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香。”
时贝贝面色一僵,呆呆地点点头,竟然是这样啊。
微笑,再次微笑,看着贾帅深邃的眼眸,时贝贝无限娇羞的握手说道:“贾老师,您的牙上有一颗青翠欲滴的茴香苗。”
贾帅瞬间石化,在阳光下整个人都碎成了渣渣。
茴香苗,茴香苗……
哗啦啦——
似乎是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看看表,时贝贝决定离开,嗯,今天见到了美男很开心。
正在时贝贝打算抽身走人的时候:
“咳咳,那个时老师,一块走吧!”
***
白子君觉得今天的运气超不美好,给女朋友东方冉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东方泓,东方冉。
东方这姓氏并不算常见,很明显,两个人是姐弟。
同为一个圈子,经人介绍认识,关系平平淡淡,白子君有点想要结婚了,并不是他有多么喜欢东方冉,而是该到了结婚的年纪。
原本是想着和东方冉提提这件事,没有想到东方冉却找不到人。
想起永远有活力,骄阳似火的女朋友,白子君的心沉了一下,对任何人都热情的女朋友,有的时候,真的很容易让人担心呢。
给一个打篮球摔伤膝盖的男生简单处理了伤口,收拾好东西,关上医务室的门,白子君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邀几个朋友到酒吧喝一杯,却不想听到了——
“我是警卫室新来的负责人,我叫贾帅,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你好。我叫时贝贝。”
听到这个名字,白子君心念一动,是她?
对于时贝贝这个人,白子君不可谓是印象不深。
长得漂亮的女人不少见,但是漂亮到这个程度的并不多,看得出来,时贝贝并没有过多的在脸上花功夫,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纯天然的美女。
漂亮,出身又不高的女人,有点小骄傲有点小天真,到了金钱至上权利至上的天高,会有怎样的表现?
不仅仅是白子君,全学校的老师都注意着这个老师。
高高在上,就像是俯视着一个玩物一般。
白子君还在心里暗自估算这个女老师可以坚持的时间,一个月,两个月……
巨大的贫富差距,还有纸醉金迷的环境,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让这个人变得敏感,物质。
没有想到,一年半过去了,这个老师还是这个样子,穿着低档品牌的衣服,用着只能算是普通的化妆品,白子君有主意到,她身上甚至没有任何香水的味道。
唯一改变的是学校老师对她的态度。
从最初的排斥,到后来的接纳。
白子君注意到她和美术组那群老师融洽的关系,美术组的袁老师和孙老师,家世都算是不错的。
能让她们真诚对待的平民老师……
白子君略有些诧异,不过这又如何呢。
在这个学校,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活着,甚至连林家大小姐掰断了她的胳膊,也没有提出多少异议,白子君还以为可以看到平民的爆发呢。
可惜了,没意思,在双木投资大小姐的压力下,她还是低了头。
爱好庸俗,随波逐流,没有个性。
这样的女人未免有些索然无味。
“……贾老师,您的牙上有一颗青翠欲滴的茴香苗。”
噗——
白子君绝对不承认,这瞬间他被雷到了,躲在大树后面,白子君看到斜阳的余晖下,高挑艳丽的女子面无表情说着完全不符合她气质的话语。
反差萌什么的,不要太大。
待对方打算离开,白子君决定现身,他觉得,这个时老师还是挺有意思的,在东方冉不在的时候,撩拨一下,挑|逗一下,还是挺好的。
白子君对自己莫名的自信,于是他开口,“……那个,时老师,一起走吧。”
时贝贝眨眨眼,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露出一个绚丽的笑容,“不要。”
说着,转身走人。
白子君看着不远处自称“贾帅”的男人,贾帅看着突然出现的白子君,两个大老爷们相顾无言。
贾帅的脸变了又变,从时贝贝潇洒的背影,再到面前精英装扮的陌生男人,心思快速转动,从恼火变成了讨好,“您好,您是天高的老师么?我是警卫室新来的负责人,我叫贾帅。”
白子君微笑:“警卫室的负责人?呵呵,这年头保安也有负责人了?”
