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抽了,我刚才就没有发上来!!!绝壁不伪更!
有木有很激动,原主是见过东方哥哥的!!!
五一到了,大家玩得怎么样,我吃了鲅鱼饺子!!!!
海边的海鲜各种便宜,欧耶耶!!!
待会十一点半见了,么么,去码字了
正文 61你是不是暗恋我?二更
时贝贝在大学是什么样子的呢?
天天宅在宿舍里,叼根油条,穿着大衬衫大裤衩,在床上支张小桌子,拿着笔电上网全文阅①38看書网游之天下无双。
所谓鱼干女,就是在外面的时候光鲜亮丽,在家里的时候不修边幅。
因为出门太麻烦懒得打扮,时贝贝一般都蜷缩在自己家里,一般情况不出门。
若说贝贝哪个阶段是出门最频繁的,那大概只有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吧。
贝贝是个正桃花很少,烂桃花很多的人,穿越前穿越后一个样,穿越前贝贝长得远没有现在这么精致,下巴没有这么尖,眼睛没有这么大,身材没有这么好,个头没有这么高,腿也没有这么细,臀也没有这么挺。
怪不得现在这么多女人都愿意微整形,五官真的只要稍稍做一下调节,就可以变得很好看。
对于原身女配的过往,时贝贝回想了一下,和自己真的差不多,唯一区别就是,原身体所遇到的同学啊,都是俊男美女,这个坑爹的肉文世界,满大街跑得都是花样美男。
贝贝穿到这个身体已经两年了,两年,就算是亲身经历过的,都很容易忘记,更何况走马观花的看电影,原主都不记得的事情,贝贝更不可能记得。
所以在贝贝遇到东方熙的时候,愣没有将这个人和原主大学犄角旮旯某段记忆对上。
在东方熙的记忆里,时贝贝是一个沉默的女生,因为长得很漂亮,所以在军训时总是受到教官照顾,同时也被班上女生排斥,人缘不是特别好。
大学开学军训,很多都是从部队里直接调人充当学生教官,部队里鲜少见到女人,更何况是青春洋溢的漂亮女大学生,时贝贝又因为过分出挑的外貌,被他手底下调来当教官的兵蛋子讨论,七天,天天听一个名字,不由自主,他的目光也开始聚焦在那个女生身上。
同样绿油油的宽大军装,穿在她身上,就有一种制服诱惑的味道。
真漂亮。
东方熙心里也忍不住赞叹,心里不禁对未来拥有女孩的男生表示羡慕,这样的尤物,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可是也不过如此了,军训不过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后,他们离开了那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本学院。
最初回到部队的时候,手下还会有人提到那个名字,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慢慢就遗忘了,当然,他也遗忘了,毕竟对方和自己的生活并无交集,只是有时候听手下小兵谈论哪个女明星长得好看时,他依稀记得,自己见过一个让人惊艳的少女。
可记忆就是这么神奇,你以为你不会记得的人,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她的名字立刻浮现在你脑中。
真是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沉默寡言的女生,会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老师。
几次见面,他都会不由自主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也许是因为对方的外貌,也许是因为,几次意外相遇。
“东方家的意见呢?”
荀陌微微有些诧异,事实上s市所谓的“上流贵族”,互相之间都是认识的,荀家和东方家素有生意往来,后来东方泓又在天高上学,荀陌和东方熙的接触更加频繁,两人关系一直不错,因为了解,所以荀陌一眼就看出,东方熙在走神。
东方熙是那种走神也可以分出心思听别人发言的人,顿了顿,察觉到自己的失神,东方熙皱眉,整张脸更加严肃,散发着“不要靠近我,我很牛逼”的气息:
“东方家的孩子要有血性,只是玩闹,开除太严重了。”
东方熙一番话,将局面彻底扭转。
岑老师时贝贝和北堂靖三人不约而同抬起头,齐刷刷看着东方熙,以为自己在幻听校园全能高手。
岑老师虽然算是北堂家的人,但在东方泓的事情上,也只能算是外人,真正要决策的还是东方熙的父母,东方将军东方夫人,眼下,东方家在军队上的势力在逐步移交到东方熙身上,东方熙说不定很有可能成为s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
总而言之,东方泓的事情,敲板的还是东方熙,而东方熙这意思,明显是不予追究。
岑老师不明所以,她震惊地看着东方熙,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东方家到底有多护短,看看东方冉就知道了,s市他们那个圈子谁不知道,东方冉为了自己的弟弟将未婚夫给甩了。
“你……”岑老师看着对方坚定的表情,知道大势已去,东方熙这个人,做事儿一直都很有分寸,但是同样,他一旦做了决定,那就不可能更改了。
“罢了,你们家的事情,还是你说了算。”
岑老师怅然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北堂靖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敌意和厌恶,在岑老师看来,北堂靖就是学校一颗大毒瘤,一个定时炸弹,这样的学生都不开除……
荀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熙不追究这件事,看着东方熙那不动如山的样子,荀校长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时贝贝打听到东方熙说“开除太严重”就对东方熙的印象爆好,果然是人民解放军,就是讲究公平。
时贝贝转头,看着呆站在一边的北堂靖,低声说道:“还不赶紧给人说‘谢谢’!”
