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时妈妈才让贝贝和展月白处处,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那个时候时妈妈就生气了,又有“军官”告白事件,时妈妈支持闺女找军官,不要展家的小子,后来“军官”也吹了,时妈妈继续张罗着给贝贝相亲。
之所以会生气在乎,只因为,关系好,因为关系好,才会要求严格。
和双标无关,时妈妈是生老同学的气,你找就找呗,嫌俺家条件不够好可以找别人,可是你别骗人啊。
双标的事情解释完毕。
二更君和三更君,还不知道时间呢,看我明天几点起床吧……
晚上见!
正文 89抱歉,不等你了-二更君
贝贝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时妈妈很高兴,闺女相亲头回回家这么晚,想来应该聊得不错才是。
“怎么样,谈得咋样,小伙子人老不老实,好不好?”长相就不说了,看照片都一眼两眼都没相中,小伙儿出色就出色在人品上了。
时贝贝见母亲这么兴奋,眼神有点诡异,慢吞吞换上鞋,时贝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和一张银行卡。
时妈妈诧异,“这是什么?”
“他的存折和银行卡……”时贝贝一脸麻木地说道。
呱呱呱——
时家人瞬间安静下来,连呼吸都凝滞了,就剩电视里一个男人一边扭腰一边扭臀唱着“我对你爱爱爱不完……”
“你咋拿人家的这个,快给人家还回去,你拿人家这个干什么!”
时妈妈吓了一跳,训斥脱口而出,时爸爸这时候凑过来,他特意从眼镜盒里拿出了老花镜,戴上花镜拿过存折,打开存折,仔细瞅着,注意到开户人的名字,脸瞬间变得无比严肃。
“发生什么事了?说说。”时爸爸还是比较有理智的,闺女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拿人家这个东西,肯定是事出有因。
换好鞋,时贝贝有气无力翻了一个白眼,“他硬塞给我的,我说不要他不同意。”
“他说什么了?”时爸爸问道。
时贝贝感激地看着自己爸爸,果然还是老爸比较聪明,“他说,让我做他女朋友。”
说这话的时,贝贝有一点不好意思。
时妈妈一听兴奋了,她瞬间忘记了存折的事情,“你答应了?”
贝贝摇头,“没呢,还在考虑。”
“这么好的小伙儿,你还犹豫啥,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到时候有你后悔的,你这孩子,就是太挑了。”
时妈妈撅嘴,佯装不高兴,但是眼角眯起的皱纹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她的笑意,闺女有人喜欢,还是被人品这么好的小伙子喜欢,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高兴地。
三院在本市虽然算不得什么好医院,在下面县里还是挺有名的,在这样的医院做大夫,肯定少不了油水儿,在利润那么足的地方,能不昧着良心开贵药,足见小伙儿的人品,更何况,连工资卡和存折都给了,还想什么啊,上哪找这么好的小伙子。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这还真不是第一次收到存折银行卡什么的,早在两年前,胖子李就做过这事儿。
因为胖子李,时贝贝都对存折有阴影了。
两者比较,胖子李更生猛,他还拿着户口本呢。
“你少搀和,咱闺女的终生大事,哪能一张存折就定下来,听咱闺女怎么说。”
时爸爸觉得闺女肯定有自己的考量和顾虑,孩子从小就有主见,做事儿很让他们放心,时爸爸倒是想听听闺女的想法。
时妈妈努嘴,白了老伴儿一眼,转身到厨房给闺女倒水,润润嗓子。
“其实,我真想给你们说说,我不知魏姨知不知道他家的事儿,他家里是农村的,家里有一个弟弟,弟弟去年刚毕业,现在还在深圳找工作,不知道回不回s市,他们以前家里挺穷,不过他本人挺努力,去年给他家盖了房子……”随着时贝贝这么说,时妈妈的热乎劲似乎一下子冷却了。
这些年,电视上的热播电视剧,都是什么婆婆媳妇小姑一类的,家庭伦理剧,最初时妈妈看不上同事介绍的王大柱,第一点就是对方是农村的,长子不说,家里还有个弟弟,农村“长兄为父”,平时出力都是比较多的那个,嫁给他,等于嫁他们一家,听语气,这王大柱还是个孝子,“出钱给家里盖房子”这事有几人能做到?
