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未提,从这则新闻里,时贝贝倒是没有看到自己和东方泓,倒是白子君的脸一闪而过,虽然镜头很短,但是也足以让认识的人看清楚。
白子君和时贝贝一样,看到新闻的内容,懊恼的表情一闪而过。
时贝贝好笑地看着白子君,“上电视了?”
白子君看到幸灾乐祸的时贝贝,双手抄在口袋里,“不疼了?精神了,可以活蹦乱跳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吐出两个字,“不能。”
白子君低头看着表,说道:“已经一点多了,去吃午饭吧,我请客。”
“这么大方,你不是说要宰我吗?”时贝贝佯装惊讶。
白子君似笑非笑看着时贝贝:“去唐国大厦,请客你愿意吗?”
唐国大厦,s市明面上最贵的地方,吃顿饭半个月的工资就报销了,时贝贝讪讪地低头,小声说道:“你换一家吧,西城酒店也成。”
西城酒店,虽然不如唐国,但是也非常贵了,平常老百姓哪里会去那种地方吃,不是说吃不起,而是没必要。
白子君挑眉,时贝贝家什么样,从她住的那个老式小区白子君就看出来了,不算特别差,但是也绝对不会特别好,小康之家,买套房子全家勒紧裤腰带,牙缝里挤钱的家庭,能说出西城酒店,真是难为她了。
白子君觉得时贝贝那副肉痛的样子非常有意思,“那就西城酒店吧,原本还想请你去唐国,但是看到你这么强烈要求付钱,我就不和你争了。”
时贝贝明明知道白子君不会让自己掏钱,心里还是咯噔一下,仿佛看到一张张毛爷爷从口袋里飞走了。
白子君哈哈一笑,也顾不得医院左右旁人怎么看他,“走吧走吧,逗你玩的,去西城,我请客。”
西城好贵啊,纵然是被人请客,时贝贝也觉得肉疼。
到了医院楼下,时贝贝忍不住说道:“那个,白子君,别去西城了,咱去吃别的吧,太贵了,换家吧。”
时贝贝是真诚实意这么说的,小老百姓过日子,紧巴巴的习惯了,想吃排骨还要看看肉价有没有上涨,能吃鸡鸭肉,就不吃猪肉,明知道早晨的菜新鲜营养足,但是还是愿意晚上等菜市场快关门买便宜的。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他曾交往过不少女伴,像时贝贝这样一般家庭的也不少,有些女孩很要面子,生怕自己看不起她们,绝对不吃“嗟来之食”,哪怕再渴望,也会表现出自己清高一面,约会去吃饭,非要去吃便宜的路边摊,哪怕她并不缺钱,也要摆出一副“我是穷人我骄傲”的姿态,买什么东西一律说“没钱”,花他的钱,明明很高兴,但是却还是一副“你侮辱我”的样子。
这种女孩很矫情,白子君交往过一两个,自觉消受不了,就放弃了。
还有一种,是很多女孩都有的,那就是明明很高兴,还摆出一副推脱的样子,嘴里客气,比起前者,这样的女孩白子君反而更能接受。
女孩子要面子,口是心非一些,也没有什么。
时贝贝和他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或许是他的生活中,没有接触过这类女孩。
她也喜欢沾便宜,但是却沾得很有底线,当对方给予的太多,她就不会不动声色的还回去,就像是天高同事聚会,大家都有请客的时候,该掏钱的时候绝对不含糊,就像是现在,她觉得西城越线了,她会感到有压力,会惶恐。
这是个好姑娘,和他在声色犬马的夜店认识的,完全不一样的好姑娘。
白子君再一次感觉到,时贝贝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是那么远。
不一样的消费观,不一样的生活圈。
或许她可以在他们的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但是她却和他们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种是根上的东西,无法改变的。
就像是那个煎饼果子,她觉得加个鸡蛋就很幸福,他却觉得味道一般。
看到对方略微不安的样子,白子君笑了,纵横情场多年,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的小心思,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了她,几次接触慢慢在心底发芽,不知不觉,已经在自己心底占据了一块位置,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甚至从未想起过东方冉。
明明知道要远离,但是还是忍不住靠近对方,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越靠近越发现,和她的距离,真的很遥远。
他知道若是任其发展,某一天她会取代东方冉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他会完全忘记,自己曾有个谈婚论嫁的未婚妻。
他很想收拾干净,好好和她谈恋爱,可是他们之间隔着一个现实。
叹气,白子君隐藏自己的情绪,嘴角扬起玩世不恭的笑容:
“那好,你说地方,我们去吃什么?”
