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月儿,这关系乱的,到底谁跟谁啊。”孙露也是快结婚的人了,她和未婚夫关系特别好,已经腻歪过去了,对于这些小情小爱,孙露自诩过来人,一眼就看出这感觉不对。
白子君不熟,林月儿不愿搭理,能问的就是时贝贝。
虽然贝贝没说,孙露可注意着呢,小妞视线一直盯着东方熙。
“和我无关。”时贝贝轻轻地说道,她正在等待东方熙的诊断结果。
孙露根本不信时贝贝这套,别以为她是瞎子,她可发现了,刚才自己问的时候,贝贝呼吸都不正常了,显然有什么。
时贝贝这性格,孙露太了解了,要是单方面,贝贝暗恋东方熙,或者是东方熙暗恋贝贝,她都不可能会紧张,说不定为了避嫌,躲一边去了。
眼下,说不定还真是两情相悦,想到上周贝贝的心神不宁,情绪不定,孙露一早就怀疑贝贝谈恋爱了,现在,连恋爱对象都出来了……
竟然是东方家的一哥……
孙露不得不佩服时贝贝的好眼光,这个男人很好,可惜了。
有些话,孙露觉得有必要提醒时贝贝,贝贝没谈过恋爱,要是脑袋一发热,一冲动,那就完了。
病床上那男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消化的了得,想了想,孙露压低声音:“贝贝,要是真有什么趁早断了,东方家和白家的事儿你知道吧,就是白子君,s市都传开了,先不说东方将军和东方夫人怎么样,东方熙的妹妹东方冉是个兄弟控,这小姑子实在是太难缠了,她那么强悍,以后谁娶她!还不就是招上门女婿了……你可想清楚哈,哪怕那东方熙再好,跟这样的小姑子抬头不见低头见……”
孙露正说着,突然闭上了嘴巴。
但见走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出现在孙露和时贝贝视野。
在距离白子君刚挂断电话不到五分钟,孙露嘴里“难缠的小姑子”,东方冉到了。
“我哥怎么了,我哥怎么了……”女人风风火火闯进病房,紧随其后是她更加尖锐的叫喊:
“林月儿,怎么又是你,不要脸的女人,缠着我弟弟又缠着我哥哥,你有没有羞耻心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看文愉快,感谢订阅~~
晚安,明天见~~~
正文 82你以为你是谁!-一更
穿着白大褂,带着包头帽,就像从某个实验室里匆匆赶来的东方冉,步步逼近,强大的小宇宙和背后烈火图腾,仿佛将整个屋子变成火海。
时贝贝第一次遇到气势可以用惊涛骇浪形容的女人,对比之下,一米五几无比身材娇小的林月儿真是楚楚可怜。
“阿冉,不,不要,不要这样……”林月儿小声说道,“难道你忘记我们以前……”
林月儿声音凄凉凄惨凄美,透着一股琼瑶剧里才会有的哀伤。
话落,东方冉勃然大怒,指着林月儿咆哮:“你还敢给我提过去,你竟然敢给我提过去,林月儿,从你和阿泓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一刀两断了!”
东方冉神色激动,红了眼眶。
林月儿摇头,伸手去抓东方冉:“不,不是这样的,阿冉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东方冉大臂一挥,不给握。
“你,一定要听我解释!”继续抓。
“不听!”不给握。
“要听!”继续。
“不听!”不给。
……以上动作语言重复n多次。
两个女人一个哀伤,一个激动,两个女人眼中都含着泪光,无语凝咽心泪两行,看得时贝贝真是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激|情,欧美大片里才会出现的女博士,日韩动漫里才能出现的女金刚,一地百合花!!!
