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管校医怎么想,时贝贝算是亲眼看到了喜欢的偶像,尽管要在人前维持她冷面老师的形象,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时贝贝的心花怒放。
原本被北堂靖打架事件驱散的好心情再次回归,时老师再次感觉,今天是个五星级的好日子。
晚会再好看,终究是要结束的。
天高的杰出校友都是大人物,大人物的时间是很忙的,散场之后,时贝贝跟着校医再次回到校医务室,晚会已经结束,大人物也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时贝贝肚子饿,想要回家吃饭了。
没吃晚饭的人伤不起!
刚走到医务室门口,迎面扑来的是一阵让人魂牵梦绕的饭香,时贝贝吞咽了一下口水,这味道太熟悉了,这不是天高附近黄金包子铺的肉包子的味道么?
天高附近有家陈记包子铺,不仅有包子,还有各种菜,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喜欢到那去吃饭,据说这家的包子配方是从乾隆朝传下来的,属于百年秘方,包子好吃,价格也不便宜,一个包子要十块钱,要想吃饱,必须是两个以上包子。
踹二十块钱到别家都能吃炒菜了,在这家只能吃包子,要想喝点粥,还要另掏钱,所以贝贝叫这家店黄金包子铺。
饿着肚子的时贝贝闻到这黄金肉包子的味道,眼睛都绿了,她寻思着要不然就不进去了,要不和人家说话的时候拼命的吞咽口水影响形象。
校医大人却没有听到时贝贝心里的想法,他直接推门进去了,时贝贝心里大呼,这太没有默契了!
“时老师,不进来么?”校医大人站在门口问道,时贝贝正要摇头,说自己想要回家,却听到屋里传来林月儿惊喜的声音。
“你们回来啦!”
时贝贝暗道不好,紧接着,一阵黑影从她眼前飞过,时贝贝连忙后退,说时迟那时快,女主大人一记飞扑不成又是一记,时贝贝反应稍慢半拍不及女主,被女主一个熊抱,搂在了怀里。
“小猫咪,我好想你~~~~~~~~~”时贝贝一米七的个头却被一米五的林月儿按在怀里揉捏,其虐身程度不言而喻。
时贝贝想要求助,却发现校医大人倚在门口,没有丝毫伸出援助之手的意思。
时贝贝眯起眼睛,混蛋黑寡妇,别以为你带着口罩老娘就没有看出你在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太过分了!
林月儿将时贝贝从头到胳膊蹂躏了一圈,时贝贝听到自己骨头发出的“咔嚓咔嚓”的悲鸣,好歹,林月儿没有把时贝贝直接废掉的决心,在贝贝骨头即将散架的时候松开了她。
时贝贝双眼红彤彤的,眼睛里含着泪花,林月儿被萌的上蹿下跳,差点将禄山只爪再次伸向时贝贝。
“林小姐,有什么话还是进去再说吧。”这个时候校医大人的声音响起。
林月儿似乎是恍然醒悟,刚才竟然在一个不熟悉的人面前忘记了她的名媛准则,一般名媛都有严格的礼仪课,林月儿刚才的行为显然不符合礼仪课,不禁小脸一红,【她柔柔一笑,宛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过时贝贝被这一笑下的够呛,差点一屁股蹲在地上起不来。
什么柔柔一笑,都是坑爹的,这家伙简直就是霸气侧漏的最佳典范!谁说女主大人是坚强弱女子时贝贝跟谁急,这根本就是女金刚!
林月儿拖着时贝贝进入了医务室,后面跟着带着口罩看不清表情的校医。
时贝贝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一侧床头柜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包子。
好香,好好吃,这个味道,一定是肉的……
时贝贝的目光太过强大,很难有人会忽视,脑袋被绷带包裹的跟木乃伊一样的北堂靖皱起了眉头,黑涩会出身的北堂靖除了林月儿以外,经常以最大限度的恶感揣测别人的想法,于是他理所应当以为,时贝贝垂涎的是他,而不是桌子上傻了吧唧的包子。
这个包子是北堂靖撒娇卖萌装肚子饿的时候,向林月儿索要的,北堂靖只是想正式一下自己在林月儿心中的地位,没有想到林月儿真的跑去买了,还买了一堆。
三斤包子啊!大包子,三斤啊,三个纸袋放着!
