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按下接听键,“喂?”
“你在吃饭?”电话里传来熟悉的男声,低沉喑哑,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蛊惑感。
贝贝蹙眉,“白子君?”
“荣幸,竟然可以听出我的声音。”手机那边,白校医的声音说不出的愉悦。
贝贝诧异,手机里传出和西餐厅同步的琴声:“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还有你在哪里?”
“你在约会?对方看起来可不怎么样,小心被骗。”手机那边,白子君慢条斯理地说道。
很显然,他确确实实也在这家餐厅里。
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和谁约会和你没关系,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还有事儿吗,没事儿就挂了。”
飞快地说了一串,没有听到对方反驳的声音,时贝贝飞快的挂断电话,走到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襆un藕屯贩ⅲ祷夭吞
手机那一边,白子君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莫名很生气。
竟然被除东方冉以外的女人挂断电话了。
白子君也觉得自己有病,明明时贝贝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只是在学校门口看到对方上了一辆陌生的轿车,就像痴汉一样尾随其后,甚至跟踪到了餐厅里,像个白痴一样,坐在对方看不到的角落,偷偷观察约会。
他们在吃牛排,而自己桌前只有一杯柠檬水。
白子君已经喝了这是第五杯柠檬水了,作为医生,他竟然无视了口腔牙齿可以承受的范围,以至于现在,牙酸的吃不下去东西。
瞪着桌前的柠檬水,再看着远处谈笑风生的男女,白子君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
莫名觉得对方是猎艳的公子哥,莫名觉得女方一定会被骗,莫名觉得长成那样的男人一定不会真诚的和女方谈恋爱。
最重要的是,这种莫名的责任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女方和他一毛钱的干系都没有,勉强算是一个学校,办公地点离得很远的同事。
若是不是刻意去找对方,他们在校园里遇到的可能性为零。
白子君真是觉得自己有够好笑的,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到现在还空着肚子。
招招手,白子君叫来了服务生,他终于不打算虐待自己的肚子。
侍者站在白子君面前:“这位先生,请问是要现在点餐吗?”
白子君看着餐单正要说出自己晚餐时,却发现远处那一男一女竟然起身向餐厅大门走去。
白子君瞪着餐单上的牛排,半晌闭上眼,吐出两个字,“结账。”
侍者一愣,随即说道:“先生,我们这的柠檬水是不要钱的。”
听言,白子君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拿起外套,白子君无视餐厅服务生诧异的眼神,一路小跑,飞快向大门跑去。
*******
展月白不知道,明明谈得好好地,时贝贝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回家。
回顾过程,展月白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让对方忌讳的话,不是他的事情,那么就是对方……
展月白心里微微一沉,莫非是那通电话有问题?
是谁?难道除了自己,时贝贝还有别的交往的对象?
展月白想起自己的相亲经历,再联想到时贝贝身上,心里更不舒服了,也许,对方和自己一样,除了彼此,还有其他的相亲对象。
放慢车速,展月白看向后视镜,忍不住开口问道:“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时贝贝一愣,随即摇头:“不,当然不是。”顿了顿,时贝贝笑道,“你说话很有意思,我长见识了。”
展月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真话假话还是可以听出来的,心里微微一安,随即问出自己最关心的话,“那以后还能约你出来吗?”
“这……”贝贝犹豫了。
展月白眼眸一黯,想到有个自己不知道的人在暗中窥伺着自己看中的女人,就一阵不舒服。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潜在的敌人是谁,若是没有那通电话,展月白或许真的会慢慢地来,但是现在他决定主动出击。
不等时贝贝拒绝,展月白继续说道:“我承认,对你很有好感,我们只见过两次,你可以当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我承认,开始你的外貌占很大原因,但是今天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你的性格更吸引我……”
时贝贝脸有点热,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的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更重要的是,对方是一个帅哥,她不是木头人,她必须要承认,这一瞬间她心脏跳得很快。
低着头,时贝贝没有说话,抚摸小心脏,告白什么的,太羞涩了!
“周末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一直觉得爱情很神圣,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缘分,而相亲,更像是做生意,大家将条件摆在桌面上,互相挑选,昨天是我最后悔的一天,我懊恼了一个晚上,所以才会有今天早晨那一通冒昧的电话,我很抱歉,我通过母亲的关系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让你为难了……”
展月白快速说了一串,后视镜暗中观察时贝贝的表情,他表面上很淡定,其实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出汗了,深吸一口气,展月白终于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贝贝,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直说了,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深入了解你,以恋爱结婚为前提。”
作者有话要说:我去看看还能不能撸出三更,大家不要等待啦,也许等我更新的时候都是凌晨了!!!
