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介意的,但是时间一长,习惯了也就好了。
察觉到老同学不高兴,有因为袁素这孩子平时在天高对自己家贝贝不错,时妈妈决定替这孩子解解围,“贝贝,你看一个单位的,人家小袁看上去多么稳重,你看你,天天做事儿糊里糊涂的,什么事儿都要父母操心,真是,以后多跟人家小袁学学。”
时贝贝也知道母亲的意思,立马接话,“您这话一天说个七八遍,干脆您把袁姐领回家当闺女去吧,您看人家袁姐愿不愿意。”
说完,时贝贝拉着袁素的手,就往时妈妈那推。
袁素也知道自己的弱点,不知道如何和长辈们相处,贝贝解围,也就顺势跑到时妈妈那去了。
袁素一走,夏阿姨心里也舒了一口气,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和那样不吭不响的小姑娘相处。
对比袁素,夏阿姨更喜欢贝贝,若是最初是因为老同学,一天的功夫,就是喜欢贝贝本身了,会说话,会来事儿,会逗人开心,心肠还不坏,更别提贝贝还有份踏实稳定的工作。
第一眼看到,还担心小姑娘长得太漂亮性格会轻浮,一天接触下来,发现对方性格虽然活泼,但是做事儿是一点都不含糊。
无论是那个很好吃的龟苓膏,还是那个全身按摩,又或许是那个白金项链……
零零总总家在一起,贝贝构成了夏阿姨心里最标准的儿媳妇形象。
可惜,唯独一点,儿子不喜欢……
夏阿姨有些沮丧。
“妈,您说了半天的话,还没给我介绍阿姨呢。”展月白声音响起。
夏阿姨一愣,抬起头盯着儿子看。
展月白看看时妈妈又看看时贝贝,最后将视线放在自己母亲身上,夏阿姨惊讶的发现,自家眼高于顶的儿子眉宇之间流露出的欣喜。
这,这是相中了?
夏阿姨欢天喜地,想着就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一手拉着贝贝,一手拉着自己的儿子,到时妈妈面前。
“这是你林阿姨。”夏阿姨指着时妈妈说道,然后又对时妈妈说,“凤芝啊,这就是我家那混小子,月白。”
说完,拉拉时贝贝的胳膊,“这是你林阿姨的闺女,叫贝贝,贝贝啊,我家月白比你年纪大一些,你可以叫哥哥,不对,不能叫哥哥……”
夏阿姨激动地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时贝贝哭笑不得,她看着兴奋夏阿姨,心里却忍不住摇头,夏阿姨这份心是好的,不过……
时贝贝抬起头,礼貌又疏离地对展月白说,“你好,我是时贝贝。”
展月白笑容灿烂夺目,就跟向阳花一样,眼睛弯起,竟然像月牙,“你好,我是展月白。”
原本,应该是白天进行的相亲,到了晚上,相亲的当事人才见面。
和夏阿姨的热切相比,时家母女相当淡定,甚至是平静,冷静。
展月白在一旁看着,心里暗暗懊恼,怎么来得这么晚。
对于相亲这件事,很多人都是抵触的,甚至自身越优秀的人,对相亲抵触越大。
很多人都觉得,只有嫁不出去,娶不到媳妇的人,才需要相亲。
仿佛相亲,就是自我的一种贬值,当然,他们同样觉得,需要相亲的人,条件也不会特别好。
自从回国以后,母亲安排的相亲就从来没有断过,回国时间不长,见得相亲对象一卡车。
不仅仅是自己的母亲,自从得知他要回国定居后,一夜之间,给他介绍对象的如雨后春笋,刷刷刷,冒了出来。
母亲介绍,单位的领导介绍,同事介绍,学长学姐介绍……
一开始展月白还应付似的见见,抱着也许还有那么一两个好的,但是每次见面,展月白失望了。
他自身条件优秀,长得也不错,在国外相对开放的环境,见识的多了,眼界也就高了。
漂亮的没个头,有个头的没脸蛋,有脸蛋的没胸,有胸的腿短,腿长的没屁股,有屁股的声音不好听,声音好听的又没有气质!
总之,见了这么多,展月白就没挑到一个顺眼的。
展月白实在是不耐烦了,你们都说哪个哪个姑娘条件好长得好,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敢情都是王婆卖瓜!
