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时老师微笑,“北堂靖,你家里把你送到我的班上,只要我是你一天班主任,我就要管你一天,除非哪天你不再是我的学生,相信,那一天我绝对不管你,现在,立刻,马上去上课,要不然,就跟我去校长办公室!”
说到最后,时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发飙了!
突然拔高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楼上和林月儿谈话的教导主任。
谈话声戛然而止,随后,教导主任和林月儿一前一后出来,目瞪口呆看着怒发冲冠的时贝贝。
“时老师,怎么回事?”教导主任皱眉。
“阿靖……”林月儿可怜巴巴地唤道。
这一刻,时贝贝真的无比讨厌林月儿,你妹啊,住嘴好不好!
好吧,时贝贝承认她迁怒了,但是她就是觉得可惜,北堂靖专业课这么有天赋的一个学生,日后也许会考上国内一流美术学院,去国外深造取得更高的成就。
或许,他家里给了他更好的出路,但是自己努力的,和家庭给予的是不一样的。
作为老师,贝贝希望是前者。
北堂靖皱眉,眼神阴郁的看着时贝贝,时贝贝怒视北堂靖,两人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起来。
“时老师,您先回去吧,北堂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教导主任和稀泥,其实这一幕,他挺感慨的,看着时老师的目光异常柔和,眼前这一幕,似乎和自己年轻时一些画面重合了,同样桀骜不驯的学生,同样负责任的老师,只不过自己换成了时贝贝。
作为教育工作者,时老师认真负责是好事儿,不过北堂靖……
教导主任皱着眉头,他真心不觉得北堂靖这样家庭出身的学生是可以劝得动的。
或许,应该告诉这个年轻的女老师,认清事实,年轻人,有冲劲有干劲是好的,不过现实同样重要。
北堂靖,在任何一个老师眼中,都不是可以招惹的,他愿意做什么就随他去吧。
教导主任已经想好了下次教职工大会,找时老师谈话的主题。
北堂靖看了一眼红着眼圈的林月儿,又看了一眼眼前怒视自己的女老师。
他从女老师的眼中看到了失望。
这一刻,北堂靖突然想起了父亲,每次自己做错什么事情的时候,父亲都会很失望地看着自己。
那种感觉,并不舒服。
就像是现在,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他呆在教室,也听不懂老师讲得内容,老师少他一个学生,多他一个学生,根本不在乎,他不明白,那些老师不在乎,为什么这个时老师要这么在乎。
北堂靖抿着嘴,沉默不语。
老实说,时贝贝很失望,也很无奈,每个老师都有自己偏爱的学生,北堂靖专业课好,美术组的老师,无论是孙露袁素,又或者是她自己,都很看好北堂靖,认为这是一个好苗子。
可是若是好苗子自己不争气,那真的没有办法。
放弃吗?
让他就此在学校晃荡,和别的老师一样再也不去管他?
时老师犹豫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打断时贝贝的思绪:
“找校长……时老师,找我有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奉上,大家晚安,快去睡觉,快去睡觉,抽打大家!!
大家五一有神马安排吗?
嗷嗷,我要带着我妈妈出去玩~~~
正文 6迟到的一更君
“校长?!”
