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彩和设计四科,当天晚上,三个老师评分完毕,然后将学生分组,适合美院的丢给胖子李,适合综合类大学的留给时贝贝,设计突出的留给江云操练,若是完全没有设计天赋的学生,则丢给时贝贝操练基础课。
排名分两次,加上设计一次排名,减去设计一次排名,让时贝贝惊讶的是,加上设计的考核排名,北堂靖竟然从全班前几名滑落到了中上流,原因无他,这小子的设计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完全一丁点想象力都没有,无论是字体变形还是黑白装饰还是人物夸张,都无比差劲,超常发挥的南宫珏倒是比较给力,无论加不加设计,他成绩都挺好,跑到了前几名。
“设计比较出色的,陈述,南宫珏……”江云拿着花名册看着名字,然后画出来自己比较中意的学生,“这几个学生我看着都挺好,北堂靖倒是可惜了,我以前总听你们夸他,画得确实不错,但是太写实了,少了一些变通。”
胖子李看着北堂靖的画笑了,“日后他倒是可以去做刑警,我有个朋友,和他画风类似。”
江云听着就笑了,“少来了,北堂靖什么样的家庭,怎么可能让他去做警察!”
胖子李耸耸肩,“有什么不可以。”
时贝贝看着两个人说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胖子李这段时间似乎又瘦了。
******
白子君对着镜子照啊照,“胖子,觉得我黑了没?”
这几日,白子君和胖子李已经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白子君对时贝贝那点心思,除了眼睛瞎的基本上都能看出来,当然不是指的学生,白子君还是很有分寸的,没有让学生看出来自己对他们老师的心思。
胖子李撇嘴,以为白子君在炫耀,于是说道:“哈,你黑了,黑得跟包公似的。”
白子君信以为真,眨眨眼,“真的?”
胖子李看着自己白胖的脸变成黑胖的脸,再看白子君白得瞎眼的皮肤,气不打一处来,混蛋,不带炫耀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学生们已经□练的说不出什么话了,写生期间,每天都吃一模一样的饭,这也没有什么。
馒头上有苍蝇,剥了馒头皮继续吃,这也没有什么!
太阳能不给力,洗澡的时候,水都是凉的这也没什么!
要自己洗衣服,天天出去像民工,馒头咸菜这也没什么!
尼玛,厕所不能干净点吗,衣服上的臭大姐可以少一点吗,床上的虱子可以少一些么,买个面包里面有半条虫,那半条不知道哪里去了还能比这个更惊悚么?
泪牛啊,尼玛劳资好想回家啊!劳资身上被蚊子咬,被虱子咬,好悲惨,涂药什么的都不管用,山里的蚂蚁都比城市的蚂蚁会咬人啊!
劳资为什么要学美术,妈妈,我好想回家吃鸡腿!
在第十天的时候,终于有学生忍不住,拿着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的,最最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打电话的时候,那边一直嚷嚷着,你说啥,听不见!
坑爹的移动信号!!
换个联通的手机号,尼玛,还不如移动!!!
老湿,偶想要回家!!!
十天,当学生们弹尽粮绝,一丁点零食也没有的时候,饭桌上一丁点肉也没有的时候,每个学生都一脸菜色看着大口吃香肠喝粥的老班!
老班,你太狡猾了,竟然吃火腿肠!!
二十多双眼睛刷刷刷盯着时贝贝,“老湿,您不厚道,竟然还有肉!”
言下之意,分我一点!
时贝贝叼着火腿肠,一脸无辜:“这是双汇的,里面有瘦肉精,我怕你们吃了对身体不好,为了你们的身体,火腿肠还是老湿自己解决吧。”
*****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白子君日复一日的超强度晒太阳中,竟然真的皮肤黑了那么一咪咪,不过代价也是巨大的,他晒得脸上每天红扑扑的。
时贝贝看着白子君,皱眉:“你就不怕晒出毛病!”
