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神,就像是扔一块抹布一样,将毫无知觉的对手甩到一边,对方的身体重重撞向桌子,但听“咣当”一声巨响,人和桌子同时倒在地上。
教室里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谁也没有想到北堂靖竟然如此嚣张,一时间愣在那里,刚才喧嚣的走廊,随着这一声响,开始沉寂。
北堂靖打得学生也算是富家子,虽然不如后宫四妃家底雄厚,但是也算是不错的了。
一般这样有钱学校的孩子,除了配备保镖之外,家里都会开设一些拳击散打课,以备不时之需,不过大家也不是专业水准,又不是做拳师,意思意思就完了。
但是北堂靖不一样,北堂靖家里是黑社会,原书里有写过北堂靖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家族特训,他的打架水平是专业的。
业余的对上专业的,可想而知,和北堂靖干架的少年被收拾的很惨,到了后期,基本上就是出于被殴打状态。
教导主任气得哆嗦,他没有想到北堂靖竟然如此不给面子。
他确实想要低调处理这件事,但是前提是北堂靖要配合,但是眼下,北堂靖显然不像是能主动配合的样子。
空气凝滞,一时间陷入僵局。
僵局这个东西,总是要打破的,就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在警卫的催促下,围观的别班学生进入自己的教室,唯有当事班级高三五班的学生,还在教室外站着。
幸好天高是推荐式入学,一个班也就二三十个人,这些学生也不可能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
听到别班传来的熟悉的“上课”“起立”,时贝贝感觉到蛋蛋的忧伤,一旁督查老师拼命向她眨眼睛,暗示她开口说些什么,时贝贝一点都不想说话,但是有什么法子,这里面的老师,就她是草根阶级,这年头找个工作不容易。
时贝贝略微无奈的开口,“还是先将受伤的同学送到医院吧。”
话落,贝贝感觉到火一样灼热的目光,抬头,北堂童鞋一脸阴沉地盯着她看,那目光,就是激光枪,就是火箭炮,就是深水鱼雷!
时贝贝一哆嗦,她真是不想惹这个家伙,在原书小说里,北堂同学可是拿枪进学校的恐怖分子。
时贝贝不开心,有人开心,教导主任和督查老师,他们欣慰时老师的有眼力,会说话。
送受伤同学去医院,他们就有机会离开这个教室。
北堂靖带枪上学的事儿可不止时贝贝一个人知道,教导主任和督查老师也是知道的,这事儿还是他们私下同意的,学校高层都是知道这件事儿的。
和破坏社会主义河蟹的北堂家不一样,他们可是老实本分的守法公民,平时也不穿防弹衣,更不愿意挨枪子儿!
教导主任和督查老师争先恐后送受伤学生离开,督查老师还拍拍时贝贝的肩膀饱含深情地对她说,“时老师,五班就交给你了,这节课,你带着学生上自习好了。”
时贝贝真的想要给这些老狐狸跪了,难道他们没有看到么,那北堂大爷还没走呢!
时贝贝召唤来的三个警卫同情地看着她,他们很想帮忙,但是在强大的邪恶势力面前,作为草根的他们,无力反抗,只能自保。
于是警卫小哥对时贝贝招招手,紧跟着教导主任的步伐,离开了事故发生地。
无论是北堂靖还是北堂靖身后的天堂集团,都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虽然高三五班的学生非常想要进教室让美女老师治愈一下自己的小心脏,但是无奈那北堂大神没走,看着稀里哗啦的教室,他们也不敢进去。
于是一双双饱含期待的眼睛就开始射向时贝贝,老师啊,救命啊,帮忙赶走大灰狼吧!
时贝贝被自己学生们的眼光给雷到了,高三十□的学生,各个人高马大,卖萌什么的太可耻了!
