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能保持以前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时老师总希望自己班的小孩挣点气,考好一些,那样他们的前程和自己的“钱程”都有了保障。
这些科目,平均分最高的不是语文,而是英语,这些公子哥大小姐,相当一部分有出国留学的打算,英语普遍都还算是凑合,但是有个别,比如南宫珏,英语差得让姥姥都哭泣,一询问原因,班长南宫珏振振有词,“老师,我去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那边也说中文的。
让时贝贝最为气愤的是,小孩语文不好,语文是什么,通俗来说就是中国话,你一个中国人,国语都说不好,你还像话吗,学生们也很委屈,这次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班里的男生普遍表示,他们的理想就是吃喝玩乐,再找个漂亮媳妇儿,语文老师竟然说他们“贪图享受不思进取,传播消极思想,不够积极向上”,分数低得不可思议。
女生也不好过,当中属方亚云最委屈,她深情款款洋洋洒洒,全文不离开中心主题“我要嫁给北堂靖”,没有想到老师给了一个零蛋,并且下面给了评价,“学生不能早恋”。
若不是职业操守问题,语文老师真的非常想将这些卷子发到网上去,都快成“笑话大全”了,批改高二七班的卷子,她一整天都无比欢脱。
感情方面不顺利,工作工作不顺心,周五时老师的压力近于崩溃,会给学生好脸色才怪。
终于,日子一晃就到了周六。
周六一上午,高二七班都是专业课。
天高也算是有钱,学校方面购置了各种不同的瓶瓶罐罐,瓜果蔬菜。
要隔着平时,这些孩子哪里看得上静物台上那些水果,他们家里根本就不缺,天南地北,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这些孩子没见过,但是不缺是一回事儿,好玩又是一回事。
时老师就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班上的孩子有童心未泯的潜质。
她昨天新买的,摆到静物台上的苹果香蕉,今个一看,东西还摆在原来的地方,只不过水灵灵的苹果,只剩下苹果核了,金灿灿的香蕉,只留个香蕉皮。
问学生,谁都是一脸无辜说自己没见。
好,两斤香蕉,四斤苹果,说没就没,时老师到也不生气。
既然没有苹果没有香蕉,那你们就画苹果核和香蕉皮吧,一堆香蕉皮,画不完今天就别走了。
学生们哀鸿遍野,但是就是死咬着不说谁吃的。
画就画,不差这点功夫,我们是团结的高二七班。
时老师哭笑不得,现在班里小孩的水平,画这些东西,真算是难为他们了,这样超难度的题目,也只有美院考试才可能会遇到。
不过超难度就超难度吧,她也想知道,面对这种刁钻的题目,自己的学生画得纠结如何。
两个小时后,学生交卷,桌上那一堆香蕉皮苹果核被孙老师一个扫帚卷进了垃圾桶,静物台重新摆上了新的静物,袁素拉上时贝贝,三个老师开始评卷。
这次高难度题目,分数最高的依然是北堂靖的,只不过这个孩子画的过于写实,少了那么一点趣味。
北堂靖发挥一直很稳定,画得好也在老师意料中,让大家意外的是北堂靖之后,又出现了一幅作品,来自一个叫陈述的男生,他不是班委,没有任何突出之处,长得其貌不扬,在班里一堆俊男美女的学生中很不起眼,前几次专业作业,也不见他作品多么出彩,这一次他算是超常发挥。
三人围在这幅画面前看了又看,构图相当的大胆有趣,虽然没有北堂靖调子细腻功底扎实,但是胜在新颖别致,若是再给这孩子一点时间,让他再深入仔细的画一下,班里专业课第一恐怕就换人了。