时贝贝傻了眼,今天自己这叫什么属性,怎么就成魔法师了,说召唤谁就召唤谁。
时贝贝虽然对北堂靖发飙,说要找校长,其实并没有真的想要校长出来的意思,荀校长出身很高,荀家人分布全国各地,有当官的,也有经商的,都取得了不错的成就,艺术班原本是遭到学校董事反对的,但是荀陌一个人,力压所有校董,硬是将艺术班办了起来。
若是真的闹到校长那里,校长又真的同意北堂靖可以随意出入教室,到那个时候,他才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副校长荀陌看着时贝贝,又将目光转向了北堂靖,“北堂靖同学,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在上课。”
北堂靖不说话,就算对方是校长,北堂靖依然不买账。
荀陌就像是没有看到北堂靖的冷脸,他推了推根本就没有下滑的眼镜,目光转向了林月儿和教导主任,可以看出林月儿很紧张,她局促不安地搓着手,就像是做错事儿的小学生。
荀陌微微一笑,也许是贝贝的错觉,贝贝觉得此时,校长大人的眼镜后面泛着冷光,他依然在笑,但是笑容却像是一把尖刀。
林月儿似乎也意识到副校长荀陌目光不善,哆嗦了一下,小步躲在了教导主任后面。
荀陌慢条斯理地说道:
“林老师,想必来学校之前么,校长有过交代,作为老师,您的职责是教书育人,我不希望学校因为您的私事儿荣誉受损,您最好还是回家反省一下,我已经给贵府打了电话,林董事长和夫人一会儿就过来,主任帮我招待一下待会要过来的林董事长夫妇,时老师,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说着上楼,竟然看也没看北堂靖。
时贝贝看着教导主任,然后又看着林月儿,北堂靖看着林月儿,又看向时贝贝,最后低着头,垂着脸,装木头人。
贝贝有些恨铁不成钢,东方泓不是她班学生,这事儿她就不管了,但是北堂靖……
叹息,估计这个也管不了了,荀校长那个态度,明显是不想管。
“北堂靖,一会儿从校长室出来,我会去教室,希望那个时候你呆在教室里,好自为之。”
时贝贝摇头,转身向楼上走去。
走廊里,教导主任看着北堂靖,又看着躲在自己身后小女孩的林月儿,教导主任其实也很疑惑,这林老师脑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校长都没有说北堂靖什么,教导主任就更不会说北堂靖,他看着林月儿,无奈地摇头,“林小姐,走吧。”
林月儿眼眶红红的,看着北堂靖,北堂靖看了林月儿一眼,闷声说道:“我去上课了。”
教导主任很诧异,就像北堂靖突然变成外星人一样,北堂靖鼻子里“哼”了一声,林月儿不明白为什么北堂靖突然不理自己了,可怜巴巴又唤了一声:“阿靖……”
可惜北堂靖没有回应。
偶像剧,一旦少了霸气忠犬的男猪脚,女主的缠绵悱恻委屈可怜就会成为做作的演戏。
教导主任也不知道该说这位林老师什么好,摇摇头,“林老师,去我办公室等着林董事长吧,我觉得您该休息一段时间。”
林月儿扯着教导主任的袖子,咬着下唇,“主任,我会当一个好老师,不要赶我走。”
教导主任其实真的很想劝这位林老师一句,您真不适合当老师。
但是看到对方难过的样子,又不怎么忍心,林老师个头小小的,长得也小小的,总像是长不大的孩子。
教导主任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说道:“林小姐,还是跟我去教导处见林董事长吧。”
*****
副校长办公室,荀陌摘下眼镜,坐在沙发椅上仔细地擦着镜片,和刚才威严明显不同,此时的荀陌更像是之前在蓝天酒吧里见到的,悠闲慵懒的贵公子哥。
将近三十的男人,就算是天生娃娃脸,后天保养的再好,他的眼神,和真的少年还是不同的。
在眼镜片上哈口气,荀陌捏了捏鼻梁,随后又戴上了眼镜,恢复了一本正经的副校长样子,仿佛刚才倚在沙发上擦眼镜片的男人,是时贝贝的幻觉。
对待衣食父母,顶头上司,时贝贝是非常诚惶诚恐的,虽然对方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领导就是领导,妄图和领导做朋友的下属,不是好下属!
