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得遇到喜欢的人。
见江云问自己,白子君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我跟着时老师。”
“想来,时老师是不会介意的。”白子君笑着瞅了一眼时贝贝。
时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我说我介意,你就不跟着我了么?”
“当然不会。”白子君很直接的说道,“时老师不会这么没有同事爱的。”
追女人当然要厚脸皮。
时贝贝求助地看着江云和胖子李,无奈人家两个人都想着独处,虽然胖子李觉得白子君不顺眼,但是为了自己的幸福。
时老师,不要大意的去牺牲吧!
胖子李当下倒戈,像个弥勒佛一样,一边抠脚一边说道:“江云和我一队。”
一队,让胖子李说得像是“一对儿”。
明知道对方不是这个意思,江云还是脸红了!
真是太讨厌了,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1一队和一对儿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4/
正文 112表白和追求
四个人陪着学生耗到凌晨十二点。
等到十二点半最后一个学生离开之后,白子君拦住了时贝贝。
深夜的山里,还有知了在叫,不明飞行低低飞过,依稀可以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这画面有些不美好。
“时老师似乎对我有些误会。”白子君忍不住找时贝贝问个明白,以前咱们相处还很好,这么这段时间就炸毛了,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时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白校医误会了。”
“误会不误会不重要。”白校医极为认真地说道,“重要是你对我的误会影响了我追你的进度。”
白子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期待,有些腼腆,还有些忐忑,纵然他的表情不变,但是眼神却像是冰川下的火焰!
曾经时贝贝有一个梦想,梦想里,有个少年会给她来一段霸气侧漏的告白!
和白子君这个差不多,或者是比白子君这个更加霸气一些。
后来穿越过来,时贝贝听了很多霸气侧漏的告白,但是唯独没有这天的震撼。
白子君不知道啥材质的风衣上,停着五六只苍蝇,脑门上还有一只,脸上还有一只,站在昏暗的小灯下,脑门上的苍蝇和脸上的苍蝇相映成趣,熠熠生辉!
言情小说里,人家特么都是萤火虫,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了小苍蝇子!
时贝贝纠结了,半晌来了一句:“你能把你身上的苍蝇赶了成不,我看着碍眼。”
白子君脸色一僵,随即说道:“你鼻尖上也有,我没好意思说。”
囧……
好吧,我们果然都不适合浪漫。
时贝贝嘴角抽搐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你不是有女喷油么,你打算让我做小三儿?”
“你哪只眼看到我有女朋友,就算拒绝我也不能给我脑袋头顶扣屎盆子。”白子君声音一如既往美好。
时贝贝却听着对方语气有几分咬牙切齿。
好吧,没有就没有,想来又是误会狼王的千年妖妃。
时贝贝摇头,“就是没有我也不能接受你。”
白子君听了这话笑了,“你不接受是你的事儿,我追你是我的事儿。”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时贝贝忍不住嘲讽。
“我都将近三十了,再不脸皮厚,就要准备打光棍了。”白子君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时贝贝的说法。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觉得眼前的白子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气质。
白子君很淡定,这年头,只有**才能追到媳妇。
谈话崩裂,两个人不欢而散。
回到住的地方,时贝贝脸上一点异常都没有,该干什么干什么,铺床啊,收拾东西,都是时贝贝干的。
江云偷偷瞄着时贝贝,刚才她和胖子李特意先走了,留时贝贝和白子君在后面,就是想给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果然,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时贝贝上楼,想必,两个人说了挺多话。
江云那么抓耳挠腮,白子君对时贝贝的心思其实还是比较明显的,刚才八成说了什么,可是看时贝贝这张脸,是半点都瞧不出有啥。
到底有没有啥呢,江云很好奇。
于是她就没忍住,“贝贝,你和白校医……”
江云还知道隔墙有耳,说的声音很小,现在这时候,旁边肯定有学生还没有睡觉。
言情小说的套路,一般来说,朋友问了这话,女生怎么也应该“身体一僵”,可是时贝贝半天就没“僵起来”,想来是自己开启的模式不对。
想了想说道:“这事儿你们别搀和。”
“白校医对你有心思……”江云偷窥着时贝贝的表情,看到对方没生气,忍不住说道。
时贝贝点头,大言不惭地说道:“我知道啊。”
江云:……
你可不可以羞涩一些,表现的像个娘们儿,我们不要用“今天天气很好”的口气谈论你的感情生活好么?!