和袁素相对“规矩”的学院派画风,孙露画画更加奔放大胆一些,这幅画引起了孙露非常大的兴趣,孙老师特意将陈述前几次的作业调出来,然后惊讶的发现,这个孩子这次超常发挥,偶然中透着必然,他一直在进步,班里二十多个美术生,最初几次作业,他都是垫底的,后来慢慢跑到中游,最近几次作品,分数都属于中上。
为什么进步这么大的学生,大家却都没有注意呢,三个老师老师反思,归根结底,是她们这些老师以貌取人了。
一番检讨后,袁素和孙露做了决定,将陈述列为重点培养对象。
年轻老师,大概都比较理想化,哪怕理智如袁姐,也忍不住热血一把,这个孩子恐怕比北堂靖更有天赋,若是好好培养,假以时日,或许班里可以出一个画家。
她们谁也没有想到,一堂惩罚性的测验竟然发现了这么一个好苗子。
因为学生们分数普遍比较低,再加上这次测试原本就超出他们现在所学范围太多,就算有个别出彩的作品,大部分学生画得还是不尽人意,于是时老师大手一挥,嗯,你们画得太差了,就不评分了,卷子老师们自留,你们接着画别的吧。
学生们又是一阵嚎啕,他们此时已经明白,又被老班给涮了。
当距放学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贝贝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
看到屏幕上闪烁着“无号码”三字,贝贝脸颊不由得发热,莫名有些心虚,看看还在指导学生们画画的孙露和袁素,又发现周围没有学生注意到她。
手伸进口袋,握住手机,三步并作两步,离开画室。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我码得无比愉快~~~
我想起来我们画室的同学偷偷吃静物的事情了,现在想想,各种愉快~
下一章更新十一点半,握拳,待会见~~~
正文 67第一次心动-第二更
时贝贝不是第一次接男人电话,但是如此犹豫还属于第一次网游之天下无双。
每个妹子心中都有一个**的自己,此时**时贝贝心里有些窃喜,莫非这就是懵懂的萌动!!!
哦,也许春天什么的真的到了!!
捂着微微发烫,也许还发红的脸颊,时贝贝无限娇羞,心里升起一丝甜蜜,按下接听键,但听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时贝贝脸一僵,面部表情出现龟裂、
竟然挂断了……尼玛……竟然挂断了……
呆愣三秒,时贝贝深吸一口气,也挂断电话,静等对方打过来。
其实她很像打过去,无奈,她不知道号码。
嗯,也就一口气的功夫,贝贝的手机再次响了,这一次,时老师没有再犹豫,接通了电话,“你在哪呢?”时老师脱口而出。
“……啊,俺在家看电视,和你爸。”座机电话,有点漏音,正在看电视的时爸爸按下静音,竖起耳朵仔细听,拿着话筒的时妈妈很激动,闺女这是打算约会,啊,到底和谁和谁?
忽略心中那一抹浅浅的失望,时贝贝放低声音:“啊,妈有什么事儿吗?”
时妈妈拍着脑门,觉得自己真扫兴,真耽误时间,闺女那边等电话,自己竟然还在搀和,连忙说,“没事儿没事儿,妈没事儿闲的难受,家里电话费太多……”
囧……
时贝贝觉得老妈不是那没事儿喜欢打电话的人,放缓声音,“妈,到底有啥事儿啊。”
时妈妈挠头,电话里“嘿嘿”笑了,笑得时贝贝毛骨悚然,一旁看电视的时爸爸看不下去了,这不是浪费闺女约会时间呢,一把抢过电话:“闺女,没事儿,你妈忘记你今天不回家吃饭,想着让你回来时捎斤馒头。”
“啊,原来是这事儿啊,还有别的吗?”时贝贝又问道。
“没了,我们很忙,就这样吧,不耽误你时间了!”时爸爸飞快的结束话语,然后快速挂断电话。
时贝贝听着手机发出的“嘟嘟”声,一片茫然,他们到底忙什么……
又过了一个呼吸的空,时贝贝的手机再次开始嗡鸣,这一次,时老师学聪明了,特意看看屏幕,随即眼睛一亮,“无号码”三字特别醒目。
忙按下接听键,“喂?”
