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月儿救学生的事情,让学校很多老师对她有了改观也愿意和她说话了,同组数学老师们都以为林月儿是在火里受到惊吓,不时宽慰她,时贝贝却想起来之前孙露的话,林月儿这样,八成是被失恋打击到了。
胡主任是个负责任的老师,他特意抽出时间,给时贝贝分析了一下班里的情况,具体到每个人在数学课的表现,胡老师将学生们归类,进步的,原地踏步的,还有退步的。
胡老师负责教三个班,竟然能将所有学生都记住,让时贝贝实在是佩服不已,有了胡主任的分析,若是月考之后,成绩退步的学生家长找她,时贝贝也有了底气,知道怎么给学生家长说。
回办公室收拾东西,时贝贝就要离开,现在事情解决了,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正想着,时贝贝的手机突然亮了,屏幕上,赫然是三个字“无号码”。
时贝贝心跳漏了半拍,按下接听键的手也抖了抖。
“嗯,是我。”电话那头,东方熙的声音依然很男人,很有磁性,很干脆。
时贝贝勉强笑了笑,“嗯,在听呢。”
“你还在学校吗?”东方熙问道。
“在。”
她听到东方熙的声音,莫名有些心堵,这个男人很好,她很喜欢,但是却不属于她。
接下来,东方熙一句话,彻底让时贝贝愣住了,对方说,“在办公室等我,我一会儿上楼,我送你回家。”
还不等时贝贝说些什么,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留给时贝贝的是“嘟嘟嘟”的声音。
瓦擦,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时贝贝反应过来,她做得第一件事,手忙脚乱收拾自己凌乱的桌子,数位板放左边,教材放右边,嗷嗷嗷,桌子上铅笔太多了,分类分类,橡皮泥和橡皮,怎么这么多,讨厌……
其实贝贝的桌子并不乱,比后面孙露的桌子干净多了,但是时贝贝就是觉得东方熙会很嫌弃……
还不等时贝贝将桌子上收拾的一尘不染亮洁如新,办公室的防盗门被推开,“咚咚咚”三下门响。
时贝贝整个人都僵硬了。
摆在她桌面的,赫然是一本广告设计杂志。
杂志不素重点,重点是,杂志封面是艾滋病防治创意平面广告——
硕|-大无比的【哔——】顶端,带了一顶安全帽!!!
时贝贝泪牛,我到底在心虚毛啊,心虚毛啊!!!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这个广告不是我虚构的,是真的,当初我买了一本设计类杂志好纠结啊好纠结~因为一幅版面都是在讲这个
有本书,我忘记具体名字了,好像是国内外创意平面设计,里面有收录
学设计的妹纸,部分应该有人见过这个广告创意,很有名,获得了神马大奖~~~
剧透,西门风最后没做演员,他干了别的。
大家十一点半见~~~
正文 79我是哆啦a梦二更君
手忙脚乱将书塞好,时贝贝回头。
门外,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东方熙,见过东方熙这么几次,时贝贝始终觉得,没有比军装更合适他的衣服了。
小心肝狂跳,抬起头,时贝贝有点紧张。
作为一个正常人,在比较水心的人面前紧张脸红都是正常现象对不对!
默默在心底说了一句,淡定。
“可以进来吗?”连一句非常简单的话,东方熙也可以说的非常霸气。
嗯,要是贝贝穿的不是辣文,而是军文,这就是妥妥的男猪脚!
贝贝点点头,好紧张啊好紧张,今天就要拒绝你了!
东方熙走路的姿势也很帅,有点像许三多……
好吧,这是神马比喻,嗯嗯嗯,就是很有军人范儿。
随着他进屋,浓浓的雄性荷尔蒙扑鼻而来,时贝贝瞬间羞涩了,男色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其他人呢?”东方熙问道。
面对存在感超级强大的东方熙,时贝贝咽咽口水,“都回家了。”
“就你一个?”
