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怎么会喜欢上她?你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她?
白子君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但是最终他只说了一句:“东方熙,你们家……”
有些事,大家其实心里很清楚,无论他们自身多么厉害,都会有一道无法挣脱的枷锁将他们束缚,他们的婚姻不会自由,父母如此纵容自己,白子君尚且不清楚家人是否可以接受一个出身寻常家庭的时贝贝,更何况东方那样的人家。
“阿熙,不要看她长得那个样子,她没谈过恋爱……她会当真的,她不是那种……”白子君说得很困难,因为家庭原因,他都要放弃了,可是家世更为卓绝的好友却告诉他,他们要谈恋爱!
白子君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后悔,或者是怅然。
明知道好友是好意,但是东方熙还是有些不悦,他一字一顿地对手机那边的男人说道:“我会娶她的。”
就像是被人突然掐住脖子,白子君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太荒唐了,真是太荒唐了,白子君想问,你们有这么深的感情吗,你凭什么说要娶她,你娶人家人家就会嫁吗?
不同于白子君心里极度烦躁,东方熙一直很平静。
想到那个艳丽的女孩,东方熙觉得心里暖暖涨涨的,三十多年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不可置否,其中时贝贝的外貌占据很大原因,但是想到她,他就会觉得很欣喜,今天一天,知道她和白子君出去约会,知道白子君的心思,他一直都在焦虑。
虽然他很快克制住这种情绪,但是心里的空落感是不会骗人的,东方熙也想尝试一下,喜欢一个女孩的感觉究竟是怎样的。
娶她,将她彻底变成自己的。
无论是对冉冉,对自己,对子君,都是好事儿。
这一刻,东方熙分不清楚,促使自己做出这样决定的,究竟是为冉冉多一些,还是为自己多一些。
“我会说服家人,东方家不需要婚姻来锦上添花,天高的老师,教书育人,挺好的,以后有了孩子,送到母亲所在的学校,也会很放心,她会是一个好母亲……”东方熙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一如既往的刻板平静,但是东方熙却从里面听出不一样的情愫。
“好吧,随你吧。”白子君不想再听好友说下去,他想要挂电话了。
“嗯,谢谢。”电话那边,东方熙莫名来了这么一句。
谢你妹啊!
白子君都想要骂人了。
“阿熙,我挂电话了,顺带说,尼玛说出来的话劳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白子君还未说完,那边东方熙果断地挂断电话,白子君只能听着手机发出的“嘟嘟”声,干瞪眼。
原本白子君想明天找荀陌辞职,离开学校找家医院当外科大夫,这一刻,他突然改变主意了,我就不走,我非要看看你们究竟能好成什么样子!
娘希匹,劳资很不爽,劳资非常不爽!
白子君在床上气得打滚!
东方熙,别以为什么都在你掌握中,劳资这么帅的脸时贝贝都看不上,更何况你这块黑炭!
要是以后和你结婚,就你这黑脸基因,时贝贝非生出一“非洲土著”来。
至于孩子继承时贝贝白皙皮肤的可能性,则让校医大人忘得一干二净。
凌晨,后半夜,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白子君终于睡着了。
然后吧,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说不上好梦怀梦的怪梦。
牛逼的白校医梦到了朦朦胧胧,自己跑到妇产科产房接生,梦里一层雾,看不清楚手术台上的女人,但是白子君就是确定,床上的女人是时贝贝,而且他还确定一件事,时贝贝成了自己的老婆。
还不等白子君疑惑时贝贝咋突然成了他老婆,产房一个护士跑来,对他说“孕妇难产”,瞬间白子君心就揪成一团,那个焦急啊暴躁啊,孩子怎么还不出来,梦里,白校医急得跳脚,就差冲过去揍接生的护士大夫,俺媳妇儿要是出一点事儿,俺要你们的命!