手机那边,不负所望东方熙的声音响起,“嗯,是我,东方熙。”
嗷嗷嗷,时贝贝心花怒放,明明知道是谁,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心高兴愉悦欢喜……
手微微发颤,纵然对方看不到,时老师还是摆出单纯美好的微笑,声音放轻柔,再放轻柔,生怕自己过大的嗓门,给对方留一个糟糕的印象。
“嗯,我知道。”无限娇羞了有木有!
“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电话那边,东方熙声音浑厚。
时贝贝原本想要说“好”,但是随即想到一件事情,猛地摇头,“不要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电话那边,男人的呼吸的声音似乎停顿了半秒。
时贝贝说完就后悔了,是不是声音太大了,吓到对方了。
想着,急忙解释道,“那个,学校认识你的人挺多的,对你影响不好。”偷偷咽下那句“对我影响也不好”。
时贝贝有些愧疚,觉得自己是个坏人,这个时候,还没有忘记打小算盘。
半分钟之后,男人做了决定:“你说地方吧。”
时贝贝犹豫了一会儿,试探地说道:“学校东边一直往前走,有个十字路口你在那等我,可以吗?”
天高的老师学生,一般向西走,s市大家经常逛的天桥,还有富人小区景园路,都在西面,向东走,就脱离了这条“**路”,是平常老百姓出没的地方,很少有天高的老师学生会去东面。
东方熙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停顿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吐出一个字:“好。”
随着这一声,时贝贝紧张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重新眉开眼笑。
“嗯,一会儿见。”时贝贝欢脱的说道。
回到画室,时贝贝整个人的脚步都轻了,周身弥漫着快乐因子,老师学生纷纷侧目,这是捡到国宝了?
时贝贝看看表,此时距放学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提前走一会儿应该没问题吧。
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提前早退,但听指点完学生画作的袁女王幽幽然走到了时贝贝面前,“有事儿?”
时贝贝诧异,两眼瞪圆,你咋知道?
袁女王笑了,再次发挥她强大的“读心术”,“是男人?”
时贝贝这次彻底无语了,她眨眨眼,压低声音:“这么明显?”
袁女王反问:“你说呢?”
时贝贝尴尬地咧嘴无声笑。
“不是展吧。”肯定句,非疑问句。
时贝贝略有尴尬,袁姐也算是她和展月白半个介绍人了,被介绍人抓住自己还在相看别的男人,实在是很尴尬的一件事。
未曾想到袁素不以为然,她拍拍时贝贝的肩,说道:“别让人家等急了。”
说着,又幽幽然地离开了。
时贝贝看看表,距离放学还有五分钟,她感激地看了看袁姐,孙露像是有所感应,不明所以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冲她抱歉一笑,转身走出画室。
回到办公室,时贝贝迅速拿了包,检查桌子上有无落下的东西,匆匆离开办公楼。
没走两步,下课铃响起,时贝贝无奈地笑了,紧赶慢赶,还是和放学时间碰到了一起。
时贝贝刚走到学校门口,“嘟嘟嘟——”,一声喇叭声响起,回头一看,熟悉的黑色奔驰,车窗打开,露出白娘子的脑袋,“上哪里去,我送你一程。”
时贝贝摇头,“不用了,我很近的,你先走吧。”
笑话,她去约会,让一个大老爷们儿送她到约会地点。
才不要这么傻。
白子君挑眉,随即嗤笑出声,“行啊,那就不耽误你了,星期天别忘了。”
时贝贝点头,冲白子君挥手作别,大步离开,白子君看着时贝贝的背影,一边向西转动方向盘,一边皱眉。
走得那么急,绝对不是赶公车,公交站也在西面。
那她向东走,去哪儿?