这死小孩,真是太没有规矩了!
时贝贝恨不得那个锤子砸开北堂靖的脑袋。
北堂靖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基本的礼貌,岑老师那个样子,明显是要闹大,但是东方家却大度的放了他一马,要知道北堂家再厉害,也不过是不上台面的事情,东方家却是确确实实掌握着实权,另外,北堂靖这不是第一次见到东方熙了,以前他去东方泓家里做客,曾经见过穿着军装的东方熙,小男孩都崇拜强大的人,在北堂靖看来,东方熙就是个强者。
对强者低头,北堂靖不觉得丢人,深吸一口气,北堂靖低下了他骄傲的头颅,对东方熙九十度鞠躬,“谢谢您。”
东方熙嗓子“嗯”了一声,然后严肃地说道:“带枪是违法的……强大的人,是不需要借助外力的。”
时贝贝以为北堂靖会不屑地“哼”一声,再来句北堂式傲娇的“多管闲事”。
出乎意料的,北堂靖虚心地点头,“我会给家里说的。”
东方熙前一句话,北堂靖压根就没听进去,法律这个东西,对北堂靖来说,就是当权者写给老百姓的,但是后一句话,他却是深以为然,武力值绝对强大的人,是不需要枪这种附加武器去保护自己的,既然自己认同的东方熙都是这样说,平时也没有见过东方泓拿枪,北堂靖决定,从明天起,把枪放回家,带把电棍就好了。
当负责处理北堂靖在校事务的北堂唯赶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已经给出了处理结果,北堂唯是北堂靖的堂兄,比北堂靖大十岁,也曾在部队训练过,不过后来因为负伤退役了,北堂唯在部队的时候就听过东方熙的大名,这次赶到学校,他已经准备好一场在所难免的恶仗,没有想到当他急匆匆从竞标会上赶过来的时候,北堂靖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
北堂靖,五千字检查,全校通报批评。
东方泓,三千字检查,全校通报批评。
对于这个结果,除了北堂靖,大家都很满意,匆匆赶来的北堂唯他径直走上前,先对时贝贝致谢,“谢您。”
若他不是板着一张“见人杀人,见佛杀佛”的脸,外加阴嗖嗖的语气,时贝贝大概会非常开心。
眼下,没见过世面的小市民时老师真的被北堂唯这种一身黑的黑涩会打扮给吓到了,嗫嚅着嘴唇,摆手说道:“不是我,不是我,去找东方先生吧……”
泪牛满面,明明是做了一件好事儿,为什么站在北堂唯面前,时贝贝就觉得那么吓人呢!
北堂唯倒是对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很有印象,上次荀校长办公室还见到她和南宫家的小子在一起,那个时候,似乎也是在处理阿靖的事情。
北堂唯微微一笑,但是因为表情非常僵硬,他的笑容阴嗖嗖的,看着非常不和蔼,大概因为非法活动参与的过多,声音小而飘,“阿靖给您添麻烦了,无论如何,谢谢……您是班主任,北堂靖交给您,我们很放心,若是这小子不听话,您大可废了他……”
最后一句话,说得时贝贝整个人都毛骨悚然。
北堂靖咬牙切齿,这个堂兄,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时贝贝干巴巴地笑,后退三步,“呵呵呵,北堂先生真幽默……”
北堂家的人,真特么都是神经病!