但听一声“出来了,出来了”,下一秒,白子君就觉得自己手里莫名多了一个孩子。
白子君那个欣喜啊,高兴啊,儿子,一定是个儿子。
嗯,梦的高|-潮部分终于到了——
欢天喜地的白子君低头,终于看清了自家儿子的脸,校医“哇”一声大叫,直接将怀里的孩子甩了出去。
尼玛,那吃手指头的哪里是自己的儿子,分明是黑炭东方熙!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正版订阅的妹纸,感谢投霸王票的妹纸!
大家明天见!!!!
正文 76台风毁灭约会!!!
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周一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对时贝贝来说,这个周一尤为恐怖。
嗯,因为大名鼎鼎的女主林月儿,林老师终于按耐不住寂寞,重出江湖。
和她一块横空出世的,还有来自社会各界的赞美之词。
周天中午的s市地方电视台,以及晚上的省内的电视台,“最美丽老师”的视频迅速蹿红,现在就算是东方家真想将林月儿赶出天高,还要考虑一下舆论压力。
在很多人眼中,这位美丽的女老师,是“善良勇敢”的代名词。
当然在天高内部,和林月儿同时走红的,还有一闪而过的白校医。
学校的熟人,一眼就认出了镜头前一闪而过的男人,老式儿童乐园,白校医和林老师在约会,哦,好浪漫啊好浪漫。
至于东方泓,额,大家以为经过了林老师停职这件事,他们早就分手了。
对于这次误传的绯闻,林月儿感觉有些奇怪。
若说她觉得长这么大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就是在认识东方熙并且和他交往之后才见到往日经常去他们家接骨的,白医生的真面目。
不得不说,白子君的长相非常讨人喜欢,俗话说“一白遮三丑”,白子君这个人,不但外表俊俏,还有白皙的脸蛋,非常符合林月儿少女时期,对白马王子的幻想。
阿泓虽然很好很好,但是阿泓毕竟年纪小,而且阿泓的家庭……
林月儿有些沮丧,以前和东方冉关系很好的,因为他们都是游离于上层聚会之外格格不入的人,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和阿泓在一起,竟然会引起东方冉这么大的反感。
她们彻底断绝了来往。
这段时间,林月儿并非和以前一样懵懂无知,东方冉一句话,就将她赶出了学校,哪怕父亲和校长关系甚笃还是一样。
归根结底,是天外有天,她是林家是小公主,走出林家,什么都不是。
没有人有义务庇护她,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和阿泓在一起很愉快,但是林月儿渐渐发现,阿泓并非她想象的那样高大,那样无所不能。
不是不遗憾的,林月儿心中,总希望有一个大英雄一样的人出现,披荆斩棘,救自己于水火。
阿泓实在是太年轻了。
想到俊朗的白校医,林月儿心里则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虽然那天看到他和林老师在一起,他们应该不是那种关系吧。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偷偷奢望一下,有一天她会和帅气的白校医在一起。
想到有一天白校医会带着自己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玩碰碰车,林月儿就好开心。
这种开心,甚至让林月儿产生了,她和校医,真的在一起的错觉。
此时,林月儿心中的白马王子白子君丝毫不知道,他被人给yy了。
他甚至不知道,学校有关于他和林月儿的绯闻。
当然,这和白校医天天窝在医务室不无关系,医务室的白墙白床单,还有刺鼻的消毒水,没有人会跑到医务室附近和校医大人说,喂,学校都传有个妹纸和你谈恋爱,是真的咩?
白子君也有头疼的事情,那就是好友的摊派,好友对他说,他会摒除一些牛鬼蛇神的障碍,和时小妞谈一场真真正正的恋爱。
他说会娶她。
一个男人,给予一个女人最大的保障,其实就是婚姻。
白子君莫名有一种自己输了的感觉,在这方面,他自愧不如。
他没有东方熙那么有勇气,那么有魄力,他甚至无法认清自己的心,他不知道自己对时贝贝到底是个怎样的感觉,不过眼下,怎样的感觉都不重要了。
想到那个略显古怪的梦,白子君嘴角抽搐,因为这个梦,说不定自己会对未来结婚生子产生阴影,要是真有个东方熙那样的儿子。
白子君打了一个哆嗦,我去,我儿子肿么可以是黑炭头的面瘫!