白子君不禁升起好奇心,想要开车一探究竟,但是很快,他制止住了自己的行为,他这是做什么呢,跟踪还上瘾了,明天问就是了。
转过头,不再看时贝贝,专心开车,一路西行。
后视镜里时贝贝的背影越来越小,最终完全消失。
到了约定的地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笔直的站在车旁边。
无论是那辆迈巴赫轿车,还是男人本身都极有吸引力,引得过往路人频频向他所在的方向张望。
时贝贝却停住了脚步。
她一年的工资加起来,都不一定够给这辆车做个保养,在原书里,东方泓的家世似乎是四妃中最好的一个,东方母亲所在的企业,是一家世界级的跨国公司。
通过天高学生们的表现这一点似乎得到了证实,接送东方泓的宾利车并非是天高学生中最贵的,但是每当放学,就算道路再拥堵,大家也会不约而同给东方家的宾利车让出车道。
差距好大。
他们家也想买辆车,但是因为现在日益飙升的油费和攒钱买房子,时爸爸搁置了这个念头,还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
这辆车的钱,差不多就是一栋楼吧。
她们家再为九十平的房子勒紧裤腰带使劲攒钱的时候,人家却开着一栋楼到处跑。
这一刻,时贝贝森森的自卑了。
尼玛,我恨有钱人!!!
胡思乱想之际,男人抬起头,不悦地看着发呆的时贝贝:“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跑步前进!”
那语气,就像是对待手底下的小兵。
时贝贝一下子愣住了,那所有的沮丧啊,失落啊统统换成了呆滞。
东方熙低头,干咳了两声,撇过头。
中校也会尴尬?
时贝贝瞬间觉得东方熙被拉下神坛,整个人亲切了很多,踌躇了一会儿,时贝贝一溜小跑过去。
“嘿嘿嘿,让你久等了。”时贝贝挠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东方熙眼眸深邃,看着面前傻笑的女孩。
这一刻,他莫名有些后悔,或许自己的做法太过唐突了。
瞳孔黯了黯,东方熙想到在家里见到的东方冉暗淡的样子,他的妹妹因为常年在实验室做研究,少了很多同龄人应有的乐趣,她甚至没有去过游乐园。
二十多年,子君是冉冉唯一放在心上的外人。
时贝贝不喜欢白子君,子君和她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个坏人就让他做吧。
拿定注意,东方熙打开副驾驶座车门,沉声说道:“上车吧。”
气势好强,压力好大啊。
坐上车,时贝贝的心砰砰跳,眼神不断乱瞄,然后偷偷摸摸落到驾驶座上的东方熙身上。
“那个,那个,我们去哪里?”时贝贝觉得自己紧张地都说不出话了。
这一刻她有些怀疑,面前的男人真的喜欢自己吗,为什么他都不对自己笑呢?
东方熙关上车门,突然转过头,和时贝贝打了一个照面。
四目相对,时贝贝看到对方深邃的眼眸,呼吸都乱了半拍。
紧接着东方熙弯下腰,手绕过时贝贝的身体,抓住安全带的一端,时贝贝浑身僵硬。
但听“咔嚓”一声,时贝贝的安全带扣好,东方熙平缓的声音响起,“自己调整一下。”
时贝贝胡乱点点头,看着男人低头扣着自己的安全带,不知为何,心里暖暖涨涨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这是第一个给她系安全带的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贝贝没有谈过恋爱,所以……
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贝贝的理想型,握拳!
别说没恋爱经历的,就是有恋爱经历的见到理想型也会怦然心动
嗯,我要说的说完了,我们明天见!