时贝贝就算是再软弱,好歹也是老师,老师保护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儿。
虽然北堂靖少年老成,十八岁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八,但是真二十八和假二十八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成年人,时贝贝看北堂靖那就是前辈看后辈,长辈看晚辈。
“北堂同学,你要留下旁听么?”时贝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北堂靖没动,眼神一直阴郁地瞪着时贝贝。
眼神要是能杀死人,时贝贝相信,自己已经死了好几次了,看着一动不动的北堂靖,时贝贝有些无奈,十年校庆,学校肯定不会收拾这家伙,但是校庆一过就不一定了,这件事儿影响应该挺坏的,北堂靖这么嚣张,日后对北堂家的生意会有印象的,毕竟日后他的同学,会成为他的生意伙伴或者竞争对手。
看着北堂靖身上的血,虽然不确定对方是否受伤,时贝贝还是放缓口气说道:“北堂同学还是去趟医务室吧……”
北堂靖依然一动不动,丝毫面子都不给。
时贝贝略微脸色有些难看。
傲娇大爷什么的,过头了可就不可爱了啊,少年!
北堂靖张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他脸上乌云密布,就像是便秘一样,时贝贝那个火大,臭小子,你倒是动动嘴说说话啊,究竟要怎么样你才滚出我的教室啊!
下一秒,让时贝贝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但见北堂靖的额顶,红色的血顺着左脸颊缓缓流下,一滴两滴,落到北堂靖黑色衬衫上。
在学生们的尖叫声中,北堂靖闭上眼,笔直的向后倒去。
我去,出人命了!
正文 11脑子被纸糊了
北堂靖受伤昏迷被送到校医务室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整个天高。
很多爱慕北堂靖的女生都在尖叫哭泣。
当时贝贝和校医务室的老师合力打发走第n个哭得歇斯底里的学生,时贝贝俨然已经呈现崩溃的状态。
为什么她觉得很正常的学生一见到楠竹君就那么不正常了,最神奇的是为什么还会有学生送花圈,这又不是灵堂!
北堂靖只是暂时的昏迷,你们用得着一个个迫不及待过来瞻仰遗容么?
果然,辣文世界的校园,不能用常规去推算。
狂躁的时贝贝很想咆哮,但是因为旁边有人,她也只能将咆哮咽到肚子里面。
回想刚才在校长办公室的一幕,时贝贝真的非常想尖叫--
校庆十周年,这么大的一个日子,学校却接二连三的出事,学校高层很暴躁。
北堂家岂是好惹的,若是搅合了十年校庆……
校庆也就罢了,得罪北堂家,十年校庆的天娇高中很有可能会成为轰动s市乃至全国的凶杀案现场!
校长神游未归,学校各种事宜都是年轻的副校长处理。
副校长荀陌,三十左右,年纪不小看着不大,和林月儿一样属于“逆生长人群”,是扮嫩好手,带着类似“哈利波特”那种圆眼镜。
他笑眯眯地看着办公室的老师,最后目光落到时贝贝身上,时贝贝打了一个激灵,作为学校普通的美术老师,她和这位年轻的副校长甚少有联系,这个副校长在原书里只是一个称谓,连正脸都没有,草根出身的时贝贝没有办法打听到学校每一个人的出身。
想来能在天高这个年纪当上副校长的,家里一定也不是泛泛之辈。
“时老师,既然北堂同学还没有醒,那么麻烦您暂时照顾他到校庆结束可以么,可以么?”年轻的副校长声音同样很清新少年。
言下之意:看着这个炸弹,让他别出医务室,不许让这家伙破坏校庆!
时贝贝很想哭,校长大人,我可以说“不”么?
照顾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地雷,真的好虐心!
内里黑的副校长大人好歹还没有完全泯灭人性,好歹她给时贝贝配备了一个副手,也许,时贝贝才是这个人的副手。
那就是学校医务室的负责老师(医生?),人称“白娘子”的白子君大夫。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白娘子”是男儿身,似乎是国际某顶级外科医生的入室弟子,手术水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牛逼的医生会愿意窝在天高做一个普通的校医。
若是平时,时贝贝一定会抓紧时间八卦一下“白娘娘”是怎么想来天高的,要知道天高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所比较豪华的高中罢了。
不过眼下……眼下,时贝贝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躺在病床上脑袋包得像是汤圆的北堂靖身上。
开玩笑,万一这家伙突然诈尸了怎么办?