这几天温度飙升到三十八度,白子君还坐在太阳地里,已经有学生私下议论白子君在进行光合作用了。
总是拆晒太阳晒的晕乎乎的,会不会中暑啊!
时贝贝的担忧是有道理的,白子君这几天确实有感觉到脑袋晕乎乎的,但是他不肯承认罢了,这么多孩子都没有事情,时贝贝一个女人也没有事情,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竟然中暑了,那岂不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白子君强撑着,一脸苍白:“我是个大夫,我没事儿。”
看着白子君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时贝贝要是舒服,那她就是变态了,白子君对她不错,这几日,都是对方帮自己提东西,自己哪里不舒服,白子君第一个看出来,最神奇的是,她大姨妈来了,连江云都不知道,白子君竟然不做声的递给她一碗红糖水!
尼玛,太感人了好不好!
这花招太多让人招架不住啊!
这货到底是从多少女人身上练习过,才能成为现在的情圣白娘子啊!
白子君期期艾艾的看着时贝贝,其实他现在挺难受,头重脚轻的,但是神智还是清醒的,大脑还在飞速运作。
想到女人都是心软的,白子君想要趁这个机会拿下时贝贝,写生归来,回到住的地方,趁着学生都在吃饭,白子君对正在水池边洗手的时贝贝说:“时老师,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接受我……”
那样子,说有多痴情就有多痴情,声音说有多悲凉就有多悲凉。
时贝贝被雷到了,这家伙绝壁不正经,想到胖子李爆料白子君拿着手机看《情森森雨萌萌》,时贝贝就明白了,这家伙已经被言情剧给洗脑了。
想了想,时贝贝忍不住虎摸了一边白子君的狗头,“乖,不要看对身心不易的电视剧。”
摸完,时贝贝觉得脸有点热,好吧,她是情不自禁下意识做出这个动作的,绝壁不是有意占对方便宜的。
觉得太尴尬了,时贝贝脚下一抹油,跑掉了。
白子君觉得自己脑袋,被时贝贝虎摸过的地方,就像是放在微波炉里热过一般,灼烧的烫人,直接烫到心里去了。
他忍不住咧嘴嘿嘿“傻笑”起来,时老师竟然摸他了,竟然主动摸他了。
白子君忍不住一遍遍深情虎摸着时贝贝碰过的那个水池边的水龙头,上面仿佛依稀还有时老师的体温,这算不算,间接性的摸小手?
嗷嗷嗷,他是个变态~~~~
这一幕落到了江云和胖子李的眼中,两人相视无语,无语凝噎。
良久,江云忍不住说道:“这货不会是疯了吧……”
******
十多天朝夕相处,眼看着半个月马上就要结束了,白子君心里也着急,这十天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除了浑身上下被蚊子咬出来好多包,顺便鞋底踩了好多次的羊屎蛋,时贝贝和自己的关系半点没有改善,当然那天被摸头除外。
想来真的是急死人了!
第十一天,天公不作美,经过了十多天的燥热,终于下起了大雨,望着外面黑乎乎的天空,学生们窝在一起做设计或者是素描,唯有白子君,白校医,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他终于病倒了。
因为下雨,山区温度骤然降到了一二度,而白娘子病倒的原因却是,中暑。
不仅仅是中暑,他还有些发低烧。
十多天,学生到没怎么来找白子君看病,除了几个在外面乱吃东西的有些拉肚子,学生总体都是健康的,真是没有想到,最先病倒的竟然是白校医狼妹不好惹。
学生们不得不感慨,这货到底是来干嘛的!
胖子李看着床上病歪歪的白子君,这几天白子君折腾的人都憔悴了,以前他看不上这个白子君,觉得对方长得比自己帅,还很花心,他和时贝贝关系又不错,时贝贝怎么说,都是美术组的老师,而白子君则不一样,白子君连天高的老师都算不上,充其量他们只能说是半个同事。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天天巴望着自己黑一点,但是联想到白子君的小心思,胖子李很容易就猜到了,可能,大概是,时老师喜欢长的黑的。
想来,胖子李猥琐的笑了,怪不得当年时老师不喜欢他,因为他太白了。
他这么玉树临风,时老师眼光真是太不好,太不好了!
