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时贝贝晚上一个人要小心,电话薄第一个要是110,发现什么不对立马报警。
时贝贝却有一种惶恐感,在王大柱没在的日子里,自己似乎,不怎么想对方。
意识到这件事,时贝贝突然对王大柱有了不可抑制的愧疚感。
在很多人眼中,自己还不到二十五岁,属于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只有时贝贝知道,按照心理年纪,自己已经将近三十,是名符其实的“剩女”。
她想要个家,想要结婚。
在年轻的姑娘眼中,没有爱情的婚姻,是那么的不可置信,很久以前,时贝贝真的是这样想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现,没有爱情什么的,只要是不讨厌,也是可以过日子的,只要对方对自己好就成。
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特别自私,只想要回报,不想要付出。
王大柱对自己的心思显而易见,只要一有空闲的时间,就会给自己打电话,可是她呢,时贝贝发现,自己好像,很少和王大柱打电话。
她很忙,确实很忙,但是她再忙忙得过王大柱吗?
王大柱可是在灾区!
这一刻,时贝贝觉得自己真是个渣,时贝贝想,等王大柱回来,她一定学着爱他,至少,对他好一些。
没想到,第二天王大柱就出事儿了,这次事儿,是时贝贝看新闻知道的,j省发生了7级余震,地震中,有家社区诊所临时改建的医院,遭到了严重破坏。
有支援灾区的医生掩埋在里面。
他们原本是可以逃出来的,但是他们把机会让给了病人,疏通通道,让病人先跑出来,结果当他们打算撤离的时候,房子就塌了。
很短,前后就两分钟的事情。
其中就有王大柱。
s市地方电视台,连续播了好几天王大柱的事情,直到对方脱离危险。
脱离危险的王大柱,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和时贝贝分手。
***
时贝贝和王大柱交往的时候,没见过王大柱的父母,时贝贝和王大柱分手了,王家人却登门道歉。
王大柱的父母,识字不多,穿着很朴实很干净的衣服,一看就是很老实很朴素的农民。
他们和贝贝的父母年纪差不多,却看着比贝贝的父母大一轮的样子。
对于王大柱突然提分手,最不敢相信的,不是时贝贝还是时贝贝的父母,时家人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王大柱咋就突然提分手了呢。
直到见到了王大柱的父母,他们就是来解释儿子的事情。
王大柱虽然抢救过来,但是因为腰部受伤太过严重,摘掉了一颗肾。
肺也出现了问题,王大柱自己就是大夫,他太清楚自己的身体了,他躺在病房里想了很久,虽然很难过还是决定分手,他不想耽误时贝贝,也不想耽误任何姑娘。
王大柱的父母说这话的时候在哭,时家人也在抹泪。
王家人上门主要就是抱着一丝期待,希望时贝贝不要离开自己儿子。
他们给时家人讲了很多王大柱小时候的事情,时家人沉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王大柱的父母给时家带来了大米,带来了菜和水果,他们一边抹眼泪,一边握着时贝贝的手。
他们用眼神用语言,哀求着时贝贝,希望她依然愿意和儿子在一起。
王家人走后,时贝贝坐在床上,发呆了一个晚上。
她曾经想过,自己会是一个为爱勇敢付出一切的人,她可以勇敢地站出来,说自己不在乎,她不在乎王大柱的身体健康与否,勇敢的和王大柱在一起。
这句话,就在嗓子眼里,但是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直到王大柱年迈的父母失望的坐大巴车离开,时贝贝依然没有说出那句“我不在乎,我愿意”。
瞧,她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
她就是这么一个庸俗的人,王大柱对她多好,需要她付出的时候,她却跑了,她害怕,她真的害怕,她没有勇气和王大柱并肩作战,面对一切,她没有勇气面对未来惨淡的人生。
她这样一个人,活该当剩女,活该嫁不出去,活该得不到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颜色,并不是直接用的,需要调颜色,一幅作品,大部分需要“灰色”,“灰色”就是指的两种以上颜色调和之后的颜色。
漂亮的“灰色”,就是画画所谓的“高级灰”。
纯颜色一般只适合用于亮部,或者是混合白色,白粉,提高光。
一般用来提高光的颜色叫柠檬黄,柠檬黄加白粉~
