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折腾了这么一大会儿,江云已经有点清醒的意识了,哭也哭了,闹也闹了,大概是有点神志不清,原以为她会不合作,没有想到对着酒精测试仪,江云还能吐气。
老外看了一下酒精测试仪,“体内酒精浓度,百分之三十,这位小姐喝得并不多啊,大概是酒量不好啊,给她喝点温开水,师弟,跟我过来煎药……”
煎药?难道这老外开的是中药不成?
孙露看着袁素,袁素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又看着袁素,几个人看了一圈,觉得白子君的老外师兄真是太神奇了。
白子君嘴角抽搐,谁能想到在学外科的师兄在内科上颇有建树呢?
就在老外走出门要拿药的时候,他又回过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贝贝,他有一双湛蓝的眼睛,高大帅气,看上去非常像外国电影明星,老外热切的眼神让时贝贝脸一红。
但听老外说道:“我叫史密斯,中文名字叫孙悟空……”
孙——悟——空——
这么牛逼的到底是哪个家伙起得,大家的眼神齐齐望着白子君。
白子君撇过头,这个名字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孙露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自称孙悟空的外国友人,“哈哈,我们三百年前是一家,我叫孙露。”
谁知道叫孙悟空的老外立马接到,“我们三百年后也可以做一家,我们可以拜把子!”
白子君此时非常非常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有将袜子脱下来塞到自己师兄嘴里,卖萌什么的,真的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死宅也是需要购物的!!!
所以昨天大家问我几更,我只能说二更保底,我就没敢许诺三更!
今天是二更,我五点多钟刚回家!
今天就不放防盗章了,我磨蹭磨蹭吃饭去,嗷嗷嗷,我们家今天炖鱼!!!
其实我个人比较喜欢吃鸡,但是禽流感以后,都不让吃鸡!!!
内容改了改,不是暴打渣男了,但是渣男一定会打得,握拳,若是再看不出校医的楠竹地位,我真的就变身尔康脸了!
另外,大家关注雅安地震了没有,四川的妹子都好吗,我就见到一个报平安的,四川的妹纸那边缺水吗?没事了吗?余震还厉害吗?
谁给我一个除了红十字会以外的捐赠机构名字,我要说,我不太相信红十字会,理由你们懂的,我不想让我一点一点码赚出来的血汗钱喂了红十字会内部人员而无法将钱送到真正需要帮助的雅安老百姓那,有没有比较靠谱的民间的捐赠机构?
这句话,我是对所有看文的妹子说的,无论是看正版的,还是看盗文转载的,只要是您知道靠谱的捐赠机构,都可以来文下留言,拜托了,鞠躬!
正文 14干——死——他——
“给这位美女喝下,保准二十分钟她就醒了。”
端着一碗浓浓深褐色汤汁的孙悟空笑眯眯地说道。
一些古代言情小说,总是形容浓郁的药香,仿佛花香和药香是一回事儿,事实上呢,喝过中药的人都知道那味道实在是恶心。
贝贝看着江云充满了同情,这么一碗灌下去,肯定是会吐得,将酒都吐了出来,当然就醒酒,一瞬间,贝贝觉得自己真相了。
孙露皱着眉头,袁素端过药碗,平静地说:“我来吧。”
刚才还很老实的江云,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开始挣扎,袁素根本不理睬江云的挣扎,哄着“喝吧喝吧”,捏着江云的鼻子,一碗给她灌下去,时贝贝和孙露看袁素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就像是看电视剧里的封建大家长一样。
挣扎的江云,将药汤撒的到处都是,一碗汤药,流出来了半碗。
孙悟空耸耸肩膀,“早知道会这样,所以特意煮多了一些。”
时贝贝:……江云真的会恨你的。
反正喝醉酒的女人已经没有丝毫的形象了,在狼狈点也无妨,袁素拿着毛巾,胡乱擦了擦江云头上的衣服,就不去管她了,几个大小姐都不懂得照顾人,时贝贝摇头,结果袁素手上的毛巾,“我来吧。”
说着,给江云擦拭身上。
时贝贝伺候江云的空,叫孙悟空的外国人已经和孙露唠上了。
