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孩子有份轻松又体面的工作?以前觉得天高的老师工资高,老师这一行又受人尊敬,他们两口子舍足了脸,给孩子求来的工作,但是贝贝真上了班,他们又担心了。
闺女长得太漂亮,会不会被学校那些有钱有势的老师学生们欺负,闺女性子软会不会在学校受气也不给家里说。
他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孩子受气也没办法帮一点忙。
每天看新闻,看到富二代官二代的负面新闻就心惊肉跳,受害者早在脑子里变成自己闺女的样子。
时贝贝蹭了蹭被子,随手从床上抓了一个垫子,放后背靠着,“哪有那么容易,艺术班的学生,以前我上学那会儿,您不是知道吗,老师们都不愿意去,找不到人才找的我啊……”说完,时贝贝瞅见时妈妈神色不对劲,觉得自己说的太严重了,急忙圆话,“其实也没那么差,新闻上那些富二代都没什么素质,我们学校的小孩素质都挺高的,孩子们都挺尊重我的。”
时妈妈一听,心里舒服点了,受学生尊重是好事儿,想了想,时妈妈又问,“和同事关系好不好,周六周末放假也不见你和同事出去玩去,别怕花钱,平时大方点,别让人家看不起,咱家虽然没有人家家有钱,但是你出去玩的钱还是能付得起,别那么小气。”
“好啦好啦,哪有那么严重,我们同事都有男朋友,人家周末都要过两人世界,再说了,平时我们都是aa,我也没沾他们多少便宜。”时贝贝明白老人的担心,连忙表示自己不是那么喜欢贪小便宜的人,“拿人手软吃人嘴短”的道理时贝贝还是明白的。
“那就行,你有数就行,妈不说你了,你休息吧。”时妈妈拍拍贝贝的被子,拿着空杯子走出房间。
星期天上午,天气晴朗,因为家中太后有吩咐,时贝贝给江云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周末有没有活动。
出乎时贝贝意料的是,江云竟然没有约会,原本只是象征性的问一下,到最后就变成了必须不得不要出门,因为江云也很无聊,她强烈要求时贝贝这个鱼干女出门陪她逛街买衣服。
江家有点类似于暴发户的家庭,江云告诉时贝贝,她记得小时候自家还住平房呢,不过江云本人没有吃过苦就是了,小学的时候,江家的快餐店就开的风生水起了。
任何女人都对逛街没有抵抗力,时贝贝也非常爱美,平时衣服虽然买的不多,但是件件都很百搭。
女人逛街并不代表一定要买东西,逛得是一种感觉。
到了约定的十点,时贝贝梳洗打扮之后,江云的车就停在了贝贝家的楼下。
时家二老对江云是非常有印象的,因为贝贝总是带来很多江家快餐店的优惠劵,江云家的快餐店在s市很多地方都有分店,时爸爸工作单位楼下就有一家,小老百姓,都是能省则省,因为这些优惠劵,平时二十块钱的快餐,只要十二块钱,吃得好,还吃得饱,时爸爸对江云很有好感。
“好好和人家小江玩啊,不要欺负人家。”出门之前,时妈妈特意叮嘱时贝贝,时贝贝哭笑不得,又不是小朋友,怎么会欺负她。
上了车,江云开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导航的时贝贝随口问道:“怎么没约会去啊。”
江云身体僵了一下,随即不自然地说道,“他很忙,没有空。”
信才有鬼,“吵架啦?”
“没有,别问了。”江云将这个话题打住,时贝贝见此,就没在追问。
江云虽然面上没有表现,但是时贝贝却看出,她今天心情不太好,江云极力表现出和平时一样,但是眉宇间的不自然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老实说,江云的男朋友,虽然时贝贝没有见过,但是听孙露言语中,似乎不太好。
孙露那意思是,家庭条件太差。
这不是旧社会,门当户对已经不流行了,孔雀女嫁给穷小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郭台铭、李嘉诚都是穷小子和富家女的典型,李安做导演之前,六年都靠老婆养着,包括大名鼎鼎的沈万三,也是因为娶了一个富家千金,才迅速崛起。
莫欺少年穷,家世差点其实也没有什么。
江云和现在的男朋友谈了很长时间,虽然没有领回家,但是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稳定。
时贝贝暗自揣测,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情侣之间的小吵小闹,还是不可挽回的天翻地覆?