北堂靖的处理结果算是这样定下来,东方熙和随后赶到的北堂唯留下来和荀陌在办公室“3p”。
时贝贝让北堂靖上课,她自己则走到医务室。
东方熙能这么容易松口,想必白子君帮了很大的忙,时贝贝真的没有想到,白娘子的话会如此的有用,这么一来,她真的是欠了白娘子很大的人情。
看原书里关于东方冉的描写,时贝贝不觉得,东方熙是一个好相与的。
兄妹弟控是很极有可能的!
走到医务室门口,时贝贝闻到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比医院的轻的多。
时贝贝接触过很多医生,他们就算脱下白大褂穿着普通衣服时,身上也会有医院消毒水的味,白子君却不是这样,他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若是非要说味道,那就是柠檬洗衣粉洗衣液的味,很清新。
走进医务室,白子君正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这个时间,已经接近下午放学,太阳快要落山,光芒不似正午那般刺眼,橙色的光将白子君乌黑的头发染成了暖褐色,白皙的肌肤在光照下,轮廓线很模糊,有一种通透的感觉。
这一瞬间,贝贝有些嫉妒,女生都鲜少见到这么白嫩的皮肤,莫非真的像江云所说,长期戴着口罩会美容?
似乎察觉到有人到来,白子君眼皮动了动,脑袋在胳膊上蹭了蹭,慢慢睁开眼睛,因为阳光的关系,白子君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有一些慵懒迷糊,待看清时贝贝的时候,校医瞬间恢复了清醒的神智,仿佛刚才的迷糊只是贝贝的错觉。
“时老师,有事吗?”白子君微笑,其实他已经知道对方因为什么事情来的,但是他就是想听对方亲口将感谢的话说出来。
在不涉及情爱的同事面前,时贝贝也不是扭捏的性格,她落落大方地对白校医说:“我们班北堂靖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谢谢你。”
“不用,记得周末顷刻吃饭,十点,别忘了。”白子君笑得格外开心。
贝贝有些郁闷了,事实上那只是一句客套的话,真的当不了真的,没有想到白子君竟然就这么赖上了自己。
白子君像是没有看到贝贝憋屈的表情,继续说道:“到时候我到你家楼下接你,不许睡懒觉。”
听到对方这番话,时贝贝抬起头,看着白子君眼神有些复杂,也许是她自作多情了,这位白校医对她的关注似乎有些多。
那天周一晚上突然出现在她家楼下,事后贝贝仔细回想他们的对话,却越想越觉得可疑,白子君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这么热心的人……
时贝贝张了张嘴,其实她很想问“你是喜欢我吗”,随即一想,对方若是否认,自己岂不是很尴尬。
退一步说,就算是对方承认,自己到时候应该如何应对呢。
她想找个结婚的对象,两个人携手共度一生,这位花心的白校医,显然不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
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样子,时贝贝胡乱点点头,“到时候见吧……白校医,我走了,班里还有事儿。”
“嗯,你回吧。”白子君笑容不改。
待时贝贝走出医务室,白子君的弯起的嘴角落下,整张脸面无表情。
无论是离开医务室的老师,还是医务室里坐着的校医,都没有注意伫立在走廊拐角的男人。
看着女老师离开,犹豫了片刻,男人大步追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我去洗澡了嗷嗷,洗白白,滚床上看小说最美好了~~
今天没有三更,我觉得我不说这话,某些童鞋就不去睡觉!!!
不要仗着年轻就透支健康,不要做夜猫!!!
举起小皮鞭大吼,看完更新,快去睡觉!!!!