江云戳了戳时贝贝:“你怎么想的,我看白校医挺不错的。”
时贝贝摇头:“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江云瞪眼,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再也找不到比他们养眼的一对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能在一起么?”
江云翻了一个白眼,“你也太悲观了,别告诉我你还想着那个‘黑棒子’吧,他不适合你。”
时贝贝心里有些不舒服,无论是江云也好,孙露也罢,她们都是时贝贝的朋友,朋友总希望朋友过得好,对上朋友的事情,我们通常道德水平就放得比较低,人原本就是双重标准,哪怕王大柱是个高富帅,他们也能挑出来一大堆毛病,比如说太土,太黑,长得不帅。
他们觉得自己的朋友应该配得上更好的男人,却没有考虑时贝贝本身的条件。
年轻漂亮,能跟多久,白子君那样的人,就算是他洁身自好,条件放在那里,也会有前仆后继的女孩倒贴上来,男人四十还是一枝花,女人四十呢?
女人三十岁就老了,若是真和白子君那样的人在一起,也许不出五年,自己就成下堂妇了。
在时贝贝看来,王大柱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他长得丑,家庭条件一般,但是个人上进,他喜欢自己,比自己喜欢他要多得多,说白了,时贝贝害怕付出感情。
她没办法把王大柱的事情告诉朋友,因为她害怕朋友鄙视,她觉得“王大柱”这三个字,已经远远不是前男友的含义这么简单,想起这个人,提起这个名字,时贝贝就想起卑劣的自己,想起王大柱的父母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她却毫不留情的,将身体不好的王大柱抛弃了。
她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所谓“身飞为人范”,她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打自己职业的脸。
时贝贝拉开毯子,脱了衣服,说道:“别说了,睡觉吧。”
江云“哦”了一声,也脱下来衣服,躺在床上,两人闭上眼睛,睡意来袭,江云朦朦胧胧想起一件事儿。
“贝,这有洗澡的地方不?”江云眯缝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时贝贝嘟哝了两声,“有,一楼太阳能。”
“我明天想洗澡……”江云又打了一个哈欠。
“行,洗呗。”时贝贝蹭蹭自带的枕巾。
“贝,我忘记洗脸了,我也没刷牙。”江云吧唧着嘴巴声音有点委屈。
时贝贝皱眉,怎么老说话啊,语气有些不耐烦,“刷去,楼下有水池子。”
这个时候,江云已经起身了,抱着毯子表情寂寥,她困得眼睛都流眼泪了,却还是强撑着起来了,她揉了揉时贝贝肚子,声音无比幽怨:“贝,你醒醒,我没带牙刷……”
可惜了,时贝贝已经彻底睡过去了!
*****
第二天一早,时贝贝定时,很早就起床,然后往身上涂抹花露水。
抹着抹着,江云就醒了,她一睁眼,第一句话是:“我昨晚没刷牙。”
时贝贝:……
你还没睡醒吧?
江云怒了,“我昨晚没刷牙,我没带牙刷,你闻闻,嘴里都臭了!”
说着,对着时贝贝哈了一口气,时贝贝连忙躲开了。
“你找个杯子漱漱口就是了,待会儿咱问问户主附近有没有小卖铺,这儿的村民应该也要刷牙的。”时贝贝说道。
江云迫不及待的起身:“行,咱去问户主!”
刚走几步,又返回来了。
时贝贝继续抹花露水,奇怪的看着江云。
江云说:“你这花露水味道不好闻,啥牌子?”
