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室里依然只有她一个人。【138看书网 高品质更新 www.13800100.cOm】
将包放在桌子上,时贝贝打开布包,是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桶,拧开保温桶盖,桶里是稠乎乎的腊汤。
王大柱很贴心的将汤勺和保温桶绑在一起,时贝贝笑了,她是有汤匙的,因为平时中午吃食堂,她习惯性用自己的东西,拉开抽屉,拿出汤勺,时贝贝将锅里的腊汤倒进圆桶盖里,用汤匙搅拌了一下。
热气腾腾,舀了一勺腊汤,还是热着的。
味道很正,酸酸的,有一点点辣,很好喝,时贝贝从里面喝到了家的味道。
除了时爸爸,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给她做饭的男人。
喝着喝着汤,时贝贝鼻子酸酸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很幸福的感觉。
穿越之前,她不是美女,长相勉强只能算是清秀,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因为长期不修边幅,不出门,交际范围不广,在相亲市场不断的贬值,什么样的男人都往她这丢,小学没毕业的,离婚四五次的……
时贝贝觉得,自己见过的男人,没有两车,也有一车半。
东方熙那样的男人她高攀不起,展月白那样的男人她不合适,他们那样的男人,都太高了,她要不起。
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穿成了美艳的女配,原书小说,所有形容狐狸精妖精外貌的词汇,都集这具身体于一身,但是午夜梦回,时贝贝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张脸太陌生了,她不是自己的脸。
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偷来的,偷得这个世界“时贝贝”的。
对于王大柱,时贝贝虽然没有多少感觉,但是真心觉得,这是个适合结婚的好男人。
凭证,就是这个男人凌晨四点半起来给她做腊汤。
有几个男人在追求女人时,会凌晨早起给对方做早餐?
王大柱有固定的收入,有稳定的工作,长相虽然不算是很好,但若不是这场穿越,自己原本也不是美女对不对。
时贝贝微笑着喝着汤,这一刻,她很知足。
被这样的男人喜欢,是一件幸运的事。
江云和胖子李是第一节课后来的,两个人今天都有课,坐在办公室,隔着门老远就听到两人在走廊的争吵声。
江云眼睛比较尖,一眼就看到了时贝贝桌子上硕大无比的保温桶。
“贝,你拿这么大的保温桶干啥?”江云扔下包,径直走向时贝贝的办公桌,拿起保温桶,这一摇不要紧,竟然还有东西,江云更好奇了,“你还带了饭?阿姨做的?”
时贝贝摇头,心里有点小幸福,同时又有些小迷茫,“是腊汤,我没喝完,你要不要来点。”
王大柱做了一桶,时贝贝哪里喝的完,原想着大课间若是饿了再喝一些,既然江云注意到了,那就让江云解决。
江云早晨是吃过饭来的,时贝贝没说腊汤是谁做的,本能江云就以为是时妈妈的手艺:“行啊,给我来点,有碗吗,我用你的。”
时贝贝从橱子里拿碗,江云打开盖子,保温桶里的腊汤早已没有之前那么热,还算是温乎。
江云给自己倒了一点,胖子李这个时候也凑上来,将江云挤到一边,“贝贝我也来点,我尝尝阿姨的手艺。”
就算是吃过早饭,胖子李也是随时随地都会饿的类型。
江云佯装发怒,跺了胖子李一脚,“才不给你喝!”