正文 62欺骗一更君
“时老师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听到有人唤自己,时贝贝回头,但见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踩着夕阳的余晖,步伐稳健地向她走来。
饶是在这个世界见惯了帅哥美女,时贝贝还是觉得对方好帅,好男人。
兵哥哥什么的,看到绿军装就好安心。
片刻,对方走到自己面前,几次晤面,两个距离都不是特别近,时贝贝个头高挑,一般男人站在她面前都不构成压力,就算真的比她高,她也不会有紧张的感觉。
看到肩膀宽阔,目光灼灼的东方熙,时贝贝擦擦手汗,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人,她莫名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而对方是自己专业课的老师。
“东方先生,你好。”贝贝干巴巴地笑着。
东方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昔年的军训服遮挡住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职业套装的她,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比起当年稚气残存的五官,现在的她就像是一朵沁人心脾散发芬芳的玫瑰。
然后他想到了刚才在医务室门口看到的景象,眼眸幽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他怎么能看不出来好友对她那若有似无的情愫,也许很早以前,好友就有了心思。
不行,绝对不行。
东方熙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作为一母同胞的兄妹,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东方冉,东方冉非常骄傲,对待外人,越是在乎的,她会表现的越不在乎,因为感觉白子君的纵容,东方冉才会用力去挥洒对方所给予的宠爱,虽然每次通电话东方冉的声音极力表现出平静,但是那眼神中的喜悦是骗不了人的。
冉冉很喜欢子君。
作为朋友,他希望自己的好友可以和妹妹在一起,照顾妹妹一辈子,但是因为太了解好友的秉性,东方熙放弃了,他冷眼旁观,看着自己妹妹任性的做法,看着自己好友终于忍无可忍选择了分手。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花花公子的好友变成了一个可以托付的好男人。
只是他的心,似乎有了动摇。
若是子君喜欢上别人……
东方熙无法想象若是冉冉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东方家的人,都非常重视自己的家人,只是因为东方冉从小呆在实验室,甚少与人接触,所以表现的更为极端。
东方熙低头看着时贝贝,将她的手足无措,尴尬羞涩尽收眼底。
她长得这么漂亮,追求者一定有很多,但是冉冉却只有白子君一个,冉冉已经二十七了。
最重要的是,她和白子君并没有感情,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东方熙想到这里,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时老师,不知你有没有男朋友。”
******
绿色的军装,代表着人民解放军。
在很多人的眼中,军人和好人是画等号线的。
时贝贝心中,军人有很多美好的品质,他们有责任心,有担当,最重要的是忠诚不会出轨。
走在大街上看到绿军装,时贝贝都会多看几眼。
一般当兵的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外貌身高都非常标准的东方熙!
时贝贝觉得自己都快变成花痴了,真的好帅好帅。
贝贝在心里尖叫。
不要看我了,不要看我了,啊啊啊,人家好尴尬~~~
贝贝内心一堆**的波浪线,当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东方熙灼热的眼光融化的时候,她听到对方说“时老师,不知你有没有男朋友”。
几乎一个瞬间,所有旖旎的幻想被打入现实,时贝贝停止了一切羞涩扭捏腼腆的心理活动,略有警惕地看着东方熙。
他们似乎没有熟到可以问这种问题……
恢复正常状态的时贝贝微笑地看着东方熙,语调略微疑惑地问道:“东方先生,请问为什么要问这个?”
东方熙眉宇间略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恢复正常,他站得笔直,就像是电视上看到的进行军事演习的军官一样:“我要追求你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
不是我想追求你,而是我要追求你。
这一瞬间,时贝贝的面部表情非常僵硬,她仔细回想和东方熙遇到的几次,似乎两个人并没有直接对话,一个只见过自己几次,每次不超过两分钟的男人,对她说要追求她,除了荷尔蒙摧毁了脑子,时贝贝想不起来别的缘由。
困惑压倒了心动。
时贝贝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但是这种不错绝对没有到可以迷惑一个思想成熟稳健的成年男子的地步。
若是东方熙再年轻五岁,时贝贝也许会觉得,对方真是处于真心,但是……
微笑:“可以告诉我原因吗?是什么趋势您做出这样的决定。”
东方熙微微蹙眉,他没有发现对方竟然如此的敏感,已经习惯凡事给予调理清晰答案的男人停顿了片刻,说道:“你很漂亮。”
时贝贝觉得自己笑容僵硬,继而龟裂。
心里隐隐有些失望,她以为会听到什么不同寻常的答案,甚至以为只在某一瞬间做过什么好事儿打动了对方,让他对自己一见钟情,没有想到竟然还是自己这张脸。
在相亲市场上,时贝贝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真的是非常抢手的,小康家庭,父母健康,工作稳定。
无数想寻找真爱的煤老板暴发户想找一个贝贝这样的女孩。
s市就算经济再发达,思想还是很陈旧很封建,二十出头就做妈妈的大有人在。
贝贝也渴望拥有一个条件不错的男友,但是她总希望对方除了外貌,可以看重自己别的品质,她并不是只有脸蛋子这一个强项。
她知道自己这是矫情了,连她自己都是外貌协会的人,胖子李也挺喜欢自己,品质也不差,她若真是一个只看内心的,为什么不找胖子李,归根结底是因为胖子长得不好看。
她尚且如此,怎么可以高标准的要求别人?