“我是加拿大人,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来到中国,我从中国上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后来回到加拿大,然后又在各地学习……我喜欢中国的文化,我特意拜师学的中医,我很厉害的……”
老外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这个老外和南宫珏的形象重合,时贝贝仿佛看到了十年后的南宫珏,从一个小话唠变成一个老话唠。
孙露原本也是话非常多的人,竟然真的就和这老外拉上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眼看着就像老外说的,要拜把子做兄妹了。
“我师兄就这样,话有些多,但是人很好的,不要嫌烦。”这个时候,但听低沉的男声响起。
时贝贝一愣,不知什么时候白子君站在自己旁边,很小声地对时贝贝解释。
时贝贝摇头,“没有,你师兄很好,挺亲切的,我第一次见到中国话说的这么好的外国人。”
白子君听时贝贝这么说,一下笑了起来,露出白皙的牙齿,时贝贝这才注意,白子君有一口非常好的牙齿,时妈妈有句话,看人要看牙齿,牙齿好的人人品应该错不了。
想到这句话,在对比白子君,时贝贝心里摇头,这句话果然是不靠谱。
用那样的眼光看人的男人,能是好人吗?
贝贝也知道,自己对白子君有偏见,但是谁让这家伙做出让自己有偏见的事情呢。
“你想错了,我师兄从小从国内长大,说的是普通话,你是没有听过他说英语,在德国留学的时,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加拿大人,直到毕业,那位舍友都以为我师兄是个法国人。”
法国人崇尚法语,并不热衷学英语,相当一部分法国人英语都不好。
白子君那大肆吐槽自己的师兄,声音大了一些,就让孙悟空听去了,孙悟空不乐意了,“师弟,你不要当着美女的面就揭我的短,那位美女,不要听他乱说,他在德国的时候就这样,为了和美女搭讪,总是拿我开玩笑,美女,不要多和这个人说话,这个男人没有节操的,就是一个会移动的生|殖|器,多说一句话都会怀孕!”
移动生|殖|器,多说一句话就会怀孕……
时贝贝手顿了一下,然后对叫孙悟空的国际友人露出笑容,“我会注意的。”
语气说有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白子君那个尴尬,他再一次萌生了要用袜子将自己口无遮拦的师兄灭口的想法。
白子君想要解释一下,但是时贝贝已经躲开了,甚至刻意让白子君看出她有意和他拉开距离,仿佛在用实际行动拒绝白子君的接近。
——你不要靠近我,我怕怀孕!
觉得自己正确解读时贝贝想法的白子君大为恼火,你不想和我说话,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暗自躲在一旁生闷气。
白子君师兄的药确确实实很管用,江云渐渐清醒过来,有些人喝醉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有些人喝醉酒了,却能记得自己醉酒后的二逼行为。
江云就属于后者。
喝了醒酒汤的江云越想越觉得惭愧,越想越觉得丢人,索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没有醒酒。
就在江云打算挺尸到底的时候,孙悟空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呀,时间差不多到了,床上的美女应该醒来了。”
时贝贝看着堂子啊床上闭着眼睛的江云,有些怀疑,“是不是喝少了,不管用……”
“不会的,不会的,我开的方子,绝对有奇效,我都是在自己身上试验过的。”黄毛外国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江云床头查看情况。
看到闭着眼的江云,老外皱眉:“不对啊,她应该醒来而不是睡着了啊。”
说着老外就要伸手扒江云的眼睛。
眼看装不下去,江云张开眼睛,反正人已经丢了出去,不怕在丢脸了。
看到江云的表现,时贝贝等人都猜出来,对方大概是早就醒了,因为面子问题没有睁开眼。
难为叫史密斯的外国友人了,整个屋子里,就他一个人以为江云是刚醒来,还纳闷地嘀咕,“不对啊,我的药不会让人睡着啊,难道是个人体质差异?”