东方熙忍不住皱眉,望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刚才他上楼的时候就发现了,整栋大楼,空空荡荡,一点人气儿也没有,看上去真是古怪透顶,东方熙也是天高毕业的,不过他当年上学时,学校还没有这栋楼,美术音乐老师和其他老师一间办公室。
“别的组的老师也走了?”想到若是自己不来,时贝贝就要一个人冒雨离开,东方熙莫名的不舒服。
对时贝贝的同事也莫名迁怒了起来,下着这么大的雨,同事之间,竟然不知道留下来送她回家,真是太没有同事情了。
一贯擅长察言观色的时贝贝很敏锐的察觉到东方熙语气里,对自己同事的不满,时贝贝猜测,莫非作为军人,东方熙觉得同事们不应该提前下班?
想到这个可能,时贝贝忍不住为同事辩解一下,“我们是美术老师,平时没什么课,提前走是很正常的事。”
东方熙脸板得更厉害了,时贝贝忍不住腰杆挺得笔直,双腿并拢,两手垂于两侧,立正!
“也就是说,平常也这样?”东方熙沉着脸,他注意到,时贝贝桌子上有很多常用的东西,女生用的化妆水,小盆栽,还有各种笔、本子,和时贝贝的桌子相比,其余老师的桌子也太干净了一些,就几本零零星星的书,有的都落灰了,一看就是不经常用的。
也就是说,时贝贝经常一个人上班下班,呆在办公室。
时贝贝嘴角抽搐,不至于吧,这点小事儿也生气。
莫非他爱岗敬业已经到了一种境界,看到别人不爱岗,不敬业就会生气?
这种三观认知问题,时贝贝一想是懒得纠正,于是她岔开话题:“你怎么来了?”
“原本是来接阿泓,顺路。”
说这话的时候,东方熙的声音,稍微哏了一下,可惜时贝贝没有注意。
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态,“可惜了,东方泓他们应该早就走了,今天打雷闪电又下雨,学校怕不安全,让大家提前放学了。”
时贝贝以为东方熙没有和家的保镖司机约定好时间,掐着学校平时放学的点,到学校来接东方泓,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东方熙早就知道弟弟回家了,因为他就是从家里出来的。
他特意问了阿泓,早放学的原因,在知道老师还没下班的时候,才到学校门口,打算接时贝贝下班。
因为……
东方熙眼神微黯,声音浑厚有磁性:“我明天回部队。”
时贝贝一愣,竟然这么快,随即她有释然了,既然已经打算说清楚,那快点说总比慢点说要好。
东方熙紧紧地锁住时贝贝脸上的表情,看到对方神色一慌,他很满意,但是贝贝接下来释然的表情,又让东方熙很介意。
“我有话对你说。”“我有话对你说。”
两人同时开口,时贝贝囧住了,要不要这么有默契。
想了想,贝贝决定将机会让给解放军,“还是你说吧。”
作为解放军,一切以人民的利益为先,于是东方熙沉声:“还是你先说。”
好吧,我先说就我先说,时贝贝不予谦让,开口说道:“还记得周六,你说的那个话吗……”
时贝贝说着,自己先脸红了,相比起现在这个糟糕的天气,那天阳光真好,照得人也舒服,想到眼前这人和阳光融为一体的样子,时贝贝觉得自己的心忽上忽下的。
见到时贝贝这个样子,东方熙的眼眸变深了一些,他就是为这件事来的,既然要回部队了,有些私事儿还是早早敲板订下来比较好,免得夜长梦多。
东方熙略有些期待的看着时贝贝,他不是没有被女人表白过,部队总有一些大胆的文艺女兵,表演之后跑到自己面前对他大胆示爱,东方熙并不反感,但是也不是多么容易接受。
他有些大男子主义,觉得感情这回事儿,还是男追女比较好。
现在他主动了,就等女方回应了,东方熙不认为,时贝贝会拒绝自己,因为……
“很抱歉。”
还不等东方熙找到不会拒绝的理由,从时贝贝嘴里说出的这三个字,让东方熙瞬间愣住了。
抱歉什么……
