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说道。
雨拍打着车窗,风呼呼的,车里寂静无声弥漫。
白子君佯装听不懂时贝贝的意思,“你说什么啊——”
他还打算装蒜。
时贝贝根本不吃白子君这一套,她抬起头,极为认真地看着白子君:“我不喜欢暧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这样做,我会误会的,我不想玩恋爱游戏,白校医以后还是少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吧……”
白子君微笑,他看着时贝贝姣好的容颜,干脆利落回答:“好。”
一个字,将时贝贝接下来的长篇大论堵了回去,时贝贝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为什么和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那个,我走了。”时贝贝干巴巴地说道。
白子君点头,在时贝贝开车门迈脚的时候,突然开口:“等一下。”
贝贝回头,却见白子君笑得一派春风化雨:“时老师,以后还是多买一些深色的衣服吧,白色的。”
白色的?她今天明明穿的是粉色的衬衣。
不对!
时贝贝僵硬了,对方说的是她的……
卧槽!
狠狠瞪着白子君,时贝贝怒不可遏关上车门,臭流氓,竟然看了一路。
时贝贝气鼓鼓地走人,白子君在车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贝贝上楼,耳边仿佛还萦绕着白子君嚣张的笑声。
脸不由得红了,太郁闷了,太郁闷了,竟然被看光了。
楼下,白子君听到楼道里传出的关门声,过了一会儿,感应灯熄灭,又是一片漆黑,唯有车内亮光。
白子君看着哗啦啦的大雨,想到刚才时贝贝毫不客气的话语,她说,她不想玩恋爱游戏。
“我没有和你玩恋爱游戏……”白子君轻轻地说道。
可惜,对方听不到。
车外,雨似乎又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点半,欧耶耶,待会见~~~~~~~~~~
第一卷 85臣妾做不到啊-二更
(www.13800100.cOm)
回到家,贝贝开门声音不小,时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贝贝回来啦,赶紧去换衣服,给你煮了一点姜汤,现在还在锅里熬,一会儿哈。”时妈妈声音很欢脱,给闺女做任何事情,都会让她无比嗨皮。
“妈,不用了,太麻烦了,妈您休息去吧……”时贝贝赶紧摇头,看电视的时爸爸冲时贝贝露出同情的眼神。
“不麻烦不麻烦,马上就好了,你最喜欢喝的,等一下哈!”时妈妈很高兴啊很高兴,下雨天给闺女做林家秘制姜汤最美好了!
时贝贝泪牛,她一点都不喜欢喝那玩意儿!统统都怪电视剧!
小时候看电视剧,觉得姜汤一定很好喝,古代的淋雨人人喝姜汤,时贝贝以为那玩意是甜的,后来她嘴欠的提议要和姜汤,时妈妈以为闺女爱喝那玩意,熬了整整一锅!!!
那个味道,真是无以伦比的美丽!放了梨片的姜汤,酸了吧唧,辣了吧唧,喝完之后,赶脚整个人生都黑暗了,连时爸爸一个大老爷们,都喝成了苦瓜脸!
