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么真心诚心……我就是跟着‘作者有话说’一步步来的,但是半点用都没有!”
想到这里,白子君语气有几分咬牙切齿,“那个作者根本就是骗人的,等我好了,我要揭穿他!猥琐男,一天到晚就yy!”
听到白子君的话,时贝贝嘴角抽搐,眼角狂跳:“作者叫什么名……”
“……”白子君沉默了,片刻后,他说道,“我还是不要说了。”
“你说啊。”时贝贝有点急,就要揭晓答案了,为什么不说。
虽然白子君很享受和时贝贝这么愉快的谈话,但是为了自己的形象,他还是决定三缄其口。
“喂,说话不能说一半的!”时贝贝急了。
“作者名太那个,我不想你误会。”白子君认真地说道,脸上满是诚恳。
去你的“太那个”,去你的误会!
时贝贝彻底怒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都只是一更,我们家这边电影院,星期二电影票半价,我跑去看《致青春》了,改动还是挺大的,韩庚的戏份少好多
我看到《红日》那段哭得稀里哗啦,我想到了我的大学,大学毕业时,我曾经拿着扫帚站在凳子,披着一个大床单,唱过这首歌……我现实里就是个挺二的人。
快高考了,无论是准高三,还是已经高三的学生,或者是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祝大家看文快乐,未来光明!
挫折泪水都会过去!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6去你的“太那个”!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09/
正文 117回去我也想你
折腾了一天,白子君终于“退烧”了,时贝贝总算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看看学生日常作业,等待江云上课回来一起睡觉。
刚躺在床上,口袋里的山寨机就开始猛烈的颤抖,“嗡——嗡——”是一个来自帝都的完全陌生的号码。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边是一个还算是熟悉的声音:“喂,裤裤。”
是时贝贝网站的编辑,莫小云。
“你换手机号了?”时贝贝好奇地问道,以前不是这个号。
“没有。”编辑淡定的声音传来。
“这号我没见过。”怀疑地看着手机,莫非自己的山寨机彻底坏掉了?
“我买了一个新手机,人家赠了我一张卡。”编辑声音很平缓,“我怕你看到是我的号码,不接我电话。”
“……我似乎没有类似前科。”时贝贝有些纠结,难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了伤害编辑玻璃心的事情?
“和你没关系,我只是担心,今天我给十个画手打电话,除了你,还有一个接了,然后很快挂上了,另外几个看到我的号,就是不接电话,装死……我很气愤,很愤怒。”手机那边,编辑莫小云依然在用丝毫没有起伏的声音说着。
时贝贝一脸黑线:“你有事?”
“好消息。”编辑莫小云语气一点都不像是报喜的,倒像是跑到你家门口说“很遗憾,你高考落榜了”。
没有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人和异常,编辑继续说道:“出版社说,可以出版,需要你签一份合同,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赶紧回来更新!!!你这个没效率的魂淡!!!!”
手机那边,时贝贝几乎感觉到,对方的口水穿过了层层电网,喷到了自己脸上。
深吸一口气:“我过几天就回去,到时候更新,商谈合同的事情,你估计我能拿到多少钱……”
提到钱的事情,莫小云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不知道,看首印吧,网站第一次做这个,我也是第一次,我们尽量给你要,你做好准备,大概是不会超过五个点,当然这是国内,我们会推动海外发行,若是海外发行的好,明年你可以拿到六位数……”
提到钱,编辑莫小云语气轻快了很多,话也开始变多了起来。
六位数么?
时贝贝一点都没指望可以赚这么多,穿越前她那个圈子挺厉害的画手,拿到的也没有超过六位数的,原因无他,实在是,画一幅画需要的时间太多了,四格漫画,没有工作室,全靠自己,所以时贝贝倒是没有指望六位数的进项。
过了一会儿,饭厅陆陆续续有学生出来,过了一会儿门开了,江云开门进来,看到时贝贝诧异:“你怎么没陪白子君?”
她以为她一直守在白子君床头呢。
时贝贝无语:“我为什么要陪着他?”
江云听了,讪讪地笑了,“这不是培养同事爱么……”
“我没有同事爱。”时贝贝干巴巴地说道。
*****
胖子李的身体过于庞大,进门的时候总要发出那么一点声音,白子君再次从睡梦中醒来,这次,守在他床头的不是时贝贝,而是一脸横肉的胖子李。
整个心情都差了庶香门第。
胖子李看白子君这恶劣的表情,“嘿嘿”的笑了,贱贱地说道:“想说‘怎么是我’?嘿嘿,我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可没有别人,就你自己,时老师大概早就走人了。”
不用你废话!
