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传出的动静,挤眉瞪眼,眼神相当猥琐。
失恋也不能忘却一个女人应该具有的八卦天性!
时贝贝嘴角抽搐,扫了一眼坐在对角,扑克牌脸的袁素,不知道为啥,看到袁姐坦然自若的表情,时贝贝格外有安全感。
怕啥,有女王呢!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时贝贝咽咽吐沫,紧张的问道。
手机那头,但听展月白一声销魂的轻笑:
“抱歉昨天那么失礼,时小姐可否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晚上一起个饭。”
哦买雷迪嘎嘎,当了二十多年壁花,终于有汉子要求共进晚餐了!!
时贝贝托腮,我是矜持呢还是矜持呢还是矜持地……拒绝呢?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去吃早饭或者是午饭去了,肚子都疼了,哦哦哦~~~~
不要坐在电脑前刷更新,晚上八点之前应该会有二更~~~
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 1总要有人先低头
手机那边,男人在等待时贝贝的答案。
江云和袁素盯着贝贝,两个人也在等待贝贝回答。
贝贝从来没有觉得目光这样灼热,嗯,扭过头,贝贝给了两人一个后脑勺。
也许是错觉,贝贝觉得后脑勺在发烫。
握着手机,贝贝心砰砰跳,说来很好笑,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展月白这样,很有礼貌的,提前对自己发出邀请,不可置否,女人的虚荣心。
那一瞬间,贝贝心动了,每个女人都有享受别人追求的权力。
但那也只是一晃而过的小心思,贝贝笑了,因为她已经有了答案,这个答案在昨天就已经给出了。
深吸一口气,贝贝微笑,纵然手机那边的男人看不见:
“展先生,很抱歉,我晚上没有时间。”想到对方的母亲和自己母亲的关系,贝贝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你不需要介意,昨天我们玩得很高兴,阿姨是个很好的人。”
挂上电话,贝贝觉得有点小失落。
展月白其实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吧,她这种二本学院毕业的普通大学生,家世一般,工薪阶级,在外人看来,展月白这种海龟优绩股看上自己,那是自己高攀了。
昨天之前,她也是这样想的,没有人知道昨天她多么重视这一次相亲,抱了多大的希望。
没有一个女孩不渴望爱情,不希望遇到一个真命天子,哪怕是相亲这种途径,都希望有一次浪漫的邂逅。
结果,她很失望,小说果然是骗人的。
在等待了一天之后,时贝贝告诉自己,别说对方是海龟,就算对方是一只金龟,是一只神龟,也不要。
纵然只是普通的女孩,她也有自己的骄傲。
江云并不知道周末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袁素在得到贝贝的认可后,给江云简单地说了一下,袁素原本知道的就不多,说话更是简单,于是江云听到的是最简版本:
“贝贝和我学弟相亲,我学弟迟到,被pass了。”
江云听后,还觉得有点可惜,袁素的学弟,应该条件是很不错的:“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虽然迟到挺可恶的,但是人家或许有苦衷啊。”
贝贝摇摇头,并不接话。
江云自己爱情失败,莫名就希望从身边看到一个恋爱成功的,给她一点信心。
她原本将这种信心寄托到贝贝身上,随即发现,自己这位同事的境遇还不如自己,至少自己还恋过,贝贝的相亲之路则是一直坎坷。