此情此景,孙露犹犹豫豫地说道:“其实,她们在谈恋爱吧……”
时贝贝“咔嚓”转动脑袋:“我附议。”
“贝贝?”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时贝贝嘴角抽搐,纵然只有一声,她还是听出了对方绝对标准的普通话里,那一丝丝播音腔,短短俩月,“新闻联播”成功蜕变“小崔说事儿”,平民了不少。
红白色格子衫外套里面搭配纯白色t恤,下面是做工很好的休闲裤,一双白色的篮球鞋,配合男人帅气高大的形象,活脱脱一个韩剧大帅哥。
看到此人,孙露眼睛一亮,随即肩膀撞了时贝贝一下,凑到贝贝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私藏!”
展月白升职已有一周,权利多了薪水涨了,相应的,工作也多了,只是一周的时间,比以前三周的工作量还要多,因为新官上任,很多东西还需要熟悉,展月白就是个精益求精的人。
连续一周加班,展月白觉得肩膀疼,今天下雨打雷,右边胳膊抬不起来,酸疼酸疼的,这家私人医院,听说大夫不错,医术好,二十四小时都有不同的专家值班,展月白算是慕名前来。
从诊疗室出来,几乎一眼,展月白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病房外站着的时贝贝。
没有任何思考,展月白身体先于大脑,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了过去。
“展先生。”时贝贝实在是叫不出对方“月白”。
听到这么疏离的称呼,展月白心里微恼,随即又释然了,上周末他和别人约会,也没有和时贝贝联系。
展月白已经决定,稳下心,和时贝贝慢慢发展,以后他们会有很多很多时间。
想到这里,展月白温柔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贝贝,你怎么在医院,身体不舒服?”
时贝贝摇头:“不是我。”
到底是谁,和你无关。
展月白听出时贝贝没有给他细说的意思,他也不是那刨根问底的人,他侧头,看到东方熙所在的病房,里面东方冉和林月儿还在纠结。
两女争一男?
展月白不认识东方熙,也不认识林月儿和东方冉,只是凭着直觉猜测。
看了一会儿,展月白不觉得这和时贝贝有什么关系,他口袋里,有一声开具的药单,拿了药,就可以走人了,看到外面依然是狂风暴雨,展月白开口说道:“你还有事吗,我开车来的,要不一块吃个晚饭,我再送你回家。”
展月白这个提议是再好不过的,时贝贝原本也想走的,孙露的话,就像是一记狼牙棒,将时贝贝脑袋砸了一个七荤八素,原本还有一丝丝的期待,孙露说完,她又退缩了。
她和东方熙的感情太浅,心里那份喜欢,远远不够支撑她面对东方冉这样强大彪悍的小姑子。
原书里,东方冉那强大威武的春||药,自己有病,才会去招惹这样的家庭。
可是,纵然她想走,也不代表,要和展月白一起走。
于是她不动声色戳了一下站在身侧的孙露,请求场外援助。
孙露聪明着呢,展先生显然是想要和时贝贝有点什么,但是贝贝似乎不太愿意和展先生有点什么,要是两人真有点什么,贝贝肯定会介绍了,没介绍那就是真的没什么,既然没什么,孙露心里叹息,她果然是个好人,她还是要出面当这个坏人。
“对不起啦,展先生,贝贝答应了,待会儿要和我一起吃饭。”孙露耸肩,“恐怕不能跟你走了。”
“您是……”展月白纠结了,刚才他就直奔时贝贝,还真没注意她身边还有旁人,如今注意了,看穿着,也不像是普通人。
孙露落落大方一笑,“您好,我是贝贝的同事,我姓孙。”叫什么没必要告诉你。
贝贝的同事?那肯定也是学姐的同事。
展月白眼珠一转,随即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展月白,现在正在追求贝贝,若是孙小姐不介意的话,可否让在下随行,当个护花使者,鄙人对贝贝真是喜欢的紧,好容易遇到了,就不想放手了。”
听到展月白的话,饶是时贝贝脸皮厚人中二,也忍不住开始发烫。
被帅哥告白是一件羞涩的事情,被大帅哥当着朋友告白,是一件更加羞涩的事情。
脸红是必须滴!!