偏偏时妈妈觉得姜汤是好东西,后来贝贝发育不错,时妈妈一口咬定,女儿的好身材是自己姜汁的功劳。
真是够了……
想起来,整个腮帮子都是酸辣的。
“我做了一锅,老头子,你也喝点……”片刻之后,时妈妈美美地从厨房里走出来,端出来一大盆姜汤。
时爸爸的脸一下变成猪肝色,“我又没淋雨,我不喝这个!”一家之主断然拒绝。
“我辛辛苦苦煮的,你咋不喝,这么一锅,不喝就浪费了!”时妈妈振振有词。
时爸爸省吃俭用一辈子,最见不得浪费,一听这词儿,苦着脸,乖乖接受老伴儿递来的姜水。
和时家父女的苦瓜脸不同,时妈妈倒是挺高兴,随着年龄的增长,时妈妈觉得自己在这个家越来越没用了,闺女工作是越来越稳定,越来越顺心,等给闺女买了房子,他们老两口就没了心思,可以退休,专心在家里,那个时候想来贝贝也结婚有了孩子。
闺女是个听话的,甚少让她操心,孩子越大,越独立,以后有了房子,用到自己的地方就少了,时妈妈迫不及待想要展示自己宝刀未老,生怕哪一天,闺女真的不需要自己了。
若是闺女什么都能自己做,用不到她这个妈妈,她会很失落的。
喝完姜汤,时贝贝陪着爸妈看电视,然后给爸妈说,今天吃了什么,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爸爸和时妈妈最喜欢听闺女唠叨学校发生的事情,贝贝的学生,他们一个都没见过,甚至记不得谁是谁,但是他们很认真的在听,知道闺女在学校生活的不错,他们就很高兴。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外面的风刮得呼呼的,听得让人没拧
时爸爸随口问道:“你咋来的,没带伞,站牌到咱家还有老长一节骨呢。”
贝贝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同事把我送来的。”
“给人家说谢谢了没,下着这么大的雨,你学校同事真不错,待会给人家打个电话,问问人家到家了没,下着这么大的雨,别路上出什么事儿。”时妈妈接话。
“别瞎说!”时爸爸瞪了老伴儿一眼,什么话,跟诅咒人家似的,毕竟是人家的事儿,时爸爸也不想管,他看着自家闺女,语气变得有些严肃,“你妈说得对,待会儿给人家打个电话,同事之间,这些你都得注意!”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时爸爸在提醒闺女做人的道理。
“昂昂昂——”贝贝拖着长腔,“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我一会儿去打。”
“别一会儿,现在就去,待会儿人家就睡觉了!”时妈妈催促。
拿着手机,时贝贝有点为难,刚才下车自己说的话可不怎么好听,怎么好意思再给人家打电话。
但是那边爸妈催得紧,时贝贝看着手机里从未主动拨的,白子君的号码,有点犹豫,她知道爸妈肯定以为是袁素孙露江云某一个送她来的,若是知道男同事,肯定又要另一番说辞了。
想着贝贝躺在床上,拨出了白子君的手机号。
时妈妈说得不错,下雨路滑,时贝贝打电话的时候,白子君刚到家。
在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号码时,白子君有些犹豫,有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这个电话是时贝贝无意按错了键。
很快,白子君按下了接听键,因为期待,所以忐忑。
“喂,你好,我是白子君……”
此时白家人也坐在一楼宽畅的大客厅看电视,看到儿子进来,白妈妈想要说什么,白子君却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他的眼神很柔和,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白妈妈一愣,然后坐下,看着儿子换好鞋,慢悠悠地上楼。
儿子似乎,很开心?
白妈妈琢磨着儿子刚才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
“咱家老二是不是又谈恋爱了?”白妈妈开心了,抓着自己老公,有点激动的问道。
自从和东方家的那个姑娘分手后,儿子一直郁郁寡欢,最近一阵子脸上才露出笑脸,虽然不知道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女人的直觉告诉白夫人,手机那边是个女孩子,还是自己儿子喜欢的女孩子。
白妈妈名叫任子淇,曾是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白子君的父亲是非家中长子,也不是么子,白家人多从政,唯有白子君的父亲从商,还娶得是娱乐圈的明星,比起现在明星高调嫁入豪门,白夫人当年的婚礼可谓是低调又低调,甚至好多媒体还以为她在国外定居了。
“管他的事做什么,他没说,你就不要问。”白爸爸皱眉,又恋爱,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分手。
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管他呢,孩子大了,哪用得着自己事事操心。
*******
“真意外,你竟然会给我打电话。”白子君走进自己卧室,扯下领带,拿着手机,一边解衬衫扣子,一边对着卧室门口超大镜子看自己的胸肌。
似乎比以前胖了不少,腹肌都不明显了!
镜子里,白校医很是风骚的摆了一个poss,想象着,时贝贝看到自己肌肉的表情,会不会,很流口水?
