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和学生谈恋爱,林家的那个小姐确实很不怎么样,但是这件事阿泓也是有错的,东方熙很清楚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件事上,说不定主动的是阿泓。
“阿泓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他已经长大了。”东方熙在这件事上不想让步,他看着犹在愤怒的妹妹,皱眉,“你应该给子君打个电话,不说别的,你三番两次失信于人,这一点就不对,必须要道歉。”
想起这件事,东方冉也有自己的主见,她认定的事情,一般就不会更改,但听东方冉说道:“哥哥,我的事情你不要管。”
她东方冉从来都不是先低头的那个。
看到倔强的妹妹,不其然,东方熙想起了比妹妹还要小一些的时贝贝。
和一心扑在实验室上,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冉冉相比,虽然时贝贝年纪小,但是却更为世故,几次冷眼旁观,时贝贝长相虽然出挑,但是和同事相处的都不错,他记得上次蓝天酒吧里的见面,时贝贝似乎是在参加同事聚会。
差不多的年纪,冉冉的生活就要单调许多,甚至没有朋友。
这样的聪明的女孩,就算身边没有子君这样的男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他会补偿她的。
看着自己的妹妹,东方熙坚毅刚硬的脸庞,轮廓似乎柔和了一些:“你要好好吃饭,子君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时贝贝和白子君在一起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年头,最不能掌握的就是感情,东方哥哥会栽跟头的。
二更君奉上,大家不要等三更君了,看文愉快~~~~~
握拳,明天见!
正文 64他很好一更君
东方兄妹的谈话暂且掀过去,镜头转到贝贝那边,此时贝贝正在约会重生空间有精灵。
s市这两年发展迅速,和它本身临海有莫大的关系,只是市区离海边甚远,贝贝一年也不一定去海边一次。
靠海的城市,海产品必定很丰富,大家都吃海鱼,湖鱼就不太常见了。
展月白这次带贝贝来得是一家湖鱼店。
店不大,只有一层,几十个平方米,满满当当的都是人,贝贝他们到得时间很巧,刚好有一桌人吃完了,此时除了贝贝,店外又有一拨人要进来,贝贝①38看書网,一屁股坐上去,先占座。
坐下去之后,贝贝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并非是一个人,自己这无耻的占座行为,应该被外人看了去。
贝贝有些不好意思冲展月白“嘿嘿”一笑,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人家海龟从国外见过大世面,肯定看不惯自己小家子气的行为。
展月白倒是被贝贝迅猛的速度吓一跳,若换个人,展月白大概会觉得对方的行为很掉价,但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正在追求的时贝贝,展月白莞尔一笑,反而觉得贝贝这样是真性情。
过日子嘛,总不能找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那样会饿死的。
展月白本质是个很务实的人。
两个人吃饭,没必要点特别多,若是盘子大,分量足一荤一素两个菜,就足够了,若是分量小,三四个菜也足够管饱,这家店属于经济实惠型的,给的特别多,贝贝刚才进店就看到了,好大一盆,满满当当的,炒菜的盘子也够大,两个人吃够够的。
展月白从服务生那拿来菜单,先交给贝贝,贝贝连忙摆手,人家请客哪能自己点餐啊:“你点,你点,我吃什么都行。”说完,停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别要多了,到时候吃不了。”
展月白看到贝贝一脸诚恳的样子,寻思对方是说真话呢,还是反话,展月白从国外长大的,国外风俗和国内不太一样,国内的妹纸都很含蓄,有的时候让你猜猜猜,点的多了,人家说你浪费,点的少了,人家说你小气。
几次相亲,展月白都摸不透对方的心思,最终,展月白选择了三个菜,两荤一素,又要了两碗米饭。
贝贝看着展月白点的那三个菜,似乎都挺大盘的,忍不住说道:“太多了吧。”
展月白但笑不语,心里却感慨时贝贝是个过日子的。
而他,确实需要一个过日子的老婆。
素菜很快上来了,展月白又要了两碗米饭,时贝贝早就饿了,米饭上来之后,也不讲究什么用餐礼节,客套了几句就开始吃饭。
展月白也不知道贝贝喜欢吃什么,所以根据自己的口味选得,让他满意的是,贝贝似乎不怎么挑嘴,至少单论这盘菜来说,时贝贝没有露出任何异常的表情。
“你慢点吃,待会还有樱桃肉,过了一会儿还要上鱼,你吃了一肚子青菜,到时候就吃不进去别的了。”展月白也是个很务实的人。
时贝贝一听,立马放下筷子,也是啊,青菜便宜可以剩下,肉那么贵,浪费了多可惜,决定留着肚子等着上肉。
展月白又笑了,寻思时贝贝大概是和学生呆一起时间长了,动作举止也有点像学生,虽然顶着一张艳丽的脸,但也不让人感觉做作。
又过了一会儿,樱桃肉上了,甜口的,肉质很嫩,上面汤汁浓郁,很是好吃,展月白大概也是饿了,两个人吃了一会儿,时贝贝想起来两人刚见面展月白对自己说的话,连忙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从壶里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展月白那边,一杯放在自己这边。
