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太美好了,不过老师太软了,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再瞪一眼,劳资揍死你!
无论男生女生,都忍不住撸袖子,只等老师一声令下,就扑上前,干架!
好学生都害怕混子生的,高二七班那就是混混中的混混,女的脸上画着大浓妆,男的肩膀上刻龙刺凤,都不是好人啊,被对方杀气十足的眼神一瞪,缩了。
教导主任也无语了,其实这件事真的他不想闹大啊,上次北堂靖打架,学校赔礼道歉,齐家才摆手,这次北堂靖又打架,打得还是将军的小公子,教导主任一身冷汗,不过又有点诡异的庆幸,幸好只是打架,若是北堂靖拿枪,那学校就要关门大吉了。
教导主任决定顺着时贝贝说,“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教导主任轻飘飘这么一句,气得岑老师半死,欺负我们岑家东方家没人是吧,这么欺负东方家的孩子,岂有此理!
岑老师这个时候浓郁的家族利益至上的情绪占领高峰,已经忘记自己也是天高的老师了,狠狠瞪着谢顶的教导主任和时贝贝,“等着瞧,这事儿不会这么完的!北堂靖必须给我们班一个交代!”
东方泓皱眉,他真不知道婶婶在生气什么,打架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再说他和阿靖打架也没什么,他们都是哥们儿。
“老师,这件事就算了吧,我和阿靖确确实实在闹着玩呢,没多大的事儿。”
东方泓不忍看自己婶婶那张喷火的脸了。
岑老师气得半死,暗恨侄子拆台,心想,你堂叔将你交给我,你哥哥也将你交给我,你们东方家都将你交给我,我来到我这里脸蛋子上还干干净净,回家脸上就开了果铺子,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岑老师真想揪着侄子的脖子问问他,你这小子到底是谁的人,胳膊肘子外拐什么的,气死人了!
教导主任也不明白岑老师怎么这么愤怒,随即一想明白了,她和东方泓原本就是亲戚,生气理所应当,岑老师也是学校的老教师,以前叫做“铁血娘子”,最早的时候,也不兴素质教育的时候,这位岑老师用戒尺,在八十年代培养了一大批的大学生和国家优质人才!
教导主任就是和和稀泥的,“岑老师,东方同学都没什么,就算了吧……”
教导主任这声音还没敢放大,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这么多学生看到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自认为自己脸皮没有时老师那么厚。
岑老师不愿意,她一早就看北堂靖不顺眼了,东方泓什么样的,她们家阿泓学习那么好,各种好,以后会是祖国栋梁,可是北堂靖呢,那就是个黑社会的头目,以后就是危害一方,需要政府通缉的犯罪分子,自己侄子和这种人在一块,日后还不知道会什么样呢。
这样的坏朋友,只能带坏侄子,给他们东方家抹黑。
那个林月儿,哼哼,和那个北堂靖也不清不楚的,北堂家竟然也不管,就这么放任两家的孩子在一起,这么不清不楚的女人,还有未来的国家蛀虫,他们配和阿泓一块玩吗?配吗?
岑老师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幽怨和黑烟,背后的图腾在冒着火光。
学生们纷纷后退一步,好好可怕。
“这事儿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北堂靖这孩子绝对不能留,咱们学校是一个有水平的学校,北堂靖这样带枪上学的学生绝对不可以,主任,我觉得您真的应该慎重考虑开除北堂靖的事情了。”岑老师义愤填膺的说道,仿佛北堂靖曾经拿着枪抵着她的脑袋。
死肥婆,闭嘴啊!