孝子有的时候也很麻烦,儿子对父母太孝顺,凡是媳妇和娘有一点口舌,估计都怪到媳妇头上,想到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婆婆,时妈妈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闺女不给那些人糟蹋。
“我明个把这存折还给老魏,告诉她这事儿不成。”时妈妈皱着眉头说道。
时贝贝一看母亲这表情,就知道她想左了,相比之下,时爸爸还是比较能沉得住气,虽然他也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妈,您电视剧真是看多了,说风就是雨,我哪里说人家家怎么样了,咱又没见过,寥寥数语,还能判定他家他父母了?我倒是觉得,能教出他这样不贪财,做事有准则的男人,想来家穷,也是那种穷得有志气的。”
说完这一句,时贝贝注意,父母都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高兴起来。
“接着说,还想说什么一口气说完。”时爸爸受不住闺女说话大喘气。
时贝贝笑了,“问题在于他这个人,好是好,真好,我都多少年没见这样的好人了,不过就是有一个缺点,他太好了,好像不防人,他什么都给人家说,我没用啥功夫,他从小到大,干什么事儿,家里赚多少钱,有几亩地,都说出来了。”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发表意见。”时贝贝起身,走到时妈妈那边,端杯子一饮而尽,渴死她了。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防心重,你说,你套人家那话干什么。”时妈妈有些不赞同,当年她和贝贝她爹结婚,两家都是一穷二白,哪里管这么多。
终究是叹了一口气,现在时代不一样,人想得也不一样,不多打算打算,就吃亏了,想着,又觉得是自己没本事儿,要是她自己有本事儿,哪里用得着闺女出这个头。
想着闺女刚才的话,时妈妈又愁了:
“听你这话,倒是个好孩子,只是以后你们结婚过日子,少不得你得帮衬着,听你形容,不像是有大注意的人。”
换句话说,日后在一起,估计是女儿当家做主,听上去不错,里里外外都是闺女说了算,事实上家里一把抓的女强人不见得是好事儿,太累。
“八字儿还没一撇的事儿,扯结婚早点了,说说,你现在怎么想,处不处?”
时爸爸倒是挺尊重时贝贝的意见,说实话,他看了那小伙的照片,当爹的真觉得闺女委屈了,那小王医生,饿是让闺女饿不着,估计也不会让闺女过上什么太好的日子,他们这一辈子紧巴巴的这么过了,难道也让闺女这么紧巴巴的过?
“不知道,我倒不烦他,不过工资卡存折这些,还要麻烦你们帮我还回去。”时贝贝嬉皮笑脸地说道。
时妈妈听了也笑了,“那倒是,别让人家戳我们家的脊梁骨,要是真好,处处也行,那孩子人品真是不错,长得丑了点也没啥。”
她是真没看上那孩子的长相,黑不溜秋的,跟煤球似的,不过这年头小伙子,一个塞着一个精,这么朴实的,真不多见,时下年轻小姑娘,大概是看不上他那样的,但是作为父母,让孩子嫁给一个人品好的,比嫁给一个有钱的,放心多了。
话赶话,时妈妈又想起一茬,“贝贝,中午的时候,你夏阿姨给我打电话了,小展那边你怎么说。”
展月白?
时贝贝一听摇摇头,“妈,这事儿还得麻烦您,帮我回了吧,展月白那边,我觉得不太合适,算了。”
时妈妈点点头,想到照片里黑黝黝的农村小子,又想到一表人才的展月白,时妈妈有些遗憾有些感慨,要是俩人综合综合就好了。
不过哪里找那么好的事儿?