时贝贝见白子君换了地方,松了一口气:“我们去吃自助吧,我知道一家自助烤肉,地方干净还不贵,很好吃。”
更重要的他们美术组所有人都说那家烤肉很正宗,味道不错。
吃自助?
大少爷n多年没从外面吃过自助了。
“行啊。”白子君抄着口袋,低头看着时贝贝,眼神温柔,“你带路。”
贝贝眉开眼笑,“那好,我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继续愿意支持正版订阅的和丢地雷火箭炮的妹纸,我不知道怎么说,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鞠躬~~~
十一点半,待会见~~~
正文 73见家长!!!二更君
两人吃完饭,已经三点多钟了,折腾了小半天,晚上又没有睡好,贝贝觉得很累,强忍着困意没有睡着。
白子君看到时贝贝打着哈欠,泪眼婆娑的样子,就有些好笑:“你今天起得这么晚,怎么还这么困。”
时贝贝无精打采跟着白子君去车库,听到他这么说,随口答道:“一晚上没睡好不好,现在才困我已经很厉害了。”
白子君按下遥控车锁,开车,笑着说道:“一晚上没睡,你干什么去了。”
时贝贝张嘴刚要回答,很快就合上了嘴巴,支支吾吾地说:“昨天看小说看太晚了。”
白子君有些怀疑,时贝贝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
看到白子君若有所思的眼神,时贝贝垂下脑袋,白子君应该认识他吧,听白子君之前的口气,两个人应该是很不错的朋友。
但是,正是因为是朋友,时贝贝才更不能说。
想起昨天中午的告白,时贝贝脸就会发烫,心就会发慌。
跟做梦似的,那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说,“做我女朋友”。
几乎一瞬间,贝贝真的就那么答应了,若她真的是二十四岁的话,一定无法抵挡东方熙的诱惑。
可是她不是,她穿越之前,已经是奔三的标准“剩女”,通过相亲,她见过好多好多的男人。
经历的多了,见得多了,时贝贝才越发知道“门不当,户不对”意味着什么。
东方那样的家庭,注定是站在好多好多人肩膀上的。
三十一岁的中校,时贝贝昨天特意去网上查了资料,真的是好稀罕,理论上可以办到,但是实践上多么困难,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不出意外,三十五岁之前,东方熙就会成为大校,这样的男人,是她一个小老百姓配得起的吗?
