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人,是一个场景,电影院旁十字路口的人群和车辆。
白子君侧头看着时贝贝:“这孩子挺有前途的,没有想到你班还有这么认真的女生。”
时贝贝也没有想到。
她班女生少,都挺讲究的,小姑娘年纪不大,却喜欢打扮,清一色的画着精致的妆容,每一个画着小烟熏,看起来都超级成熟。
作为老师,她其实打心眼里抵触这种装扮,可以理解,但是并不大代表会欣赏会支持,在成年人眼中,自然的学生样才是最美的。
时贝贝甚至犯了和很多人一样的错误,认为爱打扮的学生等于不努力的学生。
徐欢还是那个徐欢,一身名牌,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也非常讲究,要有造型,看上去就跟拍电影一样,但是在时贝贝眼中似乎又多了一些别的东西。
原来爱美丽和爱漂亮和品质并无多大的关系,爱漂亮爱打扮并不代表她不努力或者不愿意努力。
只是她偏见了。
“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班的学生。”时贝贝侧着头看着白子君,作为老师她将更多心思放在更有天赋的学生身上,比如北堂靖,比如陈述,关注的学生太少,而忽略了很多同样在努力,只是天赋所限,不显山不露水的学生。
老师也有自己偏爱的学生,比如袁素喜欢教北堂靖,孙露喜欢教陈述,时贝贝则更多喜欢指点南宫珏和方亚云。
同样是学生,在看到女生的那瞬间,时贝贝甚至犹豫了一会儿,她在回想女生叫什么。
白子君没说话,只是微笑,其实听了这话,他心里咯噔一下,想的是,时贝贝不会抛下他和学生相亲相爱吧。
这一瞬间,白子君莫名想到了工作狂东方冉,他真的不想再找一个工作狂女友。
太伤人了。
犹豫了一会儿,白子君忍不住问道:“你要留下来指点吗?”
听了这话,时贝贝诧异地抬起头,“啊,为什么要指点?她这样不是挺好么?我又不是老妈子!”
白子君哑然失笑,自己果然是被吓怕了。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摸了摸时贝贝的头发。
“我们进去吧。”时贝贝说道,“还没有买电影票呢。”
“嗯,好。”白子君心情极好,两个人牵着手,肩并肩走进电影院。
电影院门口,女生还在低头画画,她既不知道老师来了,也不知道老师走了。
**************
平均每个学生考了四个学校的时候,重头戏来了,八大美院和n所设计名校开始报名。
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央美,没有一个美术生不想上央美,在很多人眼里,那所学校值得付出青春为之拼搏。
时贝贝数了一下画室的学生,她满打满算,自家学生能拿到有效名次的,不超过五个。
不是学生们画得不好,而是大家都画得很好,只是有的时候,这是个运气。
也不是时贝贝妄自菲薄,央美这样的学校,真不是你自以为你画得不错,人家就给你有效名次的。
之前时贝贝就给学生做足了功课,不要一股脑的去报考央美,央美要是那么好上的话,就没有那么的多复读十年还考不上的,纵然这样说,央美报名那天,高三七班几乎所有学生都跑去考央美了,无论适合不适合。
央美,时贝贝给出的建议是建筑系,根据所报的系别,考得内容也不太一样,绝大多数学生都报名的是建筑系,唯有北堂靖,报考的是油画系。
时贝贝心里摇头,北堂靖估计要栽,就算他拿到了有效名次,北堂靖的分数都是一个问题。
比起那些假了吧唧的名次,时贝贝更希望,学生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真正考上他们理想的学府,尽管,也许这对他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日后他们从事的,也许是和美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工作,就像时贝贝,当年她也不是师范类大学毕业的,当年她也想不到,自己会当老师。
“你什么都给学生想好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时贝贝送学生离开酒店,白子君幽幽地说道。
时贝贝一愣,疑惑地看着白子君:“我们怎么了。”
“作为你的男朋友,我觉得自己被忽略了……”白子君满脸控诉地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
“你抽得这是哪门子的风?”时贝贝嘴角抽搐。
“你不知道我的生日,你从来没有对我嘘寒问暖过,你刚才都没有问我吃饭了没有,你只顾着问那群学生吃没吃早饭……”白子君絮絮叨叨,“作为女朋友,你不温柔,对我不好,你忽略我,无视我,欺负我,你仗着我喜欢你,吃干抹净不负责!”