展月白一愣,却听时贝贝说道:“那个,你开车不能喝酒,以茶代酒,为你升官发财干一杯。”
展月白笑了,这么半天都没说这事儿,他还以为时贝贝忘记了呢,展月白挺高兴,拿起茶杯,和端着杯子的时贝贝碰了一杯:“谢谢。”
有个人先起头,接下来的谈话那就顺利多了。
“这事儿公司暂时还没有宣布,想找个人庆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这纯粹是胡扯,根本就是找不到别人才找的时贝贝。
时贝贝并没有这话当真,她顺势说道:“是嘛,我真荣幸,话说你现在回国也有段时间了,和公司的同事相处的怎么样?没什么不适应的事情吧。”
这话时贝贝也不是无缘无故的问的,一个人的人缘好坏,可以看出性格品质,更进一步从侧面反映这个人是不是“会做人”,这个时候说话就要很注意了,你要是说你同事的坏话,别人听到了,同情你的同时,还会在心里打个问号,为啥别人都能和那个同事相处,你就不行,公司亦是如此。
时贝贝这是给展月白下了一个套。
展月白不假思索地说道:“同事们都挺好的,我们是一个团队,通力合作很重要,公司环境也不错,当初选择回国,我考虑再三,最终选择了现在的公司,当初主要考虑的是公司的发展前景,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心里也在打嘀咕,现在倒是放心了。”
一番话,不仅表明自己人缘很好,还间接性夸奖了自己,所在公司发展前景好,他身为公司中层,发展前景自然也好。
你来我往,通过彼此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内容,都有收获。
饭后,展月白体贴地问时贝贝,要不要带回家一份宵夜,指出那个地方的宵夜比较好吃,不容易积食。
时贝贝拒绝了展月白的好意,并且表示自己家是那种一日三餐准时吃饭的家庭。
和前一次见面不同,展月白这次没有再提出交往的事情,贝贝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更多是庆幸。
长得好看的男人谁不喜欢,今天吃饭,时贝贝对展月白的好感有多了一点,至少从对方的言谈举止里,看不出浮夸的成分。
男女交往要浪漫,但是结婚过日子还是“柴米油盐”为主,展月白家不穷,从夏阿姨的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母亲那个年代就能出国的,不会是普通人家,但是在s市这种有钱人特别多的地方,展家也不是属于那种特别有钱有势的人家,从展月白的话里就可以听出来,他还想着靠自己的奋斗更上一层楼,当个富一代。
有上进心,家庭不错,长得不错,两家还认识,时贝贝越来越觉得展月白就是那种天上掉下来,砸到自己身上的馅饼。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在犹豫,她对展月白,没有感觉重生第一影后。
除了外貌的惊艳,她和展月白在一起的时候,更多是在琢磨在试探,缺少爱情的盲目和冲动。
时贝贝觉得,对方应该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们之间,似乎缺了点什么。
和时贝贝的犹豫相比,展月白则轻松多了,这两天他有看了不少同龄女孩的照片,甚至扩大了范围,看了很多在校大学生的照片,比时贝贝大的,比时贝贝小的。
也许是先入为主,见过了时贝贝再看别人的时,展月白总是忍不住将照片上的女孩,和时贝贝对比。
撇开那些经过明显加工,ps后的照片,那些女孩,统统不如时贝贝。
女人相亲,比较慎重,综合考量比较多,因为这个社会,对女性原本就很苛刻,就拿找对象这件事说吧,男人可以找比自己小十岁的,不受非议,女人却不行。
男人相亲,更多的是感观,外貌很重要,自身条件素质却被放在了一边。
展月白原本就是冲着时贝贝的脸去的,后来通过接触,感觉时贝贝品质不错,那就是锦上添花。
两者相比,展月白比时贝贝的满意度高多了。
他甚至已经想好,再找找有没有比时贝贝更适合自己的,若是找到了,就和时贝贝不远不近做个“可攻可守”的朋友,若是找不到,那就不找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直觉却告诉展月白,就是时贝贝了。
因为心里的天平已经有些倾斜,所以展月白对时贝贝比以前更热切也更体贴。
这种量身打造的舒适感,让时贝贝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
展月白分寸把握的很好,说是吃饭,那就是吃饭,没有丝毫的逾越的动作。
仿佛他就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很彼此足够的空间感,贝贝回到家的时候还很早,时爸爸还有时妈妈还没有睡。
贝贝进屋的时候,二老双手放在膝盖上,后背笔直,正在聚精会神盯着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一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在屏幕上张着大嘴,然后开始尖叫:“意外怀孕怎么办……”
时妈妈看看时爸爸,时爸爸略有尴尬,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
又是s市区的地方台,里面穿着白大褂的老大夫高深莫测,“治不孕,到清化!”