时贝贝绝壁想不到,电话那边的白校医在欣赏他自己裸|-露的上身肌肉。
“我妈让我打的,说路上挺滑的。”时贝贝讪讪地说道。
“替我谢谢伯母。”白子君笑眯眯地说道,港剧里,准女婿都叫对方父母“伯父伯母”。
时贝贝倒是没注意这些,她“嗯”了一声。
“那个,既然你到家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时贝贝觉得怪怪的,刚才刚对人家说了拒绝的话,现在再打电话,说太长时间似乎不太对。
白子君听言,心里一触,“等等。”
“怎么?”时贝贝觉得手机有点烫手了,山寨机打一会儿电话,就烫的不可思议,耳朵都热了。
“我就是想知道,我觉得自己怎么也是个标准高富帅了吧,无数小姑娘追捧着呢,你怎么就那么看不上我呢。”白子君用的是调侃的语气,只是他手心微微出汗,神色也有些紧张。
为什么你看不上我呢,我哪里做的不好。
哪里比不上那块不解风情的超级大黑炭!
“就因为你是高富帅,我才不要你呢。”时贝贝笑了,无论对方是不是开玩笑,她必须都要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太好了,我配不上你哟~”
白子君心里咯噔一下,其实,这个答案他早就有了,从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没有勇气的人,用各种借口,为自己的胆怯找理由。
“哪里,我倒是觉得,你是嫌弃我花心没节操没下限,说不定还觉得我配不上你!”白子君躺在床上,闭着眼,吐出这么一长串。
其实他真的担心这个,只是,对方不知道。
电话那头,时贝贝显然被这段话逗乐了,她笑了,若是说,女孩的笑声以“银铃般的笑声”为准则,时贝贝的笑声显然离这个标准差得十万八千里,跟妖精似的,嘻嘻嘻咯咯咯。
但是,他就是莫名觉得很高兴,也想笑。
“你知道就行,自己没下限就不要祸害我这了……好啦好啦,我不说了,电话费很贵,不给你说了,都五分钟了!挂了挂了!”电话那边传来女孩的抱怨声,白子君气结,这个小气鬼,这点话费真吝啬。
时贝贝说到做到,真的就挂上了手机,听着听筒“嘟嘟嘟”的声音,白子君拿着手机,捂住了眼睛。
“小良家,晚安。”白子君微笑着对着手机说道,仿佛那边,时贝贝还未挂断电话。
真的被嫌弃了呐,怎么办呢……
躺在床上的白子君,按下手机挂机键,想了想,白子君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彩铃没唱几句,电话那边,一个男人接听了电话:“喂?师弟,啥事儿啊。”
“师兄,你什么时候有空……”
与此同时,同样躺在床上的时贝贝,也接到一个电话,屏幕上,闪烁的三个字“无号码”。
贝贝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按下接听键,东方熙浑厚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出来:“睡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等一下修文改错字,我家马桶堵了!!!
明天见!晚安!!!
正文 86大姨妈,好疼-一更君
“你醒了?”
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有安全感,好像天塌了都有他撑着一般,时贝贝声音忍不住放柔和,“你现在还在医院吗?”