若是展月白稍微绕点弯子,孙露就有一大堆可以回绝对方的话,无奈对方太直接,孙露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展月白这般直接了当的表明心意,倒是让孙露对对方好感“up”“up”不断升高,她也有国外生活的经验,时间还不短,比起国内一些人,遮遮掩掩的恋爱态度,展月白这种堂而皇之的宣示,更能引起孙露的共鸣。
这个男人比东方熙那个黑面神不知道好多少,嫁给军人,还不就是守活寡,孙露贼兮兮的碰碰贝贝,人家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于是孙露笑眯眯地说:“我听贝贝的。”
言下之意,她不反对。
展月白感谢的冲孙露露出一个俊逸美好的笑容,饶是孙露已经订婚了,还是会陶醉,果然帅哥很吃香。
面对孙露的倒戈,时贝贝有些无奈,但是人家展月白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要是再不给面子,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贝贝讪讪地笑道:“那一起吧……”
却在这个时候,平地一声惊雷:
“你们要聚餐?呐呐呐,我现在还在饿着肚子,加我一个怎样?”
*****
白子君其实挺纠结的,好友对他摊牌了,说喜欢时家的小妞,这个喜欢还不是一般的喜欢,是以结婚为最终目的的喜欢。
结婚啊,结婚。
白子君再没轻重也知道结婚对东方熙和时贝贝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他并不看好这对,甚至非常希望他们俩赶紧拜拜,但是却不想两个人受伤害。
要分手,要愉快的分手,要愉快幸福的分手。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啊!
于是自诩聪明的白大少想了一个办法,他似乎看出来了,那林家小姐对好友,似乎也有不一般的感情,虽然,他知道好友看不上林家小姐这种行走核武器,但是时小妞似乎不知道。
时贝贝的性格,白子君觉得自己摸得还是比较清楚的,这姑娘估计是相亲失败太多次,对恋爱产生了恐惧,稍微一点点不对劲儿,就要跑了,二十多岁有着三十多岁的心态,一点为爱拼搏的劲头儿都没有。
也幸好她没有,要是换个人,现在估计就和东方熙甜甜蜜蜜牵手亲嘴儿了。
哪里还有他的发挥余地。
白子君站在其实有一会儿了,刚才见东方冉过来,他就躲到一边了,要说他心里一点都不介意碰到东方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他很介意和东方冉相处,那也不对。
他只是怕麻烦。
几通电话,东方熙话里的意思真是太明显了,明里暗里都暗示自己给东方冉打个电话,想来,东方冉并非像她表现出的那么无动于衷。
若是一个月前,白子君会高兴,会开心,说不定真的屁颠屁颠打电话了,但是现在,晚了。
东方熙爱护妹妹的劲儿,白子君明白,事实上他也挺疼东方冉的,但是,凭什么?
凭什么总是他迁就东方冉。
他的心里已经驻扎了别人,东方冉正以每天减淡五个像素点,从他心底抹去,越来越淡。
白子君现在不想和东方冉有什么牵扯了。
原本,白子君想躲到东方冉走,他再出来,反正看这会儿,东方熙一时半会醒不了,以前就知道林家小姐有劲儿,但是没有想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大夫竟然说,幸好送医院早,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白子君都想好了,一会儿和时贝贝吃晚饭,套套话,看看对方对东方熙的感觉,顺带送她回家。
若是时贝贝真的喜欢东方熙,决定和阿熙在一起,白子君就献上祝福,顺带帮两人扫扫路障,若是不是那么坚决……
抱歉,暂时他还没想好暂时如何应对。
不过,不过,那个小白脸是怎么回事!?那句酸了吧唧的神经告白又是怎么回事儿?!
卧槽,劳资还没想好对策,怎么你又蹦出来,想玩深情,想一块吃饭,去你的,门都没有!
这一刻,白子君彻底忘记自己为啥猫在角落,“蹭”一下蹦出来:
“你们要聚餐?呐呐呐,我现在还在饿着肚子,加我一个怎样?”