和白子君的纠结相比,时贝贝就淡定多了,作为昨天亲眼见到林月儿救人全过程的目击者,时老师面不改色的和同事一起八卦。
淡定听着同事们坐在一起扭曲事实。
“看昨天电视了没,白校医和那个姓林的出去玩了,多好的一棵白菜被猪拱了。”某女老师叹息。
后又一男老师插话,“我听说林老师救得是白校医的私生子。”
时贝贝虎躯一震,这个传言实在是太不靠谱了,扫了一眼男同事,时贝贝严重怀疑对方不遗余力黑白校医的动机。
男老师八卦的正开心,没有注意到时贝贝的眼光,这个时候胖子李插话了,“我咋听说那个孩子是白校医和林老师生的。”
贝贝嘴角抽搐,众老师哗然。
“不会吧,没听说林家和白家联姻的消息啊!”
“揍是揍是,瞎掰!”
“也不一定啊,这年头隐婚的多了去了,我听说白校医以前是林家的接骨医生,说不定那个时候两人已经好了!”音乐组的成萱老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谁说女神不八卦。
成萱老师的话,有理有据,大家纷纷点头,一琢磨,还真觉得有这么一回事儿。
这个时候,孙露清清嗓子,摇摇头,仿若世外高人,“你们说的都错了!”
众老师侧耳旁听,时贝贝也很好奇,孙露能说出什么与众不同的答案。
孙露神秘一笑,咧嘴说道:“真相是,那孩子是白医生自己生的,白医生根本就是个女人!!”
时贝贝:……
***
星期一下午专业课,时老师亲自到场,检查学生学习专业情况。
顺便下达自己刚知道的通知,嗯,下周就要月考了。
时老师敲打着自己的学生,她也不罗嗦,就那么两句话:你们要争气,专业课不落下的同时,不要忘记文化课。
她还没有荀校长提议的忘记加工资的事情。
学生和考试是天生犯冲的,班里学生呜呼哀哉,悲鸣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直到时老师不做声的开笑,学生们才停止哀嚎。
交代了一圈,让学生们好好享受月考前最后美好的一星期,时老师转身便离开画室,想着找各科老师商量一下学生们的备考情况,这次月考对她很重要,不仅仅是加工资的事情,更是她当班主任以来,第一次大考试,若是学生们的成绩没有提高,更坏的打算是下降了,那么自己这个班主任很有可能会被一群学生家长问责。
每个家长都是对待别人孩子的事情特别通情达理,但是同样的爱情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就不行的,双标的家长实在是太多了。
家长一边说“要体谅老师”,一边会打电话劈头盖脸一顿骂“为啥俺家小孩成绩没有提高”?
想到刚接手艺术班遇到的一屋子的难缠的家长,时老师就心有余悸。
那样的情况真的不想在遇到了。
正往办公室方向走着,时贝贝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有段时间没有联系的展月白。
时贝贝莫名有点心虚,事实上展月白是第一个对她提出,以结婚为前提的,符合自己条件的男人,但是不知道为啥,她就是对这个男人不来电。
她也不怪对方“骑驴找马”,本来,大家就没确定关系,都想有更好的选择,自己不也是这样,她自己不也和东方熙见面了吗,但是想到会和展月白结婚生子过一辈子,时贝贝打心眼儿里排斥。
说来说去,她和展月白还是没有缘分。
按下接听键,手机那边传来展月白的声音:“喂,贝贝,我是月白。”
和上一次通话相比,展月白的播音腔更少了一些,依然是标准的普通话,但是却显得亲近多了。
虽然对方看不到,贝贝还是那种客气的笑容,“你好,月白,有事吗?”