于是,展月白越发认定需要相亲的就没有好的。
后来,甚少插手别人私事儿的袁学姐也打来电话,说自己有个同事,长得漂亮,性格很好,家世虽然一般,但是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工薪阶层,没有家庭负担,要不要见一面?
说完还给自己发了一张模糊的照片,大概因为偷拍的关系,传过来的照片有些花,人脸什么的是不指望了,隐约看出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姑娘。
袁素学姐做事儿一贯严谨,学姐还未回国的时候,在英国华人圈子里很有名。
她说好的应该是不错的,但是就算是这样,展月白还是懒得见。
爱情这东西需要缘分,哪能是硬凑在一起的呢?
展月白这个人,还保留着西方罗曼蒂克的想法。
母亲介绍的一个个被自己pass掉,渐渐地,母亲也没有人选了,展月白那个高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哪知道母亲又联系了老同学,非要给自己介绍老同学的女儿。
又是长得好,工作好,性格好……
要是真那么好,怎么二十多岁都没个男朋友,难不成打算做修女?
展月白万分不耐烦,无奈母亲催催催,催得要死,展月白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就给同样想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袁学姐打电话。
——学姐,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我妈,我妈一直让我去相亲,烦的我了不得,你出来忙我挡挡,就说是我女朋友……这事儿之后,我一心一意去见你那个同事成不?
展月白无比想要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没再多问一句母亲那个老同学的闺女姓什么?!
又或许问一句,对方是哪个学校的老师!?
在相亲的世界最甜蜜莫过于,相亲对象是你的理想型。
最沮丧的事情就是,那天你没去,理想型失望走人了。
对展月白来说,虽然因为自己母亲这层关系,理想型没有当即摆脸色走人,但是对自己的好感,那是降到的负值。
“夏,太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贝贝她爸还在家里等着呢。”时妈妈拉着贝贝,就要向老同学告别。
夏阿姨哪里肯放她们走,天知道她儿子多么挑剔,她回国以来,一直给儿子介绍对象,那么多条件好的姑娘,儿子都没相中,一眼看中了贝贝,结果就这么走了,自己儿子岂不是彻底没戏了。
为了自己的儿子,夏阿姨开口说道:“哎呀,天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回去,让这混小子送送你们。”
听到母亲这么说,展月白先是期待,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脸色僵硬,蠕动嘴唇,展月白期期艾艾地说:“妈,我坐学姐的车来的……”
为了杜绝母亲让自己送相亲对象母女回家,展月白坏人做到底,干脆没开车!
瞬间,夏阿姨的脸就跟吃大便一般,时贝贝觉得要不是有外人在这儿,夏阿姨差不多就要跳起来揍自己儿子了。
时妈妈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为了摆脱自己母女,这孩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当即摆摆手对脸色难看的老同学说:“不用啦,我们打车走就成,你们坐袁小姐的车走吧。”
转头对一直装作隐形人的袁素说道:“小袁,辛苦你了。”
袁素摇头,“阿姨哪里的话。”
夏阿姨脸色讪讪,变了又变,最终叹息,看着自己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无奈。
她再也想不到理由让儿子和人家贝贝接触了,老同学脾气好,闺女也是好性格,今天闹得这么一出,要是双方互换位置,对方这么摆了自家孩子一道,她恐怕早就撸袖子翻脸了。
待时贝贝母女打车走后,袁素先去取车,她的车停在不远处某个大型超市的地下车库,袁素估计,展学弟和他母亲大概有很多话要说,她可以磨蹭一些,让他们交流的久一点。
展夫人看着自己儿子失落的表情,咬牙切齿来了句:“该!”
你妈妈打了一天的电话,发了一天的短信,让你来你不来,末了后悔了,早干什么去啦!?