东方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很抱歉,我不能接受。”时贝贝松了一口气,她本来以为拒绝的话会很难说出来,但是一旦说出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虽然会难过,会伤感,但是贝贝不认为自己错了,她若是再小一点,哪怕是回到刚穿来那会儿,她都会不计后果和东方熙来场恋爱。
可是现在她不行,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现在拥有的一切,她不想破坏这一切。
比起对东方熙那些朦朦胧胧的好感,她更爱自己。
她是个多么自私的人,在一切可能会来临的伤害来临之前,她选择保护自己,保护她的家人。
“为什么。”东方熙凝声问道,若是之前,他面对时贝贝是刻意板着脸,那么现在,他就是真正在生气了。
瞬间,时贝贝感觉他周身散发着冷气,冷气化成实体冰凌,刷刷刷朝着自己刺过来,一边射,一边高喊着,射~死你,射~死你……
囧,好不河蟹……
时贝贝全身僵硬,脸部也觉得木然,深吸一口气,时贝贝说出了无数小言剧情里的话:“你是个好人,我配不上你……”
“你没说实话。”东方熙才不吃时贝贝这一套,继续追问,反正他有体力,有时间,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他都有时间配时贝贝耗。
时贝贝艰难地笑了笑,“你家庭太好了,我配不上你……”
东方熙默然,家庭的问题,最终摆到了台面上。
“我们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不想和你一起面对来自你家庭方面的压力。”
时贝贝实话实说,她原以为这样心里会轻松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时贝贝有些委屈,相亲相这么多次,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是相亲的,自己还喜欢的,好可惜。
“若是这些压力不存在呢?”东方熙沉声问道。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时贝贝,幽深的眼眸里,倒映出天花板吊灯,外面风呼呼地挂着,轰隆隆,轰隆隆,就像是炮弹一样,不时有闪电划过。
时贝贝觉得自己呼吸都艰难了,若是没有这些压力呢,若是没有这些压力她就会和东方熙在一起了吗?
咽咽口水,时贝贝颓然地说道:“我不知道……”
嗯,她不知道,她就是不知道,她觉得自己是喜欢东方熙的,但是若是真和东方熙在一起,她就真的愿意吗?
她愿意面对一个完美无缺,各方面出色到让自己汗颜的老公吗?
太完美了啊,太完美会遭天嫉妒的。
“我知道了。”东方熙凝声说道,时贝贝一愣,你知道什么了。
“若这是你给予的考验,我会努力通过的。”东方熙认真地说道,这一刻,时贝贝竟然从他极为严肃刻板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类似于,呆萌的表情!
卧槽,这不科学!!!
“我没考验你……”时贝贝嘴角抽搐地说道。
东方熙根本不理会时贝贝的话,想要拒绝他,门都没有,他认定了时贝贝,就要娶时贝贝,哪里容得时贝贝破坏他的人生计划,他甚至都想好了以后他们的孩子叫什么,孩子的妈,怎么可以突然跑了呢……
东方熙心里有点堵。
“我们去吃饭,然后送你回家。”东方熙口气生硬的说道。
时贝贝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再和东方熙坐在一起吃饭了,她不想和东方熙在一起,一分钟都不想,对方这张脸,实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一种健康的,禁~|欲的古铜色。
“不用了。”时贝贝撇开头,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我东西还没有收拾完。”
“我收拾,你等一下。”东方熙突然说道。
嘠?不要!
