啊,我这是为了凉爽,图个方便。说着就呼噜呼噜的和气酒来。
我看你就是个和尚,玉儿和婉儿异口同声答道。
秦虎气的蹬鼻子串眼的,说了句:“不和你们小姑娘一般见识,我自逍遥去。
”去干什么啊,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我腿不舒服,你要照顾弱者,婉儿道。“
门外传来一声:劈材去。
玉儿搀扶着婉儿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两个人坐在院子里说着,秦虎还是嘴里喊着:”哎呦,我的使劲的劈啊,两半你就开啊,哎呦,我慢慢来啊,一大捆就好了......‘
婉儿看着秦虎嘴里嘟嚷着说道:“他在干什么啊,劈个材还把他高兴成那样,真是毛病。”
玉儿笑了笑道:“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开心,一直嘻嘻哈哈的,很不正常额样子,不过看得出他没有烦恼忧愁,这个地方不错,他一个人逍遥自在的,真是乐趣无边啊。”
婉儿看着腿道:“我们那天跳崖,黑衣人并没有追来,他们是谁,到底干什么呢,还有那座小屋,叹息了又说这一段日子来,想必傲大哥他们一定很着急。
玉儿也想念傲天,想着曾经在一起快乐无忧的日子,多么希望傲天此刻能来到她身边,呆呆的若有所思望着天空。
看着玉儿发呆的样子,婉儿就问道”相处这么久了,从没听说过你和傲大哥是怎么相识的,反正没事你就说说嘛。“
婉儿还会撒娇了,玉儿笑着看了看,就讲起了武林大会上相识的那一刻..
听了之后,婉儿看着玉儿说想必这一路来傲大哥定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的,看着他每天欢笑,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身世,两人都叹息着。
秦虎过来,看着她们两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道:”你们不要伤心了,我一定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