他懂得好多好多,仅仅是一个菜,他就可以讲出那么多的典故,而他在讲话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插不上话。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觉得若不是穿越这档子事儿,她根本就不可能和这样的人物产生任何交集。
时贝贝苦笑,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喜欢,可是他却不是她能要的起的。
“怎么了,再想什么呢,不高兴?”白子君忍不住问道,也不知道时贝贝想起什么,整个人跟霜打得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看上去可怜兮兮,好像要哭了。
时贝贝勉强笑了,摆摆手,“只是有点困了,没有,今天挺高兴的。”若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她今天总体真的挺高兴的。
白子君听后皱眉,他知道时贝贝在相亲,不由自主,白子君想到那个开奥迪车送她到家附近的小白脸,难道是他……
心里堵得难受,酸酸涨涨的,白子君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去干涉时贝贝的生活,说白了他算什么呢。
名义上,他们是同事,但是她是老师,他是校医,虽然在同一个学校,所在的办公楼却隔着半个学校。
当年因为东方冉的关系,他放弃了很多机会,留在天高,现在他已经和东方冉分手了,留在天高似乎已经成为不必要的事情。
他已经打算离开了。
为了斩断那来得莫名其妙的情愫,他必须要离开,越快越好。
******
见时贝贝困得实在不成样,眼圈都红了,白子君就直接将她送回家了。
平时,白子君都是晚上到,唯有这一次,是在天还未暗的下午,老式小区,每到四点半五点那会儿,就会有买豆腐脑娃鱼的,还有炸肉串香肠的,长矮桌,小马扎,老人带着孙子孙女在那一坐,又聊天又喝豆腐脑。
白子君送时贝贝回小区院子的时,正赶上小区卖豆腐脑的大娘摆摊儿,乍看到一辆平时没见过的小轿车出现在小区楼下,很多人纷纷侧目,猜测这是谁家的小车,到是没有人认出这是辆大奔。
时贝贝困得稀里哗啦,强睁开眼睛,一看白子君停在自家楼下,暗道坏了。
转头,时贝贝讪讪地说道:“白子君,你再往前走,随便将车停个没人的地方再把我放下来吧。”
街坊邻居都认识,传来传去还不知道说什么话。
时贝贝这话说得忐忑,按照以往的经验,白子君应该是直接喷她了,时贝贝都等着对方铺天盖地一顿嘲讽,没有想到白子君扑哧笑了“德,没想到我这大奔到你这还嫌弃了,行,往哪儿走,听你的。”
时贝贝暗自诧异,不知道白子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
白子君将车开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时贝贝看到左右没有熟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时贝贝刚才紧张的样子,白子君有点不爽又有些无奈,他想说点什么,但是苦于无话可说。
贝贝转过头,看着白子君,笑了,“谢谢你啊。”
白子君摇头,“谢什么,原本想着给你一个愉快的星期天,没想到连累你到医院了。”
时贝贝连忙摆手:“哪有,我今天还是挺愉快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儿童乐园了。”
车里狭小的空间,孤男寡女两个人,时贝贝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快速说道:“那我就不留你了,那个再见。”
白子君深深看了一眼时贝贝,点头,轻声说:“再见。”
时贝贝打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随后,看到不远处朝她方向走来的人,愣住了。
囧了,现在钻回车还来得及吗?
时贝贝快准狠,想着迅速缩回车里,没有想到来人比时贝贝更快,更准,更狠,穿过层层人群,来人一眼锁住了目标,眼睛亮了起来。
“闺闺!”
但见一个穿着红色开衫,灰色棉麻裤的妇人挎着菜篮子急匆匆,凌波微步一般,闪电出现在时贝贝面前,拉住贝贝的手,面露惊喜之色。
时贝贝脸瞬间垮了下来,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妈。”
嗯,来人正是时妈妈,林女士。
时贝贝用人头担保,同样是姓林,时妈妈和林月儿家的双木投资,半点也没有关系。
电厂是个有油水的单位,但凡是个官儿,手里都有那么一点油水钱,早年监管不太严,富了一批人。
时妈妈和时爸爸原本也是不懂这些车牌子的,老夫妻当年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自行车还是有了贝贝那会儿买的,不过这些年发展快了,领导的车也改了,早年桑坦娜都过时了,时爸爸在电厂,常看到领导坐着小车进进出出,偶然就会听工厂的年轻人议论,哪个那个领导开什么样的车。
时爸爸便悄悄记住,和老伴儿独处的时,可以给老伴儿说,那个“谁谁谁开得是啥啥车”,时妈妈一点都不羡慕那些“啥啥车”,只觉得自家老伴儿懂得多。
跟着时爸爸,时妈妈也知道了不少好车的标志,这奔驰就是其中之一。
原本时妈妈在小区后门的菜市场买菜,回来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停在巷子口的奔驰车,时妈妈觉得比他们厂长家那辆气派多了,就多看了几眼,想着回去给老伴儿说叨说叨,未曾想到还未等自己走过去,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女人。
那身形,越看越像是自己家的贝贝。
走快了几步,发现果然是自家贝贝。
做父母的,凡事儿牵扯到自家孩子,那就最小气,时妈妈表面上跟老同学“好好好,是是是”,心里可都记着呢。
骑驴找马谁不会,可不是你么家臭小子的专利,我们家贝贝也不是没有人追的。
看到这辆大奔,时妈妈本能想起前几天闺女给自己说的,有个军官喜欢她,还表白来着。
啥衔时妈妈都忘记了,就记得是个军官。
时妈妈不懂车,也没见过展月白那车,但是打心眼儿里,时妈妈就认定了这车比老同学家那辆车要好。
切,管你啥啥车,我家女婿开得是大奔。
时妈妈现在就想给老同学打电话,狠狠炫耀一番,俺闺女不稀罕你家那臭小子,你家愿意和谁谁谁相亲,都和俺们老时家没关系!
