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贝贝离开的两周,学校发生了很多变化,最大的一个新老校长权利的交替。
天高的老校长终于决定在家带重孙女重孙子,养花养草彻底休息,于是荀陌副校长成了荀陌正校长。
教导主任没换人,但是秃瓢教导主任升官了,成了副校长兼教导主任。
有两个小道消息,当事双方时贝贝都认识。
第一个,白校医似乎和东方博士和好了;第二个,东方泓又和林月儿在一起了。
以上八卦均未经证实,只是学生老师私下谈论。
“贝贝,你和你们家那口子怎么样了?”一切回归平静,孙露非常有闲情逸致和时贝贝八卦这个东西。
时贝贝声音有些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去支援灾区了。”
*****
对于每一个准高三艺术生来说,所有噩梦起源于期末考试完那一天。
“同学们,我很高兴地通知大家,嗯,假期我们会天天见面,从下星期一开始,早晨七点半到晚上十点半,中午十一点半到一点可以自由活动,到时候大家见!”
时老师说完潇洒地走掉了,留下一群风中凌乱的学生。
尼玛,七点半要到学校,晚上十点半才能回家,中午给两个小时竟然还说是自由活动,老师,你要不要这么狠!
今天星期四,也就是说,我们才放三天暑假就要开工,有木有比这个更虐心!
一群学生疯狂嚎啕,早知道就不给家长施加压力让老班回来了,老班这世间绝壁不科学!
学生们纷纷回家对家长哭诉,若干家长怒发冲冠给时贝贝打电话:时老师,您别是为了报复我们,拿我们家小孩出气吧,为人师表不能太无耻哈!
时贝贝对这群曾经将自己赶出去的家长一点好感都没有,接到电话反复就是一句话,你们不愿意跟着我的时间,那你们另找画室吧!
家长们气得鼻子都歪了,找画室就找画室,结果一打听,家长们傻眼了,别说,整个s市所有画室,高三突击班,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
高二七班小猫两三只的音乐声嗨皮了,好开心啊好开心,我们的时间没有这么坑爹!
刚嗨皮完,音乐组的负责老师就笑眯眯的进来了,对艺术班零星音乐生说道,嗯,美术生这么努力,我们音乐生也不能松懈,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一起来上课吧!
这大概就是风水轮流转,让你平时不好好学习,不好好努力,看人家普文普理的,到了暑假不用那么起早贪黑的去画画去弹琴。
你以前不努力,现在就要全部都补回来,补回来!
学生们都垂头丧气,美术生低头默默抄写老班在黑板上需要用品,什么速写本啊,什么马克笔啊,铅笔刀,2h,hb,2b,3b……8b的铅笔,橡皮橡皮泥,碳棒,木炭条,4k的画纸,水桶,水粉,丙烯,工具箱……
羡慕嫉妒恨看着一旁的音乐生,突然嗨皮了,至少,他们买的东西,比音乐声买的要轻便,听说了,音乐生需要买钢琴,偶买雷迪嘎嘎,那玩意那么沉那么贵!
这个时候音乐生也很嗨皮,他们只要买一件乐器就够了,美术生竟然要买这么多东西,比自己出的力多,比自己花的钱还要多!
有种沾便宜的感觉有木有!
