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于亲近的人,白子君从来不将手机号存在上面,因为那个号码已经熟记于心。
比如自己家人的电话,比如曾经的女朋友东方冉。
若不是来电显示s市,有那么一瞬间,白子君几乎以为那是骚扰电话。
很简单的一件事,东方冉说东方泓在天桥派出所,她暂时没空,麻烦白子君去一趟。
其实这通电话,东方冉是麻烦不到白子君的,白子君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东方冉发出的和好讯号。
骄傲如东方冉,终于放下了面子,主动和白子君联系,可是白子君心里,却一丁点开心都没有。
你妹啊,太坑爹了有木有!!!
劳资已经不喜欢你了,你现在想要求和好,没门了啊!!!
纵然这样,白子君还是开车去天桥派出所,他不知道东方冉在不在哪里,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
刚开车,白子君想起了刚才东方冉说,北堂家西门家还有南宫家的都在,一瞬间,白子君想到了时贝贝,于是从联系人里扒拉出来号码,给时贝贝打了一个电话。
*****
“谢谢。”时贝贝下意识的选择了后车座。
白子君了然一笑,有了男朋友,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的。
坐在车里,白子君和时贝贝也没什么话说,曾经他对时贝贝有一些旖旎的心思,但是随着时贝贝找到了男朋友,他的那些小心思也就尘埃落定了。
不是不喜欢的,只是,白子君从反光镜看着后座低头不语的时贝贝,有些怅然,有些感情,真是说不好。
只能说,感情没有到那个份上,若是他再喜欢一点,或许就会争取了。
应该是,还不够喜欢吧。
下午三点出头,街上车不是很多,到了天桥路段,车才慢慢多了起来,有一些小堵车,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天桥派出所。
时贝贝给教导处打过电话,已经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教导主任,至于为什么会到派出所,时贝贝还不知道。
各种纷杂的念头一拥而上,将大脑堵了一个水泄不通,电话里,教导主任很生气,学生逃课,第一个问责的就是班主任,若是再出点事儿……最坏的打算就是,吊销教师资格证,滚蛋回家。
下了车,时贝贝和白子君一前一后,进入派出所,时贝贝开始询问派出所的值班民警:
“警察同志,有没有几个孩子,十七八岁的学生……”
时贝贝还未说完,从派出所里飞奔出一个穿着嘻哈装的少年,“老师!”
随即,呼啦啦一群人。
拿着滑板的南宫珏、“你欠我一个亿”的北堂靖,随后紧跟着高二七班其他几个逃课的学生,最后面的是“红配绿”的西门风,还有“万年第一”东方泓……
时贝贝一眼就看到北堂靖扯破的嘴角还有南宫珏被纱布包裹的手指,在场所有少年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血迹。
“怎么回事!”时贝贝皱起眉头,“你们受伤了?”
南宫珏冲时贝贝咧嘴笑,时贝贝根本不吃南宫珏这一套,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了派出所的民警:
“我是这些孩子的老师,请问这些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伤。”
民警看到时贝贝的脸色就知道,对方误会了,哭笑不得的民警连忙解释:“您误会了,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有一伙犯罪分子正在天桥进行毒品交易,犯罪分子非常警觉,识破了我们的便衣民警,向人流密集地逃窜,他们手上都拿着枪……”
这时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民警接话,指着南宫珏和北堂靖说道,“这些孩子见义勇为,尤其是这两个学生,真是好样的,竟然徒手制伏了一个持枪的歹徒——”
徒手制伏持枪歹徒?
尼玛,你们警察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又是刑警又是民警,竟然让两个手无寸铁的未成年出手!!!
还好样的!!!
瞬间,时贝贝的火就上来了,目光刷刷刷盯着民警,似乎要用眼神射杀说话的警察。
民警一下子噎住了,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说道:“当然我们不提倡这种鲁莽的行为,我们会积极向上级反映,和有关部门协商,给这些孩子颁发‘见义勇为’证书,还有本市‘荣誉公民’称号,该有的奖励,我们一项都不会少。”
听到民警的话,十几个少年都非常高兴,他们现在还沉浸在和坏人歹徒近距离接触,成功做了一把英雄的喜悦中,他们不觉得他们的行为多么危险,看得时贝贝胸口冒火。
南宫珏等人录完口供,留下学校以及个人的联系方式,就可以走人了,少年们都很开心,交头接耳,他们没注意自己老师的脸已经拉得和长白山一样长了。
刚才才派出所,时贝贝还压着火,一出派出所,时贝贝那火蹭蹭蹭往上冒:
“你们怎么不告诉那些警察,你们是逃课出来的,班干部带头逃课,你们觉得你们很英勇是不是,要是你们受伤了,你们想到要怎么给家里交代了没有,想过后果没有?!”