爷们儿一般吃的都比较多,但是能吃下三斤包子的一定不是一般人而是神!
勉强还在一般人犯愁的北堂靖自然是吃不下去这么多,于是桌子上还剩下一袋包子。
时贝贝吞咽口水,黄金包子实在是太诱人了,她不确定在待下去自己是否还有自制力,时贝贝决定麻利的回家,咽咽口水,时贝贝开口说道:“白校医,林老师,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公交车,这里先交给你们,我先回去了。”说完就要起身。
她已经成功拖住了北堂靖,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和她这个普通的美术老师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时贝贝不确切的想,揉了揉干瘪的肚子。
“那时老师先走吧,这交给我和林老师就可以了。”校医回答的倒是痛快。
时贝贝正要迈步,却听到身后林月儿唤住了时贝贝,“小猫咪,你先别走……”
无论原书里如何描写林月儿声音如清泉般悦耳动听,在贝贝耳中,这位林老师的声音就是来自地狱的撒旦,就是魔鬼!
听不到,听不到……
时贝贝反复对自己说,但是脚步还是停住了,她戒备而僵硬的看着女主大人,不知道她是否打算就地把自己拍死,还是打算卸自己一个胳膊再走。
但是下一秒,时贝贝就发现自己真的大错特错!
林月儿从柜子上的塑料袋里取出一个纸包,纸包里不是别的,正是刚才闪瞎时贝贝眼睛的黄金包子。
林月儿说:“小猫咪,路上吃吧。”
时贝贝没有接,或者说这一刻她全身僵硬,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突发事件。
林月儿眨眨眼,用原书的话说,她笑得“灿烂夺目温暖善良”,“拿着吧,我没动,还热着呢。”
时贝贝木木地接过纸袋,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或许在将来某一天会干掉自己的女主大人也不是那么讨厌。
“谢谢。”时贝贝蠕动着嘴唇,干巴巴地说道。
林月儿推推眼镜,然后再次抱住时贝贝,脑袋在时贝贝胸前滚来滚去,时贝贝面红耳赤,这种被调戏的感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片刻之后,林月儿一本正经的放开时贝贝,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路上小心。”
贝贝牌石膏像点点头,拿着包子,一摇一摆的走出了医务室。
离开天高,已经八点半,勉强赶上末班车的时 贝贝坐在公车上,大口大口咀嚼着热腾腾,香喷喷的包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
被女主一个包子感化,从而走向忠犬道路什么的,才,才不要呢!
正文 15滚蛋吧不滚蛋
大概这本①38看書网的时候,作者还没有实施素质教育,于是就算是以学习压力小,作业非常少著称的天高,周六也要上半天课。
每个周六,都是一个兴奋的日子。
这意味着,下午和明天,都要放假!
