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白棒子国楠竹一样英俊的脸。
对别人说,这个是帅锅,对时贝贝来说,这家伙什么都不是。
展月白长得真的很好,但偏偏这个长相,这个气质,不是时贝贝碗里的菜。
“我们谈谈吧。”展月白说道,声音比较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时贝贝打了一个哆嗦,“谈什么?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
展月白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瞟了时贝贝一眼,时贝贝干巴巴地笑了,这个段子,确实挺冷的,这年头人人都知道。
“那个,我时间不多,要说什么快一点儿,我待会儿还要上课。”时贝贝见对方不回应自己的冷笑话,于是恢复了往日公事公办的口气。
展月白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骨节清晰明显,手背上露出青筋,很明显,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惜,时贝贝偏偏是那个没心的,他一点都没看出来,对方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或许,只是不在意。
展月白感觉到了无比的屈辱,他到底哪里不好,时贝贝看不上他,竟然到了躲着他的地步。
好歹,展月白还记得上次的教训,不愿意向上次那样,那么惨烈的收藏,让时贝贝彻底厌恶自己。
忍了太多次,忍着忍着,就忍成了忍者。
眼下,展月白就是“忍者”状态,一次次的失望,生气,被时贝贝这么插科打诨,他已经气无可气。
巨浪还没开始,天就晴了。
想了想,展月白下了车,这一段路,街边都是可以停车的,锁上车,说道:“还没吃饭吧,我们去吃饭,边吃饭边说。”
时贝贝原本就像买个包子,但是见到展月白这个样子,就明白,今天不说清楚,对方大概不会让自己离开,这样想着,时贝贝痛快地点头了,“行,一起吃饭。”
看到答应的如此快的时贝贝,展月白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对方还没有厌恶他,至少还愿意和他吃饭,不是么?
展月白带着时贝贝到的是天娇酒店,虽然时贝贝不太乐意,但是展月白执意如此,时贝贝也没有办法,吃人家嘴短,这样欠着人家这么大笔人情,真是。
时贝贝有些坐立不安,拿着刀,将盘子里冒着热气的羊排切成了羊肉馅刀疤皇后。
此情此景,展月白有些无力,更有些无奈。
他知道,自己终于要面对一个,一直以来,都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时贝贝,究竟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这个答案,那么明显,却那么残酷,展月白觉得胸口闷。
一个女人,拒绝一个男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对他冷言冷语,恶语相加,而是根本就无视对方。
无视,比言语攻击,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但是最终还是有些不甘心,展月白忍不住问道:“大言不惭地说一句,我自觉家世,长相,个人能力都很好,前途也不错,我们彼此之间父母熟稔,日后你嫁到我们家,不会有国内电视剧那里面的婆媳问题,我母亲喜欢,我父亲也会喜欢,两家知根知底,你为什么一直对我不假颜色,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一番话,展月白说的无比艰涩,心里有些堵,“难道只是因为,我们认识的最初,我放了你的鸽子?”
“有这方面的原因……”时贝贝老实地说道,既然对方都这样摊开说了,自己索性也摊开说,时贝贝也注意到,对方现在心态相对平和,不像刚见面那么激动。
还未说完,展月白打断了时贝贝的话,他有些急切地解释,“我那是……”
没等展月白说完,时贝贝迅速地接着自己之前的话说道:“我知道,除了这个原因,自然还有别的原因。”
展月白闭嘴了,脸上是四个字,愿闻其详。
要是再多那么一行注解,肯定是,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我就将你溺死在马桶!
微微叹口气,时贝贝说道:“我知道,因为是相亲,你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你很优秀,之前又见过很多相亲对象,都没有成,几次失望,你不想见我很正常,这是人正常的心理,我很能理解。”
听到时贝贝这么说,展月白一下子愣住了,他自然是知道,母亲是如何对时伯母说的,纵然是朋友,有些事情该隐瞒还是要隐瞒,母亲掩去了自己之前的那些相亲经历,对时家人宣称,时贝贝是自己回国见的第一个相亲对象。
他回国时间原本就不算特别长,休整一两个月,虽然有些长,但是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毕竟他们在国外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同样是生活在国外的华人圈,但是毕竟那还是国外,和国内终究有差别。
展月白一直以为,自己之前相亲的事情,时贝贝不知道的,没有想到……
他整个人有些萎靡,竟然是这样,人家早就知道,只是给他们面子没有说而已。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展月白不禁问道。
时贝贝无奈地笑了,她没有想到,对方的聚焦点竟然是这件事上,但是既然对方问了,她说道:“我是自己猜出来的,你和我见面的第二天,我就猜出来了,不用担心,我没有告诉我们家,我母亲现在也不知道。”她只是知道你母亲一边说中意我,一边继续为你张罗相亲对象,不过这句话,时贝贝没必要说。
“因为这个?可不是说可以理解么?”展月白双手再次握紧刀叉,他抬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时贝贝,既然对方说可以理解,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淡,难道是报复?