看着母亲热切的眼神,时贝贝就知道自己母亲想左了,肯定将白子君,当成未曾晤面的东方熙了,此时她无比期望白子君就窝在车里,不要那么尊老爱幼,她可以借着机会将自己母亲给稳住了。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儿,母亲记性又不太好,糊弄糊弄就过去了,无奈白子君太聪明,又和东方熙是熟人,时贝贝都打定主意拒绝东方熙了,自然也不会让白子君这个外人知道自己和东方熙的关系。
可惜了,白子君和时贝贝还是默契不够,先不说时贝贝和时妈妈南辕北辙的心思,单说白子君在车里听到时贝贝那声“妈”,就明白外面站着的是贝贝的母亲,白子君觉得人家长辈都站在你车门口了,你若不出来,那太没礼貌了,良好的教养不准他做出这么没礼的事情。
于是白子君打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深吸一口气,沉稳走到时妈妈面前彬彬有礼地说道:“阿姨好,我是贝贝的同事,我姓白。”
打看到白子君的脸,时妈妈心里的好感度就“up”、“up”向上刷,时妈妈星星眼,这小伙儿好啊,这个头,怎么也得一八五吧,配他们家贝贝正好,长得好文绉绉,看上去就聪明,走路的样子都好看,一看家教错不了,哪像那个小展,约得午饭,晚饭吃完了才出现……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眨眼的功夫,这好感度一路彪红,即将达到顶点爆棚的时候,时妈妈听到对方说“阿姨好,我是贝贝的同事……”
在前一句“阿姨好”时,时妈妈还欢喜的腾飞九霄,下一句“我是贝贝的同事”,就让她从九霄云天摔下去了。
“不是军官啊……”
时妈妈呐呐自语,眉眼里说不出的失望。
这一刻,时贝贝几乎想让时光倒流。
妈,人家站在这儿呢,你有啥意见回去说成不!
时妈妈说得声音其实很小,无奈,白子君耳朵太好使,一下子就听出不对劲儿了,敢情是认错人了。
难道说那小白脸是军官?不对,时贝贝说了,那小白脸和她们家算是从小认识的,没理由时家人不知道小白脸是干什么的。
再说那小白脸哪里像军官了!
白子君若有似无地用眼光瞟着时贝贝,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莫非除了小白脸还有旁人追她?
能让时家人这么高兴,说明那人军衔不低,能将自己认成对方,说明他们之间年纪也相仿。
白子君自诩人脉广,认识的人多,快速翻遍脑子里的记忆,除了东方熙,没听说s市还有这号人,莫非是外地的?又或者是个骗子!