电梯里,白子君声音无比幽怨。
时贝贝炯炯有神地看着白子君,“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你这个负心汉,你还我青春’?”
白子君瞬间被噎住了。
时贝贝无奈地看着白子君,她一米七,穿上高跟鞋,对上一米八多的白子君,也不用垫脚,时贝贝伸手摸了一下白子君的头发,说道:“我说过很多次,不要看没有营养的电视剧。”
白子君在病房扯住时贝贝的袖子,很自然地搂住时贝贝的腰,“你要是对我好点,我就不看了。”
时贝贝无语望天,每次和白子君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有一种性别转换的感觉,自己是许仙,白子君是娘子。
他这种小女儿家的情怀到底是怎么来的。
难道自己就这么给不了他安全感么?
正说着,叮咚一声,电梯开了,时贝贝轻拍白子君,白子君却不放手,非搂住时贝贝的腰,电梯门缓缓打开,只见电梯楼道口,素面朝天的方亚云目瞪口呆地看着时贝贝和白子君。
两人倒是没做什么不雅动作,就是白子君的手,搂住了时贝贝的腰,看上去很亲密……
“你,你怎么没去考试……”时贝贝无比尴尬地问道。
方亚云看着时贝贝无比惊悚,还有什么比看到老班谈恋爱还要难过的事,不对,老班谈恋爱不是重点,重点是老班谈恋爱不想让人家知道,但是眼下,自己却无意间知道了!
方亚云瞬间有种会被老班灭口的赶脚。
泪牛满面,方同学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按错按钮了,老师,您继续……”
方亚云说完,白子君笑了,他动作不变,依然搂着时贝贝的腰,“既然是这样,方亚云同学,好好考,再见。”
说着,白子君果断地按上了电梯门。
电梯门缓缓地关上,方亚云听“叮咚”一声,赶紧进入另一个电梯里,关上楼梯时,心里还嗷嚎,早知道走楼梯了!
发现老师秘密的学生,伤不起!
待电梯门重新换上,缓缓上升,时贝贝回头看着白子君,“你是故意的。”
时贝贝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
白子君心里惴惴不安,他确实是故意的,他并非是算计很久,他只是不想做一个隐形人,至少,至少,他希望别人知道,他们在恋爱,光明正大的恋爱。
“你生气了?”白子君略有不安地问道。
时贝贝沉默,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时贝贝突然停住脚步,低头说道:“我是一个害怕付出,害怕分手,软弱又自私的人,喜欢我是一件无比倒楣的事情,因为我很犹豫,很胆小,一点风吹草动就缩回去,将来的某一天,我可能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怀疑你出轨,乱吃飞醋,大吵大闹,泼妇骂街……”
说完这一串,时贝贝忐忑地抬起头,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地看着白子君,“你还确定是我?”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这一刻,他突然发现,他们是那么的相似。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自私的人,他们永远有所保留,不想付出,宁愿主动抽身离开,也不愿意迈出去勇敢的一步,他们害怕改变,害怕失去,害怕对方抽身而去,从内心上,他们都不是冒险家,都是守着一亩三分地算计着过日子的小地主。
最初他喜欢上时贝贝,或许是因为她不够优秀,她长得漂亮,却没有与之匹配的个人能力,也没有充当保护伞的家世。
后来她会选择他,或许是因为她手上没有合适的人选,又或者是她空窗了太久,太寂寞,想找个不讨厌的人陪着,而他刚好出现。
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他们在一起了。
他们的爱情,没有胖子李和江云那么纯粹,那么真挚,那么心有灵犀,但是他们就是在一起了。
来之不易,所以才更会珍惜。
白子君将时贝贝拉入自己的怀里,下巴抵住她头顶,“就是你了。”
“不变了?”时贝贝有些犹豫,又有些好笑,明知道男人的誓言最不靠谱,可是她还是想求一份保证。
白子君笑了,“傻姑娘,我都三十了,你才二十四,该担心的是我好不好。”
时贝贝没有说话,顺从的靠在白子君怀里,像是想起来什么,随后极为笨拙的,搂上对方的腰。
片刻后,白子君瓮声瓮气地说:“贝贝,给你商量个事儿行不?”
“嗯?”时贝贝正陷入这极为温情的一刻,“怎么?”