时贝贝那叫一个气愤,“岑老师,我们班北堂靖也受伤了,若是你们班东方泓真这么老实的话,我们班北堂靖就不会进医务室了,更何况,你看看,东方泓还叫来了别的班的帮手……”
时老师指着一脸无辜的西门风,穿着红色灯笼裤,绿色小马褂的少年格外无辜,关他什么事儿啊!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学生不是你们班的吧,我们班班长南宫珏也受伤了,要开除也不应该是北堂靖一个人开除,为什么你不提东方泓?北堂靖在我们班是非常老实的学生,上课纪律好,各科老师都有反应,北堂靖同学从不捣乱课堂纪律,为什么见到你们班东方泓,就从体育课打起来了呢,岑老师,你还是先让你们班的学生反省反省吧!”
时贝贝嘴巴说个不停,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被话唠南宫珏给附身了,说起话来格外的长。
时贝贝身后的学生佩服地看着自家老班说谎不打腹稿,不过话说回来,北堂靖上课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睡觉,还真没有捣乱过课堂纪律,老班这样说真的没错。
岑老师看着地痞无赖一样的时贝贝,气得眼冒金星,以前她还觉得这个时老师挺好的,至少挺认真负责的,现在怎么看起来这么胡搅蛮缠,半点老师的样子都没有,岂有此理,这年轻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岑老师不住翻白眼,就差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
“时老师,我不和你多说废话,你护着你们班学生你就护着,无论你说什么,学校必须开除北堂靖!”岑老师叉腰对着时贝贝怒吼,为了自己班的学生,为了自己的面子,岑老师都不顾形象了。
时贝贝讥笑反驳:“学校不是你家开的,你说开除就开除!?”
无论是岑老师还是贝贝,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班的学生,两个人都是高二的班主任,之前也没有什么矛盾,哪能闹得这么僵,在学校操场里就吵起来。
他们吵架,学生们就这样看着,两班的学生都觉得自家班主任非常厉害,希望自家班主任压倒对方的班主任。
一班学生仇视时贝贝,以前看着这女老师还挺不错的,怎么今天一看就是个泼妇。
七班学生从来不骂人,他们就等着老师撑不住叫他们一声,他们无论男女,都是和老师站在一个战线上的,打倒老巫婆!
教导主任苦口婆心,最后依靠发飙,才将两个互不相让的老师各回各家,这事儿还是交予学校处理。
开除一个学生,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教导主任虽然不喜欢北堂靖,好吧,是个老师都不会特别喜欢北堂靖,但是提到开除,教导主任还是有点不乐意,凭什么你东方家的人家说开除就开除啊!
教导主任偷偷在心里重复了一句时贝贝的话,学校又不是你家开的!
心到底还是往时贝贝那偏了一点,教导主任从本质上还是个老师,还是希望学生们能好好的。
岑老师那边不依不饶非要学校开除北堂靖,她一通电话,让东方家把东方泓给接走了。
时贝贝带着气愤不已的方亚云前去看医务室的北堂靖和南宫珏。
“老师,那个母夜叉太可恶了,您可要坚持住,北堂靖不会真被开除吧……”最后一句话,方亚云说的真没有底气,他们再厉害,家里都是生意人,商人听上去是挺有钱,但是和当官的一比,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更别说军队上的了。
女生略有担心;她大概没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堪比贞子了。
时贝贝略有无奈,其实她也不知道啊,原书里,没听说有北堂靖被开除的事儿,应该不会吧……
时老师自己也不确定,林月儿的剧情都改变了,更何况是北堂靖的。
就这样,两人走到医务室门口,却听医务室里传来少年的说话声——
“珏,你班老班那嘴皮子牛逼大发了,把一班老班都快气晕了,说实话,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牛逼的老师。”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班班主任,我们老班那杠杠的。”
“……”
听到屋里人谈话内容,时贝贝顿住脚步,旁边的方亚云捂着嘴偷笑,小丫头根本就没意识到她睫毛膏花了,眼睛跟熊猫有的一拼。
时贝贝好笑,伸手弹了一下方亚云的脑袋,敲敲门,得到对方一句“请进”,推门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十一点半,我被关在小黑屋里,好长时间没有放出来
另外,大家看到**的活动了没有,有免费阅读的哦哦哦~
正文 59崇高的理想二更
以前时贝贝就觉得,天高的医务室不科学,偌大的医务室竟然只有白娘子一个人,连个打针的护士都没有网游之天下无双。
后来,时贝贝才知道,牛逼的校医根本就不需要打针的护士,他自己一边当白娘子一边当白衣天使。
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还会给人打针,这不科学!