其实,美术音乐都是烧钱的活儿,两者谁也不知道谁比谁更烧钱,音乐生觉得美术生花钱多,美术生觉得音乐生花钱多,虽然这些大少爷大小姐不缺钱,但是比对方花钱少,是他们共同的心理安慰。
老师和学生一样要放寒暑假。
可是眼下,艺术老师的暑假被剥夺,学校当然会有补偿,双倍工资,一直到三月份中旬艺考结束。
对于别的老师来说,这份工资无所谓,但是对于时贝贝,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时贝贝清点了一下自己这两年攒下来的私房钱,心里无比踏实。
说她有多喜欢王大柱不见得,但是和王大柱在一起,她总会很踏实很快乐很放松,也会有家的感觉。
她都想好了,等她送走这批学生,她跟着王大柱回农村,见他父母去,然后去结婚。
虽然人回到了四年前,但是时贝贝的心态却回不去,空窗太久,寂寞了太久,她想要一个家。
*****
星期一,时贝贝起了一个大早。
六点半,从家里出门,到菜市场溜了一圈,买了一大堆蔬菜水果。
今天是高二七班美术突击班第一天上课,按照原本商量的计划,这两周,素描静物突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让学生们达到可以应付十二月份美术统考的水平。
时贝贝买完静物,饱含着对未来的期待之情,进了画室,热情满满的开始摆放静物。
让时贝贝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规定的时间是七点半,时贝贝原以为七点二十,就会有学生陆陆续续赶到,没有想到,到了七点二十五,偌大的画室,只有孙露和时贝贝两个人干瞪眼,剩下的二十多个学生,竟然一个也没有来!
“怎么办,就来了我们两个?”孙露倚在墙上看着时贝贝,有些无奈。
时贝贝随手拉一个小马扎,一屁股坐上:“难道是忘记了?”
“你觉得可能吗?别为你班小孩找理由了。”孙露嗤笑道,“八成是给你弄难看呢,觉得咱们把时间弄早了。”
“我还觉得时间弄晚了呢,你知道我当年怎么过来的吗,我当年艺考的时候比这帮孩子起得早多了,我们那会儿七点就让到画室,到不了还要罚钱,一次十块,那个时候我也觉得时间早了,后来才知道,根本就不是,光黑白装饰字体变形工业设计立构,就难为的我够够的。”时贝贝回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真是一把血泪史。
“你别给我说,你班小孩可不知道,他们八成把我们当成老妖婆了。”孙露瞅着时贝贝,调笑道,“我最近总打喷嚏,八成就是你班小孩诅咒的。”
“拉倒吧,别什么都怪我们家小孩。”时贝贝刚说完,但听楼梯口传来脚步声,两人都噤声了。
片刻后,画室门口出现一个其貌不扬,五官平平的男生。
孙露和时贝贝不由自主将视线放到来人身上,相视一笑。
真没想到,竟然是这孩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时贝贝出的超范围素描考试中,成绩仅次于北堂靖的陈述。
“老师好。”男生陈述看到空荡荡的画室和两个老师,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他便反应过来,礼貌的向时贝贝和孙露问好。
时贝贝笑了:“坐。”
抬头看画室的挂表,此时,指针刚好指向七点半。
一个班,二十四个美术生,二十三个迟到的。
按照规定时间到画室的,竟然只有一个人。
时贝贝笑了,这些大少爷大小姐还真把放暑假当回事儿了,以为不是正儿八经上课时间,自己就不追究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时间表,当年就是我在画室的时间,不过我们画室更加苛刻……
早晨七点……
晚上有的时候,凌晨两点还不能回去……
不知道别的画室怎么样,因为光线问题,白天一般都是给色彩的,晚上是给素描的。
美术考生其实挺苦逼的,要学的东西很多,央美,建筑设计,要考立构!
立构那东西,大家自己找吧,我说不清楚,反正挺有意思的
还有设计素描,和设计色彩,也很有意思
山东艺术考生太多,水平差不多,想要脱颖而出,就必须弄点心思,当年我画的最好的,是扭曲的矿泉水瓶和剥了皮的橘子、苹果、香蕉……
艺考,北方的时间,比如山东,到三月份,差不多就结束了
南方,以武汉为例子,武汉到了三月份中旬还有学校考试,地点大概是在汉口党校附近,一栋破楼里。
我前年帮人考试,似乎还在那里,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变化
若是有想要走美术路线的,可以询问我,微博上私戳就可以了,我当年几乎考了所有可以考的学校,后来替人考试,这些年,考试内容,考试重点,都在我脑子里
包括美术生文化分冲刺,以及未来报考就业问题,也可以微博私戳我,仅限于文科
正文 99美少年都是美少年的
高二七班的学生有个自己的私群,这个群哪个老师都不知道,包括时贝贝。
私群的名称叫日月神教,群主人称南宫教主,南宫珏是也。
最初建这个群的时候,是南宫珏为了自己方便,比方说,时贝贝说大家不能抄作业,于是南宫珏下达命令的时候,可以阳奉阴违一把,说,咱老班说了,咱作业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没水准了,咱不能让老班这么没面子对不对,以后大家抄作业,被总逮着一个人的抄,要抄得有水准,有水平!