同样站着笔直,此时贝贝更像是普通员工,和刚才发飙的女老师又大不相同。
荀陌觉得这个时老师很有意思。
最初他力排众议,将她推上了班主任的位置,别说是董事会的那些老油条,就是自己也没有谱,年轻的老师,有个优点,他们极其认真负责,因为年轻,他们有些理想化,做事儿很有冲劲儿,想做出一番事业证明自己。
但是同样,他们缺点也很明显,对自己认知不足,能力有限,往往过于理想化而忽略了现实的可操作性,造成后劲不足半途而废。
时老师,乃至整个艺体组的老师,都是年轻老师的代表。
就像是监控里看到的那样,时老师非常负责任,做事儿有朝气,有干劲儿,在荀陌担心她因为威严不足压不动那批学生的时候,时老师却出乎意料交给荀陌一份满意的答卷。
从各科老师的反应来看,大家对这位新上任的艺体班班主任,评价都很高。
一个家世普通,工薪阶层出身的年轻老师,能得到诸多家世斐然,老资格的教师们一致好评,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她和学生关系也不错。
就连最挑剔的教导主任也提议要给时老师加工资,看样子教导主任也是很满意的。
若是下次月考,艺术班学生提上去,学生家长也一定会满意这位班主任。
荀陌觉得就算是自己,也不见得能比这位时老师做得更好。
“时老师,当了一段时间的班主任,有没有什么心得?”
荀陌微笑问道。
时贝贝犹豫,其实她还真没什么心得,若是非要她说点什么,那就是自从当了班主任,起得比以前早了,睡得比以前晚了,头发比以前掉得多了,偷懒比以前偷得少了。
不过给校长说话,当然不能这样说,时贝贝想了想,吐出两个字,“挺好。”
不能说差的,那她就说好的,但是怎么好她又说不出来。
荀陌笑了,他一点都不介意时贝贝简短的回答,其实这个时老师并不是一个很能掩盖自己情绪的人,荀陌刚才看的清楚,刚才这位时老师脸上的表情怨念着呢。
艺术班那帮子臭小子是什么样,荀陌也很清楚,荀陌决定安抚一下这位可怜的时老师,“时老师,学校很重视艺体班,同样也很体谅艺体班的班主任,之前我已经跟财务那边打好招呼了,下个月起工资提高百分之十,时老师觉得如何?”
百分之十?
时贝贝脸上一喜,这该多少钱啊。
在心里默默地算。
开办学校可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先不说学校正常运营的费用,单说教师的工资和学校一百多个保安的工资,这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当然,学生家长每年都会给学校注入新的资金,学校也在积极开展多边业务,发展学校周围的经济。
给老师涨工资,虽然是荀陌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为了学校资金问题,荀陌也不会乱涨的,钱都是花到刀刃上的,于是他再次诱惑,“时老师,下次月考,若是班里超过半数学生成绩提高,下下个月,你的工资再提高百分之十。”
一提到钱,贝贝就兴奋了,若是学生成绩提高,那么自己的工资就会在现在的基础上上涨百分之二十。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这年头房价在飙升,油价在飙升,菜价在飙升,肉价在飙升,小时候一块钱一个的大肉包,现在三块钱一个变成了小肉包。
以前肉夹馍一块五一个可以吃得饱,现在五块五一个的肉夹馍都不一定够塞牙缝!
贝贝看荀陌的眼神都变了,什么求神拜佛,都不如副校长一句话给力啊!
贝贝充满了斗志,为了攒钱买房子,为了攒钱囤嫁妆!
“荀校长您放心,我一定秉承您的意志好好干,督促班里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奔向光明的康庄大道!让我们学校升学率更上一层楼!”时贝贝义正言辞地说道,大有提高校升学率,舍我其谁的豪迈感!
荀陌觉得很有趣,天高给老师开出的工资确确实实不少,但是在很多老师眼中,天高的高工资,甚至不够他们吃一顿饭,开一瓶酒,买一件衣服。
他不能理解时贝贝为什么这么开心。
但是这不妨碍他欣赏对方开心的样子,不得不说,时老师长得真的是赏心悦目,天高这批年轻老师里,时老师的长相是最出众的。
可惜了……
荀陌有些惋惜地看着时贝贝,随即微笑,“好了,时老师,我要说的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哦,对了,作为一家企业的决策者,我还是要善意提醒一下员工,注意自身安全。”
时贝贝脸一僵,虽然荀校长没有说,但是时贝贝知道,他指的就是北堂靖。
连校长也不管他了吗?