“不,我在家收拾东西,明天回部队。”手机那边,东方熙说道。
“那你的身体……”时贝贝有些犹豫,林月儿实在是太暴力了。
“不碍事的。”东方熙沉稳地说道,“只是一点小伤,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好。”
又是沉默,他们似乎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良久,电话那边,东方熙的声音传来:“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还能说什么?想了想,贝贝开口:“祝你一路顺风。”
“还有呢……”电话那边,男人似乎在期待什么。
时贝贝咬着下唇,坚定了一下信念,说道:“没有了。”
电话那边,东方熙有些失望,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她又缩回壳中,原本她都动心了,他很明白,自己对对方的吸引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样问,对方却始终不说。
“那你休息吧。”东方熙皱着眉,有些焦躁,口气也有些冲,他生气了。
时贝贝心里一慌,她想解释一下,告诉对方自己的顾虑,刚要开口,手机却突然发出了“叮铃”的响声,屏幕亮了一下,又变黑了。
没电了……
贝贝看着手机,有些无力,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
重重地吐气,时贝贝拿出充电器,接通电源,又打开手机,静等对方来电,等了好久,都没有等来那个“无号码”。
数公里之外的景园小区的高档别墅里,东方熙拿着手机,皱眉,沉默。
竟然被挂了电话,连声再见也没有说……
不其然,东方熙想到了以前在部队里谈过的几个女人,竟然这么任性,还耍小孩子脾气。
东方熙无奈的摇头,既然对方生气了,那就等她消气了再打吧。
****
东方熙最终还是如期回到了部队,没有了东方熙,时贝贝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
月考之后,就是天高的高二结业考,结业考完了之后,就是期末考试,然后,高二学生就要升入高三。
接踵而来的安排,让老师和学生都叫苦不迭,时贝贝看着各科老师发来的自家学生的成绩单,几乎要哭了,全班最高分还有两科不及格,最差的几个,就没有一个科及格的。
除了时贝贝,其他高二老师都是喜洋洋的,一个班里就那么几个学习差的,全到艺术班里了,全班总成绩一定上去了,要得不是奖金,是面子。
和时老师这种面子里子都丢干净的相比,他们是多么的幸运。
时贝贝苦瓜脸,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月考马上就来了,只能是听天由命,时贝贝甚至都不幻想能得到奖金了,只要学生们保持现状就好。
和贝贝的悲观想必,美术音乐组的老师则是要看开得多,江云劝时贝贝:
“反正你班小孩已经那样了,再差也不过如此,看开一些,他们考得再次,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所有老师都知道你班学生学习差,要是猛不丁的变得和其他学生一样,一准是你班小孩作弊了。”
一提到作弊,时贝贝瞬间又鸡血了,现在她每天给学生叮嘱不准作弊的事情,学生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要是到时候有学生作弊,时贝贝真的就不用活了,太丢人了太丢人了,作弊都考不出个好成绩,太丢人了。
其实,学生们也很无语啊,高二七班艺术班的学生都觉得自家老班疯魔了,一天到晚叮嘱作弊,咋就不想想大家的现状呢——
“人家那好考场的有的抄,咱的考场,估计就咱自己班的学生,老班担心啥啊,都没得抄,抄谁的啊。”
“估计是被训怕了,可怜的老班~”
确实,天高是按学生名次排考场的,就时贝贝他们班的成绩,绝对是最后一个考场,而且还绝对是本班的原班人马。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都知道自己班同学是个什么水平,抄谁的啊。
想用手机传递小抄,啧啧啧,外面开着屏蔽仪呢,哪里有信号,做梦吧。
为了这么一个小考试铤而走险,实在是太不值当了!
综合所述,老师疯了。
无论是真疯还是假疯,不管时老师怎么焦急,时间一天天的过,终于,万众瞩目的高二年纪最后一次月考拉开了帷幕,这次月考,也号称“高考探路考”,卷子是天高公认“最接近高考水平”,老师家长可以直观的看到学生现阶段参加高考的水平。
往年美术生,最低本科录取分数线是二百七,今年就算是涨,也不可能彪过三百。
时老师倒是希望班里有几个出五百的,这样就稳拿美院分。
可惜,希望渺茫。
不同于时老师的焦躁不安,考场里,艺术班学生的心态都很好。
天高的学生,不是普通公立学校,对于普通家庭的小孩,高考,可能是唯一改变他们命运的出路,但是对于天高的学生,他们家庭太优越了,一个好成绩,只能是锦上添花,就算是他们考得一团糟,也有家长为他们铺平道路。
现实,就是那么让人无奈,这是一群不屑作弊的孩子。
他们不需要。
一个考场三个考试监考,一个老师站在前面,一个老师站在后面,一个老师巡场,在不到三十个考生的考场,几乎可以说百分之百无死角。
监考是个力气活,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交卷铃打响,老师和学生都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这是最后一场考试,从考场出来,时贝贝头晕目眩,原因无他,大姨妈来了。
每次大姨妈对时贝贝都是一次折磨,疼痛难忍,吃药都不行,穿越之前也没见这毛病,想来是这具身体自己的问题。
时贝贝疼得抽筋,原想到医务室拿点药,随即一想,医务室老师是白娘子,时贝贝又怂了,还是别去了,忍着疼痛,时贝贝龇牙咧嘴回到办公室。
“咋了姐们儿,被人煮了?”孙露一看时贝贝这德性,乐了,一看这怂样就知道,生理期!
