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界,每当他手不老实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时贝贝就会猛踩对方的脚,臭流氓,我们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就想要亲我,不可以!
白子君泪牛满面,然后虚心请教:老婆大人,什么时候能亲亲?
时贝贝有些犹豫,她还没怎么谈过恋爱,和王大柱在一起,两人只是单纯牵小手,还不到亲小嘴的地步,就分手了。
想了想,说:“怎么也应该,两个月——”
还未说完,看到白子君灰败的眼神,于是立马改口,“……一个月吧。”
一个月,白子君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们已经交往了半个月,也就是说,再过半个月,他们就可以亲小嘴了!
白子君一阵激动!
看到白子君这样子,时贝贝瞬间就后悔了,一个月是不是太快了,这样会不会太不矜持了一些,对方会不会小瞧自己……
忐忑的不仅仅是白子君一个人,时贝贝心里也很纠结,到底怎么做,才不会让对方的新鲜感迅速消失,才不会让对方甩掉自己?
想到白子君会甩掉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结婚,时贝贝就好想,好想……
阉——掉——他——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年初十。
还未过小年,时贝贝就将学生们召集起来,让他们收拾东西,因为要艺考报名,他们要做大巴车赶去考点。
天高的学生,自然不可能像别的学校那样,学生们自己找地方考,时贝贝和办公室老师,一起参考了学生文化课成绩,和专业成绩,然后为自家学生安排了周密的考试计划,超长发挥考什么学校,正常发挥考什么学校,发挥失常报考什么学校。
考试地点,首次也是由老师带队去的。
因为刚确定关系,白子君和时贝贝算是热恋,有因为白子君这家伙脸皮厚,不管风吹雨打,一定要坚定的在时贝贝家蹭饭,于是还不到一个年,白子君和时家人就很熟了。
时妈妈对白子君评价各种好,唯独一点迟疑,这孩子不像是个过日子的。
白子君,不会做家务。
当然,白子君这样的大少爷,在家里也不需要干家务,就算白子君是个医生,本质上还是保持着大老爷们的粗糙内心,平时家里勉强算是整洁,但是绝对达不到亮洁如新的地步。
想来,若是自家闺女嫁给了白家的小伙儿子,家务活都应该是闺女干。
请保姆这个问题,时家人就没想过要请保姆这一茬。
白子君何等聪明,从来都是他看清楚别人,没有别人看清楚他这么一说,时妈妈的几次试探,他心知肚明,他不禁想起那块碳头,似乎那小子也是因为厨艺精湛,征服了时家人。
作为一个收入颇丰,自己家本身底子也比较殷实的家庭,白子君自然是,从来没有下过厨房,为了比过那个碳头,白子君在厨房里按着教程捣鼓了很久。
时贝贝临走之前,白子君给时贝贝打了一个电话,要她来趟公寓。
“这个给你,吃。”白子君脸有些红,时贝贝一愣。
但见盘子里,歪歪扭扭,大约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皮子薄厚不一的饺子。
时贝贝发誓,长这么大,她就没见过这么难看的家伙。
“你包的?”时贝贝忍不住问道,明明就是想嘲笑的,不知道为什么,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嗯,不太好看,味道还是不错的,难看的我都吃了。”白子君实话实说,样子还是有些尴尬。
时贝贝拿着筷子夹了一个,饺子还有些烫嘴,里面还有汤汁流出来,白子君料放得很足,放油放多了,饺子味道有些腻,蘸着醋还算不错,“挺好吃的。”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吃饭,有些怅然,艺考,老师要全程陪护,别说时贝贝这个班主任,就是孙露江云之流的,也必须要跟着去。
艺考时间真是不短,算算差不多有一个月,因为需要考试的学校并非是一个凑着一个,学校安排考试时间也是分开的,时贝贝要等最后一个学生考完,才能带队离开。
想到要和女朋友分开一个月,白子君就有些不舒服。
“明天走?”白子君问道。
想到明天一去就是一个月,时贝贝心里也有些伤感,默默点头,“嗯。”
“能不能不去。”白子君忍不住说道,明知道不可以,他还是忍不住提出这种问题。
“不成,我不去,那些孩子们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时贝贝有些无奈。
“那个,记得给我打电话。”白子君继续唠叨。
“嗯,会打。”时贝贝继续点头。
“要想我。”得寸进尺。
“一定。”啰嗦。
……
说着说着,白子君就闭嘴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这对话有些不对劲儿,为什么自己那么像送男朋友或者丈夫出远门的怨妇,时贝贝则像是心怀天下志在四方的好男儿!