正文 68很温馨的一更
东方熙误导了时贝贝,三十多岁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过去惹不起的妞儿。
部队里,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人,没有最多,只有更多,条件好的不在少数,之所以蹉跎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一是因为他太忙,没有时间和女方培养感情,第二就是他眼光高,一般的姑娘看不上。
时贝贝不知道这一切,她以为对方为了自己浪费了六年光阴,直到现在也没有结婚。
时贝贝有点小羞涩,又有些小忐忑,对方是高富帅,自己却不是什么白富美,双方家世悬殊太大,日后对方肯定不可能娶自己,到最后说不定自己会落一个“破坏军婚”进局子。
想到穿着囚服,吃牢饭的自己,时贝贝一哆嗦,还不等女主干掉自己,她就自己将自己干掉了。
想着,刚才那点小旖旎又消失了,取代的是小失落。
东方泓一边开车,一边不动声色观察时贝贝,将时贝贝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
长期在部队的磨练,他习惯性分析别人动作举止神态背后代表的意思。
大脑不停变化策略,准备方案,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击即中。
“午饭去哪里吃?”东方熙沉声问道。
时贝贝听到东方熙的声音,心肝砰砰直跳,其实东方熙的声音不见得那么好听,但是时贝贝就是莫名的心慌意乱,说到底,和声音无关,和说话的人有关。
只要喜欢,哪怕对方操着一口家乡话,说不定,你还会觉得是这个人朴实。
低着头,按下狂跳的小心脏,不想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羞涩扭捏,时贝贝努力纠正声音,“额,不知道,你决定好了。”
东方熙皱眉,他不觉得时贝贝是胆子特别小的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对自己说话时总是小心翼翼的,难道自己能吃了她不成。
“你喜欢吃什么?”东方熙换了一种问话方式。
提起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时贝贝有点不好意思,“饺子,面条。”
“还有吗?”
“米线,红烧肉,麻辣烫,地锅鸡……”
时贝贝小心翼翼地说着,这些,似乎太便宜了,要是约会吃这些,大概是很掉价的一件事吧。
其实时贝贝也不想这样说的,她恋爱经验为零,相亲的经验倒是丰富,相亲中大都是男方选地点,便宜了,贵了都随着男方来,以便女方观察男方收入档次一类的。
东方熙这样的,根本就不用自己观察,他有钱,他家也有钱。
时贝贝有些自暴自弃,干脆说了一串自己经常吃又爱吃的东西。
瞧,我就是个平民百姓,你们是坐在高级西餐厅吃西餐的,我就是那个不争气坐在大排档吃烤串的。
咖啡和大蒜的区别。
东方熙听了时贝贝说了这么一长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
他几不可察的向上扬起了嘴角,“还有吗?”
还有,还有什么?
时贝贝秉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地说道:“只要是好吃的,我都喜欢吃。”
不其然,东方熙想到了妹妹东方冉,s市一直有种说法“穷养儿子富养女”,东方家也是一样,妹妹东方冉吃东西就非常讲究,这一点很像母亲,只吃时令菜,不吃大棚里种出来的,吃鱼吃肉时,哪个地方还有讲究最新章节总裁,请别轻易爱上我。
记得他还上军校那会儿,东方冉开车去看他,到了学校非要缠着他吃他在学校吃的大锅饭,结果呢,冉冉还没吃一口就吐出来了,她那份儿菜还是自己解决的。
他常年在部队,空余时间少,出任务哪里还能开小灶,馒头咸菜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
这种事儿不能和家里说,母亲和妹妹都会大惊小怪,最了解自己的大概就是父亲,想到家人,东方熙眼神又柔了些。
在时贝贝的忐忑中,他说道:“我也喜欢喝面条,压饿。”
时贝贝瞪大眼,看着专注看车的东方熙,以为自己幻听了。
但见东方熙一边转动方向盘转弯,一边说道:“今天是不行了,我们吃别的吧,有机会,这些带你吃个遍。”
东方熙的车越开越偏,已经远离了市中区,跑到了s市的东郊。
时贝贝活动的范围一般都是市中心,这一片地方从来没有来过,车左拐右拐,好几次经过狭窄的小道,时贝贝彻底被这路绕晕了,就在时贝贝即将忍不住询问目的地的时候,东方熙将车停了下来:
“下车,我们到了。”
这是一栋农家小楼,两层,独门独院,院子里有人在洗菜,烧水,从一楼敞开的门里,可以看到一张床,上面是大花被单,不像是吃饭的地方,倒像是人家家里。
时贝贝疑惑地看着东方熙,这就是他要带自己来的地方?
走进铁门,东方熙对正在水池边洗菜的大娘说,“我之前预定的,好了吗?”