白子君怒不可遏,喉咙干的冒烟,都说不出话来。
时贝贝果然是抛下他跑掉了,她明明说不会跑的,他们明明之前说的那么开心,为什么对方又走人了?
白子君裹着床单,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胖子李看到白子君这样,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你吃晚饭了?”
白子君不理胖子李,他还沉浸在被时贝贝抛弃的事实里。
胖子李乐呵呵坐在自己床上,继续说道:“晚饭好吃么?”
提到晚饭,白子君想到了晚饭是时贝贝给自己端来的西红柿炒鸡蛋,那个时候,他肚子里空空的,没有什么东西,普通的西红柿炒蛋自然也会觉得很好吃,想了想,口不对心地说道:“味道一般,不怎么样,还不如馒头好吃。”
馒头是小良家给自己掰的,有时贝贝的味道。
“是么?”胖子李咧开嘴巴笑了,“那盘子西红柿炒蛋还是时老师下厨做得,我和江老师都吃着不错,没有想到你竟然不喜欢?”
时贝贝做得?
白子君非常吃惊,一瞬间,心里那个后悔,早知道多拍马屁了,现在改口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心里这样想,表面上,白子君还是一脸若无其事,“你怎么知道是时老师做得?”白子君试探性地问道,心里有些忐忑。
“嗯,户主没做西红柿炒蛋,怕浪费鸡蛋,时老师自己掏钱买的鸡蛋做得。”时老师说她自己想吃这菜了,是给自己做得。
可是真相究竟如何,胖子李也不知道。
他什么都没说,白子君到底怎么猜的,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白子君却不这样以为,他心里一阵激动,果然时贝贝是给自己做得,她下厨做饭,还没有告诉自己。
心里又激动又后悔,时贝贝对自己也是很有心的,早知道这样,刚才他就不应该吃这么快的,应该慢慢吃,慢慢品尝。
既然她这么诚心实意的对自己,自己一定加倍对她好。
白子君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焰,胜利在望,美人就在前方招手呼唤!
白子君忍不住捂着被子傻笑起来,他没有看到被子外,胖子李那怜悯的眼神。
这货绝壁是傻了。
*****
第二天,雨停了,白子君大病初愈,却执意要跟在时贝贝屁股后面,给时贝贝拿包。
时贝贝想说重话来着,但是看到白子君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暴晒,白子君确实比以前黑了一些,但是比起白子君白得亮眼的程度,顶多就是让他的肤色呈现正常人拥有的白皮肤。
但是时贝贝就不一样,害怕晒黑,她特意穿了长袖的衣服,但是还是黑了,对着镜子,比之前黑了好几圈,什么敷面膜啊,什么高级护肤品啊,统统都没有效果。
看着白子君,时贝贝羡慕嫉妒恨。
“你真的是用高露洁美白的?”时贝贝好奇地说道。
白子君有些无语,“我牙膏是黑人的。”
(⊙o⊙)啊!黑人!
为毛你用黑人你还这么白,这一点都不科学!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变幻莫测的表情,嘴角慢慢上扬在心底握拳,也许时贝贝自己没有发现,但是白子君却很敏感的注意到了,比起之前的抵触,时贝贝现在对自己的态度真的是好了很多,至少,她可以平心静气的对自己说话了,而且也不对自己爱搭不理的了。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要保持,要发扬,要继续进步!
争取早日将时贝贝变成白时氏^0^!
经过十多天的集训,学生们的速写色彩有了质的飞跃,时贝贝感到万分的欣慰。
对于分级,很多学生都很抵触,时贝贝当年也被画室的老师从美院组里踢出来,事实证明,老师的选择是对的,自己和美院真的没有什么缘分,时贝贝这个英语废柴,拿到了某个美院的艺考通知书,但是因为对方英语限成绩要七十分,时贝贝真的是努力了,高考之前,昏天黑地背了n久的单词,临时抱佛脚还是没啥用处,考了六十九!
苍天大地亲舅奶奶,天公不作美,多那一分怎么啦,就多给一分会死么?
结合自己的悲惨经历,时贝贝还是决定,按照美院组的水准,严格要求自己的学生,务必让他们脚踏实地的提高美术技法。
比起当年自己呆的一个画室一个老师,一百来号学生,这十几个孩子真的是幸福的没边了好不好?