“六神,别告诉我你不认识瓶子上这么大俩字。”
“我喜欢用宝宝金水。”江云盯着时贝贝说道。
时贝贝不打算搭理这个时而抽风的女人,继续抹。
江云见时贝贝不理她,一下子冲过来,掐时贝贝的脖子,“你好没有同事爱,我没带花露水,给我抹点!”
说着一把夺过时贝贝的花露水,撒在自己身上,一边撒一边说道:“尼玛我说昨天为什么你身上香香的,太狡猾了原来还私藏花露水,我昨天快被蚊子咬死了!太不公平了!”
时贝贝上上下下打量着江云,“我怎么没看到,蚊子咬你哪儿了?”
江云听言,用脚甩下拖鞋,脚心对准时贝贝,时贝贝一躲,但听江云悲愤地说道:“这蚊子竟然是个恋足癖!咬我脚心!”
时贝贝:……
丢三落四的学生不少,时贝贝洗漱完,和江云一起看昨天学生设计稿的时候,还听到早晨起床的学生抱怨“没带牙刷”。
“我以为住的是酒店……”男生a嘟囔着。
男生b插话:“你知足吧,我都忘记带换洗的内裤了,我以为这儿有卖场的……”
“噗,好吧,你比我惨……昨天蚊子咬死我了。”男生a继续说道,他拿着一个从户主那要来的大瓷碗,想着当牙杯。
男生b愤愤不平:“北堂靖太无耻了,竟然带了蚊帐,特么还有小电扇!”
接下来,男生a给了一个重磅炸弹:
“南宫珏那家伙更无耻,竟然跑到北堂靖的床上,混蛋……咬死我了……”
“哈,给你一个胆子,你敢和北堂靖睡?”
“呸,有什么不敢,我待会就问他……”
男生a和男生b说说笑笑,开始刷牙漱口,时贝贝和江云目瞪口呆,沉浸在学生的谈话内容中,谈话内容信息量略大,容她们思考一下。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2表白和追求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5/
正文 113她不信
早饭,时贝贝喝着豆浆吃着油条,饭桌上有小菜,都是自家腌制的一些咸菜。
时贝贝自家也腌过,但是没有这里腌得那么好。
除了这个,还有一些过水之后的凉拌菜,圆白菜生菜一类的。
这些学生预备的零食肯定没有吃完,再加上昨天没有睡好,早晨肯定没有什么食欲,他们没有动多少。
时贝贝看了一下,除了个别学生在吃东西,很多学生甚至连筷子都没动一下狼王的千年妖妃。
让时贝贝欣慰的是,这其中不包括南宫珏在内的几个班委。
班里威信最高的班委,只要和老师是一心的,那么就不会出特别多的乱子。
作为老师,时贝贝觉得还是要将事情讲清楚:“大家能多吃就多吃点,一会儿大家要分成两队,江老师和李老师一队,我这边一队,今天我们走的地方比较远,中午肯定赶不会来吃午饭了,户主给大家准备了馒头和菜,一会儿大家带着,中午可以吃。”
山区昼夜温差特别大,晚上四五度,白天则要飙到三十多度,中午恐怕达到三十五度以上,带炒菜估计就坏了,时贝贝说的菜,就是咸菜。
别说时贝贝班里的学生,找遍整个天高,没几个学生是吃过咸菜的,当年袁素到时贝贝家做客,时妈妈桌上摆着自家腌制的大头菜,袁素都不认识那是什么。
“老师,我从来不吃咸菜!”女生a忍不住说道,“那东西不卫生。”