但是人的劣根就在这里,总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
时贝贝抬起头,很认真地说道:“我拒绝。”
说着,绕过东方熙,继续向前走。
心情莫名很不爽啊,时贝贝有些纠结,想找个好男人怎么这么难呢。
但听身后,浑厚的男声再次响起:
“六年前,我曾见过你。”
时贝贝顿住脚步,不可置信地回过头。
……
下午天高放学铃刚响,时贝贝的手机便开始震动,屏幕上,展月白的名字清清楚楚。
犹豫了一会儿时贝贝按下手机接听键:
“喂?”
电话那边,展月白的声音很愉快,仿佛遇到了什么好事儿,“贝贝,有空吗,晚上想请你吃饭。”
“……”原本时贝贝想说“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话就在嘴边,怎么也吐不出来,时贝贝有些犹豫,半天不语。
“喂,贝贝,还在听吗?晚上吃鱼好不好,我新发现一家鱼馆,很好吃,想要带你去吃。”展月白那边姿态放得很低,大概因为适应了国内的环境,展月白的普通话和以前大为不同,从央视主播走下神坛,亲民了很多。
半晌时贝贝说道:“嗯,好,没问题,待会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听到时贝贝同意,那边呼吸明显都快了几分,“好,你给阿姨打电话吧,待会见,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着你。”
挂上电话,看到办公室同事挪揄的眼神,时贝贝脸有些红。
“展?”袁姐简单利落的一个字,时贝贝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时贝贝和袁姐在说什么,但是看到时贝贝这不好意思的样子,美术组就炸开了锅,起哄的是孙露和江云。
“哎呦,待会要去约会啊。”
“约会愉快啊!”
孙露和江云一唱一和,胖子李身上的赘肉一哆嗦,连忙嗷嚎:“什么约会,什么约会?!女神你要抛弃我了吗?啊,我竟然失恋了……”
胖子李一脸哀痛,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时贝贝嘴角抽搐,木然地对胖子李说:“我很早就抛弃你了。”
胖子里发出夸张的嚎啕声:“我失恋啦!!”
收拾好东西,时贝贝一边走,一边给时妈妈打电话。
听到时贝贝说要去和展月白吃饭,时家人都非常高兴,虽然最初的时候,他们对小展非常不满意,觉得对方实在是太不会办事儿,但是经过老同学那么一解释,时妈妈又欢喜了,展月白这种行为,不正好侧面标明他自身条件好,对待感情认真吗。
时妈妈虽然不喜欢展月白的怠慢,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希望自己闺女过得好,只要闺女过得好,自己这边就算是吃点亏也没有什么。
闺女幸福就好。
电话里时妈妈交代了很多事情,叮嘱再叮嘱,不让时贝贝任性,让贝贝对展月白客气一点,不要端架子。
拿着手机,时贝贝心不在焉的听着,偶尔附和一两句,直到走出校门,时贝贝才和时妈妈挂断电话。
看到时贝贝,展月白挺高兴,今天他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公司对他很满意,不仅给予了奖金还许诺过段时间升职。
因为公司还没有公布这件事,怕出现什么变故,展月白没有和同事分享这个消息,只想找个人庆祝一下,电话薄翻来翻去,他想到了时贝贝。
除了袁学姐,时贝贝和他的同事朋友都没有交集,因为不是同一领域,不会嫉妒,更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学姐并不是那种会多话的人。
约时贝贝,不仅可以庆祝,还可以增进双方感情,不动声色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价,一举数的的好事儿,展月白很满意。
“怎么这么开心?”上车之后,时贝贝寒暄。
展月白很高兴对方注意到自己的情绪,他若无其事地说道:“刚完成一个大项目。”
嘴角弧线不小心泄露了他的得意。
时贝贝笑了,“那恭喜你,年轻有为高富帅,要狠狠宰你一顿。”
展月白哈哈一笑,“行,不怕你不宰,走,咱吃鱼去。”
看着展月白高兴的样子,时贝贝微笑,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一个和展月白说话,另一个则在走神。
走神的那个贝贝脑子里反复播放一个画面——
夕阳西下,一片橙黄中,穿着军装的男人肃穆,庄严,声音浑厚沉稳:
“六年前,我曾见过你,那个时候你大学刚开学,还在军训,你穿着绿色的迷彩服,扎着马尾,很青春,很有活力。再次看到你,很意外……我今年三十一,没有女朋友,没有不良嗜好,为人刻板,不懂幽默,不解风情,但是重视家庭,感情专一。”
“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偶买雷迪嘎嘎,太有言情范儿了,难道上帝终于眷恋我,赐了一朵正桃花?