说着低头吸了一大口,然后啧啧称赞:“贝,阿姨的手艺太好了,比我家快餐店的腊汤好喝多了,你竟然私藏这么久。”
时贝贝但笑不语,她可没说这是她妈做的,时妈妈做得腊汤可没这么地道。
胖子李里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非常自觉的将保温桶里的腊汤全倒进了纸杯里:“我多少年没喝这个了,要是再多放点黑胡椒就好了,晚上我让我家阿姨做这个。”
胖子李所说的“阿姨”是他家专门做饭打扫卫生的保姆。
中午的时候,王大柱给时贝贝发来一条短信:
【腊汤味道怎么样,我一直想问,但是工作时间不能发短信。】
想到对方是救死扶伤的大夫,时贝贝笑了,她飞快编辑了一条短信回给对方:
【腊汤味道很好,很喜欢,好好工作,王大夫。】
一条短信,王大柱呵呵傻笑了好久,心里暖暖的,他盯着手机里那条简单的短信看了好长时间,然后小心翼翼将短信保存起来。
又发了一条短信:
【你几点下班,到时候接你。】
不一会儿,王大柱的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上,清晰的宋体字,【五点半。】
****
下午临近放学的时候,时贝贝开始收拾东西,今天开教职工大会,重点说上周月考卷子评改的事情,各科试卷现在还没改完,时贝贝手上只有几个学生的成绩,不好不坏,和她估计的误差不大。
“贝,下班出去玩不?我和孙露想去ktv,你去不?”江云对着镜子照啊照,开口对时贝贝说道,自从失恋,江云整个人就很闲,经常和孙露出去逛,孙露的未婚夫现在在国外开拓市场,刚走没几天,近期是不会回来了,所以两个很闲的人天天凑在一起。
想到答应王大柱让他来接自己下班,时贝贝摇摇头,“不了,我今天有事儿,你们俩去吧。”
下午才到学校的孙露插话:“你天天准点回家,两点一线,怎么搞得跟小学生似的,多无聊,你这是在挥霍生命!浪费青春!”
江云大力点头,继续鼓动时贝贝和她们一起唱歌。
时贝贝还是摇头:“待会有人来接我下班,我就不和你们去了。”
“接你下班!!!”
别说孙露江云,就是一边充当背景墙的胖子李都震惊了。
“贝,你有男朋友了?”
孙露无比震惊,迅速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贝贝的相亲对象,除了那个展月白比较靠谱外,孙露暂时想不起有谁像是能撬开时贝贝那心房的人。
“暂时还没确定关系,不过应该不会变了。”
时贝贝非常平静的说道,只是僵硬的脊背暴|露出她内心的紧张。
其实,对于这段感情,她还是很看好的。
孙露瞪眼,能让时贝贝说出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九成九会是时贝贝未来的男朋友!
江云和孙露对视,啊啊啊,万年小处|-女时老师终于找到了男人!!!
“他在学校门口接你?”江云迅速反应出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嗯。”时贝贝点头。
“可以围观吗?”江云快速提出所有人都想要提出的问题。
“文明围观,禁止喧哗。”时贝贝提出了要求。
“成交。”孙露江云眼睛里露出兴奋的表情。
唯有胖子李,无比哀怨,他拿着一块手帕纸,期期艾艾的看着时贝贝,那动作,好像是一个肉坨坨在擦眼泪。
喔,女神就要是别人的了,哦,别了,我的女神!
五点半,时贝贝准时出现在学校大门口,若是仔细看,会注意到时老师现在的表情有那么一点不自然。
因为她身后跟着三辆慢腾腾的轿车,轿车的车主分别是孙露、江云、胖子李。
感谢老天,袁姐和袁姐夫约会去了,要不然还会多一辆。
“贝贝,俺在这儿!”
随着一声乡土味普通话,车里的三人将目光蹭蹭蹭集中在来人身上!
贝贝说,对方会骑车来接她,那个时候,他们自然而然以为会是一辆无比拉风无比炫目的摩托车,孙露和江云甚至已经构想好了一幅帅气古惑仔的形象,所谓不良古惑仔和良家女教师神马的,实在是太禁忌,太诱惑了!
当看到来人时,江云和孙露的期待瞬间碎成了渣渣,胖子李则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我去,哥竟然输给了这个家伙!
不是帅气拉风的摩托车,是一辆极为普通的越野车!
好吧,越野车也是很帅的,问题就是,这辆车竟然前面按上了车筐子,后面……
“俺为了接你方便,中午俺让人给车加了后车座,俺亲自监工,可结实了。”男人在阳光下,黑得发亮,牙齿白得耀眼。
神马帅气,神马拉风,都是浮云!!!