若是以前,时贝贝会悠闲的坐在办公室喝着茶,浏览网页,看看小说,听听音乐,静等放学铃声响起,自己下班。
可是现在……
时贝贝撇嘴,自己要在校长办公室站着。
天高十年校庆过去了,自己的危机也要来了。
昨个校庆被北堂靖打的学生家长,以及打人的北堂靖的家长都来了,虽然是课间,但是因为这是一起发生在教室里的恶性斗殴事件,事故责任老师时贝贝必须在场,接受两边学生家长的眼神洗礼。
眼下,时贝贝面无表情,屹立在副校长办公室里,接受两方家长的眼神扫射,若是目光能杀死人,时贝贝已经被杀死好几次了。
每个母亲,无论她出身是否高贵,举止是否优雅,当她的孩子遭受危险的时候,她都会化为母狮子或者是母老虎。
此刻,时贝贝就在遭受一头母狮子的狂轰乱炸——
“你会不会教课,为什么你安然无事受伤的是我们家大宝,我们家大宝出门的时候活蹦乱跳的,回来的时候就不省人事了,为什么你毫发无损我家大宝就躺在医院,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balabalabala……”
往日优雅的妇人此时已经和菜市场买菜砍价的普通妇女无意,时贝贝也听到了消息,据说被北堂靖打进医院的高三生今天凌晨的时候心脏一度停止跳动,上了电击,他脑子里有血块,若是一直不醒的话,说不定会变成植物人。
这个打架的高三生叫做齐大宝,听名就是注定炮灰的路人甲,父亲是s市非常有名气的电子商务公司,当地报纸还曾经刊登过齐大宝父亲的新闻,比不上北堂东方这样的顶级世家,也是不差的。
平心而论,若是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上课,然后老师打电话说孩子在学校被打进了医院,自己说不定还不如齐夫人淡定,至少从进办公室,齐夫人只是言语攻击,并没有对时贝贝动手。
他们这种有钱人,一夜的功夫,自己的背景他们应该打听清楚了,就是一个普通人。
时贝贝觉得自己真的是躺着也中枪,不过有什么法子,作为老师,学生出事儿了,就是她的责任。
最坏,也许这辈子都不能当老师……
也许是时贝贝长得漂亮,也许是时贝贝的脸上的表情不够悲伤卑微,总之齐夫人越说越来劲,情绪越来越激动,就在时贝贝以为对方终于忍不住跳起来会对自己动手的时候,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似乎是北堂家的派来的一个男人开口打断了齐夫人的话,“你是当时在场的老师?”
男人三十左右,面相上看着并不大,却很有威严,他站得笔直,浑身挥发着他的存在感,时贝贝不记得原书里有这么一个人,事实上书里对北堂家的描写很少,北堂靖在原书里很孤独,总是一个人在家,北堂靖除外,书里着墨较多的是北堂靖的管家,他的父母则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有说北堂靖有兄弟,在书里也没有露脸。
男人在北堂靖应该很有地位,因为他一开口,齐夫人就闭嘴了,甚至还后退了两步,似乎在避开男人的锋芒,说来说去,齐夫人只是迁怒,以齐家的能耐根本无法撼动北堂家分毫,她不敢对着北堂家的人发火,天高的校长主任出身也不一般,她只能将气撒在自己这个没什么背景的小老师身上。
当时在场的老师其实很多,只不过时贝贝先来一步,但是作为整个学校唯一的一个平民老师,发生了这种事,又牵扯到了北堂家,学校很痛快的将所有事情都推在了时贝贝头上。
教导主任对她说了,只要不乱说话,即使她离开学校,学校都会支付她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教导主任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充满了无法挽回的痛惜,时贝贝感觉自己不是即将滚蛋,而是已经滚蛋了!
对女主来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童话,但是对于女配来说,这就是一个现实的世界。
时贝贝点点头,她努力调整僵在硬的表情,希望此时自己看上去谦卑一点:“是。”
男人听言冷笑,他转身看向教导主任和副校长,因是背对着时贝贝,贝贝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十年校庆,阿靖受伤,负责处理这件事的竟然是学校一个无足轻重的美术老师……这就是贵校给北堂家的交代?”
时贝贝一听,心思开始活泛,看样子北堂家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非常不满意,他也发现这件事自己是替罪羊,虽然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处理,但是听这口气,他似乎有别的想法?
无论他有什么想法,想必是对学校将自己推出来当替罪羊这件事不满意,那么自己是否还有机会继续留在天高当米虫?
一年前时贝贝无时无刻不想离开天高,但是眼下,自己已经混熟了,天高待遇又这么好,放眼整个s市,比天高待遇好的企业不超过十家,清闲不累还有钱拿,傻子才想要离开这里。
无论学校给予怎样的处理结果,自己这个小老师都只能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眼下时贝贝只能祈求这个男人给力一点,将矛头对准那个齐夫人,他们两边掐,这样自己也许就可以脱身。
不过眼下,时贝贝心里抽动嘴角,她还是老实当背景墙好了,大不了拿着补偿金离开学校。
淡定,淡定,时贝贝在心里对自己说。
男人话里有话连时贝贝都能听出来,更何况英明神武的副校长,年轻的副校长荀陌看上去是个文质彬彬的儒雅书生,但是坐在沙发椅上却一点都不输气势,他拿着一支钢笔,抬头说道:“齐夫人,不好意思,学校一定会给您和齐同学一个满意的交代,齐同学各项费用,一切由学校承担,您回去等消息可以么?”
