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钱,你去好好画,平时总跟人家北堂靖在一起,怎么也不学学,我看你那菜花画的跟紫甘蓝似的。”
南宫珏咧嘴笑,知道再呆下去,八成老班就开始唠叨了,于是忙不迭地说道:“老师,哈哈,你们先忙吧,我走啦哈哈。”
说着脚底抹油跑了。
南宫珏跑后,时贝贝就给排骨米饭那打了电话,按规定,四份人家根本不给送,但是因为时贝贝是老顾客,经常在店里吃,所以店里四份也给送。
时贝贝特意叮嘱店里,要两份中等的,两份排骨超多的,可以另加钱。
于是十五分钟后,南宫珏和北堂靖收到了特大份的排骨米饭,一份顶时贝贝孙露两人份。
老实说,这还是南宫珏长这么大,第一次吃盒饭,他以前不是在食堂里解决,就是和北堂靖他们出去吃。
需要用一次性餐盒的机会等于零。
南宫珏觉得倍儿新鲜,吃得也快。
等南宫珏和北堂靖吃完没多会儿,画室里陆陆续续有同学回来,排骨的味道太香了,整个画室都能闻到。
眼尖的一眼就看到北堂靖和南宫珏脚下的一次性餐盒了。
“班长,哪而来的?”同学a指着餐盒问道,“没见你们出去,你们在画室吃的?吃得什么,闻着味挺香的。”
南宫珏也不说谎,“排骨米饭,味道不错,送到画室门口。”
“不用走路?”又有同学插话。
“不用,你瞧我都没出门。”南宫珏觉得刚才去一趟老师休息室太值了,寻思着以后天天要外卖。
不光南宫珏这样想,画室里所有学生都这样想,于是一周后,时贝贝发现了,自己班里的小孩都不出门了,天天外卖。
他们倒是聪明,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送的,就有两家,于是在全班学生的通力合作下,每个学生手机里都有一堆外卖电话。
唯一不爽的就是天高负责倒垃圾的大婶。
画室里原本就是个垃圾制造厂,铅笔屑、橡皮屑、废纸、铅沫、矿泉水瓶……
刚来画室那会儿,这些大少爷和大小姐还矜持,挺注意保持画室卫生的,结果一周没过,他们就彻底适应了画室里的生活,成为了真正的不拘小节的“艺术家”。
以前削铅笔好歹还知道在画架子下面垫张纸,后来干脆连纸也不垫了,直接在地上削。
原本画室就不好打扫,后来又多了生活垃圾,盒饭!
各种盒饭,虽然不见得有剩菜,但是一定会有剩汤,超难打扫的有木有,厕所的大垃圾桶都要哭了有木有!
于是负责画室旁边厕所的大妈撂摊子不干了。
没艺术班的时候,她需要干的活是公务员级别,有艺术班的时候,她需要干的活就是工地农民工级别!
工作量加大了,薪水却还是原来的薪水。
画室就是一个垃圾制造厂,每一个美术生都是制造垃圾的天才好吗?
于是打扫卫生的大妈把时贝贝狠狠训了一顿,这年头,打扫卫生的大妈也是看人下碟,她不敢训孙露,因为孙露家世好,时贝贝出身平平,是个软柿子!
时贝贝也很无语,其实画室的卫生问题,她早就想过,这种景象太熟悉了,她当年在画室也是这样过来的,整个s市,就没一个干净的,一尘不染的画室!
所谓韩剧里那些干净的,优雅的,拿着画板停止腰板神马的,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所有的艺术家都是凌驾在垃圾堆上画画的,他每一幅作品下面,都有一堆生活垃圾!