好好的一辆越野车,被这个家伙硬生生改成了凤凰牌横梁自行车!!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孙露一直在心里yy时贝贝未来的男朋友,贝贝的长相,真的很容易让人质疑她的品质,最初时贝贝刚来那会儿,自己没少刺她,也曾无比恶毒觉得那样长相的女人就该找一个四五十岁的金项链金戒指的煤老板。
后来成了朋友,孙露就希望好友找个高富帅,依贝贝的品行,嫁一个好人家完全不成问题!
她想过富二代,想过创一代,想过官二代,红三代,想过艺术家,想过教育家……但是,但是唯独,唯独没有想过“良家”!!!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比时贝贝还要良家一百倍一千倍好不好!
两个人根本不搭好不好!
若不是时贝贝提前说“禁止喧哗”,孙露就冲过去了有木有!
姐们儿你是有多想不开,非要找一个城乡结合部的男人,这家伙哪里配你了,你醒醒!
“都说天高是贵族学校,俺也发现了,你们学校的学生老师都开小车……”王大柱有些羡慕,又有些愧疚,他局促不安地看着时贝贝,然后低下头,他觉得自己骑着自行车来接时贝贝,丢她的人了。
“等俺赚了钱,俺也开小车来接你……”
两年前她刚来这个学校,也曾经自卑,也曾经局促不安,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别人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要过她的日子。
看着低头紧张忐忑的王大柱,时贝贝有些感动,至少这一刻,这个男人是真的想给自己最好的一切,让自己过上好日子。
这就够了。
时贝贝笑了,她轻轻地说道:“嗯,我等着。”
王大柱抬起头,这一刻,他看到了花开。
笑逐颜开的王大柱,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嗯,上车,送你回家。”
“嗯。”
“坐稳,抓好啊,走喽。”
大街上,王大柱爽朗的笑声吸引了不少人。
认识时贝贝的老师和学生像是看到了末世,那个,那个自行车后座上的人是……时老师?  时老师的男朋友,长得真是……好朴实。
与此同时,天高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靠在路边,车上的男人沉默地目送自行车远去,他的视线一直紧紧地锁住坐在自行车后座,一脸满足的女老师。
此刻,他的心中有一个诡异,但是却挥之不去的念头——
尼玛,为啥又是煤球,为啥又是炭头!!!
劳资要去染皮肤啊!!!
作者有话要说:楠竹真的是白子君!
偶真不想重申这句话了……
晚安,明天见~
正文 93阳光正好-一更君
月考成绩很快统计出来,天高学生人少,老师却不少,那么多老师改几百个学生的卷子,叫一个神速。
时贝贝班里的学生,有进步的,也有退步的,但是绝大多数,都还是可以,保持了原来的水平,分数没有下降,有几个学生,在需要背诵的历史政治上,还取得不错的分数,综合卷成绩提高了不少。
对于这个成绩,时贝贝是比较满意的,学校也表示,下个月,时贝贝的工资就涨了,家长们也觉得不错,因为每天下午都要上专业课,孩子哪有时间学习,成绩不下降,就是进步,在学学,说不定还能考高点。
和月考成绩一样引人注目的,是高二七班,艺术班班主任男朋友真身出炉,有图有真相,瞎了不少人的眼,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觉得时老师的眼光那叫一个不走寻常路。
七班的学生,以南宫珏为首的捣蛋包,为此画一幅在七班内部私传很广的漫画——《白雪公主和土豆王子》。
南宫班长甚至亲自做了批注,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这绝壁是真爱!
时贝贝看到这幅漫画,不住翻白眼,手痒痒地想要抽人。
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觉得时老师是被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男人骗了,想要说什么,又不忍泼冷水,看时贝贝的眼光那叫一个同情,时贝贝上课的时候,学生们的记录因此好了不少。
时老师太可怜了,大家还是不要在上她的课上调皮捣蛋了。
时贝贝:-_-|||
***
时贝贝曾问过王大柱,喜欢自己什么?