一想到贝贝之前的那几次悲催的相亲,江云看贝贝的眼神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认同感。
这个时候,袁素的q弹了出来,随即一个弹窗猛烈摇晃一下,袁素看到qq对话框,学弟那边发来的消息:
学姐,帮我说说好话。
后面紧跟了一个对手指的,委屈的小脸。
电脑屏幕前,袁素摇摇头,昨天学弟做得太过分了,要是只有贝贝一个人陪着阿姨,或许还不至此,但是贝贝的妈妈也在,袁素觉得,估计现在不喜欢学弟的不仅仅是贝贝,还有贝贝的家长。
学弟的前景真的一片灰暗。
袁素原本就不是喜欢搀和这件事的人,若说是两情相悦,袁素倒是乐得做个红娘牵跟红线。
但是现在呢,明显是自己学弟一头热,贝贝那连反感都没有,就将学弟当成一个陌生人。
这还不如生气呢,至少生气代表在意。
袁素想了想,飞快地在键盘打了一串字:
自己想办法。
屏幕那一边,展月白看到学姐的回复,脸色变了又变,联想到刚才贝贝的拒绝,眸光幽深,眉宇间满是郁结。
展月白关上对话框,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甘心,越是拒绝,越是有挑战性。
他想起昨天晚上母亲回家给自己看得白金项链,想到母亲啧啧有声的称赞,以及眉宇间掩盖不住的满意的神色:
“现在的小姑娘,就单说国内我见的,这个年纪的,哪个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昨天见老林家的闺女,捂得严严实实,漂亮虽然漂亮,但是一点都不轻浮,找老婆还得找这样的,放在家里踏实,有数。”
说来他年纪也不小了,谈两年,事业稳定下来,到了三十差不多就该结婚了。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娶一个漂亮又安分的女人,几乎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母亲越说,他心就越是想要知道对方究竟有没有这么好。
展月白也知道,自己魔障了。
这种好久不曾有过的,狩猎的感觉,仿佛又让他回到了在英国求学那段时光。
展月白兴致高昂。
想了想,他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妈,帮我……”
*****
下午专业课,按照时贝贝的安排,要有一次小测验,两个小时,中途不休息,应贝贝的要求,学音乐的几个学生也在这一天考试。
很多东西都要靠天分,当画家需要天分,当歌唱家也需要天分,但是基本功天分所占据的比例真的很小,就像每个人都知道的数学常识,都会背九九乘法表,应该背诵的东西,全靠个人努力。
学生们刷刷刷,一场考试,都是铅笔和绘纸摩擦的声音。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期间有的学生画的快,有的学生画的慢。
当贝贝计时的闹铃响起的时候,袁素和下午赶到的孙露开始收学生们的画纸。
袁素将他们所有人的画都扔在了地上,学生不明所以,窃窃私语不知道袁老师要做什么,时贝贝笑了,改绘画卷子就是这样,所有的画,依次平铺在地上,供老师打分打分。
时贝贝在二十多份画纸上标号,从一号画开始,百分制,孙露袁素时贝贝三人开始打分。
学生们显然也没有料到,竟然是当场打分,一个个瞪圆眼睛,紧张地看着老师。
三个老师,贝贝给的分数是最高的,袁素给的分数是最少的。
但是每一幅画,三个人看法都差不多,袁素拿出计算机,取了一个平均数,这一切都是在学生眼皮子底下进行。
全班最高分,不出贝贝所料,落到了北堂靖的头上。
但是北堂靖这个最高分,也只有六十五分,刚刚及格。
学生们一片哗然。
“老师,不公平,我们画的不好,您给的成绩差也就罢了,北堂靖画的这么好,凭什么您给的成绩也这么差!”