“去哪里?天桥那边?”江云开车问道。
天桥是s市中高档消费的步行街,街两边有很多商店卖场,也有ktv,酒吧,夜总会,还有专门的小吃街和饭店,s市很多人逛街都选择天桥附近。
“好啊,就去天桥。”时贝贝没有反对意见,“我们去天桥吃小吃。”
“行,先逛街,逛完街吃小吃,在逛街,晚上找家餐厅吃饭……”江云安排好了一切,突然想起什么,“你家放心不?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时贝贝“扑哧”笑了:“我走前就给家里说好,不回家吃晚饭了,晚饭我请客。”
“没问题,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宰你一顿你别哭。”
说这话,江云脸上的郁结散了很多。
到了天桥,逛了一段时间,时贝贝终于确定,江云确确实实是心情不好,而且这不好的程度,还不小。
原因是因为,他们逛了二十多家衣服店,江云几乎是逛一路,试一路,当然,买的也不少,时贝贝和江云手里拎着,都是她的战利品。
“你不是前几天还嚷嚷着钱不够花要去卖画吗,怎么今天这么大方。”时贝贝挪揄,其实在不动声色猜测江云生气的原因,时贝贝没有记错,大概是三天前,江云还在办公室说,钱永远不够用,买衣服的钱都没了。
江云脸色一僵,语气生硬地说道:“现在有了。”
说着,拉着时贝贝继续逛街。
因为要攒钱买房子,所以时贝贝手中闲钱并不算太多,但是因为江云的传染,时贝贝还是买了两身衣服,一件是很百搭的外套,一件是上班逛街都可以穿的连衣裙。
江云将一家卖场扫荡了一遍,也到了该吃饭的点,时贝贝和江云将买的衣服放回车,空这手去小吃街。
江云和时贝贝都喜欢吃辣,两人最喜欢天桥小吃街一家店的毛血旺,辣的够味,好吃。
天桥小吃街很长,那条毛血旺店在最里面,要穿过长长的巷子。
周末,小吃街人山人海,两个人努力穿过人群,往前挤。
“我去,人怎么这么多。”时贝贝忍不住抱怨,抱怨之余也没忘记提醒江云,“你手机那好,别让小偷顺走了哈。”
说着,却发现,身边的江云没有反应。
“喂,姐们儿,给点反应啊。”时贝贝拍着江云的肩膀,抬头,却见江云直勾勾地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顺着江云的方向,时贝贝看到是一家面馆,这家面馆平时生意很好,排队的人很多。
看到江云的表现,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在面馆外排队的人群里面筛选,凭着女人的直觉,贝贝选定了目标。
那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人,他的打扮比外貌更年轻一些,穿着休闲服,看上去就像是大学生,但是他不是一个人,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生,和她们这种走入社会,已经有过工作经历的女人不一样,那是一个很年轻的,一看就是未走出校园的大学生的样子。
她笑得很开心,手里拿着一杯奶茶。
男人和女生的手紧紧地握着,两个人很亲密。
难道那是江云的男朋友?