大多数女生都在附和,表示不愿意带馒头上路,也绝对不吃咸菜,她们愿意吃自己带来的零食。
时贝贝大抵知道一些学生的心思,说来说去,其实就一点,学生们觉得带干粮咸菜太丢人。
当年她也这么觉得,带着俩馒头上路,觉得挺寒碜的。
不过……
时贝贝笑了,不知道比起自己当年,现在她的学生能否坚持更长时间。
“事儿真多。”南宫珏一边喝粥,一边使劲儿往自己嘴巴里塞油条,他倒是不讲究。
南宫珏长得好看,班里学校里,暗恋他的女生很多,十七八岁的孩子都挺敏感的,被又好感的男生直接说到脸上,女生脸有些红,嗫嚅着嘴唇,很委屈。
时贝贝看着自己班从来没有吃过苦,今后应该也不会吃苦的学生,一言不发,只是笑。
倒是江云开口说道:“带馒头和菜又不是强制的,你们自愿,不愿意带就不带,到时候饿肚子可别叫老师。”
吃完早饭,时贝贝按照花名册将学生分成两部分,将学生中间切,一半分给胖子李一半留给自己。
留在时贝贝那队的正好有之前说不吃咸菜的女生,女生看着时贝贝,很倔强,也不和时贝贝道歉,也不和时贝贝打招呼,和另一个男生换了组,到了胖子李那组。
看到女生的做法,时贝贝笑了,果然还是小孩子。
“你准备带多少馒头。”在时贝贝分队之后,白子君上前询问时贝贝带粮食的事情,他朝着口袋,手里拿着两袋“乌江榨菜”,见时贝贝盯着他手上的榨菜,忍不住说道:“我那天在超市架上,看到就买了,其实配馒头吃,挺好吃的。”
“带咱们自己的,让他们自己拿自己的。”时贝贝说道。
白子君摸摸鼻子,“瞅着你平时跟老妈子呢,怎么这会儿倒是变后妈了。”
时贝贝白了白子君一眼,“要你管!”
时贝贝带着十来个学生,向山上走,写生带的东西其实挺多的,折叠画架,画板,水桶,速写本,折叠椅,还有工具箱,叮叮当当一大堆,看上去不像是画画,倒像是装修工,等着下午交作业,装修工又变成了油漆工。
“你那箱子重不重,要不要我给你提着。”白子君瞅着时贝贝带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忍不住说道。
时贝贝摇头,她属于那种“能自己做,绝对不麻烦别人”的人,更何况昨天晚上白子君又说了那样的话,时贝贝觉得若是让白子君帮自己带东西,就跟默许或者是放纵对方和自己在一起似的。
白子君眼神黯然,他没想到时贝贝竟然划得这么清。
不过想到时贝贝i肯定也是这样拒绝别人的,白子君又有些高兴,毕竟他也不希望自己将来的女朋友是一个来者不拒的性格。
时贝贝这样倒是挺让人放心的。
想到这里,白子君又欢天喜地贴上去,“我帮你拿个椅子吧,你看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就拿自己一个椅子,学生们会笑话的。”
白子君可怜兮兮地看着时贝贝,大有“你不能让我被笑话哦”的萌感~~~~
时贝贝几乎看到了**的波浪线的实体。
她根本不搭理白子君,自己拿着继续走。
白子君笑了,他压低声音说道:“你看,我什么都不拿,你拿这么多东西,难道学生们就不会好奇为什么我不帮他们班主任么,到时候学生问起来,我怎么回答,你又怎么回答?”