正文 105就看你能找什么样的
展月白不知道从何种途径知道的时贝贝现在都是一个人上下班,也没有约会,寻思着时贝贝现在是单身,心思又活泛了起来。
自从被时贝贝拒绝后,展月白也遇到了一个条件比较不错的姑娘,s市这么大,仔细找,绝对能找到,展月白条件又不错。
对方虽然没有时贝贝美艳,但是长得非常清纯,很符合当下流行的小清新标准,展月白也挺高兴,而且对方比时贝贝学历高多了,是国内某211工程的硕士。
家世也比时贝贝好一些,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老师,若是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方似乎不太会说话。
两者比起来,女孩秒杀家世一般,学历一般,个人能力一般,只有长得好这一项优点的时贝贝。
女方优秀,长得又好看,肯定是从小到大受人追捧,家里也宠着,说话做事欠缺分寸,比较以自我为中心。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缺点,两个人在一起磨合磨合,日子也能过下去。
谁不是从骄傲的年轻中过来的?
可是这两个人偏偏就没磨合成圆的,而是磨出了棱角。
展月白原本就是个天之骄子,在国内国外都是比较优秀的,他也很骄傲。
两个同样骄傲的人在一起,热恋的时候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但是真的在一起了,各种问题就出来了,两个人谁也不愿意后退一步。
也不知道展月白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在国外的时候,他愿意放低姿态去哄女人,回到了国内,展月白各种优越,优越感让展月白变成了高姿态,对女人也没有以前客气了。
原本就是对方倒追的自己,展月白觉得要端端架子。
两个人彻底闹僵的导火索和时贝贝还有些关系,是时贝贝送给展夫人的那条白金项链。
展夫人很喜欢时贝贝送的白金项链。
展月白新交的女朋友也挺喜欢那个项链,想着让展月白买个同款的,展月白找了很久,却被告知,这款早就下架了,整个s市都找不到,若是真想要的话,恐怕要去调货,总之各种麻烦。
展月白觉得没必要,于是就向母亲索要。
展夫人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儿子要,做母亲的能不给么。
让展夫人没有想到,小姑娘新鲜了一段时间,就不新鲜了,项链直接送人了,送得还是圈里认识的姑娘,姑娘带了一阵子,转手送给了自己的母亲。
偏偏,那个“母亲”,展夫人还认识。
这一来二去,可把展夫人郁闷坏了,自己喜欢的项链戴在别人脖子上,偏偏这项链原本是自己珍爱的。
就好比你当做宝贝的一样东西,送给了别人,发现人家根本没把你捧在手上的宝贝当回事儿。
有些嫌隙就是从这些小事儿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积少成多,展夫人对展月白新交的女朋友越来越不满,言语里,忍不住有提到了时贝贝,毕竟是老同学,虽然因为儿女的事情,她和时妈妈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但是本身的感情还是不错的,两个人也通电话,说到自己的孩子,时妈妈是比较骄傲的。
展夫人就提到了时家的姑娘涨工资啊,虽然家世一般但是很上进啊,孝顺啊。
人啊,就是得不到的是最好的,若是展月白真和时贝贝在一起了,这些“优点”也只是寻常。
问题就在于,时贝贝拒绝了展月白,于是时贝贝的一点好,发展为十点好。
展月白心里那叫一个窝火,看着自己女朋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反复的挑刺。
女人都是敏感的,展月白的表现,女方也感觉到了,寻着蛛丝马迹,她还真找到了线索,展月白的手机里,有时贝贝的一张照片,就一张照片混合在很多很多照片里,女方本能觉得就是照片里的女人,女孩也不聪明,拿着手机直接找展月白去了。
结果两个人因为时贝贝大吵了一架。
在两人争吵的过程中,时贝贝是小三儿,是贱|人,各种谩骂。
反正女方将自己所有知道的骂人的词儿都扣到时贝贝的脑袋顶上。
时贝贝无意间,充当了一把,别人心头上的白莲花。
天知道,她n久没有和展月白联系过了。
这纯粹是躺着也中枪。
展月白和他女朋友吵了一个天翻地覆,最终女方还是很骄傲,她给了展月白一个大嘴巴,转身走掉了。
这一耳光,直接将展月白打怒了。
哈,你走吧,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小爷也不稀罕你!