王大柱很诚实,说,因为你长得漂亮。
对于这个答案,时贝贝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但是同样,她又有些庆幸,至少王大柱对自己说了实话。
时贝贝也问过自己,展月白,东方熙,甚至很多以前条件不错的相亲对象,他们都是看中了自己的脸,为什么她不选他们,选择了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王大柱。
归根结底,是因为她对自己没自信。
许是在她看来,王大柱不会抛弃她。
瞧,她是个多么害怕被抛弃的人!
于是,在王大柱第十次早早爬起来送早餐的时,时贝贝下定决心,在当天下午,答应了王大柱。
成了他的女朋友。
于是王大柱,成了时贝贝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剧情君彻底宣告破灭。
时家二老是很高兴的,他们觉得闺女选了一个靠谱的小伙子,这年头不是哪个小伙子都能做到不昧良心,虽然小伙子长相不尽人意,做事儿也有些太老实了,不过老实憨厚总比精明的好。
这年头,哪里找那么十全十美的人。
除了时家二老,时贝贝所有亲友,包括挺着大肚子怀孕八个月的小姑时春花女士,都有些看不上王大柱。
时春花听到侄女找到了男朋友,不顾丈夫那边的阻拦,一定要看一眼将自己侄女拐走的男人,心道是什么样的俊杰配自家侄女,一见到王大柱本人差点吐血。
“时贝贝,你选来选去选了一个土豆!”
时春花女士觉得时贝贝实在是不争气,长这么漂亮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时贝贝有些尴尬,时春花女士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避讳,就当着人家这么说,王大柱这人也笨,傻乎乎地伫立在哪里,就知道赔笑。
时春花怀着孕,脾气不太好,阴阳怪气连时爸爸脾气那么好的都受不了,偏生她是大龄产妇,大家都顾念着她,生怕她出一点意外。
王大柱是个好脾气,时春花训了半个小时愣是一句辩白的话都不说,伫立在那,好好好,是是是。
春花女士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将自己膈应的半死。
要不是现在乃非常时期,自己挺着大肚子,非要拿些抽王大柱个半死。
暗恨侄女找了一个木头桩子,走得时候,时春花女士已经消气了,却还佯装生气。
时春花女士走了以后,王大柱的表情有些沮丧,看时贝贝眼神还有些不自然,好像就像做错了事儿,半晌什么话都没说。
“我小姑就这样的人,你别放在心上。”
时贝贝觉得小姑说话太难听,王大柱和自己现在算是处着朋友,还没结婚的,就算结婚了,他也没义务听一个和自己全无血缘关系的女人训斥。
“那个,对不起,俺让你丢人了。”王大柱嗫嚅地说道,“俺没有大房子,俺也没有小轿车,俺长得丑,还不会说话……等俺攒够了房子前,俺去整容,你别让小姑生气了。”
噗——
时贝贝差点喷出来,一大老爷们竟然对自己说攒钱去整容。
时贝贝上上下下打量着王大柱,忍不住暗自摇头,王大柱其实长得并不丑,还挺男人的,只是他看上去太本分,没点气质。
气质这东西,本身就和长相没多少关系。
时春花训完王大柱的当天晚上,王大柱回家做了好多薄脆饼,第二天下午,王大柱来接时贝贝下班,特意让她带回去,说是给时春花尝尝。
“俺不想让你为难,小姑毕竟是长辈……”王大柱看着时贝贝的眼睛很亮,嘴上的笑容也很灿烂,不过眉宇间的沮丧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他很介意,长辈们的意见。
时贝贝拎着一袋子脆饼,胸口有些感动有些闷,王大柱用笨拙的方式讨好着她的家人,哪怕是已经出嫁的小姑,也希望得到她的祝福。
晚上,时贝贝拿着王大柱做得脆饼,去看望时春花女士,时女士嘴上嫌弃王大柱的脆饼,却吃得很快,一会儿吃完了一整个。
待时贝贝走以后,时春花女士看着桌上的脆饼,突然觉得有些后悔,她看不上王大柱的原因和最初时妈妈的顾虑一样,就是觉得王大柱这人太软和,日后就算成了老时家的女婿,恐怕不能给时贝贝遮风避雨什么的,到时候遇上什么事儿,出头的还是侄女。
咬了一口脆饼,时春花女士也妥协了,王大柱是缺点一大堆,但是他对自家侄女是真不错。
这年月,能忍住听长辈训的年轻人就不多了,还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不相干的长辈,想着,给哥哥嫂嫂打了电话,她这关算是过了,只等两人再处处,觉得合适,两边家长见个面。
中国式相亲,闪婚不可计数,知根知底,觉得差不多,就可以订婚了,再处处,时间熬一熬,就可以结婚了。
至于爱不爱,没人管你这个,原本就是相亲认识的,只要是看顺眼就成。
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悦的表情,他们都和王大柱一样,对明天充满着期待,对未来充满期待,对时贝贝的婚姻充满期待,惶恐的唯有时贝贝。
就这样在一起,结婚,生孩子,真的好吗?