贾帅望着白子君的背影,待对方彻底消失后,露出极为不屑不服的神色,伸脖子,叉腰,贾帅屁股一扭,“呸!”
正文 27一起去相亲吧
时贝贝在公交站上等公车,突然就听到了“嘟嘟”的按喇叭声音。
弯腰低头,轿车车窗打开,露出白子君俊逸的脸庞,“时老师,上车,捎你一程。”
白子君笑得很是亲民,就像是国民大哥哥。
时贝贝也笑了,艳丽无比的容貌,漂亮的让路人都侧目,“不用。”
拒绝的干脆利落。
挑挑眉,白子君丝毫不介意时贝贝的拒绝,这年头稍微漂亮的女孩,都知道怎么提高自己的身价。
在白子君眼中,时贝贝的拒绝,也只是一种提价的方式。
“那好吧,时老师,明天见。”白子君按下车里的按钮,前门玻璃缓缓向上关闭。
时贝贝看着那辆低调的轿车,眼中微微有些羡慕,没有觉得这辆车和别的车有什么区别,可是奔驰的标志在那一摆,车子就是百万计价了。
几百万,房价便宜的地方可以买栋楼了。
想着,看到远处十字路口亮起的绿灯,露出微笑,回家的公车来了。
“贝贝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吧!”刚打开门,就见时妈妈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
时贝贝:“妈,不是告诉你别做饭,等我回家做饭的吗?”
时妈妈笑了,一边放下盘子,一边说,“你工作那么忙,我现在又没事儿干,能做点就做点……”顿了顿,略有感慨地说道,“等你嫁人了,你想吃,妈妈也没法立马给你做。”
时爸爸看着时妈妈和自己闺女煽情,想着自己闺女也要嫁人,心里有点不舒服,男人终究是理智的,那个未来领走咱闺女的不是还没出现吗?
推推老花镜,时爸爸说道:“说这些干什么,没影的事儿,吃饭,吃饭。”
时妈妈不服气,“哪里是没影的事儿,周末春花带着贝贝相亲你忘了,我觉得说不定能成。”
“哼,谁知道!”时爸爸不爽地嘟哝了一句,闺女成为别家的,感觉真是差透了。
晚上,快要钻被窝的时候,时贝贝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号码,按下接听键,“喂,请问您找谁?”
“嘿嘿嘿,猜猜我是谁?”电话里,少年的声音很欢脱。
时贝贝略微惊讶,“南宫珏,怎么是你啊?”
“老师,我说了,我要是要回滑板就给你打电话,嘿嘿嘿。”南宫珏笑得非常开心,时贝贝摇摇头,果然还是个孩子,因为滑板这点小事儿就会高兴半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除了这个你还有别的事儿么?”时贝贝打断了南宫珏得意的笑,这小子是个话篓子,说起来没完,若是让他一直笑,这孩子能笑到明天早上。
“哎,老师,您怎么都不问我怎么知道你手机号的?”电话那边,南宫珏哇哇大叫。
时贝贝笑了,“你肯定有你的法子,老师一点都不好奇,老师现在想要挂电话睡觉。”
话落,南宫珏那不乐意了,“老师,您也太冷淡了,西门风给我炫耀,他跟他班教数学老师从晚上十点聊到凌晨两点,我这和你连一分钟都不到你就要我挂电话……”
时贝贝扑哧笑了,“好了好了,我错了,南宫同学,你现在还要上课,老师呢明天还要上班,都要早起,老师这个月的钱已经被扣光了,若是再迟到,就要倒扣了,下个月就要喝西北风了。”
“那好,我不打了,老师,您记住这是我的号,下次我打电话早点,老师一定和我多说话。”
“好好好。”时贝贝敷衍的答应了。
电话那头,南宫珏语气倒是美滋滋的,“好了老师,我这就挂电话,老师晚安。”
“晚安。”
听到电话那边的嘟嘟声,时贝贝困得有些迷迷糊糊,西门风,数学老师……
猛然睁开眼,不对啊,西门风他们班的数学老师不是林月儿吗?