电话那边,展月白皱了皱眉头,虽然仅仅一句话,展月白就是觉得,手机那边的时贝贝不太对劲。
语气似乎,太冷淡了。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上周末怕你忙,没有联系你,不知道这周你有没有空,我想开车带你去海边兜风……”
展月白声音放轻放缓,说老实话,穿越到这个世界,时贝贝真的没有听到太粗嘠难听的声音,这个世界的人,说话声音都挺好听的。
s市管辖范围有靠着海的县市区,看海兜风,确实是一件非常有情调的事情。
可是时贝贝却莫名想笑,她握着手机,努力调整声音,尽量让自己说出的话不带颤抖:“天气预报说,明天后天会变天,未来一周都是阴天……”
展月白一噎,顿时无语,好吧,他确实没有关注天气预报的习惯。
不过情场战无不胜的展月白是不会被这点小挫折打击到的,于是他顺势说道:“那不知道可否有机会请你一起雨中漫步。”
说起情话俏皮话,展月白一套一套的。
时贝贝想了想,“可以啊,但是周末不行,天气预报说会刮台风。”
台风一到,又是下雨又是刮风,说不定还会有霹雳闪电,会死人的!
展月白的脸彻底绿了,看着外面晴朗无云的,阳光灿烂的天空,展月白非常想说一句“你妹”!
平时都要上班,只有周六周末有空,说约会兜风,还能是哪天,不就周末有空吗,一句台风,什么计划都打乱了。
挂上电话之后,展月白的脸无比阴郁,他还想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上周末,展月白依从母亲,再次去相亲,和以往的情况一样,女方照片和真人完全不一样,矫揉造作,看到他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一直低着头。
展月白怎么看怎么不满意,有这些女人相比,展月白越发的感觉时贝贝不错。
别说展月白,就连展月白的母亲,展夫人也是这样感觉的。
做母亲的,和儿子的考量就不太一样了,这些女孩子出身太好了,她们本身倒是没什么,就是他们的父母太难缠,若是日后儿子娶了他们的姑娘,他们做了亲家,自己儿子就要拥有这样刁钻的岳父岳母。
相比之下,老同学真是强他们太多了,时家人可都是厚道人,从这些年两家交换的东西就能发现,对方送的,可都是精心挑选的,虽然谈不上多么值钱,但是却可以看出心意。
儿子有个厚道的岳父岳母,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也放心。
母子俩一合计,不相了,就订下时家闺女吧,所以就有了今天展月白的一通电话。
展月白原本计划,约会兜风,然后告白,谁知道到了最后全部都破坏了!
这该死的台风!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正版订阅的妹纸,感谢投霸王票的妹纸!
十一点半,待会见!!!!
正文 77火光中的分手
台风比想象中来得要早。
原本以为还有两天的晴天可以有,未曾想,星期二,上午还阳光灿烂,中午十二点,突然乌云就多了起来,到了中午两点第一堂课时,天成了赭石色,就像是老天爷撒了一把急支糖浆在天空,先是出现了闪电,随即“轰隆隆,轰隆隆”,响起了一声声惊雷。
上课时间,有个别靠着窗户坐的女生一惊一乍的,邪乎的整个班里都跟着叽歪起来,老师们脸色有点难看,不就是打个雷,有神马好怕的。
“安静,安静,现在在上课!”