下午,学生们画得差不多,交上了两张比较有质量的色彩,一张详细一些的速写,就开始自由活动,压抑了这么久,一天到晚吃一样的东西,结合他们平时连“苦”字怎么写都不知道,时贝贝觉得自己学生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至少,他们都会自己收拾东西洗衣服了!
十天前这些孩子还给家里打电话说忘记带保姆了,袜子不会洗。
也就是他们家长修养好,时贝贝想若是自己的孩子给自己打电话说袜子的事情,时贝贝一定会崩溃的,说不定直接让熊孩子将袜子塞在自己嘴巴里。
看着在小河边玩水,自娱自乐的学生,时贝贝忍不住笑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的功夫,这些孩子都学会脱了运动鞋凉鞋,毫无顾忌的穿着拖鞋山里撒野。
就在时贝贝发出青春感慨的时候,身边突然感觉有人靠近,抬头,是一张桃花面的白子君。
白子君微笑地看着时贝贝,傍晚,瑶山斜阳的余晖照在白子君的脸上,模糊了他脸颊的轮廓线,他额前的碎发呈现橘色。
所谓的帅哥,就算是穿着拖鞋,也有一分随意的清新气质在身上。
“这个,给你。”白子君拿着一束野花,笑眯眯地看着时贝贝,若是忽略他眼睛里那一分不自然,整体装x还算是成功的。
时贝贝如遭雷击,一下子愣在原地。
这似乎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异性的花束。
只不过,为毛那么诡异,人家都是什么大马士革玫瑰,到自己这边,就成了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野花,更神奇的是,为什么这束花里,还有狗尾巴草这么神奇的东西。
不对,是狗尾巴花,狗尾巴花也是花!
难道是代替“满天星”的作用!?
这家伙把妹实在是太节约成本了,难道当年他就是拿着一堆野花将东方冉拿下的?
时贝贝的思维瞬间扭曲到另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并且越跑越远。
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不好意思一下,扭捏地搓搓衣角,羞涩地转身再来一个回眸一笑?
算了吧,这个动作会让她想起来抠鼻的如花美人。
“不好吧……”时贝贝尴尬地说道,送花接花这种事,还是太暧昧了,不可置否,那一瞬间,心脏节奏不规律了那么一下,无论是什么年龄,女人对浪漫还是没有什么抵制,虽然对方送的很诡异,但是这好歹也是花不是。
至少填补了自己将近三十年的收花经历空白不是?
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欢实,将手抄进大裤衩的口袋里,事实上是将手汗摸在裤衩上。
白子君微笑:“你误会了,我和学生一起采的,大家的心意。”
一句话,时贝贝提到嗓子眼的心脏重新落回原处,又不免有了一丝失落,是学生给的啊。
成熟男士和学生给的,在时贝贝看来差距还是很大的。
不过学生给的也不错,时贝贝突然又开心了。
学生送的花,岂不是代表自己很受爱戴,想到这个可能,时老师欢天喜地狼君,滚远点。
干咳两声,时贝贝努力抑制嘴角,一本正经地接过野花,“嗯,谢谢。”
白子君嘴巴再次咧大了一些,似乎有开向耳朵眼的趋势:“别客气。”
他绝壁不会告诉时贝贝,那狗尾巴草才是学生送给她的,这些学生的原话是,“祝老班茁壮成长”,想来,若是时贝贝知道,一定会气吐血的吧。
这个秘密就让它随风飘逝吧!
她收了他的花,低头嗅着花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么?
片刻后,时贝贝抬起头,“白子君,这花是你送的吧……”
阿嘞?竟然猜出来了?
微微张开嘴,嘴型呈“o”状。
但见时贝贝轻蹙柳叶弯眉,樱唇微启:“为毛这黄|色的画一股消毒液的怪味,你闻闻,是不是?”
白子君:……
******
经过十五天紧锣密鼓的集训,学生们终于可以离开人迹罕至的瑶山,奔向科技发达的s市市区。
换句话就是,写生结束了,大家可以回家了!