只是不知道江云喜欢什么样的,是不是也是黑皮肤的。
胖子李有点担心,想着江云跟着一个黑炭在一起,胖子李无比的心酸,都要泪奔了。
“江云,你喜欢哪个明星?”胖子李忍不住问道。
“古天乐。”江云眨眨眼,“你不是知道么?”她最喜欢古天乐演的杨过!
果然,胖子李要哭了,是黑的,这年头的小姑娘为什么都不喜欢白馒头,非喜欢吃粗粮!
胖子李看着床上晒得都晕过去的白子君,心里悲切,难道自己也要走白子君的老路?
哈,古天乐演神雕侠侣那会儿哪里黑了!
白子君躺在床上,外面哗啦啦地下着雨,山区似乎比平时更冷,外面还轰隆隆打着雷。
听着床边两个人在那里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白子君整个人都郁闷了,为毛,人家男人生病,女人会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前,换了自己就没这待遇了。
贝贝,贝贝,快过来,快过来安慰安慰我!
躺在床上的白子君,忍不住哼唧了两声,听起来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
看着白子君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江云有些于心不忍,扯扯胖子李,“咱要不要帮帮白校医,我觉得他怪可怜的。”
胖子李听言瞪眼,“可怜他做什么,他喜欢他!?”
若是江云说喜欢,他立马跑到里面把兔崽子一屁股蹲死!
江云那叫一个无奈,这家伙怎么说风就是雨:“你哪里看我喜欢他,白痴。”
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么?江云心里无限羞涩。
胖子李那叫一个木,他长这么大只有他喜欢别人,别人拒绝他的事儿,哪里会想到有人真的眼瘸看上了自己,他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暗恋。
自卑了一辈子,对感情都快失望了。
胖子李摸了一把身上的小肥肉,想,等我瘦到一百五,一定拿着户口本对江云求婚!
傍晚,白子君不仅没有退烧,反而有越烧越厉害的趋向。
白子君一个劲儿叫着冷啊冷,胖子李一层一层被子往上面盖。
时贝贝心里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朝夕相处十多天,就是小猫小狗也有感情了,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还是一个对自己很不错的大活人,时贝贝曾经想过,若不是没有王大柱,兴许现在,自己真的就心动了。
不过她实在是没有心思再谈一场恋爱,她觉得自己是个卑劣的人,不配得到幸福的人。
想到王大柱,时贝贝心里一阵黯然,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么好的一个人,他不应该是那样的待遇的。
她应该喜欢他,应该和那样的人在一起的。
可是她却跑了,她没有勇气。
她害了一个王大柱,还要去害白子君么?