时贝贝猛然想到胡乱塞起来的杂志,整个人都囧了,殊不知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下一秒,那在天朝极度不河蟹杂志,已经被东方熙拿在手里,东方熙盯着杂志看了三秒,时贝贝恨不得自己整个人都钻地底下,当条蚯蚓算了。
片刻后,东方熙瞟了时贝贝一眼,若无其事地说道:“挺有设计感的。”
时贝贝干巴巴地笑,“原来你还懂这个,哈哈哈……”
时贝贝没有打算让东方熙帮自己收拾桌子,她想要抢过东方熙手上的活儿,但是很快她发现,东方熙有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双手。
在他的整理下,时贝贝的办公桌,竟然有超干净,超整齐,超军人的迹象。
不公平,他竟然还会归纳还会做家务……
时贝贝泪牛。
“好厉害……”等东方熙做完这一切,时贝贝忍不住讪讪地说“谢谢”。
东方熙深深地看了一眼时贝贝,然后说道:“做东方夫人,天天帮你收拾。”
轰——
时贝贝觉得自己的心雷和窗外天雷同时响起,整个人就像是被闪电劈中了。
“我会做饭,洗衣,收拾家务,打扫卫生,陪你买菜逛街晨练散步……不离婚,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哦~~~~~
明天见~~~
正文 80楠竹换人了!!!
“……一辈子,不离婚。”
时贝贝感觉自己的脑袋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心像是触电一般,疼里带着酥麻。
她不想哭的,可是就这么一句话,她感觉自己眼圈热了,一句不计后果不经大脑的……
“小,时老师,啊不,对不起,我,我,我,打,打,打扰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像地雷开花一样,乒乒乓乓的炸开。
那句未说出的“好”,就这样,被时贝贝又咽了回去,刚才,所有的旖旎感动暧昧温馨的气氛,都木有了,统统都木有了!
东方熙脸如便秘,还是一周的那种,表情臭不可闻,就差一步,就差一步!
怒视来人,东方熙第一次有想将一个人开枪毙掉的冲动!
天高学生质量还是不错的,至少贝贝没有发现哪个学生羞怯的一紧张就结巴,偌大的天高,找不出如此“可爱的小结巴”,林月儿。
时贝贝看着站在一旁的东方熙,叹了一口气,他们似乎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机会,一点点缘分。
望着时贝贝脸上羞怯的红晕渐渐褪去,东方熙终于意识到,最好的机会,已经过去了。
刚才气氛很好,他知道,她其实已经答应了,只是还没有开口就被人硬生生的打断。
东方熙转身,用几乎称得上狰狞的眼神紧锁住林月儿。
鹰一般的眼神,只是一眼,就让林月儿无处遁形。
“林小姐。”东方熙声音浑厚凌厉,带着一股肃杀。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林月儿如置冰窖。
这个,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
林月儿呆呆傻傻的看着东方熙,四目相对,她甚至忘记了呼吸。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是阿泓的哥哥……
林月儿吓得浑身哆嗦,后脊,冷汗直流。
看到林月儿越来越惨白的脸,想到之前江云说的,林月儿冲进火海救学生的事情,时贝贝有些不忍,无论是女主不死光环也好,林月儿这个人福大命大也罢,她能不顾一切的救人,这一点,好多人就不如她。
“林老师,有事吗?”时贝贝疏离的问道,她谨记不能给女主好脸的原则,要不然林月儿就会以为自己要和她做朋友!
想到那个说拇潞牛北幢椿肷砭兔凹ζじ泶瘛
你才是小猫咪,你全家都小猫咪!
听到贝贝的声音,东方熙移开了目光,林月儿如劫后重生般松了一口气,因为救人和失恋原本就虚弱,经过这么一吓,更加脱力,咣当一声,跪倒在地上。
在她膝盖和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地板想起了“咔咔”两声悲鸣。
只见林月儿大腿到两膝并拢,小腿和地面紧贴成呈“v”,姿势极为二元次,且有巨大的杀伤力。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忍不住望向身边的东方熙,佩服的发现东方熙竟然面不改色,他甚至还将半个身子挡在时贝贝面前。
“退后。”东方熙下达一号指令。
“喳!”时贝贝脱口而出,快速窜到安全地带。
打倒牛鬼蛇神林月儿的任务,中校大人,交给你了!