这不科学!
又是做吃食,又是深切叮咛,生怕“情娘”忘记自己!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龟毛。
白子君陷入深刻纠结,却不知时贝贝心里在暗爽,她非常得意白子君离不开自己,白子君对她越腻歪,她心里越满足,虽然嘴巴上不说,心里高兴的要死,嘴巴咀嚼的动作也快了几分,其实饺子还是挺好吃了,越吃越好吃。
下一秒,时贝贝就被她所谓的“越吃越好吃”的饺子噎住了——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深情款款地说道:“亲爱哒小良家~明天我跟你一起走~~~”
声音无限荡漾~~~~
作者有话要说:
四岁那年,何欢一只手托起爸爸,两只手举起拖拉机……
俺滴新文《学生万万岁》
第一卷 123正文部分完结
时贝贝原以为白子君在开玩笑,没有想到第二天,白子君早早地到了自己家门口,和自己一起挤公交车。
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时贝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因为小年还未过,s市还是比较重视小年,讲究一个团圆,但是今年白子君为了自己,都没有回家。
“那个,谢谢。”时贝贝忍不住说道。
白子君轻轻笑了,爪子自然而然地握住了时贝贝地手:“嗯,应该的。”心里暗爽不已。
今年全省艺考,没有在s市设立考点,考点相对比较分散,时贝贝为了考试提前摸清楚了画材购买地址,有些地方她当年去过,有些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
学生们倒是不紧张,大巴车上有说有笑,时贝贝却是紧张的要死。
不仅仅是时贝贝,这次艺考,美术组全部出动了,老师们坐在后面,学生们坐在前面。
江云和胖子李坐在一起,孙露则和袁素坐在一起,原本孙露还给时贝贝留了一个位置,未曾想到,时贝贝和白子君一同上车。
这俩人怎么凑在一起了?孙露有些疑惑,以前也yy过着两人,无奈两人实在是十万八千里,似乎不是一处的,怎么现在……
没听说学生考试要带校医啊。
时贝贝煞有介事地说道:“白校医是来帮忙的。”
刚说完,后背被白子君使劲儿戳了一下,白子君万分怨念地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假装看不见。
学生们一点都不意外看到了白子君,因为白子君这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了,也没有人注意到校医大人是和老班是一起来的。
学生们没有注意,不代表老师也不注意,江云有些疑惑,“白校医家不住那边吧,我怎么看他和贝贝一路的?”江云有些诧异。
胖子李没注意,随口说道:“兴许两人路上碰上的。”
江云点点头,便不再说话了,她也好紧张,自己教得学生参加高考啊。
胖子李感觉到身边人的不自在,放在膝盖上的胖手,挪动了一下,再挪动了一下,最终握住了对方的手。
江云身体微微一颤,做贼心虚的看着周围人,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心头松了一口气。
“别紧张。”胖子李小声说道,肉肉的手心里都是汗。
江云低着头,羞涩而甜蜜地笑了,这是她男人呢。
*****
考点距离s市不远不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给学生预定的是四星级的,这家酒店的老总,以前是天高的学生,艺考期间,房间非常紧俏,四星级的酒店,人也注满了。
因为经历了上次写生,很多学生对住的地方已经绝望了,原本都打算好了是住在小破楼里,现在看到了星级宾馆,稀罕的跟什么似的。
“待会儿我要上网。”
“你死开,我要和北堂靖玩撸啊撸。”
“阿靖,拒绝他,火速拒绝!”南宫珏大叫道。
但见北堂靖声音平缓,“玩游戏。”
在南宫珏和英雄联盟中,北堂靖选择了后者。
南宫珏那叫一个伤心,“阿靖,我们掰了!!”
在酒店大堂,时贝贝听到自家学生的对话,乐不可支,还想着玩游戏,上网?
老师们谁也没有告诉这些孩子,嗯,当初老师们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提供的房间,电脑都搬走了,想要上网,哈哈,自备电脑啊。
想来这些孩子也不会带着笔电去考试。
当学生拿着身份证,拿到了房卡时,时贝贝听到房间里,学生的嚎啕声,露出了微笑。
“你住在三零幺?”白子君看着时贝贝的房卡说道。
“嗯,是啊,你呢。”时贝贝问道。
白子君拿着房卡给时贝贝看了一下,目光无比怨念,房卡是四零幺。
“我们不在一起……”白子君可怜兮兮地说道。
时贝贝白了白子君一眼,“去!”