时贝贝摇头,“当然不是,说实话,展先生,我理解是一回事,从心底接受,是另一回事,不能否定,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被你放鸽子后,又知道了这件事,我很难对你产生好感,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
展月白被时贝贝搞晕了,到底是自小长在国外的,和老外打招呼直来直去惯了,他虽然心里更倾向于中国男人的想法,成家立业,但是国外的思想还是印象到了他,他开始艰难消化时贝贝的话。
理解,但是不接受?
虽然她理解他,但是并不代表,她会喜欢他?
“还有么?主要的是什么?”展月白其实被打击的很想走人的,但是他还是想要听下去,他知道,时贝贝还有话没有说,下面的,才是时贝贝不肯接受自己的关键。
听到展月白这样问,时贝贝忍不住笑了,她往嘴巴里放了一口“羊肉馅”,咽下去,羊排虽好,但是吃很多还是太腻了,时贝贝摇头,她的胃果然还是适合中餐的。
“主要的就是,我真的不喜欢你啊。”时贝贝笑了,“真的很抱歉,我努力过了,没有用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没什么不对,你很好,或许是很多女孩心中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可是无论你多好,我就是不喜欢,有什么法子呢?
果然,此言一出,展月白脸色大变,显然,他确实被这个简单的真相给刺激到了。
这句话,时贝贝上一次也说过类似的,她说他们不合适,但是那天,时贝贝绝对没有今天说的这么直白,神色这么诚恳。
她是真的不喜欢他,没有任何原因,就是单纯的不喜欢。
就像是兔子吃草,老虎吃肉一样,天性的不喜欢,谁也改变不了。
离开酒店的时候,展月白神色恍惚,有些彷徨无措,望着时贝贝的眼神有些茫然。
他似乎很喜欢她,但是又似乎没有那么喜欢她。
无论他喜不喜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孩,真的真的不喜欢自己。
哪怕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
展月白觉得,这是他最失败的一次爱恋,对方根本不给他们爱情开花的机会,他种下的爱情的种子还没发芽,就让对方在地里灌上了水泥。
“时小姐,你回去吧,打扰了……”展月白嗫嚅着嘴唇说道,神色大受打击。
时贝贝看着展月白这样,有些担心,对方是开车来的,不会被打击的路上出什么事儿吧。
呸呸呸,这话不能乱说。
但是终究是好心,时贝贝问了一句:“那个,你要不要把车停在这里,打车走。”
展月白摇头,“不用,我没有那么脆弱。”我只是暂时的心情不太好。
看看表,时贝贝觉得时间不多了,要回学校,准备晚上讲解人物头像的注意事项,这是很重要的新课,“那我先回去了,我还有课。”
“行,你走吧。”展月白眷恋地看着时贝贝,对方甩下一句“再见”,潇洒地离开了。
果然是不喜欢的,因为不喜欢,才能走得这么干脆。
展月白不禁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来一根,点燃,慢慢吸。
今后应该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吧,想来对方也不想和自己再有什么交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天涯何处无芳草。
一边吸烟,展月白一边这样劝解自己。
让时贝贝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走在通向画室,相对学校僻静的小道上,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此时已经是十月份,白天明显缩短了,此时天已经黑了,偌大的学校,除了离校晚的零星学生,就没有人了,就算学校有路灯,时贝贝还是被吓了一跳。
捂着嘴巴,仓促后退,待看清来人,时贝贝怒了:
“白子君!”
声音咬牙切齿,你装神弄鬼在藏在这里做什么?