想着自己儿子电话里那敷衍的口气和态度,展夫人心里极度不爽。
展月白有些无奈,他承认他将事情搞砸了,但是这事情,总该有个补救措施吧。
“妈,要不你找个时间再约一下那位林阿姨,我看林阿姨挺好说话的。”展月白说出自己暗自观察出的结果。
连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都可以主动解围,更何况妈妈是她这么多年的老同学。
“算了,儿子,你林阿姨这个人,性格好是好,对人对事儿容忍度高是高,但是这有个前提,别牵扯孩子,平日和她谈话妈就听出来了,凡是关于她闺女的,连她老伴儿都要靠边站站,你这次做得……”展夫人摇摇头,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
言下之意:儿子,放弃吧。
展月白这个人年轻气盛,若说他多么喜欢时贝贝,非她不可,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才见了多长时间,展月白甚至不知道对方名字具体笔画,但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展月白不乐意了,凭什么要他放弃啊。
“这次是我做过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不是被您逼得吗,要是您一上来就介绍的是林阿姨的女儿,我不就不折腾了吗?”展月白看得出来,母亲也挺喜欢时贝贝,虽然不知道那时小姐做了什么让母亲一天就认可了她,但是这是他愿意看到的情况。
说不定母亲心里也后悔没找点给老同学打电话。
所谓“知子莫若母”,某种意义上“知母莫若子”也是一样,展月白这一席话算是说到了母亲的心坎里,其实,早在贝贝拿出那条金链子前,展夫人做按摩时就后悔了,想着给自己儿子找个条件好的姑娘,找来找去,还真的不如一开始就找自己老同学的女儿。
老同学什么性格自己能不知道吗?她的闺女能差吗?这么知根知底的家庭。
看着满脸期待的儿子,展夫人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一切为了儿子。
“行,我改天给你林阿姨打电话,要是您林阿姨同意的话,再让她领着贝贝出来一次,要是下次再有机会,你可别搞砸了。”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大家看出来了吗?
前文说,夏阿姨也就是展夫人刚回国没多长时间,但是对s市的饭店很熟悉。
因为她儿子回国一直在相亲,相亲需要踩点啊,她当然会熟悉饭店。
另外,她为什么不一回来就找贝贝妈妈,这也是人之常情,相亲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条件一般的,和一个勉强认识条件好的,家长理所应当为孩子挑选那个条件好的。
这里没有说夏阿姨不好的意思,做家长的都希望将最好的给自己孩子,就像是时妈妈,明明很生气,但是觉得夏阿姨的孩子条件好,硬是忍着气,都是为了自己孩子。
嗯,二更奉上,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 9三十个臭皮匠!
又是一个星期一,经过南宫珏的精心调|教,北堂靖的武力镇压,现在班里的同学已经很习惯星期一早起参加升旗仪式。
小孩子嘛是需要鼓励的,每次升旗仪式结束,时贝贝都回到班里表扬一番自己班里的同学,语气里是显而易见的自豪。
十七八岁的孩子,其实是很好煽动的,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起一个争强好胜的心思,可以促进良性竞争。
说来,这些少年并不愁日后的道路,他们不像普通人家的小孩,需要父母担心未来,他们中,有人未来可能会成为高官,有人未来会成为军队上的司令,有人会成为集团ceo。
正是因为如此,作为他们的老师,时贝贝才觉得自己更有义务将这些孩子引入正道,她不希望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在新闻上看到自己的学生身陷囹圄,成为阶下囚。
时老师很了解自己的水平,真才实学她确确实实没有多少,但是老师并不是仅仅教学生做学问,更重要的是做人。
升旗仪式结束,学生们先要进行早读。
因为第一堂课是数学,绝大多数学生拿出了数学书,相当一部分在抄作业……
艺术班的悲剧就是,一个班里,没有一个真正学习好的学生,就算是抄作业,都不知道谁是对的。
时贝贝坐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学生竖起课本,偷偷摸摸抄作业觉得很有意思。
仿佛,看到了她十七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自以为讲台上的老师不知道自己的小动作。
等到做了老师之后,贝贝才明白,当年老师只是懒得管自己。
站在讲台上,台下学生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
亏当年她还觉得自己很聪明,为自己一些小举动沾沾自喜。
下了早读,班长南宫珏追上要回办公室的时贝贝,“老师,我有话说。”
时贝贝挑眉,“说吧,什么事?”
南宫珏嘿嘿一笑,垂着脑袋,略有不好意思,“老师,您能不能给数学老师说说啊,给我们留点基础的作业,或者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表达一下,他上课讲得东西我们都听不懂啊。”
时贝贝皱眉,艺体班教数学的老师是数学组的组长,特级教师,讲课超牛,教导主任啊,荀校长啊,都是他教出来的,绝对权威。
可是自己的学生竟然说听不懂。
“哪里听不懂?”时贝贝有些疑惑。
南宫珏眨着眼睛,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哪里都听不懂!”