作者有话要说:标题代表内容,多么小言的情节!!!嗷嗷嗷,我都荡漾了,可惜标题代表了一切~
我七点半才吃饭,嗷嗷嗷,吃饭晚了,码字也晚了~~
原谅我吧,继续十一点半,嗷嗷嗷
帮我改改错字嗷嗷嗷,我下一章回来改过来~~
握拳,十一点半见~
正文 63有节操的二更君
s市并不大,不算下面的县市区,开车四小时可以绕着s市市区转两圈网游之天下无双。
这几年因为中央调到s市一个雷厉风行的领导,一心搞建设,让s市十年经济翻了四翻,贫富差距越发的大了。
为了社会稳定,市里给富人们单独圈了一块地方,天高那条路,一直往西走,快走到郊区的时会有一条宽阔的马路,叫景园路。
这条路因为景园小区得名,整条路,百米一个便衣,一条街,数不清有多少监控摄像头。
s市的富人都住在这里。
夜悄悄来临。
景园路灯火辉煌,照得天空犹如白昼。
东方熙是个顾家的,部队上没有事儿,他就从家里窝着,不是训练射击,就是练习擒拿,纵然很多东西已经刻在脑子里很多遍,东方熙依然不会松懈下来。
他一直就是这么严格要求自己。
在很多人眼中,东方泓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出色的成绩,出色的外貌,出色的家世,但是东方泓心中有数,和大哥一比自己什么都不是。
家里有这么一个参照物,东方家的小孩都非常努力,对待自己已经严苛到一定程度,东方泓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变态是因为东方熙不是经常在家。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因为除了东方熙,家里还有另一个更加变态的家伙,叫做东方冉。
在东方泓这个年纪,十七岁的东方冉已经大学毕业,有了自己的研究所,一边搞实验,一边还抽出时间攻读了一个硕士学历,东方冉没有攻读博士,因为不需要,当她二十岁通过研究基因改良抗癌药物,并取得惊人的研究成果时,国外n所大学向她抛出橄榄枝,授予她博士学位。
在东方泓心里,自己这个二姐,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
东方家不会拿东方冉作为孩子们的参照物,因为差距太大了,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东方冉这座珠穆朗玛峰面前,任何优秀的孩子,都是小土丘。
同样是小土丘的东方泓一点都不嫉妒二姐,甚至有点同情,很久以前,东方泓就有一种觉悟,他的二姐会一辈子就呆在实验室里,和小白鼠、病毒、细菌相亲相爱。
所以当东方泓知道有人愿意和二姐纯纯爱的时候,东方泓简直要跪下了,是什么样的爷们儿这么重口,竟然会喜欢自己外星人一般的二姐。
额,竟然是大哥的朋友,白大哥。
其实白大哥也算是别人家的小孩了。
东方泓在心里掰着手指头,默默细数白子君的履历表,若是没有大哥这个年轻的中校作对比,白大哥简直可以说是天之骄子。
据说白大哥做手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无论多么繁琐的手术,到了白大哥手中都是轻轻松松,人称“上帝之手”。
可是这么牛逼的白大哥却想不开,不仅愿意和姐姐交往,更愿意满足姐姐“二十四小时盯梢的**”留在天高做了一名普通的校医校园全能高手。
可惜了,白大哥和姐姐终于分手了。
按理来说,东方泓应该愤怒的跳脚谴责白大哥,找一伙儿人废掉白大哥,然后安慰姐姐。
不知道为啥,当看到两人真正分手的场面,东方泓莫名同情白大哥,甚至有些为白大哥感到欣喜。
姐姐根本就不适合做女朋友,若是自己有个像姐姐这样的女朋友一定会疯的。
姐姐涮了白大哥家里多少次?放了白大哥几次鸽子,东方泓这个外人都数不清了。
可怜的白大哥,愿上帝赐你一个正常的姑娘。
就像是月儿一样,不,月儿是自己的,还是给白大哥找别的样的女孩吧。
想到月儿,东方泓心里充满了甜蜜。
林月儿很笨,平地走路都会摔跤,总是将事情搞得一团糟,说话都说不利索……
东方泓可以掰着手指头,数出林月儿不可计数的缺点,但是他还是觉得她很可爱。
大概是因为,林月儿不优秀。
有姐姐这样的女人作对比,东方泓觉得林月儿真是再优秀不过的女孩子了。
有次他们约会遇到绑架,对方应该是盯了他们一路,东方泓就算是再厉害,以一敌三还可以,但是以一对五,东方泓自觉自己没那个水平。
这个时候月儿的好处就凸现出来了,她竟然一只手就将歹徒举起扔了出去,动作真帅。
东方泓很高兴,他的月儿有好多好多面,所有人都不喜欢才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月儿的好。
至于北堂靖,对不起了哥们儿,老婆是不能分享的,虽然知道你暗恋月儿好多年,但是为了哥们我的幸福,你的幸福还是牺牲一下吧。
你看你打也打了,我们就扯平了啊。
想着想着,东方泓就迫不及待的摸出手机,按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他很想听月儿的声音!