想到原书关于北堂靖的那些事情的描写,时贝贝就由衷感到前途昏暗。
原书里,美艳的女配二十多岁从未谈过恋爱,和女主林月儿认识之后,更是麻烦不断,有个嫉妒林月儿的女同学,找来了一群小混混,想要堵住林月儿,运动神经异常发达的林月儿跑了,留下脚力只是普通人水平的女配,就在女配绝望的时候,北堂妃子从天而降,解救了差点被凌|辱的悲剧女配,自此,女配的暗恋生涯正式开始,直到某天,北堂妃子为了气女主林月儿,就和女配君交往了……
于是,女配君的结局不言而喻。
时贝贝再次想要挠墙,为什么女配君要叫时贝贝呢?
穿着白大褂的白子君饶有兴致地看着时贝贝变幻的表情,学生们都说,这位时老师是面无表情的冷美人,现在一看,其实不尽然。
不过,白子君很好奇一件事,“时老师,你已经盯着北堂同学看了好长时间了,请问是为什么呢?”
带着口罩的白子君自诩也是帅哥,纵然带着口罩也不能有损他帅气高大的形象,而且白子君觉得自己是非常有成熟男性魅力的,绝对不是北堂之流的小男孩可以比拟的。
白娘娘也很纠结,为什么你不看我呢?时下小姑娘不都是非常喜欢制服诱惑么?
若是时贝贝知道这位白校医心里想什么,一定会将隔夜饭吐出来,然后对他大吼一声,变态去死吧!
可惜时贝贝没有异能,她只能讪讪地干笑了两声,然后说道:“嗯,北堂同学挺帅的啊……”
白子君嘴角抽搐了两下,幸好大口罩戴在脸上,无法看出他扭曲的表情,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瞟向床上包扎的北堂奶奶都认不出的北堂靖,这看上去只比木乃伊好一点的家伙哪里帅了!
北堂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梦到了他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刚跑完一万米的负重跑,并且被散打老师打的面若猪头。
梦里,他在哭,哭得很伤心,他觉得自己和同龄的孩子不一样,为什么同龄的孩子都可以玩耍,他却天天要学习搏斗。
然后,他听到了那个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小弟弟,为什么哭啊……”
【心,刹那间停止了跳动,命运的齿轮就在这一刻缓缓转动。
那一年,他八岁,他遇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孩,他一生想要保护的对象。】
命运的齿轮可不仅仅会在女主大人和他的后宫中转动哦,也会在男主和女配中转动,剧情君还是很强大的,于是——
“嗯,北堂同学挺帅的……”突然一声全然陌生的女声传入耳中,沉浸在梦境里的北堂一下子醒来了,但是出于谨慎,他没有睁开眼睛。
北堂从小就被训练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很快,北堂分辨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北堂心里皱眉,竟然是她,那个美术老师?
对于时贝贝,北堂是有印象的,十七八岁的男生,看到漂亮的不像话的女老师,很容易就会记住样貌,除非是“脸盲症”,北堂是个很正常的少年,会记住这位女老师很正常。
不过眼下……
听到女老师这样说,北堂莫名有些反感,他一直以为这个出身平民的女老师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在北堂的印象里,时老师是不会和学生乱来的老师。
可是现在私下公然表扬学生的容貌,实在是有些轻佻了。
这一瞬间,北堂的脑子被糊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想爬我的床,没门!
虽然就不知道这位未来的黑涩会头头是怎么从简单一句表扬思维发散到“爬床”这种情节的,也许我们可以归结于,剧情君的强大。
若是时贝贝知道,自己一句敷衍的赞美,在将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会不会羞恼的想要杀人?
