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时贝贝自己都愣了,想要咬掉舌头。
白子君探过头,认真地看着时贝贝:“你看你,没有车,每天要骑车上班,家里离学校又这么远,我正好有车,可以接你上班下班,然后呢,我这么担心你,每天牵肠挂肚,我是个医生,以后你头疼脑热都可以来找我,最重要的,我收入稳定,根正苗红,虽然有不少风流过往,但是我向主席保证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
“要不要考虑看看,做我女朋友?”
扑通,扑通,扑通……
时贝贝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看着白子君,白子君的眼眸很认真,这个人对自己很好,特别好。
很久以前,他对自己就很好很好了,这种好,没有任何算计的成分,若是有的话,那就是他喜欢自己。
自己仗着他的喜欢,一直拒绝,或许还有女人拿乔的成分。
他都忍了。
她似乎明白,为什么东方冉这样的人会对白子君念念不忘,会想要回头来找白子君,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想对你好,会掏心掏费的对你好,女人,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宝马香车不说,这个人还是个帅哥。
若是自己答应,这一刻,她就会成为s市无数姑娘羡慕地对象。
她只需要点头。
可是时贝贝犹豫了,她想起了王大柱,想起了自己退缩的原因,她是害怕承担未来的重担所以才离开王大柱。
此刻,她承认,对白子君心动了,但是这些心动,多少是虚荣?
若白子君不是帅哥,不是开奔驰的,没有这么优越的家世,她还会不会动心?
时贝贝自己都不确定,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走到了一个怪圈。
你若是没有这么优秀,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还会爱你吗?
白子君期待地看着时贝贝,随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白子君的心越来越沉。
“对不起……我不确定,只对你的心意……”
时贝贝干涩地说道,我究竟是虚荣作怪,还是我真的喜欢你。
啪嗒——
白子君听到了心重落的声音,摔得真的是好疼。
“晚安。”白子君苦笑的说道。
“晚安。”时贝贝开开门,这一次,她成功了,她三步并作两步,两个跃步,来到防盗门前,拿出钥匙开大门,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无数次听到楼道口传来的咣当的关门声,但是没有一次,这么刺耳。
白子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半年了,他无数次告白,无数次被拒绝,无论气氛多么美妙,最终都会化作无言的沉默。
他很像对时贝贝说,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真是狼狈。
白子君想到了被自己拒绝过的女人。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和自己一样的狼狈。
真是报应。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再试试,再试试……
白子君轻声对自己说。
车外,狂风呼啸,白子君打开车内的空调,怔怔地看着时贝贝家鹅黄|色的光,原来冬天真的来了。
******
回到家,时贝贝整个人都放空了。
头也浑浑噩噩的,都不用拿出温度表,她就知道自己发烧了。
她从自家的药箱里,拿出退烧药吃了两片,粗略的刷牙洗脸,就躺在了床上。
她想到了白天,白子君是守在自己床头的。
纵然头重脚轻,时贝贝还是想要作些什么,于是她打开电脑,拿出手绘板,拿着笔在手绘板上涂涂画画,她对线条很讲究,甚至有一种偏执,这是她第一次画得这般草率不讲究,凌乱的草稿,就这么发出去了。
简单的,一张纸,没有经过任何上色,甚至没有将多余的线条改过来,就这么简单的几笔,虽然可以窥见功底,但是看上去还是挺敷衍的,时贝贝莫名想到了富坚义博,据说这位日本大神级的画手,经常是交给出版社草稿的。
若是读者对此有异议,时贝贝已经想好了理由,向大神致敬。
新章的内容已经有了改变,老师终于对学生动心,但是却觉得自己年纪太大,而且两人是师生关系,觉得两人没有未来。
头还是很疼,画这么几笔,时贝贝已经觉得受不了了,关上电脑,倒在床上,她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想着很多人,东方熙,王大柱,白子君,时贝贝甚至想到了穿越前曾经暗恋过的学长,还有很多相亲中遇到的,都记不清面貌的男人。
这世上真的没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
白子君太好了,若他还像以前那般花心,自己就不会喜欢他了吧,要是没那么优秀就好了。
时贝贝迷迷瞪瞪,闭上了眼睛。
深夜,熟睡的时贝贝做了一个梦,她梦到她穿回去了,梦里的她不再是美女时贝贝,而是路人甲时贝贝,她看到了白子君的奔驰车,兴奋的时贝贝追了上去,梦里的她竟然跑过了奔驰车,终于,她跑到了和车窗同一水平线,愣住了。
副驾驶座位上,赫然是美女时贝贝。
时贝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终于明白自己的惶恐感是来自何方。
若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时贝贝,若我不是美女,你还会喜欢我吗?