都去睡觉!!!不要等待!!!!
熊猫眼是不对的!!!!!
嗷嗷嗷,撇去胖子李那个拿着户口本跪在地上,展月白是第一个告白的汉子!!!!
大家看文愉快~~~记得撒花花哦~~~
正文 4说谎是不用腹稿的!
学生时代,贝贝曾经幻想过,会有一个帅哥喜欢自己,但是自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帅哥等着自己,盼着自己,嗯,自己就是不喜欢他,然后他黯然神伤,自己成为他心中的那朵永恒的白莲花!
现实是,长到二十多岁,无论是穿越前穿越后,贝贝都没有遇到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痴心不改的男人。
以恋爱结婚为前提……
不可置否,这一瞬间,贝贝怦然心动。
s市虽然经发达,在全国位于前列,但是人们的思想,并没有随着经济发展而开放多少,包括贝贝在内,还保持着小地方,小思想,女人一定要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
江云之所以会那么难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年轻了。
渣男出轨了,可以暴揍一顿出气,但是那些逝去的青春,有谁来买单呢?
展月白说的非常诚恳,他放慢车速,将车停靠在马路一边,专心致志等待时贝贝的答案。
贝贝没有看展月白,她怕一看展月白就会出现动摇。
这个人不是良人,太完美的男人自己驾驭不了,这个人优秀到,会让自己自惭形秽。
归根结底,是贝贝自己没有自信。
但是对方各方面条件,都让自己非常心动,她要相亲多少次,才会遇到下一个展月白。
越相亲,人就越没有自信,一次次失败的相亲,见面的男人素质参差不齐,良莠不分,年轻漂亮虽然是资本,但是过了二十五岁,再漂亮的女人,也未免会被人挑剔,现在她还有资本挑剔别人,等再大一些……
可终究是不甘心,贝贝也想遇到一个让自己一眼就看上,一眼就爱上的人。
她才二十四岁,她没有任何感情经验,将初恋交给一个相亲认识的男人,贝贝不甘心。
深吸一口气,贝贝鼓起勇气,“很抱歉,展先生,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毕竟恋爱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冲动之下做得决定,日后也许会后悔,毕竟我们只见了两面……”
贝贝并没有拒绝的很死,以为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呢,相亲原本就是这样,说白了,若是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任何一方,都有权利继续去相看新的对象。
“那我以后还可以约你出来吗?”展月白深深地看着时贝贝,态度诚恳认真。
贝贝觉得手心都出汗了,她僵硬地笑了笑,点点头。
展月白有些失望,同时,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那番话刚说出来,他就有些后悔了,太唐突了,而且太冒失了,对于展月白来说,时贝贝吸引他的也只是外貌而已,虽然男人都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做女朋友,做老婆,可是展月白希望,贝贝的头脑和她的外貌一样出色,纵然是一样出色的,到时候两个人的性格能不能契合还是一回事。
若是今天贝贝答应他,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但是从另一个方面,何尝不是对方看重自己外在条件?
展月白和所有男人一样,一边努力提高自己的身价,希望可以借此遇到更多更优秀的女人,另一方面,却害怕这些女人,是冲着自己的外在条件来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若是贝贝今天答应下来,那么以为着,她会成为自己的准女友,万一到时候,他发现两个人不合适,分手了岂不是很尴尬?
这样也不错,双方都给彼此留余地。
他们母亲关系这么好,今夜这顿饭,绝不会是最后一顿,贝贝没有彻底拒绝,那么下一次,他还可以再约对方出来,进一步相看,对方究竟适不适合自己。
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展月白松了一口气,不管那个潜在的隐患是谁,都无所谓,毕竟自己已经说出来了这样的话,他可以随时约贝贝出来,没有确定男女关系,彼此给予的空间更多,他也更自在一些。
说白了,他还是觉得,虽然贝贝很合适,但是也许,他会遇到更合适的。
不得不说,时贝贝给了展月白很大的信心,让展月白对相亲有了一些期待,也许,除了贝贝,s市某个地方会有更好的。
重新启动车,展月白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不动声色地套贝贝的话,“你的理由很充分,但是我心里还真的是不太舒服,那样的话也许你听过很多次吧,想到别人也对你说过一样的话,很难过啊。”
展月白很巧妙的控制了语气,让自己声音听上去很黯然很失落。
时贝贝干巴巴地笑着,因为她完全听不出来展月白到底是真失落还是假失落:“你想太多了,没有这回事的,说来你是第一个……”
展月白心里一喜,嘴上却说,“真的?”