跳出来这一刻,白子君还喜滋滋的,想约会,想走闺蜜路线,门都没有!
殊不知,他这么一下,引起了病房里,某个妹纸的注意。
这声音太熟了,魂牵梦绕啊!
但见穿着白大褂的东方冉丢下时贝贝大步走出来,双目复杂地望着好久不见的男友。
片刻,东方冉轻轻地说道:“子君,你是特意跑来跟我见面的吗?”
略有犹豫,东方冉看了看病房内昏迷的东方熙,视线再次转到白子君身上:“你从这里等我,等哥哥醒后,我们再谈。”
东方冉的口气太笃定,就连时贝贝也产生了错觉,其实白校医真的是深情款款猫在医院数天,痴痴等待心上人的大驾光临。
神马送朋友,都是假象,都是骗人的!
基友滚一边,爱情才至上!
白子君嘴角抽搐,看着依然冷艳高贵的东方博士,表面淡定无比,内心沸水翻腾。
一秒,两秒,三秒!
第四秒时,白子君终于说出自己很早很早就想对东方冉说,但是苦于对方总挂断自己电话没机会说出的:“你以为你是谁?劳资稀罕你!?”
尼玛,早在东方熙第一次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放自己全家的鸽子时,白子君就想说这话了有木有,当年因为爱,他憋着憋着,都快憋出前|-列-|腺了!
太爽了,太爽了!神马修养,什么感情,滚一边玩去吧!
这一刻,白子君觉得自己整个人得到了圆满!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十一点半或许再早一点更新,待会见~~~~~
正文 83请你再等一分钟-二更
“你以为你是谁?劳资稀罕你!?”
东方冉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她很骄傲,非常骄傲,这种骄傲小时候是来自于家庭,后来就是来自于东方冉本身。
她的优秀已经无需东方这个姓氏为她加冕,但是她还是为之骄傲,她是东方家的公主。
白子君这番话,在东方冉看来,不仅仅是诋毁她,甚至还在诋毁东方家。
她做错了什么吗,她的弟弟需要她爱护,她的哥哥就像是一把保护伞,为她遮风挡雨,他们是亲兄妹,亲姐弟,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呢?
东方冉冷笑两声,强压住心里的不舒服,“白子君,你会后悔的。”
东方冉一字一句地说道。
白子君抄着口袋,恢复了往日的玩世不恭样,“行啊,我等着。”
十足痞样。
于是众人免费看了一场豪门感情大戏,诸位看官心中各有感受——
时贝贝:贵圈真乱!
展月白:n角恋……
孙露:感谢我的未婚夫,我爱我家欧巴,我的亲爱的,回去亲他一口!
东方冉这个人,也有优点,她的逆鳞是东方家的人,欺负她可以,但是却不可以欺负东方家的人。
所以就算白子君说了什么让东方冉觉得很难堪的话,她还是可以忍。
转身走进病房,东方冉继续和林月儿战斗。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想要进她们东方家的门,做梦!
门口约定一起去吃饭,东方冉听到了,林月儿自然不可能没有听到。
林月儿这个人,天生同情弱者,见东方熙躺在床上,林月儿虽然更喜欢白子君,却将心思放在了东方熙身上。
他也很帅,对不对,很男人,很有安全感,对不对。
想到东方冉的误会,林月儿甚至有些小甜蜜。
不过她还没有忘记床上的男人和时贝贝之间的关系,于是她抬起头,望着时贝贝,时贝贝只是淡淡地扫了林月儿一眼,然后侧了侧身体,孙露挡住了时贝贝,林月儿看不到时贝贝的表情。
这一刻,情商很低的林月儿突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高情商,她竟然从时贝贝的动作里读出了她的拒绝。
林月儿又是气愤又是惊喜,时老师这个是,退出了?
东方先生这么好的男人,你为什么要退出!