若我没有这张脸,你们这些说喜欢我的男人,还会喜欢我吗?
第二天中午,时贝贝回到教师休息室,打开电脑,刷新网页留言,然后看到了读者评价,出乎意料的,反应很好。
“嗷嗷,竟然突然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裤大终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时贝贝翻看诸多留言,她很像知道,这些留言里,有没有一个是白子君。
她翻了很久,看不到任何关于白子君的蛛丝马迹。
突然,她发现,自己对于白子君了解真的是太少了,对方关注了她的微博,但是她却不知道对方的微博,对方知道她的一切,但是她却对对方一无所知。
真是的,自己真的是一个很没有心的人,换成另外一个,现在应该都厌倦了吧。
时贝贝觉得这一次,白子君应该真的生气了。
晚上,白子君照例来接时贝贝。
他将车停在车棚,没有对时贝贝说一句话,无论是开车的时候,还是时贝贝上车的时候。
他对时贝贝的反应也很冷淡。
时贝贝突然觉得局促不安,对方应该是很生气吧。
然后时贝贝忍不住说道:“你……”
要是你很忙,那就不要来接我了。
时贝贝原本想这样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就是没说出口。
白子君握着方向盘,他没有转头,黑暗的车里,时贝贝看不到白子君的表情。
她不知道,此时对方的脸上,乌云密布,就差刮起了暴风雨。
时间一晃,到了全省美术统考时间,上午素描,下午色彩,到了晚上,学生们要照常来上课,时贝贝要求,每个学生都带上手机,到时候将自己画的画面拍下来,给自己看,她至少要知道,学生们过统考情况怎么样。
毕竟,这是学生们学美术以来,第一次参加大型考试,而这次考试,不到一个月之后,就是美术艺考。
“咱班小孩应该没什么事儿吧。”江云忍不住说道。
“肯定没事儿,咱画室那些小孩的水平,过统考,简单。”孙露满不在乎地说道。
时贝贝也不怎么担心,按照她的观察,学生们应该是百分百全过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
这个时候,却听胖子李坐在椅子上发出一声惊呼,“喂,你们来看,这是不是林老师!”
时贝贝虎躯一震,抬起头,却见江云孙露已经围在了胖子李两边。
“啊,真是她。”孙露忍不住说道。
“怎么会这个样子,谁那么缺德!”江云接话。
时贝贝连忙走过去,“发生什么——”那个“事”字,还没有说出口,时贝贝整个人就愣住了。
硕大的标题——“某高级中学老师诱|奸男学生,上演公园激|情戏,是园丁还是禽兽”?
然后是一张处理过的照片,这张照片,照得角度,女老师露出了半张脸,另外一个应该是穿着衬衫的学生,看不清脸,因为学生的脸部被打上了马赛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正在草皮上演十八禁动作大戏。
照片明显拍摄于白天,大白天!!
卧槽,这太生猛!
“是咱学校的学生?”江云忍不住说道。
“不是咱班的吧……”胖子李忍不住回头看向时贝贝,眼中露出怀疑的神色,时贝贝知道胖子李在想什么,北堂靖对林月儿的心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
想到这个可能,时贝贝心里一咯噔。
随即孙露说道:“你们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北堂靖白天都和我们在一起,他敢逃课?!”