贝贝有些恍惚,刚才愉悦的心情一下子有些沉重。
教书育人,是老师的天职,作为一名老师,时贝贝有义务将走向歪路的学生引向正确的道路。
但是贝贝忘记了,荀陌虽然是天高的校长,但他更是一位商人。
作为商人的荀陌,对于北堂靖这种高风险,却不一定能有高回报的学生,态度可想而知。
离开校长办公室,时贝贝深吸一口气,若是没有荀校长那句善意的提醒,她今天一天的心情,甚至接下来一周的心情都会很好,但是想到被校长特意指出,就差点名说要放弃的学生北堂靖。
时贝贝有些愧疚和不安,她知道,若是自己不管的话,北堂靖很有可能,按照原书的剧情,和林月儿发生关系。
因为他太喜欢林月儿。
十七八岁的孩子,虽然生理已经趋于成熟,但是心理却不见得,他们虽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三观,但是却极易受到外界左右。
书里并没有写北堂靖他们后来的事情。
试想一下,当男主们和女主有了孩子,孩子看到父母混乱的关系会不会受到影响,觉得那样才是对的,外面的人又会怎么想他们这一家的关系。
原书最后,在一片圈圈叉叉中结束了,毕竟是肉文,情节单薄也没有什么。
书里没有提到他们的以后,或许,没有办法写以后。
时贝贝摇头,慢慢踱步走到高二七班教室门口,透过教室后门的玻璃窗,时贝贝可以看到班里所有的学生。
班里很安静,这堂课上的是英语,绝大多数学生在记笔记,最后面一拍,少部分学生在睡觉,时贝贝看到了北堂靖和南宫珏。
出乎意料的,这两个孩子在画画。
贝贝有些放心了,虽然上课画画不对,但是最起码这些孩子都坐在教室里,他们以前在班里都是逃课的主,现在能老实坐在教室里,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时老师转悠了一圈,慢悠悠向办公室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jj的弹窗太那个神马了,各种搔首弄姿的男人女人……
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打开,生怕一个弹窗破坏了我正直高大的形象!!
还有jj最近会很抽,我们的管理员03,也就是我们晋江的副总在捣鼓后台,摸了服务器!
二更十一点半,我码字去了,十一点半大家再聊。
正文 7嗷嗷二更君奉上
高二数学老师林月儿被学校留职停课回家反省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天高。
双木投资在s市,乃至全国都是有名的投资企业。
林月儿虽然不常出现在上流聚会和媒体面前,但是作为林家唯一的女孩,还是非常受瞩目的,按理来说,以林月儿的家庭背景,不会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学校也不可能如此大张旗鼓的宣传林月儿停课的事情。
归根结底是因为,林家招惹上了更不好惹的东方家。
也不知道东方冉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东方将军亲自找到学校,要求校方处理这位不合格的林老师。
林家能保留林月儿的职位,已经是很厉害了。
所有人都在议论林月儿,似乎有意避开东方泓。
作为事件的当事人,东方泓照常上课下课,只不过,开车接送她上学放学的,从东方家的司机,变成了东方冉。
东方冉开着限量版的宾利车,每天直接将东方泓送到教学楼楼下,看着东方泓上车,等着上课铃打响之后,才开车离开。
这种类似于关押犯人的方法,让东方泓没有半点自由,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蔫了的茄子。
时贝贝不记得原书有这样的情节,女主林月儿在天高虽然不受欢迎,但是一直没有出什么事情,勉强还算是顺利。
会有这种变化是因为时贝贝这只蝴蝶,若是按照书里的时间,林月儿现在应该已经和北堂靖和西门风在一起了,就算东方家再厉害,也要考虑林,西门,北堂这三家,单纯一个林家,东方家自然不怕,但是以一敌三,就算东方家在s市呼风唤雨,也会弄个两败俱伤。
最重要,西门和东方还是姻亲,东方家还要面子。
林月儿在家里非常受宠,时贝贝觉得这位大小姐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很严厉的对待,但是她衷心希望通过这件事,这位单纯善良的女主大人,可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成熟一些,让人喜欢一些,不要总是给人添麻烦。
容貌逆生长是件好事儿,心智逆生长,那是傻子!