声音莫名带了一些娇嗔,听着白子君心里不断地荡漾。
以后,总会有机会的,他们会住在一起很长很长时间。
白子君笑眯眯地想着。
********
下午,时贝贝带队,带着学生去考点报名,第一场考试的六所学校并不出名,时贝贝并没有建议学生考这些学校,但是却建议学生拿这些学校练手,毕竟第一天考试,很多学生都在试手感,过年大家肯定是不画画的,很多学生都会拿这些学校练手,时贝贝觉得学生去参考,一个考场总有画的不错的,可以估量自己的水平。
对于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艺考就是烧钱,若是每天都要考试,一个学校报名费就是一百到一百五之间,有的学校甚至是两百的报名费,考是个学校,这就快两千了,还不算吃住。
考试,是最好的提高画画水平的训练场,时贝贝记得,第一场考试她画的只是中等,等到最后一场,她已经画的是中上了。
白子君好奇地打量着艺考报名的会展中心,呼呼啦啦全是人,黑压压的一片,什么样的人都有。
白子君看到一个很落魄的,看上去年纪很大颇有艺术范儿的男人,背着一个画架。
“老师,我能问一下,xx学院的考点在哪里吗?”一个女生手里拿着钱,也背着画架,拦住那个落魄的男人。
那个男人露出沧桑的笑:“对不起,我也是考生。”
见到这一幕,白子君扑哧笑了出来,太逗了,真是太逗了。
这个时候,领学生报名的时贝贝走过来,看着满脸春光的白子君,“你笑什么?”
白子君将刚才的见闻给时贝贝说了一遍,时贝贝听后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我当年还和一个复读十二年的大叔一个考场,信不信,你说的那个一定是考央美的。”
“不会吧,为了一个央美,至于么?”白子君嘴角抽搐,复读十二年,就为了一个央美?
“谁知道呢,大概是值吧,那些是艺术家。”时贝贝有些佩服,又有些感慨,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十年如一日,坚持一件事情。
“美术生复读很常见?”白子君好奇地问道。
隔行如隔山,若不是时贝贝,白子君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美术生。
“挺常见的。”时贝贝点头。
哪个画室没个复读生。
高二那会儿,同画室有个一个复读十年的女生,复读十年,就为了上央美。
时贝贝就有些奇怪,你可以考那么多大学,为什么偏偏要考央美。
央美虽然很哈,但是青春,应该比央美更加重要。
复读十年的女生对当年事应届生的时贝贝说:“我就是要上央美,我要不上央美,我这些年,就没意义了。”
“时老师?”
就在时贝贝和白子君说话这会儿,一个声音突然想起,两人抬头,远远地看到人群里,一个穿得特别像红绿灯的男生。
就算是在颇有艺术气质,特立独行的艺考生中,男生的穿着也是十分扎眼,除了穿着,他的长相也很引人注目,跟明星似的,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穿风衣戴眼镜,样貌同样出众的少年。
“西门风?东方泓?”
时贝贝诧异,他们怎么在这里?
西门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时贝贝和白子君身边,东方泓则有些尴尬,白子君算是他前姐夫吧,他一直以为他会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
想到姐姐,东方泓心情有些阴霾,姐姐用保护他的名义,设计了他喜欢的人,以爱之名的伤害,比恨更让人难以接受。
想到一个人独自承担起一切的林月儿,东方泓终于承认,若没有家庭,他真的什么都不是。
他甚至没有能力保护他喜欢的姑娘。
年前,林月儿打来电话,说她可能怀孕了。
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而是惶恐和不知所措。
林月儿最终离开了,她走得很决绝,而自己则被家里切断了一切关系人脉,孤立无援,甚至没有能力去寻找他。
因为他是学生,他还没有长大。
“你们是……”时贝贝有些犹豫,不会是想得那样吧。
西门风笑了,“年前,学校录信息,我录得是艺术生。”
“你要考表演专业?”时贝贝脱口而出,东方泓和白子君都很诧异,她怎么知道。
西门风却一点都不奇怪时贝贝会知道,不仅仅是时贝贝,整个艺体楼的老师应该都知道,他每天都去那里训练,不过,这件事就不用告诉别人了。
“嗯,努力了这么久,总要试一试。”西门风笑着说道。
时贝贝脑袋有些发懵,她又看向东方泓,天高所有人都知道林月儿“艳照”男主是谁,看到男主人公若无其事站在自己面前,心虚的反而是时贝贝,“东方泓,你也是……”
东方泓摇头:“我不是,我还是正常参加高考。”
“少来了,老师,您不知道,很久以前他就递交材料,估计四五月份通知书就下来了。”西门风瞥了东方泓一眼,戳穿他的“谎言”。
递交材料和申请,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要出国?”