这两个人这个时候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剧情君,坑爹啊!
……
周二下午,是天骄高中每周一次的教职工会议,所有的老师必须参加。
会议上,理所应当的,时贝贝看到了林月儿,进门的时候,林月儿原本是在笑的,不知道为什么,在目光和时贝贝交汇的那一刻,少女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嘴角蠕动,眼眶一下子红了。
时贝贝默默地避开了林月儿x光的扫射,林月儿的脸更白了,整个人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要晕倒一样。
明明是言情小说,为什么剧情君给自己开具的是百合的模式,林月儿这副被抛弃的弃妇样子到底是摆给谁看的啊!
往日教职工大会就是为了给秃瓢教导主任刷存在感的,他将积攒了一个星期的废话倒垃圾一般倒在了周二的下午,所有老师,都成为了教导主任的垃圾桶。
不过几天似乎有一点点不同……
待教导主任发表完自己的长篇大论,竟然开始说起了正经事!
“天骄高中,一贯以高升学率著称,我们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设备,但是这一切还不够,上届高三,天娇竟然有三十个学生没有过本科线,这是天娇的耻辱。”
“经过校董事会的协商,学校打算通过下月的大考重新分班,新开一个艺体班,让成绩不够的学生除了普文普理,另有一块通向大学之路的敲门砖……”
话落,开会的老师炸开了锅,时贝贝侧头看着旁边的江云,“你知道艺体班的事情么?”
江云同样非常震惊,茫然地看着时贝贝,“我不知道,学校校董什么时候开得会?”
两个人同时望着消息比较灵通的袁老师和孙老师,却见两个人也是一头雾水。
袁老师想了想,压低声音说道:“这个艺体班也许是荀校长擅自做得决定,校董事会最近没有开会。”
所谓校董事会就是一帮子根本不懂教育的人,为了满足自己孩子的需要,组建的可以更好的对学校指手画脚的团队。
但是这两年,随着校董事会的公子哥逐年毕业,董事会已经很少插手学校事务了。
不插手并不代表,他们不关注学校的一举一动。
天骄高中一直没有艺体班,事实上是因为,在校董的眼中,艺体生就是学习差,就是残次品,他们才不愿意承认自己学习不好的孩子是残次品,天骄高中根本就不关注升学率这些简单的问题。
因为他们有钱,当你太有钱的时候,就能买到人脉,就能买到文凭。
反正怎么都能上大学,高考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时贝贝和江云相视而笑,既然没有开董事会,就说明艺体班还是没影的事儿。
天高不重视音体美由来已久,不是所有的有钱有势的x二代愿意去学习,成绩差的比比皆是。
作为老师,他们当然愿意看到自己所教的学生考上好的大学。
但是作为企业员工,他们要说,就让这种浑水摸鱼的日子继续吧!!!
无论是否开艺体班,教导主任都给了老师们足够的谈资,到了散会的时候,老师们依然在讨论这个问题。
“把一堆歪瓜裂枣的学生扔到艺体班,就是单纯让他们考大学,别笑了,这太侮辱艺术了,我们凭什么教差生!”走出会议室,时贝贝依稀听到音乐组老师愤愤不平。
时贝贝掬泪,好吧,当年她也是侮辱艺术的人,因为她也是高二那年文化课考不上大学半路出家学得美术。
这种无差别攻击,听上去,真的是,太难为情了!
艺体班的事情教导主任高调宣布,却没有了下文,老师们也不会和学生八卦这个事情,只是任课老师在教训差生的时候,似乎多了一些底气和嚣张气焰,哼,差生!早晚把你丢在艺体班!