“你的手能不能离我屁股远一点,你别摸我腚磅……”白子君闷闷地说道。
时贝贝略有尴尬,手放得地方不对,不过她是什么人?哼哼,时贝贝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很窘,于是她胡乱捏了两下,“哦,那是你屁股啊,软软地,挺舒服的。”
白子君咬牙切齿,半晌挤出四个字:“你、个、流、氓!”
“……”
**************
关于冲刺
艺考持续了将近一个月,三月初,学生们回到学校,无论艺考成绩如何,这页都掀过去了。
时贝贝班里的学生,考得最多的,比如考霸北堂靖,考了十八所多所学校,考得最少的,也有十所。
时贝贝真心觉得没必要考那么多,无奈这些学生就广撒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死命的去考,考到最后,都考油了。
艺考的时候觉得艺考累,回到学校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什么是真的累。
专业课掀页,高三七班恢复了原本的课表,该上的,一个不落的要上,数学,英语!
这两科是重中之重,这两科加起来就是三百分,若是这两门学科可以及格,那么这些孩子的成绩根本就不用愁了。
当然,这是异想天开,这些学生的基础差到一定水平了。
这些孩子,数学英语根本无法兼顾,只能选择一项,绝大多数学生选择了英语,因为他们报考的n多学校,英语是限分的,七十分的英语,对很多普通学生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高三七班的学生来说,那简直了!
可以死了有木有!
——除了英语,还有语文,你是中国人吧,中国人考不好本国语言,说不过去了吧。
以上语文老师激励学生的话。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求你优秀,好歹要及格吧。
时贝贝和学生家长也进行了沟通,百分之百的学生家长,都选择了家教。
这个时贝贝是支持的,家长们都对自家小孩专业课比较有信心。
家长的信心得到了回报,在第一个学生查阅自己分数过线之后,陆陆续续有学生通过网络查询成绩,给时贝贝送来了好消息。
仅时贝贝收到的,专业课录取通知书,就有五十多份,她估摸着,应该还有更多。
一个月后,几乎所有学校的通知书都发到了学生手里,时贝贝算了算学生的通过率,令人振奋的百分之百,每个学生,最少的也拿到了三个学校的专业录取书,最多的,则拿到了十四个证。
毫不意外,那个拿十四个证的是“考霸”北堂靖,三所美院,七所综合类985大学,外加四所211重本。
拿到十二个证的陈述甘拜下风,哪怕他手上有一个北堂靖超级羡慕的央美有效名次。
不过两人手里的证书并非含金量最高的,手握专业通知书含金量最高的,爆了一个大冷门。
南宫珏。
时贝贝虽然很喜欢,但是并不是非常看好的南宫珏。
南宫珏拿了七个证,每个学校都是响当当的,八大美院,南宫珏拿到了四个,名声最大的两个,一个是清华,一个是央美。
南宫珏能考上央美,别说是老师,就是南宫珏本人都不可置信,他在央美的名次虽然没有陈述那么高,却也是在有效名次之列。
不过,南宫珏并不开心,和他糟糕的文化课相比。
这七所学校,文化分要求太高了!
真是想死了有木有,和南宫珏的头疼相比,南宫珏爸爸和南宫妈妈都乐疯了,若是没有清华,其余六所知名高校,足以让他们挑好长时间,但是眼下有个清华的证。
于是,那些包括央美在内的,超一线美术院校,瞬间成了备胎。
时贝贝对于南宫珏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态可以理解,不过,也不是她泼冷水,而是,这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在时贝贝看来,清华高考录取通知书比央美还难拿,难得不是专业课,而是文化分!
而南宫珏的文化分,就是倒数的!
一个连考四百分都难得孩子,你让他两个月飙到五百,可能吗?
可惜,面对南宫家长高涨的热情,时贝贝真是无法泼冷水,只能看着两位家长努力操练自己平时不努力的儿子!
原本得意洋洋的南宫珏日子瞬间变得真是苦不堪言,看得大家无比嗨皮。
谁让你考这么好,活该!