是啊,北堂靖一直都在上课,肯定不是自己班的小孩。
时贝贝的心脏瞬间回到原来的位置。
随即又有一些担心,这张照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林月儿,却看不到对方的脸,明显是针对林月儿来的。
对于少年的人选,若是真有这个人,时贝贝心里已经有了看法,八成是东方泓,但是又怎么样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东方泓。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根本没有少年,照片另一方被打上马赛克穿着运动裤运动鞋的少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无论是何种可能,对方都是冲着林月儿来的。
在这件事上,无论媒体确不确定对方是否是学生,也会在新闻上渲染是学生。
他们需要噱头,而绝大多数人,都相信记者的报道。
“也许,这张照片不是学生,你们看,林老师的脸,是不是红的有些不正常。”江云指着照片上衣衫凌乱的林月儿。
“难道是被人下药了?太狗血了,难道是灾区那边的贪官黑她?”孙露声音拔高了很多。
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剧情君脱离了s市,跟着女主大人飞向了灾区?
理智告诉时贝贝,林月儿这次应该是被陷害的,就像是原书里一样,事故体质,和帅哥,相遇必圈叉。
下药的人是东方冉?那和林月儿表演动作戏的人是谁,难道真的是东方泓?
偶买雷迪嘎嘎,要不要去查东方泓的出勤记录?
不管怎么说,林月儿这次是黑定了。
胖子李浏览网页,不断有人求问,照片里的女人是谁,那个学生又是谁。
说什么话的都有,猥琐的言论,还有讨伐的言论,也有质疑的言论,唯一可知的,是照片里,林月儿露出的半张脸。
林月儿和时贝贝的关系,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看到认识的人被无数人想办法人肉,时贝贝心情并不太好受。
此时,林月儿正在组织地震重建工作,要是因此受到了影响……
时贝贝有些担心。
希望在灾区,林月儿还是发挥女主精神。
圣母,从某种意义上很是让人讨厌,但是在绝望中,若是有个圣母对你伸出援助之手……
心底有个极小的声音叫嚣着,时贝贝抿着嘴,她莫名希望对方没有事情。
林月儿的事情,在天高的印象,比想象中的多得多。
第二天,时贝贝给学生上课时,就听到走廊里,有些小孩围在一起在讨论这件事,不时有只言片语传到时贝贝耳中。
也有学生不相信的,高三,林月儿教过的班级。
林老师人虽然不靠谱,但是课还是上得很好地,大家都觉得林老师的课浅显易懂。
老师们也砸观察这件事,校方曾经要求论坛删帖子,但是被义正言辞的拒绝,可见,林月儿是真的惹恼人了,不过好在,没有人爆出林月儿的真身,更没有人爆出学校的名字。
但是事情总归不会那么顺利,在时贝贝画画打算睡觉的时候,江云一通电话突然打过来:
“贝贝,贝贝,刚才,就刚才,林老师的真身被扒出来了,然后被人人肉出了学校,网上都吵糊了!”
更要命的在后面——
“校长找人黑了那个网站,查出来爆料人的ip,是咱班,咱班的学生,方亚云!”