原本女孩只是闹小别扭,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没法回头了,两个人就此惨烈分手。
展月白再次恢复单身。
时贝贝这边和王大柱分手,正陷入自我厌弃的阶段,接到展月白电话的时候,还有些茫然。
“你谁啊!?”
时贝贝那边早就把展月白的电话删掉了。
听这话,展月白气得吐血,但是同时又觉得富有挑战性,自己还从来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跌这么大的跟头,展月白觉得,自己感情这么不顺,就是时贝贝的关系,若是时贝贝早早地答应自己,自己不就不会谈恋爱,更不会失恋。
展月白甚至有种错觉,他就是一直在为时贝贝守身如玉,至于那个刚失恋的女朋友,那就是他和时贝贝恋爱中的一个小插曲。
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是我,展月白。”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展月白彻底告别了央视播音腔,和这个世界所有人一样,声音好听的不得了。
时贝贝莫名觉得茫然,穿越前,时贝贝身边好多人说话都带着地方特色的普通话,到了这个世界,j市就像是没有方言了一样,所有人都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除了王大柱。
“哦,你好,有什么事儿吗?”时贝贝的语气带了一丝,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出的敷衍。
蔫蔫的时贝贝听到展月白的声音,心里起不到一丝的波澜,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怪,时贝贝本身是个颜控,按理来说,展月白这样的花样美男,怎么也能将时贝贝迷得七荤八素的,可是她偏偏不喜欢,一丁点想要和对方暧昧的念头都没有,甚至没有想要和对方凑合过的一丁点的心思。
展月白在时贝贝心中,就是母亲很喜欢的男孩,若是时妈妈坚持,时贝贝恐怕会答应和对方处处,如今展月白把时家人得罪了一遍,时妈妈自然不会强烈要求自己闺女和展家的小子在一起。
自然,时贝贝也就没有了和展月白在一起的可能。
人和人就是这么神奇,你很好,很优秀,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你。
展月白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时贝贝对自己不起兴趣,男人就是贱骨头,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得到。
时贝贝要是现在和展月白睡上一觉,展月白百分百觉得时贝贝不过如此。
“有空么,一起吃个饭。”展月白轻轻地说道,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笑容。
“没空。”时贝贝很干脆的回绝,和王大柱彻底分手之后,时贝贝天天泡在画室里,每天绞尽脑汁给学生出题,为了让学生们适应各个学校的考题,时贝贝找了两百多所大学的艺考题目,变着花样的编题。
她甚至没有时间去难过,去斥责自己的无耻。
时贝贝知道展月白的心思,可是这一切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学生身上。
面对学生,还没结婚生子的时贝贝,从天高这一批孩子身上,尝到了为人母的滋味,所有精力都献给了学生,回到家,整个人都放空了,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想不起来。
至于私人感情,工作都没时间,哪里有空谈这个。
听时贝贝回绝的如此干脆,展月白脸色一僵,后来又说了什么他自己没注意,挂上电话的时候,展月白怒不可遏。
心里暗道,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
他倒要看看,时贝贝找个什么样的男人,能找个什么样的男人。
展月白就不信了,错过了自己,时贝贝那样的条件,还能找到更好的!