各班教室,不断传出维持秩序的声音。
相比之下,高二七班艺术班,安分多了,一般学校的艺术班,都是女生比较多,男生比较少,但是时贝贝所教的这个班级是奇葩,一个班三十个人,女生只有九个。
不过这九个都是彪悍货,就拿原书出现过的,暗恋北堂靖的方亚云说吧,小妮子人不大,力气不小,上学期时贝贝偶然听学校老师八卦,方同学自己出门的时候被人盯上了,是个小混混,瞧方亚云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身名牌,就打了坏主意,没有想到小妮子彪悍程度不输给林月儿,勃然大怒,照着混混的子孙根狠狠的踹,光防水台就四五厘米的鞋子,多沉可想而知。
比起人家班娇滴滴的小公主大小姐,高二七班的女生,更像是霸王花。
时贝贝可没忘,当初跟一班老班岑老师闹别扭,班里咋胡声音最大的,就是这九个女生,小妮子们嚷嚷着,说要将岑老师溺在马桶里,可把时贝贝吓不轻,要是她们真这么做了,自己就不用在s市混了。
连流氓都不怕,这些大小姐怎么会怕打雷。
老师们说了,下周要月考,可怜的老班,为了她的饭碗,大家勉为其难学习好了。
周二下午第二节课,学校绝大部分班级安排了自习课,少部分班级则继续上课,因为学校要开教职工大会。
这次大会的主题就是下周的月考,依然是没有什么新意,教导主任每个月临近月考都会交代差不多的话,比如学生们不许作弊,若是班里哪个学生在考场作弊被抓住,则要全校通报批评。
想到自己班那些作业都要全班抄袭的小孩,时贝贝有些愁,待会到班里还要交代,别让小混蛋们耍小聪明。
小抄什么的,都是老师那个年代玩过的了,若是真要抓,一抓一个准。
时贝贝不要求班里每个学生都那么自觉,但求被抓住的不要那么多。
要不然到时候,可是真丢人。
正想着,窗外突然闪过一道极亮的闪电,这闪电太亮了,纵然会议室开着灯,也没有办法盖过它的亮度。
紧随其后,“轰隆隆——”一声巨响,还不等大家有所反应,学校统一安装的火警铃突然响了起来:
“嗡——嘟——嘟——”
急促的铃声,将所有老师吓一跳。
“哪里起火了?”
“怎么回事。”
秃瓢教导主任顾不得开会,从讲台上一跃冲到窗户口,靠近窗户的老师已经起身探出脑袋查看情况,但见实验楼一间教室出现了火光,烟从教室里面冒了出来。
“轰隆隆——”又是一声雷,砸在每个人心里。
突然,站在窗外一个老师叫了出来:“化学实验室!起火的是化学实验室!”
“我们班今天是实践课!”一个老师一边喊一边向门口冲去。
随着这个老师的高喊,更惊险的一幕出现了,不知是什么情况,实验室的玻璃竟然从里面被震飞,依稀听到了学生们的尖叫声。
此时,但见教导主任拿着手机,对着手机那边喊,“警卫处,关闭学校电闸,关闭学校电闸,拨120、119……先组织救火,救火。”
随着主任话落,会议室一下子暗了下来,紧接着,教学楼所有的灯都暗了下来,正因为如此,来自化学实验室的火光,才格外的触目惊心。
扣上手机,秃瓢教导主任又对老师们说:“各班班主任,现在回到各自的班级,组织全校学生到各年级走廊集合,不要让学生参与救火,不许让学生参与救火!”