小展那样的外貌太出色,虽然自家闺女长得好,可是女人一过三十,就老了,男人到四十却还有二十多的小闺女上杆子追,男人好看,可不是什么加分项,太出色的男人,也不能嫁。
齐大非偶,自家几斤几两重,时妈妈拎得清。
晚上,快睡着时,时贝贝迷迷糊糊想起一件事儿,要是东方熙再给她打电话,她要给他说一声,她和别人去相亲了,他们不合适。
此时,时贝贝还不知道,身在部队,身体恢复良好的东方熙接到部队一个紧急任务,匆匆和家里联系后,踏上属于他光荣路。
这条路,有他的家人,有他的战友,有他的兄弟,唯独没有时贝贝。
因为东方熙突然失去联络,这句“不合适”,时贝贝始终没有机会说出口,时间太久,连这话的对象,都忘记了最初的模样。
两年后,当贝贝再接到东方熙电话,听到对方诚恳真挚的告白时,沉默良久:
“抱歉,我订婚了。”
*******
星期一下午,专业课还未下课,时贝贝的手机就响了,幸好调的是震动,时贝贝拿出手机一看,是展月白。
①38看書网下课了,时贝贝拿着手机,走到画室外面,小声接电话,“喂?”
电话那边展月白语气非常冲,说出来的话也很生硬:“为什么拒绝我?”
时贝贝一愣,心道老妈速度真是太快了,她还以为老妈还会拖两天,没想到今天就把问题说开了。
既然时妈妈已经把话说明白了,时贝贝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干脆说道:“嗯,我们不合适。”
“我们哪里不合适!?”电话那边展月白声音骤然拔高了很多。
他气坏了,今天下班,兴冲冲给家里打电话,想着待会儿接时贝贝吃饭约会,没有想到母亲却告诉自己,时家打电话了,说不合适,拒绝了他。
他长这么大,就没有这么难堪过,闹到母亲那里,母亲都知道自己失恋了,被人甩了。
“我们哪里合适?”时贝贝笑了,口气轻松了很多,“你出国,喝着洋墨水长大,上国外的名牌大学,我二流学院,大学英语四级考试考了三遍,才将将的及格,让我读断简短的话,都结结巴巴的,你讲究品位,做什么都做到最好,朋友一堆,应酬一堆,我就是一个鱼干女,过得干巴巴没滋没味,周六周日,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在家绝对不出门,你说,我们哪里合适?”
“这是互补!”手机那边,展月白脱口而出,说完这句,接下来的话他顺畅多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不会说英语,不喜欢应酬,我就稀罕你这样的。”
展月白说得挺快,语气也有些无赖。
“可是我不喜欢你。”
有些话挺残忍的,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既然要拒绝,就干脆一点。
展月白显然没有想到,时贝贝拒绝的话竟然说得这么直接,毫不留情。
原以为依对方的骄傲,会直接扣死电话,断无联系,没有想到,片刻之后,电话那边,是展月白更加高亢的声音:
“是谁,是不是那个小白脸,那个白子君,你喜欢他那样的,是不是,我早看出来了,那小子不是好鸟,那孩子就长了一张花心的脸,你要是上当会后悔一辈子的!”
展月白喘着粗气,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天高,狠狠给姓白的一拳头。
时贝贝一头黑线,跟白子君什么关系,“不是他,你误会了,和他没关系。”
展月白才不相信,他恶狠狠地说道:“时贝贝,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情场无往不利的天子骄子,还未施展他高超的“追求技艺”,就这样被否决了,他感觉很耻辱,前所谓有的耻辱。
那个小白脸,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时贝贝,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现在最好是吃药,或者是打狂犬疫苗。”
对方嘶吼声震得她耳朵“嗡嗡”的,时贝贝嘴角抽搐,最终决定干脆利落挂上电话。
听着手机那边“嘟嘟嘟”的声音,展月白气得吐血。
吃药?打狂犬疫苗?
时贝贝,时贝贝,时贝贝……
展月白脸色发白,浑身哆嗦,胸口里憋着邪火,怎么也发不出。
想着拿着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fuck!”