白子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想越觉得不舒服,看到时贝贝的母亲失望的脸色,又看到时贝贝躲躲闪闪的样子,白子君皱眉,这个傻妞,别再被人骗财又骗色,这年头打着军官头衔欺骗他们这种小姑娘的人太多了。
打定主意,白子君想着回去给东方熙打个电话,查
作者有话要说:谁说这剧情没进展的,谁说的,都见家长了!!!!
请跟我一起欢呼,见家长!!!
好吧,欢呼完毕,大家就去睡觉吧,明天见!!!
正文 74缘分不好说-一更君
当闺女年纪到了还没有谈过恋爱,时妈妈很着急,条件好点的单身男士就都想网罗过来留给自己闺女。
好男人要先占下,免得被别人抢走了。
失望过后,时妈妈再次整装待发激|情似火,旁敲侧击地询问贝贝这位长相帅气的白小哥有没有女朋友,“好女百家求”才是正道。
时贝贝无限怨念,自己相亲的事情很糗了,她脸皮厚,这个倒是不要紧。但是老妈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那迫不及待的表情好像是她真的是没人要,时贝贝瞅着白子君,更怨念了。
自己妈妈不明白也就算了,白娘娘竟然也顺着自己母亲说。
那个“阿姨,我一见您就觉得特别亲切”是怎么回事儿啊,黑寡妇,你是不是要给我抢麻麻啊!!!
好不容易将热情如火的时妈妈打发走,时贝贝周身怨念的黑烟已经快成实体了,白子君挑眉看着无精打采的时贝贝,抄手,若无其事地说道:“那军官是怎么回事?”
时贝贝猛地抬头,警惕地看着白子君,再三后退:“不告诉你!”
白子君看到时贝贝这一脸秘密的样子就火大,气急败坏:“又不给你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时贝贝虎躯一震,莫名联想到之前猜测的白娘娘性取向的事情。
时贝贝看着一脸便秘的白子君,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白子君和东方熙认识,听白子君的口气,两人应该是竹马成双。
白子君和东方冉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东方熙?!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却要叫你大舅子!
世俗不伦的层层枷锁,将他整颗心禁锢了起来,他愿意做他背后的男人,成就他一番伟业,自己黯然神伤继而放荡不羁玩世不恭!
花心,只是他欺骗世人的外表,他贞洁的一颗心,只给了心中的那轮红日,那弯明月。
他带着微笑的面具,事实上内心却在哭泣!!!!
无数个喝醉的夜晚,他曾拿着他穿过的袜子潸然泪下,一声声唤着“阿熙”,当天亮了,他又成了那个用生命在演戏的纨绔公子!
我去,要不要这么伟大,要不要这么感人!!!
时贝贝越想越难过,太虐心了,太煽情了,生离死别固然催人泪下,但是这样缠绵悱恻凄婉故事同样荡气回肠,生生揉碎了心肝儿。
虽然面前这个男人花心有毒舌,讨厌又腹黑,但是他对自己还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夫,不可抢!!!
想起那个伟岸的军装男子,时贝贝心如刀割心神不宁心碎成灰心有不甘,但是在白子君默默守护,你幸福就好的大爱面前,自己那点少女的情怀简直是太可耻了!
我很喜欢你,但是有个人比我更喜欢你啊!
别了兵哥哥,我会找一束洁白的鲜花悼念我们未开花的爱情。
你的出身,我的泪。
想到自己还未开始便消逝的爱情,时贝贝有些酸楚,又有些欣慰,她是为了成全一个男子的全心守护退出的。
仰起头,看着白子君,时贝贝泪眼婆娑,她克制了许久,才没有让自己冲上去握住白子君的手,鼓起莫大的勇气,时贝贝终于决定祝福情敌。
“你不用抢,他一直都是你的!”