白子君看出江云的尴尬,出于绅士风度,打哈哈地说道:“我同事兴许是太累了,师兄的药果然是很厉害的,和当年一样。”
老外一听,得意了,瞬间忘记刚才的疑惑,叉腰仰天大笑:“那是,必须的,我是什么,哈哈哈,我是天才!!”
时贝贝看着这家伙满头黑线,这老外就是个黄毛二货。
江云醒了,袁素等人也不打算再留在这里,刚才中药泼了江云一身,怎么样也要换一身衣服,袁素等人还想询问江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毕竟出力的是白子君和他的孙师兄,袁素就很客气地问了一句:“谢谢你们,要不一块吃个饭吧。”
原本嘛,识相的就会说“我不吃了,你们忙去吧”。
无奈无论是白子君还是孙悟空,都不是个识相的。
白子君笑得如春天般和蔼,“那正好,我们也没有吃,一起吃吧。”
孙悟空还特别体贴地说道:“我们先去商场,这位美女显然需要换件衣服。”
袁素脸一僵,很快恢复了常态,淡定点头,额,也许是错觉,时贝贝莫名觉得袁素四肢不太协调。
原本是三人行,现在变成了浩浩荡荡一群人。
一群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吃火锅!!
换好衣服的江云坐在大家中间,因为多了两个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她看上去蔫蔫的。
孙露这个时候展现了她无与伦比的外交能力,一桌子,都是她和孙悟空在调节气氛。
时贝贝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座位,原本她是和袁素孙露坐在一起的,但是孙露为了和孙悟空聊天,就和白子君换了一个未知,时贝贝旁边就坐着的人就成了白子君。
和这个人真心不熟的,不想和他坐在一起,时贝贝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时老师,喜欢吃火锅吗?”但听白子君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时贝贝觉得这家伙的声线直逼日本牛郎,胡乱点点头,“嗯嗯,还可以。”
白子君还想说什么,贝贝却看到对面江云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白子君,或者是白子君身后的……
贝贝回头,额,这世界真是太巧了。
贝贝再次看到了那天在小吃街看到的那个男人,疑似江云前男友的家伙。
那个男人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和那天休闲西装相比,这件看上去更正式,他们一桌人有男有女,都是穿着西装,看样子是同事聚会。
江云这个前男友美术组,除了贝贝以外,大家都是见过的。
女人的小心思,江云几次和男朋友碰面,都是特意挑贝贝上课时间,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贝贝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后来江云想单独介绍,贝贝又真的没有时间。
“江云,那不是你……”原本和孙悟空说话的孙露停下话语,瞪大眼睛同样注视着那个男人。
江云脸一僵,麻木地说道:“是他,我们分手了。”
孙露瞪大眼,似乎不太相信。
江云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对桌的男人,“他拿着我的钱,在外面包了一个大学生。”
孙悟空不明所以,白子君倒是听清楚了,就是因为明白怎么回事,所以才会觉得尴尬,他有点后悔,怎么一念之差就厚着脸皮跟了上来。
人家显然想着小姐妹聚聚,说说女人之间的私房话,结果他们两个大男人插了一脚,人家说话也不方便了。
“你们正式分手了没?”说话的是袁素,美术组里,胖子李来的最早,算是整个组里资格最老的老师,但是袁素却是大家最信服的,是真正的大姐。
江云摇摇头,脸上有些耻辱,又有些不甘,“没有……我凭什么便宜那个人渣……”
听到江云这么说,袁素叫来了服务生,要了两瓶五粮液,一桌子人不明所以,不知道袁素要做什么。
拿起两瓶开着口的五粮液,袁素笑了,“既然还没分手,看到了总要打个招呼。”说着起身,绕过几个饭桌,径直向渣男那桌走去。
“她要干什么?”时贝贝倒抽一口气。
却听后桌袁素的声音响起,“小池啊,这么巧,和同事聚会呐,怎么不和江云在一起啊。”
“是袁姐啊,云呢?怎么没一起过来。”渣男彬彬有礼地说道,然后对同事介绍,“这是我女朋友的同事,天高的老师,我都叫她袁姐。”
渣男的同事发出一声起哄声,江云工作好,家世好,长得也不错,一直都是男人在单位炫耀的资本。
“江云怕耽误你和同事交流感情,就让我过来问问,你看,几次吃饭,你都顾及我们,都没喝酒,刚才我让服务员要了两瓶五粮液,今个我敬你,咱干了它。”
袁素幽幽地说道。
话落,叫好声,起哄声一片。
渣男面色有些僵,看着袁素手里的酒瓶子咽口水,“袁姐,你,你别开玩笑了,这,这一瓶下午,还有小弟活路啊。”
但听袁素豪迈地说道:“是男人就别说‘不行’喝不喝,我一个女人都敢,你一个男人说‘不行’?”