“……”
好尴尬,连续换了两个频道,竟然都是这种广告,s市地方电台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
时贝贝一边脱鞋,一边对端坐的父母说道:“爸妈我回来啦。”
时妈妈想说什么,张张嘴,最终没有开口,倒是时爸爸点头,很淡定地说:“嗯,回来了就好。”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时贝贝瞅着时妈妈,又看着时爸爸,“你们咋了?有什么事儿要对我说?”
时妈妈听后身体一僵,时爸爸沉默,两个人表情都不大好。
时贝贝惊讶,家里到底出啥事儿了。
可是再问,二老都不说,时贝贝耸耸肩,不欲再问,换了拖鞋到自己屋上网去了。
时妈妈不是那种能藏得住话的,到了晚上,临睡觉前,时贝贝最终还是知道了答案。
时妈妈端着牛奶,一脸愧疚,看着贝贝好难过好难过的样子。
贝贝连忙说,“妈,咋了?”
时妈妈张张嘴,又闭上,似乎下定某种决心,问道:“贝贝啊,你和那个小展怎么样了?你们俩处着了吗?”
“哪有啊,我们才认识几天啊,现在就是普通朋友。”贝贝说道。
时妈妈痛惜地看着贝贝,就好像贝贝已经被人抛弃了,半晌,时妈妈说道:“你爸刚才下楼遛弯,看到了电厂的老厂长,老厂长有个小闺女,比你大一点,也在相亲,你爸说,那小闺女的相亲对象,听着像你夏阿姨的儿子,就是小展。”
时贝贝张张嘴,半天从嘴里冒出一个,“真巧。”
真是太巧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s市就那么大的地方,绕来绕去,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都能攀上点关系,时妈妈是真的没想到,老同学一边给自己说,相中了自家闺女,一边又张罗着给儿子找别人。
时妈妈心里又膈应又自责,若是他们两口子有本事,何至于让好好的闺女被人挑挑拣拣。
贝贝看着时妈妈那难过的样子,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安慰了,说我早就知道,那估计爸妈更难过,若是什么都不说,那似乎也不好。
想着,贝贝笑了:“妈,人之常情,别怪人家夏阿姨,这年头,人都想要个好的,别说人家找别人,您闺女我不也在找别人吗,还有个事儿没给你们说,今儿有个军官对我表白了,想着和我处对象,我还犹豫着呢。”
时妈妈一听眼睛亮了,“军官,多大年纪,长得怎么样,啥军衔啊。”
东方熙没有告诉贝贝自己的军衔,但是并不代表贝贝不知道:“三十出头,中校,长得一表人才。”
时妈妈乐了,做家长的都觉得自己家孩子是最好的,都是普通老百姓,时妈妈根本不知道中校到底是多大的官,只知道很高,很有前途。
连忙问:“你答应了不?”