出乎意料,率先跳出来冲老师开火的是一个女生,时贝贝笑了,这个女生叫做方亚云,并不是班干部。
爱打扮爱漂亮,长得挺不错但是脸上的妆却很浓,惨白惨白的,不打腮红,嘴唇也打上了粉底液,看上去和脸一样惨白。
孙露私下评价,“好好的小姑娘打扮的跟鬼一样。”
每次贝贝看到她就会觉得很亲切,因为当年她上学的时候,班里也有女生喜欢这样化妆,她们觉得脸白很漂亮,丝毫不管肤色和粉是否搭,脸上有没有立体感。
大概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觉得这样打扮很好看,学校好多女孩选择了这样的妆容。
若是贝贝没有记错的话,原书里,这个小姑娘是喜欢北堂靖的,因为北堂靖喜欢林月儿,三天两头找林月儿的事情,小姑娘出场的时候,原书女配和林月儿还是朋友,帮女主挡了好几次陷害。
就算有她这只蝴蝶,现实里,方亚云还是喜欢北堂靖,不过和原书略有不同,至少现在,贝贝还没有看出,小姑娘有陷害老师的苗头。
只是个普通的,有点叛逆的小姑娘。
经方亚云这么一说,班里同学纷纷表示赞同,他们当然不服气老师的批改,他们觉得老师给予的分数太低了,每个学生都觉得他们应该取得更高的分数。
贝贝笑了,她看了看袁素孙露,三个人相视一笑。
这两个星期,他们不是没有发现学生画里的问题,没有纠正,让学生继续画下去原因只有一个,找个机会,一次性纠正他们画中的所有错误。
孙露清清嗓子,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都安静,现在开始点评画里的问题。”
学生们依然在小声嘀咕,袁老师极有女王范儿的两臂交叉于胸前,在袁女王注视下,学生们渐渐停止了说话声。
时贝贝看到南宫珏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他和绝大多数学生一样,没及格……
构图,明暗关系,近实远虚,造型……
随着孙露一张张的点评,几乎每一幅画,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学生们的画作就在地上放着,孙露用高跟鞋鞋尖,点着地面,一张张点评。
“我讲过很多次构图的问题了,你三个物体排排站,是在等着老师发鸭蛋吗……这个是怎么回事,光线到底从哪个地方打进来的,为什么三个物体会有三个不同的高光……这是素描静物,不是平面,黑白关系呢……造型不准,构图不对,黑的黑不下去,亮的亮不起来……”
高跟鞋底碰撞地面发出的“哒哒”声和孙露毫不留情的点评,一句句砸在学生的心上,已经点评过的学生涨红了脸,没有点评到的则是忐忑不安地看着孙露,就像是等待屠宰的羔羊。
终于,孙露走到北堂靖的画前。
很多学生屏住了呼吸,和很多学生画画没竖起耳朵听课不同,北堂靖明显是认真听得,而且他听进去了。
他有意识的调整了静物的位置,三个物体主次分的挺不错,造型准确,甚至还特意画出了石膏体上面的破损处,看得出来,这两个小时,他是有效利用的,但是北堂靖的画里有很重要的问题……
孙露笑了,眼睛直勾勾看着沉着脸,脸色阴沉桀骜不驯的学生,嘴角勾起一抹笑,“造型很准确,加分,观察到了石膏的破损,整幅画面有新意,区别其他的作品加分,画面整体度不错,没有顾此失彼……除了这些,我没有看出这幅画有多么的出色!”
北堂靖抿着嘴,低着头,一米八几的高个头,居高临下俯视着不到一米七的孙露。
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我不服。”
对于孙老师的点评,他心里一百个不服,一千个不服。
孙露扬眉,“好啊,待会让你们班主任在你画上做一下修改,你自己看就是了。”说完,扫了一眼时贝贝。
贝贝从自己这位同事眼中看到了笑意,事实上,无论是孙露还是袁素,又或是时贝贝本人,都觉得这幅画画得不错,但是,也仅仅是因为,对方才学了两个星期的绘画,站在艺考的角度,这幅画远远不够。
北堂靖都是如此,其他的学生就更不用说了。
这是高二下学期,出暖花开的四月初,再过几个月,高二就要举行期末考试,期末考完了就是暑假,暑假一过,九月份开学,十二月份就是本省的统考,到了二月份初,刚过完年就是艺考。
这些学生所剩的时间并不多。
时贝贝本人是艺考突击班的学生,她知道这种突击出来的功底有多么的不扎实,有的学校到时候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题目,贝贝就曾经遇到过,一所学校素描考题里有“露出棉花的烂靴子”。
贝贝不希望学生们遇到当年她遇到的那种窘迫,见到考题,不会画。
以后,随着专业课时间增多,训练加大,老师和学生的摩擦会越来越多,时贝贝也好,孙露袁素也罢,大家都需要树立老师的威严,彻底让这些学生服气,要不然,等到高三开学九月之后的突击,因为紧张,学生们会滋生逆反情绪,到时候再压制,就会很麻烦。
总要有一个低头,那么征服,就从北堂靖开始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很抱歉更晚了,今天应该没有三更君了,我家楼上装修,一直在吵一直在吵,吵到七点他们才收摊。
待会这一章,发放福利,大家十一点半,或者是第二天刷新一下,本章字数应该会增加
不需要大家另付钱,飘走~~
正文 2豪车还有美老师!