没车没房没存款,想要傍大款,找小白马,哼哼。
正文 106小良家,你好
“贝,什么时候带你班小孩去写生啊,我跟校长申请了,他同意给假,半个月。”休息室,孙露一边上网一边对时贝贝说道。
经过两个月没日没夜的操练,这些小孩画得已经有模有样了,至少在素描静物和色彩静物方面,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依照时贝贝的眼光,按照现在学生的水平,只要按照平时发挥,过本省统考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想要考更好的学校,他们的水平却是远远不够。
好学校可不仅仅是考静物的,很多重本都是考风景的,风景素描,风景色彩,速写。
没有见过,自然画不出来,所以说,写生,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写生这件事,时贝贝联系了很多人,毕竟这是天高第一届艺术班,之前大家都没有经验,写生衣食住行,都必须考虑在内,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地点还要把握准,要找一个名声不算特别大,风景不错,但是人烟稀少,各方面设施却齐全的,最好还是美术写生基地。
“不是还没有选好地方么?”时贝贝埋头画画,随口说道,这些地方她全跑了,准备相当充分,就因为准备就绪,所以才格外的难选,可以选择的真不少,挑花眼了。
“荀校长选了,说是去瑶山。”孙露说道。
“啥,瑶山?!”
时贝贝的脸一下子变得异常古怪。
瑶山有专门的美术写生基地,离s市并不算特别远,大巴车四个小时差不多就到了,未出省。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去处,但是几乎在第一波,包括孙露在内的所有老师,都将瑶山剔除了,因为这个地方太穷!
看网上的资料,瑶山这个地方,九月份,白天热死,晚上冻死,偌大的一个瑶山,饭店里想要点精致点的炒菜都没有,全部都是大锅饭!
居住环境,更是差劲,时贝贝看了一张去过的人拍的照片,住的地方只能说安全,干净却是保证不了,因为有跳蚤。
时贝贝觉得自己都很勉强,更何况逛马尔代夫巴厘岛跟去姥姥家的天高大少爷、大小姐。
似乎是察觉到了时贝贝的异常,孙露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待选的六个地方,哪个都挺好的,但是荀校长看了一下咱们罗列的地方,都没相中,选来选去选了瑶山,说是让学生们体验生活。”
“那带队老师,定了没。”时贝贝又问道,因为这次写生,牵扯到设计课,带队老师,时贝贝还是比较慎重的。
“你肯定跑不掉,这些事儿一直都是你来处理的,换个人肯定不成,我有画室没时间,袁姐准备十月份结婚,这次肯定也不能去,江云会去,到时候不知道胖子李去不去。”孙露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肯定不止咱们美术组这些人,估计还要加一些人。”
“什么人?”时贝贝诧异了,除了他们,还要加什么人?
听到这话,孙露诡异地看了一眼时贝贝,尽显猥琐之态,“校长说了,怕这些学生生病发烧,要配个医生,嗯,白校医也去。”
时贝贝点头,没有任何表示:“这倒也是,要是这些孩子再出点事儿,我的教师资格证估计真被吊销了。”
*****
知道要写生,学生们很兴奋,哎呦,终于摆脱这个破画室了,终于不用天天憋在这里每天十多个小时画画了。
尼玛,又不是监狱,管理这么严格,真是憋死个人了!
瑶山?