时贝贝有些无可奈何,艺体班不是垃圾回收站,艺体生也不是垃圾!
可是这种话,她不敢说。
就算是开设了艺体班,时贝贝觉得,自己也没有这个资格成为班主任。
……
时间不慌不忙地就到了周末。
星期六晚上贝贝特意敷了一个面膜,让自己的皮肤看上去更水灵一些,大早晨一大早,贝贝就开始找衣服,找鞋子,然后化妆。
好不容易捯饬完一切,时贝贝家的门就响了,开门一看,是小姑时春花。
“小姑,你来——”待看到小姑身上的衣服时,时贝贝彻底震惊了!
红色双肩包,粉色小西装搭配黑色休闲裤,小姑你这一身好前卫!
看到贝贝,时春花笑得满脸横肉,嘴抿成菊花状,嗯,好羞涩,今天她有擦了口红,为了口红的持久性,时春花女士打算一天都撅着嘴!
“贝贝啊,都打扮好了啊,真是,大姑娘越看越俊,谁敢看不上咱家贝贝,老娘戳瞎他们的狗眼!!”彪悍的时春花女士从双肩包里掏出一把银光闪闪的菜刀,脸上闪着母性的光辉!
时春花女士属于标准的晚婚晚育一族,三十出头,四十不到,刚升级成为孕妇的她,最大的心愿是在她孩子出生前,看着侄女嫁出去!
时贝贝干巴巴地笑,不动声色从小姑手中抽出那把菜刀,柔声对小姑说:“小姑,咱不用菜刀,两根手指戳死他!”
听侄女这么说,时春花女士大力点头,手指跃跃欲试。
时贝贝嘴角抽搐,孕妇太暴力,真的不好不好。
正文 28君子艾财童鞋
一路上时春花女士格外的兴奋,雄赳赳,气昂昂,闯红灯,跃护栏,上蹿下跳好像是孙悟空。
随着小姑的动作,时贝贝那叫一个心惊胆颤,时春花女士,您是孕妇!
慌慌忙忙拦下过分跳脱的时春花,时贝贝严肃地说道:“时春花女士,你要是不老实,我就给小姑夫打电话,让他接你回家!”
时春花这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她家汉子,一提小姑夫,时春花女士瞬间老实了。
看着时贝贝的眼光也不若之前和蔼慈爱,大有“你欺负我蹂躏我侮辱我”的意思!
被这样的眼光指控,时贝贝一时间充满了负罪感。
到了指定的咖啡厅门口,时贝贝刚要推门进去,时春花拦住贝贝的脚步,双颊绯红,眼睛冒光,她转头眼睛亮晶晶看着时贝贝,“贝贝,你不是一个人战斗!小姑和你同在!”
时贝贝:……
“小姑,你要不要进去,你不进去我就进去了。”
贝贝推开咖啡厅的门,自己走了进去,时春花一愣,看着时贝贝的背影跺脚,这死孩子,怎么这么没有情调呢!
一线牵咖啡厅。
据说当初开这咖啡厅的时候,老板就已经将相亲这个环节算在了其中,咖啡厅有一块区域,装饰的格外粉嫩,富有春天的气息。
“嗷嗷嗷,又回到了这里,嗯嗯嗯,贝贝,走这边!”时春花女士熟门熟路,当年她相亲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看到熟悉的装横,时春花女士简直感动的热泪盈眶,看到这里她就想起了曾经未婚时光!
时春花女士坚定的认为,已婚就是妇女,未婚就是少女,从少女到妇女身价跌了不知多少倍,时春花略显忧伤。
时贝贝看着手舞足蹈的时春花女士,心揪成了一片,要知道出门之前,小姑夫特意打了电话,让自己看好小姑,小姑这个人,彪悍归彪悍,正常的时候做事儿呢,也算是靠谱,但是就是性格有点不着调,你永远无法预料她什么时候靠谱,什么时候不靠谱。
小姑啊,你肚子里还有我的表弟呢,你可千万悠着点!