放学,学生们陆陆续续回家,南宫珏留下几个学生打扫画室。
画室这个地方,一天不打扫,一天就变成猪窝,平时看天高这些学生挺讲究的,那是因为他们家里都有保姆,真到了他们自己做,地上弄的到处都是铅笔屑和废纸。
贝贝离开教室,到了走廊没有学生的地方,轻轻地对身边的孙露说了一声“谢谢”。
孙露恍惚了一下,随即笑了。
贝贝是为今天孙露让她修改学生画作的事情表达谢意,在画室那一个小插曲并不是她们有意安排的,孙露是即兴发挥,让时贝贝这个班主任修改北堂靖的画。
虽然贝贝之前有想过找一个机会露一手,但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孙露轻轻锤了时贝贝一下,“小样,和我客气,咱们谁跟谁啊,改天你要是再缺胳膊断腿,记得光顾我们家医院。”
时贝贝哭笑不得,回拍孙露的肩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一路前行,三人心情很好。
走到教学楼和办公楼相连的长廊时,贝贝和林月儿打了一个照面。
林月儿正在等东方泓放学,刚才路过高二一班的时候,一班学生都呆在教室里,似乎今天一班也有个小测验。
孙露看到林月儿,鼻子轻轻“哼”了一声,甩头走人,袁老师倒是和林月儿打了一个招呼,“林小姐。”
林月儿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被林月儿幽怨哀伤委屈的眼神吓了一跳,她差点以为自己是欺骗林月儿感情的负心汉。
林月儿来到天高有一段时间了,根据原书描写,林月儿对于教导差生很有一套,根据老师们嘴里的八卦,证实确是这样。
原书这个时候,林月儿早已经和东方泓北堂靖发生了关系,但是事实却是,她在努力改变自己,努力地改善和同事们的关系,虽然收效甚微。
时贝贝不是圣母,有些人注定是不能做朋友的,和她人好,心地善良是两码事。
时贝贝冲林月儿胡乱点了一个头,径直从她身边擦肩走过。
怕林月儿突然抽风,向以前那样冲过来熊抱埋胸什么的,贝贝走得格外的速度,让贝贝惊讶的是,林月儿并没动,她一直站在原来的地方,目送贝贝离开。
贝贝眼睛的余光看到林月儿孤零零站在走廊里,莫名觉得她很可怜。
“你好像格外关注林月儿。”走到艺体办公楼,袁素突然说道。
时贝贝心里一咯噔,竟然被看出来了。
嘴巴张了张,而后又闭上,时贝贝觉得脚下有些虚浮,大脑都被放空,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被人抓包一般。
就算袁素再逆天,也绝对不会猜到时贝贝是穿越人士,更不会猜到贝贝和林月儿的渊源。
她想了想说道:“你不需要内疚,你不欠她什么。”
时贝贝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穿越这件事,是她一辈子的秘密,若是她一直在这个世界里呆着,她会将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
孙露听了袁姐的话,不屑地嗤笑,“她哪里配当个老师,就算她年纪小,来学校时间短,但是总应该知道老师是做什么的吧,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你不知道东方泓他班老师多恨她,好好的一个小孩,老牛吃嫩草也不是这个吃法,明年六月份,孩子们就高考了,东方泓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谈恋爱……总之这都是她自找的,跟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孙露“突突突”说了一堆,她们和贝贝不同,贝贝知道东方泓和林月儿是官配,所以对他们认同度远远高出一般人,但这是时贝贝知道内情,知道原书描写的林月儿的性格。