虽然瑶山这地方大家都没去过,甚至没听说过,但是并不代表,学生们对这地方没兴趣,没去过的地方才好玩啊。
学生们兴致勃勃,有学生讨论到时候穿什么衣服,带什么鞋子,有些学生甚至说,要不要哪来单反相机,还有提议带零食,带吃的。
各种兴奋。
时贝贝饶有兴致看着学生说东说西,南宫珏看不惯那些女生,嚷嚷着:“哈,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到时候买就是了。”
此言一出,好多学生都附和起来,觉得有钱什么都可以。
时贝贝①38看書网,只是吩咐学生们带够画材颜料纸张衣服和药品,至于零食的事情,时贝贝一个字都没说。
因为校长特意嘱咐过,就是让这些孩子去锻炼的,自己要是多嘴了,那这些孩子就起不到锻炼的目的了。
时贝贝想着,就想笑,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小混蛋背后偷偷叫她女魔头,叫她时拉登,每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她的坏话。
哈,老师也是挺记仇的。
这些孩子也不动脑子想想,若是瑶山真的那么好,那肯定需要很多钱,以荀校长这种钱全部花在刀刃上,“斤斤计较”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会给学生垫付,可是现在,学校“财大气粗”的直接包了学生的费用。
粗粗算算,食宿路费,十五天,一个孩子加起来都没有五百块钱。
想到这里,时贝贝看学生的眼光未免有些可怜。
无知是福,这话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
九月十一日,刚过完教师节,早晨八点,高二七班所有美术生都聚齐了,大巴车已经停在那里,学生们带着折叠画架画板……n多东西,大包小包的,排队上车。
对于这些做惯了私家车的学生,打车都是一种新鲜的体验,更何况大巴车。
倒是没有学生嫌弃学校提供的国产大巴车,每个学生都兴奋的叽叽喳喳,还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拿着手机留念什么的。
和时贝贝合作了一暑假的孙露和袁素都没有来,取而代之的是江云和胖子李,想起江云和胖子李的绯闻,时贝贝怎么也无法淡定,绯闻的对象和自己坐在同一辆车上……
时贝贝忍不住偷偷瞄着胖子李和江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胖子李那坨小山,体积似乎小了那么一些。
莫非是假期减肥了,响应了爱得号召?
师生全部坐好,司机清点完人数,大巴车却迟迟未开,时贝贝真开口询问时,一身休闲装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时贝贝一愣,忘记他了。
“很抱歉,我迟到了。”来人歉意的说道,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巴士里有几个女生吃吃笑了,“校医,您真帅!”
方亚云大胆的说道,引起男生一片起哄声。
“谢谢,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男人微微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粗粗算算,这是时贝贝“留校察看”以来,时隔多月,第一次见到白子君。
和大家大包袱小行李很不一样,白子君只带了一个旅行包,让人注意的是,他的胳膊夹着一件很厚的风衣。
显然这位也是百度过瑶山天气情况的。
背着旅行包,白子君一路向前走,当走到时贝贝身侧,停住脚步:“时老师,旁边有人么?”
时贝贝嘴角抽搐,全车就差你一个,你问我身边有没有人??
太虚伪了,太假了!
望着车里其余的空座和学生不住打量的目光,时贝贝真不好意思让对方换个地方,挪挪屁股,时贝贝坐在了大巴车靠车窗的位置,走廊的位置让给了男人。
白子君将行李放在车座上的行李架上,一屁股坐下来,侧头微笑,“谢谢。”
“不用。”
时贝贝嘴角又抽了一下。
没有学生诧异白校医为什么会和自家老班坐在一起,在学生们心里,白校医也是老师,老师和老师坐在一起再正常不过。
就像是现在,美术组的老师都和学生关系不错,但是却没有一个学生愿意坐在老师周围。
豪华巴士,空座很多,学生们聚集在前半截,后面一拍则是老师的位置,中间空着好几排位置。
“人都到齐了吗?”负责和住宿的地方接头的工作人员起身问道。
时贝贝起来,比对着花名册点了一遍名字,确定学生们都到齐了,重新坐下。
不一会儿,巴士车缓缓地开动。
时贝贝按按钮,调整座椅靠背的倾斜度,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掏出口袋里的mp3开始听歌,四个小时才到瑶山,这四个小时足够让她补一觉了。
刚闭上眼睛,有人拍了一下时贝贝的肩膀。
睁开眼,是面无表情的白子君。
“怎么了?”时贝贝问道。
“系安全带。”不同于刚才和学生说话的低沉悦耳,白子君对时贝贝说话的口气很生硬。
“啊,谢谢。”时贝贝系上安全带,然后扬声说道,“大家注意一下啊,系安全带。”
“哼哼。”身边的人鼻子里发出粗气,听上去挺像是嘲笑。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不打算理这个家伙。
可是白子君却没有打算放过时贝贝,两个人几个月没见,白子君一点都不打算和时贝贝客气,和时贝贝一样,他也按下按钮,调整倾斜度,当和时贝贝靠背差不多一致的时候,白子君听了下来,他看着时贝贝,低声说道:“你还挺会现学现卖。”
声音说不出的嘲讽。
时贝贝撇撇嘴角,不打算理睬这个吃枪子儿的家伙,将脑袋转到玻璃那边,听着歌,看着窗户外向后飞驰的商店,开始闭目养神。
白子君死死地盯着对方的后脑勺,气得干瞪眼。
小良家,居然敢给我装不熟!