某一个瞬间,时贝贝曾经想过东方熙,不过她很快意识到一件事情,东方熙已经很久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这个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彻底消失在时贝贝的生活中。
****
日子还要继续,春天是杨絮多的季节,万物复苏,很容易引起呼吸道疾病,鼻炎,哮喘每到这个季节,王大柱就特别忙,每天都要加班,他又是一个负责的好大夫,宁愿牺牲自己的时间,也绝对不让患者等。
别人加班会赚钱,王大柱加班不仅不赚钱还往里面砸钱。
三院很少有s市市区的人到这里看病,有钱的,就去孙露家开的私人医院,稍微好一些的,就去s市一院二院,到三院看病的,基本都是下面县里的,农村的也没有多少钱。
王大柱自己就出生农村,当年他上学的费用就是村里给凑的钱,对穷困的农民,他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王大柱觉得身为一个大夫,救死扶伤是自己应该做的,面对家里穷买不起药的病人,王大柱会自己掏腰包给病人买药。
时贝贝到三院看过王大柱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的大夫欺负王大柱,总是让王大柱顶班,王大柱拿的薪水少,但是加班的时间却远远多于同科室的大夫,时贝贝去的那次正好是周六中午,王大柱中午吃饭的时候,时贝贝带着饭去的。
王大柱根本就没想过时贝贝会来医院看他,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大厅,王大柱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时贝贝。
时贝贝穿得很好看,连衣裙,拿着一个很漂亮的皮包,手里还拎着塑料袋,袋子里是一次性饭盒,王大柱知道,那是时贝贝给自己买的“好吃的”。
周六,医院人特别多,生病的探病的,来来往往都是人,男男女女老人小孩。
因为大都是下面县城的普通老百姓,大家穿着都不是那么讲究,有些人还穿着黑色的大背心,敞着半个胸膛,在这群人中,时贝贝就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仅他在看,好多人都在偷偷地觑着她……
王大柱想起了几个月前,魏阿姨拿着手机给自己看她家人的照片,魏阿姨的手机上存了好多照片,不注意就翻到了时贝贝,只是一眼,他就记住了照片上的姑娘,后来魏阿姨还是拿着照片,问自己,照片上的姑娘漂亮不?
在王大柱眼中,时贝贝比那些明星漂亮多了。
她不嫌弃自己没有车,没有房,也不嫌弃自己长得土。
几天前,医院有同事想要给自己介绍对象,他从手机里翻出时贝贝的照片,说这是我女朋友。
结果同科的大夫说:拉倒吧,这么靓,人家能看上你?!
是的,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不配,他配不上他,可就是这么优秀的女孩,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她每天坐在自己的单车后面,他们牵着手走过公园,一起压马路,看电影。
她还会大老远跑到三院给自己送饭。
王大柱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走上前,勇敢一点,握住对方的手,对所有人说,这是我女朋友。
但是他不敢……
此时他一点也没有真实感。
心跳的很快,这样优秀的姑娘真的属于他吗?