班长一声令喝,下面谁敢不听!
就算班长的话不听,纪委的话怎么可以不听,纪委手里可拿着威武的电棍!
高二七班的学生觉得,纪委的电棍可比当年那把左轮手枪帅多了,纪委大人耍起电棍有叶问摆弄双节棍的感觉有木有!
期末考试结束,时贝贝的命令一出,大家叫苦不迭,周末晚上,想到第二天七点半就要到学校画室,群里炸开了锅,大家都在抱怨。
学生a:我去啊,班长,不要活了,不要活了,我还想和女朋友约会呢~~~~
学生b:我也要和你女朋友约会啊~
学生c:同上!
……
英明神武的班长南宫教主看到大家如此嗨皮,决定牺牲自我娱乐大众一下,于是快速在键盘打出一行字:我和男朋友约会。
一瞬间,全屏寂静!
再也没有人打出一个字,一个图片,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个爆炸的消息里。
也不知道谁第一个打出“噗”,紧接着,窗口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所有人都在刷屏。
同学们激动了,热血沸腾,他们一直以为班长暗恋老班,没有想到班长竟然另有所爱,而且是一份不被世俗容纳的爱情。
学生a:是真身!!!
学生b:求果照!!!
学生c:铜球!
南宫看到同学们如此沸腾,很开心,有一种把所有人都耍了一通的赶脚,正要说我骗你们玩呢。
群内消息迅速刷新,有同学北堂靖,想从大名鼎鼎的纪委那里得到答案。
同学a:纪委大人,是谁是谁,班长大人的真爱是谁?
同学b:是谁,铜球!
……
南宫珏一边喝水,一边在屏幕对面哈哈大笑,阿靖也没有用,从期末考试结束,阿靖就在玩撸啊撸,已经三天半了有木有!
他那正忙着呢,哪有功夫搭理你们!
让南宫珏木有想打的是,北堂靖百忙之中,竟然应了一句:我。
之后,就再也没声了!
尼玛!
南宫珏和北堂靖!!!
班里炸开锅了,原本以为南宫珏在开玩笑,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南宫珏说话就跟放屁似的,北堂靖可不会开玩笑!!!
男生嗷嚎了,女生要哭了,女生以方亚云为首的,简直要泪奔了,尼玛,一个班俩帅哥,竟然都是基佬!
这年头女人不容易,不仅要跟女人抢,还要跟男人抢!!!
长得好看的男人都去搅基去了,还要女人怎么活啊!!!!
南宫珏不干了,卧槽,北堂靖你大爷,竟然黑劳资,劳资开玩笑呢,谁跟你约会!
说着,南宫珏抄起手机,就给北堂靖打电话,你小子不厚道,竟然阴我!
南宫珏拿电话打了好长时间,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再拨第四次的时候,北堂靖接电话了。
“有事儿!?”口气说不出的气急败坏,好像很懊恼。
南宫珏气愤了:“北堂靖,你坏我名声,你个死基佬,劳资才不要跟你约会!”
手机那边,北堂靖笑得阴沉:“你以为我稀罕你个娘娘腔!”
南宫珏更生气了,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才娘娘腔,你全家都娘娘腔,“你赶紧给我解释清楚去,谁要跟你约会了,尼玛快点去,劳资的清白都让你毁了!”
一提这个,北堂靖火也大,不过他这人一般不发火,发火声音也不会有变化,人家出身黑涩会,见多识广,能装着呢。
但听手机那边,北堂靖声音很低沉:“做不到。”
南宫珏傻了眼,“什么做不到,什么做不到?!”