齐夫人快气坏了,她瞪着眼,努力控制声贝,表情已经扭曲,“凭什么,凭什么我出去?这件事今天必须有个交代!”
副校长笑了,“齐夫人,您若是不满意学校的处理方式可以去找教育局,走程序是没问题的。”
时贝贝瞪大眼,这话好嚣张,翻译过来就是:你告吧,你告吧,你告到教育局也没人鸟你!
有钱人有有钱人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齐夫人脸色铁青,却没有像对待时贝贝一般对着校长咆哮,她调整了一下表情,尽管面容依然僵硬,却还算是仪态端庄。
她勉强笑了一下,“荀校长,我相信贵校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我就在齐家静等处理结果了。”
说完,齐夫人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掉了。
时贝贝忍不住瞄了一眼齐夫人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兔死狐悲?
齐夫人走后,荀校长再次将目光放在时贝贝和教导主任身上,“几位老师也先走吧,我和北堂先生有话要说。”
“好。”时贝贝努力克制自己的脚速,用最稳的脚步和教导主任一起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秃瓢主任走在前面,时贝贝亦步亦趋紧跟,走到楼梯拐角处,教导主任突然回头,“时老师,不要有心理压力,学校会护着每一个任职老师。”
言下之意,有学校,你大概不用领盒饭!
嘠?和进校长办公室之前的处理态度完全不一样,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么?
时贝贝眨眨眼看着教导主任,教导主任眨眨眼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率先收回目光,教导主任的脑门太过闪烁,她的眼睛无法逼视!
教导主任笑了,慈祥和蔼的眼神让时贝贝差点膜拜,教导主任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好好干”,潇洒离开。
时贝贝盯着教导主任发光发亮的后脑勺,嘴慢慢地咧开,教导主任是有名的墙头草,在某些事情上拥有狗的鼻子,他一定是嗅出来了什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生转变,但是这是不是意味,自己不用收拾铺盖滚蛋了?
正文 16愚人节相亲吧
每个周末,都是一次精神和意志的磨练。
对于即将迈入二十五大关的时贝贝来说,家里着急的并不是有老公,而是男朋友,二十五岁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是不科学的,年纪到了,必须要有男朋友!
当然,若是男朋友和老公一起解决了那更好!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时贝贝要去相亲!
相亲,是一个让人纠结的话题,时贝贝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的条件,虽然没房没车,但是也没有贷款啊;工作还算是稳定高薪,虽然有点小小的危险,但是照现在长势喜人的苗头,等四妃毕业,自己就安全了;长得挺漂亮,虽然说长得漂亮的女人不安全,但是不是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么;最重要的是,自己还不到二十五,勉强还算是年轻!
综合论述,自己在相亲市场应该还算是香饽饽,为什么就变成了“猪狗剩”?
这不科学!
眼下,时贝贝已经在风中站了半个小时,今天天气不太好,有点阴,还有风,贝贝有点冷。
男方说的地点是周围都是写字楼,连个像样的商店也没有,进写字楼还要刷卡,想要避风都不成。
刚才时贝贝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对方竟然对自己说,他半路拉肚子,要自己在等一会儿。
时贝贝看看手上的腕表,心想,这个一定要pass,一定要pass!
就在贝贝暗自告诉自己“对方再不来,自己就走人”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棕色雪地靴的男人出现了!但见他拿起了手机,随即,时贝贝的电话响起:
“喂,我现在到了,你在哪里?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男人的口气有些不耐烦。
态度好恶劣,我都没有嫌弃你迟到,你竟然对我大呼小叫,好没有礼貌,pass掉,pass掉!