听不懂还这么理直气壮!时贝贝气得两眼一翻。
“听不懂不会问吗?”时贝贝没好气的说。
南宫珏一听,就耷拉下来脑袋,“老师,您也不是不知道咱班同学的成绩,就我自己,初中课都没学好,高中的我就更不会了,我妈要给我请个家教,那家教问我哪里不会啊,我总不能对人家说,我哪里都不会吧,那我多没面子啊。”
南宫珏这番话再次让贝贝好笑,熟悉,真是太熟悉了。
当年她自己也是这番心思,听不懂,很早的课程就开始听不懂了,就算是上课做了笔记,自己写得,都无法理解。
它认识她,她不认识它。
这么简单都听不懂,都不好意思问,越积累越多,积累到最后请家教都没有办法教,基础中的基础就没学好,稍微难点的就更不会了,爱面子,怕老师会笑话自己,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懂,宁愿憋着,也不去问,怕丢脸。
看着南宫珏忐忑的眼神,时贝贝微微叹了口气,“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给班里的同学说,数学课尽量听,作业必须全部交,拿出个态度,要不然数学老师那边我没法交代,一会儿下课,我给数学老师说,看看能不能让他从最基础的给你们补,捡着高考重点来,这样行不行?”
南宫珏越听眼睛越亮,时贝贝最喜欢南宫珏的就是这孩子知道谁为他好,不想别的小孩一样苦口婆心说半天,你说你的,他做他的,根本听不进去。
这样的孩子好沟通,只要你说的在理,他就会照着你说的去做。
“行,老师,这样太行了,真是超乎预期了。”南宫珏有些兴奋,“这样我就能给班里的哥们儿交代了,行,老师,我回去就给班里同学说,您放心,我们绝不给您丢脸……”小话唠又有喋喋不休的趋势。
时贝贝就怕南宫珏“叨叨叨”,连忙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打住,赶紧上课去,一会儿上课迟到了,老师罚站我可不管。”
南宫珏再次咧嘴笑,大男孩撒腿往教室方向跑,“老师再见!”
跑着跑着,“碰”一下撞了人,差点摔倒在地上。
“哦,对不起,对不起。”南宫珏急忙道歉,又大力给时贝贝招手,迅速跑回教室。
时贝贝想着南宫珏的要求,有些头疼,这个底子差,理解不了老师的话,确确实实是一个大问题,艺术生学习差,绝大多数都是数学和英语拉了成绩。
高考一百五十分的题,九十分及格,很多学生甚至考不到四十分。
数学,理解是个大问题,每个老师讲课都有自己的风格,要求数学老师用自己学生能理解的语言讲课,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
大喇喇对人家说,我班学生听不懂你的课,对数学组组长是一个侮辱,但是要她说出自己班学生基础差理解不了,护短的时老师又不想这么说。
那到底该怎么说这话,才能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效果呢?
时老师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一个能让双方都接受的说辞。
回到办公室,美术组人依然没有到齐,孙露去画廊了,下午专业课才回来,江云倒是在,只是整个人处于萧条状态,腌黄瓜都比她看上去有精神,胖子李就更不用说了,庐山写生还没回来呢。
让贝贝意外的是,袁姐竟然在,想起昨天晚上和袁姐在那种乌龙场合下的见面,时贝贝表情有些古怪。
早上升旗的时候,贝贝还想着要袁姐一个解释,但是现在她觉得袁姐没必要给自己解释。
女王做事儿从来不解释。
贝贝回到自己的座位,想着下了课去找数学组的组长,也就是教她班小孩的数学老师商量商量学习计划。
时贝贝打开笔记本,拿着笔简单地记下自己待会要说的话,在心里默默演练对话场景模式。
觉得差不多了,贝贝放下笔记本,打开电脑,刚开机,发现自己电脑主机旁有两条大白腿。
抬头,袁姐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她。
时老师眨眨眼:“有事儿?”
袁姐①38看書网,她说道:“昨天那个是我在英国的学弟,我知道他回国,原本想着把他介绍给你——”
等等!
时贝贝觉得自己好像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于是她打断袁姐的话:“你前段时间说,要给我介绍的相亲男,就是他?”
袁素点点头,“就是他,没有想到你们两家认识。”
说到这里,袁素还有些奇怪,为什么两家认识,展月白回来这么久,昨天才见到时贝贝。
时贝贝扑哧笑了,她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老妈说,夏阿姨刚回国,休整半个月就给老妈打电话约见面,当时她就觉得诧异,一个刚回国,刚休整完毕的中年妇女竟然对s市大大小小的饭店如数家珍,要说大吃货,这也太专业了吧。
算算时间,袁姐说要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那会到现在,差不多两周的时间,也就是半个月。
半个月前,夏阿姨的儿子就在急火火的相亲,半个月后夏阿姨才想到她们家,这分明是夏阿姨手上没资源了,拿她当做候补的备胎,死马当活马医……
亏她妈妈兴高采烈,觉得老同学一回国就想到自己。
时贝贝摇头,这事儿闹得!