这个世上,除了林月儿的家人,恐怕就是时贝贝最了解她是个怎样的人,但是学校的老师不知道,学校的学生更不知道,在多数人眼中,就是这位林老师勾引了东方泓,引诱了东方泓。
贝贝不打算和自己的朋友在这个问题上争辩,剧情已经改变,北堂靖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全身心放在林月儿身上,西门风因为好友东方泓和林月儿在谈恋爱,和林月儿的关系也只是一般,南宫珏就更不用说了,他对林月儿的印象估计就是好友的女朋友外加学校老师。
np掰成一对一,这样也挺不错的,唯一的不安因素,估计就是东方泓那科学怪人姐姐以及那神奇的春|药。
回办公室,收拾好东西,贝贝正打算拎包走人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
来电显示,是家里的电话。
“贝贝啊。”电话那头传来时妈妈的说话声。
贝贝没想太多:“妈,有事儿吗,我一会儿就回家。”
时妈妈声音一顿,似乎有些犹豫:“贝贝,你夏阿姨的儿子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嗯,是,”贝贝心里一咯噔。
“贝贝啊,刚才你夏阿姨给我打电话了,小展那边,人家想着给你道歉,就一顿饭的事情,你就不要拒绝了……”
电话那头,时妈妈意思很委婉,大体意思就是,夏阿姨的儿子条件不错,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了和对方相处的机会,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可以交往试试。
时贝贝皱眉,昨天晚上母亲还说,就算那小子打电话,也不要理会,怎么一晚上就反复了呢。
“妈,是不是夏阿姨给您打电话说了什么?”时贝贝忍不住问道。
电话那边,时妈妈说话显然没有底气,“贝贝,哎,你夏阿姨一个劲儿道歉,你说妈妈那老同学,哎,做父母的,都是为了孩子,再说,那小展条件确实不错,要是因为那么点事儿,多可惜……”
时贝贝深吸一口气,脸色变了又变,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想让孩子嫁个好人家,下半生有个依仗,哪怕对方曾经不礼貌,冒犯了他们,他们也不介意,“好吧,妈,我知道了,我去。”
“好,好,我这就给你夏阿姨打电话,贝贝,好好的和人家小展处处,那孩子真的挺优秀的,刚回国一上岗就是五位数……”时妈妈那边喋喋不休,唠唠叨叨。
贝贝已经不想听了,“好了,妈,就这吧,我下班了。”
挂上电话,贝贝的心里立马变得糟糕起来。
哪怕是母亲,都觉得展月白这样的条件,这样的长相,看上自己,自己应该觉得很荣幸。
父母是好意,她明白,但是贝贝真的烦得透透的,凭什么就是别人跟挑大白菜的挑剔自己,自己就不能拒绝,就凭你条件好。
妈真是想不明白,姓展的赚再多,又不给自己,真是疯魔了。
“怎么?”贝贝出门,看到在办公室门口等她的同事,袁素她们都在。
“怎么出来的这么慢,谁的电话?”孙露随口问道。
贝贝微叹一口气,“我妈的。”
“阿姨有事儿,是让捎什么东西吗?我开车送你。”江云问道。
贝贝摇头,“让我去相亲。”
嘠?
看着三张怪异的脸,贝贝也无奈了,“昨天相得,人家现在在学校门口堵着我呢,我妈让我去。”
袁素听后点点头,想来是学弟做了什么,让时家人出马了,要不然依贝贝的个性,不会那么轻易松口。
孙露和江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江云看着贝贝无精打采的样子笑了,“好事儿啊,人家请你吃饭,省钱啊,到时候狠狠宰他一顿,捡的贵的要。”
贝贝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反正就是一顿饭的事儿,难道自己就因为这顿饭,就被姓展的攻克了?
