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出身也一般,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阶级。
没有去国外进修,没有名师指点,这样的老师怎么能当班主任!
家长们很愤怒,闹到了天娇高中校董事会,校董事会顶不住压力,然后开始找私下做决策的荀校长。
荀校长就让闹事儿的家长到他这里来。
荀校长也很头疼,你家孩子学习不好,在普文普理的班级也是个拖后腿的,你觉得买文凭丢人,又觉得艺考生丢人,你不想让你家孩子上艺术班,人家艺术班的班主任也不一定愿意要你。
荀校长心中有数,换一个班主任,收不收这些差生还不一定。
现在这些家长这样闹,闹到时老师那去,时老师一生气,也不一定收人了。
荀校长可不认为时老师就像是泥巴一样任人拿捏,这是一只伪兔子,惹急了也会咬人的。
秃瓢教导主任也很生气,他确实是个墙头草,但是他是真的爱这个学校,教导主任将学校的升学率荣誉看做第一,在他看来这些家长不合作就是间接性的要给学校抹黑。
看着七嘴八舌的学生家长,秃瓢教导主任也很生气,他甚至悄悄的想,让你再吵,再吵就把你们家孩子都开除!
“我们家孩子学习不好,分到艺术班可以让他们考上大学,我们认了,我们就想要一个好老师,结果您把一个学校新来的老师给艺术班当班主任,荀校长您也太会糊弄人了!”家长们愤愤不平。
荀陌头疼,每个家长在遇到自己孩子的时候,都会化身成母老虎,公老虎,这些滋事的家长有男有女,他就算是嘴皮子再利落,也头疼了。
想了半天,荀陌抬头对教导主任说:“主任,美术组座机多少,给时老师打电话,让她来校长办公室。”
*******
时贝贝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一开门,呼啦啦的全是人,二三十号学生家长站在这里。
电话里教导主任都说了,其实总共就是七个学生家长闹事儿,但是这七个学生家长有的是夫妻两个人来了,有的则除了夫妻还拖家带口的来,以至于浩浩荡荡站了一堆人。
教导主任说了,要自己安抚这些不信任她的学校家长……
时贝贝撇嘴,她可是一丁点都不想安抚他们,觉得我不行,带着你的学生另谋高师吧。
可是话不能这样说,这样说会得罪人的。
时贝贝想了想,绕过学生家长,走到荀陌校长桌前,“校长,你找我。”
“时老师,这些都是来的都是艺术班的学生家长,你正好也有时间,和这些家长见见面吧。”荀陌说的很轻松。
时贝贝心里狂吐槽,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哪里很轻松,统计学生的各项资料,艺术专业意向……她很忙好不好。
听到荀校长这么说,学生家长们才意识到,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有可能是他们孩子未来的班主任。
不知从何时起,就有这么一种定论,漂亮的女人是草包。
看到像是电影明星一样的漂亮艳丽的时贝贝,家长心里更是犯嘀咕,这个老师绝对不行!
时贝贝并不理会这些学生家长异样的眼光,自顾自的说道:
“我手头上有整个高二年纪的成绩,j省本科录取分数线这几年有高有低,但是总体趋势是越来越高,去年文科一本录取分数线是576,理科一本录取分数线是565,本科录取分数线,文科是550,理科是547,去年天高高三毕业生,平均成绩文科生是580,理科生是590,天高的学生人数不多,但是学生普遍学习很好,同样,两极分化非常严重,据我所知去年没有过提档线的学生有三十个,那三十个学生,平均成绩是430,而去年,艺术生类本科文化分,文科理科都是270,若是那些没有过本科录取分数线的孩子另辟蹊径,选择了另外的道路……”
在场的学生家长,都是s市有钱有势的人家,他们当然不是傻瓜,他们孩子什么水平他们自己清楚,这个漂亮老师说这番话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告诉他们,以他们小孩的成绩,不做艺考生,根本就考不上大学。
不可置否,女老师的话很有煽动力,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他们同意让一个如此年轻没有经验的老师去做他们孩子的班主任。
他们将孩子送到天高,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天高是s市最好的学校,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不仅在最好的学校,而且是在最好学校最好的班,拥有最好的老师,眼前这个老师显然不符合他们的期望。