时贝贝有些担心地看着身边的江云,她希望自己猜错了,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她想的是对的。
一切就是那么狗血。
“走吧,我们去吃毛血旺。”江云拉着时贝贝的手,低着头快速穿过人群。
时贝贝忍不住侧头看那个男人,直到他们走过了面馆,人群挡住了她的视线。
“江云……”转过头,贝贝忍不住说道。
江云勉强笑了笑,“什么都别问我。”
贝贝点头,然后岔开话题,“我们去吃毛血旺,我饿了。”
江云没有时贝贝这种神奇的,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体质,听她平时的言语,似乎因为男朋友喜欢苗条的女生而节食,平时在办公室,大家都在吃零食,江云很少吃,也不太吃晚饭。
一直奉行七成饱的江云,午饭的时候一直在吃。
时贝贝是属于典型的眼大肚子小,吃了一点,就塞不进去了,接下来就是贝贝看着江云吃。
江云要了三个菜,全部都是川菜,每个分量都不小,时贝贝努力塞,也塞不进去,辣的稀里哗啦,反观江云,则像是没有反应一样,低着头,蒙往嘴巴里塞。
贝贝皱眉,想要出言阻止江云,可是看到江云这样子,话说不出来,大家都是成年人,谈恋爱最终目的就是奔着结婚,江云是想着和那个男人结婚的,她年纪也不小了,不可能去玩什么爱情游戏。
一个月前,江云还对他们说,打算跟家里摊牌呢,可是一个月后,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样也好,不用担心家里反对了。
贝贝胡思乱想。
“咳咳,咳咳……”
“你慢点吃。”时贝贝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江云。
江云吃的满嘴都是红色的辣椒油,眼睛也是红红的,不知是辣的还是难受想哭,她一边擦鼻涕,一边低头猛往嘴巴里塞东西。
时贝贝有点心疼,“吃不了就别吃了,这也不是什么‘光盘行动’,剩下就剩下吧。”
“剩饭不好,我从来不剩饭。”江云说着,继续低头吃。
“呕——”终于她塞不进去,开始干呕,毛血旺里面辣椒太呛,辣椒末进了嗓子眼里,随后江云开始猛烈地咳嗽。
一声一声,坐在对面的时贝贝感觉到桌子的震感。
见状,贝贝忙招呼服务生,“服务员,拿瓶矿泉水。”
拧开矿泉水,递给江云,贝贝皱眉,“别吃了,走吧。”
江云不理睬时贝贝,继续低着头往嘴巴里塞,吃着吃着,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欧耶耶,二更君!
下一章防盗章,让我吃个饭,大家不要等了,依照我的龟速,差不多要十一点半……
嘤嘤嘤嘤~~~~
求花花~~
正文 39三更三更君奉上
“服务员结账。”
时贝贝冲着小店服务生招招手,然后将钱付了。
江云看到时贝贝交钱,立马拿出钱包,时贝贝摆手,“这点钱,别拿了。”
江云点点头,没有固执要求付账,等她们收拾好东西,走出小吃店,江云的眼睛还是红的。
一路往回走,江云走到之前走过的面馆,停住了脚步。
时贝贝向面店看去,里面并无之前看到的那个男人,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心疼。
江云擤擤鼻子,精致的眼妆有点晕染开,“我们走吧。”
时贝贝点头。
下午,两个人没有逛街,江云带着时贝贝去ktv唱歌,刚交了三个小时的钱,江云手机铃声响起。
动作一顿,她拿起了手机,直觉告诉贝贝,是那个男人打给江云的。
江云看了看时贝贝,拿着手机走到稍微远一点的位置:
“喂,嗯,我和同事吃饭去了……嗯,没事儿……刚才吃了辣的,嗓子不舒服……嗯嗯嗯,好的,你忙吧,拜拜。”
挂上电话,江云冲贝贝微笑,那个笑容无比刺眼,真是比哭还难看。
贝贝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何,话卡在嗓子眼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说什么呢?
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哭,他欺负你了吗?