作为班主任,时贝贝说了几次,让学生注意一点画室卫生,似乎没什么作用,开始他们还听听,后来又故我了。
想来想去,时贝贝没法,联系了一个卖废品的,让他定时到画室里收废品,什么矿泉水瓶可乐瓶,什么废弃丢掉的画纸,都可以卖钱。
班里的学生根本不在乎他们手里的矿泉水瓶子,也不在乎他们丢弃的画纸,时贝贝把买了的钱当做班费,交给南宫珏看管,用于平时购买静物。
至于大妈那边,时贝贝跟大妈沟通了好几次,大妈同意帮忙收拾画室卫生,但是前提是,画室垃圾必须学生们自己倒!
于是,画室又出台了新的惩罚措施,在画室不许玩手机,发现玩手机的,要去倒垃圾。
如此,过了两周,从早晨画到晚上,真正的魔鬼训练,按照进度,素描现在学生们应该掌握的差不多,该进攻色彩了。
算着时间,时贝贝决定进行一次测验,看看学生们的水平。
测试题目,都是艺考经常出现的物体。
“一颗白菜,仨苹果,俩橘子,一盘子,一瓶可乐,啥,一次性快餐盒?地球仪??”
读着考试题目,学生们万分震惊,不科学,为什么会有“一次性快餐盒”出现,还有“地球仪”,这两个大家平时没画过!!!
老师,你这题目太偏,重出题!
时贝贝脸一板:“快餐盒这东西天天见,有什么难的……地球仪,你们要是没见过地球仪,地理老师就哭了!快点画,不许狡辩,倒数后五名打扫厕所!”
题目太偏,屁!
时贝贝看着愤愤不平的学生,心里摇头,快餐盒这个玩意,好多学校都出现过。
特训两个周,天天在画室里呆着,竟然还觉得这些玩意超出范围,想要改题目,真到了艺考,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不奇怪,到时候他们还能嚷着让该题目?自己班里的小混蛋,真该好好操练一番!
听着画室里“刷刷”的打调子的声音,看着埋头画画的学生,时贝贝又有些期待,上次测试,出现了一个陈述,特训两周,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出现新的惊喜,时贝贝和孙露都万分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给大家普及一下,美术艺考,要考好几次,一般来说,分为全省统考,和高校自己出题
全省统考,这个有点像高考,全省艺术生,都出一个题目,划分一个本科分数线,有的学校承认统考成绩,有的学校不承认统考成绩
统考成绩过本科线,意味着,你有资格考外省的本科院校,若是统考成绩没过本科线,这个就比较悲剧了……
一般来说,高校都不怎么承认这个统考成绩,比如说八大美院,人家另出考题,这个时候,你要拿着你过了本省本科统考分数线的证,去高校指定的考点考试,学校自己出题。
百分之八十的普通综合学校,出的题目,都是不变的,这个美术复读生最清楚,复读两次以上的,一般来说,考点门口都会派发考试题目,不用担心这个
但是美院不太一样,美院一般分专业考,随着你报考的专业,你考得科目也不同,若是你选择了两个志愿,比如说,油画系,平面设计系,你不仅要考素描,还要考速写,还要考设计,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
一般考完,四月份就可以知道艺考成绩,若是过了提档线,你高考填报志愿就有考这个学校的资格
搞笑录取的时,是按照艺考成绩和文化课成绩,一定比例从高到低录取
艺考也算是高考的话,每一个艺术生,二月份到三月中旬之间,要考好几次高考~
正文 102这个世界不科学!