时贝贝和方亚云进入医务室,医务室除了校医白娘子、北堂靖、南宫珏,还有穿衣风格特别诡异的西门风。
白娘子正在给北堂靖清理伤口,北堂靖脸上有很多擦伤,虽然学校是塑胶操场,但是学生们每天穿鞋走在上面,鞋子里难免带一些细沙,北堂靖和东方泓打架的时候,重点招呼脸部,以至于脸上有很多伤口,沾上了沙子,不仅要清理上药,还要打破伤风针。
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样,女孩子若是打架,两个人打完之后,估计就老死不相往来,男孩子的友情真的是越打越好,眼下,南宫珏和西门风已经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胡侃了。
和两个人热热闹闹的打嘴仗相比,北堂靖就要安静多了了,他一言不发,就像个雕塑似的,任白校医摆弄,也不发出一声。
看到时贝贝和方亚云到来,南宫珏和西门风的声音戛然而止,白校医手一顿,继续给北堂靖清理伤口,北堂靖一看不看时贝贝,就像时贝贝是空气。
可惜,北堂靖的伪装有人拆台,白娘子拿着镊子的动作一顿,声音平静:“北堂同学,别紧张,放松。”
北堂靖狠狠瞪着戴口罩的校医,校医装作没看见,继续处理伤口。
贝贝嘴角往上弯起,好吧,中二期少年果然是分外美好。
作为老师,是不可能鼓励自己的学生早恋的,就算时贝贝在开明也不可能,小姑娘现在看着是情根深种,其实,等她回想起中二岁月的时候就会明白,那些年的暗恋其实也没有什么。
想和一个人一辈子在一起,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为了照顾学生的自尊心,时贝贝没有将女孩那点小心思戳破,她在等方亚云自己想明白,当然,若是小姑娘自己想不明白,时老师不介意当那个让她想明白的刽子手。
西门风一路小跑,比时贝贝早到一会儿,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在西门风的夸张下,南宫珏北堂靖乃至校医,都知道时老师三呛岑老师的光辉业绩,同样也知道,岑老师那边想学校开除北堂靖。
看到自家老班,南宫珏说不出的骄傲:“老师,学校那边怎么说,阿靖的事情。”
时贝贝侧头看着自家班长身上脏兮兮的样子,同样是打架,人家西门风身上则干净多了,“这事儿你们不用管,专心学习就行了。”
“那怎么可以,老师,这是我们的事情!”南宫珏不服气,嚷嚷着。
时贝贝两臂交叉环于胸前,居高临下看着坐在病床边上的南宫珏,“有惹事儿的功夫,你们就应该好好做题,好好学习,身为班干部带头打架,八百字检讨,明天交。”
南宫珏傻了眼,这么这会说着话,就让写检查了呢?
西门风看好戏地盯着自己的哥们儿,心想自己幸好不在这个班,不用写检查。
时贝贝看着西门风,心道,我们班的戏是那么容易看的,看看腕表的时间,略带遗憾的说,“西门风同学,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是在上课,我刚才看到你们班班主任在找你。”
西门风看着时贝贝,时贝贝看着西门风,少年的绿色小马甲和惨白的小脸相映成趣。
紧接着灯笼裤少年从病床一跃而起,“老师,南宫北堂,我去上课去了!”