没有了女主君的天高,时贝贝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以前,贝贝对这些学生们的要求是好好在教室里,能听课就尽量听课,听不懂的话,在教室里睡觉也比出去乱逛强。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时老师有了新的奋斗目标,让学生们努力提高成绩,一切都是为了涨工资。
想到年纪一大把的父母,还在为减轻自己的负担挣钱上班,时贝贝就觉得心里愧疚。
时爸爸和时妈妈倒是觉得上班挺好的,要是不上班了,他们就会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
可惜,父母和孩子的脑电波从来都不是一致的。
就像是时家二老不明白为什么闺女总是将自己逼得这么累,贝贝也无法感受到父母上班赚钱的满足感。
时贝贝班里的学生,原本就是一群不爱学习的小孩,他们为了老师的面子,很多学生已经决心捧起课本,但是这是一个循循渐进的过程,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坏习惯已经养成了,改是很难改的,他们觉得自己上课不迟到不早退,已经很给老师面子了,若不是为了时老师,他们才不会来呢。
归根结底,是这些孩子从不认为,学习是给自己学的。
南宫珏也好,北堂靖也罢,班里许许多多的男生女生,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良好的出身,注定他们不需要和普通家庭的小孩一样奋斗,也注定他们不会有太强的进取心。
想要在原来糟糕的基础上提高成绩,太难了。
“老师,您最近逼得我们太紧了吧,您以前都不管我们抄作业的,现在您严抓这些事儿班里同学都有意见了。”南宫珏一脸不高兴地嘟囔着。
时贝贝又好气又好笑,她看着特意找到自己“汇报情况”的南宫珏,简直想要撬开这小孩的脑袋瓜,看看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东西。
不让抄作业怎么就成不对的,抄作业又怎么成天经地义的了,大喇喇说出这样的话,竟然不会脸红。
翻了一个白眼,时贝贝忍不住提示自己班的班长:“抄作业本来就不对。”
南宫珏也有些不满,他小声嘀咕着,“您以前都不管这些事儿的。”
时贝贝叹了一口气,“你们不会的抄了就抄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语文政治历史这种明显需要背诵的也抄,有些说不过去了吧,你知道语文老师对我说什么吗,‘你班小孩脑回路怎么都一样的,作文都一字不差’……”时贝贝学着语文老师细声细气地声音,似笑非笑看着不好意思的南宫珏。
“能告诉我,为什么全班三十个学生,语文作文都是一模一样的吗?”
别说是时贝贝,就连南宫珏提到这事儿都有些丢人,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以前,以前我们都不写作文。”说完,南宫珏又觉得理直气壮了,“老师,以前我们从来都不写这个,我们都不写作业的,你看,要不是为了你,我们都不写这些……”说着南宫珏又觉得很气愤,“那些老师也真是过分,以前我们不交作业他们都不说,现在我们交作业他们还唧唧歪歪。”
说这话,南宫珏是有些心虚的,其实学生的职责他不是不知道,但是恶习已经养成,他哪里肯静下心来端起课本老实听讲。
时贝贝无奈地叹息,若是逼得太紧势必会适得其反,“算了,你说的我知道了,我还是希望你们的作业自己写,先从语文开始吧,我不希望下周语文老师再告诉我,全班学生一个思维。”
还不等南宫珏答应下来,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时贝贝抬头,却看是自己班上的方亚云,方亚云看到时贝贝,脸上一喜,老远就开始不顾形象嚷嚷:“老师,体育课,操场上,北堂靖和东方泓打起来了!”