作者有话要说:十章之内完结,没有番外。
我这两天没更是在存新文……
第一卷 121真正意义上的见家长
互联网人肉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林月儿这件事学校一直都有关注,大约是因为爆料人太过于迅猛,所以采取了随波逐流的态度,反正只是一个侧面,也不会有人闲的蛋疼,回复这种帖子。〖`小说`〗
原本时贝贝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会回复这种帖子,回复人还是自己班里的学生。
原书里,方亚云是继boss级女配,另一个炮灰女配,总是找女主林月儿的茬,因为北堂靖。
时贝贝穿来之后冷眼旁观,方亚云依然非常喜欢北堂靖,但是最近因为考试,方亚云这种喜欢已经少很多了,时贝贝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学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打开qq,江云的头像闪烁,时贝贝点开一看,是截图,方亚云披着马甲发帖子,“这个女的我知道,是s市天骄高中的老师,叫林月儿,很不要脸,长得丑,还专门勾引学生”。
林月儿的长相,戴着眼镜确实算不上美女,摘下眼镜,时贝贝觉得不是很好看,但是原书里却有倾国倾城的描写,想来,男人女人眼光不一样。
这帖子,若是别人回,时贝贝根本就不管,顶多就是疑惑林月儿到底得罪了谁,但是自己学生被学校扒了马甲,这就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了。
有关学校荣誉,这件事可大可小,但是看到学校让黑客黑了网站的事情,时贝贝心里没底,马上就要艺考了,别再出什么岔子。
第二天时贝贝一到学校,就被叫到教导处,和时贝贝一起随行的,还有江云,孙露,一看就知道,这都是平时和学生多有接触的老师。
秃瓢教导主任,或者说是副校长,看着时贝贝江云孙露三人。
然后有些头疼,“你们都知道了吧。”
几个人点点头,“知道。”
“所谓教书育人,不仅仅是教书,还有育人,身为教育工作者,就应该一手抓学生的德,一手抓学生的智,还有一只手抓学生的体……”教导主任再次开始发表演说。
时贝贝有些囧,到底是几只手,难道老师都是千手观音?
教导主任说了一串,时贝贝只抓住了一个重点,就是学校要给方亚云同学来一堂别开生面的政治课,给处分什么的,似乎不会。
想到这一点,时老师松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方亚云来了。
方亚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很忐忑,平时小姑娘天不怕地不怕,这会儿反应有些异常,显然她已经知道什么事儿将她叫到办公室了。
“老师。”方亚云看着时贝贝,时贝贝也没有笑,此时不是她对学生开展爱得教育的时候。
方亚云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定格为“-_-#”。
教导主任训了老师一通,心情已经好多了,见到了方亚云同学,竟然有了笑脸,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方亚云同学打了一个哆嗦,所谓的狼外婆大概就是如此。
“方亚云同学,最近学习怎么样,快艺考了,准备的怎么样?”每个老师在训学生的时候,都要寒暄一番。
教导主任吸烟吸得多,牙齿都黄掉了,一口大黄牙配着大黑牙,方亚云看了看时贝贝,似乎要寻求爱得神祗,“嗯,还好。”
教导主任笑得很开心,“最近是不是学习压力大啊,平时需要上网释放压力啊?”
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来了,看着方亚云的眼光有些紧张。
方亚云手放在羽绒服口袋里,然后说道:“还好。”
“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些话必须要说,在网上,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能说……”教导主任开始絮絮叨叨,但是没有一句落在重点上,方亚云却听得一身冷汗,教导主任的意思流于表面,但是做错事儿的方亚云却想到了更深一步,确切的就是,她想歪了。
“好了,我要说的说完了,你走吧。”教导主任一挥手,放方亚云离开。
时贝贝诧异万分,她还以为,学校会将这事儿追究到底。
方亚云失魂落魄走后,教导主任抬头给时贝贝说道:“昨天晚上,人家林老师就知道这事儿了,特意打电话,说方亚云年纪小,不让我们追究了。”
林月儿说的?
说实话,这件事放谁身上,都会追究到底,没有想到林月儿竟然不追究了?