江云看着时贝贝茫然地样子,单以为她是担心白子君的病情,又抹不开面子,忍不住说道:“白校医人不错,对你也不错,你带的那些学生,好多都看白校医了,既然是同事,你去学生也不会说什么。”
时贝贝不吱声,眉宇间已经有了一丝松动。
江云再接再厉,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我和胖子都不是会照顾人的,胖子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提白子君了,学生们要避嫌,我要是会照顾人,肯定我去了,你去看看吧,我什么都不懂,白子君自己是个大夫,他要是真病倒了,这几天学生出什么事儿就不好么,你看,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就差几天了,若是这几天出什么事儿,那就不美妙了。
时贝贝皱了皱眉头,确实是这样,白子君这个校医还是挺管用的,万一学生病了,他也病着,没人开药了,这是山区,医疗条件还是挺差的,当地的百姓生病都甚少去医院,就是用土办法试试。
时贝贝点点头,“行,我去。”
江云欢天喜地,觉得自己牵得红线,很成功,自己离专职的月老,又进了一步。
走出房间的时候,时贝贝告诉自己,我只是为学生为校医这个身份去的,跟白子君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
时贝贝去到的时候,白子君裹着三张大棉被,这是人家户主自己家做的,棉被都是崭新的,而且特别厚实,时贝贝这几天也盖的是这种,当然知道厚度,见到被被子包裹得无比娇小的白子君,恻隐之心升起,时贝贝皱眉,怎么病得这么厉害。
不是中暑么?喝了姜汤发了汗,怎么还病成这样。
胖子李看到时贝贝来,麻利地站起来说道:“时老师,你从这里看着吧,我和江云出去了,我们看看学生。”
说完,两个人脚底抹油,消失在房间里。
时贝贝看着房间的铁质的脸盆,里面有清水,还有一条毛巾,拿着毛巾投了投,想着给白子君擦擦脸,又觉得这样有点不妥。
犹豫之中,白子君“哼哼”了两声,瘪嘴嘟囔道:“冷~”
声音甭提多可怜了。
时贝贝叹了一口气,拿着毛巾,拧干水,走到白子君面前,给白子君擦脸,擦额头。
此时,白子君躺在床上,裹着三条厚被子,只想说一句,热死劳资了!
作为一个医生,白子君有着别人没有的常识,真的发烧的时候,盖太多的被子,反而会让身体里的温度升上去。
反而不利于降温,发烧的时候,被子只要盖的比平时多一些,不要晾汗就可以了。
作为一个大夫,白子君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若是去掉一层被子,睡一觉,自己估计就没啥事儿了。
他虽然中暑了,但是对一个身体机能各方面都不错的人来说,这点小病休息一下就成。
之所以那么严重是因为,他装的!!!
他利用了专业的知识,让自己的温度在有效的条件下,迅速的升上去!
不要怪他,要他不这么做的话,时贝贝哪里肯来,而且现在,他是真的很难受,体温表显示三十九度五,就算是没什么事儿,这个温度也足够让白子君吃不消了。
他发誓,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狼狈过。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白子君身体虽然饱受摧残,但是心里却十分的舒服,时贝贝就在他床边,闭着眼,他可以问道对方身上淡淡的六神花露水的味道。
很有小时候的味道,他小时候,最早的那个保姆,身上经常是这个味。
虽然隔着毛巾,但是白子君脸颊偶尔还是可以和对方的指尖来个亲密互动,想到是时贝贝的手,拿着自己的毛巾,白子君开心的都要欢呼了,他要将那块毛巾保存起来,上面有她的味道,以后这就是他们的定情信物\(^o^)/~~~
“贝贝,我不是在做梦吧……”不能抑制激动的心情,白子君睁开眼睛,哑着嗓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嘴角抽搐,拿着毛巾在白子君脑门上一搭,温柔地说道:“乖,不要看脑残剧,看多了,人会变傻。”
顿了顿,时老师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像你现在这样。”
白子君:……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5白娘娘出手~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8/
正文 116去你的“太那个”!
白子君难得有机会腻在时贝贝身边,此时理所应当的选择了宁愿烧着,也绝对不让时贝贝离开。
于是这就造成了白子君吃了退烧药,照样高烧不退。
眼看着,这天都黑了,白子君折腾了一天,江云和胖子李都着急了,也顾不得给两人牵红线。
江云比较心直口快,看着白子君这家伙也不像是多有意识的样子,脱口而出道:“还是去医院吧,要不然要是烧憨了怎么办?”