时贝贝心里一咯噔,还不等她说话,南宫珏丢下一句“老师我去看看”哧溜跑出去。
时贝贝那叫一个头大,“南宫珏,你慢点!”走廊上不准追逐打闹!
三步并作两步,时贝贝来到方亚云面前,女生一路绝对是全速跑过来的,此时她妆也花了,脑袋上扎得花苞头也散了,脸上的粉大约是牌子硬,还没有花,但是汗流到眼皮上,眼影晕了,方亚云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老师……”
自从时贝贝专业课露一手后,威信大涨,时贝贝一把扶住女生,手轻柔地拍着女生的后背,“用鼻子呼吸,别哈哈的喘气,对嗓子不好。”
“老师……”女生又喘了几口气,然后说道:“老师,你快去操场。”
说完就要拉着时贝贝跑,时贝贝一把抓住方亚云,没好气地说:“你都这样了,跑什么,再说南宫珏已经过去了,要信任班长。”
方亚云喜欢北堂靖,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是很纯粹的,喜欢就不顾一切地对你好,不管你是否需要,就像将最好的捧到你面前,以为自己可以用全部的幸福交换对方一个笑脸。
“老师!!”方亚云有些急,但是看到时贝贝脸上不悦的表情又将下面要说出的话咽下去了。
时贝贝皱眉,“我去看看,你要是不行了就去医务室,找白校医开点药。”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向走廊奔去。
时贝贝赶到时,两个打架的学生,变成了四个。
东方泓,西门风,北堂靖,南宫珏,四个人扭打成一团,基本上可以看出双方阵营,西门风是帮着东方泓的,南宫珏是帮着北堂靖的。
四个人打得难舍难分,谢顶的教导主任气得火冒三丈,围观学生女生尖叫声连连,一个个花容失色。
这节课是体育课,高二一班和七班同时上。
往日,北堂靖南宫珏都会和东方泓另组织成一个小团体,不和班上的同学们打交道,当然班上的同学也不愿意惹他们几个。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这一次,他们打起来了。
原本打起来就打起来吧,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上升为两个班级的事情。
于是两班同学纷纷加入自己班的阵营,磨拳擦掌撸袖子,跃跃欲试。
时贝贝要是再晚来两分钟,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天高影响最恶劣的群殴事件,估计就要发生了。
时贝贝在艺体班很有威严,此时一班班主任还未赶到,时贝贝来了之后,艺体班就像是有个主心骨一样,得意洋洋看着一班的好学生。
似乎时贝贝来了一声令下,他们就直接将一班的学生按到在地直接揍。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眼下不是泼学生面子的时候,“让他们停下来,别打了。”
皱着眉头,看着扭成一团的四个人,时贝贝一阵火大,这些孩子太嚣张了,老师都来了,还敢继续打!
“老师,我们拦不住……”时贝贝班上一个男生小声说道。
“不拦是对的,你们要是受伤了怎么办,叫警卫了吗?”时贝贝问道。
“已经派人去叫了。”
时贝贝点点头,她觉得学生做得挺对的,随即又问道:“谁先动得手?”
刚才还振振有词的学生们突然都不说话了,时贝贝心里一咯噔,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若是东方泓先动的手,依自己班这帮小孩的性格,肯定先告状了。
“南宫珏,拉住北堂靖,别打了!”时贝贝忍不住说道。
这个时候学校警卫也来了,南宫珏和西门风原本就是为了东方泓和北堂靖才打起来的,看到人多了,两个人恢复理智,松开了彼此,和警卫一起,加入到拉开北堂靖和东方泓的阵营。
刚才两个人打得难舍难分,看不清脸,当两人分开以后,时贝贝才看到双方的德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北堂靖嘴巴破了,东方泓鼻子出血,两个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似乎是有意的,都往对方脸上招呼。
全部都破、相、了!