岂有此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
VIP最新章 节 107你看看我啊
和传言正好相反,白子君没有和东方冉在一起,虽然两个人还有联络,但是那个联络无关爱情,或者东方冉的关于爱情,但是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曾经想过要和东方冉和好,两个人甚至一起去看了电影,和东方冉在一起的时候,白子君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复曾经的甜蜜。
他们之间,好像是隔了一层膜或者是一条小缝隙,看似很近,事实上很远。
不得不承认,白子君曾经是一个很主动的人,很主动的猎艳,看到感兴趣的女人很主动的追求。
但是和东方冉分手之后,白子君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对任何人,任何事。
时贝贝,或许是白子君唯一感兴趣的,想要接近的,但是两个人差距又那么大,白子君根本就不相信差距太大的爱情会真的幸福,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真的能在一起。
事后回想,白子君觉得,若是那个时候,时贝贝给自己一丁点的暗示,或者他都会变得很主动,都会愿意勇敢的迈出那么一步。
但是没有,对方始终对自己不冷不热,保持在正常的同事关系范围。
没有一丁点暧昧。
那个时候,时贝贝有了新的追求对象,势头一片大好。
可惜那个对象不是他。
其实那样挺好的,白子君想过祝福,嗯,要祝福,你找到幸福的另一半,很好,我为你高兴。
以上都是狗屁!
现实是,他才不会祝福呢,白子君觉得自己鼻子都快气歪了,整个人都郁闷了,他输给了一个乡下人,一个皮肤黝黑的乡下人!
一个只会做煎饼的乡下人!
煎饼有什么了不起,白子君开车到超市,买了一袋面粉,放了水,合在一块,做了一大堆硬邦邦的,黄乎乎和外面买的完全不一样的“死面”馒头。
看着那些硬邦邦,都咯牙的馒头,白子君整个人都黑暗了。
他少年得志,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学什么都特别快,竟然搞不定一堆馒头!
很多次,白子君想给时贝贝打电话,对她说:“我不会做煎饼,不会做馒头,我会蒸米饭,我天天给你蒸米饭,你跟我行不?”
但是想了想,这话实在是太蠢了,拿着手机,白子君又放弃了。
于是这么一犹豫,他就等到时贝贝坐在那个黑炭头的自行车后面,跟502粘了屁股一样,下不来了。
时贝贝真的和那个乡下黑炭头在一起了。
两个人笑得跟傻子一样,黑是会传染的,到时候生下来的孩子会是包公!