王大柱有些迷茫……
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急诊室的玻璃门外,时贝贝正在打电话。
王大柱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清楚地写着“时贝贝”三个字。
王大柱犹豫了一会儿,按下接听键,“喂?”
“大柱,你在哪呢,现在下楼了吗,都到吃饭的点了,一起吃饭吧,我买了粥,就在你医院急诊室门前呢。”电话那边,女孩的声音很是欢快。
王大柱心里暖洋洋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翘,就像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那会儿一般高兴。
“嗯,俺看到你了,就来……”
话落,王大柱看到他漂亮的女朋友转过身,对他扬起灿烂的笑容。
这一刻,阳光正好。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很多妹纸对农村的男人有偏见,但是王大柱真的不是,一个不昧着良心做事儿赚钱的人,他的家庭就算是贫穷也是穷得非常有骨气的,绝不给儿子添麻烦的那种
王大柱留给时贝贝,一段很美好,很温馨的记忆
这个人很重要,总有一些人,会教给你爱,教给你做人,留给你感动,
王大柱是一个好人,非常好的人,一个合格,让人尊重的医生
十一点半,二更君,待会见
正文 94老师,求支援-二更君
六月,王大柱和时贝贝感情发展很平稳,贝贝的父母招呼王大柱来家里吃饭,几次接触,都很满意。
这孩子诚实,勤快,憨厚,对家里的情况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每次王大柱来时家原本是时妈妈做饭,到了最后都变成了王大柱在厨房的个人秀。
时妈妈从最初对王大柱农村出身的抵触,到后面越看越喜欢。
于是,时家人想让王大柱将父母接到城里来,让时贝贝这“丑媳妇”见见公婆,若是王家父母也喜欢贝贝,两家没啥隔阂,那就将日子订下来。
时贝贝年纪越大,时妈妈越不放心,这担心主要来源于大龄产妇时春花,时春花三十多岁结婚,连大夫都说,产妇年纪大,顺产有危险。
早结婚,早生孩子,日后闺女不至于受那么大的罪。
想法是好的,可是实施起来却有难度,王大柱家里忙着耕地,没空进城看大儿子的女朋友,王大柱拍了一张照片时贝贝的照片,洗出来给父母寄过去了。
王大柱的父母从乡下也寄来两张近照,二老坐在一张椅子上,笑得有些紧张局促,时贝贝看了老人的照片,王大柱和他父母很像,时贝贝将照片翻拍下来,给时家二老看,时爸爸和时妈妈都说,王家人长得厚道。
除了照片,王大柱的父母还寄来很多自家大棚种的水果和腌的咸菜,让大儿子捎给女朋友的家里,并附上一封字迹工整的信,识字不多的王家二老在心里面问候了时家二老,夸时贝贝长得俊,还保证自己儿子王大柱一定会好好对时贝贝。
拿着信,王大柱自己看了很久,又把信给时贝贝,时贝贝看完之后,慎重收起来回去将信交给时家二老。
时爸爸将信看了好久,仔细收起来,然后对时妈妈说:“都是厚道人……”
从相亲到两人确定关系,时贝贝一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种不真实的感觉直到看到王大柱家里来信,才有那么一些踏实感。
其实她很意外,自己这具身体的长相,应该不是王大柱保守的双亲喜欢的那一种,能接受她,挺奇怪的。
她不知道的是,王家人收到王大柱寄来的照片时,当天晚上就给王大柱去了一个电话。
大柱母亲仔细询问了时贝贝的情况:“柱子,您认定这闺女了?”