教导有些感慨,“林老师这个人,挺好的,她说方亚云马上就要考试了,不要印象她的发挥。”
时贝贝听了以后,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在时贝贝心里,林月儿是脑残,是圣母,是不配为人师的人,但是作为一个圣母,无论她受到了怎样的伤害,她选择的都是原谅。
女主和女配就是不一样的。
或许,这样的人,她内心真的是幸福的。
下午,时贝贝通过学校网络查询到林月儿的电话。
她琢磨了很久,决定给林月儿打一个电话,让时贝贝没有想到的是,林月儿的手机一直处于“暂时无法接通”状态,时贝贝打了好几个,都没有接通。
最初的时候,有女配出现就一定会有女主,可是有一天女主离开了,女配还要继续自己的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时贝贝有些伤感。
她找到了林月儿在学校档案上留下的msn,留了一串信息,“林老师,我是七班的时老师,谢谢你,我替我的学生道歉,对不起。”
很久之后,时贝贝某天看到电脑上的msn,看着没啥用,想要从电脑上拆卸,临拆卸之前,她上了一下自己平时都不用的号,然后看到林月儿的回复。
“没关系,她还是个孩子。”
纵然林月儿不追究,学校也没有打算追究,方亚云那年艺考还是考得不算特别理想,她原本可以考更好的学校,各种原因,她发挥失常,艺考考了十五个学校,就拿到了四个学校的通知书,让所有人没有想到,方亚云高考分出来之后,选择了四所学校中高不成低不就的师范类学校。
很久以后,时贝贝才知道,那年方亚云发挥失常有很多是北堂靖的关系,根据原书情节,方亚云是找了一伙人,想要圈叉林月儿,但是没成功,让林月儿跑了,林月儿跑掉的时候扭伤脚脖,遇到了北堂靖。
眼下,没有这个情节,方亚云依然嫉妒林月儿,却没有做错这么疯狂的事情,相对于找人圈叉,这种犯罪事件,方亚云的行为,更像是一种嫉妒的宣泄。
不过这件事,到底是让北堂靖知道了,北堂靖没有顺着原书说“你真让我恶心”,却也说了一句差不多同样伤人的话,“嫉妒真难看”。
********
方亚云童鞋的事情告一段落,声势大,雨点小,这种事在学校屡见不鲜。
很快学校到了放寒假的时候,放寒假,意味着过年,同时,也意味着艺考。
几个老师,车轮战一般操练学生,生怕过年之后的艺考,学生考砸。
除夕前一天,画室才放假,让学生们回家过年。
过年之前,街坊邻居,亲朋好友拜年的很多,时家老两口,比较厚道,人缘也不错,所以时家非常热闹,时贝贝为了这个,特意去买了瓜子水果糖茶叶烟酒之类的招待客人。
每年过年,时家都是最忙的时候。
为了学生,原本就是焦头烂额的时贝贝,却还要分出精力去关注另一个人。
也不知道白子君抽什么风,竟然大包小包,带着□样东西,跑到时贝贝家里来了,美名曰,看看伯父伯母。
白子君这家伙属于先斩后奏,他都将车开到时贝贝家门口了,才给时贝贝打电话,弄得时贝贝吐血,家里刚走了一批客人,什么都没收拾,他怎么这个时候上门了。
他们不是还冷战着么?这家伙突然被附身了?
慌忙收拾东西,也不管外面天怎么样,打开窗户通风,驱散家里烟味。
“那个,爸妈,待会我一个同事来给咱家拜年,我先下去接他。”时贝贝麻利地做完这一切,也不管时妈妈时爸爸表情如何,冲出家门。
时妈妈时爸爸面面相觑,这是哪出?
白子君穿了一个貂皮加厚西装,其实他挺冷,想穿羽绒服来着,但是为了凸显他矫健的身材,他决定要风度不要温度。
时贝贝看着自家楼下笑眯眯的白子君,“你怎么来了?”
白子君麻利地从后车厢里拿完东西,走到时贝贝面前,笑眯眯地说道,“过年了,我来看岳父岳母。”
一句话,时贝贝脸爆红。
去你的岳父岳母!