到了指定包厢,时春花率先推门进去,时贝贝随后紧跟。
包厢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直盯着表,看着窗外,神色稍微有些不耐烦,女的年纪大一些,大概就是小姑说的那个比较靠谱的同事。
“贝贝啊,这是你张阿姨,我在单位最好的同事,这是……”小姑介绍男人的时候,微微哏了一下。
女人接过话,说道:“这是我邻居的大侄子,嘿嘿,姓艾,叫艾财。”
邻居的大侄子?
“张阿姨好,我是时贝贝。”时贝贝落落大方和小姑的同事打招呼,不意外地看到对面的男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男人停止看手表,看着贝贝,嘴角不由自主咧开。
时春花和贝贝入座,两方家长开始寒暄。
“……当初你小姑给我说你俊,我还不信,我寻思要是真这么漂亮咋还会没男朋友,嘿嘿嘿。”
时春花女士很骄傲,她扬起下巴,红唇烈焰,“那是,我们家贝贝从小就是校花,追她的男孩子可多了,可是我们家贝贝一心学习,从来不看那些臭小子,我兄弟和我嫂子都替这孩子着急,这不让我张罗么?”
张阿姨一听惊讶了,“哎呀,这年头这么上进的小姑娘可不多了……”
“那是,我这个侄女从小就是我们家的骄傲……”时春花女士大方向从来不含糊,推销起自己侄女那叫一个不遗余力。
时贝贝听着那叫一个汗颜,要知道自己就是个二流学院的美术生,艺术生文化课到底是什么水平,脚趾头想想也能猜个差不多,怎么让小姑一吹,自己就成了北大清华遗漏的苗子呢!
时春花和她同事说得一个热火朝天,时贝贝和艾财也在进行试探性谈话——
“时小姐一米七?净高?”
时贝贝点头,很老实的承认,“嗯,是的。”
男人笑了,“我一米九,从遗传学的角度上来说,我们日后的孩子不会太矮,嗯,虽然时小姐和我以前交往的女生一比个头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但是看在时小姐这么优秀的份上,我可以放宽要求。”
时贝贝嘴角抽搐,这是被人嫌矮了?
“那方便问一下您以前交往的多高呢?”
说完时贝贝就后悔了,要是对方前女友一米八,自己不是自取其辱么?
“一七一吧,时小姐不要太自卑。”
时贝贝心里咆哮,一七一的身高哪里值得一七零的自卑了!!!
男人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充:“不过时小姐可比我以前的女朋友漂亮多了,这是优点,足以弥补你身高上的不足,我们还是挺配的。”
时贝贝:……
让人崩溃的谈话还在继续——
“听说你是天高的?那工资很高吧。”男人试探着说道。
听到谈论工资,春花女士那边的谈话声微微降低了一些,时春花对金钱还是比较敏感的,涉及钱这方面的问题要慎重啊慎重。
时贝贝笑了,婉转地说道:“还可以,糊口而已。”时贝贝心里其实很得意,天高的工资,足以秒杀一竿小公务员,嗯嗯嗯,不要太得意,小心人家说你炫耀。
“呵呵,是这样啊,我有一套房子,房子虽然是我买的,但是写着我父母的名字,想来时小姐不是在意这点小事的人,前段时间我又买了一套房子,首付已经付了,就是还房贷,若是以后我们结婚,房贷方面时小姐恐怕要多出一点力了,你也知道,我是男人嘛,男人总要有应酬,当然了,若是你觉得麻烦,工资卡交给我,我也是不在意的,我不怕麻烦……”男人滔滔不绝。
时贝贝突然非常想将桌子上的扑克牌塞到男人嘴巴里。
还未说完,时春花的杯子碰撞桌子,但听“咣当”一声,时春花女士的脸,随杯子一样,沉到了桌面上,这第一面就开始谈房贷,这小伙儿太不像话!