让时贝贝没有想到,对方比她还要生气,他阴着长白山雪崩的脸,看着时贝贝,就像要将她活吞了一般。
两人对视,时贝贝被这浓烈的“你杀我全家”的愤怒眼神震慑,忍不住又后退一步。
“你,你要干什么……”时贝贝结结巴巴地说道。
白子君眼神眯起来,看着时贝贝就像是天神看凡人,他不用睥睨众生,睥睨时贝贝一个就够了!
“哼!”
白子君撇嘴,向上翻了一个白眼,扬起鼻孔,转身离开。
他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
时贝贝泪牛满面,几乎要给这个极品跪了,大哥,你到底出来干嘛的!
不待这样秀存在感的!
作者有话要说:欧耶耶~~~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8别秀存在感啊,喂!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11/
正文 119我们不熟啊!
白子君就怎么走了,留下时贝贝一个人在原地。
时贝贝挠挠头,继续向画室走去。
时贝贝的方向正好和白子君是一条路,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白子君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时贝贝快步走了一段路,却又发现前方的白子君。
犹豫着,不知道要超过他呢,还是要超过他……
就在这个时候,白子君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时贝贝,一脸便秘样。
“你跟着我干嘛!”白子君竖起一根手指,抚摸这下巴,居高临下俯视着时贝贝,仿佛在说“绝望吧,你们这些渺小的人类”!
时贝贝被自己脑补的画面雷了一个七荤八素,眼看白子君那炸药的样子,时贝贝不敢触这个霉头,讪讪地笑道:“我要回画室,呵呵呵。”
据说,每个“呵呵”背后都有一个词,叫傻逼,而“呵呵呵”则叫“大傻逼”,自己干巴巴的笑的这三声,时贝贝莫名有一种自己找回场子的赶脚。
“去画室?”白子君阴着脸看着时贝贝,“去画室还磨磨蹭蹭的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早早地回学校,你这个老师当得未免有点太失职了,哼!”
白子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
时贝贝嘴角抽搐,我就算是失职,也和你这个校医没啥关系吧,你凭什么训我啊,时贝贝不乐意了。
白子君看到时贝贝撇嘴的样子,胸口的火更胜,哈,竟然还有理了,说着卷起袖子,就要替天行道教训时贝贝一回,哪知道这个时候,时贝贝低头看了看表,时间真的不多了,马上就到学生上课的时间了,她还要给学生出题。
皱了皱眉头,时贝贝说道,“我没时间和你说了,我要赶紧走了。”
说着一溜小跑,向画室的方向飞奔过去。
白子君气得翻白眼,你和我说话没时间,和那小白脸说话有时间,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当我不存在,时贝贝你太过分了!
他很想甩脸子,找到对方,大吼一句,你以为你是谁!
但是想到,自己和时贝贝没有任何关系,白子君又觉得自己可怜,莫非这就是暗恋,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
太窝囊了,真是太窝囊了!
白子君冷笑三声,时贝贝你等着吧,等到劳资追到你,劳资天天要操练你三百六十五遍!
想着,白子君脸有些红,操练这个词儿,真是太不cj了。
*******
晚上,十点半,学生们陆陆续续走人,时贝贝看着最后一个学生上了自家的私家车才走人,原书小说里,s市因为贫富差距过大,天高附近并非特别安全,时贝贝总害怕有绑架事件,虽然这种事情,更像是电视剧小说里的情节,但在这个世界,北堂靖都能带枪还有什么不可以血色激昂的岁月。
送走学生,时贝贝打算自己骑着电动车回去,刚到车棚里推车,突然,车棚突然亮了起来,远处一辆车,开了大灯,时贝贝眯着眼,然后看到了车内的白子君。
片刻后,车停到了时贝贝身侧。
“把车停在这里,找个时间推回去,我送你回家。”白子君脸很臭的说道。
他还没消气呢,此时给不了什么好脸色。
眨眨眼,时贝贝大脑有些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白子君说啥,呆怔片刻,点头说道:“好。”
白子君有些诧异,时贝贝鲜少答应的这么痛快,时贝贝其实也有自己的考量,毕竟她这么晚了,一个人骑车回家确实不安全,二十分钟的路程,说很短暂,但是路上真出什么事情,谁也不好说。
白子君也没要求时贝贝坐在副驾驶,时贝贝坐在后面,白子君坐在前面,一边开车,一边还是问道:“难得答应的这么痛快啊。”语气不佳。
时贝贝“嘿嘿”笑了,“我这不也害怕么?”