短暂的动摇后,学生家长再次陷入沉默。
时贝贝微微一叹,果然,三句两句就能将家长们说服,那是女主的配置。
想了想,时贝贝又说道:
“我确实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也没有拿过各种国内外大奖,但是我是天高诸多老师唯一一个,真真正正经历过艺考的老师,我有艺考的经验,我很熟悉各大美术院校及综合类院校出题方向,艺考中注意事项,最重要的,我只是班主任,并不是具体教专业的老师,天高的老师是一个整体,并非因为我成了班主任,其他老师就不管事儿了,艺体班的老师和普通班级的老师并无差别,反而因为学生们文化分薄弱,上课的时候更有针对性,我教给学生的,就是我的高考经验。”
“若是各位家长还不满意的话,我也没有什么话说,换人完全可以,天高艺体老师十多个,想必你们也知道都是谁,你们想换谁都可以,我都没有意见,我只是学校一个普通的老师。”
前几天,她就想到会有质疑声,也早就想到了各种应对的措施,幸好,来的只是学生家长,他们还算是文明,没有动手,只是沉默,想来,齐夫人那样的只是少数,所谓的名流,应该也是要面子的。
她知道,她所要劝的,是七个学生家长的父母,搞定了这些人,其余的就没话说了。
荀陌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底气十足,字正腔圆的女老师,说老实话,他很惊讶,很意外,当然也很高兴。
男人都是感观生物,漂亮又聪明的当然人人都喜欢。
时老师处理方式,出乎意料的漂亮。
有的时候,对于学生家长,直接比拐弯抹角更好,他们需要的其实只是一个保障,保障我孩子可以上大学,求一个心安理得。
“时老师,我们有这么个担心,我们家孩子学了美术,艺考过不了怎么办?”其中一个家长率先提出问题。
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多家长的响应,接下来,更多的家长提出了更多问题。
时贝贝心里暗自松口气,有问题就比没问题好,不动声色蹭了蹭手心的汗,时贝贝继续装镇定回答问题。
……
两个小时候,学生家长陆续走出校长办公室,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意:
“时老师,以后我们家孩子就交给你了,谢谢你了。”
“没事儿,不用客气,再见哈。”
“时老师再见,麻烦您了。”
“哪里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
当送走最后一个家长,时贝贝彻底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擦汗,然后,看到坐在老板椅上,慵懒闲适的副校长荀陌。
立正,站好,恢复了以往精英状态。
太大意了,竟然在校长办公室就松懈了!
荀陌微笑,“做得不错,时老师。”
狗腿笑,“哪里哪里,是校长教导有方!”
荀陌笑得更开心了,“时老师真厉害,说到最后,学生家长完全忘记我的存在……”
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啊,犯了领导的大忌,竟然忘记给领导戴高帽了,诚惶诚恐看着荀陌,继续狗腿笑。
见状,荀陌慢条斯理地说道:“既然学生家长相信时老师,我自然也是相信的,想必时老师是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分班以后,艺术班就交给你了,每个班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两个出挑的学生,希望时老师不要忘记身为班主任的责任。”
言下之意,艺术班的学生不好搞,惹出什么事儿,你负责哦~
故意的,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被威胁了,时贝贝欲哭无泪,真是太坏了,太坏了。
祝你一辈子都是副校长,永远无法转正!
正文 36我是晚了一个小时的三更君
周六上午,天高上半天课。
按照惯例,这天应该是个偷懒日。
不过今天略有不同,因为月考放榜了。
这是一次神奇的月考,关系着你是不是要走向艺术的道路,拥有一条艺术人生!
经过重新排名的天高,一到三班是理科班,三到六班是文科班,剩下的七班,成了艺术班。
学生们心里也有数,自己什么成绩自己知道,考前就做了准备。
纵然如此,到了成绩单发下来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同学不能接受。
“哦,我就差十五分!”“啊,我就差五分!”
“为什么我没有进艺术班!”