正文 12黑寡妇什么的
和白娘子说着话,时贝贝突然感觉到脊梁骨一阵阴冷。
目光不可以杀死人,但是目光真的可以戳着你不舒服的。
时贝贝转过僵硬的脑袋,然后看到了包裹的连亲奶奶都认不出来的北堂同学正在用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出乎意料的,时贝贝什么感觉都没有。
言情小说里会出现的恐惧啊,害怕啊,或者是忌惮啊,什么都没有出现。
反而是非常想要笑,因为对方的造型实在是太奇特太猎奇,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北堂同学醒了?感觉怎么样?”
也许是辣文小说的关系,目前为止,包括胖子李在内的,天骄高中所有的老师,声音都很美好,白娘子带着口罩,看着北堂,不过因为对方捂得太严实,时贝贝看不清对方口罩下的表情。
闭上眼睛听他们说话跟广播剧似的。
“哼。”北堂不屑一顾的扫了一看白娘子,然后眼睛更加阴郁的盯着时贝贝。
时贝贝发现自从到了天高,她的理解能力与日俱增。
她感觉那目光背后的含义: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时贝贝一哆嗦,果然是杀气腾腾的黑涩会。
也许是男主金手指的关系,同样是打架,之前白娘子还有说,北堂靖的对手,那个炮灰小男生,肋骨被打掉了两根,头部受伤不知道有没有伤及神经,目前还处于抢救之中,小炮灰家里也不是吃素的,督查老师正在代表学校和小炮灰家里进行交涉,力求将损失降到最低。
而北堂靖,虽然同样是头部受伤严重,却躺在床上连一个小时都没有,就睁开了眼睛,看样子再过半个小时,就能恢复到生龙活虎的状态。
炮灰和猪脚的配置果然是不一样的。
北堂靖头现在还有点晕乎,每一个言情楠竹对剧情里面的路人甲的记忆都不是很好,于是北堂靖已经记不得自己刚才胖揍的那家伙长什么样子了,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对于打架的原因,时贝贝在内的所有老师都很好奇,毕竟北堂也算是科班出身的练家子,和一个勉强入门的打,实在是太丢分了,无奈,两个当事人都晕迷不醒,学校老师也不指望北堂靖会说什么,希望都放在躺在医院的小男生身上,希望小男生早点醒来,他们知道打架的原因,分析事故责任的主次方,最重要的是,天高的声誉不能抹黑。
北堂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时贝贝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白校医自诩是个有医德的大夫,而且还兼具着学校老师的双重身份,自然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学生糟蹋身体,于是白娘子开口了:
“北堂同学,还是不要起身了,脑震荡……”白娘子白子君还没有说完。
北堂靖冷艳高贵的再次“哼”了一声,根本不听白娘子的话,麻利的跳下床。
然后,他再次向后栽倒,伴随着床板的嘎吱声,重重倒在床上。
时贝贝看着全副武装的校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一种感觉,这家伙是故意的。
但见白校医起身,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话:“嗯,脑震荡,可能会感觉晕厥,有呕吐的感觉,严重的,可能真的会吐……”
话落,北堂起身对着地板“哇”的一声,白校医飞快的朝旁边一躲,但见一摊秽物缓缓溢开……
时贝贝面色僵硬,仰望地看着白校医玉树临风的白色背影,这一瞬间,她只想说一句,尼玛是故意的吧!
就算是大帅哥,他的呕吐物和凡人也是一样的,时贝贝不忍看了,却听校医大人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时老师,能帮忙清理一下么,我要检查一下北堂同学的身体。”
时贝贝嘴角抽搐了两下,她可以说“不”么?
时贝贝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校医大人,企图用美色迷惑对方,可是她忘记了,在辣文小说里,男人们除了对女主,对任何人都勃|起无能!
于是,身为草根的时老师,您还是乖乖干活吧!
我们的女配没有注意,在她和校医说话的时候,北堂同学正在暗处观察着她,半晌,北堂在心里得出一个他自认为非常正确的结论:水性杨花!
哼,不仅想要爬我的床,还想要勾引校医!不知死活的女人!