“知道害怕还一个人这样回去,你就不知道买辆车。”白子君皱眉说道,语气依然不佳,但是言语中关心的意思还是很明显的。
时贝贝摇头,“买车也没用,我又不会开。”
“不回去学?你还是老师呢,怎么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要积极进取!”白子君又开始教训开了,只是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时贝贝认定白子君是每个月几天都会有这么几天,也不在意对方的口气,被损了太多次,也就那样了。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尴尬的,白子君对自己的心思,昭然若揭,自己这样,算不算是欲擒故纵。
怎么看她的行为都像是享受人家追求的矫情女,真是太讨厌了,时贝贝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哪有时间,呵呵,这样也挺好的。”时贝贝随口说道。
这样也挺好的?
自己带着她,她觉得挺好的?
明知道时贝贝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白子君就是很想笑,很开心。
他干咳了两声然后说道:“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
车速并不快,但是时间却感觉很快,一首歌的功夫,就到了时贝贝家门口,时贝贝正要开车门,白子君说道:“以后,我送你吧。”
“嗯?你说什么?”白子君语速太快,时贝贝没听到。
白子君有些腼腆,又有些不好意思,他说过很多甜言蜜语,但是一本正经的话,他还是会觉得害羞,“以后,每天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时贝贝没有说话,手放在门把上,僵在那里,她干巴巴笑了两声:“这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白子君装作若无其事地说着,“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哗——碰——轰——
心里像是有什么炸开了,心跳突然不规律起来,时贝贝觉得脸颊很热,明明是很平常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会觉得很感动。
她承认,她缺乏关爱,她就是个缺爱的人,别人对她一点点好,她就会心跳不已。
纵然顶着女配这张脸,当了二十七年的路人甲,时贝贝还是无法习惯别人的追求,她不需要鲜花,却非常需要别人的嘘寒问暖。
东方熙这样,王大柱这样,白子君还是这样……
“那个,再说吧。”时贝贝丢下一句话,慌不择路的跑掉了。
看着时贝贝狼狈的样子,白子君突然很想笑,他确定,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心情,从未像今天这般愉悦。
时贝贝的表现,太敏感了,太突兀了。
她心里有他,就算她不承认,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心里也有他。
或许,她现在对他,就像是自己当初那样,只有懵懵懂懂的好感,但是他会努力,让这一点点好感,变成很多点点,逐渐的,占据她整个心。
我不会放弃的,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
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就到立冬,天气逐渐转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生们换下了半截袖的衬衫,穿上了毛衣风衣,时贝贝大约是全学校最早一个穿上羽绒服的人,她很怕冷,而天高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比较隔冻,天都下起了小雪,他们还是穿的很漂亮,就像是韩剧里的男女明星,各个都很拉风。
时贝贝每天鼻子都冻得红红的,脸颊也是红的,一吹凉风,鼻涕水都留下来了,为了不影响市容,时贝贝在口袋里备着一包手帕纸。
时贝贝通过教育局内部的消息知道,十二月圣诞节那天,全省统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老师们商量了一下,再次改变了教学方案,开始侧重于基础,统考其实还是挺重要的,每年都有那么一些学生,因为不重视统考,滑铁卢,落到了本科线以下,没有办法上本科。