他说要请客,吃去呗。
这样想着,心里安慰了很多,因为时妈妈的话造成的不良情绪被抚平了好多。
袁素她们要去开车,贝贝一个人出校门。
刚出校门,没走几步,时贝贝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停靠在学校对边马路边,俊朗帅气的展月白则站在车旁边,路过的行人不时看他一眼,有些小姑娘神色激动,发出吃吃地笑。
天高放学的时间,其实是很热闹的,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各种象征着大款有钱人的车,从学校门口等着,还有穿着黑衣服的保镖站在车门口迎接。
“老师,时老师!”远远地,贝贝听到有人唤自己,转头,发现一辆绚蓝的保时捷车内,一个小脑袋从车窗伸出来,对自己招手。
时贝贝笑了,是南宫珏。
“老师,后面是北堂靖的车,北堂靖,出来,是老师!”南宫珏将车窗彻底摇下,伸出脑袋大叫,看得时贝贝叫一个胆颤心惊,臭小子真是太大胆了,幸好这边车流缓慢。
南宫珏的大嗓门引来不少人注意,待保时捷开走之后,紧接着后面的加长林肯车摇下车窗,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北堂靖对时贝贝点点头。
贝贝简直是受宠若惊,今天第二次了,太阳真要打西边出来了?
因为这个小插曲,贝贝在过马路稍微耽误了点时间。
待她走到展月白身边时,发现对方并没有看自己,他的目光锁着学校过往的车辆,眼神微微露出羡慕,男人都想着拥有一辆好车,哪怕自己的车也不错,但是看到更好的,还是想要拥有。
不过展月白的晃神也只是一瞬间,他很快恢复了原本的自信。
“等很久了吧。”出于礼貌,时贝贝主动寒暄。
展月白摇头,“没,等美女是我的荣幸。”
展月白笑容非常迷人,时贝贝被晃了一眼。
辣文世界,就算是路人甲也这么光鲜亮丽。
“你们学校放学真有意思,跟车展似的,我刚才看到有学生给你打招呼,美女老师,人气很高吧。”说着说着,展月白口气有些泛酸。
贝贝笑了,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他们都是好孩子。”
展月白吃了一个软钉子心里有些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并非单单来自时贝贝,还有刚才停在学校门口的豪车。
怕时贝贝提前下班,展月白早早开车过来,找到了一个好位置,过了半个多小时,马路上陆续有好车停放,不单单是马路上,又过了二十分钟,陆陆续续有价格不菲的名车从学校里开出来。
之前听母亲说过,时贝贝所在的学校是一所贵族私立高中。
因为是刚回国的关系,这所学校到底贵族到什么程度,展月白和母亲展夫人都没有概念。
眼下看到这一幕,展月白不其然想起以前在英国的时见到的伊顿公学。
展月白突然觉得,母亲对时贝贝,乃至时家的阐述,都很片面。
就算是自己,刚才在见到那么多名车时,都忍不住心态失衡,更何况还不如自己的时贝贝。
想到这儿,展月白又忍不住有些忐忑,他不相信,依时贝贝这种长相,在学校会默默无闻,会没有人追求。
可能是老师,也可能是学生……
想起刚才见到的,保时捷里面的那个男生,他也曾经是这个年纪走过来的,怎么能不知道这个年纪的男生心里都在想什么。
展月白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定格在彬彬有礼地微笑上,他看着站在一旁淡然自若的时贝贝,“走吧,时小姐,给我一个机会弥补昨天的无礼。”
展月白打开后车门,微笑。
没有女人在这样的微笑下,还能板着脸,时贝贝也笑了,她坐到后座上,仰头对展月白说:“谢谢。”
展月白看到坐上车的时贝贝,心里痒痒的,他注意到,和昨天相比,时贝贝脸上的妆更淡更薄,只是擦了一点点粉。
真正的,不需要修饰的素颜美女,哪个角度看都无懈可击。
关上车门,展月白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时贝贝,他一定要追到手。
无论是车上坐着的时贝贝还是展月白都没有注意,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缓缓从学校里开出来,从时贝贝上车到奥迪车开走,全部收于眼底。
转动方向盘,奔驰车选择了改变方向,跟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去,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神马事情,我家楼上楼下都在装修!!!!!!!