少年们一下子噎住了,十几个呆呆傻傻伫立在那儿,显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看着学生懵懂的眼神,时贝贝强压怒气,见义勇为是好事儿,但是为了见义勇为搭上自己的命就不对了,生命是父母给的,做每件事之前,都要想清楚后果,但是这些话,不用她这个当老师的说,想必回到家,他们的家长会给学生说明白,想到若是哪个学生因此失去性命,时贝贝就一阵后怕。
“给家里打电话了没?”时贝贝深呼吸,问着在场佯装惶恐不安,嘴角却抑制不住得意笑容的学生。
学生们纷纷摇头,孩子们的心思都很奇怪,比起制服鸣枪歹徒,他们更怕自己的家长教训他们逃课。
时贝贝目光环视一圈,唯有东方泓弱弱地举手:“我打了……”
“你们两个想清楚到时候怎么和班里老师交代吧。”时贝贝看着西门风和东方泓,不是自己班的小孩,说重了也不行,恶狠狠瞪着南宫珏,时贝贝对自己班里的学生说道:“我出来前已经和教导主任打过电话了,想必主任已经通知了你们的家长……”
南宫珏听后嚎啕,“老师,你不能这样!”
时贝贝嘴角弯起恶劣的笑容:“现在想想,待会怎么和你们父母解释吧!”
是不是忘记什么人?
嗯,刚才进派出所跟着时贝贝的白子君干什么去了?!
嗯嗯嗯,他被东方冉召唤走了。
这段时间东方冉心里不好过,在东方冉心中,一直都是家人第一,实验室第二,白子君要排在工作之后,勉强算在第三位。
东方家有东方爸爸,东方妈妈,东方熙,东方泓,一串东方,第一之间还有个先来后到,所以白子君的位置排在很靠后很靠后。
为什么这么靠后,源于东方冉的认知,男人都是你对他好,他就不珍惜了,轻易得到的,就不会多爱惜。
东方冉虽然常年浸Yin在实验室,并不代表,她真的那么不谙世事,她只是很偏执,她从来就不认为自己错了,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么,包容我的一切吧,像我的哥哥,我的家人一样,包容我的一切吧。
这种表现,俗称“公主病”。
每个公主病,都是宠出来的,东方冉有骄傲的资本,同样也有骄傲的本钱。
时贝贝其实挺羡慕东方冉这样的人,她不用看人脸说话,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因为有强有力的家族,她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就像现在,时贝贝很像狠狠教训一下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但是终究是要顾虑这些学生背后的势力,他们毕竟不像是普通公立高中那些家世平平的学生,他们家也不会像普通家庭一样尊重老师。
在学生家长看来,老师,不过就是为他们孩子服务的,或许和家政保姆,没什么区别。
你能容许你们家保姆对你的孩子指手画脚吗?
白子君要和东方冉联络感情,时贝贝也不方便打扰,就算是大奔再大,这么多学生,呼啦啦一群,也没有办法全部塞里面,于是时贝贝看着东方泓和西门风,“你们两个,是坐白校医的车走,还是跟我走?”
东方泓和西门风看了一眼时贝贝身后的大部队,想了想,“跟老师走。”
“行。”时贝贝点头。
这个时候,南宫珏开口了,他嬉皮笑脸看着时贝贝,讨好地说道:“老师,我能留下不,我和东方姐姐很熟的。”
时贝贝脸一沉,“不行。”回绝的干脆利落。
十二个学生,加时贝贝这个老师,四辆车,塞得满满当当。
几个孩子,谁也不想和时贝贝坐一辆车,生怕老师车里训他们,于是少年很不仗义的将班长和纪委推了出去。
北堂靖一直都很沉默,南宫珏则是害怕时贝贝训他,两人都不说话。
时贝贝再大的火气,现在也消得七七八八了,看着坐在后车的少年,“除了脸上这些,你们还有哪里受伤了吗?等着待会回家,让你们家里的私人医生检查一下。”
这些孩子家里都有私人医生,除了需要做手术,一般都是自家解决。
南宫珏听到老班关心他,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他挺喜欢自家老班的,主要是老班长的漂亮养眼,比那些笑起来菊花一样皱皱巴巴的老师好看多了,“老师,多亏了阿靖的电棍,你不知道阿靖多么英勇,他第一个冲上去的,别看我拿着滑板,最开始我都没反应过来。”
时贝贝微微诧异,原书里可没有说,北堂靖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性格,难道是自己这只蝴蝶,还是北堂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只是书里没交代?