大娘点头,用围裙擦擦手,说道:“嗯,您上去吧,二楼,都给您提前准备好了。”
东方熙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他领着时贝贝穿过大厅,上了二楼。
贝贝很惊讶,和一楼标准的农家小院相比,二楼更像是精装修的中餐厅,十几个平方米,古色古香,青花瓷,君子兰,书架,屏风一应俱全,屏风后面,是一间小隔间,里面不超过十平方米,镂空木雕窗户,淡紫色的古韵布帘,有一张红木圆桌,上面放着紫砂壶和各种茶具。
若不是东方熙穿着西装皮鞋,时贝贝简直怀疑自己从肉文世界穿到了古代。
“坐吧。”东方熙从桌子下面拉出长圆面的凳子。
时贝贝略显局促的点点头,拉出凳子,也坐了下来,腰挺得笔直,双手放在圆桌上,左胳膊压右胳膊,十足小学生。
好高端,好洋气,好紧张。
东方熙看出了时贝贝的不自在,眼底浅藏着笑意:“不要紧张。”中校循循善诱地劝道,就像首长跟小兵谈话。
时贝贝嘴角僵硬地笑,“我不紧张。”我只是浑身不自在。
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坐下的时候才发现,她正前面有一幅字,字不知是什么体,反正她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下面的行书落款她看得分明,“东方熙”三个字儿醒目着呢。
竟然还会写毛笔字……
东方熙注意到时贝贝并没有看自己,顺着她的目光一路向后转,东方熙忍不住笑了,他以为时贝贝在品字,然后说道:“这幅字还是我半年前来这吃饭时写的,没想到老闫竟然拿出来摆在了这里……”说着重新坐正身子,看着时贝贝,“你是美术老师,不知道这样的字,还能不能入眼。”
时贝贝快哭了,不是所有的美术老师都会画国画写毛笔字的啊,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啊!
低下脑袋,生怕看到对方眼中鄙夷的目光,时贝贝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我不认识……”
东方熙一时间还没听出来时贝贝再说什么,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时贝贝闭上眼睛,就像是即将奔赴战场的义士,一咬牙,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我不会毛笔字。”
好了,我说完了,你尽情鄙视我吧。
东方熙表情明显一噎,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不认识这些字的可能,停顿两秒,东方熙说出了无数偶像剧的男猪脚对女猪脚说出的话,“我可以教你。”
时贝贝虎躯一震,随即摇头,“不用了,我很笨的。”
要是写不好那就太丢人了,时来世琢磨着要不要去什么书法班补习一下。
东方熙表情不悦,以为时贝贝怕吃苦,脸一板,“必须学!我监督!”
时贝贝想要抠眼,让你乱看,让你乱瞄。
看到时贝贝耷拉着脑袋,萎靡不振的样子,东方熙觉得异常有趣,他觉得时贝贝这样的女孩鲜活有朝气,想来想去,好哥哥的东方熙又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的妹妹,已经好久都没有笑过了。
想到冉冉不笑的原因,东方熙双眸幽深地注视着时贝贝。
东方熙没有料到,就在他盯着时贝贝猛看的时候,贝贝突然抬起了头,四目再次相对。
时贝贝快速地低下头,抚摸小心肝,好帅好有型,嗷嗷嗷,他在看我,看着我,看着我……
想着将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时老师有些苦恼,已经三天没洗头,脑袋顶不会有头屑吧。
正说着话,屏风外的楼梯传来“哒哒哒”的声音,时贝贝连忙整理羞涩,嗯,有人来了,要大方,不能丢脸。
随着来人上楼的步伐,时贝贝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猛吸鼻子,好好闻。
男色虽然当前,但是男色这个东西,毕竟不能当饭吃,今天在画室站了一上午,早就饿趴下了。
但是为了形象,要矜持!
屏风后面,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穿着很朴实的女人捧着四方食盒走过来。
东方熙看到来人:“老闫呢?”