渣男的同事不明所以,还觉得袁素是女中豪杰,纷纷起哄,“小池,喝了它,喝了它,要不然你女朋友让你回家跪搓衣板……”
渣男表情难看,讪讪地笑着,僵硬地拿过袁素手里一瓶五粮液,“好,好吧。”
说着,两个人跟喝白水一样,拿着五粮液的瓶子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
一瓶下去,渣男喝得脸通红,“袁姐,还有,你们你们先喝,我去趟洗手间……”
袁素笑了,板着僵尸脸,淡定的摇晃了一下手里的空玻璃瓶子,“请便。”
说着,如女王一般回到座位上。
“袁姐……”江云感动的叫一个热泪盈眶,“你不用的……”
“袁姐,偶像。”孙露啧啧佩服。
时贝贝看着袁素手里的空瓶子,什么叫女中豪杰,什么叫千杯不醉,什么叫淡定姐!
“给我倒点水。”袁素吩咐。
不等袁素说,白娘子那水已经准备好了,双手端着杯子,要有多恭敬就有多恭敬,“袁姐,您喝。”
袁素就像喝五粮液一般,将白子君到得茶水灌进肚子里,喝完之后,袁素拿着纸巾,擦擦嘴巴,环视桌子一周,时贝贝虎躯一震,这种黑涩会大姐下达命令的即视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想不想报仇?”袁素看着江云,语气充满诱惑。
时贝贝嘴角抽搐,这一刻她无比想要提醒对方,这是法治社会,不要去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啊!
江云虎躯一震,随即呐呐地说,“想。”
袁素大姐大气质全开,“想就行。”
袁素一边喝水,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江云,一会儿,你装什么都不知道,和那个男人碰头,然后你负责将那个男人骗到无人的巷子里,白子君还有史密斯,你们两个是男人,我车后备箱有麻袋棍子,你们两个个子高,到时候趁着光线暗,将那个男人套上麻袋,孙露贝贝,等那个男人被装进麻袋里,你们两个拿棍子,干——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完毕,没有三更啦,欧耶耶,大家都去睡觉去!!!
我们这边邮局,向雅安寄东西全部免费了,明天我搜点面部什么东西,寄过去~~~
嗷嗷嗷,谢谢大家提供的捐助渠道,唉,我不求我所有的捐款都能到百姓手里,哪怕一百块钱里只能到一块,至少还能买瓶水。
大家晚安~~~明天见~~
正文 5谁的青春不遇渣?
随着袁素那句“干--死--他--”
空气瞬间凝滞。
众人看着袁素就跟看外星人一样。
蓝眼睛黄头发的孙悟空咽咽口水,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师弟的同事不都是老师吗,老师不都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吗?
为什么他感觉这么冷呢?