这么好的条件可不能放过。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我跟人家都不熟呢,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您只给爸爸说就成,别再告诉别人了。”
“行,行,呵呵呵,我们闺女,有出息,呵呵呵。”时妈妈看着时贝贝喝完牛奶,欢天喜地的走出屋。
闺女有了更好的追求者,听着比展家的小子靠谱多了,时妈妈觉得身体都轻省了几分。
你展家算什么,不稀罕我闺女,我们还不稀罕你呢。
虽然话是这么给时妈妈说,但是时贝贝心里也没有什么谱,人家说的是六年前,六年前自己还没有穿过来呢,东方熙喜欢的根本不是自己,是原主。
翻看原主的记忆,时贝贝找不到东方熙一点点的影子,于是做出结论是东方熙暗恋原主。
看多了言情小说,时贝贝一下子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幅画面,一个穿着绿军装的男人,六年痴痴守望一个女孩。
六年,对方都没有女朋友,到了结婚的年纪,还是单身……
想着贝贝心里有点酸涩,又有些感动,还有些兴奋,六年时光,自己穿来将近两年了,这六年怎么也得有自己三分之一吧。
将东方熙和展月白两个人放在心里对比,无论是长相性格,还是品行,时贝贝都投给东方熙一票。
这一刻,时贝贝终于承认,女人都是感性的,对展月白她还有了解,和东方熙,她根本就不熟,展月白说了一堆话,甜言蜜语也有的,但是都比不上东方熙那几句感动。
贝贝捧着微微有些发烫的脸,蹭蹭被子,幸好,她还没有忘记自己家和东方家差距究竟多少。
有些遗憾,怅然,那样的家庭,是不会接受自己这样来自于普通家庭的女孩的。
他家要是再普通一点就好了,时贝贝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最终还是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东方熙误导了时贝贝,他说六年前见过时贝贝,又说自己没有女朋友,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六年前就喜欢时贝贝,并且一直为她守身如玉六个年头~
贝贝对军人有好感,潜意识觉得军人都是好的,各方面都是靠谱的,又因为东方熙长相符合时贝贝的标准,长得充满男人味,她本人不喜欢花样美男,对花样美少年只是欣赏,并非是理想型
东方熙长相,还有职业,还有他说的话,都让贝贝感动了心动了,对比先入为主有偏见的展月白,东方熙完胜。
我个人说句实话,若是有一个我理想型的男人,这样对我说,我不仅会心动,还会回到家里高兴的睡不着。
十一点半二更,握拳,大家五一快乐~~~~
待会儿见!
正文 65我们约会吧-二更君
东方泓和北堂靖的事情还没有掀起一片热潮,就那么萎了,原本以为不会有太多学生关注,没有想到第二天还是传遍了天高最新章节鸾凤斗:冷面王爷欠调教。
不过学生和老师关注的焦点略有不同。
学生,尤其是女学生,关注这件事的尤其多。
北堂靖喜欢林老师,并不是什么秘密,北堂靖那么拧的性格,似乎只有在林老师面前,才会露出温柔的一面,好多女生对林老师是羡慕嫉妒恨,咬坏了好多手绢。
北堂靖和东方泓,都是学校女生的梦中情人,没有想到两个优秀的男生,会为了一个女老师打架,真的好羡慕,好像是偶像剧的情节。
老师们则更喜欢八卦同事,高二七班班主任时老师和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岑老师,在校长办公室打嘴仗,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时老师和岑老师都是看起来性格很好的人,没有想到两个人这么火爆。
所谓小道消息,传着传着就变样了,上午还是两个老师吵架,下午就变成了,两个老师在校长办公室上演全武行。
到最后,已经演变成——
“贝贝,听说你昨天和岑老师打架进医院上了呼吸机,什么时候的事儿?”孙露飞快地说出一长串。
上课归来的时贝贝差点栽过去。
孙露见贝贝不回答,再次问了一句,“喂,你说说啊,昨天见你还好好地,怎么就缺胳膊断腿了,我为了这个特意从画廊赶过来,就想听当事人第一手消息。”
时贝贝听后嘴角抽搐,半晌来了一句:“你去死吧。”
办公室今天人又不齐,时贝贝这个常驻人员不说,来到办公室的是袁姐和孙露。
今天班里有专业课,孙露原本说今天画廊有活不来了,但是为了八卦,她又开车从画廊赶过来,可谓是用心良苦。
为了不浪费她的精力,原本答应帮她代课的时贝贝将属于孙露的专业课再次归还给孙露。
自己则优哉游哉地坐在办公室,喝着公家的水,用着公家的电,开着公家的电脑,拿着公家的画板,接私活!!!