白家是商政合一的家庭,虽然白子君只是一名医生,但是他还有一个哥哥和一堆堂兄,白家人大家都惹不起,要是白子君出了一点事儿,他们这些老师都要担责任,江云觉得自家就被时贝贝家里稍微好一些,若是自己惹出了什么事儿,连累家里就不好了。
胖子李也有些担心,他一开始怀疑白子君是否真的病得这么厉害,看到温度计一直保持在三十九度以上,也害怕了,别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吧。
“时老师,要不我给校长打电话,咱提前回去。”胖子李想了想,“少几天也没有什么。”
白子君一直处于昏昏沉沉中,原因为他,实在是太舒服了,时贝贝伺候的太好了,白子君这几天跟着爬山,提东西,又一直在太阳底下里暴晒,身体会疲倦,但是他又不想这样睡过去,克制之下,就处于一种浅眠的状态,江云和胖子李的话,一字不差的进入了白子君的耳朵眼里,白子君听得那叫一个着急。
别啊,我是装的,我很快就可以退烧的,你们别走啊,提前走了,我怎么追老婆啊。
时贝贝看着白子君两颊“烧”的红扑扑:“嗯,可以,没有问题。”
听到时贝贝这样说,白子君有些着急了,不能这样啊,于是装病的白子君等不住了,开口说道:“不用……你们不用为了我……咳咳咳……咳咳……”
太急了,口水呛住了。
囧!
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是交代后事!
三个老师唬了一跳,真出什么事情,大家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若是刚才还有两分犹豫,要不要提前走人,现在连两分犹豫都没有了,赶紧打电话,明天就让校方来车接,不能从这里呆着了,赶紧走人,火速送白子君去医院!
胖子李连忙拿出电话要给校长荀陌打电话,白子君急了,一跃而起,掀开被子,一只大脚踩着地板,要夺胖子李手中的电话,“别打!”
于是悲剧就这样产生了!
“啊——”
随着女人的低呼声和重物摔倒地面的震动,白子君扑倒了胖子李。
言情小说,楠竹会扑倒女主,上演狗血一幕,果然是不科学的,和人高马大肉肉多的胖子里一比,白子君显得异常娇小,桃花眼桃花面,妥妥的小受样总裁,偷你一个宝宝!!
看得江云和时贝贝一愣一愣的,真是太刺激了,真人版**情节由此诞生!
胖子李一巴掌将白子君从自己身上呼啦开,白子君确实是装得成分在里面,但是高烧也是真的,此时真的算是头重脚轻,被胖子李推开这么一下,直接“轰”得重新倒在地上,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胖子李尤为不觉,踉跄的站起来,猛一后退,小眼睛里满是泪花,“你要对我做什么!”
声音充满了控诉。
白子君差点再次晕过去,内心不断咆哮,你长成这个样,又这个体积,我能对你做什么?!
晕晕乎乎的,白子君想要站起来,踉踉跄跄,扶着地面好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江云看着时贝贝,时贝贝看着江云,江云耸耸肩,没有一点要出手帮助的意思,时贝贝无奈,只能对着白子君伸出手:“拉着我的手起来吧。”
白子君内心有一个超级邪恶的小人在咆哮,将她拉倒,将她拉入你怀里,扑倒她,亲吻她,上演圈圈叉叉十八禁!
脑子里画面不断上演,无限娇羞的时贝贝在自己怀里,露出害羞的笑容,白子君热血沸腾,就差要尖叫好幸福!
现实呢,白子君同学惨兮兮地看着时贝贝,眨眨眼,再眨眨眼,最终犹犹豫豫伸出手,接着力,就这么站了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折腾这么一会儿,白子君只觉得心脏跳得砰砰快,而且胃里开始翻腾,之前被灌下肚子里的姜汤开始往上翻腾,他的脸更红了,就像是喝醉酒一般。
刚才白子君为啥夺手机,胖子李再明白不过,见白子君这样,他反而是犹豫了,他自己没什么勇气,眼看着对方有勇气,自己也不能做绊脚石对不对,做绊脚石会遭报应的。
胖子李犹豫了一会儿,说道:“算了,既然白校医执意不打电话,不愿意惊动学校,那么咱再看看吧。”
胖子李说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尤其是在江云倒戈胖子李的情况下。
时贝贝皱眉,看着气喘吁吁的白子君,又看着眼神飘忽的胖子李和江云,不禁对白子君的病产生了怀疑,莫非这三人串通一气骗自己?