时贝贝在心里疯狂的喊,不过嘴上还是非常有礼貌的说:“我穿着一件红色的斗篷。”
男人的脑袋像雷达一样四处扫射,然后眼睛盯住了时贝贝,开始慢悠悠的朝着时贝贝的方向走去。
吸吸鼻子,贝贝扣上电话,对自己说,淡定。
男人走到时贝贝面前,时贝贝最先看到的是对方雪地靴上的黄|色皮卡丘,等时贝贝窥到男人全貌,心沉了又沉,迟到已经很让自己恼怒了,最离谱的是,对方竟然和自己一样高!
远看勉强还算是正常的男人,近了和时贝贝站在一起,像是土豆!
介绍人不是说,这个男人一米七五么?这哪里是一七五了!?
时贝贝心里在疯狂尖叫,但是表面上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因为介绍人是她姑姑同事的表妹的外甥女!
“你好,我是时贝贝,日寸时。”天天和一群xx代在一起,时贝贝还是很注重个人礼仪和气质的。
男人看到时贝贝眼睛一亮,他张张嘴,咽咽口水,然后说道:“我叫邱勾石。”
时贝贝心里再次按下了pass键,她绝对不容许未来孩子的父亲叫“臭狗屎”!
但是礼貌是要的,因为她家太后大人说了,这个汉子算是她姑的同事介绍的,不能怠慢!
所以说,七姑子八大姨什么的最讨厌了!
时贝贝僵硬地露出微笑,和对方寒暄着:“你好你好。”
但是没有伸出手,她不想和对方握手。
哪知道对方一点不自觉,一把抓住贝贝的手,深情款款地说:“哪里哪里~”
去你妈的,性骚扰啊!
时贝贝大怒!这个时候,女主大人的英魂赐给了时贝贝力量,一瞬间,时贝贝觉得自己大力士附体了,高跟鞋跟一脚踩在了邱勾石的脚上,迅速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微笑着说道:“对不起,脚滑了。”
臭狗屎的脸有一瞬间扭曲,随即也笑着说道:“哪里哪里~”
敢情你就会这一句话?
不过很快,臭狗屎童鞋就打破了时贝贝对他的评价又说了一句:“我们边走边聊吧!”
时贝贝微笑。
相亲的固定模式就是聊天,吃饭,看对眼就继续聊,看不对眼,就将对方拉入黑名单,就在男人转身走的一瞬间,时贝贝迅速掏出手机,将对方的号码加入黑名单。
“你是老师?哪个学校的?”邱勾石问道。
“天高,你呢。”时贝贝微笑。
“哇,天高,贵族学校啊,那待遇一定很好吧!”邱勾石夸张的说道,但是他就是没有回答时贝贝的问题。
时贝贝一点都不在意,继续微笑,气氛有点冷。
相亲找话题从来都不是女人应该负责的事情,于是时贝贝笑而不语,邱勾石继续找话题,“我以为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会迟到,没有想到你到的这么早,我赶了一路,呵呵。”
“呵呵,是么?”时贝贝继续微笑,但是身上已经开始冒冷气,尼玛,迟到了竟然还敢指责老娘到的早?
pass!一定要pass!
时贝贝周身的怨念太强大,邱勾石也是个成年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大概是真的挺中意时贝贝的,开始努力补救,开始没话找话说:
“这一块你没怎么来过吧,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挺近的,是新区,政府就要开发了,我打算在这一块买房子……”说到房子,邱勾石别有深意地看了时贝贝一眼。
时贝贝继续保持蒙拉里莎的微笑。
“这里,要建一座s市最大的卖场……看到那里没有,那个地方是我们公司打算盘下……那个地方看到了没有,那个地方打算建s市最大的游乐城……”邱勾石滔滔不绝,时贝贝嘴角抽搐地看着沿途一个又一个大坑,她真的很佩服对方是怎么从这一个个差不多的坑里分出这个是超市那个是楼盘。
邱勾石童鞋越说越来劲,时贝贝已经无力吐槽了,刚才贝贝家的太后发来了短信,说让时贝贝赶紧回来,对方是做销售的!