下午上课铃一打,孙露和袁素两个人去画室上专业课,美术办公室又留时贝贝一个人。
艺体老师平时都有私活儿,又是单独一个楼层,整座大楼都没有多少人,一点声音,老师们都会听得很清楚。
于是当贝贝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中专心工作时,外面的说话声就变得格外聒噪——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你说啊,你说啊……”
歇斯底里的女声响起,时贝贝差点以为哪个老师在走廊放言情剧。
“……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男生沉默很久,半晌来了这么一句。
“……是谁,那个人是谁。”女生似乎受到了打击,一遍遍质问男生。
时贝贝听得鸡血沸腾,整张脸散发着八卦的光芒,真正的现场版,太劲爆了,太青春了。
每个人都有中二期,中二期都曾幻想过自己是某部偶像剧或者是武侠剧里的男女主,各种牛逼,各种金手指,在当了二十多年平凡人之后,时贝贝终于发现,那种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是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除非自己成为某个煤老板的真爱。
停下笔,八卦的时老师开始静等失态的发展在,最好在给男生一巴掌来一句“你会后悔的”。
出乎意料的,沉默,还是沉默……
无论是男生女生都不再说话。
时贝贝那个焦急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不说话了。
蹑手蹑脚走到办公室门口,开始听门外的声音,没有脚步声,一点脚步声都没有,那说明两个人还在。
当时贝贝已经等到不耐烦的时候,但听外面一声刺耳扭曲的尖叫:
“畜生,我要杀了你!!!!”
我去,校园谋杀案!!!
时老师按下门把手,一把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大叫一声:
“住手!!”“住手——”
声音彻响整个楼道!
说话的不止是时贝贝一个人,左边音乐组,右边体育组,七八个老师同时吼出这句话,音效可想而知。
震耳欲聋的声音几乎有了阅兵仪式的效果,走廊的玻璃都被震得抖了起来。
原来,大家竟然都在偷听……
同事们尴尬对望,然后眼睛齐刷刷盯着站在走廊中间的学生,若是眼神能杀人他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注意没有,是他,不是他们!!!
紫色运动服,黄|色铅笔紧身裤,因为受到惊吓,手里的录音笔已经掉到了地上,不知是手机还是mp3上的耳机,有一个从耳朵上掉下来,长长的线耷拉在胸前最新章节情人只能做一天。
如此风骚,牛逼的撞色,偌大的天高,敢这么穿的除了西门风还有谁!!!!
还不等时贝贝询问“你在这里做什么”,音乐组一个男老师就率先吼了出来:
“西门风,那个要杀人的女生上哪里去了!”
紧接着,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但见西门风张张嘴,嘴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扭曲的歇斯底里的女声:
“那就是我!!!”
卧槽,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行为艺术,一人分饰两角,一会儿男一会儿女,怪不得这家伙不和林月儿搞在一起,因为他完全可以自产自销!
原书里,西门风是最讨女孩子欢心的那个,女生缘爆好,但是从来没有女生为他大打出手,他是一个非常会处理感□务的人。
他没有东方泓学习那么好,但是却比东方泓更讨老是喜欢。
原书,西门风几次帮林月儿解围,林月儿开始喜欢上了这个救世主一般的大男孩,两人迅速滚了床单。
小说和现实依然是有点误差。
也许是因为贝贝这只蝴蝶,反正西门风女生缘依然非常好,但是比起北堂靖东方泓,西门风的女生缘,更像是闺蜜!
时贝贝不止一次看到西门风周围围了一群女生,大家热切的讨论,护!肤!品!
原书里,女主林月儿和四妃在一起后,她所有的衣服,似乎都交给了西门风打理,甚至化妆问题都交给了西门风。
但是至于西门风为什么会搭配衣服,为什么会化妆,则没有说。
和西门风比起来,时贝贝简直太不艺术了,美术组也太不艺术了,可就是这么一个浑身上下充满艺术范儿的少年,他不是艺术生!!!
结束脑袋里的吐槽,时老师终于想起自己身为老师的义务,于是她板着脸,挺直腰板:“西门风同学,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上课时间,你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做出如此……‘神奇’的事情。”
时贝贝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一个比较中性的形容词来描述刚才所听到的一切。
虽然比起神奇,时老师更想说是惊悚。
西门风看着时贝贝,又看着竖起耳朵眼睛瞪得老大的围观老师,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扭过头,轻飘飘地说出一句话:“我愿意。”
噗……
“好吧,你继续。”对于不是自己班的学生,时贝贝向来很“宽容”,不是她改管的事情,她从来不去管。
耸耸肩,时老师冲同事摆摆手,说道:“我进去了,你们问吧。”
说着,重新走进办公室,麻利地关上门。
门外,一片寂静,半晌,似乎是体育组的男老师说道:“西门风你去上课去吧,大家散了散了。”
于是老师们哈哈一笑,也纷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本来嘛,艺体老师就不太管事儿,只要西门风安全,大家不介意他在办公室门口鬼哭狼嚎。
而且,还真的是挺有意思的。
能发出男生和女生的声音,这绝壁是一种天赋,可以做演员去了。
可惜西门家是不会容许西门风去做演员的。
回到办公室,时贝贝继续画画,可是没画几笔,手机再次响起。
时贝贝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僵住了,手机屏幕清楚地亮着三个大字“无号码”。
我去,无号码,无号码怎么打电话?