微微叹气,“你们没受伤就好,下次别再做这种事了。”
时贝贝觉得再来几次,就直接吓死了。
“刚才教导主任来电话,说你们家长已经到学校了,待会想想怎么和家长说吧……”
时贝贝头疼,不去看南宫珏哭丧的脸,其实她也很想哭的,学生集体逃课,一个班少了三分之一,这老师,估计自己做到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点半,待会见~~~~
正文 96洗洗睡吧二更君
东方冉和白子君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天桥派出所。
白子君不得不感谢时贝贝和一竿学生的识趣,他们都走了,就剩下他们两个。
东方冉看着白子君,她抿着嘴唇,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实验室,她想过很多种让白子君回心转意的方法,最极端的一种,用药。
她不希望自己和子君走到那一步。
但若是真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她真的不介意使用手段。
这个男人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东方冉眼中有些执拗,有些偏执。
她终于意识到,再也不会有比白子君更迁就自己的人了。
白子君和东方冉在一起两年多,两人却很少约会,就算约会,也很少这么安静的压马路,白子君有些感慨和惆怅,他们终于静静地,像普通情侣一样逛街,却是在分手以后。
“最近怎么样?”白子君永远不指望东方冉会先开口,于是他很体贴的为两人找话题。
迁就东方冉,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
“还好,你呢。”东方冉有些不自然地问道,她长期在实验室,实验室做实验是不用嘴巴的,因为很少说话,她的声音有些哑。
“挺好的。”白子君说道。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白子君一直看着前面,其实,很久以前,他很希望可以和东方冉来场真正意义的爱恋,两个人像普通意义上的情侣一样,逛街,看电影,他可以带着东方冉去度假,他们可以去巴厘岛、马尔代夫,也可以去埃及、去希腊……
他想带她去世界上任何角落,但是她没有给他机会,她很忙,永远都很忙,忙实验室,忙家人。
想到过去,白子君有些惆怅,又有些酸涩。
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回不去了。
“我想要休假……”东方冉突然说道。
白子君一愣,休假,实验室达人,工作狂竟然要休假!
“以前,是我不对,我总觉得现在年轻,工作事业比较重要,我害怕输,害怕出来另外一个‘东方冉’把我比下去,害怕自己有一天被扔下神坛,成为普通人。”东方冉想想有些委屈,有些倔强。
“家人不会离开我,不会背叛我,但是男朋友会,哪怕是结婚,谁又会知道以后怎么样?包养小三的事情还少吗?”东方冉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声音很轻,眉宇间却有些狰狞。
她一直都知道,白子君背着她外面还有女人,纵然是逢场作戏,她也觉得没有安全感,她是有错,她是不对,可是他呢,他没有给予她足够的安全感,为什么所有的错误都让她一个人背负。
为什么,在她心中有他的时候,他可以走得这么潇洒。
不得不说,东方冉这些话杀伤力是极大的。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白子君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竟然从不知道交往女朋友心中的想法,内心的惶恐。
东方冉是东方熙的妹妹,比白子君还要小一些,在白子君心中,东方冉也是自己的妹妹。
毕竟是曾经喜欢过的,听到这样的话,白子君有些恍惚,有些涩然:“这些,为什么以前你不告诉我……”
怔怔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白子君很想要一个答案。
东方冉笑了,有些骄傲,有些惆怅地说:“因为我是东方冉啊。”
不得不说,东方熙还是东方冉,哪怕是还未成年的东方泓,东方家的人,都像是鹰,他们在天空中盘旋,寻找下手的机会,一击即中。
这番话,是东方冉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她甚少与人接触,与人交往,所以很多时候,都活在自己的世界。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尝试过改变。
当东方冉意识到白子君很重要的时候,就一直在寻找挽回的方式,当她从死胡同走出来的时候,她有不输于头脑的手腕。
白子君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他很快从东方冉这番话中清醒过来,指出对方话中的纰漏:
“既然当时不说,现在为何又要对我说这些?”