此时南宫珏在脑子里脑补,难道是北堂靖的心终于被林家的老女人伤透了,对异性失望了,开始喜欢上同性?
而自己天真无邪活泼开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正好戳中了他某些萌点,于是他开始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偶闹!我对你只有兄弟情!!!
也只有自恋如南宫珏,才会坚定,北堂靖这样的男人会爱上他!
电话那边,北堂靖声音平静:“刚才,笔电黑屏了!”
北堂靖其实也很想吐槽啊,他就差一点点就要升级了,尼玛为什么要理那群**货的啊,任他们自生自灭就好了。
原本他要说“我不知道”,结果因为笔电没电,一个“我”发完,电脑就黑屏了!
劳资其实才是那个想要暴躁的好不好!!!
劳资是多有病才会自黑啊!!
南宫珏那边气得哆嗦,“你拿笔电玩游戏,尼玛,你怎么不用平板玩啊!赶紧上手机,随便找台电脑,给我解释清楚!”
手机那边,北堂靖幽幽地说道:“台式机下片进病毒,平板我妈拿着看视频呢,手机正在和你打电话……”
此言一出,南宫珏自以为抓住了重点:“你下片,下什么片,欧美的还是日韩的?”
“欧美的吧。”电话那边,北堂靖有些犹豫。
南宫珏激动了:“什么片?!”哎呀妈,竟然这么重口,喜欢看老外的!!!
北堂靖淡定的声音传来:“怪物史莱克2。”
卧槽!!
太坑爹!!!
南宫珏差点将宝贝手机扔出去,去你的欧美,去你的怪物史莱克!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整个高二七班的学生,都沉浸在超级八卦里不能自拔,激动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微信,短信,私群,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直到凌晨三点,才渐渐消停。
这样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高二七班所有的学生,都华丽丽的迟到了!!!
阿勒,你问陈述,陈述为啥没迟到?
北堂靖和陈述还有另外一些人,组成了一只战队。
高二七班,就他们两个人喜欢玩撸啊撸。
不过,和北堂靖不一样,陈述怕吵,关了qq开着yy,三天半,两个人就不眠不休的从这儿玩,眼看就要升级了,结果关键时候北堂靖掉链子,这家伙跑了!!!
陈述等啊等,到了睡觉的点,见北堂靖还没上线,吐槽了一句“坑货”就刷牙洗脸上床睡觉了!
至于,私群发生的事儿,他根本不知道啊!
*****
七点半准时到学校画室,不迟到不早退的好学生陈述压力其实也很大。
若不是老班和孙老师在这儿,他几乎以为自己记错时间了,是下周一,而不是这周一!
他是一个多么低调的学生!
在班里那么久,n多老师看着花名册对不上他的人。
被两个老师这么深情款款的注视着,还是第一次啊,比高级辅导班一对一指导压力还要大,这是二对一啊。
面对两个老师的爱抚,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尼玛,你们怎么还不回来,我快要被老师的眼神杀死了!!
陈述心里的小人捶胸顿足了有木有!!!
不过内心吐槽归吐槽,该认真的,陈述一点都不会糊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八点半,当陈述造型完毕,开始铺明暗调子时,同学们陆陆续续来了,每一个都死疲耷拉眼,一副纵|欲过度样!
这都是咋了?!
陈述震惊了,莫非他们去群x了?
太不河蟹了!!
竟然不叫上我!!!!
呱呱呱——
看到学生们这个样子,时贝贝也愣住了,这咋回事儿啊,时老师想得还是很纯洁的,以为学生们记错时间,昨天玩得太晚了,所以今天迟到了,看这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样子,别是刚从床上爬起来吧!
眼尖的时贝贝,一下子就瞅见自己班上的学委,一个胖胖的男生,运动鞋里的袜子,一只白的一只是黑的,要不是今年的新款,就是这娃穿错袜子了。
时贝贝还真猜对了。
还真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个别连早饭都没吃。
看平时喜欢化妆的方亚云,连妆都来不及画,素面朝天的就来了,要不是背影太熟悉,时贝贝几乎认不出来人!