时贝贝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接通了这个在她看来很神奇的电话。
“喂,您是……”
“东方熙。”电话那边传来浑厚有力的男声,每一声都捶打在贝贝的心脏上。
贝贝情不自禁勾勒出一个穿着军装的军人形象,脑子里忍不住回想,对方在干什么,在什么地方。
想到那个没有显示的号码,时贝贝忍不住问道:“这个是你的手机号吗?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用心就知道。”那边男声说的很简练,贝贝却莫名觉得很开心。
这是不是说,他对自己很用心呢。
“你在部队吗?打电话会不会不好。”时贝贝有些担忧地问道,她还没有忘记东方熙中校的身份,原书里,东方熙一年到头也不一定回来一次,东方泓都不常见自己这个哥哥,从这点蛛丝马迹上看,对方应该是很忙的。
“不会,这几天我有空。”
言下之意就是再过一段时间,他就没空了。
顿了顿,东方熙又说道:“这个周末有空吗,我想和你见一面,从下周开始,直到下个月月底,我都没有时间。”
时贝贝原本想要同意,随即又想起,自己已经答应了白娘子。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
犹豫了一会儿,时贝贝说:“周六可以吗,周六学校只有半天课,下午我有时间……”
“周日为什么不行。”东方熙语气很平静,时贝贝却心肝一颤。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突然有一种“找外遇被捉奸”的窘迫感。
“我已经答应别人了……”时贝贝很抱歉地说道。
做人要讲究诚信,毕竟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时贝贝原本想说对方的名字,“白子君”这三字到嘴边,贝贝又咽下去了。
时贝贝莫名有些难过,她可以听出来,东方熙语气里的步步紧逼,好像突然回到了学生时代,自己逃课被教导主任抓住的心虚惶恐感。
她心虚什么,又在惶恐什么。
咬咬牙,贝贝说:“那个人帮了我,我已经答应他了。”
对方手机沉默良久,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告诉贝贝对方并没有挂机,贝贝有些紧张,似乎是等待对方的判决。
手机已经有些发烫了,贝贝甚至有种感觉,对方下一秒就会挂断电话。
好在,贝贝脑子里想的并没有出现,手机那边,男人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周六,下午加晚上……”
顿了顿,男人似乎有些怅然,他哑声说道:“不要再拒绝了。”
时贝贝突然有种负罪感,纵然对方看不到她还是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会的,不会的。”
“好,到时候见。”东方熙的声音由刚才的凝重变得有些愉悦,呼吸也趋于平稳。
可惜时贝贝依然很紧张,她抓着手机,掌心都出了汗,“好”,贝贝轻轻说出一个字。
数公里外,贝贝看不到的地方,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
晕晕乎乎的挂断电话,贝贝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拿着手机,时贝贝甚至有种,刚才的电话都是错觉,都是假象,都是自己的臆想。
可是,那种期待和甜蜜感算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约会吗……
五分钟过去,当那种“被打懵了”的感觉过去后,时贝贝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对方既没有告诉自己他的手机号,又没有告诉自己在哪里见面。
唉唉唉,到时候要怎么联系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明天就是约会,东方哥哥一定会后悔哒后悔哒,这世上最不能玩的就是爱情游戏!!!
嗷嗷嗷,没有三更了哦,大家晚安,快去睡觉~
明天见!挥爪~
正文 66您别笑了-一更
高二七班的学生发现一件事情,平时板着脸,一笑准没好事儿的时老师最近心情很好网游之天下无双。
因为她嘴角不由自主的会弯起。
整个人看上去艳光四射,会让学生情不自禁的……
的……
全身战栗!!!
绝壁不是兴奋的,是吓得!!!