若是时贝贝知道北堂心里在想什么,一定会将满是秽物的拖把塞在北堂靖的嘴巴里,让你诽谤诬陷,让你欺师灭祖!
可惜苦逼的贝贝听不见……
时贝贝苦逼的打扫着医务室,此时校医坐在他的椅子上,手摸着手机,似乎正在玩游戏。
时贝贝心里万分想要吐槽,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白娘子,而是黑寡妇!
你玩手机也就罢了,竟然还一边捏着手机,一边对她说“干巴爹,时老师”!
岂有此理!
不过很快有人将时贝贝从田螺姑娘的状态解救出来!女主林月儿踏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将女配解救出水深火热中!
“贝贝,我好想你!”耳边是熟悉的令人战栗的声音。
紧接着眼前一黑,时贝贝无力的垂下胳膊……
谁能告诉她,这个女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又是怎么在她穿过她的拖把保护层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然后进行灭绝人性的埋胸行为!
是的,女主大人出现了,在北堂靖第二次企图离开医务室,联系北堂家的保镖的时候,救世主林月儿出现了!
就说嘛,在楠竹受伤这么万分危急的时刻,女主大人怎么能放任自己的男人和女配在一起刷好感,而自己“逍遥法外”?
从天而降的林月儿先冲到时贝贝面前,蹂躏了一下时贝贝,待时贝贝只有半口气的时候,放她一条生路,然后冲向北堂妃子:“阿靖,我来了,你受苦了……”
时贝贝佩服地看着女主大人的背影:北堂靖包裹得跟肉粽子似的,真难为你还能认出来!
林月儿痛苦的趴在北堂靖的床头,手上下抚摸着北堂靖的狗头,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深情抚摸下,北堂靖大有越来越虚弱的驱使。
眼看着北堂靖脸色越来越白,神色越来越萎靡,校医大人终于看不下去,开口说道:“林小姐,北堂同学伤得是头部,你这样揉,会加重他的伤情的……”
林月儿身体一僵,放在北堂靖脑袋上的手抬了起来,悬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她的眼泪又开始飙出来,握住北堂靖的手,“阿靖,我,我不是故意的……”
但听“咔嚓”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时贝贝虎躯一震,这声音太tm耳熟了!
果然紧接着,校医无奈的声音再次响起,“林小姐,您的手劲儿小一点,你把北堂同学的胳膊卸下来了……”
一瞬间,医务室鸦雀无声,只有校医大人的手机耳机里传出的“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林月儿讪讪地松开手,她从小手劲儿就挺大的,后来又经过家族的训练,所以比一般人力气大。
力气大并不代表她不需要保护,随随便便能将人胳膊卸下来的林月儿也是一个软妹子好不好!
时贝贝略有些恐惧地看着林月儿拿充满力量的手,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怜悯,事实上,这并不怪林月儿,而是作者的笔误,作者太想要凸显林月儿的好,将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按在林月儿身上,比如书里有这样一件事,boss级女配想要找一群大老爷们圈叉了女主,却不曾想到女主是黑带三段,散打冠军,还学过泰拳,咏春……
牛逼的女主一下子将妄图欺负她的坏人干掉了,四妃随后赶来,看着满地狼藉,在看着脸色苍白却依然英姿煞爽的林月儿,心中升起佩服怜爱愤慨血腥和……圈叉的欲望。
咳咳,跑题了……
一个一口气干掉十好几个大老爷们的妹子,她怎么可能绵软无力!
穿到古代这女人就是大侠好不好!
时贝贝觉得林月儿不柔弱,可是在北堂靖眼中,林月儿永远是他善良的大姐姐,那个温暖如阳光的少女。
感觉到左胳膊的疼痛,北堂靖笑了,他何德何能能让月儿亲手卸下一条胳膊,又何德何能让月儿流下弥足珍贵的泪水!
时贝贝看着一脸甘之如饴幸福的冒粉红泡泡的北堂靖,忍不住翻白眼,原书女配要多瞎才能看上这货啊!