同事张阿姨略微尴尬,看着时贝贝脸上是说不出来的歉意。
艾财脸微微有些僵,随即说道:“没事儿,阿姨,人老了上了年纪手脚不利索,可以理解的,咖啡没洒您身上吧……”
这下想要尖叫的是时春花了,你才年纪大,你才不利索!
时春花气得胃疼,狠狠瞪着对面的同事,同事张阿姨双手握拢,做了一个求饶的动作,表情那是相当歉意。
“……时小姐的工作我挺满意的,要知道我是国家公职人员,我未来的妻子已经要有一份与我匹配的工作,虽然时小姐是老师,不过我听说天高虽然工资高,但是却不是公立学校,像天高这种私立学校随时都有可能因为经济危机倒闭,到时候恐怕时小姐还要我养着。”
“当然,养老婆是男人的职责,但是当今女性应该自立自强,若是依靠男性的话,那实在是太不像话,我希望时小姐时刻保持忧患意识,保持当今女性的独立性!”
时贝贝:……
时春花:……
张阿姨:……
好不容易听完了男人的激|情四射的演讲,时贝贝肚子饿了,时春花女士提议去吃饭,张阿姨附和。
喊来服务生结账,四杯咖啡,总共四十八块五,这家咖啡厅价格还算公道。
服务生看着在场唯一一位男性,示意他付款,艾财从口袋里摸出钱包,脸色微微有些僵硬。
突然他嚷嚷起来,“我肚子疼,我想要去厕所……”
说着,不顾众人眼神,开门冲出了包厢。
服务生笑得很委婉,看着时贝贝的眼光充满着同情和怜悯。
时春花的同事张阿姨愧疚的无以复加,拿出钱包,“这,这咖啡钱我付,对不起了侄女,阿姨我不知道这小子是这样的人……”
时春花也很愧疚,但是同事已经道歉了,她总不好再指责,她只好说,“也许这咖啡不对味,他肚子真的不舒服……”
听时春花这么说,张阿姨更是愧疚,她一把抓住时春花的手,热泪盈眶地说,“春花,下次我一定严格把关,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时春花一听,激动万分,“张同志,我相信你!”
看着这一幕,时贝贝默默从单肩包里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五十块钱,交给服务生。
张阿姨一看,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讪讪笑,“嘿嘿嘿,大侄女,你,你出手真快,嘿嘿嘿……”
说完,小小声凑到贝贝面前,“对不住啦,大侄女。”
时贝贝摇头,“没事儿张姨,您和我小姑是朋友,我小姑提过好多次了。”
张阿姨再次感动,和时春花女士拥抱在一起。
“春花……”
“爱玲……”
时贝贝这才知道,张阿姨有一个震耳欲聋到无以复加的名字,爱玲。
待服务生找零走人,张阿姨邻居的大侄子艾财同学若无其事地从洗手间走出来,做惶恐状,“哎呀,怎么能让女士掏钱!!!我不是那吃软饭的!!”
时贝贝在心里默默对男人竖起中指,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正文 29挺敬业的老师
“相亲的,上周末怎么样,男人帅不帅,好不好?”江云很高兴,损友的标志就是,知道你过得不开心,我就很开心。
时贝贝无精打采地扫了江云一眼,头埋在画板上,不打算理睬过分兴奋的江云。
“说嘛说嘛,我有男人的,不会惦记你家男人,说嘛说嘛--”江云缠着时贝贝,使劲儿摇袖子。
贝贝一把推开江云,嘟嘴,“你很烦哎,讨厌,不告诉你!”
说着继续让脑壳和画板亲密接触,誓要用脑袋顶在数位板上画出美丽的风景图。
江云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悻悻然,可怜巴巴地看着时贝贝的背影,委委屈屈咬指甲,人家真的好想知道八卦嘛……
时贝贝真的是万分沮丧,都说男人是视觉动物,看到美女什么物质条件都打折扣了,美女在相亲市场各种吃香。
为什么这条定义在自己这里就行不通呢?