时贝贝一边监考,一边拿着手机刷微博,刷着刷着,刷出来江云的一条微博,江云似乎是去买衣服了,换了一件新衣服正在玩自拍。
时贝贝看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就回复了一下,在线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江云回复自己,于是就将这件事放在一边,专心盯着学生画画。
果然,经过两周特训,学生们画技有了质的飞跃。
功底最扎实的依然是北堂靖,二十多张画摆在一起,画面完整度,还是物体塑造上,明显高出同班同学一大截,他所欠缺的是一个比较出彩的构图,北堂靖的构图太过于中规中矩,整张画缺少一个趣味性,时贝贝摇摇头,太可惜了,若是艺考的时候,在一堆画里,北堂靖这种画风很容易被埋没,除非他写实到一定的境界,达到了照片的水平,要不然,很容易被改卷老师忽略过去。
孙露记下来成绩,开始看别的学生的。
除了北堂靖的话,陈述也是老师们重点培养的对象,和北堂靖相比,陈述的构图则要有趣的多,也许是构图需要,也许是为了偷懒,陈述将最不熟悉的地球仪放在了后面,近实远虚,放得远的东西可以画的相对粗略一些,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陈述的白菜,有一片叶子被掀开,耷拉到一次性餐盒上,一次性餐盒露出来的不算特别多,白菜叶遮住了一部分苹果,整一幅的亮点就此点出。
陈述的功底并不如北堂靖扎实,但是两幅画放在一起,大家显然会将画放在陈述的画上。
时贝贝摇头,北堂靖的第一恐怕保不住了。
中规中矩的占大多数,但是也不乏有推陈出新,剑走偏锋的,时贝贝看到了另外两幅画,这两幅画基础比北堂靖和陈述还要差一点,但是构图内容却比北堂靖和陈述的更加大胆,剥了皮的橘子,横在画布上洒出来的可乐,还有烂掉的一次性快餐盒,要了一口的苹果……
各种设计元素在画里出现,时贝贝蹲下来,看了一下学生的名字,画功稍微差一点的是南宫珏,相对好一些的则是一个叫徐媛的女生。
时贝贝笑了,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讲过设计素描,不仅她没有讲过,孙露和袁素应该也没有讲过,没有想到竟然有学生画出了设计素描,时贝贝回头,发现孙露也在兴致勃勃看着两幅画,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同时记下分数。
当两人将所有学生成绩统计完毕后,时贝贝笑了,她打出的分数虽然比孙露高一些,但是学生名次并无差别。
“下面宣布成绩……”两人评完分数,孙露开始从低到高念成绩,“……第三名65,徐媛,第二名69,北堂靖,第一名75,陈述,成绩宣布完毕,最后五名同学,记得放学后打扫卫生。”
话落,班里哄堂大笑,大家都很高兴,谁也没有注意到从专业课第一的神坛上被拉下来的北堂靖。
包括时贝贝。
下午,学生们放学,学生们都去吃饭,孙老师和时老师决定晚上给同学将设计素描。
此时s市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时贝贝和孙露决定到外面去吃饭,孙露先到休息室收拾东西,时贝贝则在准备晚上讲课的材料。
正准备走人的时候,光线突然被挡了一下,一个阴影打在桌子上,时贝贝抬头一眼,是学生北堂靖。
北堂靖皱着眉,显得非常苦恼。
“北堂靖,有事?”时贝贝随口问道。
少年嘴巴抿的很紧,浑身肌肉紧绷,整个人显得无比的严肃,他比时贝贝还要高一头,俯视看着时贝贝,因为背光,脸显得很黑。
片刻后,少年开口了,“为什么陈述分数比我高,他明明没有我画得好。”
对于自己专业功底,北堂靖是十分有信心的。
很少有人知道,北堂靖其实非常喜欢画画,这个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林月儿,林月儿曾经看电影,某个影片的男主角给女主角画了一幅肖像画,林月儿看到这个情节,就大发感慨,希望未来有个人可以给他画肖像画。
那个时候林月儿已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而北堂靖还是小学未毕业的孩子,话说出来,林月儿也没当回事,她估计已经忘记自己少女时代的梦想,但是北堂靖却一直都记得。
所以当高二开办艺术班的时候,北堂靖一点都没有犹豫的选择了美术,他一直想要给林月儿画一幅肖像画。
北堂靖原本就是个执着的人,就算不是为了林月儿,在喜欢的领域,他也不想输给别人,上一次考试的时候,北堂靖就发现了,陈述的分数和自己相差其实很小,这一次,他的成绩和陈述相差的却很多。
老师们打分通常都打得比较低,60分以上都是高分,陈述的75显然就是为了和第二名拉开差距。
北堂靖怎么也想不通。陈述的画到底比自己好在哪里,这个问题他不能问陈述,只好来找老班。
“这个问题晚上老师会说,你可以看一下南宫珏的画,先去吃饭去吧。”时贝贝笑着说道,北堂靖不太乐意,可是老师已经说到这一步,他又不能说什么,转身走掉了。
离开休息室,北堂靖闷着一张脸,南宫珏不明所以,大力在对方肩膀上一拍,“怎么还不收拾东西,赶紧去吃饭。”
北堂靖白了南宫珏一眼,粗声粗气地说:“把你的画给我看看。”
*****
孙露和时贝贝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粥铺,孙露一边喝粥一边拿着手机刷微博,刷着刷着,孙露就突然激动了。
“贝贝,贝贝,贝贝……”孙露猛地伸出爪子抓时贝贝的袖子,时贝贝本能一躲,孙露的手指头差点戳了贝贝的眼珠子。
“淡定。”时贝贝嘴角抽搐,“干嘛。”
孙露无比激动,就像是中了乐透大奖,她抬起头,眼睛里闪出二百五十伏的高压,“你知道江云下午干嘛去了?”