思绪杂乱的林月儿忘记了病房外面,她魂牵梦绕已久的白子君。
林月儿看着时贝贝,东方冉盯着林月儿,从东方冉这个角度上看,林月儿是盯着白子君。
虽然过程略有扭曲,但是不得不说,东方冉竟然,诡异的真相了。
想到林月儿竟然妄想自己的男人。
东方冉彻底愤怒了,你抢走我的弟弟,又要抢走我的哥哥,你还想要抢走我的男朋友!!!!
于是这一刻,强大的剧情君再一次显灵,若是时贝贝注意到的话,一定会发现,此时东方冉的表情,和原书描写的“扭曲而绝望,凄惨而无力”多么相似。
可惜,掰着手指头的时贝贝错过了这一幕,也就错过了自己扭曲的穿越史里,唯一的一道十八禁肉戏!!!
白子君心里有点不舒服,和曾经的女朋友彻底闹翻,换谁都不舒服。
不过这不舒服里,又带着那么一点释然,其实这样也好,这样,自己再也不会惦记东方冉了。
其实,东方冉原本也不是一个需要自己同情的人。
他所有关于东方冉需要怜惜,需要照顾的印象,都是自己的脑补。
想着,白子君若有似无地瞟了一眼时贝贝,然后,他就气笑了。
这小妮子竟然在看好戏,双眸亮晶晶的,显然还期待发生在他身上更加狗血的港台剧情。
白子君笑了,他的笑话是谁能看谁就能看的吗?
原本想伸手揉揉时贝贝的脑袋,却发现,似乎场合不对,干咳了两声,白子君看着看戏的三人,微笑:“走吧,我们去吃饭。”
孙露:……
展月白:……
时贝贝:……
“那个,白子君,我们没答应和你一起吃,你不要那么主动好不好……”时贝贝越说声音越小。
白子君阴阳怪气地笑两声,“真不打算让我去?哼哼哼……”
时贝贝缩缩脑袋,“没,一起去就是了。”
孙露瞪大眼,目光在白子君和时贝贝身上晃来晃去,当时白子君和东方冉分手,孙露就觉得白子君和时贝贝外貌值挺配的,相比起东方军商合一的家庭,白家的风气则要开放多了,白子君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演员,比较放得开,所以才任由白子君从医院辞职,来天高做了校医。
虽然做朋友,不在乎出身,但是孙露不止一次替贝贝觉得可惜,贝贝家庭普通,长得却太好看,若是日后嫁给稍微好点的人家,还不知道怎么被人戳脊梁骨。
但是若是日后嫁到不好的人家,又指不定多少人看笑话。
想到最近传言“白大少彻底变成好男人”,孙露有些纠结,白大少到底是为好友变得呢,还是为东方冉变得,还是他自己要变得。
想来想去,想不清楚,孙露大手一挥,“好啦,我们去吃饭去!”
至于,那碗未吃完的面,待会让医院和自己关系好的小护士干掉好了。
此言一出,白子君浑身都顺畅,尤其是看到时贝贝不痛快的脸,他的心情更是顺畅。
哼哼哼,不想和我处一起?哪里那么容易!
看到这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不知名小白脸,展月白心里警铃大作,他刚才就觉得不对劲儿,现在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这个男人从头到尾,眼睛就没离开过时贝贝。
最开始,他还以为这男人是冲屋子里的疯女人去的,但是显然不是,他已经和疯女人分手了,现在的目标是贝贝!
展月白后悔不迭,他竟然没有早早的和时贝贝将关系确定下来,任由时贝贝这只羊落狼窝这么久。
小白脸,是劲敌!!!
这两个人,竟然无意识的,没有协商的,默契十足的,将“小白脸”作为对方的爱称!!