江云比贝贝年纪还要大一些,她学历比贝贝高,见识比贝贝多,什么不知道,什么不懂,有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们可以义正言辞地说该如何如何做,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会变得软弱彷徨。
走进ktv包厢,江云脱下外套,贝贝点歌,两个人之间都是沉默。
之前的客人走得早,还有余下的时间,屏幕上放着陶喆深情款款唱着“爱我还是她”,贝贝觉得这歌有点不吉利,换了一首她个人非常喜欢的,二逼喜庆的《大喜宙》。
屏幕上大张伟的脸,做着各种诡异的表情,包厢里昏暗的灯光,江云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低着头沉默不语。
贝贝放小了音乐,江云抬起头,“你不用管我,你唱吧。”
贝贝笑了,“我唱歌不好听,再说,这歌要一块唱才热闹。”说着拿起另一个麦克风,递给江云。
江云拿起麦克风,吹了吹,确定麦有声音,和贝贝一块唱,唱了一会儿,贝贝就无语了,好好地一个《大喜宙》让江云一唱就成“大悲咒”了,不就是失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江云自己也大概觉得自己这样太没出息了,她放下麦克风,说老实话,再漂亮的女生,哭完了以后都不好看,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全流进了嘴巴里,青筋暴露,鼻子红红的,除了逆天的林月儿,根据书里的描写,她哭起来让人有圈叉的欲望。
此时,江云哭得就像是一个猪头。
调小声音,时贝贝放下麦克风,坐在江云跟前,“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江云耸耸肩,“你都猜到了,还要我说干什么?”
时贝贝叹了一口气,用胳膊捣了一下江云,“哎,怎么想的?”
“我不会和他分手的。”江云恶狠狠地说道,“他会装,我也会装,我们比谁装得像,他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我的,凭什么他甩开我去找大学生……我绝不和他分手……”
说到最后,江云声音有几分哽咽和软弱,像是说服贝贝,又像是说服自己。
贝贝瞅着江云,她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和自己一个办公室一年半的同事兼好友,有傻逼的潜质。
又或者是,这是一个外星人?
“别人用你用过的卫生巾,你还要抢过去那个卫生巾接着用,你恶不恶心!”时贝贝无语。
江云嘴角抽搐,半晌回复:“你才恶心。”
时贝贝最终没有打消江云的念头,离开ktv,两人也没有吃晚饭,江云接了一个电话匆匆离开,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贝贝知道,电话那头,是那个男人。
回到家,时家爸妈都表示很惊讶,因为临走之前闺女说和小江一块吃饭,怎么提前回来了。
时贝贝也没有解释,对着父母笑了笑,进屋换衣服,吃完晚饭,时贝贝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对时家二老说,“爸妈,看看单位有没有合适的,再给我介绍一个吧。”
时妈妈看了一眼时爸爸,时爸爸皱眉,“怎么了,怎么突然要相亲了?”之前闺女还说再也不相亲了呢。
时贝贝笑了,“没什么,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我也想找一个呗。”
以前总觉得没有爱情不能在一起,找男朋友又不是挑大白菜,哪能像做生意一样,将收入工作摊开说,但是经过江云这事儿,贝贝突然觉得,谈恋爱也没有什么好的,要是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就这么嫁了也没什么,要是像江云那样,有爱情还不如没爱情呢。
要是不爱,也不会像江云那样那般傻,傻得都不像是自己了。
时家二老不知道贝贝的想法,以为闺女想开了,都很高兴,闺女想谈恋爱有兴趣是好事儿,忙不迭点头,时妈妈说:“行,好闺女,这次妈一定好好把关!”
时贝贝敷衍地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晚上,翻来覆去,满脑子想着江云,想着自己的事情,折腾来折腾去一头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贝贝醒来之后,发现落枕了,脖子酸疼的厉害,翻遍家里的药箱,连个膏药都找不到,星期一要升旗,时贝贝是班主任,不能迟到,吃了一个鸡蛋,喝口水,贝贝急急忙忙下楼赶公交。
今天公交车来的倒是挺早,时贝贝到学校的时候也没有迟到。
眼下,距离升旗仪式还有一些时间,时贝贝原本想着,艺体班的学生桀骜不驯,有一两个不来升旗的倒是也没有什么,只要大部分都来了就可以,但是一进教室,贝贝傻眼了,全班三十个学生竟然全部到场。
难道这些孩子被她感化,最终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怎么可能!