“她不是去买衣服了吗?”时贝贝随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孙露震惊了,时贝贝竟然比自己知道消息知道得早,天理不容!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江云微博自己说的,上午不是说,去买衣服了吗?”时贝贝低头喝粥,吃包子。
孙露松气,然后露出神经兮兮的笑容,“我就说你怎么可能知道。”说着,抬起头,看着时贝贝,“你知道江云和谁在一起吗?”
“谁啊。”时贝贝随口说道,比起孙露的八卦,她更热爱手里的肉包。
孙露看时贝贝没当回事,也不在意,因为她知道,下一刻时贝贝就会和她一样不淡定了。
三秒后,孙露宣布了答案:“李成俊!”
……
眨眨眼,茫然。
“谁啊。”这名太不熟悉了,不认识。
“就是胖子李!”
“噗——”时贝贝瞬间喷了,然后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胖子李叫啥?”
时老师很震惊。
“李成俊!”孙露翻白眼,这家伙太不会抓重点了,明明她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胖子李,胖子李,胖子李和江云一起逛街压马路买衣服,难道你不震惊吗,不震惊吗,不震惊吗?”孙露连问了时贝贝好几个“不震惊吗”,差点将时贝贝的耳膜震破。
当然很震惊!
江云和胖子李关系是整个办公室最不好的,但是同样,两个人是认识的最久的,所谓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桌,这到底是怎么样的缘分,欢喜冤家不过如此了,所以时贝贝还是比较淡定的可以接受两个人勾搭到了一起!
但是,但是,为毛胖子李会有名字!
难道这家伙不是叫李胖子吗?
什么时候竟然会有名字,还是这么韩剧范儿的名字,李成俊李成俊,他哪里俊了,哪里俊了!!!
因为太震惊,时老师不由自主将心中疑惑脱口而出,孙露翻了一个白眼,“怎么会有人叫‘李胖子’这么奇怪的名字,你来学校两年,每年考核你竟然都不注意‘胖子李’的名字!”
会注意才怪,每个人的考核分数是组长发下来的,美术组的组长就是胖子李,哪有一个组长会宣布自己的考核结果,再说了,时贝贝怎么会关注无关紧要的人。
“这个问题掀过去,总之,两个人在一起了!”孙露再次露出无比八卦的笑容。
“无图无真相。”时贝贝嘴角抽搐,孙露这个家伙消息来源很丰富,但是同样,八卦从她嘴巴里说出来,真相总是要打折扣。
孙露露出了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将手机亮给时贝贝看。
但见手机上是一个女孩的自拍像,不是孙露,不是时贝贝认识的任何人,应该只是路人,时贝贝看了一圈没看出来这画有什么区别,正要询问,突然发现,女孩照片后面一个极小的位置,有一坨小山,偶闹,这坨小山每星期要见几次,时贝贝很熟悉,“小山”后面,是一个更小的脑袋。
显然,这两人是误入画被敏感的孙露发现的!