穿过走廊,时贝贝一路上听到六个学生在抱怨。
对于同样学习不好,却意外考高了,而排除在艺术班外的学生,时贝贝深表遗憾。
这年头,学生家长的思想和学生的思想总是不能同步的,自从学生们从网上知道艺术生本科录取线的分数时,很多学习不算太坏的学生,都想着打艺术班的主意。
更何况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
不过很遗憾,人满了。
原定计划,艺体班是三十五人,但是时贝贝觉得天高学生艺高人胆大,明面上就一个带枪的北堂靖,但是私下呢?谁知道在某个剧情君照不到的角落,会有一个学生拿着左轮手枪,偷偷地窃喜。
安全起见,三十五人的班级缩成三十人。
时贝贝拿着新班级的名单,深深吸一口气。
南宫珏这小子就不用说了,早就大好招呼,这孩子很自觉,他估算的成绩和他考试成绩差不多,四百多分。
之前南宫珏是文科班的,这个成绩想要考大学,就要靠家里走关系了。
让时贝贝想要撞墙的是班里另一个学生,吸气,呼气,贝贝告诉自己,一视同仁,没有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名字,她就想要尖叫。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北堂靖会在这个班级里?!
这孩子看着那么牛逼,带枪上学校啊,打架第一啊,这样的学生在偶像剧里面不应该成绩也是第一吗,为什么这孩子连三百分都没有考过呢!!!
这次月考听说都是基础题啊,就是按照高考的标准来的啊,还不到三百分的成绩,就是艺术生也悬啊,孩子你多背两个题成绩就上去了啊。
你不是暗恋林月儿吗,尼玛林月儿是数学老师,你数学二十分是怎么回事啊!!!
除了北堂靖南宫珏,班里其他学生,最高分四百六,最低分二百五。
这成绩,让时贝贝陷入了无限忧郁……
根据学生意向,音乐生占少半部分,美术占多半部分。
最初贝贝是疑惑的,江云有说,天高的学生,百分之九十九都有一项拿得出手的乐器,怎么填报音乐的反而少呢?
孙露一语道破天机:
“天高的学生,根本就不关心能否进大学,着急的只有家长,他们就是觉得没学过画画新鲜,才填美术的。”
时贝贝嘴角抽搐,果然,对于皇太女,皇太子们,高考也只是走个过场。
成绩不好,普文普理没有区别,反正都是听不懂,反正都是重新学,所以无论之前学生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到了新班级,都成为了文科生。
这也是学校在建班之前给学生家长说好的。
时贝贝实在是不认为,那些物理化学考个位数的孩子,有坚持吊死在理科大树的必要。
显然,学生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从一二三班删选出的理科生,无一人有异议,全部选择了重新选文科。
当然,学校在这方面和老师做了协商,艺体班的课程,和所有班级都不一样,学生们学习太差了,文化课一律从高一开始重新教。
按理来说,老师和家长都见过面了,学生也应该知道谁是未来班主任了。
可是,就是这样奇怪,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学校和学生家长都选择了隐瞒,以至于在学生到达新教室的前一秒还以为班主任是美术组李老师。
所以当时贝贝拿着花名册,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震惊了。
时贝贝特意扫了一眼南宫珏的位置,南宫珏瞪大眼睛,眼神充满着控诉,时贝贝回南宫珏一个狡黠的笑容。
小孩很气愤的扭过头,不去理睬欺骗自己的老师。
时贝贝笑了,果然还是孩子。
“很好,大家都到齐了,欢迎来到艺体班,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时老师。”说着时贝贝在黑板上写下“时”字。
时贝贝在学生心中人气很高,在高二这批学生,还是高一新生的时候,时贝贝就是他们的美术老师,虽然美术课总是被霸占不经常上,但是每次上美术课,都是一次享受,主要是老师太漂亮了,就跟明星一样。
听说李老师很厉害,可是李老师外貌实在是不好看,相比之下,大家更喜欢赏心悦目的时老师。
嗯,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还无法通过李老师的外貌看到本质。
所以,嗯嗯嗯……
天高的学生互相之间都认识,有钱人总有各种聚会,大人们要拓展人气,孩子们也要有自己的圈子,于是自我介绍这些都免了。
之前没有做过班主任的经验,于是时贝贝走访了天高一些有着多年班主任经验的老教师取经,询问他们班主任应该交代什么。
综合好几个老师的经验,时贝贝又根据班级实际情况,重点强调了安全纪律。
时贝贝实在是不希望,自己前脚离开,后脚就有老师告诉她,班里谁谁谁打起来了。
打架的惩罚措施,时贝贝想好了。
打架,音乐生唱歌,唱两个小时的歌。
美术生,画速写,三十张速写。
时贝贝高估了学生的自觉性,她那还没有交代完,班里就开始“哼哼”起来。
学生们实在是不算给面子,一个班才三十多个人,竟然有三百个人的效果,从头到尾,班里都是“嗡嗡嗡”。
时贝贝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