“难道你想让学生们免费看言情剧?”白子君眼睛含笑,看着时贝贝的眼神老狡猾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默默将自己折叠椅递过去,“谢谢。”
白子君笑眯眯地接过时贝贝的椅子,“我还可以帮你提一个工具箱,你都给我椅子了,给一个工具箱不过分吧。”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想提着就给你。”
说完将工具箱重重放在白子君的手里。
白子君眼睛里露出狡黠的笑容,随后声音更低地说道:“累到你我心疼。”
时贝贝差点吐血,咬牙切齿从嘴巴里吐出一个字,“滚。”
带着学生在山里,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山丘,山丘四周都是住家,只有一条石板路,错落有致的小房子十分有建筑感。
时贝贝停在一处相对平坦的地方,看着身后气喘吁吁的学生,叹气,这帮子出门就坐车的孩子,实在是太欠收拾了。
看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太阳已经有毒辣的苗头,时贝贝放下画板,支起架子,说道:“就从这里,找风景自己画。”
时贝贝并没有刻意说,要做范画,若是有心的学生,自然会围在时贝贝身后看。
这里有山有水,时贝贝拿着水桶,从流动的溪水那舀了一桶水。
收拾好一切,时贝贝看了一眼矗在自己身边的白子君,“你找个阴凉地歇着去吧。”
白子君也知道时贝贝要教学生,微笑,“行,没问题。”
他拿着自己的折叠凳,找了一颗大树下坐着,时贝贝眯着眼睛看去,一把普通折叠椅,让白子君硬是坐出了龙椅的感觉。
时贝贝心里摇头,差距太大了,这样的人,就算是喜欢自己,又能喜欢多久呢?
白子君一点都不知道,自己举手投足都生怕出错,力求每个角度看上去都是英俊潇洒,刻意营造的形象,竟然让时贝贝看出了自身素养的差距,更坚信了拒绝的念头,会不会比较吐血,会不会学着胖子李一样抠脚趾?
有心的学生不在少数,不一会儿,时贝贝背后就站满了学生,很多学生从时贝贝支架子,就跟在时贝贝身后,时贝贝也力求画的快,因为待会太阳就出来了:“不用铅笔构图,直接用水粉颜色,稀释的普兰就可以,先构图,构图的时候注意……”
时贝贝一边讲,一边画,没画一笔,还要给学生讲调颜色注意事项,老师和学生画画是不一样的,一幅色彩,学生或许要画两个小时,甚至更多,时贝贝则不然,不到十一点,一幅画大体色彩就铺完了,但是一些细节还要精雕细琢。
见时贝贝画得差不多,学生们陆续离开,支架子画自己的,和白子君一样,学生们大都找的也都是阴凉地方。
时贝贝自己画自己的,不一会儿,太阳就毒了起来,就算是阴凉地,也难免会热。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来,时贝贝听到了电风扇嗡嗡的声音,侧头,白子君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电风扇,对着时贝贝吹。
时贝贝心里其实是很感激的,但是想到白子君的心思……
脸上只能继续面无表情,“谢谢。”
白子君吹了一会儿时贝贝,又拿着小电扇吹着自己,“没什么,为你服务我心甘情愿。”
翻了一个白眼,时贝贝无奈了,“少看点言情剧,正常说话。”
白子君撇嘴,“我这不是追你吗?”
时贝贝摇摇头,白子君这种态度,倒是让她不好说什么了。
她不搭理白子君,继续画画。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的侧脸,心里有些发苦,他说的都是实话,可是她不信。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3她不信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6/
正文 114笔记本坏掉了
“老师,帮我看看这幅画,我画好了。”男生陈述走到时贝贝面前。
此刻已经是上午十二点,男生陈述是第一个铺完大调子的,他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将画拿给时贝贝,让时贝贝给修改。
眼下十来个学生,北堂靖和南宫珏全部分到了胖子李那一组,跟着时贝贝的几个学生,有画得好的,也有画的差的。
色彩这个东西有的时候靠的是一种天赋,调颜色这个,是教也不会教会的,不过总是有捷径的,陈述的色彩相比起素描来不尽人意,但是这个学生很聪明,他牢牢记住了时贝贝的话,整幅画颜色非常明亮,不过……
时贝贝皱眉:“颜色有点太‘烧’了,红色和柠檬黄用的太多,你看看你的画,是不是发红发黄,而且颜色用得不太丰富。”
说着,将自己的画板取下来,陈述的画板放上去,开始调颜色,在陈述的画上做修改。
“后面的颜色虚过去,对比不要那么强烈,前面的颜色,你可以这样……”时贝贝一边说,一边给陈述改画。
白子君就坐在时贝贝旁边,看时贝贝工作的样子。