孙悟空干巴巴地笑着,“哈哈,袁姐,你你在开玩笑吧……”
袁素手里摇晃着已经空掉的五粮液酒瓶子,摇晃了摇晃,微笑,“若是你以为我在开玩笑也可以,毕竟大家不熟……”
话说着,袁素眼睛若有似无地瞟向白子君。
随着那道冷凝的视线,白校医顿时觉得菊花一紧,如果他拒绝,袁姐干死的对象会不会多出一个?
瞬间白校医脑补出一个画面,袁姐拿了一根长棍,他,师兄,还有那个男人,三个人就像是串糖葫芦一样,插在一根棍子上,袁姐拿着棍子左右摇摆,“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不,不能再想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觉得不妥的不仅仅是白娘子一个,在一个安定平稳的法治社会活了二十多年,虽然穿到一个崭新的世界,但是大抵还算是河蟹社会的时贝贝三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打人,打人是犯法的!
这样做太不好了!
犹豫来犹豫去,时贝贝颤巍巍举起手:“女王,小的有话说。”
贝贝毫不掩饰自己的狗腿。
袁素并没有因为这个称号,有任何的不适,反而非常自然地对时贝贝仰着下巴,“说。”
“小的请求避开监控器!”
众人:……
“批准。”
时贝贝放下手,乖巧的像个小学生,“小的没事了!”
跃跃欲试,手心痒痒的,当包子时间长了,偶尔换个身份也不错,这一刻时老师决定对自己说,这一刻,你不是老师,你是城管!
孙露摸着自己修剪的非常整齐漂亮的指甲,指甲上面有精致的彩绘,但见她十指扣拢,放在胸前,左按一下右按一下,骨头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毛骨悚然。
嘴角咧大,孙露一本正经,“嗯,我准备好了。”
孙悟空自以为不动声色的朝一边挪挪屁股,又挪挪屁股,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理解中国,甚至不能理解这个地球。
眨眨眼,老外看着自己面色同样僵硬的师弟,用眼神传送秋波:
地球太危险,我们去火星吧!
额,是不是忘记什么?
哦,还有当事人!
江云欲哭无泪,为什么没有人询问她一下,她并不希望暴力解决问题啊,她可不可以反对!?
***
月黑风高,正是偷鸡摸狗的好时机。
时贝贝手持铁棍,在黑暗中蜷缩成一团。
现在是晚上九点十六分。
天色已暗,但是不远处的长街,依然是灯火辉煌,车水马龙。
损坏的路灯将寂静的小巷和热闹的长街,分割成黑白两个世界。
“嗡——嗡——”
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底,随着气味的回升,到来的不仅仅是相对适宜的温度,还有令人厌烦的苍蝇。
当然,这和他们所在的位置也有关系,一个硕大无比的垃圾箱后面。
垃圾箱上面,一只野猫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泛着光,时贝贝拿着棍子和它对峙着,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野猫突然弓起身子,身体向前飞扑,随着一声“喵呜——”
时贝贝吓得一个趔趄,为了躲避身上都是虱子的野猫,手中的棍子差点掉在地上,踉跄后栽,时贝贝几乎可以预见自己即将到来的,一屁股墩在地上的下场。
一个温暖的胸膛挡在了时贝贝身后,宽厚的大掌拖住了时贝贝的肩膀,让她免于四脚朝天的命运。
手胡乱一抓,额,爪子摸到了一个柔软的,灼热的,起伏的部位。
额,平的……
“时贝贝,将你的蹄子从我的胸前拿开!”耳边传来孙露刻意压低的,气急败坏的声音。
毛骨悚然的语气里,充满了杀气。
时贝贝瞬间松开了手,借着远处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孙露狰狞的脸,时贝贝嘴角抽搐,若是她没有感觉错,刚才她摸到的东西,是海绵吧……
没有想到在孙露御姐的“s”身材的背后,有一个平板的萝莉身。
果然,这个世界穿衣服贫||乳|,脱衣服波霸的人,只有林月儿一人,你我皆凡人。
想到刚才的手感,再想想自己胸前的大包子,时贝贝满足了,感谢作者大人,将她描写成一个妖娆的“狐狸精”样子,一个“狐狸精”该有的一切她都有了,虽然没有林月儿那个巨硕的尺寸,但是起码是个c。
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似乎忘记了什么?