“你也不用费心介绍了,昨天的情况你不知道……反正,我高攀不上。”
时贝贝想起回家时老爸气得那个样子,心里就堵得慌。
袁素虽然不知道昨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学弟的话语,和对方让自己做得事情,还是猜得七七八八。
想到昨天晚上,学弟q上敲自己,索要贝贝的q号,袁素就在叹息,早干嘛去了。
有些人,就差那么一点缘分,谁能想到学弟相亲对象就是自己要介绍的贝贝呢,话说回来,就是昨天学弟相亲的那个态度,就算不是贝贝,也说不过去,做得太绝了。
有些路,是自己给自己堵上的。
若是昨天,学弟给自己留条后路,说不定这事儿就成了。
袁素拍拍时贝贝的肩膀,幽幽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看着对桌开机的时贝贝,袁素摇头,有学弟后悔的时候,看贝贝这样子,学弟恐怕是真的没戏了。
想着,袁素上q,给展月白发了一条消息:
别费心了,没戏。
而就在几公里以外,在公司用手机挂着qq的展月白,听到震动声,掏出手机一看,是袁学姐的信息。
兴致高昂的打开信息,以为对方发来了自己想要的,时贝贝的联系方式。
点开信息,展月白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眸光里泛着微微的羞恼。
没戏,怎么没戏?
展月白因为眼界奇高无比,在英国华人圈里是出了名的挑剔,他选女伴基本都是女神级的,因为宁缺毋滥,所以风评一直很好。
甚至包括袁素,都觉得展月白是一个靠谱的人,至少私生活非常严谨。
其实,他们都没有注意展月白的另一个方面,尽管他恋爱史不多,但凡他追过的女孩,无论对方之前被传得在难追,到了最后都成为展月白的女朋友。
换句话说,展月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情场无往不利,所向披靡。
所以说,让他放弃,门都没有。
想到昨天晚上见到的那抹倩影,展月白紧紧握住手机:
时贝贝,他志在必得!
“叮铃铃——”
下课铃响起,前往数学组办公室的时贝贝,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某个男人决心攻克的堡垒。
当然,过了好长肃静日子的时老师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从来不到数学组串门的原因。
敲敲门,时贝贝走进数学老师办公室。
数学组组长兼学生处副主任胡老师,正在批改作业。
从时贝贝进门,他眉头的疙瘩就一直没松开,当然,他不是因为时贝贝的到来才这样,时贝贝没进办公室前,他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能让一个爱岗敬业的老师露出这种表情的,只有他所教的学生。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显然,数学组长很生气!
眼尖的时贝贝看到已经批改好的那一摞本子,最上面的一本作业,封皮处有龙飞凤舞的大字,时贝贝太阳||穴“突突”地跳,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个学生的名字。
而那个学生所在班级,正是贝贝的高二七班。
这帮臭小子,时贝贝咬牙切齿,这作业不是抄的吗,三十个臭皮匠都答不出一份诸葛亮的试卷!
照比她上学那会儿,真是差太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去洗了一个澡,更晚了,好歹赶上了三更的末班车~~~
十一点半不更,大家就去睡吧
十点以后就不要等了,第二天再看也一样的,不要和我一样天天熬夜,都成国宝熊猫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晚安!
正文 0哦买雷迪嘎嘎
“时老师,你瞧瞧你班学生这些作业,写得叫一个五花八门,我当了将近四十年的老师,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作业,你瞧瞧,这写得都是什么!这都是什么!”数学组组长现在见不到学生,于是只好拿着学生的班主任发火,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其余的数学老师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就看着数学老师跟训学生一般批评时老师。
时贝贝苦笑,多少年了,大学之后,她就没有被老师这么训过,没有想到今天为了班里那帮屁小孩竟然挨了一顿骂。
时贝贝看着四圈坐着的同事,用眼神请求支援,数学组的老师甩了时贝贝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笑话,组长从这里发脾气呢,谁敢触霉头啊。
“知道你们班学生底子差,我讲得都是基础的,你看看你们班和人家班的进度,差了好几个课时了,布置的作业也不一样,全是课后题,就算是榆木脑袋也该讲清楚了吧,平时问他们懂了不,一个个都不吱声,到了做作业的时候,一个班找不出一份看得过去,你看看这作业!!”