黑涩会化身为“抖m”只需一秒钟,人家是对人不对事儿!
校医白娘子其实有点尴尬,只不过大口罩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口罩下的表情,北堂靖恶狠狠地看着这个浑身“发|情”的校医,他觉得任何出现在林月儿三尺之内的男性都有不怀好意的潜质。
“你要做什么?!”对这个校医,北堂靖十分不客气,他嘴角挂着嗜血的笑容,只是眼下他包裹得太严实,看不到他纱布下的表情。
哼,他看到了,就是这个校医给月儿发的短信,让月儿千里迢迢的跑来为自己担心。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月儿的手机号,他究竟是谁?!
北堂靖心里泛着酸水,同时暗自想,对月儿不怀好意的男人,他不介意利用北堂家的势力绞杀!
校医不是时贝贝那个任人欺负的矬货,自己也不是北堂家可以随意处置的人,不必要对北堂靖这个小屁孩如此忌惮,只是再厉害,谁也不想招惹黑社会惹一身麻烦是不是?
北堂靖眼底的杀气,校医不是没有看到,至于原因,他更是很聪明的猜出来了,北堂靖和林小姐是青梅竹马啊……
猜出原因,校医白娘子很无语,此刻他森森感觉自己老了,真的老了,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
其实他真不是有意凑上来的,这件事儿他真的不想管的,但是不管不行啊……校医很纠结。
片刻,校医干巴巴地说道:“林小姐让一让,我先按上北堂同学的胳膊……”
有女主大人在场,时贝贝非常自觉的自甘沦为背景墙。
她兴致勃勃的看着校医大人吃瘪,嗯,在绝对强大的武力值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会被扼杀在摇篮里。
不过她好戏也没看多长时间,在女主和北堂妃子那吃瘪的校医大人,极力想要找回场子,欺负不了北堂林月儿,还治不了你一个小炮灰?
口罩后面,校医大人露出狐狸般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瞅着兴致勃勃看戏的时贝贝,温和地说道:“时老师,地还没有拖干净……”
当着学生,就不信你会甩脸子不干!
时贝贝咬着牙,心里对着这位看不见人脸的校医做了一个“(#‵′)凸”的手势。
黑寡妇什么的,最讨厌了!
正文 13老师注意形象
此刻,北堂和林月儿执手相望泪眼,无语凝咽。
两人仿若十六年分离的神雕侠侣,又如一年一度鹊桥相会的牛郎织女。
什么西厢记,牡丹亭,这一刻都爆弱了,请看年度大戏--《老师再爱我一次》!
嗯,这篇脍炙人口的辣文题目终于浮出水面,同名小说纯属误伤!
北堂妃子和女主大人旁若无人的谈情说爱,时贝贝这个八卦狂就支领着耳朵努力听,白大褂的白娘娘校医则拖着下巴,手握着笔,在一张纸上认真写着什么。
听了一会儿,时贝贝就觉得他们言语困乏,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其实也对嘛,辣文小说原本就是说的少做得多。
看了一会儿,时贝贝就走神了,眼睛四处瞄,瞄来瞄去就落到了校医身上。
戴着白口罩,白帽子,身穿白大褂的校医,坐在那里还真的挺人模狗样的,电光火石之间时贝贝猛然想起,打从她来这个学校,似乎就没有见过校医大人的长相?
校医捂得太结实了,天天戴着口罩,莫非他口罩下面有很多青春美丽疙瘩豆
想到长着满脸豆豆的校医,时贝贝忍不住鬼鬼的偷笑着。
陷入无我境界的时贝贝自然不知道,此时她的yy对象已经抬起了头,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形状,时老师干活也这么开心,以后就让她天天来干活好了。
时贝贝:(#‵′)凸!
今天因为十年校庆的关系,学校放学挺早的。
这个时候学校应该在准备或者是已经在进行校庆演出了,天高的校庆演出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据说要凭证入场,听说学校还特地请来了很多明星大腕来镇场子,其中有贝贝很水心的明星,秦大腕,他那一嗓子“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太有霸气范儿了,唱得人菊花一紧虎躯一震。
时贝贝盼望了好久了,若不是惹是生非的北堂妃子君,她不仅可以在校庆晚会上和秦大腕近距离接触,还可以找机会冲进后台和秦大腕合影!