“其他非班主任的老师,跟着我现在去救火。”教导主任扬声高喊。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你班不上实践课。”江云一把拉住有些紧张的时贝贝,文科班不上化学物理这些课程,今天没有专业课,高二七班的学生应该呆在教室里。
起火这事儿事儿江云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时贝贝也不是,去年这个时候,学校机房也起过火,屋顶按了避雷针,也没多少用。
临近夏天,s市雷特别多,学校防火设施建设的还是比较完善的,学校任何一个学生都会正确使用消防栓,老师也参加过专门的培训。
时贝贝对江云勉强笑了笑,“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我去看看我们班学生,不太放心他们。”
说完,时贝贝匆匆离开,消失在楼梯口。
贝贝跑得很快,幸好天高的班级不多,相对于别的学校动则上千人的数量,天高人算是很少的,走廊也不拥挤。
为什么会走得会这样急,是因为贝贝突然想到了原①38看書网里,北堂靖和林月儿有一次火光里的圈叉,好像是,天高起火,林月儿被人反锁在某间教室里,出不来,北堂靖发现了林月儿,两个人在一片火光中激吻,然后圈叉。
因为剧情君越老越远离,所以日子过得太好的林老师忘记这个茬了,结果,就在刚才,时贝贝突然发现,今天的教职工大会,原本应该出现在会议室里的林月儿没有出现。
若是北堂靖还是原书那个北堂靖,时贝贝一点也不想管,但是如今北堂靖是自己班上的学生。
一路奔跑到高二走廊,还未到班级门口,时贝贝看到了教室外站着的南宫珏。
“北堂靖呢?”时贝贝脱口而出。
南宫珏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家老班,“老师,阿靖在教室里啊。”
时贝贝有些不信,绕过南宫珏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站在教室讲台后面的北堂靖,但见他一只脚踩在长方形的木凳上,左边一只手攥着一小截粉笔,似乎看到谁不老实,就用粉笔砸谁,另一只手拿的……赫然是一把黑黝黝,粗而长的电棍!
囧……
时贝贝瞬间觉得教室成了监狱,北堂靖就是那拿着电棍的监狱长,其余的学生则是一群劳改犯。
南宫珏到不觉得这副画面有多么惊讶,平时他和阿靖都是这么管班的,自从上次之后,阿靖就不拿枪上学了,其实电棍也挺帅的,要不是考虑自己功夫不到家,南宫珏也想弄一把耍耍,多么像双节棍,电棍李小龙!
太帅了!
“刚才不知怎么回事,学校突然停电了,班里有点乱,我和阿靖正在维持班级秩序。”
时贝贝听到自家班长的解释,嘴角抽搐,这个时候北堂靖拿着电棍,气势汹汹的冲时贝贝走来,时贝贝饶是有心里准备,还是吓了一跳。
为了老师的尊严,时贝贝算是佯装不害怕,努力板着威严的面孔。
时贝贝面不改色地对北堂靖点头,“做得不错,现在帮忙组织班里同学,到走廊集合。”
北堂靖挥舞的电棍,严肃点头。
会议室的方向可以看到火,但是教学楼却看不到,等贝贝组织办理学生离开教室到走廊排队时,其他班级归来的老师也开始组织学生,在走廊排队,大家交头接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贝贝有些担心,因为江云他们去救火了,依照往年的经验,火应该很快就熄灭了,此时应该有警卫室的人通知学生上课才是,怎么到这个时间,还没有人通知,莫非火很大?
想到刚才起火的地方是实验室,时贝贝的心不禁揪成一团,别出什么事儿才好。
又过了一会儿,时贝贝几乎要等不及亲自去看,但见警卫室小王出现在大厅门口,“刚才学校化学实验室起火,现在火已经被扑灭,请各班班主任带领学生回教室上自习。”
听到警卫的话,学生们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南宫珏随口抱怨道:“怎么回事啊,出来又进去,折腾人……”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狠狠瞪着南宫珏:“这不是怕火势变大吗?”
“马上就要下雨了,火势哪里会变大了。”南宫珏嘟嘟囔囔。
时贝贝摇头,哪里是这么容易的,着火的是化学实验室,现在实验室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刚才似乎是化学实验室里面爆炸,不知道有没有学生受伤。
但是这些事,学校是严禁老师向学生们说的,因为怕引起学生们恐慌和家长不满。
两个小时候,时贝贝江云孙露那里听到了真实的版本,林小姐又做了一件好事儿,这是实实在在的一件好事儿。
“你不知道,当时我们赶到的时候,实验室里真是一团糟,无论老师们怎么嚷嚷,那些孩子就像是傻了一样,连着打翻了六个酒精灯,实验室里一片火光,一个实验室才三十多个学生,竟然有十多个不知道跑的……那个姓林的,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往外面冲,那画面,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是从这以后,我都不说她什么了,火势那么大,火舌都窜到房顶了,好几个柜子里不知道什么东西,都炸开了……我给你说,我当时拿着消防栓,手都哆嗦了,这样的事儿,几个人能做到……”
时贝贝想了想那副画面,也觉得林月儿确实厉害,换了她,她大概是不行的,不能救别人,或许还会将自己搭进去。
“不对,我开会的时候没见她啊,她怎么到哪里去了?”时贝贝略有疑惑。
说到这,孙露笑了,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这个是我从学生那听到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听说东方泓今天下午也没去上课,他们俩,在实验楼吵起来了,据说是和东方泓分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后台抽了,我发了很长时间,二更君奉上
明天见~~
正文 78我到底在心虚些神马!