我都没答应做你女朋友!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时贝贝心里莫名的喜滋滋的。
这几天和白子君冷战,时贝贝脑袋顶一直压抑着一片乌云,现在白子君笑眯眯地来了,时贝贝觉得脑袋上的乌云立刻变成了阳春三月天,特别明朗。
原本无事,她非要折腾出事儿,事儿过了才觉得“无事”的时候最好。
她将自己这种心态归于,贱|人多矫情!
“我们家是老房子,那个不要介意,刚才刚来了一拨客人,家里有点乱。”时贝贝有些忐忑,小心翼翼觑着白子君,来他们家有钱有势的同事多了去,时贝贝从来没有自卑或者是忐忑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是白子君,时贝贝有些纠结了。
老房子太旧,对方不要看不起她。
时贝贝偷瞄白子君的时候,白子君也在暗地观察时贝贝,这段时间,他和时贝贝一直都没怎么说话,他确实生气,恨不得将时贝贝的脑袋拧下来,或者是将心挖出来,但是时间一长,他就后悔了。
对方的顾虑她又不是不知道,既然当初选择了时贝贝就应该给对方时间。
于是白子君又等了一段时间,可是时贝贝还是犹豫中,白子君憋不住了,再不出手,这媳妇儿又是别人的了,再来块炭头,他就要吐血了。
看着时贝贝的表现,白子君还是挺开心的,他早就看到了,对方脸红了,对方看到他的时候挺开心的。
时贝贝也喜欢他。
知道这一点就够了,这一次,你休想做缩头乌龟。
“你,你是那个,那个,小汽车?”
见到白子君,时妈妈觉得眼熟,她似乎从家附近见过这个小伙子,但是又不不确定是不是这个,于是时妈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她早就忘记白子君这个人了,别说白子君那个人,就连白子君那车也不记得了,当时让她挺兴奋的奔驰车,现在连车带人都被“小汽车”的代替了。
白子君嘴角抽搐了一下,小汽车?
虽然觉得很囧,可是白子君还是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伯母过年好好,我就是那个小汽车,我们以前聊过,再介绍一下,我叫白子君。”
饶是白子君一直在提示,时妈妈还只是记起了一个零星的轮廓,上了年纪,人的记性就是不太好,不过这并不妨碍时妈妈开心,这么多年,白子君是第一个过年上门的小伙子,时家人一直以为,今年过年上门的会是王大柱,只可惜,哎,这事儿不提这事儿不提。
时妈妈看着自己老伴儿和白子君寒暄,又看了看表情不太自然的闺女,凑过去,“这小伙儿谁啊?咋没听你说过,哪个同事啊。”
时贝贝嘴角抽搐,“普通同事,挺热心的。”
时爸爸看着白子君那西装革履的精英打扮,又看着自家闺女变幻莫测的脸色,没说话。
普通同事?骗谁啊。
时爸爸心里有了数了,这小伙儿八成是喜欢自家闺女,看闺女这样,似乎也有点动心。
想到这段时间,闺女总是神神秘秘的包电话粥,想来就是和这小伙子打得电话。
老爷子冷眼旁观瞅着白子君,这小伙儿看上去笑得傻乎乎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说话却是非常有条理,看穿着打扮,和送的东西的价值,明显不像是一般家庭出来的。
想着时贝贝说对方是天高的,老爷子心里嘀咕,天高的,除了他们家贝贝,都是高干有钱人的孩子。
有貌有才,还有财,追这小伙的姑娘少不了。
条件这么好的小伙子,咋就看上他们家贝贝了,别是打什么歪主意吧。
想着,时爸爸有点膈应,看白子君的眼神就像是牛鬼蛇神一般。
齐大非偶,恶魔退散!
~~~~~~~~~
白子君这家伙到时贝贝家的时间很微妙,下午五点,这个点,说说话,就到五点半了,再磨蹭磨蹭,就到六点了。
时贝贝瞪着白子君,你这家伙,一次手术少说五位数,竟然这么臭不要脸的蹭饭。
白子君很淡定和时妈妈时爸爸说话,言语中,对时贝贝诸多赞美之词,就连时贝贝本人,都不好意思了,这说的是谁啊,怪羞人的。
哪个家长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家的孩子好?