可是温度计不会作假,江云和胖子李之前的担心也不是假的。
时贝贝忍不住又看向白子君,莫非这家伙在温度计上做了什么手脚,或者是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手脚。
白子君虽然烧得一塌糊涂,但是眼神还在,他坐在床上,眼神就没有离开时贝贝的脸,时贝贝神色有一丁点风吹草动,白子君就察觉了,暗道不好,小良家八成是起疑心了。
想着,白子君又想到了之前看得电视剧,反正自己现在也不舒服对不对。
于是他两眼一翻,半真半假的捂着脑袋,“我头疼,晕~”
白子君可怜兮兮地看着时贝贝,只看着时贝贝,手微微伸过来,似乎想让时贝贝扶着他上床。
胖子李和江云嘴角抽搐,这家伙分明就是想借着生病的机会,揩油。
时贝贝才不吃白子君这一套,她现在愈发觉得白子君是装的,时贝贝根本就不动,眼睛瞟着胖子李:“胖子,过去扶他一把。”
胖子李一点都不想动,他想装听不见,无奈,时贝贝的眼神跟小刀子似的,再看白子君,哟,那眼神变成了突击枪。
一般人,这种情况下,会迫于突击枪的Yin威,得罪小刀子,可是胖子李却不,你就是突击枪,你也是个没有上膛的突击枪,我怕你作甚,你没病我都不怕,有病我更不怕,于是胖子李怪笑了两下,三步并作两步,大手一挥,直接将白子君提溜了起来,看得时贝贝江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太暴力了,太给力了,胖子v5!
白子君气得都要翻白眼了,死胖子,你给我记着!
折腾了这小半天,重新给白子君盖上被子,户主那边就开始招呼老师吃饭,说是开饭了。
时贝贝照顾白子君这么半天,中午就没吃饱,一听开饭,确实有点饿了,于是三个人六目相对,一致决定,到外面吃饭去。
至于白子君,吃过饭再说吧。
白子君看着几个人丢下一句“我们先去吃饭了”,将他丢在床上,气得吐血。
咬着被角,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白子君望着破败的房顶,还有只有几瓦的小灯泡,想到之前他们说,要提前回学校,白子君掀掉了一个被子,只盖了两床被子,这样温度应该可以降得比较快了吧。
想着,他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给荀陌发了一个短信:不要答应提前回去。
没头没尾的短信,看得手机那边的荀陌一愣一愣的,白子君到底要说什么。
折腾了老半天,白子君是真的累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左手,想着刚才自己的左手被时贝贝碰过,心里一阵激动。
啊啊啊,这只手要保护起来,这几天都不要洗手了,白子君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打了一个小哈欠。
外面风还在继续吹,依稀可以听到学生们嬉笑声,白子君看着没有动静的门,有点落寞。
闭上眼睛,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
端着饭菜进屋的时候,时贝贝一眼就看到了睡着了的白子君,有点犹豫,对方好不容易睡着了,现在叫醒,是不是有点太不道德了。
不过时贝贝很快就做了决定,白子君待会儿还要吃药,肚子里一定要有点东西,要不然太伤胃。
以前时贝贝发烧的时候,时妈妈总是给闺女做西红柿炒鸡蛋,将馒头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和西红柿炒汤放在一起,馒头蘸着汤,典型的北方人吃法,这样吃,咀嚼起来比较方便,而且入味。
时贝贝不确定白子君喜不喜欢这样吃。
端着菜,时贝贝轻轻摇醒白子君,“白娘子,醒醒。”
说完,她自己就愣住了,那声“白”特别像助词,听上去,挺像是,“娘子,醒醒”。
白子君艰难地睁开眼,睡熟的人被叫起来还是挺痛苦的,尤其他还生着病,好在白子君没什么起床气,就算有,看到时贝贝也没有了。
“起来,吃饭吧。”时贝贝轻轻地说道。
白子君眨眨眼,刚醒的人,神智还不算清醒,智商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白子君犹豫了半天说道:“没洗手……”
时贝贝扑哧笑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看着迷迷糊糊,眼睛里还有眼shi的白子君,时贝贝会觉得对方有那么一咪咪可爱,也许是女人天生母性发作的关系。
“不用洗手,我喂你。”时贝贝眨眨眼说道,须臾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洗手了,打过肥皂了。”
白子君脸一红,有点羞涩,有点期待,从他上了小学二年级以后,就没有让家长喂过饭了,这点和时贝贝很不一样,时贝贝二十多岁,大学毕业生病了,时妈妈还是会一口一口给时贝贝喂饭。
时贝贝将馒头掰成一小块,放在盛放西红柿鸡蛋的大碗里,连馒头带菜一起放在白子君嘴边,“吃吧。”
白子君窘的无以复加,他记得小时候,保姆也是这样喂自己的,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很小,才刚上小学。
莫非对方将自己当成了小孩子?!