见状,刚才还顶生气的时贝贝突然不生气了,她一挥手,示意来到的学生赶紧做好,支架子画画,不要耽误时间。
和时贝贝不一样,孙露可不吃学生们这一套,她可是在时贝贝留校察看那段时间和袁素一起领教过这群小混蛋到底有多能作,多能折腾。
那段时间简直,别提了,往事不堪回首,绝对是她教师生涯的败笔。
让她同情这些小混球,呵呵呵,不可能!
“你就这么算了?不怕他们明天再迟到?”孙露将时贝贝拉到一边,询问道。
时贝贝也有点愁,学生要是每天都有“充分”理由迟到,那纪律规定这个东西,就完全成摆设了。
“你说怎么办?”既然孙露提出来,那肯定有办法,时贝贝眨眨眼,很期待对方想出一个完全的主意。
孙露笑了,笑得极为开心,她凑近时贝贝,声音充满了蛊惑:“再迟到,罚他们打扫厕所……”
“不用扫帚拖把,纯手工。”
作者有话要说:当年,我们画室迟到罚钱,再迟到罚刷厕所!
额,在画室培养了小半年,掏厕所,修下水道,我真的神马都会干!
正文 100感谢我的高中老师
啥,纯手工打扫厕所?!
一瞬间,时贝贝脑补出这么一副画面——
那些带着名表穿着名牌的学生,顶着大太阳,头戴大草帽,弯□子,就像是插秧一般,在厕所里掏啊掏,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瞬间,画面一转,孙露变身成了面目狰狞的格格巫,而自己班里的学生,则是活泼可爱奋力掏厕所的蓝精灵!
嗷嗷嗷,这种诡异的搭配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时贝贝嘴角抽搐,“让他们打扫厕所?是不是太过分了。”
孙露无比严肃地说道:“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一厕不扫,何以扫天下!”
时贝贝默默擦汗,原来打扫厕所有这么深渊悠长的意义。
于是,在两人协商下,中午,学生自由休息的时间,时贝贝宣布了天高有史以来,最为惊悚的惩罚!
迟到的小哥或者是妹纸们,去打扫厕所吧,哈哈哈哈!
原本就没睡好的学生,脚步虚浮,口吐白沫,为自己掬一把泪,少时不努力,长大掏厕所!
*****
“我去,这啥破天,怎么这么热!”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自由活动,南宫珏撒了欢,觉得可以好好玩一下,没有想到,一出画室,整个人都快成烧鹅了。
太热了太热了,明明前段时间天气还没这么恐怖的。
北堂靖这几天一直撸啊撸,都没怎么睡觉,昨天可以补眠的时候也没有睡好,他现在不想吃饭,就像找个宾馆睡一觉。
耳边南宫珏声音实在是聒噪,北堂靖觉得脑子里养了数百只蚊子一样,嗡嗡的叫。
“阿靖,咱去哪儿吃饭?”南宫珏摸摸肚子,早晨就没吃饭,饿了。
北堂靖困顿,声音都哑了,“不饿。”
“不吃饭,那去哪儿?难道你要继续撸?”南宫珏震惊了,“哥们儿,你都撸三天三夜了,不怕撸死!”
“闭嘴!”休息不好的人,脾气很差的!
不理睬南宫珏,北堂靖继续往前走。
“你去哪儿,我也去。”南宫珏麻利地跟上去。
北堂靖不耐烦地说:“去开房!去不去!”
呱呱呱——
南宫珏觉得头顶飞过一去乌鸦。
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南宫珏忍不住问道:“你,你开房做什么?”
北堂靖终于受不住南宫珏的聒噪,扮起死人脸,“睡觉。”
“哦。”南宫珏瞬间明白了,北堂靖困了,要去宾馆开房睡觉,看看表,现在才十一点半,一点半才集合到画室,半个小时解决午饭,还能睡一个半小时!