说着随意抽出一本,放在时贝贝眼皮子底下,时贝贝眼皮一抽,得,她也看不懂啊。
“胡老师,您消消气,我回去一定给我们班的小孩好好说说,胡老师您消消气……”时贝贝真叫一个欲哭无泪,学生不争气,她这个班主任要跟在屁股后面赔礼道歉。
胡老师年纪比贝贝父母年纪还要大一些,看时贝贝那就是一个小屁孩,此时他也忘记了,贝贝是他的同事,而不是他的学生,长辈对晚辈说话是没有什么顾忌的,说到气头上,胡老师又拿出两份作业,这两份作业胡老师有意区分开,是横着放的。
怒不可遏抽出作业,胡老师继续发飙:
“你看看,这是你班南宫珏和北堂靖的作业,这还是班干部呢,就做成这个样子,你班班长还知道糊弄糊弄,你看看这个北堂靖,大喇喇地写着‘我不会’,好一个‘我不会’,我教了四十年学,第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的学生,不会,不会还有脸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饶是知道胡老师并没有别的意思,时贝贝还是不乐意了,不会还不准说了吗,老师不都说不会就问吗,虽然北堂靖这种行为嚣张了一点,不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这孩子诚实吗?
时贝贝以前不喜欢北堂靖,因为北堂靖这孩子就是个中二少年,还是个带着枪的危险中二少年。
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班里学生,因为北堂靖的关系,纪律好得不得了,上周教职工大会,教导主任还表扬来着。
北堂靖专业课还不错,这么多小孩,最认真的就是他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是她的学生。
没有一个老师不希望自己学生好的,北堂靖现在在慢慢变好,老师普遍反映北堂靖进步不小,怎么我学生到你嘴里就成这样了?
因为对方是老教师,又是为了自己班里学生好,时老师按下怒火,软声说道:
“胡主任,你也知道,我们班学生底子差,他们中绝大多数,从初中就没好好听课,到了高中他们就更不好好学了,高一的都不会,这高二的自然也听不懂了。胡主任,您看看,能不能尽量将课讲得再通俗一些。”
时贝贝自认为这番话说得还算是有水平的,哪里知道胡老师一听勃然大怒,“还要怎么通俗,三岁小孩都比他们听得明白,原本就是讲得基础,再基础就让他们去初中重新上吧,我没这个功夫给他们补习一加一!”
时贝贝被胡老师训得狗血淋头,赶出了办公室。
看着同事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同情怜悯的眼神,时贝贝真的觉得面上无光,就算是刚到天高那会儿,她都没有这么尴尬过。
时贝贝憋着一股邪火,心想着那帮臭小子,到时候一定狠狠地训。
贝贝气鼓鼓地抱着班里三十本数学作业走了,没有看到站在数学办公室门外,上课归来的林月儿。
刚才,胡老师训时贝贝的话,林月儿一字不差地听进耳朵里,其实她在办公室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只是没有人发现她。
经过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林月儿却觉得跟过了两年似的。
在林家,她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全家都看着她的脸说话,小时候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九岁生日那天,父亲就送了她一块陨石。
林家在她这一辈,就她一个女孩。
家里都说,她是小公主,她周围,有很多父母雇来的玩伴,她上学,父母花了好多钱,给她的同学买零食,买学习用品,他们都捧着她,以至于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公主。
人人都喜欢的公主。
可是假的就是假的。
天娇高中,好多老师都是家里宠大的小公主,小王子。
在她印象中,林家的双木投资就很厉害了,连s市长都到他们家去过。
但是当她到天高做老师后,在发现,自己的世界真的很渺小,她就是一个井底之蛙,父母确确实实很厉害,林家也很厉害,但是并不是最厉害的那个,在s市,还有比自己父母厉害,或者是和林家差不多的存在。
在这里,她摔下了神坛,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喜欢她。
甚至很多人,都讨厌她。
哪怕是她喜欢对方,对方也不见得要喜欢她。
比如,时贝贝。
时老师不喜欢她,避她如蛇蝎,美术组的孙露讨厌她,厌恶至极。
她很像好好相处的同事也不喜欢她,她曾经听到,同组的同事偷偷地抱怨,说,学校怎么招了这么一个老师,差劲死了。
差劲,是她的同事,对她的评价。
林月儿有些羡慕时贝贝,甚至在时贝贝被胡老师训得灰头土脸的时候,依然很羡慕。
胡老师从来都没有这么和她说过话,胡组长对她说话的时候很客气,非常客气,就像是对陌生人一样。
学校绝大多数老师,称她为“林小姐”。
不是林老师。
在他们心里,自己不是“老师”。
东方泓对她说,不用理睬别人的眼光,他们好就好。
真的不用理睬吗?