想到这个可能,白子君慌忙接过碗,说道:“我自己来吧。”
说完,白子君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和时贝贝交流的机会,他竟然要自己来!?
白子君有点后悔了,他迫不及待希望时贝贝对自己说“不用,我来”,然后一口一口喂自己。
原先不让白子君动手,只是怕他手不干净,既然对方要自己来,时贝贝觉得也没有什么,她将馒头掰成小块放在碗里,然后交给白子君,“行,你自己吃。”
讪讪地接过碗,白子君泪牛满面,让你嘴巴快,让你舌头贱!
乱说话,乱说话,遭报应。
白子君默默吃着菜,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馒头是时贝贝掰的,或许又因为端菜的是时贝贝,又或许是因为他饿了,他觉得普通的西红柿炒鸡蛋格外的好吃,一会儿,一大碗就见底了神道独尊。
白子君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一张纸巾出现在白子君眼皮底下,时贝贝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擦擦。”
白子君接过手帕纸,擦了擦嘴巴,他对眼下这种被照顾的局面,有些抵触,又有些期待,还有些感动。
他是个大夫,身体一直都很好,成|人以后甚少生病,也没有被人照顾过,后来和东方冉在一起,想着东方冉那种性格,也不太会照顾自己。
比起照顾自己,东方冉八成会拿出一些她研究出来的特效药,然后往自己嘴巴里一塞,开始测试数据。
“谢谢。”白子君忍不住说道。
时贝贝觉得眼下的景象真有意思,前几天都是自己对白子君说“谢谢”,现在轮到白子君对自己说“谢谢”,眼球转了一下,时贝贝摇头:“不用,前几天都是你照顾我的,现在我在还人情。”
此言一出,白子君立马后悔了,早知道凡事都亲力亲为了,让时贝贝欠着自己的,还不上,那该有多好。
想到时贝贝会因此一事还清自己人情,和自己划清界限,白子君有些恼,他气鼓鼓地将碗放在床头的矮柜子上,皱着眉头说道:“不用你还,你走吧,我不要你还人情!”
说着,撅起了嘴巴,眉头也皱成一团,眼神有些委屈。
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点点会死吗?!
看到生气的白子君,时贝贝皱着眉头,其实白子君到底为什么生气,生气的原因,她隐约是有感觉的,但是她却不愿意承认。
她是一个自私鬼,她害怕被伤害,却做不到完全让白子君死心,因为她对自己太好了,拒绝白子君的方法有好多,最简单的就是自己再找一个,让白子君彻底死心。
但是她做不到,她不想拿着自己的幸福再去赌,虽然她很像对白子君说,别喜欢我了,我不会喜欢你,但是看到白子君病成这样,她又有些不忍心。
拿着碗,时贝贝摇摇头,说道:“那我走了,你睡吧。”
转身就要走。
“不许走!”白子君气得半死,睡了觉,吃了饭,又去了一层被子,白子君感觉到身体舒服了很多,也有力气咆哮了。
白子君想说,时贝贝你敢走,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话到了嘴边,白子君就咽下去了,他要是这么说,说不定时贝贝那个家伙真的再也不出现在自己面前了,那他岂不是很倒楣。
想了想,白子君口气生硬地说:“你要走,我就天天拿着喇叭到你家门口唱《义勇军进行曲》!”