作者有话要说:疼死我了,嗷嗷嗷嗷~~~
去我们这边的广联药店,卖药的说,没散列通了给了我一盒差不多的,结果p都不管用,我又不敢吃太多止疼药,有副作用,止疼没有作用,副作用头晕目眩恶心我全有,牙齿还血……
郁闷啊郁闷~~
我去吃饭了~~~~
正文 90迟到的三更君
时贝贝低估了展月白的自尊心,毕竟自己说得那话已经很难听了,依着展月白的自尊心,相当一段时间估计就不理自己了。
让贝贝没有想到下午放学下班的时候,展月白竟然开车在天高门口堵着她。
“上车。”展月白脸上的表情跟刀子似的,眼睛里放箭,刷刷刷的射向时贝贝。
过往车辆,多数都是放学的学生还有认识的老师,不少老师摇下车窗给时贝贝打招呼,也有不少学生好奇地看着展月白,对时贝贝挤眉瞪眼的。
时贝贝挺尴尬,这确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
于是时贝贝拉开车门,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选择了后座而不是副驾驶。
学校门口,开车应该减速慢行,待时贝贝上车后,展月白一踩油门,快速冲出去,车里的时贝贝那叫一个心惊胆战。
“你,你开慢点……”时贝贝忍不住说道,你想死可别拉着我。
展月白根本不理睬时贝贝,飞驰的车,两旁的梧桐树不断的向后面窜,然后车开始减速行驶,拐进了一个大卖场的地下停车场。
时贝贝紧紧地握着手上的包,生怕展月白做出什么反社会河蟹的事情,贝贝记得自己包里还有修眉刀,若是展月白真做出什么事情,自己那叫正当防卫。
想着,贝贝咽咽口水,紧张地盯着半晌都不说话的展月白。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沉默,让时间变得难捱。
仿佛过了很久,展月白终于开口:“为什么。”
展月白其实就是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怎么时家人突然就变样了呢。
说白了,他就是没尝过失败。
时贝贝看着展月白偏执的模样,皱了会儿眉头,待重新舒展开:“以前我觉得‘齐大非偶’,现在我改了,你脾气不好,说不定有家暴倾向。”
脾气不好,家暴倾向?
展月白当真是听得哭笑不得,他承认,他气疯了,展月白嗤笑:“我还真不理解了,我到底哪点让你看不上,你怎么就把我pass了?”
这世上有一种人,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他们觉得自己足够优秀,觉得自己是人民币,不能正视失败,不能容许瑕疵。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觉得自己是个诚实的人,作为一个诚实的人,她一定要说实话,于是时贝贝掰着手指头说道:
“你很帅,很高,很有优秀,很有潜力……只是很抱歉,感情这个事情,勉强不来。”
展月白死死盯着时贝贝,像在观察对方是否说了谎。
可是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时贝贝确实不喜欢自己,没有任何原因,就是不喜欢。
“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展月白声音很平稳。
时贝贝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放心,以后还会有更多人……”
展月白一噎,随即笑了,他看着时贝贝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绝不放弃。”
时贝贝目瞪口呆,卧槽!
“你有病啊。”时贝贝忍不住说道。
看到时贝贝气急败坏的样子,展月白有种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同时,他又感觉很失落,于是他用一种无所谓的口气说道:“随你怎么说,我绝对不会输给那个小白脸。”
想起那天小白脸挑衅的行为,展月白就一阵恼怒,绝不可以输给他!