临行前一个晚上,户主宰了一只羊,学生们自己串羊肉,自己夹着锅煮。
为了送别会气氛热闹,学生们还从小卖铺里买了小瓦的灯泡,放在院子里。
原来黑漆漆的院子里,此刻炉子里火光点点,周围还亮着小灯泡,看上去很漂亮。
户主给学生们借来了很大的喇叭,没有麦克风,用喇叭代替吧。
艺术班从来都不缺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就算是少了几个音乐生,也不影响气氛。
班长南宫珏率先一嗓子唱开了,绝壁震惊,他唱的是《浏阳河》,那歌声,鬼哭狼嚎,鬼迷心窍,鬼哭狼嚎,颇有“不砍死他不舒服斯基”的风范。
让时贝贝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班上几个女生,方亚云为首的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一堆草,围在腰上,跳起了草裙舞,动作出奇的一致,若不是时贝贝知道这是临时搭建的,还以为他们排练很久了。
然后出来的是两个男生,两个男生穿着拖鞋,一人拿着扫帚,一个拿着拖把,充当麦克风,唱起了《海阔天空》,因为曲调太熟悉,包括围在炉子旁烤羊肉的户主都跟着一起唱起来,气氛相当热烈。
紧接着,两个女生,一个短发一个长发,口袋里放着《西班牙斗牛曲》,配合起来跳起了拉丁舞,就连时贝贝这个外行,都能看出来跳得很好,看得一众少年口哨不断。
北堂靖原本是看热闹,但是学生们哪里容许纪委大人一个人窝在角落,将他提溜出来,一定要他表演节目,于是北堂靖现场来了一段“北堂枪”,当然,红绫长枪是找不到的,取而代之的是一米五长的晾衣竿。
一晚上掌声都没停下来,叫好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最后时贝贝被一竿学生推出来唱歌。
时贝贝唱歌的水平,只能和南宫珏比比,随便哪个都能将她pk掉,偏偏学生不肯放过她,户主觉得有趣,也来凑热闹。
“饶了我吧,我真不会唱歌。”时贝贝连连告饶,慌忙摆手。
“不成,老师,必须唱,我们都唱了你也要唱。”学生们不依,难得有机会看老班的笑话,谁肯放过,唱必须唱!
时贝贝无奈,硬着头皮上,“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着肩……”
励志歌曲,《我相信》,结果没唱到高|潮就扯不上去了,幸好没人发现,大家都和时贝贝一起唱。
这瑶山最后一夜,一直闹到凌晨一点,大家才散去。
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星光,再也不会有这么美味的肉串,再也不会有这么热闹喧嚣的青春。
我们中二的青春,骑着一头叫草泥马的神兽,在时光的大路上,一去不复返。
回顾往事,原来你曾傻得这么可爱。
*****
第二日,学生们坐着大巴车离开瑶山。
记得来瑶山的时候,一个个学生光鲜亮丽的,看上去就像是明星,离开的时候,这些太子爷,小公主,看起来则像是拾荒者,或者是像是油漆工。
南宫珏看着时贝贝,挠挠头,“老师,我们还会回来么?”
时贝贝抬头好笑地看着南宫珏:“怎么,还闲呆得时间不够,想要再多呆几天?”
南宫珏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他也知道老班在给他开玩笑,所以并不介意,少年挠挠头,“只是有点舍不得。”
“到了大学,大一大二这种机会很多的。”时贝贝实事求是的说道,大一大二的美术生都要出去写生,无论是什么专业的,都跑不了。
“也是瑶山么?”有学生好奇地插话说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是的机会很少。”时贝贝也不保证,因为学校和学校不一样。
学生们有些怅然,其实瑶山挺好的。
时贝贝自然不会告诉这些学生,就算他们有机会再来瑶山,心境和之前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因为陪在他们身边的人,变了,他们所处得环境变了。
也许不久的将来,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四妃,也会拆伙,各过各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每个人的生活里,那些你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人,时过境迁,你会发现,你记不得他们的名字,甚至想不起他们的长相。
他们只是路人。
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这些学生的路人,时贝贝有些感慨又有些惆怅,其实都是一样的,这些学生也会成为自己生活中的路人,十年,二十年,自己怎么能保证,将来这些孩子站在自己面前,自己还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来得途中是慢的,回去的路却觉得很短暂,之前是漫长的四个小时,现在则是短暂的四个小时。
和之前来得完全不一样,学生们不停的在看路牌,到哪里到哪里了。
比起对于瑶山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留恋,他们更想要回家,更想换下来沾上丙烯颜料的衣服,洗一个痛快的澡,吃一顿美味的大餐,睡一张没有跳蚤的大床。
一路上,不断有学生打电话,叽叽喳喳告诉手机那边的家长他们现在在哪个位置,还有多长时间到家,少男少女交流着在瑶山发生的趣事儿,时不时发出一声爆笑,和去瑶山时的无精打采截然相反。
别说这些孩子,就连老师们也一样。
“总算可以回家了,我回去一定要换衣服睡觉。”江云笑着说道。
胖子李接话:“我想吃肉,昨天那点羊肉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哈,你再吃就成猪了!”江云毫不留情的说道。
“哪有,你看,我肚子上的肉少很多了,我绝对瘦了,五斤,不对,十斤。”胖子李反驳。
“少来,怎么可能,你一顿吃五个馒头!”江云不信。
“哈,我以前一顿吃十个馒头!”