白子君羡慕嫉妒恨。
后来,东方冉找自己,放低姿态的东方冉,曾让自己心念一动。
那段时间,他真的想过,要和东方冉在一起,东方冉毕竟是他这些年唯一放在心上的女孩,而且两个人门当户对。
可是,真的相处的时候,白子君发现了,真的回不去了。
有些事情错过就是错过了。
白子君和东方冉和平的接受了他们真的分手的事实。
东方冉永远都是理智的,哪怕她十分不甘心,也不会死缠烂打。
她有的时候会约白子君,以朋友的名义,白子君会拉上师兄赴约,明明是三个人,被学校老师撞见几次,传言就变了样。
白子君的医务室和校长办公室,会议室,属于同一个楼层,但是那个楼层却不属于老师办公室,他的医务室离老师办公室很远,离整个学校的中心都很远,属于消息封闭的地方。
老师自然不会跑到白子君面前嚼舌根,只会背后偷偷地议论白子君和东方冉的事情。
老师们认定,白子君和东方冉还是在一起了,那个老外,只是两人用来避人耳目的。
到了传言的最后,连老外都省去了。
白子君和东方冉约会,嗯,两个人和好了。
谣言,让白子君从失恋的单身汉,变成吃回头草的蠢白马。
*****
大巴车一路前行,学生们说说笑笑,时间还未到半个小时,就吃上了。
拆零食的拆零食,喝饮料的喝饮料,昨天时贝贝一大早就让他们回来收拾东西,他们这些公子哥大小姐哪用得着自己收拾,东西全是家里阿姨给装得,他们自己就装得零食。
吃零食,有的时候并不代表饿,吃得是一种心情。
学生们吵成这样,时贝贝自然睡不着,勉强算是闭目养神罢了,学生们带了吃的东西,都没有忘记老师。
“老班,吃饼干不?”女生扬声问道。
因为太兴奋,一不小心老班都出来了。
时贝贝挺累的,昨天下午她去超市采购了一堆火腿肠,压缩饼干,还有各种牛肉干、熏肉,素菜那边肯定是有,但是肉什么的,估计就很少了,作为无肉不欢的时贝贝,不可能委屈自己的胃,除了一件超厚的羽绒服,时贝贝带的全部都是压饿的食物。
采购完东西,她还要画画,这次离开半个月,网站连载肯定是要停下了,至少要先画出来一番。
画完画,就凌晨两点了,偏生早晨八点就要集合。
见学生如此欢实,时贝贝也不好扫兴,“摇摇头,我不吃,你们自己留着。”
“我带了好多呢,老师接着!”女生说着,冲几个老师扔过去饼干,女生扔的很准,江云,胖子李,时贝贝,白子君,见者有份。
时贝贝真想给学生们说,别吃了,到时候有你们哭得时候,但是想到荀校长特意叮嘱的“吃苦”教育,时贝贝又把那话咽下去了。
十五天呢,唉。
学生们聊他们的,自然不会注意到身后老师的动静,中间还隔着一段距离,只要不是特别大声说话,小声点一般都是听不到的,白子君看着困倦的时贝贝,忍不住问道:
“晚上没睡觉?”
白子君声音很小,不如学生们嗓门大,带着耳机,放着音乐,时贝贝就看到白子君的嘴巴一张一合,想了想,摘下一个耳机,“说什么?”
白子君忍不住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晚上没睡觉?”
时贝贝摇摇头,“没休息好。”说完又戴上了耳机。
原想再问为什么没休息好,但是看到时贝贝这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白子君又忍不住冒出火来,想发作,又找不到理由。
白子君的脸皮是何等的厚,既然时贝贝不愿意和他说话,白子君就另找了别的理由,和时贝贝接触,他又戳了戳时贝贝。
时贝贝不理睬他。
他继续戳,时贝贝有些烦了,瞪大眼,怒视白子君,尼玛到底要做什么!
白子君见时贝贝终于正视他,忍不住笑了,他声音压得很低,“我也要听。”
指着时贝贝耳朵上的耳机。
时贝贝出离愤怒,你一个有女朋友的沾花惹草的做什么!