屁颠屁颠跟上去,“那行,你睡觉,我吃饭,吃完饭我也睡……”
两个少年叽叽喳喳,消失在石化的众人视线中。
记得,是“众人视线”中!
绝壁是众人,还都是一个画室,一个班级的众人!
尼玛要吃饭不仅是南宫珏北堂靖要去吃饭,大家都要吃饭好不好!
大家都在往校外走好不好!
联想起昨天晚上私群对话框那些暧昧不明的话语,同学们震惊了!
这两个人太明目张胆了,竟然撸了三天三夜,都正常上课了,还要去宾馆继续撸。
卧槽,要洗耳朵啊,他们是多么纯洁,他们纯洁的幼小的心灵都被这两个家伙给玷污了!!!!
时贝贝和孙露看了一圈学生们今天上午的画作,又要锁门,所以比学生们出来的要晚一些,看着一大堆人站在太阳地里停滞不前,有些惊讶。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时贝贝诧异地问道。
一心爱慕北堂靖的方亚云那叫一个欲哭无泪,老师在这儿,让她怎么说,难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告诉老师,失恋啦,输给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自己觉得很优秀的男人,大家也觉得很优秀的男人!
不要啊,太虐心了有木有,他们好般配啊有木有!
自己就像是小说里破坏攻受感情的小三有木有!
这一瞬间,方亚云死心了。
孙露注意到方亚云似乎情绪不对,“怎么了方亚云,不舒服?”
本能觉得对方大姨妈来了,故有此一问。
少女摇摇头,默默擦一把青春的眼泪,故作坚强,“没事儿,是风沙迷了眼。”
好文艺,好伤感,好坚强……
时贝贝看着少女有点不忍心,她今天上午就注意了,班里小孩似乎都没睡醒,一上午画画,明显精神不佳,尤其是方亚云,画着画的时候,趴在那里睡着了,都流口水了,现在眼角还有眼屎!
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师,她怎么忍心对学生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想了想,时贝贝开口说道:“方亚云,擦擦你眼角周公流下的泪……”
孙露:……
这说法太有才了。
***
天高一放假,学校附近的餐饮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原本这一带商店都是针对天高中午不回家的老师学生开的,什么茶餐厅,西餐厅,川菜馆,鲁菜馆……网吧,还有钟点房!!
乍看到从学校里面走出的“哗啦啦”的一群学生,街道两边的餐厅饭店还以为消息有误,学生们没有放假呢。
孙露和时贝贝两个是老师,自然不可能和学生们凑在一起,就算是平时和学生们关系再好,她们和学生之间始终有隔膜,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会有代沟。
孙露和时贝贝两个人去了粤菜馆,而学生们则多选择西餐厅茶餐厅一类的地方。
吃饭的时,孙露问时贝贝:“你说,一会儿上课,几个迟到的?”
时贝贝想了想,“上午刚宣布的,怎么他们也不敢迟到吧。”
孙露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要不然真是太打脸了!”
咳咳,真是让两位老师失望了,事实上就是那么打脸!
下午一点半,果然有学生迟到了还是两个重量级的学生,两点十五分,两个学生脸红扑扑的,睡眼迷离姗姗来迟。
班长南宫珏,纪委北堂靖。
孙露一见这两个小鬼,笑了,北堂靖她惜才,毕竟专业课比较好,而且北堂靖出身黑涩会,背景让孙露有些忌惮。
但是南宫珏……
时贝贝走后,南宫珏身为班长,没少折腾出事儿,明明是这小子的家长挑事儿,让学校给时贝贝一个留校察看的罪名,这孩子竟然敢拿老师们出气,每个老师都被这些小混蛋们折腾过,包括专业课!!!
都是这个南宫珏带头挑事儿!
明明他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想让时贝贝早点回来,尼玛这些臭小孩竟然敢拿我当垫脚石!
咯咯咯,孙露心里有个狰狞的小人在咆哮,南宫珏啊南宫珏,你也有今天,可算是栽我手里了!