“我想挽回,可以吗?”东方冉笑了,她认真地看着白子君,镜片后面,双眸幽深,目光里充满了认真。
依稀间,白子君仿佛看到了最初他到实验室去接东方冉,东方冉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样子,专注,认真,仿佛她就是一个世界,世界只有她。
怦然心动,只是那么一瞬间。
不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不是不知道应该说清楚,但是这一刻,白子君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
东方冉认真起来,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特质。
男人都有执拗和征服的欲|望,东方冉,是一个很能激起男人征服欲的女人。
她高高在上,不要说s市,就是全国,全世界,她都是数得上的优秀的女人,如今这个优秀的女人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想要挽回,想要重头开始。
两个人有共同的生活圈,有相似的背景。
门当户对,并且自己曾经喜欢过。
一瞬间,白子君恍惚了,他想起了时贝贝。
其实,最初是很意外的,时贝贝选择了那么一个男人,但是随即想想,她的选择也没有多少错,找一个老实的男人,安安分分过一辈子。
s市门当户对的女孩子其实很多,但是谁能保证,但是浮华背后,都是一颗躁动的心。
谁能保证,以后还是相爱的呢。
爱情,在婚姻中,究竟占了多少的比重?
他现在想结婚了,找东方冉这样的女人不是很好吗,她的心里有家,有实验室,再无别的能塞进去?
他们的婚姻,会很牢固,很结实。
最重要的是,白子君知道,自己对东方冉,始终有一份不可磨灭的亲情在里面。
就像东方冉想的那样,爱情永远都比不上亲情更加牢固。
有亲情的婚姻,才会屹立不倒。
“你让我想想。”白子君心里有些乱。
东方冉低着头,垂下的眼皮挡住了眼中的冷然。
他明明心动了,为什么还不答应,明明以前,她提出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的。
晚上回家,白子君的母亲坐在客厅,作为曾经红极一时的影视明星,后来又嫁入豪门,白夫人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白家有钟点工,有阿姨,有很多佣人,但是白夫人还是喜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给儿子削苹果。
大儿子常年在国外忙着白家的生意和产业,二儿子则经常做手术,在各地奔走,他们都太忙了,白夫人很珍惜孩子回家的时光。
想到这里,白夫人有些感激东方家的姑娘,若不是她,想必子君不会愿意做一个高中的小校医,那她也将会少了很多和儿子见面的机会。
白夫人将苹果削成小薄片,放在精致的拼盘里,“子君,过来吃水果。”
白子君原本想要上楼,但是看到母亲,突然停住了脚步,这一刻,他突然想要询问母亲一些事情,一些他不能解决,有些困扰的事情。
白夫人挑眉,鲜少简答儿子这样的表情,子君有心事?
“吃苹果。”就像是小时候一样,白夫人将插着牙签的苹果片递过去,“这苹果很甜。”
“嗯。”白子君点点头,默默的吃着水果。
母子两个都没说话。
片刻之后,白子君说道:“妈,我见东方冉了。”
白夫人心里一咯噔,事实上她对东方家的小丫头一点好感都没有,他宁愿儿子娶一个小门小户的,也不愿意儿子找那么一尊大神,白家比起东方家,到底是差么一层,就算是两人结婚,在外人看来,都是子君高攀了东方冉。
无论是家世还是自身,东方冉都被捧到太高的位置,子君要是娶了那个小丫头,真是高处不胜寒。
心里是这样想,但是面上,白夫人还是笑盈盈的,“怎么?她说什么了吗?”
白夫人唯一一次发飙,是东方冉最后一次放他们白家的鸽子,以莫名其妙的理由让他们等了好几个小时。
纵然是那样,白夫人还是优雅无比地说,是我们白家家高攀不上东方家,就此作罢吧。
毕竟是老演员,白夫人演什么像什么,就算是白子君有疑惑,还是觉得母亲不会因此讨厌东方冉,毕竟她以前那么喜欢东方冉。
他永远不会知道,白夫人岂止是讨厌东方冉,她就从来没喜欢过那个丫头。
不过就是儿子喜欢,做家长的永远都拗不过孩子。
想了想,白子君说道:“她想要复合。”
白夫人笑了,这一刻,纵然心里已经将东方冉里里外外骂一遍,白夫人的笑还是那么柔和慈爱,她握着儿子的手,像无数个过往一样,轻轻地说道:“想做什么就去做,妈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其实白夫人心里在骂,好你个东方冉,从哪来的滚哪儿去!