相亲n多次,那些男人个个都龟毛的可怕,算计的惊人,昨天喝完咖啡,那公务员说他请客吃饭,因为介绍人是小姑的同事,为了同事情,他们决定再相信相亲男一把,四个人出门找饭店,相亲男左拐右拐,选了一个最便宜的,一顿饭一百二,临到结账竟然逃单了!
岂有此理!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晚上八点小姑打电话来,愤愤不平地说,那男人相中了她,还说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他的考验!
去你妈的考验,不要太强调你的存在感哟!
拒绝了小姑和小姑不靠谱同事安排的下次周末相亲,时贝贝打算好好治愈一下自己受伤的心情。
按照剧情君,女配的初恋是北堂靖。
原本以为,找到一个男朋友就可以打破剧情君,无奈,这年头找男友不易,她只是想找一个正常的男人谈恋爱有这么困难么?
时贝贝很沮丧,掏出镜子,照了照,然后面无表情转身看着江云,“江云,我是不是长得面目可憎?”不等江云回答,但听时贝贝期期艾艾自己回答,“我觉得我条件也不错啊,我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坏事,怎么遇见不到一个靠谱的男人……”
声音越来越小,浓浓的怨气萦绕在时贝贝周围,都快化成具体的浓烟了!
江云嘴角抽搐,侧头看了看正在看戏的孙露,两人眼神均露出怜悯,果然,爱情之路无比坎坷的时老师再次被命运的一记重拳捶倒在地!
“我这倒是有一个年纪合适的,条件也不错,你要不要去试试。”素来面无表情远离八卦的的袁老师突然开口,江云和孙露两个人诧异,袁老师是从来不和她们搀和这种事儿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有兴致做媒。
美术组公认的,袁老师是最靠谱的一个,孙露和江云戳着萎靡沮丧的时贝贝,“去看看吧,袁姐介绍的男人一定不错!”
时贝贝脑袋顶使劲揉搓数位板,使劲摇头:“不去不去,不要给我提相亲,谁介绍我也不去了!”
袁老师若有所思,一旁激动的忘乎所以的胖子李则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若是时老师一直单身,是不是代表他有机会成为她身边的唯一?
想到未来的某一天时老师挎着自己的胳膊叫自己“欧巴”,胖子李就一阵激动!
时贝贝的沮丧并没有维持太久,周二,教导主任将艺体组全部的老师留下,单独开了一个小会。
艺体老师一直在教职工大会都充当的是壁画的角色,冷不丁被人单拉出来,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各位都是我天高的精英老师。”教导主任笑得跟一朵菊花一样。
本能的,大家都感觉有些不妙。
“在座的绝大多数,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取得了非凡的成就,相比起你们其他的头衔,天高老师的名头那就是不值一提,嘿嘿嘿……”先抑后扬的说话艺术谁都懂,老师们都不知道教导主任在打什么算盘,纷纷谦虚。
“哪里哪里。”“不值一提。”“太夸张了,哪里的话。”
相比起来,时贝贝就低调多了,缩在人堆里,她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老师,目前的画手兼职,也只是给一些小的杂志社画插话,一张画才百十来块钱,比起人家上五六位数的画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教导主任很满意,他当了一辈子的狗腿子,老校长在的时候,他是老校长的狗腿子,荀校长现在当家,他又做了荀校长的狗腿子,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教导主任是真的喜欢,热爱这个学校,他对于天高的热情,绝对比年轻的副校长来得深沉,任何会给学校荣誉抹黑的人和事,他一律都会绞杀!