两个人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小声打着嘴仗,反正学生都在前面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你回家要做什么?”白子君笑着问道。
“洗澡睡觉。”时贝贝也忍不住望着车外的高速路上的指示牌,不过她也没有忘记反问白子君一句,“你呢。”
“想你。”白子君认真的看着时贝贝,“回去我也想你。”
时贝贝脸一下红了,红果果的调戏,这家伙太不正经了。
“少来这一套,油嘴滑舌。”时贝贝撇嘴说道,也许她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嘴角是向上翘的。
“我是认真的,到家我给你打电话。”
“少来,谁要接你电话……”
窗外,又是一个艳阳天。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7回去我也想你~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10/
正文 118别秀存在感啊,喂!
时贝贝回到家,先洗澡,洗完澡冲干头发,饭都没吃,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钟,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一打开手机才发现,一共十六条未接来电,还有两条短信。
白子君:醒来记得给我打电话^0^~
时贝贝原本不想搭理这个家伙,但是想到对方有一直等自己电话的可能,时贝贝又有一些不忍心,可是当她刚拿起手机要打电话的时,她又犹豫了,万一对方已经睡觉了怎么办?
于是时贝贝干脆放弃了,她将手机跳到音量最大,然后放在了口袋里,等待白子君打给自己。
看到从瑶山回来,又瘦又黑的闺女,时妈妈那个心疼,知道闺女很累,所以就是中午吃饭也没叫醒她,估摸着闺女能赶上晚上的饭,所以晚上这顿饭做得格外丰盛。
时贝贝吃饭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惦记着什么事儿,不住的摸自己的口袋,时妈妈见状,随口说道:“有事儿,在等电话?”
“没有,这几天每天都有学生家长打电话,习惯性的动作。”作为一个成年人,时贝贝的谎话说得很溜。
时妈妈不疑有他,只是给闺女夹菜,“多吃点,你看你,又黑又瘦,都没样了。”
时贝贝听着大囧,低头扒饭。
饭吃了一半,口袋里,山寨机震耳欲聋的手机铃响起,时贝贝慌忙起来跑到自己屋子里接电话,“喂?”
听到闺女屋子里传来的说话声,客厅里吃饭的时妈妈和时爸爸面面相觑。
时妈妈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咱家贝贝是不是谈恋爱了?”声音很是兴奋。
时爸爸瞥了老伴一眼,摇头说道:“这事儿你别搀和,孩子的事儿,让她自己去捯饬。”事实上,时爸爸在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时妈妈笑得跟一朵花一样,只是低头闷笑,笑了一会儿,也侧着身子,偷偷听闺女说话。
当然,什么都没听到,但是时妈妈依然很快活。
自从大柱那事儿后,闺女很久都没开心的笑过,想起王大柱,时妈妈也有些伤感,是个好孩子,偏偏那孩子那样……
他们就算是再喜欢王大柱那孩子,也不可能搭上自己闺女的幸福。
想起来王大柱,时家人就觉得内疚。
****
“你醒了?”电话那边,白子君声音很是疲惫,有气无力的。
“你病了?”时贝贝口气有些连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慌乱,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勉强只能是比较好的朋友之间的关心。
“没有,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没有睡觉,所以很困。”白子君语气有些小撒娇,小卖萌,握拳,这都是来自恋爱攻略,攻略上说,每个女孩子,都有做母亲的天赋,要激发她们的母性!