时贝贝白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孙露:“有药没,我疼得难受。”
“姨妈来了去医务室啊,找白子君开点药,芬必得、散列通、益母草颗粒……医务室多着呢,我上次去,大姨妈的药十几种。”江云毫不避讳的插话,办公室胖子李还未来,所以说话没啥顾及。
听江云提到白子君,孙露笑得特别猥琐,办公室别人还不知道白子君和时贝贝这事儿,她算是知情人,想到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儿,孙露就特别高兴。
“就是,去找白子君啊,校医妙手回春,一定给你治好!”孙露那个“回春”咬得格外清楚。
时贝贝那个恼啊,抽出最厚的《艺术鉴赏》冲着孙露砸去,孙露一躲,那本书冲着门砸去,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袁姐出现在大家视线中,时贝贝的心猛地提到嗓子眼,我去,闹人命了!
还不等时贝贝嚷嚷,说时迟那时快,袁素伸手挡在脑袋上,一把抓住那本超厚的《艺术鉴赏》,面不改色,环视办公室,“谁的书?”
孙露江云目瞪口呆,然后齐刷刷看着虾米一样弓着腰的时贝贝,时贝贝缩了缩脑袋,举起手,弱弱地说道:“报告袁老师,是小的……”
袁素拿着书,径直走到时贝贝面前,将书放在时贝贝的桌子上,然后虎摸了一下时老师的狗头,“下次再乱丢,就把你从楼上扔出去。”
时贝贝身体一抽,疼得更厉害了。
“贝贝,我说你这不行啊,还是去看看吧,你要是不行我陪着你去。”江云看着时贝贝的怂样,感觉老可怜了,原本时贝贝脸上还有点血色,现在全白了。
时贝贝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你去医务室给我拿点药,散列通就成,我吃芬必得不管用。”
“行。”江云答应的挺利索。
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冲出办公室。
月考完毕,其实他们就可以下班了,艺体组其他老师都走了,就美术办公室还没走人,袁素孙露两个看着时贝贝疼的难受,就怕她晕过去,此时江云还没来,孙露看着时贝贝疼的实在是难受,忍不住说道:“贝,要不去医院吧,我送你到我家医院。”
时贝贝一听,猛地摇头,“不去不去,为了一个大姨妈去医院,丢人,不去!”
疼的要个人命,时贝贝都想撒娇让父母来接了,此时按着肚子的时贝贝桌上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竟然是江云。
“喂,江云,你到哪里拿药去了?”时贝贝有气无力的问道,疼啊疼,散列通上哪去了。
“贝,你下来吧,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见得那个白子君的师兄不,那个老外,他对这个有研究,我和白校医都说好了,让他带你去看看!”江云那边口气很严肃认真。
时贝贝听了差点吐血:“你干嘛给他说啊,拿个止疼药,他是个男的!”
“男的咋了,你不能歧视男人啊,医生不分男女!”江云浑然不觉哪里错了,反而觉得时贝贝“讳疾忌医”。
时贝贝的电话漏音,江云的话孙露袁素听得是一清二楚。
孙露眼珠子一转,“贝贝,去吧去吧,白子君的师兄,医术一定高超,药到——嗷——”嗷嗷嗷,腿肯定紫了!太狠了,这娘们儿太狠了!