四人转身离开病房门外,东方熙现在有他妹妹照顾,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林月儿,不需要他们这些外人。
时贝贝有点伤感,离开前,她最后看了一眼东方熙,时贝贝在心里对自己说,数十下,要是东方熙醒了,她就不走了。
原书里,男女主,总有一些凑巧,比如说,男主睡觉,女主会凑巧听到男主喃喃她的名字,比如说,女主受到欺负,男主会正好碰上。
时贝贝现在怀疑东方熙已经取代了北堂靖成为原书内容的楠竹,她真的没有勇气,和强大的东方冉死磕。
就算再喜欢东方熙,时贝贝也不希望东方冉那药用在自己身上。
贝贝走得磨磨蹭蹭,在心里数着数字。
一、二、三、四……
十个数字,很快就数到了尽头。
所谓奇迹,没有出现。
东方熙一点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贝贝,干嘛呢,怎么还不走。”孙露蹙眉,别是还想着留下看着东方熙吧,东方冉是什么样的人,时贝贝还没看出来吗?
“就来!”时贝贝大力摇手,然后快速冲上去。
冲到一半的时候,时贝贝突然又想到,电视剧里,不是还有楠竹女主就差几秒钟错过去的事情吗?
于是时贝贝又做了一件很二的事情,她又返回去,看了一遍。
病房门口,东方冉照顾着东方熙,林月儿咬着手指,委屈地看着东方兄妹,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她。
果然,小说神马的都是骗人的,奇迹这玩意是不适合女配的!
时贝贝笑了笑,带着一点释然,带着一点失落,转身离开。
有些人,或许真的,冥冥之中少了那么点缘分。
那天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时贝贝都没有再见到东方熙。
他们没有确定关系,东方熙回到部队养伤,他曾经给她打过电话,每次接通,对方都游移不定,语气里犹犹豫豫,似乎在顾虑什么。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对方在顾虑自己的家人。
后来,他接了一个任务,和外界彻底切断了联系。
无数次,东方熙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留给她部队的电话,没有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她,为什么不让她等自己回来,没有说“他会搞定他的家人,他会给她想要的幸福和安全感”。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很久以后,当时贝贝和东方熙再次相遇,像普通朋友一样坐着喝茶聊天时。东方熙问:“为什么当时不等我?”
时贝贝笑了:“我等了,我告诉自己,数十下,结果数完了十下,我不死心,又返回去,结果你还是没醒。”
东方熙听后默然,须臾后说道:“你该再等等的,你再等一分钟,我就醒了,我从楼上窗户里,看到你开车门离开。”
时贝贝有些疑惑:“你不是有我的电话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东方熙闭上眼睛,似乎在回想往事:“我的手机没有任何人的号码,我把所有需要的号码都背了下来,那一刻,我拿着手机,突然忘记了你的号码……”
时贝贝听后笑得前仰后合,①38看書网飙出来了:“东方上校,您是用自己的例子告诉我们,以后要记得保存电话号码吗?”
东方熙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在说别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所谓的数十下,数二十下,都是借口。
她只是没有勇气为了他踏出那一步,若是当初,她爱的足够,不要说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十个小时,也没有问题。
话说回来,那个时候,他也没有给足她接受他的勇气。
他们谁也不欠谁,只是那时,不够爱。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
正文 84别和我玩暧昧-一更君
“你好,我叫展月白。”
“你好,我叫白子君。”
男人看男人,比女人看男人准多了,两个人都从对方身上嗅出了同类的气息。
展月白心里腹诽,小白脸,没少用你这张脸骗女人吧!
白子君心里不屑,小白脸,没个好心眼,花心腹黑烂屁|-眼儿!