当学生们的声音远超她的声音时,就算是扯着嗓子喊,也是无意义的事情。
这就是很多老师拒绝做艺术班班主任的原因,一群特立独行的孩子在一起,他们桀骜不驯,他们张扬有个性,这是好事儿,同样也是坏事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不好管理,他们不听你的。
“既然同学们有话要说,那我等你们说完,你们什么时候说完,我再说。”时贝贝微笑,看着台下的学生。
很多小孩子都有一个通病,你不让他们说话,他们会一个劲的说,当你让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就不说了。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当学生们发现老师真的不再说话的时候,感觉也许是老师生气了。
这个时候,良好家教的作用就出来了,班级很快静下来,每一双大眼都看着时贝贝,示意老师说话。
时贝贝微笑,继续交代纪律。
******
北堂靖冷冷地看着站在讲台上的女老师。
他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长得妖里妖气的美术老师,在知道她是班主任的时,若不是南宫珏拦着,北堂靖差点就要挥袖子走人了。
这么莫名其妙的一个花痴班主任,有什么好的。
就像是林月儿莫名其妙喜欢时贝贝一样,北堂靖莫名其妙讨厌时贝贝。
他就是觉得这个老师不正经,假仙,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假了吧唧的味道,偏偏班里那些脑残的同学觉得这个女人是女神。
女神,尖嘴猴腮的女神?
哼,瘦的跟柴火棍呢,有什么好看的!
在北堂靖眼中,女神除了林月儿不做别人。
娇娇小小的林月儿,是北堂靖从小到大的梦想。
可是他憧憬的梦想,竟然选择了东方泓。
因为太喜欢,北堂靖尊重林月儿的选择,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很难过。
想着自己几次偷窥到的画面,北堂靖整个人都忧伤了。
我爱的人,深深地爱着别人,真是一个字……
日!
交代注意事项,在黑板上抄录完课表,做完班主任应该做的事情,接下来,时贝贝完全放权。
学生的事情,应该交由学生自己去做。
贝贝曾经也是一个学生,记得中二时期,她深恶痛绝老师偏心眼,觉得老师选班委,不公平。
当时贝贝自己当班主任,牢记当年自己的想法,纵然心中已经有了班委人选,时贝贝还是告诉自己,不要管这些孩子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去做。
她站在教室后面看,对着花名册,悄悄观察班里每一个学生的表现。
大约是因为见识不一样,天高的学生,确实和自己学生时代不一样,更有组织性纪律性,没有老师的提议,班长是由学生毛遂自荐,班里同学投票,经过一轮轮筛选,竞争,班长落到了南宫珏头上。
南宫珏,确实是贝贝心中班长的人选,为什么呢?
因为整个班里,贝贝最熟悉他。
时贝贝可以感觉到,南宫珏对自己的好感。
并非是爱情的“喜欢”,而是像喜欢吃苹果,喜欢看电视,喜欢滑板一样。
当然,在这其中,时贝贝的外貌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时贝贝饶有兴致看着新上任的班长南宫珏独揽大权,点名指派班委,和南宫珏关系最铁的北堂靖,被南宫珏按了一个纪委的职位,其余的班干部,也全都是和南宫珏关系好的人。
这是一个南宫珏自己的班底。
原书里,南宫珏是四妃里最不起眼的一个,除了描写他外貌可爱,就是他在床上圈圈叉叉的表现了。
想到自己的学生会和自己的同事搅合在一起,时贝贝有些不舒服。
书里的描写是一回事,但是现实接触就是另一回事了,二元次和三元次是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老师,时贝贝觉得自己有义务去保护自己的学生,不走歪路。
放学后,时贝贝让班委先留下,单独开了一个小会,无视北堂靖杀人的目光,时贝贝交代了班委应尽的责任。
学习不好的学生,在班里总是受歧视的那个,虽然因为学生的出身关系,老师们不会说太难听的话,但是眼神是不会骗人的,歧视是永远都存在的。
连艺体老师都歧视艺体生,更何况普文普理的学生。
时贝贝班级里的学生,在别的班里,就是受老师唾弃的对象,但是在新班级却能成为班主任,时贝贝希望他们可以珍惜机会,在新班级好好发挥作用。
简单交代完,大手一挥,时老师霸气十足的说:“大家早点回家吧,耽误大家时间了。”
“老师再见。”“老师再见。”
送完学生,时贝贝拖着疲倦的身体,向办公室走去。
班主任真不是个好干的活儿,时贝贝觉得今天上午说的话,比开学以来所有课时加起来说的话还要多。
拿好东西,关上办公室的门,时贝贝已经开始怀念家里的床,寻思着,午饭不要吃了,中午睡个好觉。
刚走出校门,时贝贝顿住了脚步——
眼前正在上演着一出家庭伦理剧。
演员名单:林月儿,东方熙,东方冉,东方泓,还有当做背景板的白娘子。
“白子君,你离我远一些,你让我恶心!”说话的是超级科学怪人,无敌春~药的发明者,东方冉。
哦买雷迪嘎嘎,这是哪一出?!