时贝贝狠狠地扭伤孙露的大腿,让你使坏,让你幸灾乐祸!
不管怎么说,在孙露和江云的双重魔音下,时贝贝最终还是被几个人架上了白子君的奔驰车。
更让时贝贝气愤的是,也不知道孙露对江云袁姐说了什么,几个女人就这么将时贝贝丢给了白子君,各玩各的的了。
时贝贝那个恼啊,偏偏还不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因为白子君就在旁边呢。
“再忍一忍,一会儿就到了。”驾驶座上白子君声音比平时温和很多,可是时贝贝疼得眼冒金星,进气儿少出气儿多,捂着小腹直哼哼。
“谢谢……”时贝贝有气无力地说道,白子君刚才说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时贝贝靠着车门,闭着眼,白子君一看对方又没系安全带,叹了一口气,停车弯腰,动手给时贝贝系上安全带,动作很轻。
疼痛让时贝贝感觉都比平时迟钝了半拍,若是放平时,贝贝早就推开白子君了,但是眼下,她闭着眼,皱着眉头,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自然也不会有啥感动。
系好安全带,白子君看着满头冒汗,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的时贝贝,突然觉得很好笑,他也不介意对方脑袋上被汗浸湿的头发,揉了揉贝贝的脑袋。
时贝贝昏昏沉沉,意识慢慢地剥离,只觉得有个人在耳边絮絮叨叨,也听不清楚说得什么。
从考场到办公室,折腾了这么久,她真的是累了,捂着肚子,慢慢地,就这么睡着了。
第一卷 88俺的都给你-一更君
(www.13800100.cOm)
坐在咖啡馆,时贝贝好奇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尽管看过照片,但是照片因为角度不同,和本人还是有很大的出入的。//百度搜索 138看书网 www.13800100.cOm 看最新章节//
男人比照片上看着高多了,深皮肤,寸板头,国字脸,浓眉,眼睛不大不小,两眼之间眼距有些宽,鼻梁有些塌,唇形很好看,厚实却不肥硕,整个人看起来木木呆呆笨笨的。
外貌,六十五分,原本只能算是六十,那五分是贝贝给的附加分,不为别的,这个男人她看着顺眼。
至于衣着,男人身上的衬衫做工一般,领子一高一低,第二个扣子似乎有些松,露出白色的线头,时爸爸那个年纪的除外,贝贝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在穿白衬衫套白色大背心的男人了,现在的年轻人,似乎没有这种穿衣习惯……
这个男人,意外的保守,贝贝给了七十分。
气质,看着面前的男人,贝贝笑了,男人的气质和他名字一样,有些憨,有些傻,有些村,但是却让人觉得踏实,不浮夸。
七十五分,这是个过日子的男人。
纵然没有听过男人的事迹,仅凭第六感,贝贝也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因为闺女相亲失败太多次,时妈妈已经决定,若有人再给自家闺女介绍男朋友,一定要她亲眼看过才可以。
这个男人,却是例外,时妈妈和时爸爸只看过照片,如此其貌不扬,只因为时妈妈的同事,也就是介绍人说,小伙子人品好。
所谓“人品好”的证明,是这样一件事:
介绍人姓魏,有很严重的哮喘史,每到医院看专家拍片子打针吃药没个三四千下不来,家底都快掏空了。
因为实在是没钱了,介绍人选择到远一点差一点的医院去开药,哮喘是个慢性病,每个患者都是半个大夫,介绍人知道该打什么针该吃什么药,去医院,只是想让大夫看看,自己严重了没有,往日去的医院,每次复诊,都要从头到脚能拍的片子拍一遍,验尿验血一个都不能少,只有这位王大夫,让介绍人拍了肺部片子,开的药也是同效果价格相对便宜的药。