轰隆隆,电闪雷鸣,天完全的黑了,将天高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寂静的艺体楼空空荡荡,唯有美术办公室还有一抹残余的光……
一瞬间,时贝贝给自己脑补的画面跪了!
卧槽,这绝壁是惊悚!
东方熙居高临下望着林月儿,仿佛托塔天王看下界胡作非为的小妖精。
林月儿脸色苍白的仰头回视东方熙,仿佛看着冷肆邪魅狂傲王爷的弃妃。
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场。
好像仙侠楠竹,遇到了虐文女主。
这是一场起点①38看書网纵横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和潇湘晋江红袖①38看書网的pk!
“咔嚓——咔嚓——”
地砖声音突然变响,但见地板从林月儿膝盖处裂开,裂纹以膝盖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
紧接着,林月儿膝盖着力点处的地砖,瞬间碎成了渣渣。
此时林月儿膝盖忍不住活动了一下,稀稀拉拉的碎石从四周向上迸溅,然后降落地面散落在四周。
偶闹,这一刻虐文女主变成了港剧里的霸王花!
一块碎石以诡异的速度从地面弹起,砸向东方熙的脑袋,东方熙踉跄后退,石块擦着他的脸划过一道红痕。
于是,这文瞬间扭曲成了武侠!
时贝贝看得目瞪口呆目不暇接目不斜视目光囧囧有神!
好壮观,好强大,好厉害……
望着地上裂成渣渣的地砖,时贝贝终于肯定了林月儿到底是何方妖孽。
她上辈子,一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一个单位——拆迁办!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
林月儿没有动,东方熙也没有动。
“那个,打扰一下。”挠挠头,时贝贝的充满歉意的开口,其实她真不想打扰这场好莱坞都市武侠大戏,但是但是,“那个啥,这是美术办公室,你们不要在这里打……”
时贝贝嘴角抽搐看着林月儿,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选择了气场强大的东方中校身后,微微探出一个脑袋,“林小姐,您再动下去,就把我们美术办公室拆了……”
“啊,好,好的……”林月儿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了身体,她身上毫发未伤,不知道丝袜是神马牌子的,折腾这半天竟然都没有破洞,看上去亮洁如新。
可美术办公室就惨了,偌大的美术办公室跟炮轰过一般。
一瞬间,时贝贝恍惚了,仿佛不是她误来肉文世界,而是岛国成|人漫少女来到了三元次现实。
“林小姐,您有事儿吗?”努力忽略地砖一塌糊涂的办公室,时贝贝干巴巴地问道。
其实,时贝贝更想说,您来美术组寻仇吗?
林月儿脸一下子爆红,这一刻,时贝贝被闪瞎了一下,她本人,脸红就像是西红柿关云长猴屁股,为毛,为毛,林月儿脸红,就红那么两坨苹果肌,这不科学!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请东方先生出去一下,我,我有事想要单独和你说……”林月儿很羞涩,很腼腆,看着时贝贝的欲言又止,眼眸中含着盈盈水光,仿佛无声诉说着情深意重!
时贝贝一下子被自己的联想给雷翻了,莫非剧情君回老家之后,林月儿的性取向也被扭曲了?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分明就是要对自己告白!!!!
时贝贝觉得自己真相了!
显然,东方熙也是这么想的,东方熙目光不悦,说出来的话生硬无比,“扭扭捏捏,有话快说。”
语气无比向军营里的恶棍教官训练小兵蛋子。
林月儿一下子被吓住了,她看着东方熙,目光满是指控,转为通俗语言就是“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她求救的看着时贝贝,时贝贝根本不为所动,笑话,林月儿杀伤性太强大了,自己要是那句话说不好,这姑娘一激动还不把自己拍死!