老人对于销售人员都有些歧视。
时贝贝默默删除太后的短信,知道对方的职业,时贝贝倒是淡定了,看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街,贝贝忍不住为自己的行程掬了一把泪,别说对方是做销售的,就算对方是做销赃的,时贝贝也不打算要这家伙!可是,可是,眼下她她打不到出租车啊!
眼看前方茫茫一片大荒地,转身,后面一溜小平房和大坑。
别说是出租车,就是公交车这里有没有线路还是一回事!
就在时贝贝想要提出往回走的时候,邱勾石童鞋停住了脚步——
前方,黄|色的线扯着,巨大的标识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前方施工,禁止通行!
得,现在必须要往回走了!
看着表,时贝贝表情扭曲,她刚才还寻思为什么会脚疼,这一看时间,竟然已经走了两个小时!
就在这个时候,邱勾石终于发现他的行程安排不对头,于是他提出了休息:
“我知道附近有家茶餐厅环境不错,要不然我们去那谈吧。”
时贝贝眼睛一亮,这个荒郊野岭竟然还有茶餐厅!
于是时贝贝跟着邱勾石转身向后走,左拐右拐,穿过一溜小平房和大坑,到达一处差不多的小平房的门前。
歪歪斜斜的招牌上赫然有三个大字:茶餐厅羊肉泡馍店!
臭狗屎炫耀地对时贝贝说:“怎么样,不错吧,这家羊肉泡馍可好吃了,泡馍可以无限量供应!”紧接着对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
“待会少要羊肉,多要泡馍,我请客,你多吃点!”
摆着圣母般的笑容,时贝贝默默对自己说,吃完饭,坚决不和这个二逼同行!
正文 17哭泣的女主君
相亲这东西有讲究的,现代相亲这东西,基本上就是一顿饭的事情,相中继续吃,相不中,吃完就散伙。
在瑟瑟寒风中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给贝贝一个犄角旮旯告诉她可以不走路她都非常欢呼。
虽然相亲对象不靠谱,这店昏昏沉沉破破烂烂,但是店里的羊肉泡馍还是很好吃的。
贝贝根本就没有听臭狗屎叮嘱的少要肉,多要泡馍,而是要了很多肉,笑话,哪有来羊肉泡馍店光吃馍的。
“没想到你瘦瘦小小的,竟然吃这么多,你消化得了么,总是吃肉对身体不好……”邱勾石絮絮叨叨。
时贝贝根本无视对方的言语,继续低头闷吃。
没有想到紧接着对方做了另外一件让贝贝几乎想要尖叫的事情,但见一双筷子伸到了贝贝碗里,夹走了三片最大的羊肉片,是可忍肉不可忍,时贝贝勃然大怒,却见对方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还做了一个时下非常流行的鼓起嘴巴的包子脸,对时贝贝纯真无邪的说:
“吃这么多肉不好,别浪费,我替你吃了吧。”
时贝贝眯起眼,浑身上下冷气大开,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小撮人,眼是用来摆设的,邱勾石灿然一笑,牙齿上露出一片香菜叶,“没事儿,你不用内疚,我不会谴责你浪费粮食的!”
啊啊啊!!!这样的极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贝贝心里的尖叫声分贝已经破表。
忍不下去了!!!
贝贝用闪瞎眼的圣母笑容说道:“您慢用,我先去趟洗手间。”
“啊,这没洗手间,只有一个便池,蹲式的,后门左拐!”邱勾石一边很自然的从贝贝碗里夹肉,一边低头吃泡馍。
贝贝笑容龟裂,冷冷吐出两个字,“谢谢。”
邱勾石笑如向阳花,“没事儿,这是身为男士应该做的!”
去尼玛“应该做的”!!!!
贝贝到前台,找到了羊肉泡馍店的店家,询问对方店面的确切地址,知道地址,贝贝打了叫车热线,要出租车过来接她。
感谢作者大人,这个世界还有叫车热线!