咽咽口水,时贝贝再次环视,最终确定,真的真的是一个都没少。
神了!
还来不及在心里撒花,自诩英明神武的时老师就发现了异常,班里的学生都无精打采的,垂头丧气像是奔丧。
咳咳,这样说自己的学生当然不对,但是他们确确实实很没有精神!
看到时贝贝进教室,学生们也提不起精神,一个个哈欠连天,就像是……
就在时贝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南宫珏像是地里钻出来一样,蹭得出现在时贝贝面前,“老师,全齐!”
眨眨眼,南宫珏一脸兴奋,就差在脑门上挂上一行“求表扬”。
时贝贝嘴角抽搐,看着明显睡眠不足地学生,不动声色地问:“怎么做到的?”
南宫珏嘴角扬起,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多亏了阿靖啦,就是北堂,我和北堂通常五点起床锻炼,我想起来今天升旗,就叫上北堂,挨家挨户地敲门,是我把大家叫起来的,他们妄图睡懒觉不升旗!!!”
南宫珏的声音充满了控诉,小话唠说起来就是没完。
南宫珏并没有避讳班里的同学,所以这一声班里很多同学都听到了,时贝贝看到n多同学抬起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控诉南宫珏,就像南宫珏对他们做了什么罪无可恕的事情。
一时间班里怨念大起,阴郁之气笼罩。
整个艺体班黑烟弥漫。
作为拨开云雾的老师,时贝贝拿着光明的火把么,决定替广大学生再问一句,“你怎么把大家叫起来的?”
南宫珏一听,更是得意,举起手,做了一个“八”的手势,时贝贝本能感觉不对劲,但听南宫珏笑眯眯地说道:“老师好笨啊,北堂有枪啊,拿枪抵着他们的脑袋,不起床就‘碰——’”
南宫珏这一声“碰”,时贝贝猛地抬头,但听脖子发出一声悲鸣,落枕的地方奇迹般的好了。
尼玛,拿枪抵着同班同学的脑袋,然后硬逼着同学参加升旗仪式!!!
怪不得他们哈欠连天,怪不得他们看起来极其没有精神,尼玛他们根本就是睡眠不足好不好。
时贝贝忍不住又问道:“你们几点钟到的?”
听到班主任这样问,班里同学怨念更深了。
南宫珏非常骄傲,挺起胸膛,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
“老师,我们六点钟就到了,班里同学很积极哦!”
七点半升旗,六点到教室……
时贝贝看着困得睁不开眼的学生,眼睛里露出同情。
为了不打击自家班长的积极性,时贝贝对南宫珏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南宫珏,好好干,保持这个劲头,加油!”
话落,时贝贝感觉到无数杀人的目光瞪像自己。
学生们集体控诉:老师,您没人性!
时贝贝心里阴暗的小人笑得前仰后合,可爱的同学们,好好的接受班长大人爱的抚摸吧!
每个班总有那么一两个学生不参加升旗仪式,那些学生通常都是班里学习成绩不好,桀骜不驯,平时不服管教。
但是如今高二这种现象在绝大多数班级都杜绝了,每个老师都在欢呼,因为班里这样的学生都去艺术班了!!!
想到那些让人头疼的学生扎堆的艺术班,高二班主任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班级和班级之间都是有竞争的,每次升旗,都会评出全勤率最高的班级,周一升旗的全勤率,算在班级的综合排名里面,而班级的综合排名,直接影响到老师的年终奖。
天高的年终奖是很丰厚的,年终奖最高的是高三老师,高三老师劳苦功高,这个没的说,但是高二的老师拿的也不少,据说上届高二,也就是这届的高三,有老师领到一辆轿车。
没人会嫌钱多的!