“南宫珏,北堂靖,身为班委竟然带头迟到!该怎么办你们应该知道!”孙露先于时贝贝,黑着脸说道,其实她心里爽毙了。
南宫珏有些茫然,该怎么他还真不知道。
刚才画画的时候,他一直饿得揉肚子,哪里听老师说什么了,后来太困就睡着了。
南宫珏不知道,北堂靖那就更不知道了,北堂靖上午根本就是坐在那里睡睡醒醒,超级虐心有木有,他根本就不知道孙老师说什么。
他们两个不知道,但是画室里有人知道,比如说,到点睡觉,到点来画室的陈述。
陈述可听得清清楚楚,上午孙老师说了,要是迟到,就去打扫厕所!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这事儿,就算是因为睡觉没听到的,中午也知道新颁布的惩罚条例。
没人敢迟到,大家都不想当“掏厕所第一人”。
没有想到班长和纪委竟然以身试法……
大家看北堂靖和南宫珏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和敬仰。
这两个人不仅有同床共枕,一起开房的激|情,还有同甘共苦,一起掏粪的感情!
好基友好基友,一起掏粪好朋友!
大家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出现这么一串诡异的话语。
“老师,您说吧,惩罚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事儿要有担当!”南宫珏拍拍胸脯,说着冲时贝贝挤眉瞪眼,还做了一个鬼脸。
他觉得老班不会定什么太恐怖的惩罚。
时贝贝嘴角抽搐,让你去打扫厕所,你还这么高兴。
原本想要说两句好话,看到自家班长的**样,时贝贝又将求情的话咽下去了。
孙露听后,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她拿了一把扫帚,一个拖把,一个放在南宫珏手中,一个交给北堂靖。
两个少年不明所以,作为班级的领头大哥,平时打扫卫生这种小伙儿也用不着他们的,自然有小弟帮忙打扫,平时连上课都觉得是给老师面子的贵公子哪里拿过扫帚和拖把。
“今天上午我说过,迟到的一律去厕所打扫卫生,念你们是触犯,给你们工具,不让你们直接下手,既然不愿意准时到画室里画画,那么就去打扫画室旁边的厕所吧,记住,女厕所也要打扫!”
孙露露出女神般的微笑,脸上洋溢着圣母的光辉。
时贝贝都不忍看学生悲惨的样子了。
孙露话落,画室里和两人关系比较好的,一起逃课的几个男生,忍不住起哄笑了起来。
然后,整个画室都在尖叫。
北堂靖看着手里的拖把,脸色变了又变,看着孙露的眼神就跟小刀似的,歘歘歘(chua)。
南宫珏祈求哀求恳求的看着时贝贝,握着扫帚老可怜了。
时贝贝被南宫珏小鹿斑比的眼神秒了一下,默默地扭过头。
南宫妃子的杀伤力其实还是蛮大的。
毕竟,都是自己班的小孩,作为班主任,时老师还是挺不忍心的,想了想,时贝贝说道:“你们努力打扫,接受改造,争取早点打扫完进画室。”
“下次不要再犯了!”
嗷嗷嗷,她是多么好的一个老师,简直都要为自己感动鼓掌了!
北堂靖脸色彻底黑了,他鼻尖哼了一下,抄起拖把,转身向画室门口走去,临走之前,不忘扯住南宫珏的衣领向后拽。
“喂,去哪!”南宫珏哇哇大叫,“不要扯我帅气的领子!”
走廊外传来北堂靖铿锵有力的声音:“哼,打扫厕所!”
很多年以后,当南宫珏成了创一代,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王并遇上了喜欢的女孩,许是因为南宫珏少年时拒绝了太多女孩,成年以后,他的感情之路一片坎坷,喜欢的女孩并不喜欢他,甚至因为他过于优秀,觉得他不适合居家过日子……直到某天,女孩家的下水道堵了!
南宫总裁,快准狠,三分钟解决下水道难题,动作漂亮麻利干练,堪比专业水平,看得女孩目瞪口呆,之后两人迅速堕入爱河,结为连理。
谈起追妻感言,南宫珏说了一句让人听不出头绪的话:“谢谢我的高中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每个纯爷们,都要学会通下水道!!!!