“我去,这样也可以暴露!”时贝贝真是对孙露佩服的五体投地。
孙露听后,极为得意,“所以说,我是专业的。”
正说着,时贝贝突然注意到视线前方,粥铺窗外的马路,两点方向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时贝贝忍不住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一脸木然,“那么,专业的孙老师,从您的专业角度,能告诉我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顺着时贝贝的方位,孙露看去,嘴巴从“o”变成“o”,最后定格为“○”。
但见视线凝聚点,两个女人啃得难舍难分。
如此火辣辣的禁忌百合,看得让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以上,统统不是重点,重点是,接吻的两个人,她们都认识。
行走核武器林月儿,移动生化武器东方冉。
偶买雷迪嘎嘎,这世界究竟是肿么了!
正文 103真正的高手
时贝贝真心想捂住眼睛,这么儿童不宜的镜头,她是如此的纯洁怎么可以看!
可是偏偏她看得是如此的津津有味。
脑子里脑补出了无数的画面,其实东方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月儿,林月儿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东方冉,她们为了引起彼此的注意所以上演了一出我爱你,你不知道我爱你的相爱相杀。
现在误会没有了,于是两个冰释前嫌的少女突破了心理伦理的防线,终于勇敢的在一起!!!
时贝贝兴奋了,什么np,什么四妃,你们都爆弱了,这根本就是百合文,而自己穿越来的也是百合同人文!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时贝贝刚兴奋的嗷嗷叫的时候,现实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子。
啥相爱相杀,都是狗屁!
东方冉和林月儿根本就是上演全武行!!!
为啥时贝贝会看成两人互啃的,尼玛那全部都是角度引起的错觉,两个人真正最做得动作是两人推搡着,抓着对方的后背使劲拧,用头“↗↖”的碰撞对方,而时贝贝这个怂货看成了两个人“↑”的拥抱在了一起!
当然不光是她看错了,孙露也看错了,两个人白激动了一把。
现实真是太不可爱了!太让人伤心了!太让人绝望了!
不过两个人很快有了新的关注点,时贝贝一头雾水看着孙露:“都放假了他们俩在学校附近干嘛!”
天高的老师,包括s市的有钱人,大部分都住在景园路,景园路离天高可不算太近,天高这地方也没啥娱乐设施,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东方泓又不是艺术生,自然不会暑假来学校,不见东方泓那东方冉来做什么,还有林月儿……
莫非,林月儿是为了北堂靖来的?
想到这个可能,时贝贝惊悚了,林月儿这个人,虽然说公主病严重,武力值比较高,但是本质还是挺好的,若是她不搞师生恋,时贝贝对她的评价绝对可以及格。
但是,但是,想到自己的学生会和和自己同岁的林月儿搅合在一起,时贝贝就跟吞了苍蝇一样。
依稀间,时老师仿佛看到一只罪恶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学生。
哦闹!
北堂靖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再变身成中二少年,真的会死人的好么,真的是受不了这么大的变化,好么?
作为一个班主任,可以应付电棍但是不可以应付带着电棍的中二少年啊,好么!
时贝贝犹豫了一会儿,忍不住说道:“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孙露眼睛一亮,“难道你要出去看热闹?”想了想,犹豫道,“还是算了,敌方武力值太强大,咱们还是站在这里围观好了。”
女配和女主君是有天生的吸引力的,原本林月儿和东方冉是在马路对面打架的,打着打着就闹到了马路这一边!
这个时候,时贝贝和孙露才发现,尼玛根本就不是打架好不好,根本就是东方冉单方面欺负林月儿好不好,尼玛东方冉是如此的自虐,非要将自己的脑袋撞到林月儿的脑袋上,林月儿的脑门只是有点红,东方冉是脑袋要出血了有木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天仿佛听到了时贝贝以及店内各种围观党的呼唤,待她们更走近一点的时候,店里听到了他们争论的话语——
“你把阿泓害得这么惨,阿泓很难过,你是贱|人!”