这一刻,贝贝觉得她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
回到家,时妈妈很高兴,拉着自家闺女问东问西。
“贝贝啊,你觉得小白怎么样啊,他都说自己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发展的可能啊……他和那个军官,你比较喜欢谁啊……”时妈妈越扯越远,越说越兴奋,好像已经看到了闺女穿着婚纱,自己抱着外孙的场景。
“趁着年轻,早点要孩子,我们身体好,可以帮你带着,我们要是能多活几年,说不定还能看到重孙……”时妈妈越说越兴奋,仿佛看到了自己白发苍苍,儿孙满堂的场景。
四世同堂什么的,真是太美好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觉得有必要去泼一下时妈妈的冷水,“妈,您想得真的是太多了,今天那个同事人家是有女朋友的,只是刚分手,说不定哪天就复合了,你就别想了。”
时妈妈原本还想说什么,听到闺女的话,瞬间住嘴了,瞪大了眼:“竟然是这样!”
原本时妈妈以为对方对自家闺女有意识,看着姓白的小伙子年纪也不小了,家里想必也应该催了,听说是单身的,还以为和自家闺女有发展可能,哪里知道竟然是个有女朋友的。
时妈妈心里有些失望,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又扯到自家闺女身上:“现在的年轻人,分分合合的,谈恋爱今天好了明天掰,跟玩儿似的,说结婚,没多久就离婚了……你可千万别学这些乌七八黑的东西!”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跟我有啥关系,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时贝贝很无辜,自从她到了该找男朋友的年纪,妈妈说谁的事儿,都会延伸到自己身上,上次看到新闻上说,有对年轻的父母将自己四岁的闺女打死了。
看到新闻里四岁女孩的照片,时妈妈义愤填膺,多好的一个孩子,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这对年轻人真是太过分了balabalabala……然后一定要时贝贝做保证,以后不许打孩子,男孩女孩都一样。
既然同事那条路走不通,时妈妈又开始兴致勃勃问贝贝军官的事情,这年头军人好啊,只要是军人,一旦领证那就是军婚,就是受法律保护的。
她和老伴儿风风雨雨走过了将近三十年,相扶相依,虽然现在身体健康,但是谁能知道日后会是个啥状况,她倒是想照顾闺女一辈子,但是可能吗?
看着闺女嫁个好人家,小两口甜甜蜜蜜,恩恩爱爱,是时妈妈最大的愿望。
看着时妈妈饱含期待,时贝贝有点愧疚,估计这一次,又得让妈妈失望了,斟酌了一下,贝贝说道:“妈,人家是中校……”
时妈妈懵懵懂懂,她倒是知道少校,中校什么的,但是却并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她甚至分不清楚中尉,中校哪个比较大。
贝贝在心底叹气:“妈,您以前不是挺喜欢一个片子,叫《大校的女儿》,还记得不?”
见妈妈点头,时贝贝接着说道,“你看电影里的大校多大了,我说的那个军官,军衔就比那个大校小一点,但是才三十出头,过不了几年,人家也成大校了。”
“那是好事儿啊。”时妈妈没听出闺女的意思。
这话原本时贝贝是不想说的,但是看到母亲这么期待,时贝贝觉得这盆冷水有必要浇下去,“妈,您觉得部队是这么好升的,您以前不是也说,‘谁谁谁家花了多少多少钱,送孩子去部队当兵去了’吗,结果呢,那些人从部队呆了几年,还不是又都回来了,三十出头的中校,放眼全国那也没几个,都是部队拔尖的,咱国家这些年也没出什么大事儿,哪有那么多表现的机会就恰好落在他头上……”
时贝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时妈妈也算是彻底听懂了,那个军官家有人,还不是一般的人。
虽然女孩子高嫁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在老一辈儿看来,女孩子就应该嫁给差不多,或者是再往上一点的人才好看。
但是齐大非偶的道理,时妈妈还是明白的,你自家吃几碗干饭,你自己不知道啊。