作者有话要说:抱头逃窜,晚了一个小时,对不起,鞠躬,我被关在小黑屋里,没爬出……
小黑屋是一款码字软件,泪牛,我错了~~
厚脸皮求花花,防盗章节改过来了,我说我很有坑品,真的真的~~~
正文 37我是节操一更君
今天是白子君带着东方冉见父母的日子,东方冉不是没有到过白家,不过却是以东方家的身份,在宴会上,见过,和特意登门拜访是两回事。
白子君很重视这一次见面,因为他打算将东方冉以女朋友的身份正式介绍给自己的父母。
东方冉原本答应的好好的,但是当东方冉到天高校门口的时候,却临时变卦。
原因,她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东方泓。
若说白子君有多喜欢东方冉,那真不见得,男人三十,什么女人没有见过,更何况,他家世优秀,人长得也不错,硬扒上来的女人趋之若鹜,白子君有个标准,在外面应酬,什么样的女人他不在乎,但是老婆,必须要讲究。
因为这是过一辈子的事情。
白子君想着跟东方冉过一辈子,东方冉也说,明年年初就结婚。
白家和东方家,在s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家庭,若是明年年初结婚,现在开始筹办,一点都不算早。
原本要更早的,可是东方冉却因为各种事情一拖再拖,绝大多数都是她弟弟的事情,比如说东方泓在外面和朋友玩,没带够钱,比如说,东方泓和父母顶嘴了,东方泓喊姐姐来支援。
对家人好,这是优点,若一个人父母不孝顺,兄弟不友爱,那么这个人的人品真的值得商榷。
东方冉和家人和睦,这一点原是白子君最满意的一点。
但是真的相处下来,他却感觉很累。
东方泓和林月儿谈恋爱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之所以没有告诉东方冉,是因为白子君觉得,这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十七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并不代表完全不懂事,十八岁就是成年人,可是十七岁和十八岁有差别吗?
他觉得这完全不是什么大问题,白子君曾有一段时间,为林家的人做接骨,从林家人嘴里知道这位林家大小姐不少事情。
虽然这位大小姐毛手毛脚,冒冒失失,但是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心智也不大。
除了武力值恐怖了点……
白子君不认为,林月儿和东方泓在一起,吃亏的是东方泓。
林月儿那种性格,东方泓把林月儿卖了,说不定还要给东方泓数钱。
再说,他们能不能成还是一回事,小男孩,受点挫折,没有什么。
这个年纪的孩子,你越不让他做什么,逆反心理起了,他越要做什么。
可是东方冉不是这样认为,她甚至打算以“猥|亵未成年”的罪名控告林月儿。
师生恋不光彩,但是东方冉打算将这件事闹大,就算东方家动用一切关系,将林月儿送进了监狱,东方泓就好过吗?
这样教育孩子,完全不对。
白子君怎么解释,东方冉都听不进去,而且她固执的认为,白子君在这件事里,就是同谋,他纵容了自己的弟弟和林月儿那个女人在一起。
林月儿多大,自己的弟弟多大,在东方冉看来,完全是林月儿的错,若不是林月儿不正经的勾引自己弟弟,弟弟怎么可能不听姐姐的话,非要和林月儿那个女人在一起。
弟控什么的,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可怕了。
在东方冉心里,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能配得上她的弟弟。
因为东方泓和林月儿的事情,他和东方冉一直在冷战,好不容易冰冻,两人和好。
结果天高门口,东方冉又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和林月儿在一起。
东方冉要求司机停车,跑到东方泓面前,不由分说就要拉东方泓走人,东方泓当然不干,姐弟两个就在学校门口争执了起来。
东方泓脸憋得通红,周围都是自己的同学,他在学校又是个要强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姐姐这样数落,实在是难为情。
饶是东方泓平时很尊重姐姐,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还嘴了,“姐,你闲事儿管得太多了!我马上就十八了,你管不着我喜欢谁!”