晚上,白夫人忧心忡忡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你说,两个人不会真和好吧?”
在丈夫面前,白夫人从不掩饰对东方冉的不喜。
男人笑了:“操这个心做什么,好就好了,反正他们会再分的。”
白夫人瞪眼,“你怎么知道,要是不分怎么办?”
我生下来的儿子,你不心疼我心疼,要是真在一起了,儿子多吃亏!
“怎么会,就算结婚了还会离婚,瞧着吧,两人过不到一起去……”
男人的语气,说不出的怪异,仿佛在看自家儿子的好戏。
……
嗯,夜深了,洗洗睡吧!
正文 97一切都那么措手不及
所谓人倒楣,喝口水都会塞牙缝,大概就是说的时贝贝这种。
天高的贵公子哥逃课旷课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高一到高三这种事常有发生,只要学生安全,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这一次有些不同,胡老师冲着时贝贝发飙,无论是学生们还是老师,都知道高二七班学生集体大逃课,如此恶劣的影响,外加学生们回来,身上带着不同程度的伤。
时贝贝收到了前所未有的炮轰,十几个学生的家长,枪头指向时贝贝,家长们咬住一个死理,既然你是班主任,之前我们家小孩还说过这件事情,你就应该提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现在我们家小孩受伤了,你这班主任是怎么当得,不会当,你就滚蛋吧。
时贝贝也没有辩解,甚至没有人出来为时贝贝辩解,虽然是班主任,但是她自己也有课,她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在班级门口盯梢。
孩子们被家长的怒发冲冠吓坏了,归来的少年开始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他们发觉,企图为自家老师辩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时贝贝接到了她的处罚,和当年林月儿一样的,留校察看,至于归来的时间,遥遥无期。
高二七班的临时班主任,换成了资历更高,家世更好的袁素。
在权力之下,没有人想要知道真相是什么,有的时候,嘴巴不是用来说话的,而是用来吞黄连的。
“贝,你放心,等风头过去了,我们给荀校长说,把你调回来。”
江云笑得很勉强,时贝贝班里几乎集中了天高高二家世最好的一批学生,别说是时贝贝,就算是她也惹不起。
什么时候能回来,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孙老师也有些不舒服,学校根本就是打算把时贝贝推出去平息风波的,十几个学生家长,闹大了对学校一点好处都没有,学生们在外面“立功”是一回事,天高的这批贵公子哥,不需要“荣誉市民”,也不需要高考加分的“见义勇为”称号。
学生家长就是迁怒,时贝贝因为没有根基,就成了这些学生家长最好的发泄对象。
相比之下,时贝贝感觉还好,昔年女主林月儿到底有多伤心,自己也体会到了,被家长们灰溜溜的赶出学校,那种感觉其实挺微妙的,至少比起原书里,女配被迫跳下大楼,已经美好太多了有木有!!!
于是,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悲催的时老师被赶出了学校。
老师们一片哗然,学生们一片尖叫。
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谁都不能站出来为时老师说一句话。
南宫珏的父母特别不高兴,他们原本就溺爱自己的小孩,看到孩子受伤了还未这个莫名其妙的班主任说好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有吊销你的教师资格证已经不错了。
少年们无比后悔,他们集体逃课,就是为了逃脱老师的责罚,毕竟一起受过,总比一个人挨训,要轻得多。
谁也没有想到,到最后,替他们背黑锅的会是自己的班主任。
时老师走了,仿佛,大概,可能是永远离开了他们。
但是时老师永远活在少年少女的心中!
时贝贝:……
让时贝贝没有想到的是,离校之前,林月儿跑来找时贝贝,学校大门口,林月儿气喘吁吁——
“时老师等一下,你等一下!”
林月儿依然很扭捏,时贝贝看到她吓了一跳,就差大吼,你别过来!