除了南宫珏这个另类,别的学生,都有一两个保底的学校,不至于让他们落空,时贝贝特意查了一下艺考时在电影院门口,那个叫徐欢女生的专业录取情况,然后咂舌。
十三所,比陈述还要多一所,最重要的是,这个女生,只考了十三所。
通过率,百分之百。
第一次全市摸底考试,时贝贝翻了一下学生的成绩单,忍不住笑了,果然这些孩子属驴子的,不抽打,不前进。
和上学期期末考试相比,这些孩子的文化课成绩,有了质的飞跃。
时贝贝没这么脸皮厚,将这个功劳按在自己脑袋上,别说文化课,就是专业课,和她关系也并不大,她起得不过就是一个润滑剂的作用,真正给力的还是学生家长,时贝贝不止听一个家长说了,他们打算放下两个月的生意,陪孩子度过也许是他们一生中最为重要的考试。
往日这些孩子的父母,根本就不在眼前,但是现在,父母盯梢,家教,父母的压力,还有专业通知书的动力。
他们已经拿到了专业通知书,相当于一只脚踩进了大学,只要再努力一把,或许他们这些被老师被同学看不起的“渣滓”就成功了。
不是不想成为别人眼中优秀的人,也并非天生的桀骜不驯,他们也希望有一种方式证明自己——
我们从来不比别人差。
********
越是临近高考,时贝贝的身体负担就越轻,心里压力就越重,五月份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虽然还算在宜人的范围里,但是有时候还是挺让人暴躁的。
最后一次全市模拟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时贝贝也大体对学生的成绩有了一个评估,谁能考上,谁能考得学校好,清晰明了。
发挥失常的有,超常发挥的少。
在如此忙碌的时候,时贝贝还抽空签了一份合同,她的漫画终于可以出版了,出版商只是适量的出第一册,如果反响好的话,再出版第二册,第三册,出版社很精明,时贝贝在出版社面前,几乎没有什么还口的余地,纵然对方开出的条件各种苛刻,时贝贝还是签约了。
她有一个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思,有了自己的出版书,自己也有了一定的名声,相比现在,自己和白子君在一起,阻力应该少一些。
毕竟知名漫画家比一个高中普通籍籍无名的老师,听上去好很多。
这件事时贝贝只是简单的给家里说了一下,白子君那边还没说,至于为什么没说,这就是时贝贝的小心思了,其实她还是想等书出来再说,而且她现在还不那么想让男朋友知道自己的底牌,你要是知道我是谁了,我在网上说点什么,你不都知道了。
女人要有神秘感!
作为一个女朋友,时贝贝觉得自己挺不合格的,她和白子君同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两人在一起之后,时贝贝反而很少再去医务室,更很少在公开场合和白子君在一起,其实她也有自己的考量,害怕白子君遭人非议,毕竟在很多人眼中,白子君上一个女朋友很优秀,而自己……
她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自己不优秀,很不优秀。
和白子君恋爱这些日子,时贝贝已经渐渐学着站在白子君的角度去分析一些事情,考虑到他的一些立场,不再仅仅是“我如何,我怎么样”。
无论是时贝贝或者是白子君,他们都在改变,时贝贝以前不太喜欢做饭,但是后来发现,白子君总是在外面吃饭,有的时候会有必要应酬只喝酒,没法吃饭的时候,时贝贝会尝试给白子君做一些东西,时间一长,时贝贝厨艺变好了,似乎也喜欢上了做饭,白子君是挺高兴的,不高兴的唯有时家人,自己好好的闺女,成了厨娘,这女婿太不贴心了!
至于白子君,他也曾经想过系统的学做些吃的东西,孝敬一下岳父岳母,但是总是没有时间,他很忙,越来越忙,作为学校的医务室老师,白子君是挺不合格的,他总是奔波在外面做手术,于是学校又请了新的医生还有护士。
有了顶班的人,白子君去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每天都像一个空中飞人,在天上飞来飞去,到各地去做手术,有的时候还去国外。
两人聚少离多,若不是白子君每天都打两三个小时的电话粥,时贝贝差点以为自己找了一个工作狂。‘
“你也注意一下健康,都将近三十的人了。”时贝贝有天终于忍不住对白子君提了自己的意见。
所有的出行工具,时贝贝最不喜欢的是飞机,先不说去机场要多远,就说飞机起飞降落那十分钟,耳朵嗡隆隆的感觉,就觉得十分不舒服。
一次两次还成,一个星期七天,三四天都在天上飞来飞去,还要做手术,这身体哪里受得了。
白子君一边呼噜噜喝着时贝贝给她做得粥,一边说道:“不用你提醒我年龄!以前赚了点钱,就都花了,这些年也没什么积蓄,不是想着结婚吗,我多赚钱,孩子奶粉钱一块赚出来。”
时贝贝听后脸一红,心里热热的,一个男人努力工作,为了你们的将来,说不感动那真的是没天理了,不过纵然这样,时贝贝还是嘴硬的说道:“谁要嫁给你了!真是大言不惭!没影的事儿!”