分,分手了……
时贝贝感觉到救赎之光闪闪发亮,剧情君终于一去不复返了吗?
作为一个有良知,有三观,积极向上,却随时担心小命玩完的女配,听到这种消息不要太震撼了有木有,时贝贝简直要抱着林月儿大腿哭了,分手好啊,分手好啊,分手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给你撑腰了,老娘再也不用担心被炮灰了!
我要活到九十九,活到天荒地老,再活五百年!!
时贝贝高兴的就像是天上掉下来一堆红色毛爷爷。
孙露江云看着高兴的时贝贝,面面相觑,江云忍不住说道:“你欢喜个啥?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你暗恋东方泓呢!”
听到这话,时贝贝脸一板,立刻变得严肃无比,“嗯,我是为东方同学的前途感到高兴,嗯,师生恋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早恋的果实最终是酸涩的青果,要举起马列大旗,积极向上,求真务实,脚踏实地……”
还不等时贝贝说完,孙露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将抽风的时贝贝拍到一边:“滚,再说一句,我把你先j后杀,再j再杀!”
时贝贝虎躯一震,良久期期艾艾地说道:“乃没有小黄瓜……”
呱——呱——呱——
打雷下雨,学校实验室还发生了火灾,为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学校决定提前放学,让这些大少爷、大小姐提前放学,早点回家。
学生们可以提前走,老师却不可以,因为下班时间还不到,现在这个时间,几乎所有老师都在准备下周月考试卷。
天高出的试卷其实是很严格的,每个老师都参与出题,到时候抓阄,将抽中的题目重新排版印刷成试卷,防止月考前老师给学生漏题。
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可以作弊的,很多老师都有交换彼此出题的内容,时贝贝之前就和几个老师说好了,考试之前出一份和月考难度相当的模拟卷,先摸一下班上同学的底。
时贝贝也想知道,经过了一个月的系统学习,班里学生的成绩究竟如何。
“贝贝,你要不要走啊,外面一会儿就下雨了。”江云和孙露已经收拾好东西,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美术老师不用忙活月考的事情,还是很清闲的。
看着这个天,江云和孙露觉得没必要从办公室耗时间了。
“你们先走吧,数学组胡主任待会让我去找他,谈学生作业的事情,我还不能走。”时贝贝摇头说道。
江云一听,摸了一把时贝贝的狗头,“你个班主任当的,真是太可怜了,我们不等你了,先走了。”
“拜拜。”
时贝贝挥手向同事作别。
贝贝一边画画,一边等待和胡主任约定的时间,天又暗了几分,下午四点,狰狞的闪电夹杂着“轰隆隆”的雷声,风更大了,“呼呼”地吹着,打得窗户噼里啪啦的响,不一会儿,外面“哗啦啦”下起了大雨。
时贝贝看着时间差不多,将画保存起来,然后收拾东西关电脑。
外面的天更沉了,几乎和黑夜一样。
“哈哈哈哈——呜呜呜——哈哈哈——”
关上办公室的门,时贝贝突然听到走廊响起又哭又笑的声音,凄厉的女声在雨天格外的阴森恐怖。
时贝贝一下子打了一个哆嗦,卧槽,不会是转恐怖频道了吧!