说起来,他这是第一次见时贝贝给学生上课,大约是因为天气炎热,时贝贝两颊很红,隐约可见皮肤下面的红血丝,时贝贝皮肤其实很白,近处可以看到她眼下的青紫色的黑眼圈,唇色也并不健康,整个人呈现一种亚健康状态。
时贝贝是那种第一眼美女,缺点就是,她的漂亮里缺少一种端庄,刚认识她的人,很难将她的职业和老师挂钩,因为这样的长相,不去做明星模特,就很像是“服务”行业的包房公主,但是接触下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个样子,她很古板,还不到二十五,生活却像是一条晒干的熏鱼,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水分。
纵然这样,也不难发现,这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东方冉和她相比起来,东方冉完全不够看,时贝贝很会做人,同样是经历过被学校“留校察看”的老师,林小姐全学校没有一个人说好话,时贝贝则不然,那段时间荀陌的办公室每天都有人骚扰。
白子君以为,自己不会喜欢这样性格的人,太会做人,太聪明,总会给人不诚实的感觉,警惕心又高,说起话来,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实在是很没有滋味,可他偏偏就是喜欢上了……
“谢谢老师召唤美女军团。”时贝贝改完画,陈述拿着画板走人,之后又来了一个学生,也学着陈述的样子,让时贝贝改画。
大家很快发现了老师改画的好处,让老师改一遍自己的画,学到的比自己闷头练习好几遍学到的东西多多了。
当时贝贝将所有学生的画都改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两点钟了,十个学生,每个学生指点一两笔,时贝贝嘴巴都说干了。
时贝贝想要拿水杯子,却想起来这里并非办公室,她没带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碗出现在时贝贝面前,白子君笑眯眯地看着时贝贝:“喝水吧。”
时贝贝一愣,“你从哪里找到的?”
“附近农家借的。”白子君侧着头说道:“水有点烫,人家的水都是热的,我吹了好长时间,过了好几遍,刚才尝了尝,可以喝的。”
时贝贝嗓子实在是干得冒烟了,白子君的举动实在是让时贝贝感到挺窝心的,时贝贝不好意思地笑了,抬起头对白子君说道:“谢谢。”
端着碗,时贝贝也吹了吹,水确实比较热,但是也能喝下去,若是滚水,想来白子君滤了很长时间,咕咚咕咚一碗水很快就喝完了。
白子君很自然的接过时贝贝的碗,这个时候有学生看到老师有水喝,忍不住问道:“老师,我也想喝水,您从哪家借的。”
白子君拿着碗,指着左边第二个人家说道,“就是那一家,你们去就可以,顺带帮我把碗还了。”
学生听后接过碗,笑了:“谢谢老师。”
白校医在学生眼中也是老师。
看着陆陆续续有学生从农家院子里出来,时贝贝侧着头看着白子君,有些犹豫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总是借一家人的水。”
白子君听言笑了,“没什么,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你给钱了?”时贝贝直接问道,没给钱人家不可能免费让学生无限量喝水,十来号人呢。
白子君笑着点点头。
“谢谢。”时贝贝忍不住再次说道。
白子君摇头,“你客气了,不用给我说谢谢,应该的。”
说着他看了看时贝贝手上的颜料说道:“去那家洗洗手吧,一会儿吃东西。”
时贝贝点点头,起身到那家农家喝水,此时那户人家院子里挤满了学生,见到时贝贝,好多学生一边喝水一边和时贝贝打招呼,时贝贝看到这户人家并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口水井,需要按压的那种,还有一个很大的水缸,时贝贝拿着舀子,在水缸里舀了水,开始洗手。
学生们觉得那水井很稀罕,忍不住向笑呵呵的户主问道:“大爷,这个我们可以玩玩么?”指着就是水井的方向。
户主自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有人给免费打水,他们自然是愿意,时贝贝出来的时候,学生围着水井叽叽喳喳,玩得不亦乐乎。
“那些孩子,一口井也稀罕。”坐回位置,时贝贝忍不住问道。
“他们没见过很正常,我当年也是,我连猪圈都稀罕。”白子君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假的?”时贝贝不太相信,白子君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和猪圈亲密接触过的人。
白子君听言,不可置否的笑了:“我回国头两年一直在贫困地方免费做手术,后来去了广州,最后才回到s市。”
见白子君说的认真,时贝贝忍不住问道:“你去过最穷的地方是?”