高二各位班主任心里都等着看艺体班的笑话,他们特别想要见到天高成立以来最低出勤率的班级。
每个老师都以为,艺体班出勤率能达到百分之十,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当升旗的集合令打响的时候,高二七班艺术班正正好好的三十个人亮瞎了众多老师的眼。
贝贝当了班主任,自然是不可能和美术组的老师站在一起了,穿过层层人群,贝贝看到个头高挑的孙露对自己竖起大拇指。
她说:姐们儿,你牛逼到家了。
时贝贝努力抑制嘴角的笑容,让自己笑起来不要太得意。
走到学生旁边,时贝贝对没有睡好的学生说,“漂亮的姑娘们,英俊的小伙子们,升旗之后的早读留给你们补觉,现在打起精神,让大家看看咱们高二七班的风貌!”
说起来,这种激励的话,成年人,稍微有点判断力的都会觉得好笑。
但是对于学生时代,还保留着热血亢奋的少年少女,这种简单的激励是最有效果的,尤其是平时总是被人小看白眼的艺术班。
在做艺体班的班主任之前,时贝贝无数次问过自己,当年她希望自己有个什么样的老师。
对于学习不好,总是被老师歧视的自己,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老师。
若是当年,有一个不会因为她学习不好歧视轻视她的老师,一切会不会有所改变,她的青春,她的学生时代会有怎样的变化?
看着他们,时贝贝仿佛看到了十七八岁的自己。
时贝贝在在心里笑了起来,嗯,加油吧,我可爱的学生们,老师与你们同在!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都三更了,乃们的花花,花花,打劫花!
防盗章替换完毕,大家看文愉快哈!!
我是有节操的饺子花!!!
正文 40糟心事儿一箩筐
艺术班的课程表和别的班的课程表不一样,除了文化课,还有专业课。
时贝贝看着学校给的课表,暗叹了一口气,这个课表,一点都不科学。
学校就像是对待普通班的学生一样,开出了一张很普通的课表,只是将普通班里的自习课,变成了美术生或者是音乐生的专业课。
如此分散的课程,所造成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学生专业课学不好,文化课也学不好。
而且专业课这个东西,需要长时间的练习,自习课,一堂课才四十五分钟,就算是两堂课加起来,也不过九十分钟。
九十分钟,一张素描都画不玩,能干什么?
按音乐组的老师说就是,“你班这课太考验学生的领悟力了。”
专业老师一看就知道,这张课表是外行人做得。
想了想,叹了口气,时贝贝找到安排老师上课的教务处的曾老师。
教务处主任曾老师在学生们眼中,远没有教导处主任有震慑力,很多学生直到毕业,也许都不知道学校教务处办公室在哪里。
每个班的课表,都是教务处老师安排的。
教务处的老师,都是学校老资格的教师,他们有着多年的教学经验,知道怎么安排课程最科学。
很遗憾,这支绝对权威的教师队伍里面,并没有美术音乐老师。
走进教务处,时贝贝将课表放在桌子上,教务处曾主任正在低头写材料,看到时贝贝,扫了一眼,没有理睬她。
这位曾主任很看不惯时贝贝他们这些年轻老师,尤其是艺体老师,他的思想有些顽固陈旧,总觉得老师就是做学问的,而美术音乐,算不得学问,就是个娱乐。
曾老师不搭理时贝贝,时贝贝却不能不搭理他,想了想,贝贝说道:“曾老师,我们班的课程安排有问题,专业课时间不够用。”
“你是哪个班的?”曾主任明知故问。
高二七班,艺术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学校都知道高二开设了艺术班,班主任是她时贝贝,学校教职工大会也有说过,曾老师这句话,就是为了难为时贝贝。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人家出身也比自己好,时贝贝佯装不知,耐心解释,“我是高二七班的班主任,时老师,日寸时。”
曾老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将嘴果得很圆,长长地吐出一个字,“哦——”
曾老师懒洋洋拿过时贝贝班级里的课表,然后点开电脑,从电脑里拉出电子版对照,看了一会儿,抬头,“这课表没有任何问题。”
时贝贝摇头,“曾老师,这课表没有问题,但是课程安排的不对,我们班的专业课太分散,应该尽量安排四节连堂才有效果,要不然这些孩子文化课和专业课都耽误了。”
“时老师,开出这张课表的老师,平均教龄是三十岁,你说我们课程安排的不对,但是天高建校以来,这课表都是我们做的,我们不可能耽误学生的文化课和专业课。”曾老师表情非常不快,看着时贝贝的眼神充满了质疑和攻击性,“时老师,你说这样的话,是为你班学生学不好文化课和专业课找借口吗?”