想当年他们在班里也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升旗仪式早读什么的根本就没去过,早在分班前,大家都认识,男孩子嘛,三三两两聚集在厕所里面吸烟,你一根我一根,感情就这么吸出来了。
大家一起逃课,一起旷课,一起早退,多么美好的日子。
感谢学校创办了艺术班,他们这群哥们儿得以团聚,他们打算团结一致干大事儿!
他们都商量好了,星期一一起逃课,哈哈哈哈哈哈……
可这一切,在男人缘不错,女人缘更不错的南宫珏成了班长后,都化为了泡影。
星期一,天还没有亮,睡梦中啊,粗鲁的被人从床上拽起来,然后拿枪抵着脑门,去——升——旗——
记得那天,时老师的笑容格外灿烂,对着班长南宫珏一直说感谢,看得大家格外晕眩,恨不得将南宫珏踢开,换成自己,美女啊,女神啊!!!
从来没有被老师表扬的南宫珏格外卖力,于是从那天开始,他们每天都被一把冰冷的枪叫醒!
从那天起,大家的噩梦开始了,时老师会表扬他们,同时要求他们打扫卫生,若是他们偷懒,一把枪就会顶着他们,时老师会夸奖他们,嘱咐他们按时交作业,若是不写,一把枪就会对着他们。
那个时候,大家就发现了,时老师的笑,是山崩地裂的笑,是惨无人道的笑,是毁灭人性的笑!
在那微笑后面,有个笑里藏刀装傻充愣的南宫珏,还有北堂靖的枪!!!
这娘们儿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但是作为混混头子的他们完全没有办法。
因为时老师的后盾是,是——枪——
发现这一事实,大家终于老实了,为了自身安全,按时上学放学,不迟到,不早退,按时交作业……
尼玛,劳资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听话了!
好感动~~~~~
比学生更早一步发现时老师不对劲儿的是和时老师朝夕相处的同事校园全能高手。
孙露这个八卦分子总能第一时间闻到不同寻常的气味,于是她开始和失恋没事儿干,和她一样八卦的江云扯皮——
“小云云,乃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江云眼中同样闪耀着八卦的光辉:“嗯,发现了,你脸上的痘痘又多了。”
“……去死啦,死样儿是小贝贝,你有没有发现小贝贝被爱得光辉笼罩?”
江云眨眨眼,不动声色的斜窥,随即偷偷摸摸地说道:“嗷嗷嗷,我看到了春天!”
孙露和江云双手扣拢,抱在一起,“哦,阿娜答,我看到了春天!”
这个时候僵尸脸的袁姐插话,她随手拿了桌子上两个粉笔头扔过去,正中二人后脑勺,在江云孙露嗷嚎抱头声中,女王范儿十足来了一句:
“聒噪。”
嗷嗷嗷,好可怕!
时老师的恐怖微笑一直持续到周五,周五下午微笑时老师突然开始焦躁起来,最直接“受益者”莫过于时老师最信任的学生,南宫珏班长。
“老师,您能不能不笑。”南宫珏眨眼,偌大个画室,那么多学生,您站在哪里不好,非要站在我旁边,南宫班长很崩溃。
“为什么?”时老师依然微笑。
南宫珏打了一个寒战,挠挠头:“老师,您笑得我画不下去了。”
“好,没问题。”体贴学生的时老师点点头,瞬间恢复了棺材脸,当南宫珏以为时老师的恐怖微笑停止的时候,但见面无表情的时老师朱唇轻启,吐出俩字:“重画。”
南宫珏泪牛满面,看着已经画得差不多的静物,心里那个后悔啊,自己没事儿触这个霉头干什么。
周五放学,时老师一直拿着手机。
距周六还有几个小时,在此期间,东方中校一直没有给她打电话,所谓的追求更像是她的幻觉。
最初的兴奋感已经消除,大脑回归正常,时老师开始焦躁起来,原因无他,又快到月考了。
春光灿烂的时老师还没忘荀校长给她的任务,学生们专业课倒是有条不紊,但是文化课,丝毫没有进步,昨天她嘱托语数外老师,小考了那么一下,没有想到,成绩近乎是全军覆没。
一个班每科的平均分,都没上七十,不要以为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一百五十分的卷子,及格线是九十分。
这个成绩,时老师看得脸都黑了,笑了一天,布置下若干作业,亲自监督学生自习课做完,还觉得气愤。
数学老师胡主任倒是不愁,教学四十年,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见时老师愁眉苦脸,还安慰她:“学生们天天上专业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