时贝贝:……
你可以再幼稚一点么?
说完这些话,白子君觉得自己真的很不舒服,胸口都发闷,时贝贝是没有走,但是也没有走进他,她就站在门口,拿着大碗,一动不动地站着那里,他们之间隔着胖子李的一张床,还有半个过道,白子君却觉得跟隔着太平间一样。
对方都成神成仙了,自己就只能仰望。
想到这儿,白子君有点委屈,我哪里不好,你凭什么不喜欢我,好多姑娘都喜欢我的……
因为在生病,白子君脆弱死了,眼中竟然有些发热,害怕自己哭,他索性缩在被窝里,蒙着头,躲了起来。
此时,时贝贝严重怀疑,中暑,不仅带走了白子君的健康,还带走了白子君的智商。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她应该转身就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时贝贝没有走,而是坐在了胖子李的床上。
白子君没有听到门响的声音,偷偷露了一个脑袋,看到床那边的时贝贝,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酸涩,那种满满涨涨的感觉,似乎让他回到了十年前学生时代。
真是太丢脸了,竟然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耍脾气。
闷声闷气地说道:“别坐他的床,会变胖。”蠕动身体,挪出来一个地方,让时贝贝坐在他床上。
“不要了。”时贝贝摇头拒绝了,她还是有些尴尬,无法适应白子君的突然变脸。
想了想,说道:“你睡吧,我看着你睡,睡醒了,就退烧了。”
我根本就不发烧!
可是这话白子君没法对时贝贝说。
“我不睡,我要是睡了,醒来你就不见了。”白子君瓮声瓮气地说道。
时贝贝几乎要吐血,这家伙究竟是看了多少本台言,多少部言情剧,才会言谈举止都充满了八点档狗血剧的范儿。
嘴角抽搐,看在对方是病号的份上,时贝贝只能木着脸说:“别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了,忠告。”
“没看小说。”白子君探出脑袋,小声反驳,“我看的漫画。”
囧……
“神马漫画?”时贝贝忍不住问道,什么漫画能让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变成琼瑶楠竹。
“老师,再爱我一次……”白子君有些羞涩,嗷嗷嗷,身为汉子看少女漫,真的是太羞涩了!
噗!
时贝贝差点从胖子李的床上摔下去,“你再说一遍?”
白子君怒了,人家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不要让人家一遍遍重复那个难以启齿的名字,“《老师,再爱我一次》,据说,是追求女老师的至尊宝典……”
说到后面,白子君又有一些不好意思,好吧,他就是冲着“追求女老师至尊宝典”去的。
“你,你怎么知道那个?”时贝贝神色古怪地问道。
“荀陌推荐的。”白子君脸又红了,这算不算是另类的表白?
好沮丧,已经表白了那么多次了,为什么都不给回应?!
好难过……
“那个,你觉得这个漫画怎么样?”时贝贝试探性地问道。
“不要,一点都不好!”白子君脱口而出。
“为毛,哪里不好!”时贝贝声音有点大,随即她意识到自己反应过猛,放低了音调,“你觉得哪里不好?”忐忑,好忐忑。
“一点作用都没有。”白子君有些泄气,“我明明都是按照那本书指示一步步来的,可是半点用都没有。”
说到这儿,白子君开始絮絮叨叨的抱怨:“说关注微博,我关注了,说游乐园有惊喜,我去了,什么给对方足够的空间我也给了,说是若即若离保持神秘感,我也给了,还有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