一阵风,冲出了医务室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好好的体育课,被东方泓和北堂靖的打架一搅合,变成两个班的自习课,主课老师闻讯赶到,一个班变成了英语,一个班变成了数学。
时贝贝他们班就是数学课。
时老师看着坐在病床等候发落的学生,微微一叹,“班里胡老师正在讲课,你们一会儿好点了就去上课,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其他同学。”
一会儿检查,一会儿数学课,连番轰炸,南宫珏已经傻了眼,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清洗好伤口的校医收起镊子,两手抄在口袋,口罩下面,看不清校医的脸,却可以听出他口气愉悦:“嗯,已经好了,你们可以上课去了。”
南宫珏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校医,刚才他还说,北堂靖暂时不要出门,不要感染,这么这一会儿就同意北堂靖上课了呢。
南宫珏突然觉得,这个校医和自己老班是一国的,一样的阴,太坏了,太坏了。
时贝贝看着南宫珏,又看看北堂靖,南宫珏站了起来,北堂靖却没有动。
他当然不会动,会动才怪,他刚才从医务室的镜子里面看到自己帅得不可思议的脸竟然被打成了猪头,帅帅的脸第二次负伤,北堂靖也是很要面子的,若只是一道刀疤,那会让男孩子们觉得很帅啊很酷啊,但是整张脸都浮肿了,傻子才愿意去学校接受围观!
北堂靖恶狠狠瞪着自己老班,在瞪着白校医,甚至瞪着时老师身后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方亚云。
“我不去。”北堂靖恶声恶气地说。
时贝贝根本不理睬北堂靖的傲娇,小子,你爱面子,你打架的时候怎么不管了,你不是打得挺欢实的吗?
“必须去!”时贝贝干脆利落拒绝自己学生逃课的要求,“方亚云,南宫珏,你们搀着北堂靖同学去上课,我之前给胡老师打过招呼了。”
眼神大有不去上课你们就死定了。
南宫珏看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突然觉得很委屈,男孩子都觉得照镜子是一件很娘的事情,然后,他们都对着玻璃理头发,比如现在南宫珏。
“老师,真的不想去……”南宫珏可怜兮兮地说道。
“检讨上课,都不能少,要不然我待会给你家长打电话。”时贝贝毫不留情打破了学生的希望。
南宫珏和北堂靖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门,时贝贝走在后面,临走前,戴着口罩的白娘子叫住时贝贝,“学校的处理结果怎么样?”
时贝贝一听,脸色有些难看,摇摇头,“不知道。”
白娘子抄着口袋,一边整理着手上的工具,一边问道:“需要帮忙吗……不是东方冉,我和东方熙,东方泓的亲哥哥关系不错。”
“若是不麻烦的话,就帮帮吧……”时贝贝苦笑,原本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东方家似乎想把这件事闹大。
时贝贝没有忘记刚才东方家来人阴郁的眼神,东方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东方泓又是家里最小的,不仅亲哥哥亲姐姐疼爱,堂兄堂姐都宠着他,岑老师一心要让学校开除北堂靖,这次恐怕真的……
白校医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整理工具,时贝贝犹豫了一下,看对方没有挽留的意思,“谢谢,改天请你吃饭。”
这是一句客套话,一般来说,改天就是遥遥无期,不知道啥时候。
时贝贝说完就要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白子君沙哑的声音:“周末十点。”
时贝贝一愣,点点头。
不愧是雷厉风行的东方家,办事儿效率那叫一绝。
东方泓被东方家接走的两个小时后,时贝贝再次站在副校长办公室。
没有想到短短三天,她会连着来两次到校长办公室。
和她一同来到的,还有这件事的真正参与者,北堂靖。