白子君一听不乐意了,“怎么是没影的事儿了!你不嫁给我嫁给谁啊!时贝贝这事儿你得给我说清楚,你想嫁给谁?!”
时贝贝乐了:“我又不是非你不嫁,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哼哼,还没领证,你趁早别这么肯定。”
“嘿,你这话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有外心了,是哪个小白脸,是不是哪个姓展的,我早看那小子不顺眼了,是不是他!”白子君放下碗,也不喝粥了,两个眼睛瞪得提溜圆。
姓展的?
时贝贝一下子愣了,随即才想起来,白子君说的是展月白,这都是哪个年头的事儿,自己都记不得了,他怎么还记得?
其实白子君一点都不在乎那个展月白,他真正在乎的是那个三院的大夫王大柱,也算是白子君不走运,去了一趟上海,结果在某个交流会上见到了王大柱,让白子君介意的是,王大柱竟然比自己小,还白净了很多,看上去还真叫一个年轻有为。
最让白子君介意的不是这个,是那个王大柱一眼就认出了白子君。
白子君一看王大柱的眼神,心里就咯噔一下,一看这小子的眼神就知道,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是脑外科的权威大夫,而是冲着自己是时贝贝的男朋友。
瞧那眼神,说不出的黯然神伤,还有那无以言表的羡慕。
看得白子君那心一抽一抽的,这小子还惦记着自己老婆呢。
最让人生气的是,他没说出来,只是用眼神无声表达,白子君那叫一肚子的阴火,就差不淡定的给时贝贝打电话,你要他还是要我!
好歹白子君有理智,知道不能窝里反,于是趁着不太忙,推了几个手术,飞回s市,一定要陪在女朋友身边才行。
自己才是正房,那些魑魅魍魉的家伙,靠边站。
吃完东西,白子君凑到时贝贝身边,“媳妇,咱们结婚吧!”
时贝贝正在喝水,差点将水喷出来,有病啊,才交往不到半年,结婚,这是闪婚吧,老娘恋爱都没谈够呢。
摸摸白子君的脑门,咕哝道:“没发烧啊。”
这是今天白子君第二次提结婚的事儿了,时贝贝真心觉得两人没到那一步,她心里忍不住嘀咕,难道白子君在外面受啥刺激了?
“我没开玩笑,我想结婚了。”白子君无比认真的说道。
时贝贝也无比认真地说:“不行。”
既然谈到这一步,两人还是有必要说清楚:“子君,我们两个人还没到这一步,你也知道,怎么突然提起结婚的事情了?”
白子君也知道,自己和时贝贝确实没有倒结婚的哪一步,他虽然有套公寓,但是公寓并不大,单身公寓,住两个人还成,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
而且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儿,是两个家庭的事儿,他们的家庭,白子君在心底叹气,他还没有把时贝贝介绍给家里,不是别的原因,是害怕家里有人嘴巴贱,说出什么不好听的。
正因为两人阻力太多,白子君真害怕哪天时贝贝这家伙顶不住压力丢下自己跑了,他不确定在时贝贝心里,自己的分量有多重。
“我害怕你跟别人跑了。”白子君闷闷地说。
时贝贝有些好笑地看着白子君,“除了你,我都没人追,哪里有别人,别乱想。”
“那个王大柱!”白子君脱口而出,说完他就想要咬掉舌头,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怎么提起他了!
真是太不淡定了,白子君在心里挠墙,学校里那么多追时贝贝的,白子君一点都不介意,唯有王大柱这个泥腿子……
时贝贝脸色一僵:“怎么提起他了……”
白子君心里咯噔一下,贝贝这反应,不太对啊。
小心翼翼看着女朋友:“上上个周,我不是去上海参加一个研讨会呢,我见他了……”
时贝贝点头,抬头问道:“他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和来自法国的哮喘病医生交流,我旁听了几句,他挺厉害的。”白子君并不觉得在女朋友面前表扬情敌是一件很差劲的事情,若是遮遮掩掩,反而显示他自己没本事,就算王大柱会法语,会和法国医生交流,也比不上自己。
这点自信,白子君还是有的。
“他还会法语啊,真厉害,我都不知道呢……”时贝贝语气有些怅然,其实说真的她真不了解王大柱,对方年纪轻轻,在三院做到那个位置,不可能仅仅是靠着他那散财童子的作风。
“贝贝……”白子君尤其有些可怜,媳妇儿不会真跟着跑掉了吧。
时贝贝看到白子君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想岔了,她摇着头,“你想哪里去了。”
张张嘴,时贝贝的表情有些怪异,说不上来的感觉,“我哪里有脸去见他。”
在人家最艰难的时候,她拍拍屁股走掉了,时贝贝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都忘不掉王大柱,想起这个名字,时贝贝就觉得自己的良知在火上烤。
王大柱应该过得好的,他过得好,自己心里才会舒服一些。
若是问时贝贝后悔了吗?