“非洲。”白子君说道,“上次给你说,你不信。”
时贝贝讪讪的笑了,她确实不太信。
白子君从塑料袋里拿出来馒头,认真地剥馒头皮,剥好了之后,递给时贝贝,“不是浪费粮食,我昨天也去了厨房,看到好多苍蝇落在馒头上,总觉得心里怪怪的,还是剥皮吃吧。”
时贝贝接过馒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王大柱,事实上她最受不了这种体贴的服务,因为实在是很容易感动。
时贝贝默默吃着馒头和早晨带的咸菜,一言不发。
一个馒头下去,方说道:“谢谢。”
白子君摇摇头,“你今天给我说了好多‘谢谢’了。”
时贝贝讪讪地笑,没有再接话。
白子君微笑,其实他并不想逼迫她,可是,按照时贝贝现在这个样子,白子君心里有些黯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成功呢。
果然是,前路坎坷么?
有学生带了粮食,有些学生觉得丢人就没有带,到了下午三点钟时,有些学生忍不住开始嚷嚷着饿,时贝贝佯装听不到。
学生觉得带馒头丢人,或许这些孩子,明天也有不带东西的,不过总会调|教好的。
时贝贝微笑,她绝对不相信这些孩子可以坚持不吃饭超过两天,若是她没有算错的话,这些孩子的零食,应该所剩不多了。
晚上回去,学生们教上画,户主开饭,看到桌上的饭菜,学生们很惊讶,因为和他们昨天中午吃的并没有太多的差距,唯一就是,昨天中午饭的那顿鸡没有了,还是这些菜,一点变化都没有。
老师们吃的这一桌倒是炒了两个新菜,黄瓜鸡蛋和西红柿鸡蛋。
学生们也看不上,他们中有很多人中午就没吃饭,想来晚上饿了,抱怨声从来没有少过,但是时贝贝却注意到,学生们吃饭的速度比往常似乎快了那么一些。
吃晚饭,江云准备设计素材,时贝贝在一旁帮忙,学生们则在院子里散步。
“我找到了卖东西的小卖铺,好像整个山上就这么一个,很小,买到了牙刷。”江云得意洋洋冲时贝贝炫耀。
“不错啊,刚来就摸清楚了。”时贝贝很诧异,她都不知道那小商店在什么地方,“在哪儿?你知道么?”
“你问户主,你让我再去找,我肯定找不到了,胖子李也知道,你班小孩今天中午快把小卖铺给扫荡完了,都是买面包的。”江云无奈地笑了,“我看那些面包是三无产品,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宁愿吃馒头。”
时贝贝听言皱眉,“不会拉肚子吧。”
“谁知道,待会还是让白校医开点药吧,别真拉肚子了。”江云也挺但有的,虽然她有些幸灾乐祸,这些小孩挑三拣四,时贝贝不和他们一队,他们都不是班主任,那些学生根本不听江云和胖子李的。
“说起来,你这班主任当得够费劲的。”江云忍不住抱怨,“你班小孩太难缠了,那个北堂靖,竟然拿着电棍电鱼吃,我真怕起火。”
“行,我知道了,待会我给他们说说,这事儿交给我了。”时贝贝点头,别真到时候起火了。
这两天学生都在外面写生,而且嫌弃写生基地饭菜差,不吃饭,时贝贝注意到班里几个学生明显瘦了,黑了,当然她自己也晒黑了,同样是在阳光下晒着,白子君就一点事儿都没有,照样白皙透亮。
江云羡慕不已,时贝贝也羡慕,不过却很少主动提白子君的事情。
江云有意撮合时贝贝和白子君,所以一直在时贝贝面前说白子君的好话,“贝贝,我觉得白校医挺好的,考虑考虑。”
时贝贝不吱声。
“除了家庭,你还嫌弃人家什么啊,要以发展的眼光看男人啊,人家现在不花心了。”江云忍不住替白子君“伸冤”,不能因为人家“长得好,家世好”就歧视人家。
时贝贝翻了一个白眼,“我讨厌比我白的。”
江云:……
第二天,白子君照样跟着时贝贝去写生。
时贝贝很诧异地看着白子君:“你怎么坐在太阳地?”