“我没有,我不是!”
“你把阿泓害得这么惨,阿泓很难过,你是贱|人!”
“我没有,我不是!”
“你把阿泓害得这么惨,阿泓很难过,你是贱|人!”
“……”
老天,将她们收走吧,怎么有人可以这么没营养的吵架这么长时间,并且两个人一直在用头部对抗呢。
就在他们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一个买汽水的大妈看不下去了,扯着嗓门嚷嚷起来了:
“他妈的,你们两个女人他妈的到底让不让人做生意,你们他妈的要打一边打去,我他妈的还要做生意,你们他妈的一直站在这里,我他妈的都做不成生意!”
国骂的精髓!!!!
彪悍的大妈,瞬间将林月儿和东方冉镇住了!
东方冉讪讪地松开林月儿,看向大妈的目光充满了歉意,但是看着林月儿的目光就跟刀子一般刷刷刷。
“林月儿,你给我等着!”东方冉放了一句狠话,扭头打车走人了。
时贝贝有些恍惚,原来东方大小姐也是知道打车的。
不过,她们到底为啥事儿打起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女主仿佛收到了女配内心的号召,转过头,于是四目相对,林月儿一眼就看到了时贝贝,眼神锃亮,时贝贝猛一哆嗦,这到底是咋么回事,但见林月儿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闪电一般出现在时贝贝的面前。
扬起了幸福而璀璨夺目的微笑:
“时老师!啊,孙老师你也在这里啊——”
孙露的脸出现龟裂,嘴角抽搐,我在这里是一件很不可理喻的事情吗,你为什么用这么遗憾的眼神看着我,你不欢迎我,可以不这么明确的表达出来好么,妹纸!
孙老师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原本她因为火灾林月儿的勇猛表现,对林月儿有了几分好感,现在好感瞬间变成了渣渣。
看到林月儿,时贝贝倒是挺客气的,她还记得当时她被赶出学校,林月儿对她释放出的善意,那个时候,任何一点小小的事情,都会让她很感动,“你好啊,林老师。”
只要你不招惹我的学生,我都是很嗨皮的。
听到“林老师”三个字,林月儿突然很高兴,真的非常高兴,她眼眶瞬间红了。
林月儿虽然一紧张就结巴,但是这种结巴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教学质量,林月儿是个很好的老师,林月儿所教的班级,数学成绩一贯都是名列前茅,虽然学生的成绩不能作为衡量一个老师的唯一标准,但是若是一个老师教不好课,那么她也算不上什么好老师。
林月儿唯一诟病的地方,就是作者赋予她的那些金手指和特性。
实在是太坑爹的作者了,若是没有多情脱线不着调的性格,林月儿是一个多么好的姑娘!
孙露倒是不客气,她直接问了:“你先坐……额,不是放假吗,你怎么在这儿。”
林月儿小心翼翼地选择坐在了时贝贝那边的长椅上,听到孙露这样问,理了理头发,微笑:“我来学校办手续的。”
“什么手续?”时贝贝有点好奇,她见林月儿坐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为了安全起见,微微和她拉开距离。
林月儿注意到时贝贝的动作,表情微微有些受伤,时贝贝莫名被对方勾起了愧疚之心,但是一想到自己几次进医院的经历,心又硬了下来,假装没看见。
林月儿黯淡了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我打算辞职去灾区,监督一下赈灾款项,有群众举报,说商会捐助的地震重建资金似乎被地方墨了,我要去看看。”
j省地震震惊了全世界,s市的商会捐了上亿赈灾款,这些钱来自各个企业,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算是牙缝里抠出来的钱,原本是用来灾后重建,没有想到竟然被告知,商会的钱根本就没有到达百姓手里,林家的双目投资,算是这次捐款比较多的了,而且在商会资格比较老,身为双木未来的继承人之一,林月儿理所应当成为代表商会代表之一,前去调查这部分资金去向。
孙露皱眉,她倒是知道这件事,没有想到,商会最后选出的代表会是林月儿,这姑娘靠谱么?