“……”时贝贝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不佳地说道,“那是你不困。”
笑话,他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爱护,自己算是什么,想要自己心疼,门都没有。
白子君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人潜意识里,在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会放松警惕,缩在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白子君一直很困,但是他锲而不舍的给时贝贝打电话,生怕时贝贝忽略了自己的电话,虽然他知道,对方应该是在睡觉,但是他就是不能抑制住自己打电话的欲|望。
不过,好在付出并非是没有回报的,白子君嘴角微微上扬,也许时贝贝自己都不知道,她对自己的苛刻,是出于关心,被喜欢的女孩关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尤其是,女孩之前都对自己不假颜色。
“嗯,我去睡觉去了。”白子君轻轻地说道。
“快去睡。”时贝贝催促,“作为医生,自己都不健康,怎么保证病人健康。”
“嗯,知道了,时老师。”白子君很乖,很听话,时贝贝有种异常的满足感。
扣上手机,时贝贝莫名的很高兴,很轻松,仿佛了了一桩大心事,不过联想到白子君的医生身份,时贝贝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认识的另一位医生,同样是一声,同样不会照顾自己。
那个人,似乎比白子君更不会照顾自己。
王大柱。
时贝贝在心里轻轻念着这个名字。
在当今这个社会,很多人会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问题,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纵然理智上这么告诉自己,但是心里上,时贝贝始终不能过自己这一关,因为有个人曾经全心全意的对你,但是当他落魄的时候,你却无法做到不离不弃。
若是受伤的是自己,王大柱一定不会像自己这么自私,一定可以做到不离不弃。
可是她不是王大柱,她还是自私,还是懦弱,她害怕承担一时脑热的后果,也许短暂的幸福后,自己一个人要背负起照顾重病丈夫的重任。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时贝贝心里一直不敢面对的是,她不爱王大柱。
她或许有些喜欢,或许只是欣赏,但是她对王大柱,绝对不是爱情。
更像是,在绝望的沼泽地里,抓住的一根稻草,一根浮木。
她做不到,和他一样全身心的投入。
或者是,她还没来得及爱上王大柱的时候,她就放弃了这段也许会很美好的爱情。
时妈妈很奇怪,闺女怎么没声音了,想来已经挂断电话,怎么还不过来吃饭。
“菜凉了,贝贝,过来吃饭吧。”时爸爸忍不住说道。
“哎,知道了。”时贝贝放下手机,大步走出卧室。
第二天,正好赶上了周末,时贝贝一个人在家,昨天白天睡多了,晚上时贝贝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索性爬起来画画,今天编辑把合同发来,让时贝贝看看合同,然后给寄过去,合同需要一式两份,时贝贝要出门复印。
复印店离时贝贝家不远,是一户人家的车库租出去,改成的复印店,原本不需要走多少路,不知道为什么,刚下楼,没走两步,时贝贝突然有一种冲动,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件事情。
眼下,地震已经过去,灾区正在重建中,s市支援的医生都应该回来了,时贝贝突然相见一眼王大柱,就是远远地看一眼,想知道对方的病情,时贝贝也知道,自己这个渣女是不应该出现在王大柱面前的,虽然是王大柱提的分手,事实上,真正分手的人,是自己。
时贝贝走出小巷,打车,一路到了三院。
到了三院,一打听,王大柱并没有来上班。
王大柱这次为医院争了光,医院特许他放假,身子好利索再来上班,按理说,他身体没有痊愈,应该在医院接受治疗,虽然他是三院的大夫,但是却没有在三院住院补天记。
没有人知道王大柱住在哪家医院,又或许是,时贝贝打听的那个人,不知道王大柱住在哪家医院。
握着手机,时贝贝看着手机上王大柱的电话号码,有些茫然。
她原本想的很好,偷偷地看王大柱一眼,她就是那么自私,她只是想要求个心安。
但是,她没有想到,王大柱并没有在三院。
她来回这一趟,就是瞎折腾。
真狼狈,时贝贝在心里嘲笑自己的伪善虚荣假好心。
*******
周一,写生回来,学生们重新回到了他们熟悉的画室,回到了他们熟悉的校园。
也许是时贝贝的错觉,她觉得自己的学生似乎有了一点不同,他们比之前阳光了很多,也团结了很多,更重要的是,这些孩子似乎平民了很多。
天高的学生原本很讲究,虽然食堂的饭菜很好吃,但是学生们却很少去食堂,他们总是喜欢开小灶,时贝贝班里的学生,几乎人人都要出去吃饭,他们不喜欢吃食堂,每次吃食堂都能挑出各种毛病。
但是现在似乎不是这样,中午放学,时贝贝看到学生们呼呼啦啦走向食堂,整齐划一,除了个别留在画室要别人捎饭的学生,都去了食堂。
北堂靖甚至准备了一个饭缸,没少被南宫珏笑话,但是笑话一段时间,大家发现饭缸似乎真的比较卫生,只是有的时候刷起来很麻烦,有些不怕麻烦的,也带了饭盒子,不过更多学生还是用学校餐盘。
毕业之前,有同学好奇地问北堂靖,“北堂同学,作为咱班第一个用饭盒的人,请说一下感想。”
北堂靖沉默了半天,说道:“自备饭缸,学校给菜比较多。”
噗!