他要告诉月儿,没有关系,哪怕全世界都不喜欢你,我依然爱你。
少年的纯纯爱,是最浓烈,也是最真挚的。
嗷嗷嗷,东方泓的屋子里,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
和东方泓房间的粉色气息完全相反的是东方冉的房间,或许,要称这里为实验室。
两个房间,一左一右,左边是实验室,东方家唯一一个无菌房间,进出都要杀菌消毒,换下来的衣服要经过无菌处理,另一个是普通的卧室。
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一台笔记们,三面都是顶天的书橱,里面满满当当都是①38看書网放不了,床下还有暗格,里面也是书。
小时候,东方泓从来不来这里,他看着那些专业书就头疼,东方冉用自己的例子说明,天赋是一回事,努力又是一回事,她所有取得的成果,并不单单靠着一个聪明的大脑。
做实验,做实验,做实验,东方冉的生活,除了家就是实验室。
她一直都是如此,从来不觉得单调。
但是现在,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已经好久了,她的手机已经好久不曾响起。
因为东方冉除非在国外作报告,天天回家,东方家很少打电话,东方冉没有朋友,实验室的同事怕打扰她休息,平时也没有联系,这两年她接电话最多的,就是白子君。
可是现在白子君也不给她打电话了。
东方冉觉得自己没有错,男朋友再重要,都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成了丈夫,随时都会背叛自己,但是家人不会,家人会永远站在自己这边。
家人和爱人,东方冉觉得自己没有选错。
她不是那些愚蠢的女人,为了爱情抛弃一切,她觉得白子君在决心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觉悟。
原本她以为分开就分开吧,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些憋得慌,在分手的一个星期以后,东方冉终于意识到,白子君恐怕再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
东方冉冷笑,多亏她没有将身体交予那个男人,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两年的时间,对方就忍受不了,真是活该。
但是,真的挺难过……
东方冉摸了摸自己的心脏,看着手机在发呆。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东方冉的思绪。
“冉冉,是我。”浑厚的男声响起,东方冉眼睛亮晶晶的,手机随便一扔,奔下去开门。
“哥,你怎么来了。”东方冉很惊喜,东方熙平时是不经常回家的。
东方熙看着自己消瘦的妹妹,还不到半个月,冉冉竟然这么瘦了。
想了想,东方熙问道:“最近你和子君怎么样?”
见哥哥提到白子君,东方冉脸色一僵,随即吐出四个字:“和我无关。”
东方熙听后沉默,冉冉说无关,但是心里一定不舒服,他想伸手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妹妹的头发,但是考虑到妹妹的年纪,他还是忍住了,沉默了片刻,东方熙说:“交给我吧。”
只要妹妹幸福,这个坏人,就让自己做吧。
东方冉没有明白兄长的意思,其实看到哥哥之后,东方冉就没有那么生气了,东方家,似乎只出了东方泓一个异类,在东方泓眼中,最重要的已经渐渐变成了林月儿。
东方熙来找东方冉,主要是为了东方泓的事情,东方泓和北堂靖打架,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东方冉就找人将东方泓从学校接回家。
东方熙决定不追究此事,不仅仅是白子君一通电话,更因为在他看来,这原本就是一件小事。
“阿泓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太顺畅,是不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人的。”东方熙对妹妹说道。
在东方冉眼中,阿泓永远都是一个孩子,虽然冉冉的心东方熙可以理解,但是这种过分的溺爱,对东方泓一点好处都没有。
东方熙希望东方冉可以放手。
东方冉听后,表情瞬间有了变化,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哥,若不是为了林家那个女人,阿泓才不会这个样子,那个女人太混账了。”
东方熙沉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