时贝贝哭笑不得,她很想告诉展月白你搞错对象了。
但是看着展月白一脸笃定的样子,时贝贝觉得怪有意思的,随他怎么理解吧,反正今天之后,自己是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了。
展月白没有强留时贝贝吃晚饭,他知道,要是再多说些,多做些什么,估计那边就彻底撕破脸了。
若说展月白很喜欢时贝贝,那自然是不会有的,他喜欢时贝贝的脸,继而喜欢时贝贝这个人。
但是远远谈不上爱。
但是男人,就是那么一个神奇的生物。
未见到白子君之前,展月白对时贝贝只有三分真,见到白子君之后,就变成八分了。
输给那样一个人,展月白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不过这一切,和时贝贝没什么关系,在她彻底拒绝展月白之后,展月白于她,就是个陌生人。
****
晚上,贝贝在家吃晚饭,还没吃完,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来电显示,王大柱。
望着父母询问的眼神,时贝贝摆手:“你们先吃,我进去接个电话。”
说完拿着手机钻进卧室。
“喂?时老师,我是王大柱,那个三院的大夫,您,您还记得不?”手机那边,王大柱同学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放大了声吓到时贝贝。
王大柱的普通话,是非常具有s市本土特色的普通话,时贝贝上大学之前,也有同学是这个腔调,虽然很土,但是挺亲切的。
“王大夫,当然记得,有事吗?”时贝贝好笑的问道,一想起王大柱扭捏腼腆的样子,时贝贝就想笑。
电话那边,王大柱很激动,握着手机,手心里汗津津的,“那个,木事儿,不对,你吃了么?你晚饭吃的啥?”
时贝贝又想笑了,笑点就是冯小刚的电影,葛优那句经典的京腔“你吃了吗”。
忍俊不禁的点点头,时贝贝认真说道:“我吃了,我晚上吃得饺子,芹菜饺子,自家包的。”
“俺也喜欢吃饺子,俺喜欢吃白菜猪肉的……那个,芹菜肉的俺也喜欢吃……俺不喜欢吃胡萝卜馅的。”似乎终于找到话题,王大柱同学显得相当激动。
“我也不喜欢吃胡萝卜。”时贝贝顺口接话。
“那,那俺以后天天给你包饺子,你明天想吃啥,要不俺今晚上给你包,明早给你送过去。”
“不用不用,我不吃,你不要包。”时贝贝连忙摇头摆手,纵然电话那边王大柱听不到,时贝贝还是使劲摇头。
因为她真怀疑,这个二傻子会晚上连夜给自己包饺子,白天送到学校。
“没事儿,俺包饺子可快嘞,俺这就去调馅子。”王大柱语气依然欢脱无比,他很高兴,非常高兴,能和时贝贝说话,能找个理由看看时贝贝都很高兴。
“我今天晚上就吃得饺子,哪能明天还吃饺子,我不吃了,不用麻烦您了。”时贝贝真是对厚道的王大夫没辙了。
说这话的时候,贝贝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翘,追她的人不少,但是用这么笨方法追的,王大柱还算头一个。
送饺子,饺子代表我的心?
贝贝想着,又笑了。
“那你喜欢吃啥,你吃油条不,煎包吃不,俺单位这边有煎包,挺好吃的,挺实惠的,给你买……”
时贝贝摇头,声音忍不住放轻了,“不用不用,麻烦您惦记了,谢谢。”
“不麻烦,俺,俺愿意……”电话那边,王大柱同学声音突然低迷了许多,“魏姨把折子给俺了,你不要俺的折子……俺不图啥,就是想给你做点事儿。”
王大柱这个人名土,长得土,穿着土,说话也土。
在时贝贝认识的人中,王大柱声音绝对算不上好听,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一个男人,家庭条件也不好。
但是这个男人说出来的话,却让时贝贝心里感觉热热的,烫烫的。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时贝贝被感动了,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绝对是自己的福气。
若是一辈子,能被人这样对待,那还求什么呢。
“大柱,谢谢你……”握着手机,时贝贝轻轻地说道。
她觉得眼睛热热的。
“你叫俺啥……你,你再说一次……”电话那边,王大柱无比震惊,继而是激动,他声音都颤了,“你再说一次。”
时贝贝扑哧笑了,都不用看,她就知道电话那边,男人的傻样子,弯起嘴角:“谢谢,大柱。”
“嘿嘿嘿,你叫俺‘大柱’,真好,嘿嘿嘿,嘿嘿嘿……”电话那边,就剩下男人的傻笑声了。
时贝贝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那个,那个,俺能叫你‘贝贝’不……”电话那边,男人试探的问道。
时贝贝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行,没问题,你可以叫我贝贝。”
“贝贝。”王大柱喊了一声。
“嗯。”时贝贝应着。
“贝贝。”王大柱又唤了一声。
“嗯。”时贝贝又应。
“贝贝。”王大柱“嘿嘿”笑着继续喊。
“……”你有完没完-_-|||
客厅里,正在吃晚饭的时家二老听到闺女卧室里传出的笑声,相视一笑。
闺女的春天,应该是来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起晚了……
我吃了一顿饭,又睡了,醒了之后,就九点半了……
我的错……
鞠躬,对不起大家~
正文 91暗恋老班的黑人大爷
夜凉如水。
s市一片灯火辉煌,犹如不夜城。
蓝天会所,白子君一个人独自喝着酒,对往来搭讪的美女视若无睹。
“你真从良了?”