东方泓点点头,“嗯,我要出国。”
“家里知道么?”时贝贝差异,怎么没听到风声,东方泓可是学校一匹黑马,学校还准备竞争全省第一,弄个状元,谁能想到,状元种子要出国了。
“暂时还没给家里人说,等通知书下来再说。”东方泓抄着口袋,轻飘飘地说道。
时贝贝很想问林月儿怎么办,但是考虑到自己是老师,不是八卦记者,只能笑着说道:“祝你成功。”
“我会的。”东方泓点头说道,言语中,有着不输于成|人的沉稳和冷静。
“老师,我们先走了,我们还要去找阿靖和小珏。”穿着和红绿灯一样的西门风拉着东方泓,两人挥手冲时贝贝白子君道别。
少年走后,白子君摇头:“现在的孩子可真不得了,我突然有种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别这么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你还是花骨朵呢。”时贝贝笑眯眯地说道。
“你也一样。”白子君不放过一丝一毫甜言蜜语的机会,“在我心里你永远是花骨朵。”
“少来了。”时贝贝嘴角上扬,佯装不理睬白子君,向会展中心里面走去。
“喂,我说真的,我对你的爱,就像是考试,从古到今,连绵不绝。”
“少来,少说好听的。”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什么时候公布我们俩的关系啊!”
“再说吧。”
“不成,必须给个答案!”
……
吵吵闹闹的两人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诧异地看着他们。
“那是时老师还有白校医?”南宫珏不可置信地指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他身边站着的,是“你欠我一个亿”的北堂靖。
“哥们儿,给句话啊,是不是啊,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南宫珏拍着北堂靖的肩膀,求回应。
锤了好几下,都不见有反应,南宫珏气急,正要给记猛烈的“天马流星拳”,未曾想,刚才面无表情的北堂靖突然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南宫珏。
南宫珏吓了一跳,拳头悬在半空,随即,讪讪地放下了。
“震惊中,请勿打扰。”北堂靖板着一张棺材脸,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吧,你赢了……”南宫珏一脸虚弱地说道。
片刻,少年耸肩,“我刚才好像看到西门和东方了。”
“我也看到了。”北堂靖闷闷地说着,“刚才报名,转眼就不见了。”
“……我们去找他们?然后一起吃午饭?”
“嗯。”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了,正文部分真的完了~以四妃开始,以四妃完结。
时贝贝和白子君的感情生活,不属于正文部分,两个人心里年纪加一起,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个黏糊程度,已经够了。
学生们的事情还会再说一下。
番外,有胖子李的,还有林月儿和东方冉的,四妃,还有白子君和时贝贝的。
不知道会不会有王大柱和东方熙出现,或许有,也或许没有。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要有个开始有个结尾,时贝贝真的会和白子君在一起么,也不见得,也许两人某天会分开,不过这也是故事之后的事情了。
四岁那年,何欢一只手托起爸爸,两只手举起拖拉机……
俺滴新文《学生万万岁》
第一卷 124你,个,流,氓!