时贝贝差点一口老血喷到这老顽固身上。
尼玛,见过倒打一耙的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
指鹿为马,不要太多啊!
“曾老师,您的意思是不给我们班调课?”时贝贝脸色沉了一下。
“这课表没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已经通知了每个班的老师上课时间,你一句话就要改课表,时老师,麻烦你去找校长吧,校长要是同意我就改!”曾老师看着时贝贝眼睛里充满了嘲讽。
他就是觉得时贝贝不会找校长,而且他同样也坚信就算是找了校长也没用。
明明曾老师动动手,动动嘴就能解决的事情,却让她去找校长,打量着她不敢怎么样?
时贝贝微笑,“好的,曾老师,我会去找校长的,麻烦您了。”
说着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了。
一路上贝贝气得肺都炸开了,路上恰好遇到要去上课的袁素,袁老师看着时贝贝手上拿着一张纸,探头,“这是你班的课表?”
这张课程分散的课表,美术组和音乐组都知道。
时贝贝点头,“教务处让我去找校长。”
袁老师蹙眉,“他们不给你改?”
“嗯。”时贝贝点头,袁素一会儿到了她所要上课的班级,对贝贝点头,贝贝继续向校长办公室走。
敲敲门,随着荀校长一声“请进”,时贝贝推开办公室的门,出乎意料,办公室并不是只有校长一个人在,东方泓的哥哥东方熙也在。
说来,这已经是时贝贝第四次见到东方熙,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在荀校长的办公室,他和北堂家的人站在一起,虽然身穿便衣,但是一站在那里,就超级有存在感。
东方熙显然也没有想到进来的人会是时贝贝,四目相对,东方熙冲着时贝贝严肃点头,尽显军人风范。
时贝贝露出笑容。
东方熙扭过头,看向别的方向,贝贝脸上笑容凝滞,不过本来就是陌生人,也没有什么。
荀校长似乎很累,下眼圈有浓浓的青紫色,对于这位副校长,整个天高的老师,都是敬佩的,荀校长并非仅仅是天高的校长,他还有家族企业,他最近还负责着家族项目,天高事务反对,荀校长凡是亲力亲为,还要处理家族事务,这样的人,就是天才了吧。
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的。
“时老师,有什么事吗?”荀陌挺直身体,坐在老板椅,仰起头看着时贝贝,他注意到贝贝手中的那一张纸。
贝贝点头,拿出课表:“荀校长,我们班的课程安排的不对,教务处曾老师说让我来找您。”
荀陌没有看课表,眼睛凝视时贝贝:“教务处安排课表的都是老教师。”言下之意,课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时贝贝将课表推倒荀陌面前,然后指着课表说道:“教务处老师将我们班的自习课,变成了专业课,两节专业课连堂,两节课总共时间才九十分钟,这个时间不够,最好是给我们安排一个下午,或者是一个上午,而且专业课必须保证每天都有,就算是做不到每天,至少隔日……”
荀陌看着女人修长的手指在纸上点来点去,眼睛里多了一丝兴味,他不在看课表,眼睛直勾勾看着时贝贝,圆圆的镜片发出了“蹭”的闪过银色的光泽,“时老师,你说要怎么做?”