男人拿着酒杯,穿过喧嚣的人潮和光怪陆离的灯光,坐在白子君旁边,若是时贝贝再次,一定会诧异的瞪大眼,这个人赫然就是天高副校长,年轻有为的荀陌。
此时,校长大人换上了一副成熟的金边长方形眼镜,白色的衬衣,三颗扣子未系,精壮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学生气的荀陌校长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成年人,和学校的状态判若两人。
“哼。”白子君嗤笑,随即转头,上上下下打量着荀陌,“你也一个?”
荀陌扶了一下眼镜框,对周围吵杂的音乐充耳不闻,仿佛这就是自己的办公室,“嗯,失恋了。”
“哈,哪个女人这么有眼光踢了你?”白子君忍不住挖苦好友。
“原本是场游戏,可是对方破坏了游戏规则。”荀陌淡淡地说道。
“她做了什么?”白子君有些好奇。
荀陌看了白子君一眼,平静到有些诡异地说道:“她想做荀夫人,于是我们分手了,不过是她提出的。”
说白了,还是荀陌甩得对方,男人想分手,一般不会自己说,他会做出一些事情,逼迫女人和他分手。
白子君和荀陌是大学校友,两家以前就认识,但是两人并不熟悉,白子君大学之前更喜欢和东方熙在一起,东方熙去部队以后,白子君和荀陌两个气味相投的人玩到了一起。
白子君从小女生缘就很好,可是荀陌却因为有一张讨喜的娃娃脸,比白子君杀伤力更强一些,上到八十岁奶奶,下到□岁女娃,大小通吃,老少皆宜。
这也造成了荀陌自从十三岁初恋开始,就没有缺过女伴,不过自从接掌天高之后,荀陌的女人缘下降很多,荀陌是那种可以为了事业放弃家庭,放弃爱情的人。
和白子君有本质区别。
白子君看着好友,有些不明白,两个人年纪一样大,荀陌在国外呆得时间绝对没有自己长,白子君怎么也不明白对方怎么会养成“只恋爱不结婚”的习惯,s市男人二十出头结婚的多不胜数,就算是他们这样的人家,老一辈也是希望孩子先成家后立业。
东方熙那样拖三十多岁还未结婚的,都快成反面教材了,若不是东方熙挡着,这个反面教材恐怕就是荀陌了,问及对方身边女伴,一律是“朋友”,一律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哈,谁信啊。
“结婚有什么不好?”白子君有些不理解荀陌,“哥们儿也不是我说你,你都多大了,也该找个女人定定性了。”
白子君没说出来的是,再不找,估计家里就给找了。
荀陌听到白子君这样说,眯起眼睛:“你呢?据我所知,东方家已经开始给东方冉安排新的相亲对象……”
说完,荀陌开始仔细观察白子君的表情。
乍听到东方冉的名字,白子君还有些迷茫。
“为什么突然提起她了?”白子君有些不能理解。
荀陌挑眉,“你不是想娶她吗?为了她你不是差点被家里赶出来?”