中国的家长有个特点,在家里,狠劲说别家的小孩好,对外人,狠狠夸自家小孩。
攀比,就是攀比,总要拿自家娃子的长处,比人家娃子的短处。
听到白子君赞美时贝贝,时妈妈心花怒放,时爸爸虽然嘴上说着这孩子油嘴滑舌,心里其实高兴的不得了,臭小子,算你有眼光!
时贝贝也挺高兴的,这种高兴就像是加了苏打的面,不断发酵,不断膨胀,溢满整个胸口。
东方熙不曾给时贝贝这样的感觉,王大柱更不曾给。
这是一种恋爱的感觉,想起你,我很高兴,看到你,我很高兴,你给我说话,我很高兴,纵然是生气还是很高兴。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这段时间,都是我接贝贝下班的,以后也会是我接贝贝下班。”说这话的时候,白子君若无其事看了时贝贝一眼,发现时贝贝在笑,嘴角的弧度很自然的拉大了一些。
时妈妈和时爸爸都是过来人,时妈妈忍不住笑了,时爸爸表面上在撇嘴,心里却很得意,自己闺女魅力大,瞧把这傻小子迷得。
不过想得到自己承认,傻小子还差得远呢。
既然到了吃饭的点,时妈妈挽留,非要白子君留下来吃饭,于是脸皮颇厚的白子君,就这么留下来了。
时妈妈张罗着,要给白子君做拿手菜,时贝贝跑到厨房帮忙,被时妈妈轰了出来,时爸爸看着老伴儿忙里忙外,然后也颠颠地过去帮忙,厨房不大,再也容不下白子君和时贝贝两个闲人,于是时贝贝这个主人,就要陪着白子君这个客人聊天。
白子君无比庆幸自己的决定,之前他犹豫了很久,东西买了半个月了,今天早晨才下定决心。
“不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白子君笑眯眯地提出要去闺房一探究竟。
时贝贝瞪眼,“臭流氓,我还没收拾东西呢。”
“没收拾更好,更真实。”白子君继续笑眯眯。
“别笑了,不给你看。”时贝贝心里却在慌,到底有什么东西乱放了呢,因为这几天时家总是来人,时贝贝的屋子收拾的还是比较整齐的,甚至为了接待小朋友,还准备了玩具和零食,用来招待人完全没有问题,可若对方是白子君,时贝贝就踌躇了,一旦喜欢谁,就会特别在乎。
时贝贝不希望留给对方不好的印象。
想了想,时贝贝说道:“下次再说吧,下次你提前说。”
说完这话,时贝贝愣住了,白子君笑了,下次,还有下次?
“你这是在邀请我来你家做客?”白子君怪笑地问道,他最喜欢逗时贝贝,每次逗得时贝贝面红耳赤他就很开心。
其实时贝贝脸红起来一点都不好看,但是他就是觉得很满足,也许,这也是他潜在的恶趣味。
时贝贝低着头,咬着下唇,若是白子君有双透视眼,一定可以看出她眼底的挣扎。
片刻之后,时贝贝抬起脸,脸颊依然有些红晕,但是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颜色,她释然地看着白子君。
这种表情,白子君看过太多次了,每次时贝贝拒绝自己,都是这副淡定自若的鬼样子。
白子君的心无限下沉,她要说什么?