揪头发,两家就跟说好了一样,上午楼上装修,下午楼下装,到了三点之后,楼上楼下一起装!!!
我从客厅逃到卧室,我们家就那么一点犄角旮旯的地!!!
我觉得我们家床板都在颤!!!!电钻的声音,嗡!!!!!
我现在很害怕我们家地板塌陷或者是天花板破洞!!!
尼玛这是老房子啊老房子,你们这么折腾是想要拆迁吗!!!
解释一下更新迟的原因,这几天恐怕都会如此,他们六点才会停工,我去,我可不可以shi一shi~~~
正文 3以恋爱结婚为前提
一家罗曼蒂克的西餐厅,幽幽地烛光,沁人心脾的红酒,赏心悦目的帅哥。
这是梦中曾经出现过的画面,也是自己少女时期曾经幻想过的画面。
时贝贝握着刀叉,一小块一小块的切着牛排。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用惯了两根棍的筷子之后,刀叉这么白富美的工具,时贝贝表示,她不习惯!
幸好,因为平时有和同事吃饭的经验,时贝贝的刀叉姿势还算标准,动作还算优雅。
贝贝怨念地看着面前冒着热气,汤汁浓郁的牛排,其实很想放在嘴里大口嚼,大口咽有木有。
因为真的很好吃!
有人讨论过追女孩,若是她涉世未深,你带她看尽世间繁华,若是她历经红尘,你带她去看旋转木马。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就是那个“她”,心里有个“你”。
若是不爱,哪怕你端上一盘龙肉,对方也会甩你一句,太恶心!
“当老师很辛苦吧,教课很累吧。”展月白声音温柔地说道。
他有一双很好看,很深邃的眼睛,他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大概会以为自己是这个男人的全部。
时贝贝并不是看破红尘,对于帅哥的殷勤,也会恍惚,也会心跳加快。
展月白灼灼然的眼神太热烈,时贝贝垂下眼皮,脸感觉有些热,不怪她,实在是对方皮囊太好看。
摇摇头,贝贝咽下嘴里的牛肉,“我只是美术老师,并不是很累,学生们都很好,对我挺尊重,同事们相处的也不错。”
展月白听到“同事”,心念微微一动,这么半天,他都在努力找话题,但是怎么都无法提高对方的兴致,现在他终于找到公共语言了,“说起来同事,真是没有想到你和袁学姐竟然认识,在英国的时候,袁学姐在当地华人圈很有名,没有人不知道她,真的没有想到她回到国内会做老师。”
提到袁素,时贝贝想起袁女王那张睥睨天下霸气十足的样子,点头,“嗯,袁姐确实不像老师,她很厉害。”
“你是说她脾气不好?”展月白故意扭曲时贝贝的意思。
时贝贝摇头,“当然不是,袁姐并不只是天高老师,她也是国内很有名的画家。”
“嗯,这我倒是知道,学姐在国外画就很有名了,甚至开过个人画展。”展月白随即说起了袁素在国外的一些事情。
时贝贝侧耳专注的在听,心里想着,不知道展月白知不知道袁姐的八卦。
谈话渐渐热切,两个人有了共同语言,展月白趁机说起自己在国外的所见所闻,贝贝也听得津津有味。
展月白观察到,提到袁学姐,时贝贝的目光明显柔和,神色愉悦,显然她和学姐关系很好,展月白决定回去再去探探学姐的口风,至少要打听一下时贝贝的事情。
他越看时贝贝越满意,光看外貌和气质,真的看不出对方只是普通工薪阶级的女孩。
不可置否,时贝贝最先吸引展月白的就是外貌,展月白并不觉得自己“外貌协会”有什么不对,内在的东西,他到时候自然会去挖掘。
说了一会儿,时贝贝渐渐察觉,对方一直在投自己所好,看着自己的脸说话,绞尽脑汁找话题,贝贝忍不住说道:“其实展先生不必这样拘束,我听你这么说话很累。”
竭尽所能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反而会让贝贝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时贝贝并不打算和展月白深入接触下去,这一点她并不打算提醒对方。
展月白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对方也许并不喜欢特意包装过的自己,于是脸一垮,做出一个鬼脸:“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时小姐总是叫我‘展先生’让我感觉压力很大,明明我们两家的母亲关系这么好,时小姐还和我母亲吃过饭,可是时小姐偏偏这么客气,让我也不知所措了。”
时贝贝笑容有些僵硬,并不接话,因为她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果然,接下来展月白微微一笑,“不如这样,时小姐叫我月白,我也不叫你‘时小姐’,叫贝贝,如何?”