岑老师怒瞪北堂靖,似乎拔去北堂靖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对时贝贝岑老师是没有多大的厌恶感,北堂靖是她班的学生,作为班主任,她护着倒是理所应当,在岑老师眼中,时老师还算是比较能干的年轻老师,但是这一次,她对她的印象是大打折扣,归根结底,是北堂靖的事情,岑老师认准了什么事儿就难以改变,她甚至把时老师变“抽风”也归到北堂靖头上。
这孩子就是个惹事儿头头,绝对不能在学校里呆着。
原书里男猪角的光芒万丈,没有想到现实里学校会有这么多老师公开表示不喜欢北堂靖。
岑老师要求开除北堂靖的言论,竟然得到了相当一部分老师的支持,这其中大多数,都是教过北堂靖的,没有一个老师希望被学生拿枪指着脑袋。
当年时贝贝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但是现在……
时老师无奈,纵然这个孩子再差劲,也是自己的学生。
打定主意护着北堂靖到底,时老师决定估算自己手头的筹码,事实上,她所倚仗的只有一个,就是艺术班的班主任。
她私下是经常和学生家长做及时反馈的,好多家长都和她有了比较牢靠的建交,这些家长通过自己,可以知道自己孩子在学校的情况,没有人比自己这个班主任更能熟悉学生们的一切。
学生们也渐渐地接纳了她这位资历年轻的班主任,艺术班若是想换班主任,短时间内,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
她有这个自信,她会是最好的老师,她教出的也会是最棒的学生。
眼下北堂家的人还没有到,时贝贝一个人要对存在感超级强大的东方熙和岑老师。
东方熙没有说话,他似乎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时贝贝想起,第一次见到东方熙也是在荀校长办公室,那个时候,他没有穿军装,站得笔直,那个时候贝贝就觉得对方是军队上的……
对军人,时贝贝有着与生俱来的好感,每次看电视,洪水啊,地震啊,每次国家有困难,第一线的永远都是解放军,在时贝贝这种小老百姓的心里,军人是值得尊敬的。
不知道白娘子说的怎么样了,想起弟控东方冉,时贝贝打了一个哆嗦,东方熙别也是这一款吧……
“时老师,北堂靖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班东方泓在体育课无故被打……”岑老师就咬住一点,北堂靖先出手的。
北堂靖冷笑,他根本不屑于理睬对面那个丑女人,懒得看她一眼。
时贝贝在心里骂娘,尼玛,臭小子,不要做错事儿也这么理直气壮好不好,这事儿你不在理啊,你要是识相快过来给我认错!!
北堂靖的字典里,就没有“认错”这两个字,看着心急火燎的班主任,北堂靖皱眉,心里有些犹豫,说实话,上不上学,对他真的影响不大,只是开除,确确实实不太好听。
不过……
敢开除他!?
北堂靖的眉宇间有些阴郁,看着对面的老女人,目光无限杀机。
杀,杀你个头!
时贝贝一把扯过北堂靖,拽到自己面前,彪悍的时老师这一刻也不明白自己为啥就突然不怕剧情君了,北堂靖一个趔趄,脸上满是懊恼,差点摔倒,太丢人了!
看着时贝贝眼露不善。
“岑老师,您看到我们班北堂靖同学的脸了没有,您敢说您班的东方泓没有动北堂靖一根手指!?之前我说过,就是一个意外,东方泓同学也不计较,您不要这么不依不饶!”
时贝贝老师口气不佳,她也很生气,气学生不争气,一天到晚惹事儿,气自己多管闲事,这样的学生干脆开除算了。
但是真的开除了,他会变成什么样?
黑社会头目,贩毒分子,地下黑市老板?
将来出现在某个法制节目上,锒铛入狱,枪决死刑又或者是无期徒刑?
时老师告诉自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社会!
这样一想,时老师就觉得自己真心的,好崇高!!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下一章就是东方哥哥的对手戏了,东方哥哥还算是不错的!!!
虽然和胖子李一比还是渣了那么一点!
欧耶耶,飘走
正文 60好久不见-一更君
其实学生时代,很多校规是很坑爹的,学校不准打架,无论是主动出击的还是正当防卫的,一旦被老师抓住,那就叫打架,一律处理,顶多就是主动出击的那个更严重一些恶魔,强抢来的老婆。
若是你问,被同学欺负那怎么办?