待贝贝回来,单看邱勾石一脸娇羞,扭捏了两下,邱勾石一脸窃喜地开口,“真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竟然要女孩子结账,我还想着一会儿去结账呢……”
敢情这家伙以为我去结账了!!!
贝贝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她诡异的心情好了,她对臭狗屎童鞋露出了平生以来第一个笑容,“不用不好意思,因为我没结。”
邱勾石一愣,嘴巴张开,紧接着,他的脸由红变白最后再变青,但见他沉着脸,干巴巴地说道:“那好,一会儿我去结!”
贝贝嘴角抽搐,她还真忘记结账了,不过这霜打的茄子样是怎么回事儿,这顿饭总共才十几块钱,啊啊啊,两个人十几块钱,很多么,很多么!!!!!
就在贝贝狂吐槽的时候,邱勾石突然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他拿起筷子,在贝贝的碗里飞快捞了四块肉,放在嘴里嘴巴里,吧唧吧唧吃掉了,而贝贝碗里原本十几块肉片如今就剩下孤零零指甲盖大小的小薄肉在汤上飘着。
这一瞬间,时贝贝无比想要把碗扣在对方的脑袋上。
接下来,双方都心不在焉的聊天,贝贝心想,出租车怎么还没有到?至于臭狗屎想什么,贝贝不想知道。
这个时候,但见一辆亮着“预”字的出租车,停在了羊肉泡馍店门口,出租车喇叭响了“嘟嘟嘟”三下。
贝贝微笑,对对桌心不在焉的邱勾石说,“我的车到了先行一步,我还有事,拜拜。”
迅速说完,贝贝以最快的速度,冲出羊肉泡馍店。
坐上车,贝贝感觉无比心安,司机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大哥,他开口是粗犷的山西话,“闺女,去哪儿!”
贝贝深吸一口气,微笑,“回市区,到了市区我再看看。”
这会儿功夫,邱勾石童鞋已经结账出来,他一路小跑,到了门口,猛拍后车车窗,贝贝听到他嚷嚷着“带我一程带我一程”。
司机疑惑地看着贝贝,“闺女,你们一起的不?”
贝贝猛地摇头,一句话脱口而出:“师傅快走,这个人是搞传销的,想要把我骗到传销组织!”
司机师傅一听也吓坏了,脚踩油门,开车向前冲。
臭狗屎你好,臭狗屎再见!
出租车一路开着,那表蹭蹭蹭的上跳,s市虽然经济发达,但是并不大,出租车起步价也便宜,才五块钱,平时贝贝起床晚了打车去天高,从家到天高才七八块钱,没有想到还未到市区,表已经跑了五十块钱的。
司机老大爷还怕贝贝不高兴,愧疚的说道:“闺女,你到的那个地方还未开发,是最近才划到s市的新区,所以路费才这么贵……”
贝贝摇头,“没事儿师傅,我这叫破财免灾。”
司机老大爷乐了,他真相信贝贝是被骗到传销组织了,他还回头对贝贝说“闺女,要不咱报警吧”。
果然一个谎话需要无数个谎话去圆,贝贝略带尴尬地说:“我刚才已经报了。”
司机心有余悸的点头,“这年头人为钱什么都干得出来……”
正说着,车变慢拐弯,过了弯道正要加速却见前方黑压压一群人挡住去路,司机猛踩刹车,但觉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吱——”一声,贝贝脑袋重重地撞到了前面的座椅靠背上。
差点发生追尾!前方竟然堵车了!
司机想要找个犄角旮旯的小路穿过去,却发现前方堵得水泄不通,只能熄火,摇下车窗,司机师傅侧头对不远处另一辆开着车窗的轿车喊道:“咋了,咋堵了?”
那辆轿车恐怕在这儿呆了一会儿,车上的人说道:“绕行吧,前方出事故了,宝马车撞人了!”
善良的司机大叔略带焦急的问:“人没事儿吧。”
轿车里的人古怪地笑了一声,说:“人没事儿,正在前面缠着车主呢,说腰疼要赔四十万。”
腰疼,别是撞了肾了吧?