但见贝贝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三张纸,摆在荀校长面前,“校长,这是我和几个专业课老师做出的课表,三张课表每一个都可以,我们询问过任课老师,他们也表示没问题。”
她早已提前做好了功课。
看着摆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三张纸,荀陌是真的笑了,他点点头,“时老师,你觉得哪个最好最适合学生,你就用哪个课表,教务处那边你不用管了,我一会儿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给你们班改课表。”
时贝贝一愣,原以为还要多费唇舌,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解决的这么速度,但听荀陌说道:“你们都是专业的,比起你们,我们都是外行,高二艺术班我交给你了,放手去做,高三的时候,我等着验收成果。”
一席话,说的时贝贝又是感动又是惊悚,高三验收成果,有多么大的权力,就有多么重的义务。
时贝贝点头,郑重其事地说:“谢谢校长,那我先走了。”
“嗯。”荀陌点头,随即又补充,“要是有问题,解决不了的来找我就可以了。”
时贝贝听后,眼前一亮,笑容大了几分,“谢谢校长。”
离开校长办公室,贝贝整个人都显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当天下午,教务处就发来了新的课表。
时贝贝将新课标交给南宫珏,让南宫珏抄在黑板上。
南宫珏看着新课标那连堂的专业课,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看着时贝贝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老师,专业课可不可以请假?”
时贝贝也在笑,挑眉,看着自家班长,“你要做什么?”
“嘿嘿嘿。”南宫珏挠着脑袋,“老师,你也知道,滑板大赛……”
时贝贝摇头,“不行。”
“为什么?”南宫珏睁大眼睛,显然没有想到老师会拒绝的如此干脆。
“太危险了,你出点事儿,到时候我怎么和你家长交代?”
学生有特长有爱好是一件好事儿,若是唱歌比赛之类的,贝贝也就容许他请假了,这样的比赛危险度数小,因为南宫珏大力推荐,贝贝看了几场滑板大赛,发现危险度极高,有些选手连扳子带人一起甩了出去,看得贝贝心惊胆颤的,不由得理解南宫珏的家长,家里捧在手心的宝贝蛋,擦破皮都心疼的了不得,出点事儿,还不要哭死。
“老师,您胆子也太小了,会出什么事儿啊。”南宫珏耷拉着脑袋,撅着嘴,闷闷不乐。
这事儿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这么危险的事情,我是不会让学生去做的,在学校里玩玩也就算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出去保障不了安全……”想着,时贝贝郑重警告南宫珏,因为这小子是有前科的,“不许逃课,你是班里的班长,很多事情我都需要你帮忙,你要是逃课出去,看我怎么给你家长告状!”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南宫珏睁大眼睛,眼睛里重新燃烧希望,“老师,您的意思是,您不是反对我出去比赛,只是觉得在校外保障不了安全才反对?!”
小话唠南宫珏抓重点倒是抓的很正确。
还不等时贝贝再找其它理由,南宫珏快速说道:“老师,要是我出去保障安全,保证不受伤,你是不是就可以给我假条?”
“我不可能瞒着你父母,你家长必须知道。”时贝贝说出了所有事情的前提,言下之意,小话唠,你必须搞定你父母。
南宫珏刚才亮晶晶的眼睛瞬间充满灰败,整个人都蔫了,“老师,您说了等于白说,我家里是不会容许我去的……”
时贝贝挑眉,“你要是能保证安全的话,也说不定。”
比赛能拿奖就是好事儿,要是能保证安全,保证功课不落下,没有家长会反对自己孩子比赛拿个奖回家。
s市的比赛,还是挺有分量的,基本上都是全国或者是世界级的,比赛含金量都很高。
听言,南宫珏重新酝酿起希望,心里跃跃欲试,决定回家好好和父母沟通一下。
改完课表,了结了一个心思,时贝贝决定回办公室好好歇歇,一天上午都在忙着班里的事情,腿都疼了。
正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身后传来一个杀气腾腾地声音:“时老师,等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1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