时贝贝觉得,就算那个时候,王大柱没有和她分手,恐怕她也是支撑不住的。
看着忐忑不安的白子君,时贝贝握住了白子君的手,“当年他向我提出分手,我不仅不难受,心里还松了一口气,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身体有后遗症,害怕连累我,想到他,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卑劣的人,他过得好,我良心上会好受一些,他过得不好,我会很难过,但是还不至于丢下你跑到他身边……”
叹了一口气,“我以前没觉得自己那么自私,那件事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个挺没良心的人。”
她都想着跟对方过一辈子了,结果一出事儿,她就缩了。
也许很多人都觉得她没错,毕竟两人感情没走到那一步,可是时贝贝过不了心里的坎儿。
白子君悔到肠子里去了,他以前只是吃醋,没想到背后有这么一桩事儿。
“对不起……”嗫嚅着嘴唇,白子君半天说出这么一句。
两个人抱在一起,时贝贝倚在白子君怀里,“没事儿,我这不告诉你了吗,知道你良心不安,我就开心了。”
白子君:……我能掐死这个没心肝的女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再更两天,估计就要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好舍不得的感觉,望天
第一卷 125最后的我们
“老师,我不想参加高考了。”高考前一天,时贝贝至少收到了四个学生打来的类似的电话。
作为老师,时贝贝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学生信任自己,还是苦恼学生的玻璃心。
不过眼下,在安抚学生之后,时贝贝还要安抚身边可怜的男人。
“很抱歉,这个时候,对不起……”时贝贝讨好的握住白子君的手,决定伏低做小。
刚才白子君想要吻自己的,原本她都闭上眼睛了,没有想到电话响了,好不容易培养的气氛全部泡汤了,白子君只来得及亲了一个脑门。
“哼哼哼,你知道就行。”白子君撇嘴,佯装大度的原谅了女朋友的行为。
没有一个男人会高兴,自己准备和女朋友亲热的时候,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
想来个罗曼蒂克的烛光晚餐,饭都凉了,自己女朋友一直在安慰电话那边的小混蛋,而自己这个男朋友,无论是从个人还是社会的角度,都不能随意生气。
因为这些孩子要高考!
可恶的高考,红绿灯都要为这些孩子让道,全民都要欢送孩子去高考。
这样真的好么,不会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么?
白子君很想要诅咒那些没事儿找事儿的学生考不好,但是一想这样太残忍了,于是白校医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想着待会让女朋友安抚自己,一定要补偿,要甜蜜的吻,一分钟不够,怎么也要十分钟!
最好附加点摸胸……
这一刻,白校医情不自禁咧开嘴,无声的发出了猥琐的笑。
男人的通病,你懂的,不能吃肉,好歹给点荤腥。
不过,白子君的愿望再次落空。
生活就是这样,不经意的时候,给你一拳头。
比如现在——
“子君……”
白子君最先意识到的不是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而是坐在对面的女友刷一下变了脸色。
时贝贝自认为定力不错,但也只是寻常人,她曾经想过,花心的白子君会有一大堆情债,而自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女人,中间有误会什么的。
后来,和白子君就交往后,时贝贝才意识到,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这世上不是狗血言情剧,哪里有那么多闲得蛋疼的痴情少女在对方明确表示分手时,不死不休的痴缠到永远,势要天荒地老。
这年头的姑娘潇洒着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白子君又不是s市独一无二的高富帅,没了你,我们还有别人!