见时贝贝不予合作,林月儿闭上了眼睛,双手握拳,仿佛要给予自己莫大的勇气及鼓励:
“时老师,我能知道您和白校医是什么关系吗?我可以喜欢他吗?”
我去,这是哪一出啊,时贝贝那叫一个五雷轰顶五脏俱裂五马分尸!!!
神马时候的事情,林月儿和白子君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时贝贝很像八卦一番,可是她突然发现,旁边的男人随着林月儿话落在散冷气。
瞬间,那澎湃的八卦之魂熄灭,时贝贝干咳两声,恢复往日的一板一眼:“林小姐,这件事,您应该对白校医说,似乎和我没关系吧……”
小心翼翼瞅着身边的男人,时贝贝抚摸小心肝,她是有喜欢的人的,虽然染指过程困难,她打算放弃,但是并不代表,她要选择一个不相干的人!
想到这儿,时贝贝用谴责的眼神看着林月儿,女主大人,莫名其妙说一通会让我很苦恼的啊!
林月儿神马都好,就是情商残了,这一刻,她彻底误解了时贝贝的意思,她以为可爱的小猫咪和她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林月儿的眼神充满了控诉,小猫咪已经有东方先生了,为什么还不放手让她和白校医在一起?!
时贝贝很无辜,和她没关系,你喜欢白子君,不应该对白子君说吗,虽然将林月儿推给对白子君很不仗义,但是为了自身安全……
白娘娘,委屈您了!
可惜情绪激动,内心洪湖水浪打浪的林月儿没有给时贝贝说话的机会,她决定拖着时贝贝找白校医!你已经有东方先生了,不能和白校医在一起,三心二意是不对的!
在林月儿冲向时贝贝的一瞬间,贝贝神勇了,秉着“有困难,找人民解放军”的原则,她躲在了东方熙的后面。
练过“凌波微步”的林月儿哪里惧怕这个,她伸出九阴白骨爪,就要抓时贝贝的胳膊,时贝贝脸色大变,花容失色,因为她已经可以预感自己胳膊断掉的场面!
“咔嚓——”但听一声骨头断裂的响声,贝贝打了一个哆嗦。
……
无声无息,只能听到窗外雨打玻璃窗的声音。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临,时贝贝慢慢睁开眼睛,女主林月儿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伟大的中校大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火箭炮一般的林月儿,代价是他的胳膊。
这个世界,在绝对女主面前,任何人,任何生物,统统都会变成炮灰!
于是不自量力妄图英雄救美的中校大人,就这么炮灰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林月儿眼圈一下红了,眼泪夺眶而出。
东方熙脸色铁青,他突然想起了自己中二的学生时代,那个时候,他也是非常捣蛋的,他和子君,是祸害二人组,后来他去了军校,子君选择出国,才彻彻底底结束荒唐的日子。
此时,东方熙特别想做一件事情,就是抽出腰带,将这个叫林月儿的女人捆住,从办公室扔下去!
但是部队纪律不准东方熙那么做,于是东方熙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无事。”
他不会对女人下手,但是他会对双木投资下手!
东方家的人,偏执小气护短,他可是一项没落的全都继承了。
【林月儿泪眼婆娑地看着面前隐忍的男人,心慌乱不已,明明她喜欢的不是他,为什么却又对他心动了呢……】
这一瞬间,久未想起的剧情片段突然出现在时贝贝的脑子里,时贝贝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原书里,有这么一个幕,北堂靖为了让林月儿吃醋,故意护在女配面前,因林月儿力气奇大无比,北堂靖因此受伤。
事后,林月儿非常委屈,多年亲密无间的弟弟突然有了别的女人,心里的酸楚不断冒出,回忆往昔,怦然心动。
同样是一个下雨天,同样是美术办公室。
人物由北堂靖换成了东方熙……
偶买雷迪嘎嘎,这是肿么了,楠竹竟然换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悲剧的东方哥哥……
感谢投霸王票,感谢正版订阅的妹纸,鞠躬~~
十一点半,待会见~~
校医大人再不出来,乃们都倒戈了!