这个答案惊悚了一群人,随即大家想到,似乎,真的是这么回事儿,自备的饭盒体积比较大,食堂的阿姨不自觉给的就比学校的餐盘多。
没有带饭盒习惯的学生捶胸顿足,大呼吃亏,带饭盒的学生无比嗨皮,沾了便宜好开心。
*******
写生的时候,学生们觉得写生累,真回到了画室,大家又开始怀念写生的时光,回到学校,意味着他们要面对高三这一事实,从准高三变成真正的高三,压力并不是一般的大。
据时贝贝所知,上届高三,升学率并不是很高,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放弃了高考,拿到了国外的录取通知书。
升学率虽然照去年有所上升,但是和公立学校还是相距甚远。
学校将艺术班看得很重,荀陌已经决定,若是这届艺术班比较好,拿到的艺术录取证比较多,那么下届高二也开设艺术班。
艺术类每个老师都憋着一口气,想着超过普文普理班级的升学率,他们总是不受重视,好不容易被学校重视,老师们也挺高兴的。
虽然,当老师不是他们的主业,但是没有人希望被轻视。
老师管理的更加严格,艺术生到校的时间甚至比普通班级的时间更早,写生回来,学生们明显感觉到老师要求的更加严格。
比起现在,写生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高三七班美术生出去写生的事情,在学生之间不是什么秘密,在绝大多数学生眼中,艺术班的学生就是学校出钱让他们出去玩了一圈,高三七班的音乐生很羡慕,他们就是在音乐教室练琴,发声,听着美术生说着写生遇到的趣事儿,他们无比羡慕。
十七八岁的学生,大概都有那么一点虚荣心,对于不好的那些遭遇,他们一个字都没说,可劲儿的说好的,将瑶山打造成一个人间仙境,说得很多学生口水直流,回家就嚷嚷着,放假不去别的地方,就要去瑶山度假。
时贝贝听着自己学生胡扯,觉得他们真坑爹,骗死人不偿命。
******
时贝贝在山区,白天基本没有信号,夜深人静的时候,信号才稍微好那么一咪咪,学生家长编辑找她基本上都是晚上,她们知道时老师写生期间,肯定和他们孩儿一样睡得晚。
这原本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可是有个人不知道。
时贝贝自然不知道,展月白曾经到天高门口堵了她一次,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时贝贝并不在学校,袁素告诉这位有些偏执不服输的学弟说“贝贝带学生写生去了”。
袁素也不是神,不可能所有人都看的透彻,以前她觉得展学弟还是挺适合贝贝的,但是现在觉得,展学弟未免有些不够成熟。
做男朋友什么的,实在是缺乏安全感。
为了贝贝,也为了学弟自己,袁素难得劝了一句,“强扭的瓜不甜,月白你还是放弃吧。”
袁素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就差说一句,人家根本不喜欢你,你赶紧走吧。
也不知道是展月白平时个人感觉太良好了,还是什么原因,反正这话,让展月白听扭曲了。
在展月白的耳朵里成了,时贝贝为了躲避自己,宁愿跑到鸟不拉屎的瑶山,也不愿意看到自己。
岂有此理,展月白气得鼻子都歪了,我哪里做得不好,这么招你烦。
展月白非要缠着时贝贝,让时贝贝给自己说个明白。
他有多喜欢时贝贝,其实也没有,说白了,就是魔怔了。
和时贝贝对王大柱一样,就是因为结局格外不好,所以才会记得那么清楚。
跟看小说似的,你看甜文,看过,笑过了,也就那样了,你看个虐文,合上书,三四天缓不过劲儿,想起来就难受。
两者原理其实是一样的。
于是这日,在时贝贝下午放学吃饭,晚上准备接着工作的时,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时贝贝面前。
黑色奥迪车车窗缓缓下移,露出了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