关于高考
初十一,北堂靖站在瑟瑟的寒风里排队,这是他今天第一场考试,北堂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难得一个学校,他倒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和北堂靖一个考场的,还有他的玩友陈述。《纯文字首发》
对于陈述,北堂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个少年将自己从神坛上拉下来之后,他在专业课上,似乎就成了老二的位置。
不对,老二这个词不太好。
看着报名的号,北堂靖皱起眉头,明明和陈述不是一起报名,电脑选号,他们竟然在一个考场,而且是在一起。
北堂靖很难说自己没有受到影响。
昨天报名,会展中心,有人在发考点高校历年考题,按理来说,原本这个东西,他应该是不屑一顾的,不知道为什么,当册子发在他手上的时候,他情不自禁接过手,没有扔掉。
这个学校,这三年考题都没有多少变化。
按照老班的推断,今天的考试,还会考一样的内容。
“北堂靖,你紧张么?”站在自己前面,背着画包,拿着画架的陈述,回头问道。
北堂靖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呢。”
陈述笑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揉的不成样的准考证,准考证上竟然有水渍,陈述苦笑,“你真淡定,我已经紧张的出汗了。”
“为什么紧张。”北堂靖忍不住问道,该讲的老师都讲了,最重要的是,陈述学得相当不错,北堂靖找不到对方紧张的理由。
但见陈述苦笑,“因为你啊,你要不在身边,我就不紧张了。”
“哼。”北堂靖不以为然。
陈述看到北堂靖的样子,就知道对方肯定没有听进去,于是他说道:“你在我后面赶得很紧啊,第一的滋味真好,我真不想让给你。”
说着陈述露出了笑容,“包括这一次考试。”
北堂靖心里一紧,眼睛眯起来,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气,“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陈述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充满着挑衅,北堂靖不禁想起每次和陈述做任务,对方都是出手最快最猛的那个,和他组队很爽。
陈述,以前在北堂靖心里只是个玩友,但是从这一刻起,北堂靖决定,将这个人破格当成对手。
他看着陈述,一字一顿地说道:“那就试试看。”
第一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艺考的战火,这才刚刚开始!
陈述看着浑身燃烧着斗志的北堂靖,心里有些发酸,无论他多么优秀,在学校总是默默无闻的那个,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任何人,和北堂靖南宫珏站在一起,都会沦为陪衬,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陪衬,他喜欢画画,喜欢设计,喜欢第一,喜欢压在北堂靖上面的感觉。
但是这些,别人无需知道。
他似乎已经做到了,班里的同学已经很习惯的叫他第一了,在专业课上,他是不折不扣的第一。
但是平时和高考还是不一样的,陈述希望艺考的时候自己还是第一。
真正的第一。
想到这儿,陈述也忍不住笑了,他重复了一遍北堂靖的话:“那就试试看。”
当带队老师拿着牌子,带着学生到考场的,监考老师检查准考证和身份证后,学生依次进入考场。
陈述和北堂靖,一左一右,两个人的座位紧紧地挨着。
支起架子,拿出工具,考试第一遍预备铃打响,陈述和北堂靖接到了监考老师发下的纸张。
和他们平时用的相比,纸张粗糙了很多,考试前,时贝贝已经让学生练习过了考试的标准纸张,并且叮嘱,一定不要提前交卷子。
艺考有的时候并不是绝对公平的,经常被征用的考点,监考老师也懂得欣赏哪幅画比较好,到时候,恐怕有换卷子的现象,就算是和大家一起交卷子,也免不了试卷会被换。
除了这个,还有就是替考现象,有些人你看着画的很好,不要有压力,他们说不定是复读很多年的,或者是替考的,按照平时发挥就没有问题。
以前觉得老班聒噪,真考试的时候,却心里发虚,还想老师再聒噪聒噪。
可惜,没机会了,已经上战场了。
考题,没有出乎老师的预料,和往届一样,这个学校并没有多少变动,“二本综合类大学出题考试总是懒得很”这是老班的原话,现在看来一点都没错。
这些题目,都是平时练习的,素描并没有多大困难,最开始的走神过后,很快北堂靖就进入状态,也忘记了身边的陈述。
时贝贝画画快,所以要求学生们画画和她一样快,先铺调子,最后抠细节。
务必在有限的时间,让画面达到最大程度的完整。
考试是两个小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什么时候,考场安静的环境变得浮躁。
北堂靖甚至有错觉,自己是在画室,而不是在考场。
察觉到身后有人,他忍不住回头,发现监考老师站在他身后,不仅仅是监考老师,他身边,另一侧,并不是陈述的学生,已经停下笔,看着他的画,神色充满了挫败感。
说不骄傲,是不可能的。
或许,给予他挫败感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陈述。
“复读生吧……”
“说不定是替考的……”
耳力记好的北堂靖,听到了身后传来议论声。
嘴角微微上扬,这应该是最好的褒奖。
他继续画画,不一会儿,考场又发生了状况,北堂靖身后的一个男孩,一脚踢开画架,折叠画架发出咣当的响声。
“干什么呢!”两个监考老师忍不住训斥。
男孩脸涨得通红,目光盯着不知道是陈述还是北堂靖,“靠,不考了,考什么,都是复读的!”