第一卷 81王见王!!!
(www.13800100.cOm)
原书里东方熙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贝贝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原书里这么一个一笔带过的家伙,自己能记住已经非常厉害了。【百度搜索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会员登入138看书网】
许是因为她这只不靠谱的蝴蝶,其实人家原书里四位楠竹还是挺霸道狂傲的,但是不知道为啥,到自己这儿就成了中二少年。
也许,原书里,他们只是一群冷艳高贵的中二病,可是自己没发现。
林月儿终于还是站在了白娘子面前,在奔跑中,晶莹的汗珠挥洒,若是忽略她肩膀上扛着的男人的话……
“你们在演戏吗?”白子君无比庆幸自己戴着口罩,虽然没有镜子,但是凭着经验,白子君确定,此时,口罩下的自己的表情一定无比呆滞**。
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女主大人,用她羸弱的肩膀,将东方熙高高的举过头顶,一路狂奔到医务室。
这是女版的项羽,女版的张飞,女版的李逵!
多么牛逼,人高马大的东方熙在女主林月儿面前竟然无比的柔弱!
“白校医,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林月儿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一瞬间,奇幻变成琼瑶剧。
白校医走两步,看到自家昏迷不醒的损友,一时间感慨万千,自从这家伙上了军校,成了军官之后,他们亲密无间的互殴时光就一去不复返了,每次打架就变成了自己单方面被殴,没有想到他,他,他竟然也有今天!
武力值牛逼哄哄的东方熙不知为何昏迷不醒。
白子君绕着病床,又走了两步,他终于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东方熙这家伙出去和人打架了?
目光绕过哭泣的林月儿,白子君望着站在门口,表情怪异的时贝贝,“他怎么了?谁干的!”
白子君自己都没察觉,他的声音里多了丝温怒,好友竟然被人揍成这个样子,胳膊打脱臼不说,头部还受到猛烈撞击,太过气愤的白子君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为什么林月儿会在这里?
哭笑不得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时贝贝现在的心情。
此时,时贝贝的内心,如同被一万匹草泥马狠踩后,遗留下的便便,纠结万分。
想了想,时贝贝将视线转移到哭泣的稀里哗啦的女主大人林月儿,“她太激动,想要和我来一个亲密拥抱,我躲到东方熙后面,于是胳膊……”时贝贝递给白子君一个“你懂”的眼神。
白子君默然……
他看了一眼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林月儿,莫名的,白子君就想到了,很久以前在林家帮忙接骨的事情。
林先生和林太太,害怕他们宝贝女儿被人绑架,所以一直教她各种防身术,据说,林月儿十岁时候,已经打遍s市无敌手,她那些陪练,缺胳膊断腿是常事儿,那时每次看到打完人哭哭啼啼的林月儿,白子君就觉得,她应该去报效国家,在s市区,当个普普通通的千金小姐,太屈才了!
看着东方熙昏迷不醒的状态,白子君皱眉,若是脱臼也就罢了,但是……
“那头部又是怎么回事。”白子君口气有点冷。
时贝贝略有为难,这会儿若是说了实话,女主君会不会报复她啊。
不得不说,时贝贝相差了,林月儿要是有那个心眼儿还能想到报复,就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这个时候她倒是真心愧疚,愧疚的要死了,要知道她原本是好意。
“我,我想扶他,他不愿意,我我不小心,把他打晕了……”林月儿凄凄惨惨的说道。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嘴角抽搐,作为事件的目击者,当事人林月儿这样解释也可以,只是……
当时明明是林月儿拿着拳头,直接抡过去,将不愿意被她碰触的东方中校直接打晕抱走!
速度之快无人能及,时贝贝要不是反应快,一直在后面死命追,林月儿估计这会儿就抱着东方熙的身体,私奔到天涯海角了!