东方冉一听火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是不是这个女人这样教给你的,你以前可不是这样,阿泓,快跟姐姐回家,要不然姐就叫大哥来。”
大哥大哥,什么事儿都叫大哥!
东方泓那叫一个气愤,上一次在蓝天,大姐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让大哥来人将他架走,这么丢脸的事情,大姐还打算在他同学面前再做一次吗?
“姐,不要老是拿大哥来压我,我烦死了,你不是要见白大哥的家长吗,你赶紧走吧,我一会儿就回家。”好在东方泓还知道不能在学校门口吵起来,让人家看东方家的笑话,强压着怒意,东方泓对东方冉语气都生硬了。
东方泓眨眼睛看着白子君,想着让这位未来姐夫将自己抽风的姐姐拉走。
白子君也觉得在学校门口吵架不像话,于是拉着东方冉地手:“冉冉,你先和我回家看父母吧,我看阿泓有分寸,爸妈在家等着呢。”
白子君自问没有说什么过火的话,可是东方冉却甩来白子君,“我不去了,我要先把阿泓送回家,不能让阿泓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天高真是越来越荒唐了,竟然招收这种老师,不像话!”
不去了?
白子君心里咯噔一下,“冉冉,你没看玩笑吧,爸妈在家里等着呢。”
东方冉现在烦着呢,弟弟不听话,竟然要和老师谈恋爱,她觉得天都塌了,他们东方家十万火急的大事儿,白子君还乱搀和,皱眉,“白子君,我们家有事儿,你让阿姨和叔叔他们别等了,给他们说说,我不去了。”
不去不去又不去!
白子君这一下就火了,东方冉可不是第一次涮他家了,每次东方冉说要见父母,每次都出状况。
这算什么事儿!
“东方冉,你到底去不去!”白子君沉着脸,在一旁低声问。
东方冉拿出手机给东方熙发短信,一边发短信一边向往常一样敷衍白子君,“不去不去!没空!”
“阿泓,你先回家吧,我也回家了。”林月儿又不是笨蛋,就算是再迟钝也看出来,东方冉不喜欢她的事实。
林月儿偷偷瞄着白子君,事实上她是有点喜欢白子君的,在知道校医就是自己家那位总是戴着口罩,不苟言笑的医生时,可是她已经和东方在一起了,更何况,白校医有女朋友,女朋友不仅仅是东方的姐姐,还是自己认识的人。
林月儿早就歇了这份心思,但是让白校医看到自己和东方泓约会,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和学生谈恋爱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眼下又再次被学生家长抓到,林月儿就算神经再大条,现在也有些hold不住了。
东方泓却不知道林月儿这些小心思,他以为林月儿是被自己姐姐吓到了,少年之心,还是没有办法考虑这么多。
“你放心,有我呢。”
东方泓紧握林月儿的手,以保护者的姿态,挡在林月儿面前,“姐姐,就算是大哥来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她,再说大哥根本就没有反对。”
换句话就是,父母大哥都没反对,你这个做姐姐的有什么资格反对,一边凉快去吧。
东方冉气得火冒三丈,当即就要冲过去将东方泓拉走,白子君虽然生气,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女朋友,又在公共场合,“冉冉,你冷静一下,这是公共场合。”
“公共场合怎么了,那是我弟弟。”东方冉声音也不大,但是语气很生硬。
这个时候,一辆军车由远到近,出现在众人眼前,东方冉一喜,是大哥,是大哥。
白子君有些无力,对于东方熙,东方冉是绝对的依赖,信任,相比之下,自己这个男朋友,根本就不算什么。
东方熙长相刚毅,非常有男人的味道,身材魁梧高大,有身穿军装,这样的人,出现在哪里都是焦点。
看到大哥,东方冉立马甩开白子君,向东方熙跑去。
此情此景,白子君心里真是一团阴火燃烧,让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东方冉孝顺,极其孝顺,但是孝顺的却不是自己白家的人,以前还有失望,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子君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失望,甚至不再对东方冉抱有希望。
白子君跟着女朋友走上前,东方冉挎着东方熙的胳膊。
东方熙低头看着自己的妹妹,又看着妹妹身边的白子君,皱眉,“怎么回事,你今天不是去白家吗?”