老师估计会很为难的告诉你,那你跑吧,跑来告诉老师。
这就是校规的不公平处,但是这种“不公正”的校规恰好给了时贝贝空子可钻。
岑老师不愿意给彼此台阶,非要找班里学生作证,是北堂靖主动滋事,那时贝贝没有理由不反咬一口东方泓。
眼下,时贝贝就咬住一点,你要处理我们班学生,好啊,那你班学生也要一视同仁。
要处理,一块处理!
岑老师气得吐血,这些年轻老师,嘴皮子太厉害了,颠倒是非的能力太强了,岑老师气不过,于是就来了一句:“我们班东方泓是你们班北堂靖比得了的吗?”
东方泓是要为学校争光的,北堂靖就是个为学校抹黑的,要是学校升学率不高,那都是北堂靖的事情。
学习,不能代表学生的全部,但是在很多老师眼中,学习成绩的高低,就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更何况北堂靖还真不算是那种学习不好,但是遵守秩序懂规矩的。
此言一出,北堂靖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整个人都暴躁了很多,估计他在极力抑制自己的怒火,时贝贝真怕自己这个学生一生气,脑袋一热,将口袋里的枪掏出来。
北堂靖家出身黑道,这些年就算是努力洗白,但是私下到底还有多少违法的勾当,谁也不知道。
不仅是时贝贝发现了北堂靖的异常,对面的岑老师也看到了,被唬了一跳,年纪越大越怕死,岑老师心里有些怕,这北堂靖带的可是真家伙,自己怎么就脑袋一热反驳他了呢?
但岑老师毕竟是个成年人,就算是害怕,也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生怕被人看出异常,她很要面子。
“北堂靖。”时贝贝低声警告,她一直胡搅蛮缠,生怕学校真的做出开除北堂靖的决定。
北堂靖狠狠瞪了岑老师一眼,鼻尖轻“哼”一声,撇过头不说话了。
时贝贝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时老师,你瞧瞧,你们班北堂靖那叫什么态度!?”岑老师见时贝贝劝退了北堂靖,有些恼羞成怒,火一下子有上来了。
时贝贝刚想开口反驳,但听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你来我往的争辩——
“时老师是吗?”
一直站在岑老师背后,默不作声的东方泓,这个时候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洪亮,干脆利落,不像胖子李那么有磁性,也不如白子君那么缠绵暧昧,干干净净的,利利索索的,带着军人不可侵犯的味道。
仅一声,时贝贝就觉得压力很大,她不禁想起大学军训的时候,瞪着眼的教官,不过当年大学的教官,照比眼前的东方熙,可平民多了,至少那个人还会笑,东方熙,时贝贝见他这么多次,似乎东方熙都不会笑。
东方家都出怪人。时贝贝腹诽。
心里想的,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时贝贝收敛了刚才对岑老师时的胡搅蛮缠,非常有礼貌的说道:“你好,我是,请问是东方泓的家长对吗?”
“是。”
东方熙微微低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贝贝,就像是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让时贝贝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时老师,我弟弟被北堂靖打了,是不是?”
东方熙和岑老师一样,似乎就死咬住这一点,时贝贝绕着圈子回答:“他们在闹着玩,没有想到会出意外。”
东方泓和北堂靖关系好,这点事儿肯定会为北堂靖遮掩的。
东方熙皱眉,“我就问是还是不是!”