贝贝有些尴尬,“呵呵,是啊。”
没有人追,还真的是挺尴尬的,话说相亲以来,每每见到的男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就pass掉,还没有坚持到对方告白,已经被自己拖黑了,展月白是唯一一个,第二次见面的。
昨天,那短暂的见面,应该也算是相亲吧。
展月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就主动提别的话题,毕竟女孩都很爱面子,自己不能逼得太紧。
今天这番话,他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了,在对方心里扎了根,展月白有这个自信,就算贝贝有新的相亲对象,依照自己的条件,绝对能将对方比下去,那么到时候……
展月白嘴角扬起愉悦的笑容,一路前行。
***
心情愉快的展月白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奔驰车。
他的全部精力,大部分用在查看路况,少部分分给了时贝贝。
后视镜里观察美女,怎么看怎么觉得赏心悦目。
展月白觉得,下次再努力一把,再送时贝贝回家的时候,地方坐得就不是后座,而是副驾驶。
根据时贝贝的指路,展月白将车停靠在沃尔玛超市对面的马路上。
贝贝没有让他将车开到小区里面,展月白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自己有的是机会。
送走时贝贝,展月白想要启动车子离开。
然后,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轿车驶进了通往电厂宿舍狭长的巷子,不知为何,对方没有亮着车灯,接着路灯展月白清楚地看到了轿车的标志,奔驰。
展月白有些奇怪,这种老式小区,竟然还有这样的车。
他从车窗里重新看向时贝贝,这条巷子并非是一条死胡同,虽然并不宽敞,却可以容纳两辆小车并排行走。
当大陆堵车的时候,这条巷口是很多轿车的选择。
女人对车的标识并非和男人一样敏感,遮挡住标志,仅从外表,贝贝看不出来国产平价车和进口豪华车有什么区别。
因为没有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贝贝转头,发现马路对面,黑色的奥迪车还在原地,车的主人车窗敞开似乎看着什么,贝贝以为对方在看自己,于是挥手,表示再见。
展月白看到摆手的贝贝,忍不住笑了,突然,他觉得自己的疑神疑鬼有点可笑,真是电视剧看多了。
“快回家吧!”展月白对着马路那边喊道。
贝贝笑了,点点头,踩着高跟鞋,大步走进巷口。
展月白看到贝贝的背影湮没在巷口漆黑的夜色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将她送进去。
算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关上车窗,展月白调转方向,脚踩油门,原路返回。
贝贝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纵然已经是个成|人,贝贝还是不习惯过夜生活,她很少十点之后回家,因为这一条巷子并不是非常安全,曾经这里出过抢劫案件。
抢劫犯专门针对单身的女性下手,s市因为发展速度太快,贫富差距拉大,有段时间,并不太平,抢劫绑架事件层出不穷,后来政府加大治理力度,才慢慢变好的。
但是就算是知道没有什么大问题,贝贝还是觉得毛毛的。
贝贝拿出手机,调出电话薄,里面第一个号,赫然是110,贝贝不由自主将手按在按键上,心想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拨打报警电话。
这条路看着很长,其实离贝贝家并不是很远,走了没有两分钟就到了。
正打算拐进宿舍楼,贝贝发现,离自己家门口最近的通道被堵住了,一辆轿车赫然停靠在贝贝家那排楼的入口。
“怎么将车停在这儿了?”贝贝小声嘀咕着。
打算绕行花坛,走另一条路。
刚迈出脚没走三步,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玩得怎么样?”
啊!!!