林月儿也知道自己杀伤力巨大,尴尬地停在原地,她两颊绯红,宛如一张桃花面,眼睛水盈盈的看着时贝贝:
“时老师,那个,请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完这一句,林月儿挠挠头发,觉得有些尴尬,其实她是没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里对时老师说这句话。
她们不是朋友,她们什么都不是,林月儿脸颊绯红,眼镜后面的眼睛很明亮,“我,我我就是跟着自己的经验,哈哈哈……”
其实,在你难过的时候,有个人说一句鼓励的话,也会很温暖。
就像现在。
时贝贝看着林月儿,她依然不喜欢她,回来之后的林月儿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她纠缠的对象换成了白子君。
她依然和北堂靖保持着暧昧不明的关系,紧张起来依然会结结巴巴,依然武力值恐怖……
她还是她,但是诚如原书上一样,她对所有的人,哪怕对方曾伤害过她,她都会用一颗善良的心对待。
虽然,两胳膊脱臼挺疼的,但是这一刻,时贝贝不排斥林月儿的好心,她笑了:“林老师,谢谢你。”
郑重其事,一本正经。
林月儿的脸一下子爆红,别人红脸像狗屁股,她还是很漂亮,有些婴儿肥,看上去不谙世事很天真很美好。
时贝贝有些感慨,其实林月儿也挺倒楣的对不对,学校里那么多不喜欢她的人,她不是还坚强挺立么?
身为女配,怎么可以没有女主抗击打力强呢?
她没有女主的金手指,在这个世界里,她就是炮灰,小心翼翼的过着,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自己哪天就被剧情君拧巴成了渣渣。
离开,没什么大不了,重新开始,没什么大不了。
时贝贝转身潇洒地冲天高门口:“再见,我走啦!”
虽然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贝贝,加油了。
****
时贝贝回到家,她并非是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她一直窝在家里画画。
穿越前,时贝贝是一直画到二十七岁,小有名气。
只是那个时候她是专职的,现在变成了兼职的。
时爸爸和时妈妈倒是很担心,生怕女儿憋出什么病来,被单位处理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时妈妈和时爸爸生怕女儿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
也许,这个时空的女配君,是平行时空的自己,但是她们毕竟不是一个人。
原主比时贝贝更要强一些。
时贝贝本人,则因为穿越前被社会各种打击,早就失去了棱角。
她们的性格,并不是完全一样。
虽然很介意,但是时贝贝还算是乐观,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什么坎过不了的。
有坏消息必然就有好消息,时贝贝没有等到天高分配的房子,却等到了电厂分配的房子。
平行时空和穿越前的事情终于融合在了一起,电厂要盖新的宿舍楼,比起市面上高的让人瞠目的房价,电厂给员工的宿舍楼,房价很是让人垂涎。
时贝贝穿越前是没有机会住上这个房子,这个房子从盖房到入住,总共耗时两年半,那时时贝贝已经穿了。
无论如何,这是好事儿。
时爸爸和时妈妈拿出了所有的积蓄,买下了这栋房子,他们想着,自己还能活多少年,等百年之后,房子就是时贝贝的,哪怕是闺女日后有个什么事儿,这个房子,都是闺女傍身的资本。
时贝贝犯错误被学校留校察看的处理,她并没有打算瞒着王大柱。
一年四季,呼吸内科都是比较忙碌的科室,春夏原本就是呼吸类疾病的高发期,他很忙,非常忙。
纵然王大柱是直接奔着结婚去的,时贝贝还是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清楚,因为她知道,最坏的打算,这份高薪水的工作会丢掉,虽然她还给出版社杂志社以及个人有商业约稿,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她就是没有工作。
“我工作上出现失误,学校给了我留校察看的处理,不知道什么时候通知我上班,也许永远都不会通知了……”说这话的时候,时贝贝有点难过,也有些小惆怅。
毕竟是工作了将近两年的地方,从陌生到熟悉,从排斥到接纳,她中间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只是别人一句话,就丢掉了,想起来,还是很难过。
王大柱听完笑了:“工作没了再找呗,找不到俺养着你也成。”
他说这话没有一点犹豫,很痛快。