如此可见,白校医比展月白怨念多了。
和展月白白子君不同,孙露和时贝贝则要淡定多了,尤其是好八卦的孙露,刚才在车里,已经从时贝贝那里得到最一手的消息,这两个家伙,她哪个都不喜欢。
孙露听了,又是欢喜又是忧。
欢喜的是,听到了最正宗的八卦,两个人和时贝贝没有关系,她可以大大方方看笑话,忧得是,贝贝心里的那个人,啧啧啧,东方熙那样的男人,对女人杀伤力太大,就拿孙露自己来说,若不是早早恋爱订婚,说不定,遇到一个类似的,她也想嫁。
傻姑娘,你可要想开一点,东方家可是让人无福消受。
时贝贝收到孙露的眼神,默默地垂下脑袋,她知道,所以,正在极力忘。
任何女人,也无法抵挡东方熙的那句告白,“一辈子,不离婚”。
就差一点点,她就答应了呐。
“听说展先生和时老师是相亲认识的,想必展先生之前有过很丰富的相亲经验了吧,传授一下,说不定以后我也要去相亲了呢。”
还未上菜,白子君一边喝着热茶水驱寒,一边和展月白寒暄,说是寒暄,听起来更像是互相之间甩软刀子。
展月白微笑,“相亲这个东西,是要看缘分的,之前也有相过,却都没有缘分,原本是不想继续了,没有想到遇到了贝贝。”
深情款款,羡慕死你!展月白冲着白子君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白子君胸口一闷,贝贝,贝你个头,叫这么亲热做什么,无耻。
微笑,“是这样啊,可是我上周末似乎在一家法国餐厅见到过展先生啊,那个时候展先生身边可不是时老师。”
让你炫耀让你炫耀,揭短揭短?
展月白瞪眼,随即说道:“只是普通朋友而已,白先生真是误会了,若是让贝贝听到了,我岂不是很悲剧,哈哈哈,还望白先生嘴下留情。”
白子君冷笑,留情,留你妹!
白子君最郁闷的一件事就是,展月白是公开追求时贝贝的,白子君看出来了,展月白家世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不差,又听时贝贝说了,两家是老相识,这个家伙是最可能成为时贝贝老公的人。
若说好友东方熙和时贝贝不配,那这个男人和时贝贝就更不配了,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刚才看到展先生在医院药房拿药,看药盒子,有点像荣昌肛泰。”白子君若无其事地说道。
此言一出,时贝贝几乎吐血,白娘娘,你说话委婉点行吗?
展月白看着白子君,太恶毒了,竟然诽谤,“当然不是,这几天,工作比较累,肩膀疼。”
白子君听后立马说道:“展先生年纪轻轻就不行了,真的是太遗憾了……”
那个“不行”咬得格外重。
展月白听了脸色发青,孙露嘴角抽搐,时贝贝则默默地喝了一口水,此时贝贝突然觉得,以前白子君对自己是多么的和蔼可亲。
不过,展月白好歹是自己领过来的,还算是她的朋友,第一天见面就让同事这么损,实在是不太好,于是时贝贝决定站出来,替展月白说两句话。
清清嗓子,时贝贝开口说道:“哈,你们两个关系真好。”
“是啊,和展先生一见如故。”白子君微笑的说道。
展月白纵然面色不佳还是从嘴巴里挤出话,“是啊,白先生真风趣。”
“那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去洗手间。”时贝贝起身说道,她没忘拿上手机。
此时窗外雨已经小了,但是天也暗了下去,刚才在孙露车上,时贝贝给父母打了电话说晚上不要等她吃饭,其实,她更想给东方熙打个电话,无奈,她没有对方手机号。
她知道白子君一定有,但是她却不想问。
仿佛问了,就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很廉价。
等贝贝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白子君和展月白一个看着左边,一个看着右边,当贝贝坐下之后,两个人又恢复哥俩好的状态。
时贝贝嘴角抽搐,男人真虚伪。
***
一顿饭,吃得贝贝蛋疼。
好不容易吃完了,回家又成了一个问题,原本孙露要送时贝贝回家,但是孙露家的亲爱的一通电话,孙露这个重色轻友的就叛变了,于是贝贝的选择就成了展月白或者是白子君的二选一。
贝贝一个都不想选,于是,在两个人微笑着等待时贝贝选择自己的时候,时贝贝的摇头,非常坚定地说:“我坐公交车,这家餐厅65路,直达。”
展月白无奈,只能作罢,白子君却微笑,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看着时贝贝坐上公交车离开。
展月白皮笑肉不笑看着白子君:“今天见到白先生很高兴。”
白子君肉笑皮不笑看着展月白:“我也是一样。”
两个男人握手,噼里啪啦眼神交汇,厮杀,然后分道扬镳。