因为时贝贝的严格要求,学生们叫苦不迭,每天都要考试,每次出题都要排名,一个画室才二十几个学生,三个老师虎视眈眈的看着,这种就像是精品小班的待遇,不仅给学生带来了很多压力,老师也感到压力很大。
时贝贝这几天都感觉不舒服,嗓子很干,喝水都很疼,嗓子里还有痰。
于是,在刚过立冬的第三天,时贝贝给学生做范画的时候,觉得头重脚轻,好不容易画完,丢给孙露一句“我去休息室”,就匆匆离开,当孙露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时贝贝在发低烧,三十八度多一点儿。
时贝贝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虽然不算特别好,但是很少生大病,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时贝贝觉得胃里翻腾,想吐。
孙露扶着时贝贝到洗手间水池,刚到水池,时贝贝就哇哇地吐出来。
早晨饭,中午饭,全部都吐出来了,孙露也不嫌时贝贝脏,慌忙到办公室,给时贝贝拿水,拿纸巾擦嘴。
鼻子嘴巴里都是酸味,时贝贝身体很久没有这么抗议过了。
“我送你到医院吧。”孙露说道。
“你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去。”纵然是发烧,时贝贝还没有柔弱到不能自己走路的地步。
孙露皱眉,“这样怎么行,还是回去吧。”
时贝贝摇头,“你还是去画室,看着他们,我觉得那些小鬼要造反。”
越到考试,学生们心态越不好,尤其是上周学校发了毕业考成绩,时贝贝班里,有半数的学生,毕业考没有过,若是他们不想补考,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毕业证,直接被大学录取。
见时贝贝坚持,孙露只能叹气,“行,你照顾好你自己,我真觉得你这班主任当得累了。”
班里的小孩,除了时贝贝的话,谁的话都不听,时贝贝一走,班里立马就乱起来了,他们把时贝贝当成自己人,却排斥别的美术老师,觉得他们侵占了自己的“领地”。
孙露觉得,这是孩子们的青春中二病。
拉帮结派的小孩子,真是太不可爱了。
时贝贝收拾了一下东西,强忍着难受劲儿,吃了一片退烧药。
她不想去医院,这年头,去医院就是扒皮,时贝贝以前发烧感冒也很少上医院,不其然,时贝贝想到了你白子君。
她强忍着难受的劲儿,向学校医务室走去。
时贝贝不知道,她前脚去了医务室,后脚孙露就在画室里发脾气,学生们多聪明,老班不在这儿,他们很快就察觉到了,然后接开始玩手机,交头接耳,孙露忍无可忍,将画板子一只手劈成了两半,然后,整个画室都肃静了。
******
见到时贝贝的时候,白子君吓了一跳,他还没见过这么憔悴的时贝贝呢。
三步并作两步,白子君走到时贝贝面前,一把扶住她,“怎么了。”
“我发烧感冒,流鼻涕水,大概是扁导体发炎,刚才吐了,给我打一针最新章节教授难求。”时贝贝说道。
“你坐下,我看一下。”白子君说道。
白子君拿着一根木棍,放时贝贝嘴巴里,让时贝贝发出“啊”的声音,一番常规检查和询问后后,白子君让时贝贝伸出胳膊来,竟然诊脉。
“你懂这个?”纵然是头昏脑胀,时贝贝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白子君不是西医么,还是个开颅手术的西医,怎么懂这个。
“我学过的,之前你吃了什么药么?我先给你打点葡萄糖,你先躺一会儿,睡一觉,给你一个温度计,测试一下温度。”白子君说着写下药单。
“怎么不开消炎药。”时贝贝有些晕乎,青霉素啊,罗红霉素,阿奇霉素,这些不都是经常用的药么。
白子君听言皱眉,“待会看情况吧,我觉得个人是不建议患者使用消炎药品的。”
时贝贝头晕脑胀,差点要骂白子君庸医,我都这样了,竟然还不给我开药。
白子君皱眉,“你先到床上躺着去吧,我打给你打针。”
你打?
时贝贝那叫一个无语,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会打针!
踉跄站起来,时贝贝说:“我要回家。”
白子君沉着脸,很严肃地看着时贝贝,“别闹,你知道你是在拿着自己的生病开玩笑么?”
时贝贝几乎要吐血。
时贝贝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但见白子君拿出了打针的那一套行头,和医院一模一样的小推车,里面有各种药水,时贝贝夹着温度计,特别紧张。
“你别开玩笑了,我压根没见过打针的医生……”时贝贝被吓得脸白,人长这么大,谁没有遇到一两个不靠谱的护士,时贝贝曾经被一个护士扎了八针,真是“痛不欲生”,想到那种感觉,她整个人更加炫目,紧张地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
“据我所知,大部分大夫都是会打针的,这应该是一门必修课。”白子君说道。
胡扯!