结实温暖的胸膛,后背依稀可以感觉对方强有力的心脏,头顶上,男人平稳的呼吸吹着她的后脑勺。
两个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对方的手,一只放在自己的肩膀,一只放在自己的腰侧。
真是太tm的暧昧了!
时贝贝猛地转头,零星灯光下,年轻的校医嘴角噙着一抹醉人心脾的笑容。
目光灼灼,黑色的眸子里,幽深仿佛深夜的天幕。
时贝贝呼吸一滞,脸一热,随即高跟鞋猛地向后一踩,“臭流氓!”
白子君脸色一僵,柔软的皮鞋包裹的脚趾传来剧烈的疼痛感,果然,小说都是骗人的,娇羞什么的,见鬼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小巷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渐渐地,衣服摩擦的,“悉悉索索”声加入其中。
“来了。”袁女王一声低喝
瞬间,大家进入备战状态。
“云,最近工作忙,忽视了你,对不起,原谅我……”因为醉酒,男人的声音含糊不清,嘴巴里就像是含着一口痰。
“没事,我可以理解,没关系。”江云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就像是两人无数次通话那般,刻意放缓,放柔,仿佛再轻一些,就和春风融化在了一起。
“云,你真好,我……”
“放开,唔……”
暧昧的声音响起,男人粗喘的声音和女人无力挣扎地呻|吟,仿佛……
吸血鬼的夜宴!
“去死吧,渣男!尼玛,老娘捏爆你的鸡鸡!!”江云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啊!”渣男痛苦的嚎啕。
解码频道瞬间变成了霸王花!
“愣着干什么,麻袋!”袁姐一声令下。
两道黑影从暗巷里窜出,巨大的麻袋随风招展。
紧接着,“兵乒乓乓”的响声传来。
“嘿——”
“啊,你们是谁,臭娘们,你们敢阴我,什么东西,松开我……”男人因为愤怒而扭曲的声音,在昏暗的巷子里格外清晰。
此时不用袁姐下命令,时贝贝和孙露这第二小分队就冲了出去,对着渣男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狠揍!
袁姐说了,给他留口气就成!
不要打头,打头会出现人命,除了脑袋,哪个地方都可以随便打!
这一刻,渣男化身了宿舍里会变异的被子,时贝贝手里拿的是晒被子时拍打被子的戒尺。
打死你,打死你个人渣!
吃软饭的早|泄男,诅咒你一辈子不举!
女人毕竟体力有限,不一会儿,孙露和时贝贝两个人香汗淋漓,拿着棍子支撑的自己的身体,开始大口喘气。
在这期间,江云一直站在一边,麻木地看着这一切。
她从不矫情的认为,自己是白纸一般单纯简单的少女,二十六岁的女人,就算是身体干净如初,心也不可能如学生时代那么纯粹。
纯粹的喜欢一个人,傻傻地为一个人付出一切。
最初的最初,她看中的,就是这个人什么都不如自己。
他没有傲人的家世,没有出众的样貌,能力比普通人,勉强算是中上,人还算是上进积极,工作也还算出色。
这样一个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普通人,却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感。
她不怕对方离开,因为她永远没有那么爱。
他对她,永远比她对他要好,他付出的比她多。
感情世界,谁付出的多,谁就输了。
可就在她以为,她可以掌控一切的时候,心早已不知不觉的沦陷,无论这个人是花言巧语也好,是口蜜腹剑也罢,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是她最开心的日子。
他们有好多好多的过去,她曾经以为,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可是就是这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男人,背着自己,找了一个年轻的大学生。
他背叛了她,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江云看着地上蜷缩成一团,嘴巴里一会骂骂咧咧,一会哭爹喊娘的男人,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陌生。
江云甚至疑惑,自己当初,怎么会挑上这么一个男人。
时贝贝看着迷茫的江云,径直走过去,将棍子递给江云,其实他们谁也没有这个资格教训这个男人,最应该教训这个男人的是江云。
这毕竟是她的私事儿。
江云看着棍子,又看着眼神关切头发凌乱的时贝贝。
再漂亮的美女,脸色发红,头发凌乱,原本的漂亮也打了折扣。
再看看平时最为讲究的孙露,她正哀悼自己断了半截的指甲,为了发泄,脚狠狠踢了渣男一下。
“要不要发泄,给你。”时贝贝晃了晃棍子。
孙露这个时候插话,“对啊,我们刚才刻意避开了他下面,就等你这么一下了,到时候医药费算我的!”