贝贝胡思乱想着。
不一会儿交警就来了,因为有交警的疏导,这路通常了不少,出租车缓缓地前行,前行中,贝贝看到了出事儿的宝马车的全貌,身体一僵。
怎么是她?
撞人的宝马车车主不是别人,正是时贝贝避之不及的女主大人林月儿!
这不,正坐在马路牙上哭呢。
正文 18我是勤劳哒人
人心总是长歪的,就算是不喜欢的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乍遇到,还要经过一番微妙的心理变化,更何况,贝贝并不是打心眼里厌恶林月儿,哪怕对方武力值彪悍卸了自己一只胳膊。
看着哭得稀里哗啦遭到一群人围攻的林月儿,时贝贝有些不忍,有那么一瞬间,她非常想让司机师傅停车。
为了那晚的肉包子。
时贝贝不太相信林月儿真会撞人,她的出租车距离事故发生地非常近,只要贝贝张张嘴,司机师傅就会放她下来。
但是,贝贝没有那么做。
出租车缓缓地穿过堵车的中心带,然后一路前行。
时贝贝忍不住回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不太好受,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愧疚感。
和你没关系,别圣母了。贝贝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但是就是不太好受。
若是偶像剧,估计这个时候,良心发现的女配大人就会让出租车调头,然后和女主大人上演一场“一笑泯恩仇”的大戏,但是现实不是电视剧,事实是,贝贝告诉司机地址,司机一路开到了贝贝家所在小区的门口。
回到家,时爸爸和时妈妈都在,星期天他们也不上班。
两位老人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看到贝贝,时妈妈先起身:“哎,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那小伙儿怎么样?听说是做销售的……”
贝贝撇嘴,“和什么工作没关系,那家伙脑子有病!”
时妈妈还想要问具体什么情况,时爸爸这个时候将话接过去,“既然是这样那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中午吃饭了不,需不需要再吃点。”
贝贝还没来得及拒绝,说自己中午了饭,时妈妈那就心急火燎奔向厨房,边系围裙边唠叨:
“哎呦,我真是老糊涂了,相亲的事儿先不说,我给你热饭去,在外面吃哪能吃饱啊,等等啊,贝贝,妈先下点面条,你垫垫,晚上咱炖排骨……”
但听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贝贝忍不住笑了,刚才林月儿事件蒙在心头的阴影散了不少。
吃饭的时候,贝贝把今天相亲的事儿大概说了一下,重点说对方迟到半个小时,以及相亲路线不靠谱等事迹,时家二老气愤不已,一家人一致决定,将这个家伙pass掉。
吃完饭,贝贝进屋画画,然后就听到客厅里时妈妈在打电话,时妈妈也没有压低声音,贝贝听得挺清楚的:
“那小伙儿,不行,太矮,还没贝贝高,这么大的事儿还迟到了,不像话了……唉,这事儿不怪你,估计你也不知道……好嘞,好嘞,哎,那不错,那不错啊,我待会去问问她……呵呵,麻烦您了哈,真是谢谢啦,改天请你吃饭,好嘞,就这……”
时妈妈挂断电话,贝贝嘴角抽搐,本能感到不详,果然一会儿的功夫,时妈妈推门进来,开口就是:“贝贝啊,你小姑一个同事介绍了一小伙儿,国家公职人员,铁饭碗,单位福利好,家里条件也不错,有套房,我给你姑姑说好了,下个周末带你见见,你说怎么样……”
“个头高吗?”贝贝歪着头问道。
时妈妈一听有戏,笑着说道:“听说将近一米九,不矮。”
将近一米九,这个身高应该不会那么掺水了吧,贝贝有了一点兴趣,于是又问道:“长得好吗?”
时妈妈点头,“这个你小姑说了,那小伙一表人才。”
贝贝的小姑,时春花,时爸爸的小妹,四十不到,心态很年轻,人也很彪悍,时贝贝刚传来那会儿医院蒙古大夫误诊说是低血糖晕过去的,结果心脏停止跳动,时贝贝接收这具身体的时候,又适应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