“俺大哥在厨房里做饭呢。”女人咧嘴一笑,然后将目光放在时贝贝身上,露出惊艳,随即声音拔高了一些,“首长,这是您女朋友啊,真俊……”
时贝贝脸一红,却听东方熙摇头:“她不是。”
女人和时贝贝都愣住了,不同于女人的尴尬,时贝贝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还不等女人岔开话题说别的,东方熙双眸幽深地看着时贝贝,时贝贝被他看得浑身不得劲。
“我正在追求她。”东方熙极为认真的说道。
努力不去看女人挪揄的眼神,时贝贝努力装淡定,但是脸颊却越来越红,待女人走后,时贝贝心跳还在不断加速。
好羞涩,好开心。
时老师觉得花都开了。
干咳两声,她再次抚慰小心脏,默默告诉自己,淡定……
“……这的户主叫做老闫,是我以前的战友,退伍后,他在这里盖了一栋小楼,全家都住在这里,老闫做饭一直不错,退伍后,又去学了几年的厨师,然后在家研究功夫菜,因为准备食材太麻烦,地方又小,每天就只能招待一两桌,一开始来吃的都是熟人,这两年名声打出去了,慕名来吃的已经排队到了明年。”
东方熙轻声说着往事,就像是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檐照在他的脸上,整个人显得无比慈祥,让时贝贝想起了家中经常看报纸新闻的老父亲。
这种诡异温暖的亲切感从何而来,要飙泪了有木有,爸爸都长白头发了有木有!
驱散心头那异样的酸涩感,时贝贝抬起头,东方熙已经讲完,等待时贝贝发表自己的见解或者是听后感。
时贝贝想了想,无比纠结的说道:“那我们岂不是加塞?”
东方熙再次被噎住,难道这个时候关注的重点不是“老闫很厉害,这里的菜很好吃”吗?
想了想,东方熙深沉悲痛地说道:“嗯,我们是在加塞。”
作者有话要说:加塞是插队的意思,地锅鸡是山东一种鸡的做法,是一个大铁锅上来的,铁锅四周贴着饼~超好吃~~~~
饼可以蘸着汤吃,嗷嗷嗷~~~~
大家关于东方熙的话,我都看到了,握拳,我要说,东方熙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渣,普通人而已
十一点半准时见~~~
正文 69白校医,多多保重!
东方熙战友老闫做得饭菜确实很好吃,每道菜似乎都有个讲究,餐桌是最能鉴定吃货和饭桶的区别。
饭桶是埋头苦吃,胡吃海塞。
吃货是吃什么都能讲出个一二三。
两者在吃的底蕴上,有本质的区别。
吃货是吃得好吃得精吃得有味道,饭桶是好吃的统统都可以!
时贝贝默默望嘴里扒菜,一边吃,一边听东方熙讲这个菜什么来头,那道菜什么讲究。
这的户主老闫,一定和东方熙的关系很好,他做了很多菜,每道菜只做了一点点,比如说吃出鸡蛋海鲜味道的豆腐,就一小块,比如说好吃的佛跳墙,就一口口。
东方家的人是不是都是这样,时贝贝在脑子里构想了这样一幅画面。
若干年后,自己嫁到了东方家,东方家的人正襟危坐,每个人都在优雅的用餐,只有自己,不小心掉在地上一粒米粒,又不小心将菜汤滴答到干净的桌布上……
时贝贝注意到,刚才上了一小碟鸽子肉,东方熙碟子里的鸽子骨头吐得都比自己碟子里的好看。
好自卑……
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明明都这么自卑了,还是可以坐在这里心安理得的吃饭,难道不应该食不知味的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吗?