他只要求一个结果,没有想跟时贝贝绕圈子的意思。
时贝贝心里拧巴成了一团,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的不好说话,他就要求一个结果,过程什么的统统都和他没有关系,时贝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人真的不好糊弄。
“是。”时贝贝苦笑地说道。
“我知道了。”东方熙没有说处理结果,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时贝贝惊讶,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
办公室,教导主任此时已经将情况给荀校长说了一遍,教导主任说得听详细,时贝贝的版本,岑老师的版本,还有旁观学生的版本,围观体育老师的版本,外加操场摄像头记录下的全部过程。
当教导主任口干舌燥地说完,校长已经差不多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似笑非笑地瞟了时贝贝一眼,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全文阅读误闯:老师我要你!。
其实,稍微有脑子的也知道,时贝贝那个版本纯粹是胡说,比岑老师的加强|暴力版还不靠谱,但是这个世上并不是你说实话,那就是实话,就算是实话,也要有人相信才是。
若是校长袒护,时贝贝胡说八道的版本,那也会变成事实的真相。
时贝贝心里没怎么有底,毕竟校长曾经对她做过警告,若是没有校长之前的那番话,时贝贝大概真的觉得,校长会站在她这一方,为了学校的安定也不会开除北堂靖,但是牵扯到了东方家,时贝贝不确定了……
不知道这一次,校长会不会像上次那样,依然袒护北堂靖。
清清嗓子,荀陌副校长说道:“刚才,想必各位都探讨过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想听听各位当事人的解释,和关于这件事的处理意见。”
岑老师这次学聪明了,不等时贝贝说,就开口了,“开除北堂靖!”
五个字,干脆利落,震耳欲聋。
时贝贝咬牙切齿,没有想到岑老师真的要将事情做这么绝,开除对学生的印象究竟有多大,她身为教育工作者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是就算这样,她还是坚持要开除北堂靖,光这份心思……
时贝贝在心里戳小人,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若是北堂靖不是自己的学生,她估计会双手赞同岑老师的决定。
岑老师有些痛恨,又有些得意的说道:“荀校长,从高一的时候,北堂靖同学就无视学校校规,随即旷课,迟到早退,上课时间也在走廊闲逛,毕竟带枪上学,害得学生人心惶惶,对同学,还有对学校,都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如今高二学期已经快要结束,结业考试即将到来,北堂靖同学,影响了学生们的学习进度,加之这一次,无缘无故打同校同学,荀校长,我有理由怀疑北堂靖同学有暴力倾向,我希望学校重视这件事,给整天担惊受怕的学生一个交代!”
暴力倾向?担惊受怕?
我去年买了个表哟!
时贝贝在心里狂吐槽,虽然北堂靖带枪上学是挺不对的,他本人在学校也是一个相当具有争议的学生,但是并不代表,学生们都很讨厌北堂靖,据时贝贝所知,北堂靖本人在天高有很多拥护者,学生们喜欢他的和不喜欢他的一样多。
再说了,天高这帮学生,负责接送他们上课的保镖,哪个腰间没有别着枪,也没见他们害怕的哆嗦,怎么换成北堂靖,就担惊受怕了呢!
时贝贝感觉到身边北堂靖呼吸乱了很多,也重了几分,被人毫不留情的这样训斥,是个人就受不了吧,更气人的是,对方说的是真的。
时贝贝有些无奈,若是在普通学校,北堂靖的前科早就够他开除n次了,哪里还给他辩解的机会呢。
荀校长点头,表示明白岑老师的话,无视愤怒的北堂靖,荀校长看着时贝贝,“时老师,那你的处理意见呢?”
“校长,不可置否,北堂靖同学有他的缺点,但是在我看来,他的优点也非常多,他是我们班的纪律委员,在班里维护课堂秩序和帮助老师维持教学秩序……”
“岑老师说的那些现象北堂靖同学确确实实都有过,但是那也只是过去,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比如说现在,据我所知,自从北堂靖分到了高二七班,从来没有迟到,没有早退旷课,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进步,打架的事情,校长可以找来东方泓同学,问问情况,我想没有人比当事人更了解发生什么事情。”
“我的意见是三千字检查,外加全校通报批评。”
时贝贝突突突说了一通,停下来的时候口干舌燥,却发现身边的北堂靖用杀人的眼光看着自己,时老师佯装没看到,眼睛紧紧盯着荀校长。
比起岑老师那番尖酸刻薄的指责,老班的话真的是让人舒服不过了,没有一个学生不希望听到表扬的,但是那后面三千字检查是怎么回事,通报批评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八百字吗?怎么到了校长办公室就三千了。
北堂靖愤愤不平,若不是考虑场合,北堂靖真的非常想抓住老班问个明白,你凭什么增加我检讨的字数!