“嗯,我在邀请你,以男朋友的名义,如何?”时贝贝轻轻地说道。
每次都是你表白,每次都是你主动……
这一次,换我来说。
作者有话要说:贱人多矫情,这句话,我经常这么说我自己
六月六是我的生日,我打算打算发新文~
之前,我准备了四篇文,前三个都是当红题材,没有最红只有更红,最后一个,是一个冷题材,我要发的是最后一个
披着校园文的奇幻文~比这篇文,要搞笑一些,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不是无厘头搞笑,更像是冷幽默~
女主没有时贝贝这么抽风,也没有时贝贝这么自卑,性格比较潇洒直接,也是一对一,男人是老处男,万万年的老处男,若是定位的话,新文我定位成强强
不过鉴于我个人性格原因,潇湘那种特工女主你们就表想了,女主可以徒手举起拖拉机~
撸啦啦撸啦啦,撸拉撸拉嘞~撸拉撸拉撸~~~
第一卷 122啥时候能亲嘴啊
厨房里时爸爸时妈妈在做饭,锅碗铲勺瓶罐碰撞的声音,就像是一出交响乐,而这个时候,用来接待客人的大客厅里却是一片寂静,时家并不大,厨房和客厅,也就十来步的距离。{免费小说}
但是此时,白子君却觉得,那些声音离他很遥远,他看着时贝贝的嘴巴,一开一合,她说的每一个字,自己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在一起,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明白。
“你,你什么意思?”白子君愣愣地看着时贝贝,嘴巴微微张开,脑袋往旁边一侧,看起来有点傻。
“字面意思。”时贝贝说得很平静,事实上她手心已经出汗了有没有。
长这么大,第一次表白有木有,若是这个混蛋多说一句,自己就要暴走他一顿有没有,绝壁不能忍受这家伙装憨!
“嘿嘿嘿,嘿嘿嘿……”白子君挠着头发,手垂下来,又放上去,整个人处于一种傻大姐的状态,嘴巴里不住的发出怪异的笑容,时贝贝被吓得一个哆嗦,不会,不会真的傻了吧!
“那个,那个,媳妇儿,我们结婚去吧!”白子君喜不自胜,说话语无伦次。这话他早就想要说了,但是一直就没有身份说这话,现在时贝贝是自己女朋友了,是不是代表,自己可以完成自己的心愿。
时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儿,这个二货!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嘴巴也是合不上。
客厅里矗立着对视傻笑的两人没有注意,原本端着盘子上菜的时妈妈从厨房里出来,又退了进去,不仅仅她退了进去,还拉着激动不已的老伴儿一起退了出去。
时爸爸不乐意的干瞪眼,时妈妈白了他一眼,孩子的事儿,你个老家伙搀和什么。
想着,时妈妈笑了,也许很快,自己就能抱上大胖外孙,外孙女!
最好要两个!
按照白子君的意思,他要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女朋友,有老婆了!
但是时贝贝不乐意,时贝贝虽然鼓起勇气告白,但是内心还是有些虚,她是真的害怕别人说些什么,毕竟白子君之前的女朋友是那么“优秀”,不管在她认识的东方冉是什么样子,至少在大众心里,东方冉是很让人佩服的科学家。
时贝贝惴惴不安,生怕别人说不好听的话,于是低调再低调。
名曰:办公室恋情不好。
白子君老郁闷了,不过想到媳妇已经是自己的了,又欢脱起来。
为了能和时贝贝相处时间长一些,白子君找了一个理由,再次从家里搬了出来,事实上原本他就有自己的公寓,但是因为要和东方冉订婚,他这个准新郎不好再住外面,所以才搬回家住。
虽然现在白子君还是很想要结婚,但是毕竟在家里,那个什么不方便是吧!
想到那个“啪啪啪”的河蟹运动,白子君露出了猥琐而傻气地笑容。
时贝贝虽然之前有过王大柱,其实在感情上,她还是很懵懂。
白子君则是在感情上太透彻,太明白。
爱情小白和爱情高手在一起。
一般来说,小白很容易吃亏。
但是别忘记了,时贝贝并非是真正的二十四岁,她心理年纪已经快奔三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白子君的同龄人。
她和白子君一样理智,若说她唯一不理智的事情,就是主动表白。
于是两个很理智的家伙在一起,虽然是男女朋友,却还是牵小手的阶段,虽然偶尔白子君会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