时贝贝那个火啊,这些小屁孩,到底要干什么!
想到上一次北堂靖打架,自己被扣了一个月工资,这一次,时贝贝心里嗷嚎,好不容易涨工资,这下没有盼头没有指望了!!!
“老师……”南宫珏看到时贝贝,再看到脸上惨不忍睹的北堂靖,忍不住愧疚,他原本是来垃圾啊的,但是为什么到了最后会打起来,南宫珏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不是责怪学生的时候,时贝贝忍住怒气,对南宫珏说道:
“送北堂靖去医务室,你自己也看看哪里撞伤了没有,擦点药,接下来交给老师处理。”
南宫珏还想说什么,时贝贝皱眉,板起脸来,“还不快去!”
傻孩子,等人家班主任赶来你就走不了了!
南宫珏无奈,拽着北堂靖就要去医务室,可是北堂靖不动弹,他沉着脸,恶狠狠盯着东方泓,似乎嫌自己打得不够惨。
时贝贝眼尖地看到一班班主任从办公室匆匆往这里跑,连忙对身旁两个男生说,“你们和班长一起送北堂靖去医务室。”
学生们还算是有眼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时老师一定要北堂靖和南宫珏走,但是老师一定是好意,出于对老班的信任,几个男生一拥而上,将已经没多少力气的北堂靖,连拉带拽拖向医务室。
等高二一班班主任赶到的时候,北堂靖南宫珏两个当事人已经走了。
刚才因为奔跑,身体不适的女生方亚云,也赶到了运动场。
高二七班走了好几个学生,人数上明显不如高二一班。
输人不输阵,时老师看着留下的几个学生,哼,全年级的小混混都在我们班,怕什么!
时老师很有底气。
高二一班班主任气势汹汹,她姓岑,若论辈分,她算是东方泓的堂婶。
年近四十的岑老师体积明显比时贝贝大上两圈,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男生,相比在来得路上,她已经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看到被打成猪头的东方泓,岑老师怒发冲冠,背后的图腾简直要化为实体,浓浓地黑烟几乎要吞了艺术班的全体学生。
环视一圈,目光喷火的岑老师没有找到目标人物,便掉头气势凶猛走向时贝贝,时贝贝班里的学生被这个老师眼神吓了一跳,纷纷要挡在自家“柔弱”的老班面前。
时贝贝示意学生让开,转眼间,岑老师已经走到贝贝面前,壮硕的身体因为愤怒,前胸猛烈的起伏,她底气足嗓门大,一张嘴便喷贝贝满脸唾沫星:
“时老师,把你班北堂靖交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林月儿不会就此消失,她也会成长的!
握拳,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 58越来越没有节操的一更君
在时贝贝的脑海里曾经有这样一幅画面,她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刚毅少女星际修妖。
在一切恶势力面前,都不会低下头颅,在一切反动派面前,都会举起正义的拳头,勇敢将他们打倒!
热血沸腾了有木有,想要打人了有木有!
扑上去吧少女,将这个老巫婆压倒,蹂躏,狠狠揍!
以上么,是时贝贝的脑补,脑补中的她,拥有女主林月儿一样的神力,将这个岑老师一下子扔到七八米远,然后大吼一声,尼玛,劳资不是好欺负的!
事实上呢,时老师抿着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岑老师,然后冲她大吼了一声:“对不起!”
九十度弯腰!
神马霸气侧漏,神马遇神杀神,见鬼去吧,你以为在看偶像剧。
做错事儿是一定要道歉的!
高二七班的全体学生看着自家老班,由女壮士再次变成了柔弱小白花,嘴角抽搐,老师,您平时对我们那狰狞的表情都哪里去了。
揍她啊!学生们都要咆哮了,看时贝贝的眼光那就是一个老班,你咋这么不争气!
时贝贝看到学生失望的眼神,心中如草泥马吐槽,老娘也想很硬气,但是老娘硬气得起来吗?