此后,介绍人就找这位王大夫看病,大夫细心不说,还省钱,一来二去熟悉后,介绍人知道这位好大夫单身没对象,就像给对方介绍一位配得上的好姑娘,脑子里过了一圈,急火火地找到时妈妈,说“天降好女婿”。
明显,介绍人是被这位王大夫迷住了,里里外外都是好话,介绍人也知道,依着小伙的条件,其实是配不上老时家的闺女,说了一长串,时妈妈都不同意,因为小伙子家是农村的,长得也不出色,介绍人都放弃了,然后给时妈妈讲自己是怎么认识小伙子的,却意外说动了时妈妈。
在s市看病,随便哪家医院都能扒一层皮,这年头医生工资和业绩挂钩,业绩就是拼命开贵的药,让你拍那些死贵死贵的片子,昧良心的医生大有人在,向着患者的大夫却越来越少。
谈恋爱,找老公,一辈子的事儿,自然要找一个踏实的,人品好的,所以时贝贝来了。
和时贝贝这种相亲“老油条”相比,这位王大柱同学显得青涩很多。
他甚至不敢正眼看时贝贝,偷偷瞄上一眼,就腼腆的低下了头,若不是皮肤太黑,恐怕整张脸都会变成关公。
“俺,不是,我,我叫王大柱,今年28,俺有父母都是农村的,有个弟弟,已经工作了,在深圳……俺是s市三院呼吸内科的大夫,现在住的是单位的房子,就在三院附近,一个月工资是三千五,我业绩不好,提成拿得少,四千出头……”王大柱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为他赚的,明显没有时贝贝多。
三院指的是s市第三人民医院,s市公立医院,第一人民医院是最好的,二院次之,三院无论是设施还是待遇,都很一般,去三院看病的患者,绝大多数是城边或是下面县城过来的,这年头,医生工资是死的,业绩是活的,业绩好的,开药开得贵的,工资就高。
以s市发展水平,呼吸内科的大夫拿四千出头的工资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想到对方是因为“业绩不好”,这个钱数,情有可原。
听男人磕磕巴巴提溜了一串,时贝贝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第一次相亲?”
男人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目光游移,偶尔和时贝贝视线交汇,立刻吓得转移视线,生怕贝贝知道自己在偷窥她。
贝贝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外貌关系,在介绍对象的时,绝大多数人倾向给贝贝介绍一些事业稳定,收入颇丰的,通常没有任何家庭背景,事业收入偏高的男人,年纪都不算小,而和贝贝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又有些浮躁。
在相亲市场,贝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如此青涩踏实的男人了。
二十八岁,比自己大四岁,这个年纪刚好合适,不大不小。
不过……
“你二十八岁,没有女朋友,不结婚,家里不催吗?”贝贝有些好奇,s市结婚都很早,尤其是农村,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父母比比皆是,这个王大柱真的算是异类了。
男人听后,有些忐忑,有些不安,他犹豫了好长时间,说道:“俺以前处过一个,带回家,她家里嫌俺家穷,就没成。”
贝贝听后,无奈的笑了,这年头,家里太穷不要,家里太富又要不起。
虽然第一次问这种问题是大忌,但是贝贝还是没有忍住,问道:“你不怪她吗?”