听言,白子君和老外史密斯顿感□嗖嗖冒冷气,腿紧紧地并拢。
两师兄弟都是外人,插不上话。
包括站在一边,冷静地望着这一切的袁姐,大家都在等着江云的最后发落。
这里只有她有这个资格。
突然,江云扑哧笑了,她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睛彪出了眼泪。
袖子毫无美感的抹了一把眼睛,江云吸吸鼻子:“这年头哪个女人不遇到个把个渣男,姐没这么脆弱!”
“走吧,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了。”
江云耸耸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昏暗的小巷。
时贝贝看着棍子,又看看依然套在渣男脑袋上的麻袋。
走出小巷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袁素:“袁姐,你车后备箱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袁素转头,面无表情的脸上,嘴角弧度微微上扬,灯火辉煌的长街,街边商店的霓虹灯照在她的眼睛里像是一团火焰。
但听袁女王张开嘴巴,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爱好。”
时贝贝:……-_-|||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的章节是防盗章,我先去吃饭去了,第二更估计要七点了吧,我早饭和中饭都没有吃~
我们这边天气不太好,大家注意防感冒!
今天买了很多很多卫生巾寄给雅安,我们这边邮局,寄东西的不少也不多~
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 6别了,我的小心思
就算是女王,也不能酒后驾车。
那一瓶高度五粮液不是盖的,就算是袁素酒量再逆天,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也顶不住有些晕乎。
史密斯觉得自己度过了近三十年里,最精彩的一个晚上,对于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大姐大,老外充满了敬畏,太有女王范儿了。
看着面色不佳的女王,老外忍不住说道:“袁姐,要不去我诊所,我给你开个方子,保管一剂汤药,你还能喝一瓶五粮液。”
袁素虎躯一震,她想起了自己下午灌入江云嘴巴里那晚浓浓的汤汁,想到那东西会进入自己的嘴巴里,袁素摇头,干脆利落地说:“不用。”
孙露接话,“我没喝酒,我送袁姐和江云回家吧。”说完看着白子君。
白子君笑了,他佯装没有看到时贝贝那不乐意的眼神:“我送时老师回家。”
孙露点头,回白子君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正式失恋,江云不可能如嘴巴里说的那样一点都不在乎,不过这也没什么,谁的青春里没遭遇过失恋。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
****
孙露带着江云和袁素开车走人,时贝贝一个人跟着俩大老爷们。
老实说,挺不得劲的。
平时时贝贝很注意和男同事的关系。
若是长得普通点,或者是漂亮的讨人喜欢一些,和男同事在一起,就无所谓了。无奈贝贝长了一张“小三”脸,若恰逢男同事有个女朋友,很容易会被认定是第三者插足。
这个社会就这样,凡事都喜欢给女人扣顶帽子。
没影的事儿,都给人说得有鼻子有眼。
贝贝在天高的处世之道就是,尽量和女同事混在一起,和男同事保持距离。
三个人并肩走,贝贝明显和白子君史密斯拉开很大的一截距离。
史密斯想事情通常都是简单化,白子君倒是明白什么意思,可是这家伙是装傻的一把好手。
好吧,寂静的夜晚,总是要来点劲爆的话题,三人即将分别之时,黄头发的老外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摇着白子君的袖子,“师弟,你说你哪里不舒服要找我来着?”