作为一个成年人,时贝贝可不认为白子君这番举动只是戳着自己玩,若是以前对方单身也就罢了,现在呢,都有女朋友了,还招惹自己,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啊,不怕搞三搞四得花柳啊!
时贝贝心里在狂吐槽,但是表面上却一点都不显,只是单纯的无视。
说老实话,时贝贝挺失望的,她以为白子君花心已经改好了,变成好男人了,没有想到对方所谓的改好也只是一段时间,“狗改不了吃翔”什么的真是太忧伤了。
白子君见时贝贝不理睬自己,心里十分不舒服,他也知道自己有点无聊了,但是他就是抑制不住自己“挑事儿”的心思。
见时贝贝真的不理睬自己,白子君又没话找话说,“你那个男朋友呢,我好长时间可没见他了,你离开这么长时间,他不会说你?”
事实上,白子君早就知道时贝贝和那个男朋友分手了。
白子君还是有看新闻的,那段时间,电视上天天报道时贝贝男朋友的新闻,按理来说,男朋友受伤回本市,时贝贝这个女朋友怎么也应该陪同,这么长时间,自己也不见那个男人,稍微打探了一下三院的情况,就知道了。
三院白子君认识的医生说了,王大夫是单身,没有女朋友。
白子君搞错了顺序,以为地震发生之前两个人就已经分手了。
他说这话,就是为了刺激一下时贝贝,想着让时贝贝搭理一下自己,哪怕是不情愿的,生气也好,愤怒也罢,就搭理一下自己。
他这不是也挺无聊的么?
听了白子君的话,时贝贝脸色虽然没变,但是心却沉了下去。
这一瞬间,白子君嬉皮笑脸的样子,让时贝贝不其然想起王大柱认真的模样,也想起王大柱父母哭着离开的样子。
白子君说起这件事,算是戳中了时贝贝的痛处,时贝贝一直觉得,自己从小没有做过什么大错事,但是王大柱的事情,却让时贝贝觉得,自己不仅自私自利,还是一个死没有良心的人。
她辜负了一个那么喜欢自己的男人,那个男人很善良,符合自己的一切标准,他健康的时候对自己很好,当他生病了,自己却跑掉了。
时贝贝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阴暗,但是同时又忍不住迁怒白子君。
你凭什么跑到我面前说这件事情。
时贝贝真的很想抽白子君一个大嘴巴,冷冷地看着对方,说:关你什么事儿。
现实中呢,时贝贝却害怕周围异样的眼光,学生的非议,选择了沉默。
她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就当白子君一团空气,或者是一个屁,无视就好了。
看着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的时贝贝,白子君皱起了眉头,心里堵得慌。
喂,你睁眼看我啊,我这么帅,让你免费看,不收你的钱!
正文 108他看到了全世界
于白子君时贝贝剑拔弩张的气氛相比,胖子李和江云则河蟹多了。
胖子李也知道自己这体型,很自觉的坐在最后一排连起来的椅子上了,比时贝贝他们的位置更靠后,胖子李的一个屁股坐了了两个人的位置,江云则坐在里面,和时贝贝隔着一排座位,一个走廊。
侧着头,江云正好能看到白子君和时贝贝。
用胳膊肘捅捅胖子李胳膊上的肥肉,江云压低声音:“胖子,那两个人是不是很河蟹?”
方向指向时贝贝和白子君。
胖子李撇嘴,屁,哪里河蟹了!
看到胖子李不以为然的表情,江云继续压低声音说道:“我以前就觉得奇怪,那白校医看着可不像是个热心肠,怎么偏偏对美术组这么上心,我以前以为他是看上我了,那时候我还脸红心跳呢,现在才寻思过来,他不是喜欢贝贝吧。”
“哈,你眼光一贯不好……那家伙一脸肾虚样,猥琐又花心,哪里配得上女神!”胖子李坚决否定。
叮咚!
从胖子李的话里,江云脑子里似乎捕捉到了某个诡异的重点:“你怎么知道他肾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