若是以往,北堂靖一定会开口噎时贝贝一通,断然拒绝时贝贝的处罚条件,但是现在……
北堂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私下再说,其实,他真的不介意开除的,但是既然老班这么舍不得他,班里同学那么舍不得他,那他还是留在班里吧……
北堂靖还觉得自己挺重要的!
时贝贝一直用眼睛的余光观察自己的学生,生怕学生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她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义愤填膺桀骜不驯的北堂靖突然老实了,但是对于时老师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情。
学生配合比什么都重要。
荀陌笑而不语地点头,他知道时贝贝是个护短的班主任,时贝贝给出的处理意见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荀陌再次将目光放在了东方熙身上,想着从东方熙嘴里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处理意见。
东方熙皱着眉头,他脑子里想着来这之前,白子君的那通电话。
白子君,对东方熙来说,是准妹夫,也是朋友,两个人从小玩到大,虽然白子君比自己小两岁,但是两个人并没有多少代沟。
直到自己高中毕业考上了军校。
作为朋友,东方熙是不喜欢管白子君的私生活的,他一直都知道白子君私生活虽然算不上糜烂,但是绝对谈不上检点,白子君和s市所有的上层公子哥一样,都有泡吧搭讪美女的习惯,自从和妹妹东方冉交往之后,白子君渐渐收敛,但是喜欢勾搭美女的习惯依然没有改,虽然只是逢场作戏,但是也足够刺眼。
没有想到,自从和妹妹分手后,白子君一反常态,做起了居家好男人。
不泡吧,也不去夜店搭讪美女,周六周日,还会飞到各个地方去做手术,东方熙一直以为,这家伙只是好一会儿,没有想到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对于好友的改变,东方熙是欣喜的,以前他还觉得好友浪荡,不像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但是好友的改变他看在眼里,甚至有主动撮合妹妹和好友和好的冲动,毕竟妹妹年纪也不小了。
但是似乎因为分手这事儿,白子君迁怒于他,每次他打电话都推脱很忙,原以为对方需要更长的时间才会主动联系自己……
接到好友的电话,东方熙是既高兴又欣慰,白子君在东方熙心中的地位不亚于父母战友,既像亲人,又是朋友,他真没有想到好友主动联系自己,竟然不是为了和好,不是为了找他叙旧聊天,更不是谈论妹妹东方冉的事情,而是为了别人,一个仅仅是耳熟的少年,北堂靖。
原本还奇怪白子君什么时候和北堂家搭上关系,当他在校长办公室看到时老师时,这些年在部队训练出的敏感就告诉他,北堂靖只是一个幌子,白子君真正为的,是北堂靖的班主任,这个姓时的女老师。
东方熙想起几个月前站在二楼医务室看到场景,金灿的阳光下,奔跑的少女,职业套装那瞬间和绿色的军训服重合——
也许是看着他在发呆,好友忍不住询问:“怎么?你见过?”
本能的,他摇头否定:“没有。”
因为他没有女朋友,好友非常喜欢让他看所谓的美女,就像是引诱一般,好友声音充满了挪揄,“现在看看,感觉如何?”
“不知所谓。”他皱眉,好友的轻佻确实应该改改了。
“啊,你不喜欢,那就好……你说,我追她怎么样……”
几乎脱口而出,“不。”
“那么激动干什么?开玩笑的,我已经有冉冉了。”穿着白大褂的校医耸肩,转头走人。
看着佯装镇定的女老师,东方熙不由得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这个世界真奇妙,你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人,几年之后,她以全新的姿态,三番四次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东方熙不得不相信这是一种缘分。
时贝贝,当真是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