千载难逢的机会都让北堂靖这个臭小孩也破坏了,让你打架,让你在我的课上捣乱!
时贝贝决定,高二这学期,要给北堂靖的美术课打一个大大的不及格!
美术就算是不纳入高考计分的副科,我也要恶心你一把!
也许是时贝贝的怨念太强大,就算是沉浸在和暗恋亲密接触的友好氛围的北堂靖也能感觉到,他重重打了三个喷嚏,然后换来女主林月儿大人更加怜惜的对待。
北堂靖趁着林月儿不注意,手反握住林月儿的手,大吃特吃豆腐。
感谢这三个喷嚏!
作为富x代,官x代,红x代聚集的聚会,天高愿意用最热情的双手,掏空他们的腰包,之前天高有传言,若是这次校庆拉到的赞助够多的话,学校就建宿舍,不是临时公寓,而是真真正正的宿舍楼,一百多个平方呢,比市面的房子一平米便宜两千多。
这房价飙升的年代,学校还补贴房费,太贴心了有木有?
生是天娇的人,死是天娇的鬼啊!
想到也许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能分到一处便宜的住房,时贝贝就万分开心,错过了秦大腕的演出,时贝贝只能靠着这套虚无的房子安慰自己。
错过了精神食粮,有物质粮食安慰,算是因祸得福。
林月儿的到来,使得北堂靖暂时不想离开,他想在床上装恙得到林月儿更多的关注。
以北堂靖对林月儿势在必得的心思,虽然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但是在北堂靖心中,林月儿和自己就是恋人关系。
恋人之间,总是希望有一个私密环境可以独处,原本还挺高兴林月儿来看自己,两个人说说悄悄话,但是随着时贝贝周身由怨念转为愉悦发出的变化多端无法忽视的气场,北堂靖沉下脸,他突然想到,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
自己和月儿谈论私密的话题,这两个外人凭什么在这里?
北堂靖一时间忘记这事医务室,他自己在别人的地盘上的事实,开始对这房间碍事儿的两个人,时贝贝和那个白校医发出逐客令。
不要指望北堂妃子会对他们多么客气,作为一个黑涩会,不把他们丢出去喂鲨鱼已经很不错了!
“你们出去!”北堂靖冷冷的说道,这一刻,他小言楠竹的王八之气大开。
正在观察时贝贝的校医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另一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时贝贝则根本就没有听到。
“我再说一次,出去!”北堂靖此时目光喷火,看着两个人眼里已经冒出了杀气。
嗜血而冰冷!
你再说十遍,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时贝贝也是听不到的。
看着坐着不动的时贝贝,北堂靖冷笑,为了争取多和自己相处的时间,这个女人已经不要脸了么?
蓝色的一次性口罩下,白大褂校医无声的笑了,随即他站了起来,走到时贝贝面前,其实他非常想抚摸一下时贝贝的狗头,但是眼下却不是机会。
“时老师,一起走吧。”
靠得太近了,时贝贝自然是听到了,她略微茫然地抬起头,不明白要走,难道不用看着北堂靖了么?