贝贝捂住嘴,内心在尖叫,当恐惧到极点的时候,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眼下贝贝就是这种状态,她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上。
“谁……”贝贝心脏狂跳,就像是要从嗓子眼里吐出来,头晕目眩,整个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她甚至不敢用眼睛看。
“哈,胆子这么小,还这么晚回家。”尖酸刻薄的语气,声色却出奇的耳熟,贝贝猛地抬起头。
“咔”一声,停靠在自家楼下入口出的那辆车突然亮起了车灯,照得四面一片澄明,明亮的灯光下,车里坐着赫然是校医白子君。
惊魂未定,贝贝勃然大怒,语调都拔高了几分:“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打开车门,白子君从车里钻出来,也许是暗夜的关系,贝贝觉得对方似乎憔悴了不少,不过眼下她没有什么同情心,因为自己差点被对方吓死,更重要在这之前,对方曾给自己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
想起之前那通电话,贝贝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那种被偷窥,整个私生活暴漏在别人视线中的感觉并不好。
白子君倚着轿车,头微微低下,两臂交叉于胸,因为车里灯光的关系,整个人被光线切割成两段,一段是明亮,一段是黑暗。
毫无疑问,对方的脸,是在一片漆黑之中。
白子君没有理会时贝贝的质问,他嗤笑了一声,“今天和你约会的那个开奥迪的小白脸是谁,你男朋友?”
小白脸?时贝贝不知道白子君出于何种心态去诋毁展月白,也许因为总是戴口罩的关系,白子君的脸比绝大多数人都要白,江云还曾经羡慕过白子君的白皮肤,寻思着要是自己天天戴口罩,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效果。
时贝贝怒极反笑,她就不知道白子君凭什么跟着自己,甚至跑到自己家门口质问自己,“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
白子君一阵怒火,虽然对方说的是实话,但是被这么毫不留情的指出来,他还是忍不住生气,事实上他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抽得哪门子的风,但是他就是不爽,他失恋了,找不到女朋友,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凭什么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有人可以甜甜蜜蜜的约会,大大方方的谈恋爱。
白子君就是不爽,非常不爽。
尤其是看到那个约会的是时贝贝,白子君更是浑身不得劲。
时老师单身这件事情在学校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是一个善意的笑话,时贝贝并不避讳自己相亲总是遇人不淑,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她人际交往的一种手段,太漂亮的女人总是会引起同性的反感。
若是一个外表漂亮的女生,总是很倒楣,很悲催,外貌不如她的,先是产生一种幸灾乐祸的情绪,然后慢慢地消除隔阂,觉得美女也不过是普通人,然后慢慢恢复正常的交流。
白子君不是一次听到有人感慨,时老师长得这么漂亮,性格也不错,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这种是感慨、是叹息、是得意的口气,白子君不是从一个女老师嘴里听到过。
从某种意义上,时贝贝的遭遇安慰了白子君,瞧,这个世上有一个比我更惨的。
但是如今,这个更惨的,现在转运了,有了男朋友,也开始谈恋爱!
白子君瞬间就嫉妒了。
这种不能见人的阴暗心思,白子君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他有些心虚,但是口气却依然很强硬很刻薄,“呵,时老师,你也想太多了吧,我恰好也在那家西餐厅吃饭,看到那家伙不像好人,秉着关心同事,我还没吃完饭,就跟了上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白子君说得冠冕堂皇,心里暗恨,他简直就是有病,一晚上什么都没吃,五杯柠檬水下去,弄得牙到现在都不舒服。
时贝贝脸色一僵,白子君说得义正言辞,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对方似乎是好意,之前贝贝就发现了,白子君虽然嘴巴比较贱,但是好像还真没做什么大坏事,莫非对方真的是担心自己,所以才一路跟着自己?
“那,那你也不能停在我家楼下吓唬我啊,开个车灯会死人吗?”贝贝声音小下去好多,现在她心脏还是有些不舒服,手里汗津津的,额头上也是冷汗。
“哼!”白子君不屑地嗤笑,心里却在窃喜,时贝贝这个白痴女人竟然相信了自己那番话。
紧接着,又有一些不舒服,作为一个成年人,这么牵强的理由竟然也可以相信,真的是白痴。
时贝贝不知道白子君这一会儿心思转了一个山路十八弯,嗫嚅着嘴唇,最终小声说道:“谢谢了,我是个成|人,不用这样的,无论如何,谢谢你了。”
白子君心里瞬间舒坦了,虽然他看不到时贝贝的表情,但是通过声音,他还是可以想象的到,对方一定是诚惶诚恐,点头哈腰,如临大敌。
弯起嘴角,白子君觉得牙也没那么酸了,他扬起下巴,“既然你已经平安到家了,那我也放心了。”
一番话说得真像那么一回事儿,连白子君自己都差点相信,他真的是出于对同事的关心,一路尾随,一路护送的活雷锋。
打算上车走人,白子君突然又想起什么,停住了钻车门的动作,他抬起头,看着时贝贝,“今天和你约会的那小子看起来贼眉鼠眼不像是好人,别被骗了!”