时贝贝和白子君交往逐渐明朗后,白子君曾带着时贝贝参加一些他的私人聚会,并且很认真的将时贝贝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同学,两个人的关系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反正距昨天为止,时贝贝还没有遇到哪个女人突然蹦出来说,他是我的男人,请你离开他。
这种笃定,截止于目前。
因为眼下,有个女人三步并作两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而且目标直奔白子君。
时贝贝有些怅然,被人当做一团空气的感觉,真不好,尤其是在男朋友面前。
感觉最不好的是,这个女人,自己打心眼里就恐惧,还没对上就输了。
让时贝贝不战而败的,并不是对方长得有多好,或者是家世多牛逼,而是,而是,对方实在是,不敢惹啊。
你愿意惹一个会行走的大规模生化武器么?
你想用自身体验一把生化危机么?
你想体会由人变丧尸的快感么?
不想体验?不想体验就不要招惹这个女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时贝贝最为忌惮,比当年忌惮林月儿还要忌惮的女人,东方冉。
白子君小心翼翼瞟着时贝贝,心想,只要是时贝贝露出一点不快,自己就轰走东方冉。
作为一个老男人,白子君已经厌倦了再玩什么爱情游戏,自己所有的激|情都被眼前这个女人给磨掉了,相当一段时间内,白子君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失败者,是不是不优秀,为啥女朋友不仅不愿意和自己亲热,还总是对自己冷冰冰。
一想起那些付出的真心都被踩到脚底板,自己全家陪着自己一起掉价的时光,白子君就由衷想说一句:
去你大爷!
让白子君没有想到的是,时贝贝露出的不是不快,也不是厌烦,而是,让白子君琢磨不透的恐惧。
时贝贝砸害怕,害怕东方冉?
于是这一瞬间,白子君被感动了,他特别想对时贝贝说一句,没事儿,别怕,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绝不跟她走。
被需要的感觉让白子君浑身都是劲儿,面对东方冉也多了几分底气和雄心万丈,绝壁不能在女朋友面前丢了份儿,咱要坚决的站在女朋友身边保护她,给予她足够的安全感!
“你好,东方小姐,有事么?”白子君看着东方冉,皮笑肉不笑。
东方冉看着白子君,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表情她太熟悉了,她从很多人身上都看到过,她的对手,还有那些不欢迎她的人,明明不喜欢她,还要做出迎合的表情。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表情有一天会出现在白子君身上。
“你……”东方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半天,她蹦出来几个字,“你过得好么?”
白子君突然笑了,笑自己如临大敌,笑自己心态那一瞬间的失衡。
有些人,注定是需要仰望的存在,并不适合并肩一起走,比如东方冉。
纵然离开了白子君,东方冉还是那个东方冉,她刚从法国巴黎参加一个研讨会回来。
她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失恋发生太大的改变,研究还是占据了她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她所在的实验室研究出了一种心肺的特效药,并且已经开始进行临床试验阶段。
这个药并不是东方冉最先开始研究的,但是却是从东方冉加入后,研究有个更大的突破,实验室很仗义,或许还有东方冉本身背景一部分原因,反正东方冉这次代表实验室去参加的这个研讨会,若是临床试验证明这个药用于人体也无害之后,会投入市场,那个时候,研究者的名字,很可能被冠上东方冉。
失去了白子君,并不能夺走她原本应该有的光环,她还是那个让人仰望的东方冉,东方博士,东方家所给予的,只是锦上添花。
她的优秀,不需要东方这个姓氏加冕。
和东方冉相比,任何人,包括林月儿,都会成为正常的存在,这个女人存在的本身就是逆天。
最逆天的是,这个女人是自己男朋友的前任女朋友。
时贝贝不知道她是否应该为此骄傲。
毕竟在很多人眼中,包括自己的学生,见过东方教授是一件挺骄傲的事情。
一句深情款款的“你过得好吗”,让时贝贝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外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于是时贝贝静等白子君的回答。
“嗯,我过得很好,这是我的女朋友,我孩子的妈。”白子君笑眯眯地说道,脑袋转向时贝贝。
时贝贝嘴角抽搐,东方冉总算注意到了自己,不过这种注意,不太美妙。
东方冉已经不记得面前这个有数面之缘的女老师,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时贝贝,然后转头看向白子君,“你结婚了?”
东方冉十分执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
白子君微笑,“嗯,暂时没有。”看到东方冉莫名放心的眼神,白子君又补充了一句,“我非常想要结婚,可是我女朋友很享受单身的时光,你也是女人可以帮我劝劝我女朋友。”
让对自己念念不忘的前任女朋友劝现任女朋友早点和自己结婚,白子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