“我要亲近阳光。”白子君微笑着说道,其实心里却在滴血,要不是你喜欢黑皮肤,劳资会傻乎乎坐在太阳底下么?
作者有话要说:笔记本坏了,家里只有一台平板,我没外接键盘,于是这个速度,你们原谅吧,我捣鼓一天了,我总是按错……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4笔记本坏掉了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7/
正文 115白娘娘出手
暴晒一天,白子君果断的晒脱皮了,洗脸的时候,脸上嘶嘶拉拉的疼。正常人晒一圈是黑了,白子君童鞋晒出了两坨红霞,粉面含春,媚眼如丝,看上去竟然有了几分“娘态”。
这世上最悲剧的事情就在于,你想修炼成李连杰,结果现实却将你变成了李莲英!
你想练九阳神功,但是最后却练成了葵花宝典!
白子君看着自己这个样子,无限泪牛,这小受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副被蹂|躏欺压过的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也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了好么?
时贝贝江云羡慕嫉妒恨地看着白子君的桃花面,多好的皮肤,怎么偏偏长在了一个大老爷们儿身上,她们两个人躲在阴凉地里,还变黑了!
美白产品使劲用啊,什么兰蔻啊雅诗兰黛都爆弱了。
江云忍不住跑到了白娘子面前,“那个你用什么护肤产品?怎么这么白!?”
白子君忙着冰自己晒伤的脸没有回答。
胖子李拿着一根超大的火腿肠幽幽然地走来,“因为你没有用高露洁!”
江云震惊,“真的假的,牙膏还能美白?”
胖子李嘴角抽搐,这你也信!
白子君瞅着胖子李睁眼说瞎话,他也觉得有点好笑,敢情美术组的人都有点脱线。
晚上江云戳时贝贝,“喂,贝贝,你牙膏啥牌子的。”
时贝贝眨眨眼:“大中华!”
江云咬着手指甲,自言自语地说道:“为什么不是高露洁……明天要不要去买高露洁。”
没等时贝贝说啥,江云自顾自地睡了,第二天下午回来,江云拿着一管牙膏,兴冲冲地跑来,“贝贝,你看看我买了美白产品!”
“神马啊?!”时贝贝好奇地说道。
“高露洁。”江云笑眯眯地说道,“据说白子君就用这个美白的。”
时贝贝沉默良久:“他亲口给你说的?”
“额,胖子说的。”江云犹豫了一下,“他说白子君用高露洁美白。”
时贝贝在想,这话有几分可信度,她也想白,寻思要不要买点高露洁,“你先用,要是效果好,我也去买。”
“行!”江云眉开眼笑。
过了一会儿,时贝贝似乎发现了异常,盯着江云手上的牙膏好一会儿,说道:“你这高露洁似乎有点问题。”
江云瞪眼,“啥?”
时贝贝但笑不语,江云盯着牙膏看了又看,然后无语了庶女毒妻。
软管上,赫然是三个大字:高露吉!
山寨逼死原创!
*****
经过一周的操练,学生们的画技得到了质的飞跃,高二七班美术生又进行了一次考试,这次考试,囊括了素描,速写,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