时贝贝戳着牛排,心里挠墙,这家伙脸皮怎么这么厚,太失策了。
微笑,“这样不太好吧。”
展月白根本不给时贝贝说“不”的机会:“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就这么说定了,贝贝。”
时贝贝脸一红,明明就是普通的唤名字,为什么对方叫自己,叫的这么恕
不可置否,展月白的外貌给他这个人加了不少分数,身材高大,气质好,长得好看,工作佳,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展月白都是让人心动的交往对象,更重要的是,对方明显对自己有意思,虽然还没有正当提出交往的要求,但贝贝相信,这句话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他有个比一般人多出的加分项,两家母亲认识,对方的妈妈对自己印象好像还不错。
这个人简直是从天而降,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交往对象,符合时贝贝少女时期一切标准,帅气多金有涵养。
袁姐当初也想将这个人介绍给自己,说明这个人,人品不算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贝贝总觉得这个人不真实。
太美好的人,总让人产生不真实的感觉。
贝贝见过很多在别人眼中很优秀的人,比如说白校医,白子君很优秀,家世外貌自身能力,都是无可挑剔,但是这个人花心又好色,腹黑又毒舌,他的优点和缺点同样多。
相比起无懈可击的展月白,白子君至少让时贝贝感觉到,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而不是从漫画走出来的,虚幻的对象。
展月白太完美了。
完美到,时贝贝差点以为,昨天被放鸽子,只是自己的幻觉和臆想。
心里亮起了红灯,警报灯大起。
直觉告诉贝贝,这个人绝对要远离。
因为有的时候,完美的另一面,是残忍。
有些人当初对你多么温柔,日后抛弃你就多么决绝。
下定决心之后,贝贝对展月白说话更加客套了。
展月白有些郁闷,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之前追求的女伴同样的方式,都没有出现差错,为什么这一套在时贝贝这里就行不通,展月白一边说话,一边在心里迅速反思,到底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自己太主动吓到了对方?
想到母亲说,国内的女孩保守矜持,联想到自己的做法,展月白也觉得自己太冒进了。
或许徐徐图之比较好。
决定调整战略的展月白迅速提出脑子里另一套方案,走亲情牌。
可以看出时贝贝是个孝顺的女儿,若是自己讨好对方的妈妈,那效果……
还不等展月白恭维时贝贝的母亲,贝贝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抱歉的笑了笑,贝贝打开提包,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贝贝有些奇怪。
手机铃声还在响,展月白扬起嘴角,看着犹豫的时贝贝,声音轻柔:“怎么不接电话?”
贝贝点点头,拿起手机,“那我去一趟洗手间。”
“请便。”
若是不认识的,手机响两声就不响了,这么急促的铃声让贝贝觉得对方也许有急事,到了洗手间的走廊处,贝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