男生口气充满嘲讽,似乎有我是应届,我骄傲。
男生叮叮当当收拾画架子,气冲冲地冲出考场。
北堂靖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老班讲得考场趣闻,说当年她参加考试的时候,把一个女生吓得收拾了画架子走人了。
原以为是老班吹牛,原来真有这样的事情。
这是不是可以代表,他画的不错,北堂靖嘴角露出笑容。
当收卷铃打响的时候,北堂靖和陈述停下笔,北堂靖看了一眼陈述的画,陈述的画风和自己完全不一样,自己用调子更细腻,陈述则粗狂一些。
无论老师怎么想,北堂靖还是觉得自己画得好,他不信自己照片似的素描,比不上陈述的画。
想到这里,北堂靖心里有种胜利的感觉,嘴角微微上扬。
却见身旁陈述盯着自己的画,片刻后,他说道:“你素描果然很厉害,画得跟照片一样……”
还有什么比对手表扬,跟让人开心。
可是下一刻,陈述又说:“可是考试不仅是素描,还有色彩。”
北堂靖心里咯噔一下,忘了,还有色彩,他色彩比起素描来,确实有些一般。
于是这场第一争夺战,花落谁家,尚未可知。
出了考场,北堂靖重重松了一口气,身后紧跟着陈述。
天明明很冷,考场既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但是偏偏觉得热的上,尤其是手心,都已经出汗了。
“再也不想和你一个考场了。”陈述半抱怨半玩笑地说道。
北堂靖吐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地说,我也是。
虽然同在一个班级,又在一间画室里画画,和陈述在一起的感觉,还是不如和小珏他们来的轻松,以前北堂靖觉得南宫珏挺聒噪的,现在倒是有些庆幸,幸好他的朋友是南宫珏。
“明天你还考么?”陈述问道。
北堂靖点点头,一个年过的,手都有些生了,还是要考两场训练一下手感。
陈述点点头,向上提了提画架,“我先去会展中心报名了,有空聊。”
“嗯。”北堂靖没有挽留,点头和对方作别。
虽然是好朋友,但是南宫珏并没有打算和北堂靖上一所学校的打算,不报考一所学校,就是考试的时候,也很难在一起考试。
这次是赶巧了,在约定的地点,等了没有两分钟,南宫珏背着画架笑眯眯地出来了。
“考得怎么样?”南宫珏问道。
“不错,你呢。”
南宫珏笑了,哇哇叫道:“本天才艳惊四座!”
两人打车到会展中心,随后和西门风还有东方泓会合。
虽然几人是朋友,但是却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了,若不是艺考,四个人可能还要踌躇一阵子。
明明林月儿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式,可是北堂靖和东方泓还是回不到过去了,所谓的一笑泯恩怨,只是小说里存在的情节,至少现在他们都做不到。
原本应该很热烈的气氛,变得有些僵硬,直到东方泓说他要出国的事情。
“你要出国?不会吧,国外有什么好的啊,到处都是洋鬼子!”南宫珏不可置信,国外的孩子比较独立,到了国外,恐怕会有打工什么的,他原本就是个享乐主义让他吃苦是不可能的,离开了国内,就算是父母有再大的本事,那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东方泓摇摇头,“出国见识见识也挺好的。”
他虽然是对着南宫珏说的,眼睛却在看着北堂靖。
片刻,北堂靖闷声说道:“注意安全。”
“嗯!”东方泓笑了,很大力的点头,在南宫珏和西门风有心撮合下,四个人再次气氛浓烈,有说有笑,但是事实上,少年们都有感觉,他们回不去了。
接下来三天考试,北堂靖无一例外,选择了当天报名学校,最难考的那所,北堂靖没有按照时贝贝给他开具的参考意见考试,连考四天,陈述都hold不住了,北堂靖还想考。
时贝贝忍不住有些担心,北堂靖选的这些学校都不错,不是985就是211,或者又是985又是211,对于老师来说,这是好事儿,依照北堂靖的水平,这些学校八成能拿下,但是北堂靖文化课成绩并不高,时贝贝注意到,这四天考试除了第一天北堂靖报考的学校,没有限分,其余的,都有限分,甚至有一所是过了专业分数线,按照文化课从高到低录取。
艺考拿到证,也只是证明专业拿到证,高考通知书,才是实打实的。
“北堂靖,要给自己留个保底的学校。”时贝贝皱眉说道,“觉得手不生了,可以休息一天,不需要天天考试。”
艺考这才开始,好学校都在中后段,不值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北堂靖沉着脸不说话,事实上,他只是不想输,不想输给陈述,也不想输给任何人。
他知道老班说的是对的,连续四天考试,每天起得那么早,而且刚来,床和平时也不一样,他休息的并不好,虽然身体不会出现什么异常,精神却不如最初感觉好,北堂靖听进去了,却不想给老班什么反应,于是他心情很好的转身走人。
时贝贝懊恼地挠墙,太嚣张了,这学生太嚣张了!