王大柱心里“咯噔”一下,半天“吭哧”了一句:“俺就喜欢她。”
电话那边,大柱母亲顿了顿,说道:“这闺女长相长得真俊,俺也喜欢,瞅着比电视上那些明星还好看,大柱,你跟娘说实话,别是没把咱家情况说明白骗了人家吧……”
“妈,俺不是那样的人,贝贝知道咱家情况……她不嫌俺。”说这话的时候,王大柱有些沮丧,贝贝确实不嫌他,贝贝的爸妈也不嫌他,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没本事。
听了王大柱的话,大柱妈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说话也轻快了,“人家不嫌弃咱家穷,愿意跟你,说明闺女人品也好,你好好待人家,娶个城市媳妇儿不容易,平时你寄来的钱,俺们都没花,给你攒着呢,要是需要钱给俺们说声,别小气,别怕花钱。”
一番话,听得王大柱想哭,其实和时贝贝谈着,王大柱就忐忑,害怕爹娘不同意,农村老思想,觉得漂亮姑娘不会干活儿,娇气。
王大柱不觉得时贝贝娇气,但是却舍不得让她动一根手指头。
如今,两人关系真的确定了,甚至他见过时贝贝父母后,王大柱比之前还要忐忑。
就像是偷走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每天惶恐不安,生怕哪一天,这梦碎了,时贝贝和自己再无关系。
王大柱没告诉时贝贝,他以前处的那个女朋友,从来不让他到单位找她,门口站着也不行,他曾经凌晨早起给对方做早点,因为没穿西装,打扮的不入流,对方嫌他带的饭盒难看,硬是让他怎么拿来的又怎么带回去。
时贝贝从没嫌过他老土,也不嫌他难看,更不嫌他自行车便宜,也不嫌他身上的衣服廉价……
她会对自己笑,会心疼自己,会坐在他自行车后座。
他从未告诉她,每次他骑车带着她时,就感觉带着全世界。
他那么喜欢她,却不能给予她最好的一切,他没有房子,没有多少多少存款,也没有天高门口的好车。
王大柱觉得,时贝贝这样的女孩,是应该坐在小轿车里,而不是坐在自己自行车后面,陪自己受穷,吃着菜市场便宜的菜,买着商场里减价的衣服。
他想给她最好的一切,可是他没有……
****
六月份,天高进入了紧张的复习阶段,这个月,高二有两场大考,结业考,还有期末考。
两场考试间隔时间很短,期末考之后,是暑假,高二升高三,所有高二七班艺术班的学生要进入全封闭的艺考冲刺训练。
时间安排的很紧,高二七班,重新排课表,专业课为文化课让道,几乎每天下午都有的专业课,压缩到了周一下午和周六上午。
面对名符其实的考试月,学生们叫苦不迭。
偏偏时间最赶的时候,南宫珏没事儿找事儿,跑到时贝贝面前,将一张宣传单放在时贝贝面前,“老师,我想参加这个比赛。”
蓝色的宣传单,黄|色的大字非常引人注意,“滑板大赛”。
时贝贝几乎想也不想拒绝了,“不行,马上就要考试了,学习为重。”
笑话,拿不到毕业证,还打算艺考冲刺训练时回来补考吗?
时贝贝拒绝的干脆利落,南宫珏却不死心,“老师求你了,让我参加吧,求你了,就半天的事儿,比赛完我就回来。”
时贝贝拿着宣传单,仔细看活动的比赛日期,皱眉:“不是不给假期,时间离结业考时间太近了,你要是考前出点事儿,我怎么对你父母交代?”
“老师,您要相信我的技术,我那技术绝对是世界级的!”南宫珏拍胸脯保证。
时贝贝还是摇头,“我是说万一,万一出事怎么办,谁负责,结业考期末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夹起的艺考冲刺,我记得你现在造型都有问题,假期我们就要学色彩,到时候还有人头像,黑白装饰,立构,设计画,课程很紧张,到时候责任谁承担?”