“哪有那么严重,只是普通的家庭矛盾,我和她早就没关系了……”说这话时,白子君的神色略显迟疑。
“那你想娶谁?总不会想成家了,新娘还没找到?”
荀陌好奇地看着好友,白子君这样,显然是心中有人了,可是他自己好像还不怎么确定。
新娘?
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白子君想到了时贝贝。
若是将来的某一天,时贝贝穿上洁白无垢的婚纱,然后和自己慢慢走进教堂,那种感觉……
白子君忍不住笑了。
荀陌看到白子君这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荀陌已经有了大致的人选。
“你觉得时老师怎么样?”荀陌抿了一口酒杯里的鸡尾酒,借助酒杯,挡住嘴角的笑容。
白子君心里咯噔一跳:“怎么?”
他没有察觉,在提到时贝贝的时候,他浑身的肌肉僵硬起来。
“挺不错的老师,工作认真负责,自从她当了艺术班的班主任,高二已经很久没有闹出乱子了,据说,北堂靖都不带枪了……”荀陌娓娓道来,语气里带着几分对当事人的熟稔,“和她接触过几次,觉得,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荀陌声音缓慢,嘴角带着笑,他低着头,看上去有些腼腆,有些忐忑,就像是中学时代的少年提起自己暗恋女生。
白子君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明知道好友在装模作样,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和憋闷,他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荀陌是一个不吃窝边草的家伙,绝对不可能和时贝贝发生什么。
荀陌看到白子君这样子,了然一笑,果然是她,虽然不知道那位时老师和白子君发生过什么,又是怎么引起子君的注意,但是子君确实无意识提到这个老师很多事情,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注意到她。
若是以前,荀陌会觉得可惜了,白子君那样的人,是怎么都不会和时贝贝认真的,他为时贝贝觉得可惜,一个好好的女孩,竟然被白子君这头狼盯住,但是现在……
谁能想到呢,早早沦陷的不是自己手下的女老师,而是最初发表“把妹”言论的好友。
荀陌不介意,再透露给好友一点讯息,“星期天,我开车看到她了,时老师似乎在约会呢……”
什么约会,还不就是相亲!
白子君不爽的同时,又有一些不以为然,时贝贝相了不知道多少次亲,哪有一次成功的,除了那个讨人厌的小白脸。
想起时贝贝说的那个“两家认识”、“青梅竹马”什么的,白子君就一肚子火。
“那个人,有点特别,和时老师有说有笑谈得挺好的,说不定最近就能听到时老师的好消息,于是我还是在心里祝福她吧!”荀陌笑眯眯地说完最后一句话,很满意的看到好友瞬间变了脸色。
做校长最幸福的一件事,每天都能看到不同的学生老师家长变脸。
他最喜欢看变脸了!
****
第二天,时贝贝哈欠连天去上班,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一直在被林月儿拿着砍刀追杀,梦中的她被掰断了两条胳膊,比杨过还悲惨的狂奔。
刚到天高门口,时贝贝感觉有啥不对劲儿,好像有人在看自己。
到底是谁呢,到底是谁呢。
于是在时贝贝即将迈进天高校园的一瞬间,她听到了有人叫自己:
“时老师,啊,贝贝。”
这么乡土味的普通话……
时贝贝有些惊讶地转头,但见马路那边,穿着运动服的男人骑着一辆八成新的越野自行车摇摇晃晃过马路,值得一提的是,单车前面按了一个车筐,整辆还算帅气的越野自行车瞬间显得不伦不类起来。
除了王大柱同学,还有谁!
“天呐,你等了多久?”