王大柱听后,没有很快给出答案,停了一会儿他说道:“怎么不怪,但是那个时候俺家确实穷,不过现在好了,去年俺给俺家盖了房,紫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说着,男人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得有些傻气。
离开咖啡馆,时贝贝并没有插手接下来的行程,她很好奇,王大柱会带她去哪里。
在处理某些事情有些笨拙的王大柱同学并不傻,他显然是有备而来,时贝贝估计,这个人八成是之前做了很多功课,从百度上找了很多的约会指南。
眼看着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王大柱却带着自己逛公园,幸好今天不算太热,台风刚过,s市还算是天气凉爽,中午逛公园也算温度适宜。
两个人逛逛歇歇,一路上王大柱同学几乎是有问必答,时贝贝没费一点工夫就知道了对方从小到大的基本信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在哪里上的,和以前同学同事关系如何,医院的事情,家里的事情。
不得不说,和贝贝这种凡事都喜欢察言观色、斟酌再三说话做事的人相比,王大柱真是再单纯不过。
逛了好长时间的公园,王大柱自己说得口干舌燥,时贝贝实在是看不下去,给他买了一瓶水,贝贝掏钱的时候,王大柱愣住了:“俺不花女人的钱。”
时贝贝扑哧一下笑了,“让你喝你就喝,啰嗦什么。”
王大柱脸一下子红了,拿着矿泉水,嗫嚅着嘴唇:“你人真好……”
坐在长椅上喝水休息的空挡,王大柱拿出手机偷偷地翻着什么,时贝贝眼尖瞟到对方手机翻到电子书页面,屏幕显示着清晰的黑体字,“菜鸟约会攻略”。
果然,写这攻略的人估计也是菜鸟……
“去公园,吃晚饭,看电影……哎,午饭呢……”王大柱嘀嘀咕咕,一个人小声自言自语,他翻手机翻得很快,脑袋都急出了汗。
时贝贝在一边笑得肚子疼了,原来真有人笨到完全跟着攻略来,一点变通都不会。
“找到午饭了……”王大柱沉浸在自己的小胜利里,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声音已经不自觉的变大,时贝贝忍得好痛苦才没有笑出声来。
片刻之后,时贝贝终于等来男人宣布吃饭:“你饿了没,我带你去吃饭。”
“我要是不饿,你就不带我去吃饭了?”时贝贝有些好笑地反问一句。
王大柱一愣,随即脸红了,拿着手机,忙摆手,“不是,没,你不饿,我也该带你去吃饭,我们早该去吃饭……”
“咣当——”因为太激动,手挥舞的太厉害,手机直接丢了出去,甩在了公园的草坪里,王大柱惹了一个大红脸,手足无措,同手同脚绕到长椅后面的草坪,弯下腰捡手机。
时贝贝忍不住又笑了,这家伙真是傻透了,“好的,我饿了,你带我去吃饭。”
依着王大柱的性格,时贝贝原本以为对方会带自己去沙县小吃或者是陕西白吉馍一类的地方,显然贝贝低估了王大柱同学,他虽然实在憨厚,却并不傻,他带时贝贝去的,是公园附近一家很干净的中餐厅,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炒菜。
但是接下来,时贝贝又忍不住要笑场了,因为王大柱同学说:“俺是从大众点评网上看的,这家店的地锅鸡很好吃,还有蒜泥白肉也很好吃。”
蒜泥白肉……
时贝贝几乎要提醒对方,相亲吃饭,哪怕是以后确定关系,都不要带对方去吃味道很冲的食物,除非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好到丝毫不介意口气是否清新。
一顿饭吃完,王大柱终于将自己所有可以倾倒的信息吐露给了时贝贝,再无可说憋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时,时贝贝终于决定将问话权移交给对方:
“我知道了你这么多事,公平起见,现在你可以问我问题,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王大柱听言,眼睛瞬间瞪大变得明亮,嘴角弯起,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而愉悦,他喝着杯子里的水,一杯两杯三杯,低头抬头,低头抬头……如此反复。
时贝贝嘴角抽搐,只是提问而已,至于这么难吗?
让时贝贝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王大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黄|色的存折本,还有一张借记卡,推到时贝贝桌前:
“俺喜欢你,从魏姨那看了你的照片就喜欢,知道今天见你,俺激动地好几天都没睡着……这是俺的工资卡和存折,都给你……做俺女朋友行不?”
作者有话要说:半夜的一更君,我肚子疼得要死~~~
我去,咋就没有个男人给我工资卡,羡慕死个我了,乃们一定要坚持住,别动摇!
时妈妈生气的不是展月白找别人,而是老同学骗自己,第一次相亲后,时妈妈已经不喜欢展月白了,但是因为老同学反复劝说,说儿子回国只喜欢时贝贝,结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