男方家给了丰厚的聘礼,女方家却给不了相应的陪嫁,闺女到人家家里,就要看着人家的脸过。
家世再好,也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归根结底,做父母的还是希望让闺女找个知冷知热的。
光面上好看管个屁用啊。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吧。”时妈妈有些难受,人家父母争气,有车有房,孩子就算是长得丑嫁不出去,还能找个上门女婿,自己没出息,连累闺女的婚事,明明有好人家了,却因为差距太大只能拒绝。
时妈妈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闺女,张了张嘴,半天才叹出一句话,“闺女,苦了你了。”
贝贝忙安慰自己妈妈:“哪有啊,和军人处对象有啥好的啊,嫁过去那就是守活寡,哪里有灾有难的,都要他们冲锋陷阵,谁稀罕啊……”
说这话的时候,贝贝心里也挺难过的,东方熙各方面都好,真的特别好,但是她要不起。
他那样的人,是要配公主的,自己连灰姑娘都不算,灰姑娘人家是贵族,父亲是有爵位的。
晚上,时贝贝拿着手机,她原本很想给东方熙打过去,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东方熙手机号,两次见面,东方熙什么都没有留给她。
她只能静静地等着,等着对方给自己来电话。
时妈妈端着切片的苹果进屋的时候,看到自家闺女坐在床上拿着手机,莫名就觉得心酸,当妈的最了解闺女,贝贝能特意说出那个军官,想必就是很喜欢,感情这回事儿,其实就是一种感觉,就像是当年她见到贝贝的爸,原本看照片也没怎么相中,但是看到本人后,就一眼,她就告诉自己,是这个男人了。
现实挺残酷,有缘无分的人多了,好在现在两人没谈,感情也到不了那个份上,趁着现在说开了,对谁都好,闺女现在还年轻,s市这么大,中国这么多人,总有一个会是他们老时家的女婿。
“贝贝,吃苹果,苹果皮是你爸削的,还叮嘱我给你切片……”时妈妈说道。
时贝贝看了看盘子里的苹果,她从小就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家里为了多让她吃点水果,没少折腾,他们家也不算是特别时髦潮流的,s市市场还没榨汁机这东西时,时爸爸就托同事从别的城市捎来的,就为了让贝贝多吃点水果。
贝贝笑了笑,“妈,放这儿吧,我知道了。”
“嗯,赶快吃,一会儿苹果就黄了。”时妈妈说了两句,便不再打扰闺女。
贝贝这通电话,等了很久,从七点吃完晚饭,到十一点看完小说该睡觉。
四五个小时都没有等到。
拿着手机,时贝贝苦笑,怎么觉得自己就跟后宫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似的。
将手机丢在一边,贝贝刷牙洗脸敷面膜去了。
有的时候,人和人真的需要一点点缘分,因为是老师的关系,平时从学校贝贝很注意,手机都是震动状态,她今天敷面膜,在洗刷间磨蹭的久了那么一点,等她回来时,发现手机屏幕有一条未接来电。
看着屏幕上面的“无号码”,贝贝摇头,突然就那么笑了出来。
东方熙说六年前见过原主女配,可是原主女配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们见过的次数也不少,每次匆匆几面,留给彼此的印象都不深,说白了,他们好像,总是缺少那么一点点缘分。
就像现在,她回来了,那边挂断了电话。
贝贝有预感,对方今天晚上不会再打来第二通电话了。
收拾桌子,将第二天上班用的教案材料拿出来,贝贝拉开被窝,干脆利落地选择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时妈妈并非是势利眼,而是希望闺女幸福,很多父母希望闺女早早结婚,因为结婚结得早,生孩子生的早,闺女生孩子的时候,会少受很多苦,他们也可以趁着年轻帮忙带孩子,而且,他们也为自己闺女的未来考虑,要是三十多岁以后结婚生孩子,孩子十岁,闺女就四十了,哪有这么多精力啊。
当然,看文各有各的见解,我只是在这里说一下我对很多父母催婚的理解。
感谢一直订阅正版的童鞋,感谢丢雷的童鞋,谢谢你们,鞠躬~
十一点半,大家待会儿见~
正文 75娘希匹,劳资不走了!