时贝贝内心咆哮,她不是没有医学院的同学,没听说哪个医生还要自尽往自己身上扎针眼的,少来了!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法,时贝贝觉得自己脑袋上都冒汗了。
“别紧张。”白子君轻轻地说道,他看着时贝贝,极为认真地说道,“在国外,华人社区,我有一个绰号叫‘白一针’。”
时贝贝要哭了,他不说,时贝贝还忘记了,白娘子,哪里是白一针,分明是“白数针”。
可是这点她不敢说,生怕得罪了大夫,一会儿扎她好几针。
虽然嘴上说白子君不靠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时贝贝心里,白子君还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大夫,或许现在又变成了白衣天使。
他动作非常娴熟,堪称行云流水,和时贝贝记忆中,无数次护士扎针,没有任何区别,想到这里,时贝贝的心,微微放松了一下,觉得有了底气。
“握紧拳头,你的血管有点细,不过没什么关系。”白子君一边和时贝贝说话,一边往里面扎针。
眨眼的功夫,针已经扎进了时贝贝的血管,白子君开始拿胶带固定,还拿了一个药盒,放在时贝贝手心下,固定着针眼。
打上了,一点都不疼,时贝贝彻底放松,然后抬起头,看着白子君,“谢谢你。”
让时贝贝诧异的是,白子君也是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看着白子君这样,时贝贝忍不住哑着喉咙说道:“你怎么也紧张。”
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时贝贝有些好奇,“哎,我似乎没有见有学生让你打针。”白子君的卫生室,似乎真的就他一个人啊。
白子君听言,脸色变得古怪,他看着床上的时贝贝,犹豫了一番,然后开口说道,“给你说件事儿,你别生气,淡定。”
时贝贝已经打上针了,此时浑身脱力,躺在床上懒洋洋的,就想要睡觉。
“什么事?”她随口问道。
“我学生时确实叫做‘白一针’,不过,自从我当了脑外科主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给人打过针。”白子君背过身,不敢看时贝贝难看的脸色,其实刚才给她打针的时候,自己也很紧张好不好。
时贝贝心里一紧,忍不住问道:“那距你上一次打针的时间……”
“七年前……”白子君愧疚的说道。
时贝贝脸彻底阴了下来,尼玛,你七年都没有给人扎过阵,你丫竟然敢拿我当试验品!
被白子君这么一气,时贝贝突然又有了精神,她怒视白子君,就像看一个刽子手。
白子君确实心虚,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别说七年,就是十七年,白子君觉得自己也不会忘记那种感觉,那是一种节奏,那个时候,自己什么都要当第一,哪怕是选修课,白子君也不想输给别人,于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和一群妹纸在一起,然后成为那群妹子里,打针最好的一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时贝贝的时候,他的手抖了起来,不可抑制的抖动,他开始害怕。
不过这些,都不用告诉时贝贝。
“我错了~”白子君舔着脸,跑到时贝贝面前,求原谅。
就差伸出舌头来,围着时贝贝跳肚皮舞。
时贝贝嘴上说很生气,但是其实心里并不很生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很相信白子君的医术,相信白子君无所不能,像是哆啦a梦,虽然这种没有来源的信任很可笑,但是时贝贝内心,就是这么感觉的。
白子君做得事情,一定都能做成功的。
这一会儿,她已经好多了,吐出来了,胃里就舒服多了,只是鼻子里还有些酸,嘴巴里也酸酸的,大约是消炎药起作用了,时贝贝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有没有纸巾……”
她想要擦鼻涕。
白子君从桌子上拿来纸抽,时贝贝抽出一张纸,她打针的手是右手,左手还是有些不得劲。
让时贝贝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解析爱来,白子君又拿了一张纸巾,就像是小时候,时妈妈照顾自己一般,竟然给自己擦鼻涕。
“擤。”白子君拿着纸巾,轻捏着时贝贝的鼻子,吐出一个字。
“不要,不要这样……”时贝贝鼻音很重,哑喉咙破嗓说道,脸爆红,她忙不迭躲开,但是白子君不愿意,非要时贝贝擤出来,要不然他的手就不走。
她没有办法,只能象征性的“哼”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白子君也非常满意:“手既然不方便,接下来都让我来好了。”
时贝贝几乎要哭了,她只是一只手在打针,又不是两只手都打针,她当年一个人打吊瓶,都曾经提溜着吊瓶上厕所,现在咋就废柴到不能擤鼻涕了!
可是白子君就是不让时贝贝一个人做事儿,越尴尬的事情,白子君帮时贝贝越是得心应手。
因为,这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他们很亲密,他被她需要。
哪怕只是错觉,他也会觉得很开心。
时贝贝真的是要哭了,你倒是开心了,大哥,你有没有考虑到,我是一个女人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变态啊!!!
半个小时之后,葡萄糖打下去了三分之一,时贝贝想要上厕所,于是挣扎着她起来。
“你要做什么,我来就好了。”白子君说道。
时贝贝身子一抖,脸色无比僵硬。
她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白子君,“你要帮我上厕所么?”