“我承担!”南宫珏痛快地说道。
“让你父母给我说,除非你父母给我打电话,要不然这件事绝无回旋。”原则问题,时贝贝决不妥协。
“老师!”南宫珏急了,告诉父母,这不是要他的命吗?他爸妈知道他不好好学习,惦记滑板的事儿,非要剥皮抽筋。
“求求你,老师,求求你,拜托拜托,就一次,一次就成。”南宫珏可怜巴巴的哀求。
时贝贝摇头,严肃地看着南宫珏,“必须要说动你父母,保证安全。”
南宫珏垂头丧气离开了,时贝贝觉得小孩不可能这么容易罢手,果然,在全国滑板大赛s市分赛当天,南宫珏逃课了,和他一起逃课的还有北堂靖和几个班委,原本三十个学生的小班级,“哗啦啦”少了三分之一,那天正好是上数学课,数学组组长胡主任直接怒了。
以前,没有艺术班的时候,这些学生也经常逃课,但是由于他们分布在不同的班级,所以并不明显,一个班少一两个学生,老师就当没看到,抬抬手就过去了,如今这些学生都集中在一个班级,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学生,那就很引人注目了。
胡主任在天高当了这么多年老师,还没有一个班级上他的课敢逃这么多学生,蹭蹭蹭,那个火苗就上来了,强忍着怒气给剩下二十个学生上完课,下课铃一打就去找时贝贝。
此时,刚从高一年纪上完课的时贝贝正要回办公室,路上刚好撞见面色不佳的胡老师。
时贝贝笑眯眯上前打招呼,胡老师一见到时贝贝的脸,就想起刚才上课的情境,直接发飙了:
“时老师,你班学生都跑了,你这班主任怎么当的!”
劈头盖脸一顿训,直接将时贝贝骂晕了。
胡老师原本就是老资格的老师,不仅是数学组组长,还是学校主任,脾气上来,对荀校长说话都不客气,更何况是在他看来比学生大不了几岁的时贝贝。
稀里哗啦一顿嚷,训完了,胡老师舒服了,时贝贝却直接傻了眼。
卧槽,整个班级三十个学生,跑了十个!
你妹的南宫珏,你自己逃课也就逃了,呼啦啦带走这么多学生你们是干啥,集体越狱吗,人多力量大吗?
胡老师一点都没避讳,走廊上就嚷开了,他说完也后悔,无奈覆水难收,艺术楼,n多老师知道时贝贝他们班三分之一学生逃课了。
时贝贝欲哭无泪,学生们干什么,时贝贝是清清楚楚,当即给教导处那边请假,她这个班主任当得憋屈啊,不仅要替班上小孩背黑锅,还要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
让时贝贝更无语的事儿还在后面,胡老师前脚走,时贝贝那刚给教导处请假,准备捉学生,时贝贝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赫然是逃课走人的南宫珏。
时贝贝那个火大,抄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口气极冲:“南宫珏,你们现在在哪儿!”
岂料接下来的话,让时贝贝瞬间傻眼。
电话那边传来有些闷冷的男声:
“我是北堂靖……现在我们在天桥区派出所,你来一下,把我们接走……”
呱呱呱——
时贝贝觉得脑袋上一群乌鸦飞过!
派出所!!!
尼玛,你们不是参加滑板比赛吗,怎么跑派出所去了!!!!
难道南宫珏比赛输了,所以你们一起绑架了评委?!
偶买雷迪嘎嘎!
还未说清楚,北堂靖那边似乎被抢夺了电话,手机关了下来,在挂机的“嘟嘟”声传来之前,时贝贝好像听到手机那边传来打斗声。
心一下拧成了一团,脑子里,全部都是暴力警察虐待嫌疑人的画面。
时贝贝拿好东西,当即拔腿就往办公室外面跑。
快跑到学校门口,时贝贝才想起找帮手,可是眼下,美术组的人都不在。
翻遍手机号码簿,时贝贝往下拉了一遍,又往上看了一遍,犹豫之后,时贝贝刚要按下联系人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时贝贝的手机发出震动,闪烁的屏幕,白子君的名字赫然在上。
“时老师,现在方便吗,你们班学生出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明天见,晚安~~~
正文 95见义勇为-一更君
白子君接到东方冉电话的时候,有些恍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