别说是孙露,就是时贝贝也担心,绝壁不是担心林月儿的生命安全,而是担心林月儿耳根子一软,地方某些不良蛀虫说点好话,哭哭穷,林月儿一心软,善款就真没了!
林月儿误解了她们的眼光,以为她们在担心她个人的安危,忍不住笑了,眼镜后面是弯弯的眼睛,很明亮,“我一定要去,这笔钱是大家的血汗钱,我一定要调查清楚,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孙露听到这儿,倒是有点佩服林月儿了,虽然她仍然觉得对方不靠谱,孙露没有忘记初衷,于是问道:“那和东方冉什么关系,你们……”
林月儿听着,眉头轻蹙,很好看,“阿泓不愿意,阿冉来找我……”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儿,大家也知道。
东方冉不想让林月儿和他弟弟在一起,但是也不想让弟弟伤心,两者相比,弟弟伤心更加重要,所以她宁愿放手成全两人,也不愿意林月儿真正离开弟弟,灾后重建,谁知道这一去要多少时间。
孙露听到这儿,就怒了,“你就这么让她打!你要去灾区,这是好事儿,她凭什么管你!”
毕竟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孙露虽然挺讨厌林月儿,但是更讨厌东方冉。
两者相比,林月儿顺眼了不知多少。
听这话,林月儿有些伤心了,她期期艾艾的看了时贝贝一眼,仰起头,四十五度角看天花板的吊灯,无限忧伤:
“没有办法,我若还手,她就死了……”
正文 104她活该
林月儿来了又走,带走了时贝贝的小哀伤,行走的杀伤性武器真的走了啊。
女配和女主的纠缠是不是到此为止了?莫名的心里挺不舒服的。
就像是每个月害怕大姨妈来会痛经,但是大姨妈真的有一天远去了,你又会惶恐。
生活就是这样,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
有些人你永远都留不住。
美术高考突击班,累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老师,学生几点回家老师就要几点回家。
晚上十点放学,就算是电瓶车再快,到家也要十五分钟,十点十五刷完牙洗完脸,磨蹭磨蹭还不就十一点了。
睡觉之前,时贝贝习惯刷微博。
刚打开微博,两条私聊信息就跳了出来。
点开一看,竟然是网站编辑的消息。
人都是一个抖m,卖身一次不够还要卖身第二次,穿越到四年前的平行时空,时贝贝还是选择签约了当年那家看似规模不大,四年之后却处于原创漫画no.1的网站。
最重要的,时贝贝还是起了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笔名,大哥内裤穿外头!
如此霸气的id,加上积累了四年的经验,冒充菜鸟新人,不红都没有天理!