白子君身体猛一哆嗦,侧过头。
片刻之后,时贝贝听到白子君瓮声瓮气地说:“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的……”
我不可以!!!!!
时贝贝很想要咆哮,去你的,臭流氓!
作者有话要说:欧耶耶~~~
①38看書网高速首发身在辣文当炮灰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19我们不熟啊!地址为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24161/4065312/
第一卷 120完结进行时(一)
身体发烧头晕,坚持上厕所是一件悲剧的事情,就像现在扒裤子都头晕脑胀的,吭哧吭哧半天最终才达成目标,出了厕所的时候时贝贝那叫一个头重脚轻,晕晕乎乎中,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上了厕所还没洗手!
真是太难为情了!
时贝贝在内心尖叫。(。纯文字)
白子君见时贝贝这个样子,心疼的要死,他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斗争,一个是希望时贝贝赶紧好起来,另一个是希望时贝贝病得久一点。
自己要是能天天看着时贝贝那就好了。
这一瞬间他觉得卑鄙了,不过这有什么法子,谁让时贝贝天天拒绝自己,欲求不满的男人是很可怕的。
心里的小恶魔在尖叫,但是表面上,白子君还是那个文质彬彬,非常口耐的好少年。
时贝贝想要整理一下糊在自己额前的头发,白子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时贝贝面前,说道:“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了,针回血就不好了。”
时贝贝一想也是,既然白子君喜欢伺候人,就让他这么伺候好了。
生病的时贝贝享受了一把老佛爷的待遇,白娘娘成了小白,而自己则是李太后,时贝贝心里暗爽不已。
折腾了一会儿,时贝贝就睡了,她自己睡得很沉,白子君一直坐在时贝贝旁边看着她,拿着温热的毛巾,给时贝贝擦脸,擦手。
时贝贝睡觉一点都不好看,不仅不优雅,还磨牙,若不是她的手被药盒固定着,说不定她就拿着那只手抓痒痒了。
一袋盐水很快就下去,白子君小心翼翼给时贝贝拔下针头,她睡得真的是够熟的,竟然这样也没用醒。
白子君摸着时贝贝的脑袋,一下一下跟呼啦小狗的一样,她的头发真好摸,白子君丝毫没觉出,自己此时的表情像个痴汉。
于是醒来的时贝贝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白子君笑得跟傻逼一样,咧着嘴,看着自己。
帅哥做那样的表情不丑,就是挺说摹
哆嗦一下,“你要干啥?”时贝贝拉被子警惕地看着白子君。
这一下,时贝贝才发现问题,自己手背的针头已经被拔下来了。
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时贝贝诧异地看着白子君,“你什么时候拔下来的?”时贝贝好奇地问道。
白子君微笑,侧头说道:“我不告诉你!”
时贝贝:其实我一点也不像知道,好么?
晚上,白子君照例送时贝贝回家,他已经坚持了好长时间,时妈妈还好奇为什么闺女不骑车了,时贝贝一句“同事顺路送来的”,就搪塞了过去,时妈妈一直以为,送时贝贝回家的是办公室几个老师之一。
到了时贝贝家楼下,白子君停下车,时贝贝坐在后座上,曾经觉得漫长的一段路,现在越发的速度。
好似眼一闭一睁,就到家门口了。
“回家好好休息。”白子君说道,“喝水的时候可以加一点点盐,多吃蔬菜,清淡的食物,睡前泡个脚,早点睡。”
白子君说完一串,突然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特别啰嗦。”
时贝贝摇头,“没有,谢谢。”
白子君转头看着后座上的时贝贝,摇头,“那就好,不要讨厌我。”
“我不讨厌你,一直都不讨厌……”时贝贝声音哼哼唧唧,跟蚊子一样,白子君却听得分明。
他眼睛瞪得很大,看着时贝贝,似乎不能相信这话是从对方嘴里说出来的,半晌,白子君“呵呵”笑了,声音悦耳低沉,眸子就像是黑夜中的星辰,那般闪耀。
时贝贝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心脏狂跳,呼吸都不正常了。
“我走了!”时贝贝想要夺路而逃,却发现车门怎么也开不了,然后她意识到了,白子君将后车门关闭了。
时贝贝愤怒地抬起头,“你给我把车门打开!”
声音带了一丝娇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