“她的解释,也差不多。”时贝贝耸耸肩。
她觉得自己挺卑劣的,她确定自己对东方熙有好感,而且还不是一点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林月儿痴痴看着东方熙时,她又打算将自己那点好感藏起来了。
比起东方熙,她更爱她自己。
远离女主,远离伤害!
白子君看着东方熙,医务室设施有限,肯定不如医院,想了想,白子君低头俯视林月儿,“林小姐,能否帮忙抬起东方先生,我要送他去医院。”
林月儿一听,身体剧烈摇晃,就像是受到什么超级不能接受的打击一般,东方熙又没死,你激动啥啊!
时贝贝听到他们说去医院,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这个时候就应该正好是下班时间,想到之前林月儿对自己说的话,既然女主大人对东方熙还有白娘子都有好感,那自己这个女配就不要上杆子去炮灰了。
剧情君实在是很危险,和女主抢男人,后果自负。
更重要一点,贝贝没有信心,在女主大人摘下眼镜,露出那张带上眼镜平凡无奇,摘下眼镜倾国倾城的脸蛋时,东方熙是否还会说出之前那一番话。
相亲太多次,她对自己没信心,对男人也没信心。
想了想,时贝贝开口说道:“你们送他吧,我回家。”
抱起东方熙的林月儿听到时贝贝这句话,突然开心了起来,时老师要回家啊。
时老师长得那么漂亮,作为女人她都会心动,更何况身为男人的白校医……
林月儿偷窥着一身白大褂的白校医,又看着怀里的东方熙,不知为何,竟然有几分心虚。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东方先生是时老师的,刚才自己到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办公室,他们那么配,郎才女貌,自己真卑鄙,竟然还想着他们分手。
林月儿觉得自己变坏了,变得很坏很坏。
她愧疚的看着时贝贝,为那一瞬间的坏念头感到忐忑。
时贝贝根本就没看林月儿,林月儿心里想什么,脸上都写的清清楚楚。
原书里,林家人将林月儿保护的太好了,给林月儿一种错觉,身边都是好人,这是个美好的世界,我是小公主。
从某种意义上,林月儿的成长,永远暂停在学生时代。
小女生有的所有幻想她都有,想要很多很多男生喜欢自己,希望有一个帅帅的白马王子陪伴自己,拯救自己。
原书里,女主林月儿会在四个楠竹里面难舍难分,根本原因是,她根本没长大,她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时贝贝正打算退场走人,却被白子君叫住,白子君心情复杂地看着时贝贝,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时贝贝就此离开,离开,从某种意义上,就是放弃东方熙。
但是自己哥们儿现在这个样子,时贝贝要是走了……
“一起去。”白子君一锤定音,拒绝了时贝贝要单溜的提议。
东方熙受伤了,白子君没有必要瞒着东方熙的家人。
事实上,东方家所有的号码,白子君都熟记于心,当年和东方冉在一起的时候,白子君找不到东方冉,就经常给东方家的座机打电话。
白子君一直以为,东方家的人,除了东方熙,他再也不会打交道了。
没有想到……
看着医院里的东方熙,白子君拨通了东方家的电话,“喂,你好,我是白子君,东方熙……”
白子君打电话时,时贝贝正在和孙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白子君送东方熙去的医院,真是孙露她家私人医院。
孙露原本正在接待室吃面条呢,从窗外看到时贝贝和林月儿真是吓了一跳,孙露第一感觉就是,时贝贝又被林月儿打进医院了。
没吃完面条,孙露就匆匆下楼,很有眼力劲儿的孙露一下子就看出,贝贝没事儿,有事儿的……
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男人的长相时,孙露真是吓了一跳,别家小孩的大哥!
对于东方冉,孙露都快有阴影了,年纪差不多,和人家智商天差地别,真是伤不起,因为关注东方冉,对东方家人,孙露还是比较熟悉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还有那个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1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