贼眉鼠眼?
贝贝嘴角抽搐,这年头要是“贼眉鼠眼”都是展月白这个档次的,那么贝贝真的不介意老天赐给她一个“贼眉鼠眼”的男朋友!
虽然展月白并非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为了自己的声誉,贝贝觉得还是解释一下好,“他家和我家认识,白校医你想太多了。”
家里认识?难道是青梅竹马?
既然是青梅竹马的话,那怎么以前不再一起,难道对方有女朋友最近分手了才来找时贝贝?
白子君觉得自己真相了。
想到时贝贝被当做了备胎,白子君心里怪怪的,有些怜惜,又有些舒心。
他就说嘛,这个世上倒楣的怎么就他一个!
被自己脑补彻底误导的白校医踏实下来,男人都了解男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没有擦出火花,那么将来也很难擦出火花了。
想着白校医看向时贝贝的方向,“赶紧回家吧,既然你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
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时贝贝总觉得哪里不对,她从来不觉得白子君是个热心肠的,难道以前都是自己的偏见,其实他真的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心人?
怎么可能!
不欲再想对方的事情,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快步走向自家所在的楼栋,用钥匙打开防护大门,时贝贝对白子君摆摆手,轻声说了一句“再见”,快速消失在楼梯口。
白子君看到楼道的感应灯随着大门关闭亮起,听着对方上楼梯的脚步声,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看样子真是病得不轻了。白子君暗自想着。
他麻利钻进车,关上门,敞开的车窗,依稀听到楼道内传出的开锁声,紧随其后的是防盗门关闭的声音。
白子君听了一会儿,按键关车门,开始倒车。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快死了,电锯,电锯,电钻电钻,现在明明没有那个声音了,我脑子里还是“嗡——”
出现幻听了鸟!!!
嗷嗷嗷,我要说一件事,妹纸们没有从淘宝里买过jj币吧,淘宝有几个无良卖家,盗号卖jj币,jj官方为了遏制这种行为,无论对方来源渠道如何,四月份以后jj能查到的转账jj币,从哪个账号转出去的,再从哪个账号转回来,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明白。
但是已经哟普好多读者的后台出现了jj币负数的情况
从淘宝买过jj币的读者,最近多留心一下后台,还有最近不要从淘宝再买便宜的jj币了。
若是购买,也请到信任的淘宝卖家那购买。
无论是看正版的还是看盗版的妹纸,都注意一下,虽然大家账号里不一定有那么多钱,但是十块二十的也挺膈应的。
还有,盗号的妹纸,人在做天在看,为了那么几十块钱,几百块钱,昧着良心盗号神马的最可耻!!!
正文 5要不要放弃?
周二,一周一次的教职工大会。
记得以前,教职工大会上,艺体老师都是装饰物,他们就是那空置的椅子,那没用的石膏,那看着比较养眼的俊男美女。
当然体积庞大,一个顶三的胖子李除外。
胖子里从庐山写生归来,黑了,壮了,以前他看上去像一坨肉山,但是现在看上去像是一坨结实的肉山。
目测,胸部似乎,又大了那么半毫米。
还不到五月份,胖子里已经换上了短袖衬衫,这个衬衫时贝贝见过,胖子李家特制,全世界独一无二,去年的时候,这个衬衫胖子李穿得似乎还大,今年好像有点紧绷了,硕大而浑圆的肚子,最后一颗扣子岌岌可危,透过衬衫,依稀可以看到胖子李胸前的两颗樱桃!
嗷,他露点了!
时贝贝眼睛停止乱瞄,秃瓢教导主任废话已经全部讲完,开始讲正事儿。
以前的时候,这正事儿也是和她没关系的,但是现在不行了……
“……在上一周,根据督查老师发现,高二有些班级的学生极为不自觉,上课时间,总是上厕所,在走廊里乱跑,严重影响其他班级学生上课,另外,根据高二任课老师反映,某些班级,学生上课睡觉严重,回答问题不积极不主动,作业抄袭现象严重,还有……”秃瓢教导主任叨叨叨说了一通,越来越多的老师转头向贝贝所在的方向看去。
时老师泪牛满面,为毛主任,您那个某些班级,眼睛非要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呢!