比起穿越前时贝贝磕磕绊绊走了四年才成为小粉红,如今却凭借当年的经验积累,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达到了穿越前的人气。
编辑豆豆:亲,你已经一个月没更新了,要是还在这个地球,更新一下,哪怕给张人物图。
时贝贝看到之后有些惭愧,穿越前,她还是很敬业的,有“业内良心”之称,出图什么的特别快。
当然质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很多人愿意和她合作,没有想到穿越后,自己有天也被催稿。
随手回复道:好的,我会记得更新。
时贝贝刚发完,私聊窗口立马跳出了新的信息,都这个点了编辑竟然是在线的。
编辑豆豆:亲,火热更新,上面很重视这篇,因为是新网站,想要做出一些成绩,已经给你联系出版了,最近勤上qq,到时q上联系。
时贝贝看到之后,手一抖,内心很激动,但是表面上还是很淡定,很装逼,至少在言语上是这样,时贝贝回了一个字:好。
想着回复太简单,时贝贝又回了一串:我会继续努力。
这个小插曲神马的很快就被时贝贝给忘记了。
不过之后时贝贝还是放了一番,一番总共十页,每一页都是四格。
更新完之后,时贝贝再次神隐。
毕竟本职工作很重要。
素描学生画得差不多,就应该主攻色彩了,大陆的艺考,色彩考得都是水粉,因为水粉颜料相对便宜,又兼水彩油彩之长。
水彩虽然价格比较便宜,但是颜料干了之后,整幅画面会显得暗淡,所以有学生也会偷偷用亮亮的丙烯颜料提高光。
画素描的时,每个学生手上脏脏的,手有的时候擦脸,脸上也是脏脏的,看起来像是建筑地农民工兄弟。
到了画色彩的时,每个学生看起来则像是刷房子的油漆工。
女生稍微讲究点,还会穿个围裙,男生则弄得鞋上身上都是,看起来惨不忍睹。
时贝贝看到学生这样,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当年的青葱岁月。
在色彩方面,时贝贝觉得,孙露和袁素比自己靠谱多了,水粉课程时贝贝并没有插手,只是偶尔指点几笔学生,时贝贝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学生的纪律。
这年头手机是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好玩,时贝贝自己都有玩手机的习惯,更何况这些学生,他们拿着手机玩游戏的,发短信的,时贝贝知道,自己班里有好几对情侣,只要不耽误专业课,时贝贝对早恋问题还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眼下,随着突击班课程紧张,全封闭式的训练,好多学生都出现了倦怠,画画的时候开小差已经成了正常现象。
时贝贝三令五申成了一纸空文,就算三个老师巡逻,这些孩子还是忍不住玩手机。
作为学生的班主任,时贝贝没法,只能选择没收。
这日,时贝贝抓住了看手机入迷的方亚云。
“老师,就让我再看一会儿吧,就一会儿。”方亚云同学苦苦哀求。
时贝贝冷艳高贵,板着脸,“不行,放学还给你。”
“老师,就一会儿。”方亚云继续。
时贝贝根本不吃这一套,“赶快回去,要不然就让你家长来要!”
方亚云看哀求不成,只能苦着脸走人了,时贝贝扫了一眼学生的手机,然后愣住了,方亚云在拿手机上网,上的那家网站,时贝贝太熟悉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她本人会刷新一下。
再定眼一看,时贝贝愣住了,大哥内裤穿外头!
尼玛,这不是自己的作品么?!
一瞬间,时贝贝有种无以言表的骄傲感,她想起了方亚云刚才的举动,心里无比嗨皮,想来自己画得还不错,方亚云竟然一直哀求自己,就想着看会儿更新。
时贝贝突然有了动力,决定晚上回去画画去。
时间一晃而过,学生们逐渐步入正轨,色彩这个东西,调颜色有的时候是一种天赋,调出来同样的颜色,用得好就是高级灰,用得不好就是低级脏。
美术生统考,素描和色彩同样重要,素描好的学生,并不代表色彩也一样出色,有些素描不好的学生,色彩不错也是很有可能。
随着一次次考试,老师们都对自己班里小孩的水平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几个老师私下将学生划分成可以考美院的,可以考综合类大学的两种,索性班里也没有画的太差的,时贝贝估算,班里小孩过全省统考应该是没有问题。
*****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有高就有低,平坦日子没过多长时间,时贝贝生活似乎又有了一点小波澜。
王大柱给时贝贝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回来了。
接电话的一瞬间,时贝贝有些茫然,她甚至没反应过来,王大柱说得一个什么事儿。
电话那边王大柱挺高兴,一个劲说个不停。
他说回去给时贝贝包饺子,他告诉时贝贝,这次回去他一定涨工资,他还告诉时贝贝,政府说征用他们家的地,给一大笔钱,那个时候,就不用时家买房子,他们家可以买到房子。
王大柱絮絮叨叨,电话里全部都是说的美好的未来,他有规划,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做什么,回来之后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
王大柱还说,他要回来考驾照,买辆车,暂时买不到什么好车,但是有了车,他晚上接时贝贝放学就很方便,他叮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