展月白开车扬长而去,白子君紧随其后,却走了和自己家截然不同的方向。
那条路,直通电厂宿舍。
*****
公交车走走停停,路上下大雨,司机师傅尽量让乘客往后面走,能上来多少人上来多少人,有的人穿着雨衣,有的人带着雨伞,时贝贝上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很多人,但是没走两站,车上上来了更多的人,她站在中间位置,伸着胳膊勉强可以够到公交车上面的扶手。
公交车一开,有人站不稳向后倒去,时贝贝被挤来挤去,高跟鞋几次差点崴脚。
站在她前面的一个妇女穿着雨衣,雨衣上的雨水全蹭到贝贝身上,贝贝觉得身上湿乎乎的,难受死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座位想要坐下,一个大老爷们儿推开时贝贝,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若无其事闭目养神,好像他坐在这个位置好久了。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车。
时贝贝咬着牙暗暗发誓,不需要特别贵,小甲壳虫就成,她要求不高。
公交车在宿舍楼附近的沃尔玛超市站停下,刚下公交车,时贝贝就发现公交站旁停靠的黑色奔驰车。
车亮着车灯,车上的人,怎么看,怎么像是……
“白子君!”时贝贝瞪眼。
白子君摇下车窗,伸出脑袋,“还不上车,傻愣着干什么?”
时贝贝三步并作两步开车门,身上潮乎乎的,头发上的水还不如身上的多。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回家了吗?”坐在副驾驶上,时贝贝脱口而出。
白子君根本就没回答贝贝的话,而是上上下下打量着贝贝:“你不是坐公交车吗,那车漏雨?”
贝贝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说道:“不是,我旁边一女的,穿着雨衣,身上都是水,水全擦我身上了。”
白子君嗤笑:“笨啊,你就没揍她,或者是往一边走走?”
时贝贝不乐意了,“车上人那么多,我挤不过去啊,再说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暴力,姐是文明人。”
“行,你个文明人,系好安全带,我送你回去,你家小区巷子还挺深的。”白子君随口说道。
一瞬间,贝贝心里有些涨涨的感动,她抬头,小声地说道:“谢谢。”
白子君瞟了时贝贝一眼,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了,莫名脸有地热,撇头,鼻子“哼”了两声,“哥是好人。”
启动车子,白子君调头,开向时贝贝家的小区,狭长的宿舍楼小巷,连个路灯也没有。
公交车不可能走电厂这条家里的小巷子,贝贝所谓的“直通”,恐怕是停在巷子口边的超市,想着小巷子没等,所以白子君特意等在这里的。
说来,他还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做到这一步,白子君瞟了一眼时贝贝,心思不定,也许,只是因为曾经那些交往的女朋友,小区门口没有时贝贝家附近这么黑。
两分钟不到,车就到了贝贝家的宿舍楼下。
贝贝从车窗里看到了自己家,老房子,房子也就五六层,贝贝家住在三层,厨房还亮着小灯。
白子君打开车内的灯,时贝贝有点心慌。
她是个成年人,从身边的男人通过她的微博带她去儿童乐园,贝贝就知道,白子君喜欢她。
既然他不说,她没有必要捅破这张纸。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她不喜欢给一个男人玩暧昧,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她心仪对象的好哥们儿。
要多无耻,才会在两个男人之间跳来跳去。
“到家了。”白子君勉强的笑了笑。
明明告诉过自己,离身边的女孩远一点,却又不自觉的走进她的生活。
说一套做一套,从来不是他的做人准则。
似乎,做不到。
他不甘心,明明是他先发现的,为什么她会喜欢上东方熙。
她和阿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白校医,以后,别做这种事情了。”时贝贝突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4 2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