第二天,北堂靖考完试,没有再去会展中心报名,而是找了一家高档网吧,和陈述一起打游戏,两个人打到七八点,老师召集学生开会,才匆匆赶来。
“你说,这帮子小鬼要搞什么,不在酒店支架子画画,还玩游戏!”
散会后,时贝贝气愤不已,在房间里捶床,江云翻了一个白眼,老师所在的房间是可以上网的,一台台式机,一台笔记本。
“时老妈子,您有这个精力管闲事儿还不如去和白校医约会!”江云看着视频,闲闲地说道。
时贝贝噎住了,来到酒店当天晚上,江云就告诉时贝贝自己和胖子李恋爱了,但是处于害羞以及和白子君的地位差异种种原因,时贝贝还是选择了保密。
只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下午,,时贝贝和白子君一前一后离开酒店,到了一个隐蔽的小吃街,两人牵小手吃东西,正好让同样寻求隐蔽约会地点的江云胖子李撞到。
人算不如天算,恋情大白,江云火了,觉得时贝贝不仗义,这两天得空就刺儿她几句。
时贝贝也知道这事儿自己做得不地道,也忍着,不过这会儿她不想忍了。
于是恶声恶气地反驳,“你别是想把我挤兑出去,和胖子一屋吧!”
江云一听笑了,她转身,愉快地看着时贝贝:“你说对了,你耽误我们恋爱了,你个一千瓦电灯泡!”
吐血!时贝贝非常想要吐血!
“你的矜持呢!你的矜持呢!”时贝贝快要疯了,别那么彪悍好不好,你刚确定关系不久吧,不久吧,那么急干什么!
江云一脸鄙视的看着时贝贝,“你想哪里去了,我们是纯洁的男女朋友。”
终于,时贝贝忍无可忍,对着江云扔了一个枕头,“纯你大爷!”
少玷污老娘纯洁的耳朵!
*********
纵然是确定了恋爱关系,时贝贝也甚少主动找白子君,主动告白什么的,已经是超出极限的事情了,说来说去,还是她自卑缺少安全感,总害怕不知什么时候,青春不再这张好皮相不再,白子君这样的就不要自己了。
江云听了时贝贝的顾虑只觉得好笑,“得了,你还真以为男人四十一枝花,过十年,你才三十几岁,他快四十,有了啤酒肚,脸也松弛了,你看不看得上他还是一回事!”
时贝贝听后沉默,江云自从和胖子李在一起,越发犀利了。
忍不住将白子君的脸按在胖子李身上,联想了一番,时贝贝发现,若是白子君长成胖子李那样,她还真不一定稀罕这个人,毕竟她也是外貌协会的。
想着,时贝贝有些愧疚,原来自己还有出轨的潜质。
结合东方冉和白子君失败的经验,时贝贝决定主动一把,于是她给白子君打了一个电话,我们约会吧。
白子君欣喜若狂,麻利地下楼,两个人好歹是顾忌着学生,没有做出特别明显的举动,只是商量着要不要看个电影。
两人刚到电影院门口就愣住了,手是松开也不对,这样牵着也不对,为毛呢,因为碰到熟人了,不是同事,而是学生。
同样是时贝贝班上的,一个叫徐欢的女生,属于方亚云那个小圈子,爱打扮,爱漂亮,爱看时尚杂志,帅气的男生路过会发出吃吃的笑容,没觉得有别的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让时贝贝没有想到,此刻,她心里没什么特别的学生,在没有考试的空闲日子,正拿着一个板子,在电影院门口画画。
她画得很认真,没有注意到自家老班就在附近,时贝贝看到徐欢身边围了很多人,拉着白子君的手,也围在后面看,只一眼,时贝贝就明白了。
“是场景速写。”徐欢画得不是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2 2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