终于在最后一道菜上来后,东方熙嘴里的战友老闫出现在时贝贝面前。
那一瞬间,贝贝以为看到了同事胖子李,偶闹,她要回去问问,胖子李是不是有神马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看着对方硕大的,颤抖的胸部,再看看对方同样硕大坚|挺的腹部,时贝贝眨眨眼,再眨眨眼,看着东方熙的眼神充满了诡异。
原来这年头当兵,已经如此的不讲究了……
察觉到时贝贝的疑惑,东方熙干咳两声,看着许久不见的战友:“老闫,你该锻炼了。”
“首长,俺一直都有锻炼,俺可结实了,俺还能做一百个俯卧撑。”老闫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他使劲搓手,脸因为高兴涨得通红,鼻子里面粗重的呼吸几乎化成了实体。
时贝贝了然,和胖子李一身肥肉相比,老闫是个健壮的胖子。
老闫似乎好久没有见到东方熙,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更准确的说,是老闫对东方熙有说不完的话,东方熙一直在板着脸听老闫说话,不过时贝贝发现,他的表情很柔和。
贝贝看着专注和老闫说话的东方熙,心跳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两人说着说着,老闫突然说道:“首长,我刚听俺妹子说,您带嫂子来了,嫂子呢?”
老闫虽然年纪比东方熙要大,却一直以东方熙为兄。
听到东方熙的战友这么称呼自己,时贝贝心里又有窃喜,又有不安,但是同样又非常甜蜜,局促不安地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偷偷地瞅着东方熙。
东方熙扭过头,注视着时贝贝,偷瞄东方熙的时贝贝看到对方漆黑幽深的眸子和象征着健康的古铜色的皮肤。
嗷,偷窥人家被发现了!
时贝贝呼吸一滞,随即眼神飘忽,装作看别的地方,东方熙双眸含笑,并不揭穿。
顺着首长的目光,老闫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坐在东方熙对面的时贝贝,时贝贝略有感慨,自从穿成美艳女配之后,她还没有被异性忽视这么长时间。
老闫看到时贝贝,眼睛一亮,随即眉开眼笑:“首长,嫂子和您天作之合,真是郎才女貌。”
他的眼中很清澈,没有一点欲念感,只是单纯的为东方熙感到高兴。
时贝贝忍不住笑了,她摆摆手,说道:“我不是你首长的女朋友。”
老闫一听乐了,“迟早的事儿,我们首长人品好,前途光明,当年文工团好多文艺女兵争着抢着要当首长的女朋友,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
额,这么抢手啊……
时贝贝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头冷水浇了一下,透心凉。
是啊,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女人追呢,女人结婚,除了爱情,还想要一份保障,这样的男人,只要嫁给他,那就是幸福一辈子的事情。
这样的好事儿凭什么轮到自己呢……
老闫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局促不安地看着东方熙,想着首长能给他解围,东方熙大手一挥,“老闫,你还没吃饭吧,快去吃饭吧,我看你忙了好几天了。”
首长发话,哪能不听,老闫脚底抹油一般跑了,这一刻,他用行动表明,他不仅仅是一个健壮的胖子,还是一个灵活的胖子。
房间里又剩下时贝贝和东方熙两个人。
“吃饱了吗?”东方熙凝声问道。
时贝贝点点头,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沉默。
东方熙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干脆当鸵鸟,低着头,看着自己脚面,嗯,她突然发现自己脚面很美丽。
似乎过了很久,阳光从东方熙的方向转到时贝贝那边,贝贝觉得阳光照在自己眼睛上,酸酸涨涨的,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老闫夸张了,没有那么多。”东方熙的声音突然想起,时贝贝猛然睁开眼睛,穿过刺眼的阳光,她看到东方熙目光中的认真。
他在对自己解释?
一刹那,时贝贝觉得自己刚才失落的心,重新找回了方向,并且再次欢腾起来。
嘴角忍不住向上扬起,时老师傲娇的扭过头,鼻子“哼”了一声,“和我无关。”
听到时贝贝这样说,东方熙脸色一肃,板起脸来,时贝贝腰杆不由得挺得笔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好像做错事儿的学生。
“怎么没关系,我在追求你。”东方熙沉声说道,就像是汇报什么任务一般,语气无比正经。
时贝贝脸一红,这人说起情话来也是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怪感动的。
“油嘴滑舌。”贝贝小声争辩,脸上的笑意却是那么明显。
东方熙看着时贝贝,深邃的眸子就像是要将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