校医带着口罩,时贝贝看不到校医的表情,但见校医回头,脑袋转向女主大人和她的忠犬妃子,“林老师,北堂同学就拜托你了,过一会儿,还请麻烦林小姐将同学送回家。”
“啊,好的,没有问题,阿靖出了这样的事儿,原本就应该是我来照顾,这是做姐姐的应该做的。”林月儿很痛快的答应了。
时贝贝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作为女配,迷糊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意味着你一个不留神或者被女主和男主,或是另一股炮灰势力干掉。
重新恢复神智的时贝贝注意到,在林月儿说出“姐姐”这个词的时候,北堂靖周身明显让人感觉到了强大的低气压,时贝贝真的非常想要欣赏北堂妃子扭曲的表情,可惜了,他包裹的太严实,时贝贝看不到。
“那真的谢谢林小姐了。”校医非常客气地说道,再三表示感谢后,低头看着时贝贝,“时老师,我们出去吧,这里有林小姐就够了。”
时贝贝什么都没问,跟着校医走出了医务室。
外面天色已经有些暗,不知道晚会到了哪个节目,秦大腕有没有开唱。
时贝贝是非常想要去的,但是想到无良校长的吩咐,时贝贝就万分犹豫,难道她要和白大褂的校医在走廊里站到校庆晚会结束么?
就在时贝贝纠结的时候,校医的声音响起:“要不要去看晚会,听说这次晚会学校请来了很多明星大腕,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时老师喜欢的明星?”
白娘子的提议实在是太贴心了,时贝贝心动不已,不过,工作和晚会……
时贝贝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校长不是让咱看着……”指了指亮着灯的医务室,眨眨眼,表情要有多猥琐有多猥琐。
校医扑哧笑出来,憋笑的校医声音很是有磁性,贝贝的心乱了好几拍。
校医罪恶的手终究是伸向了时贝贝的狗头,“呵呵,有林小姐在呢。”
此言一出,时贝贝就明白了,有女主大人林月儿在,她怕什么?
要知道北堂靖在未表达心意之前,在林月儿面前一直以“好弟弟”的形象出现,为了争取和心仪的妹子多相处,北堂靖肯定不会这么快回家,也不会打电话给北堂家。
哈哈哈,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看晚会了,嗯嗯嗯,秦大腕这么大的腕儿一定是压轴的,说不定他的节目还没到……
时贝贝一想,眼睛幸福的眯起来,嘴角是怎么都抑制不住的笑容,“提议通过,我们走!”
时贝贝异常嗨皮,警惕性放松了不少,二货本质表露无遗。
校医干咳了两声,谁也看不出他口罩下面是怎么样的表情,但听他语气严肃地说道:
“时老师,学校里面,注意形象。”
时贝贝脊背一僵,瞬间恢复了往日不苟言笑的冷美人形象,只不过,走路的速度微微快了那么一点。
校医好笑的摇摇头,手抄在口袋里,大步跟上贝贝的步伐。
正文 14一个包子引发
天高的十年校庆晚会果然是非比寻常。
星光闪耀差点闪瞎了时贝贝的眼,时贝贝看到了n多电视机里见到的明星,唱歌的,演戏的。
坐在观众席上,时贝贝特别想溜到后台索要签名。
不过这个愿望是落空了,不仅因为后台不让进,更因为那些明星前来的杰出校友,各种x代截胡了。
时贝贝亲眼见到因出演《我的小心肝》爆红荧屏的某个当家花旦表演完之后,一屁股坐在了某个款爷旁边,两个人亲亲密密,说说笑笑。
虽然时贝贝是个二货,但是并不代表,她是个超级二货。
瘪瘪嘴,时贝贝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继续面无表情。
就算离开医务室,校医大人依然也没有摘下大口罩的意思,他抄着口袋,低头问时贝贝:“有喜欢的明星?”
不得不说,白娘子的眼光是多么的毒辣。
“嗯。”时贝贝点点头,“我挺喜欢秦大腕……”
校医没听清,“秦什么?”
还没等校医问清楚,台上主持人开始报节目,“下面,有请著名歌手秦大腕为我们带来他的新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随着主持人的报幕,台上上来穿着大花裤衩和红背心头发烫小卷的男人,时贝贝眼睛一亮,指着台上说:“就是他!他是我的偶像!”
但听一声粗犷豪迈的“山丹丹那个开花哟--红艳艳--”,台上的男人一边扭腰,一边甩头,还是时不时地对着台下来一两个飞吻。
校医虎躯一震,看着旁边跟着节奏小幅度摆动的时贝贝,嘴角抽搐,桑巴配民歌,真的好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