但听王大柱说道:“这事儿俺还没给家里说呢,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俺有篇两篇论文,在国家刊物上发表了,省里领导很重视,院里领导对俺也很好,俺们科室正好有个主任要退休,副主任提上去,俺说不定是科里最年轻的主任。”
说这话的时候,王大柱的眼睛亮晶晶的,朴实的脸上满是喜悦。
时贝贝有些诧异,事实上,她并没有去过很多次王大柱的医院,一方面是王大柱太忙,她去了添乱,第二个就是她自己也忙,并没有时间,在她的认知里,王大柱似乎是一个木讷,不知变通的人,无偿做着好事儿,无偿为人民服务。
时贝贝真是没有想到,王大柱竟然有这个能耐,就算是在本地,名声不算特别大的三院,在下面县里也是响当当的,还不到三十的年纪能当上副主任,真的是很厉害了。
“恭喜恭喜。”时贝贝很高兴地说道,“真厉害,这么年轻竟然就能当上副主任。”
王大柱听完,低声说道:“其实,也不全是俺的功劳……”
这句话,王大柱说的很含糊,很不好意思,时贝贝没当真,只当王大柱在谦虚。
很久之后,时贝贝才知道,王大柱没说假话,他确实走了后门,他只告诉时贝贝科室的主任要退休,却没有告诉时贝贝,科室的主任是他的导师。
事后回想起这一段,时贝贝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王大柱这个人,她关于他所有的印象都流于表面,只是一个皮毛。
我们看人,永远都只看到了人的一部分,而忽略了另一部分。
他或许木讷,但是他待人真诚。
他或许不够聪明,但是他足够努力。
半个月后,当教导主任给时贝贝打电话通知她来上课时,天朝遥远的南部山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地震。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的迅速,让人措手不及。
就像是王大柱上星期刚说,这星期要到时家包饺子,就被医院派到了地震中心带支援灾区。
就像是王大柱一个月后打来电话说是要回家,刚挂电话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城市的余震掩埋在废墟地下生死不明。
时贝贝觉得有些恍惚,王大柱原本和所有的医生一样碌碌无为,但是却突然成为了s市,乃至全国的英雄。
s市地方台的新闻不断滚动播出他的消息,新闻电台主持不断代表全市人民为这位人民英雄祈福祷告,祝愿他平安。
七十二小时,王大柱被解救出来,
一百四十四个小时候,王大柱脱离危险。
而时贝贝等到的,是对方的一通电话。
简简单单三个字:“对不起。”
就这样,两人分手了。
正文 98你还真以为这是暑假
时老师强势回归的消息让高二老师和学生都一片欢呼!
袁素简直是松了一口气,她当了两周的代理班主任差点没被累死。
这些孩子太能作了,星期一不升旗,不去上早读,逃课、旷课、早退,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任课老师每天都在咆哮。
这两周,面对无数个来找自己咆哮的老师,袁素是又恼怒又欣慰。
这些孩子在用自己的方式抗议着学校的安排,他们就要以前的班主任。
贝贝知道了,想必也会很感动。
袁素有些羡慕又有些感慨,和时贝贝相比,她真不算是什么好老师,她连教的学生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更没有怎么备课,若不是这个代理班主任,她甚至不在学校。
看着收拾东西的时贝贝,袁素拿着杯子,难得扯出来微笑,“欢迎回家。”
是“回家”,不是“回来”。
时贝贝手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涨涨的,她抬头看着袁素,微笑:“嗯,回家了。”
想了想,时贝贝又说道:“谢谢。”
想来自己能回来,袁素孙露他们帮忙说了不少的好话,走动了不少的关系。
袁素听后摇摇头,“你该谢谢那些学生,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时贝贝听后一愣,“他们做了什么?”
想起这两周自己的悲惨经历,袁素别有深意地看着时贝贝:“你猜。”
时贝贝:……
时贝贝赶在期末考试之前回来,算是给学生老师还有家长吃了一颗定心丸。
别管时贝贝身为老师是真合格还是假合格,她能压得住高二七班这些学生,她就是有能耐。
时贝贝不在的日子,高二七班每天都闹出一两件事儿,不是单挑就是群殴,挥舞着电棍的北堂靖比带枪那会儿更加可怕,他拿的哪里是电棍,那根本就是狼牙棒!
更让学生愤怒的是,一班的东方泓和二班的西门风也参与到捣乱的队伍里和高二七班的“坏孩子”一起扰乱学校正常秩序。
家长们也是头疼不已,孩子们老实了几个月,他们便真的认为孩子彻底积极向上了,原本觉得既然孩子改好了,就换个资质老的班主任,没想到换了班主任,自家小孩又回去了!
算了,认输了,还是让原来班主任回来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