时贝贝耳朵忍不住竖起,校医八卦二三事,值得一听。
白子君脸色一僵,此时他真是恨不得堵上师兄的嘴巴,或者是再拿个麻袋将这家伙也套上噼里啪啦打一顿。
“你听错了,师兄,不是我。”白子君咬牙切齿地说道,那语气让时贝贝怀疑,下一秒中文名字叫孙悟空的老外就真的要上西天了。
史密斯明显不信,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着急,“师弟,你不能讳疾忌医,男人有病要早治,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好大夫,师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向生命的歧途!”说着,手“快准狠”地抓向白子君的下面!
时贝贝看得兴致勃勃,不愧是大圣,使出的招数正是传说中的“猴子偷桃”!
白子君一把将师兄的手打到一边,脸色铁青,一字一顿地说:“你给我注意点!”
老外很无辜地眨眨眼,随即恍然大悟,向后一跳,面色惊恐地看着白子君,“师弟,你太猥琐了,脑袋里都是黄|色的东西!”
“闭嘴!”白子君忍无可忍,抓着一边看笑话的时贝贝,大步走向他停车的地方。
老外很不服气,气得跳脚,扯着嗓子嘶喊:“师弟,有病要早治!!!”
终于,颇有绅士风度的校医破功,转头大吼一声:“治你妹!”
时贝贝瞬间笑瘫。
白子君松开时贝贝,两臂交叉于胸口,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很好笑?”
语气不佳。
时贝贝努力摇头,“没有。”
像是怕对方不承认,再次诚恳摇头,“真的没有。”
白子君冷笑,“说谎。”
径直走向车位,按键开锁,白子君打开车门,时贝贝要坐后面,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开后车门,尴尬地看着白子君。
白子君一只胳膊放在车门;另一只手拿着车钥匙,身体前倾,靠着大奔左前门,上上下下打量着时贝贝,“我承认,你长得挺不错,但是也仅限于此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仙不成。”
真,真刻薄……
贝贝瞬间大囧,有一种被看破的尴尬感。
嗫嚅着嘴唇,她忍不住小声说道:“要不,我坐公交车,打车也成,我带钱了……”
“你再多说一句废话,信不信我现在拉着你到宾馆?”白子君口气非常不好,脸上也是恶狠狠的。
时贝贝一哆嗦,快速打开奔驰车的右前门,一屁股坐下去,双手放在膝盖上,老实听话。
白子君坐上驾驶座上,检查了一下车上的装置,系上安全带,又转身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被这家伙看得毛骨悚然,就差夺门而逃,但见白子君嘴巴扬起嘲讽的笑容,随即嘴巴里吐出时贝贝特别不愿意听的话,“你是猪吗?猪都知道系上安全带!”
时贝贝泪牛满面,这家伙吃枪子儿了吗?
她不就是自我保护意识过重了点吗?用得着这么毒蛇吗?
在白子君杀人的目光中,时贝贝快速系上安全带,白子君打开车灯,脚踩油门,驶出停车位。
“去哪里?”白子君平静地问道,他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但是时贝贝就是觉得他生气了。
当然换做谁被误认为色狼都不会开心,所以时贝贝没有触霉头,老实地回答:“共青团路沃尔玛超市那,将我放下就行了。”
白子君似笑非笑看了时贝贝一眼,“你在沃尔玛里面住?”
时贝贝被白子君看得浑身一凛,迅速改口:“沃尔玛后面的电厂宿舍。”
说完,又怕对方误会,连忙解释:“我真不知道那一片叫什么小区,我们那都叫电厂宿舍。”
白子君嗤笑,“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
时贝贝:……
往日二十分钟的路程,今天晚上,时贝贝却觉得这二十分钟如此漫长,堪比两个小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