尼玛你们知道岑家在部队有多少势力吗?你们老师一个普通小老百姓惹得起吗?!
岑老师原本以为是一场硬仗,这年头年轻小姑娘的嘴皮子,可不要太利索!
原本准备的叽里咕噜骂人的话,硬生生都卡在了嗓子眼里,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是赔笑,又是赔礼,你这一巴掌扇过去了,不显得自己很没有素质!
岑老师的脸憋成了shi色,看上去就像是便秘了十来年一样。
东方泓看着自己气急败坏的婶婶,并不领情,事实上,他挺高兴的,和阿靖打了一顿,整个身心都舒畅了,这段时间过得真是太他妈的憋屈了!
东方泓小哥在心里都忍不住国骂了。
“婶婶,不,老师,算了,我没事儿。”东方泓忍不住说道,其实他真没事儿,若是北堂靖真要揍他,下狠手,现在估计他就在医院里躺着了。
那个脑袋开花的齐大宝就是自己的下场。
东方泓的求情并没有引来高二七班的好感,相反,无论是他们的老班时贝贝还是高二七班全体学生,看东方泓的眼光都叫一个,你丫真虚伪啊真虚伪!
你盯着那张猪头脸,还不时流下一串红鼻血,你说出这话,不时火上浇油吗?
全体鄙视你!
就在这个时候,教导主任领着学校的警卫处的保安人员匆匆赶过来了。
时贝贝那叫一个咆哮,这年头你们学什么不好非要学警察,事情都办妥了,你们跑来干什么,干什么添乱呢?
“怎么回事?”秃瓢教导主任咆哮,上课时间围在这里干神马,打群架吗?
教导主任只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
岑老师原本想着狠狠告状,无奈她年纪大了,嘴皮子和脑袋不是同步的,稍微慢了半拍。
这个紧急关头,那慢半拍就是给敌人留余地。
等她再想说的时候,时贝贝已经把话都给说了:“校长,这样的,我们班北堂靖想着和东方泓同学排练节目,平时大家学习那么辛苦,他们两个就想着在体育场给大家表演个小节目,娱乐大众,这个排练意外时有发生,不小心两边都负伤了。”
时贝贝睁着眼睛说瞎话。
教导主任吐血,岑老师已经被时贝贝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卧槽,为人师表,你竟然如此包庇你班的学生,你枉为人师!
岑老师看到被打成猪八戒一样的侄子,在看着刚才一脸诚恳道歉现在一脸无辜扯谎的时贝贝,怒了,“你说,他们排练什么,排练成这个样子!”
岑老师几乎要抡起拳头揍时贝贝,时贝贝不动声色向后面挪动了半步,面色不改,“精武门!”
噗!
高二七班学生忍不住吭哧笑起来了。
东方泓那个脸色诡异,其实吧,他对这个时老师是没多少好感的,因为这个女老师不识抬举,竟然拒绝了自己女朋友伸出的友情之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东方泓觉得,自己女朋友眼光还是不错的,这个时老师确确实实挺有趣。
原先嘛,东方泓嫉妒时贝贝,觉得一个女人占据了自己女朋友的身心,那个讨厌啊,但是现在东方泓觉得,这个时老师还是挺不错的,至少第一时间包庇了自己的好兄弟。
作为学生,其实他们希望,自己就有个这种老师,就像是知心大姐姐似的异界也末世。
高二一班的学生看着满嘴跑火车的老师,一边觉得这个老师不着调,另一边又有些羡慕,护犊子的老师,大家都喜欢。
不过这些复杂的情绪在看到自己班东方泓那张打得惨不忍睹的脸,又变成了同仇敌忾,这个高二七班欺人太甚,你们班一群菜包子,打我们班的好学生,羡慕嫉妒恨,用眼神杀死你们!
高二七班的学生看着对面来自一班学生的怒视,一群平时都喜欢武力解决问题的小孩子无比喜欢自家班主任流氓作风,厚颜无耻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