东方冉一听,咬牙切齿地看着东方泓和林月儿,眼睛紧紧地盯着两人紧握的手,“大哥,你看看,阿泓和那个女人……”
东方熙没有理会弟弟和林月儿,而是转头看着白子君,随后对东方冉说:“这事儿不用你操心,赶紧跟着子君去白家。”
东方熙和白子君私交很好,两个人也是朋友。
没有想到东方冉一口拒绝,“我不去了,大哥,先解决阿泓的问题吧。”
“胡闹!你让白家上下等你一个人?”东方熙眼神不愉。
“没事,我给子君说了,子君答应了。”东方冉随口说道。
东方熙看着白子君,却发现白子君一言不发,脸上满是麻木,“东方冉,我给父母说的,十一点到,结果现在十二点了,你友善兄弟,我一点都不反对,但是你不觉得你太过了吗?”
白子君声音并不大,但是每一句都敲在东方冉心上。
东方冉确确实实没有多少情商,她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实验室和家人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东方冉和林月儿是一类人。
一样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一样不懂人际交往。
东方冉看到白子君脸上的冷淡,看到哥哥眼中的不赞同,又看到弟弟目光里的不耐。
当着这么多人,毫不留情地数落自己……
天之骄女东方冉哪里受得住,也许是好面子,也许是为了虚张声势掩盖自己的心虚,她猛地推开白子君,伤人的话脱口而出:
“白子君,你离我远一些,你让我恶心!”
白子君被东方冉推得一个趔趄,踉跄几步,站直身体,一言不发。
周围都是看笑话的,学生,老师。
想必星期一,这件事会传遍整个s市,真是笑话,白家的男人又不是娶不上媳妇,何必要这么一个女人。
白子君脸彻底沉下去,脱去了玩世不恭的纨绔外衣,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被阴郁包裹的……蚕蛹。
白子君环视了一眼周围看笑话的路人,他的目光和时贝贝交汇一秒。
时贝贝明明是刚来,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莫名的心虚,低下了头。
低下头的不止是时贝贝一个人,还有很多人,避开了白子君红外线一般的目光扫射。
“道歉!”东方熙对东方冉说道。
东方冉低头不语,她是那种即使后悔,也不会道歉的人。
白子君笑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既然你觉得恶心,以后我们就不用再见面了,我会给我爸妈说清楚,结婚什么的,就算了。”
“白子君!”东方熙瞪眼,虽然小妹说话不对,但是事情绝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竟然要分手了吗?
“你们兄妹聊吧,我先走了。”白子君看也不看东方熙,走向停靠在学校门口的奔驰,在众人的目光中,开车走人。
时贝贝看着浑身散发着“核辐射”的东方熙,悄无声息地离开。
言情剧来晚谢幕了,家庭伦理剧……不爱看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是防盗章,买了也没什么啊,六点的时候,我再替换,今天三更啊三更~~~~~
我是多么有节操和人品的作者,摇尾巴~~~~
正文 38我是二更君啊
嗯,周末懒在床上是非常舒服的。
时贝贝衣冠不整,顶着一头乱发在床上滚来滚去。
不用化妆,不用打扮的日子真是太美好了。
每个近似“白富美”在无人的时候,都可能是鱼干女。
时妈妈端着一杯水推门进屋,“喝点水,一会儿吃饭。”
时贝贝爬起来,咕咚咕咚喝下杯子里的水,然后说道:“不想吃饭,我累得慌。”
听到闺女说累,时妈妈面上不显,其实心里心疼的要命。
坐在床头,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发,时妈妈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说,你们学校那么多老师,咋就让你当班主任了呢,那帮子学生不好带吧,要不找找你们学校主任,让他们换人吧,实在是不行,咱给他们送送礼。”
父母总是站在孩子这边的,孩子的工作好,是件好事。
天高的老师,谁人不高看一眼,说出去他们两口子脸上都有光。
但是天高的学生不好惹,他们都有听说过,那些学生上学放学都带着保镖,现在电视上每隔几个台,都是“富二代”的负面新闻,时家就是个普通人家,哪里受得住他们的气。
时妈妈暗恨自己没本事,若是他们两口子有出息,也不用闺女看着人家的脸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