看着同事或同情怜悯,或幸灾乐祸的眼神,时贝贝真的感觉压力很大。
以前,没当班主任时,这种情况都不会发生的啊!
教职工大会以后,秃瓢教导主人会留下时贝贝畅谈人生哲学,自从她当上高二七班艺术班的班主任,每周一次,秃瓢教导主任固定谈天对象就变成了自己。
这是教职工大会结束之后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一般哪个班级学生太过调皮捣蛋,教导主任就会留下那个上周格外“突出”的班级的班主任,自从高二月考分出艺术班之后,贝贝和教导主任的接触就开始频繁起来。
据说,教导主任年轻时期很是心高气傲,不愿意动用家里的关系,一定要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公务员,结果,这位其貌不扬的教导主任笔试第一,尤其他写得申论,简直可以当做范文,但是,当教导主任二轮面试的时候,因为长得过于朴实,被刷下来了。
第一年,教导主任被刷,他第二年重振旗鼓,第二年面试又被刷下来,他再重整河山,第三年……
没有第三年了,第三年教导主任开了一个公务员考前培训班,重点教申论……
官话重复太多遍,就是普通老百姓,说话都有新闻联播的调调,听教导主任说话,必须集中精力,从里面摘取他说话的重点,一个不留神,你就会搞不懂他到底说什么,然后他便会再用官话,给你重复一遍,直到你搞清楚为止。
每次教职工大会结束,贝贝都会有一种冲动,她不要当教师了,她可以去考公务员!
平时,教导主任留下的都是班主任,今天除了各年级表现“突出”班级班主任,还有一个高二数学老师。
偶买糕!林月儿!
鲜少有非班主任的老师被教导主任留下来,时贝贝眨眨眼,她对林月儿留下的原因一点都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啊。
戳戳贝贝,坐在一旁的高一某班班主任悄声地说道:“那个林小姐要倒楣了。”
“咋回事儿!”高三某班的班主任凑上来,同样压低了声音。
时贝贝不说话,因为女主大人正委屈地看着自己,时贝贝稍微良心不安,事实上她还记得林月儿曾经给过自己两个肉包。
别说是曾经对自己表示友好的林月儿,就算是大街上遇到的普通人被欺负,时贝贝也会觉得不舒服,别说这是圣母,这是一种女人天生的悲天悯人。
似乎知道点内情的高一某班班主任用自以为很小声,其实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东方家找学校了。”
教导主任干咳了两声,示意单独谈话大家严肃。
于是那个高一班主任闭上了嘴巴,两手放在膝盖上,认真听教导主任的教诲,态度诚恳。
若是她脸上不是写着“我在幸灾乐祸”的话,时贝贝说不定还真以为,她在自我检讨。
绞尽脑汁,时贝贝也没有想起来身边这个如此讨厌林月儿的老师叫什么名字,教哪门学科。
时贝贝有时候也很好奇,虽然大家都是天高的老师,算是同事,若不是一个组,又不在一个年级,更不是班主任,老师和老师之间,交集也并不多的。
林月儿究竟是如何跨年级跨科目,将学校很多老师得罪一遍的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招惹这么多人厌恶的眼光,女主大人也算是很有本事了。
时贝贝不动声色记住身侧老师的长相,想着待会记住这个老师的名字,虽然时贝贝也不喜欢林月儿,但是却不喜欢那些在人家遇难落井下石,背后说闲话的家伙。
这个家伙要远离!
教导主任似乎有意留下林月儿单独说话,于是先和几个班主任谈心,他先和高一和高三留下的班主任说了一下,两个班都是卫生方面,不值得一提的小问题。
随后,教导主任重点落到时贝贝身上,他扯了一通,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班学习纪律卫生都有问题!