长夜漫漫,有人一夜酣睡,有人却辗转反侧。
前者比如贝贝,后者更像白子君,或者还有东方熙。
说来也巧,白子君给东方熙打电话的时候,东方熙正打算打给时贝贝。
东方熙的号是特别保密的,除了极个别至亲的人,其余的人都只能通过东方家的人,或者是和他关系极为好的人找到他。
这里面,当然不包括时贝贝。
东方熙几次恋爱失败,其中一个原因也是。
女方根本就找不到他,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忍受一个机器人一般的男朋友,他不给你他的手机号,你让他办个新卡重新买个手机他又不愿意。
就算你是九五之尊,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做你的后宫三千。
接到白子君的电话,东方熙意外之余,还有一些不悦,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感。
想到自己听到的对话,今天白子君应该是和时贝贝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东方熙皱眉,莫非是子君知道了什么。
接通电话,因为两人太熟,就省下诸多繁琐的问候语,白子君直截了当的问道:“帮我查一个人。”
“你说。”
东方熙鲜少听到好友这么严肃地口吻,上一次子君这样对自己说话,是让他提醒东方冉,去白家务必不要迟到。
“s市最近有没有一个,三十岁上下,家世一般偏上,长相不俗,军衔却不算低的男人,可能是外地人。”这是白子君根据自己的推断得出的结论,特意指出家世,是因为白子君对时贝贝的了解,在大方向上,时贝贝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白子君本能觉得,时贝贝选择的男人,不会是出身特别高的。
“没有。”东方熙说得很肯定,部队都需要调令,不可能擅自离岗。
若是有这么一个人,他没有理由不知道。
“你再想想,也许你不知道呢?”听到好友如此笃定的口气,白子君有些着急,那小妞不会真的相到骗子了吧。
东方熙不明白好友为何突然变了口气,听到对方质疑,东方熙面容不改,又重复了一遍,“你说的人绝对不可能存在。”
想了想,东方熙又问道:“遇到麻烦了?需要帮忙吗?”
知道好友误会,白子君摇摇头,“不是我,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那个同事,就是那个女老师,我是帮她问的,我怀疑她遇到骗子了……”
手机那边,好友的声音说不出的担忧,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给自己打电话,询问冉冉的事情,让冉冉少做实验,因为实验室的设备仪器都有辐射。
东方熙有些不悦,他分不清楚对白子君的不悦,针对冉冉的多一些,还是针对时贝贝的多一些。
在东方熙看来,白子君和妹妹冉冉分手时间并不长,子君竟然这么快就移情他人,实在是有些太过薄情了。
但是想到妹妹平时的表现,作为男人的东方熙又很能理解白子君的决定,比起那个八面玲珑的女孩,自己的妹妹相当的寡淡,不懂人际交往,很多时候,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做事任性,子君出国留学,大约是看得多了,对很多事情包容性比一般人多一些,当初同意母亲将子君介绍给冉冉,未尝不是希望子君能宽容冉冉一些任性的做法。
无论子君和冉冉如何,他和时贝贝都断无可能,东方熙知道这种感觉来得有些荒谬,但是他就是莫名觉得,贝贝是他的人。
有些事情,注定是要摊开说的。
东方熙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不会。”
白子君那一口雾水,东方熙停顿了好一会儿,白子君以为对方在仔细回想,生怕打扰对方思路,没有想到间隔半天,他就冒出这么俩字:“什么‘不会’?”
“不会是骗子。”东方熙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说出来这句话。
还不等白子君那问“你怎么知道”,东方熙自己就说出了答案:“那个人,是我。”
那个人,是我……
沉默良久。
白子君觉得自己站得几乎僵硬了,他握着手机的手一颤,脑子里似乎被抽空了一样,呼吸也有些困难,心脏狂跳:“你,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
东方熙平静的说道,话既然已经说出来,有些事情就必须让好友知道。
他不希望因此和子君之间产生隔阂。
“东方熙,你——”白子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