不要大意的将这个纳入选择男朋友的条件里吧!
正文 101艺术品踩在垃圾之上
s市的夏天热死个人,平均气温三十五度以上,而且很少下雨,每天都是干热干热的。
太热的天气,人都快煮熟了,中午休息反而成为让大家非常苦恼的一件事,早晨十一点半到中午一点的自由活动时间,正好是最热的时候,学校虽然给艺术班提供了画室,但是并不代表还会给他们开放食堂,也就是说,大家必须要出去解决吃饭问题。
画室里多舒服,有空调凉快,到了外面,就成烤鸭子了,谁愿意出去。
天高的学生,在某些方面,拥有超乎寻常的天赋,比方说举一反三,他们见得多,想得多,考虑的事情也多,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但是过好的家世也会为这些学生带来不小的麻烦,就是缺乏最起码的常识。
这些孩子,很多都没有见过盒饭!!!!
若不是初高中还有生物课,这些学生八成会认为,平时餐桌上吃的蔬菜,是超市里长出来的。
时贝贝不想动弹,中午休息时间一到,学生们慢吞吞的呆在画室里不愿意出门,时贝贝也不愿意出去吃饭,趴在休息室里,准备待会订盒饭。
“我订排骨米饭,你要来一份么?”时贝贝看着手机里的外卖电话,侧头问同样很苦恼外面大太阳的孙露。
“排骨米饭,哪一家的外卖?”孙露问道。
“东边的一家小店,我吃的挺好吃的,不是家里吃的小排,就是平常的大骨头,汤头浇着米饭,想吃肉就得要大份的。”时贝贝想了想说道。
“我不饿,中份的吧。”孙露说道,她也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翻着杂志。
时贝贝正要打电话,休息室却探出了一个脑袋。
“老师,你们吃什么,我也要吃……”
说话的是刚才出去吃饭被大太阳逼退的南宫珏。
尼玛,外面实在是太热了好不好,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气三十六,尼玛哪里是三十六,一定飙四十了,地表温度都可以煮熟鸡蛋了,穿个趿拉板儿出门,竟然烫脚丫,这真不科学!
北堂靖属骆驼的,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培养的,作为黑手党,黑涩会未来头头,从小北堂靖就被训练的耐饿耐劳耐|操,他不愿意出门,就窝在画室里画画。
南宫珏就是一个多动症儿童,就算是一屁股坐在一个地,也要身子来回扭三扭,消耗能量大,一天四顿饭他都会饿。
想吃饭,不想出门。
于是南宫珏想到了抽屉里总是有很多好货的老班!
作为最苦逼的班长,他多么合格,多么任劳任怨,老师让打扫厕所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乖乖的去了。
瞧瞧他多么体谅班主任,等同学们走得差不多了才来蹭吃蹭喝。
刚走到老师的临时休息室,时贝贝就听到了老班说订餐外卖的事情,有排骨!
在空调房里,吃着排骨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
南宫珏同学厚着脸皮,跳了出来。
时贝贝和这些学生代沟是有,但是也没有那么大,不是上课时间,一般不板脸,看到自家班长,招招手,“进来吧,我们要订餐,你要么?”
“人家给送来?”南宫珏搬了一个小凳子,一屁股坐下,眨眨眼,问道。
“嗯,送来。”时贝贝点点头说道。
“送画室门口?”南宫珏继续问,他可一步都不想动。
“嗯,送画室门口。”时贝贝继续点头。
“那我要,老师,我要超大份的,要肉多的,给阿靖也来一份,谢谢老师。”说着,要从口袋里掏钱,摸来摸去,南宫珏脸垮掉了,大少爷没有现金,身上只有一张银行卡。
他没有现金,阿靖那肯定也没现金。
原本懒洋洋翻杂志的孙露笑了:“得得得,哪能让你付钱,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机会,还不好好宰你们老师一把。”
时贝贝听着也笑了,抬头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少年:“不用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