一个班级,学习不好,纪律不好,卫生不好,时贝贝真的不知道,这个班级还有哪里好。
教导主任看着时贝贝面色不佳,随即意识到自己说的过分了,然后又说道:“你们班的老师不错。”
算是间接性表扬了时贝贝。
时贝贝面色稍好了一些,说完一通,教导主任就赶人了。
他确确实实是打算留下林月儿好好谈谈。
待贝贝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教导主任的声音,“林老师,最近学生家长……”
“哈,我没说错吧。”走廊里,女老师得意的声音响起,她对着时贝贝挤眉瞪眼,似乎两个人关系很好。
时贝贝讪讪地笑着,并不回答。
根据教导主任刚才的谈话,这个老师叫刘梅梅,贝贝不记得当初看书的时候有这号人物,估计不是书中的隐藏人物,就是小炮灰。
女老师似乎对时贝贝的反应很失望,倒是高三留下的男老师很好奇,“人家倒楣,你怎么这么开心。”
女老师不屑地嗤笑,眼睛瞟向后方会议室,目光里满是羡慕嫉妒恨,标准恶毒女配的架势,“我最讨厌勾三搭四的女人,和东方泓交往,还霸占着北堂靖,你说是不是,时老师?”
嘠?
和我有什么关系,不对,北堂靖?
这个刘老师为什么特意提出北堂靖?!
时贝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位刘老师,女老师被时贝贝露骨的眼神看得有些恼羞成怒,她跺跺脚,飞快的离开会议室的走廊。
不会吧……
时贝贝心里尖叫,难道这位女老师喜欢北堂靖!!!
电光火石间,时贝贝又想起原书悲剧的设定,学校里喜欢北堂靖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老师啊。
除了原书女配,还有很多很多的老师!
哦哦哦,这不科学!!!
所谓说曹操,曹操到!
正想着北堂靖的事情,结果时贝贝在走廊里,真的看到了北堂靖。
与此同时,北堂靖也看到了时贝贝,四目相对,本能的贝贝低头看表。
扬眉,若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时间,学生们应该还在上课。
和很多学生见到老师跟老鼠见到猫不同,北堂靖看到时贝贝,表情那叫一个淡定,淡定到时贝贝自己都要挠墙了,臭小孩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好不好!!!
暗暗告诉自己,拿出老师的威严来,时贝贝深吸一口气,蹙眉,大步走向站在原地一脸苦大仇深的北堂靖面前。
为了保持老师的尊严,时贝贝站在比北堂靖高的阶梯。
站在台阶上的时老师成了居高临下俯视北堂靖,偶也,这种感觉真好。
暗爽的时老师板着脸,看着自己班的学生:
“北堂靖,为什么不去上课。”
北堂靖不理睬时贝贝,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时贝贝是空气。
若是偶像剧,北堂靖这样的学生大概就是非常受欢迎的桀骜不驯的男猪角了!
但是现实里,这样的孩子特么特别想让人糊他一脸大姨妈好不好!
你倒是吱一声啊!
时贝贝内心在尖叫,老师的尊严受到了侵犯,内心的小人在咆哮,将这个不遵守纪律的学生拖出去痛打三十大板!
“北堂靖,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应该在教室。”时老师决定换一种说法。
北堂靖依旧沉默。
时贝贝要挠墙了,死小孩给点反应啊。
翻了一个白眼,锲而不舍的时老师又退让了一步,“北堂靖,能告诉老师,为什么在这吗?”
时贝贝觉得,若是北堂靖再不回答,她就要疯了。
“等月儿。”北堂靖撇过头,闷闷地说道。
月儿,月儿,这个天高还有那个月儿让北堂靖挂在心上。
深呼吸,吸气呼气,时贝贝看着北堂靖的眼神就像是看失足少年,“北堂靖,林老师还在里面,待会才能出来,你现在要做的是上课。”
北堂靖再一次将时贝贝当做空气。
啊啊啊啊啊!!!
时老师快要被学生气炸了,死小孩不是调|教好了吗?怎么又变成这副死样子了,难道这就是原书不可逆?!!!
时老师要绝望了,于是她终于忍无可忍,拿出了杀手锏,“北堂靖,若是你再不去上课,我就到校长那投诉林老师骚扰我的学生,作为一个班主任,我绝对不容许我的学生在我面前堂而皇之的逃课!”
北堂靖瞪着时贝贝,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掏枪干掉自己的老师。
终于,他回应了时贝贝,“你敢!”
北堂靖因为气恼,腮帮微微有些鼓,看上去略有了学生的味道。
时老师根本不吃这一套,这些日子,天天和这批学校最调皮捣蛋的学生在一起,她已经差不多摸清楚她们的底线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