林月儿很难受,她不想理睬的,但是却忍不住去看那些伤人的眼光,听那些伤人的话。
她很像很像做一个好老师,就像小猫咪一样,做一个非常非常好的老师。
可是,要怎么办呢?
要怎么才能让同事,让学生接受自己呢?
******
时贝贝在数学办公室替学生挨训的事情不胫而走。
是数学组教高一的一个老师说的,原话大意是,学生不好好学,班主任脸上连带着倒楣。
学生们纷纷打听是哪个班的班主任这么悲催,被任课老师给训了。
一来二去,就问出了时贝贝。
一时间,时老师成了名人。
老师们倒是同情这位被赶鸭子上架,撸上艺术班班主任的时老师。
艺术班的底子什么样,大家都知道,全年级最差的学生都被分到艺术班了,班里小孩的成绩可想而知。
时老师算是代学生受过的。
时贝贝班上的学生也知道了这件事,很多学生气不过,就想着联合起来揍那个数学老头一顿,要不是南宫珏兴高采烈把这个当好事儿对时贝贝说,贝贝还被蒙在鼓里。
这群学生里,竟然有拿着枪的北堂靖。
时贝贝听完,差点吓得魂没了。
学生们出动之前,时老师连煽情带煽动,balabala说了一大堆,好说歹说劝退了这帮青春期躁动的学生,没有酿出大祸。
就算天高是个特权学校,也不可能容许学生打老师这么恶劣的事情发生。
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后果,被打老师没事儿,打人学生没事儿,自己这个班主任,则被学校开除。
“你们好好学习,下次月考争取数学及格,嗯,你们成绩上去了,老师在学校地位也就上去了!”时贝贝如是的说。
学生们虽然依然觉得很气愤,但是听老班这么说,都觉得有股莫名的责任感。
老班是个笑面虎,这么阴险的人却要靠着他们来提高地位,嗯嗯嗯……
好有动力。
胡老师脾气不好,人老了,就有些倔,火上来了谁也拦不住,事后回想起来,胡老师就后悔了,毕竟是特级教师,全省特级教师的名额都是有限的,胡老师的教课水平可想而知。
想到时老师的建议,胡老师嘴上说那群学生笨死了,这都听不懂,回家却做了反思,觉得自己是不是讲得太艰涩。
胡老师连夜,改变了自己的教学大纲,特意给高二七班做了一份有别于其他班的教学大纲,讲新知识点的同时,穿插老的知识点。
教了一辈子数学,高考大纲,课本内容,已经深深印在了胡老师心里,这种讲课方式,对于别的老师来说,或许有困难,但是对于胡老师,却是信手拈来。
高二七班,艺术班的学生发现,数学老师讲课不再那么艰涩,他们中很大一部分,渐渐能跟上老师的节奏,还有五六个学生,根据胡老师教学反应,时贝贝给他们的家长打了电话,希望学生家长在不伤害学生面子的情况下,给他们请个家教。
现在最便宜的家教一堂课也要三十块钱,好的要一两百,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负担相对重一些,但是对于天高的那些财大气粗的家长,这点钱就是指缝里漏一下,毛毛雨。
不过这都是后面发生的事情了,眼下,时老师更头疼的,不是学生糟糕的数学成绩,不是星期一下午的专业小测试。
而是——
“请问是时小姐吗?”字正腔圆的播音腔,时贝贝觉得有点耳熟。
“你是……”
“昨天晚上我们见过面,展月白,不知道时小姐还有印象吗?”
看着手机屏幕显示接通的陌生号码,坐在办公室的时贝贝愣住了。
不仅是她,耷拉着脑袋,情伤未愈的江云,还有低着头,专心统计这学期专业课所需经费数额的袁素,两个人齐刷刷抬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时贝贝。
看着惊愕的时贝贝,江云仿佛突然忘却了情伤,拖着下巴,竖着耳朵仔细聆听时贝贝电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