时贝贝注意到对方冻得鼻子都红了,眼下虽然已经是五月中旬,天气逐渐转暖,中午最热时温度甚至可以和盛夏一拼,但是早晨的温度还是挺低的,所以时贝贝出门都会带一个小外套,到了办公室再脱下来。
王大柱同学笑得很憨厚,黝黑黝黑的皮肤,露出白花花的牙齿。
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他迫不及待的从车筐子里拿出一个用布包的很严实的圆柱体:
“俺早晨起来给你做得腊汤,你尝尝,俺用保温桶装的,怕凉了还用布给你包着,你回办公室慢慢喝。”
望着王大柱笑得特别灿烂夺目的脸,时贝贝一下子愣住了,片刻后,她急忙摇头,“不要不要,我不是给你说别让你做东西了吗?你说你怎么……”
“俺愿意给你做,你赶紧收下吧,四点半俺就起来熬这个了,俺放了很多海带和豆腐丝,还有腐竹,还给你放了醋,不过没放多少辣椒,俺怕你上课坏嗓子……”王大柱“嘿嘿”笑得很开心。
面对王大柱的细心,时贝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脑子里想不出一句话,捧着棉布包裹的很严实的保温桶,鼻子酸酸的。
“谢谢你,大柱。”时贝贝轻轻地说道。
王大柱脸一下子通红,慌忙低头,只露出红红的耳朵,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你不要俺的存折,俺也给不了你别的,你喝喝,喝得好,俺在给你做……”
“嗯。”时贝贝低低应了一声。
就这一声,王大柱瞬间心花怒放,浑身激动的颤起来。
“那个,那个,俺,俺走了,俺去上班去了……”王大柱伸腿跨上他的自行车,扭捏着不敢看时贝贝,其实他很高兴,非常高兴,高兴的脸上都开了花。
突然想到什么,时贝贝猛地抬起头:“你吃早饭了没有,还有保温桶怎么给你?”
她关心俺,关心俺,王大柱觉得整个s市的天空都很美好,今天天气棒极了。
“……你下班的时候俺来接你成不,到时候你把保温桶给俺……俺想送你回家。”王大柱试探性地问道,他心里就跟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莽撞惹得时贝贝不开心。
抱着保温桶,时贝贝感动的稀里哗啦,一个“好”,脱口而出。
瞬间,大柱童鞋幸福的一塌糊涂,觉得周围都是美好的粉红泡泡。
“那,那俺走了。”王大柱依依不舍。
“路上小心。”时贝贝抱着保温桶,冲王大柱点头告别。
抱着肉粉色印花棉布包裹的保温桶,时贝贝慢慢向学校走去,路上不断有学生冲时贝贝打招呼,之前王大柱塞东西那一幕,有几个来校早的学生看到了,其中有两个男生还是贝贝班上的。
两个学生互相咬着耳朵,都想知道那个来找漂亮老班的土包子是谁“
“那个男的不会是咱老班的男朋友吧?看着像炸弹!”
“呸,你家炸弹,那是情书好不好,再说,咱老班是什么人,能看上那个土包子!”
“也是,老班眼光不至于瘸成那样,还没我帅呢。”
“切,就你!老班找也找我这样的!”
“呸!”
两个男生争论了一路,一到教室就迫不及待将老班的八卦告诉了班里早来的同学。
于是在这两个倒楣孩子的大力宣传下,一个早读不到,高二七班三十个学生都知道,“今早,有个骑着除了铃铛不响哪地方都响的自行车,黑不溜秋,矮了吧唧的民工男来找他们的漂亮老班,还塞给老班一摞用布包着的情书”。
到了第二节课课间,穿到白子君耳朵里,就变成了“一个骑着上八十年代凤凰牌老破自行车的黑人老大爷来找时贝贝告白”。
作者有话要说:抱住大家,我看到留言了,我手机看的,网页打开**实在是太苦逼了,我是3g网卡,就是那个插上就用的玩意,一个月15g的那个,打开**奇慢无比~~~~~
回复留言卡的要死~~~
乃们的意见俺都看了,俺会加快进度,争取下个月月初完结,捂脸~~~
十一点半见~~
第一卷 92又是煤球!-二更君
(www.13800100.cOm)
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偌大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