女人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她好像还说了话,但是时贝贝听不清楚。
时贝贝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牛逼了,她吓得后背都出汗了,竟然还壮着胆子,向声音发源地,也就是楼下走去。
随着时贝贝下楼,声音越来越大。
“冲儿,我的害孩子,刚次啊还是好好地,你怎么会,你怎么死得这样惨……”
“哈哈哈,冲儿,你该死,该死,你有了这样的母亲,你该死……”
女人声音听得让人心酸落泪,同时又毛骨悚然,时贝贝浑身打着哆嗦。
脑子里突然想到了n多和学校有关的恐怖片!
随着下楼,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终于,在时贝贝几乎按耐不住拔腿就跑的时,她终于看到了,她看到了……
紫黄相间杠夹克衫,红底绿花雪纺裤。
如此大牌,亮眼的搭配,放眼整个天高除了……
“西门风,下雨天你嚎啥呢!”时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咆哮了。
吓死爹了有木有啊!
西门风手里拿着一张纸,看着时贝贝很无辜,眨眨眼,西门风开口说道:“老师,声音老像小沈阳了。”
小沈阳,小沈阳,小沈阳……
你声音才像小沈阳,你全家声音都像小沈阳!
时贝贝悲愤了,这死小孩,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
仰起头,时老师板着脸,“说,你鬼哭狼嚎干啥呢……”
“还是像小沈阳……”西门风嘟囔着,然后说道:“老师,我觉得下雨天特别有氛围,我刚才在练习《雷雨》的台词……”
顿了顿,西门风笑了,“怎么样老师,还不错吧。”
时贝贝双臂交叉于胸前,仰起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少年:“放学怎么不回家?你又不考中戏北影,马上就月考了,你不知道?”
“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不考中戏北影,也许过不了两三年,我就红了呢。”西门风不以为然。
轰——轰——轰——
时贝贝如五雷轰顶,这是什么剧情,这是什么剧情!
卧槽,天娇成绩排名前二十的西门风竟然说要考中戏北影去当明星!!!!
就算是剧情君改了,你也不至于将原书里邪魅无边的叉叉男扭曲到演绎道路吧。
哪个小孩没做过明星梦,时贝贝小时候还幻想过自己会被星探发现当个万众瞩目的明星呢。
但是现实呢!
时贝贝觉得西门风这想法太不实际了,西门家在s市是政坛的,新闻上经常能听到西门风父亲的名字,他们这样的家庭根本就不会容许西门风这样的去做演员!
这孩子太异想天开了!
某一瞬间,时贝贝简直怀疑西门风是不是芯子里换人了,太玄乎了,原书里,比较喜欢化妆,穿衣风格很诡异的西门风,竟然想做演员!
作为一个好老师,时贝贝是不会给学生的理想泼冷水的,深吸一口气,时贝贝说道:“有梦想很好,但是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月考,下雨了,收拾收拾东西,赶快回家吧。”
西门风耸耸肩,他似乎早就料到时贝贝会说什么,所以对时贝贝的态度并不介意,他眨眨眼,“老师,那我回家了。”
时贝贝点点头,目送西门风离开教学楼,外面依然下着大雨,少年奔跑着,消失在雨中。
说来,西门风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艺术楼鬼哭狼嚎了,他一会儿cos女的,一会cos男的,就连袁素都说,西门风完全可以演话剧了。
她是不懂这些东西的,但是袁姐他们都说不错,那应该是不错。
虽然很玄幻,也许,大概,可能,若是这孩子坚持,真有可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
从数学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窗外依然是倾盆大雨,天依然黑漆漆的。
刚才在数学办公室里,时贝贝丝毫不意外自己看到林月儿。
作为数学组的老师,林月儿理所应当也参与了出题,以往见到林月儿,她都会主动和自己说话,这一次她却什么都没说,看也没有看时贝贝,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