扫视了一下台下十几个老师,教导主任慈爱的笑了,台下老师打了一个哆嗦,“往日,天高不重视艺体课,自学校成立以来,没有一个艺体生,现在学校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艺体课非常重要,艺体老师也非常重要!”教导主任带了一顶顶高帽给艺体老师,让人惊惧不已。
诸老师:这老家伙到底要说什么……
“作为天高最优秀的老师,相信纵然只有一年的时间,也足够你们培养出祖国未来的艺术人才,经学校研究,天高决定成立艺体班,从这届高二开始,写个月月考成绩决定艺体班的学生,我们将在诸位优秀的老师中,选一个负责的老师,当艺体班的班主任,希望大家支持学校方面的工作!”
换句话说,学校要开设艺体班了,就从高二最差的一批学生们里面选,你们要在短暂的时间内将这批差生培养成符合本科升学率的合格生,将天高的升学率变成百分之百!!!
我去,这不科学!
老师们在心里吐槽,老狐狸,你当罗马是一天建成的!艺术类考试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主任,艺体班不是让你揠苗助长的,你就不怕耽误这些小孩,再说了,凭什么考得差的都往艺体班里面塞,我们又不是垃圾回收站,我不教!”音乐组的徐老师很生气,她翻着白眼,狠狠瞪着教导主任。
徐老师一说,台下老师纷纷响应,“太侮辱人了,我们凭什么教这样的学生,不教……”“他们根本就学不会!”
听着这样的声音,不知为何,时贝贝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和这些家世渊博,喜欢艺术而从事艺术行业的老师来说,她本人最初学美术的目的并不纯,或许就是为了高考,考上大学。
很多艺体生文化课相对来说都比较薄弱,她所在的艺体班因为学习比较差,被很多老师诟病,任课老师言语中,带着他们特有的歧视,艺术生是垃圾,艺术生就是拖后腿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学习成绩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品格。
学习好的并不代表他品质就好,学习差并不代表他就是垃圾。
关于艺体班的小会,很快变成了诸位老师对“差生”的讨伐,绝大多数老师,都不愿意教这些“半路出家”的学生,更不愿意成为这个为了升学率临时拼凑的艺体班班主任。
会议结束,江云拍了一下时贝贝的肩膀,表示不解:“刚才怎么没见你说话?”
时贝贝撇嘴,“我就是美术突击班出来的学生,我觉得我挺好的。”
江云笑了,她不以为然,“你钻牛角尖了,大家只不过不想被教导主任委任新班级的班主任才这样说的。”虎摸一把时贝贝的狗头,江云低声说道,“要知道,班主任不好当,更别提是那群太子太女的班主任,艺体班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时贝贝原想反驳一句鼎鼎有名的“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会的老师”,但随即一想,这事儿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句话放普通学生身上兴许好使儿,但是换成天高的太子爷们,还真不一定。
全年级调皮捣蛋的孩子往艺术班那一放,还不知道成什么样!
想着,有点同情未来艺体班的班主任。
走出牛角尖挽着江云胳膊愉快向办公室走去的时贝贝不知道,刚才她在会议室不同寻常的表现通过会议室的监控器统统记录到校长办公室的电脑里。
荀校长坐在老板椅,看着角落里面露不平,却极力克制的时贝贝,挑眉。
似乎是一个挺敬业的老师……
****************
时贝贝忐忑地坐在校长办公室,娃娃脸的荀校长推推他可爱的圆眼镜,透过镜片,时贝贝看到对方眼中的一道绿光。
额,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搓搓手,时贝贝决定今晚睡觉之前喝点牛奶,坚决不再看小说。
“时老师,你来天高一年半了吧。”荀校长笑眯眯地说道,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根黑色的钢笔。
时贝贝点点头,“嗯,是,是的。”
“时老师的绘画功底不错,进学校的时候,我有看过时老师的作品,很不错。”
听荀校长提起这个,时贝贝牙有点疼,说来有点奇怪,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小说世界,法律被s市的特权阶级一遍遍的轮,什么带枪上学,白天鸣枪,都成了浮云。
但是这个世界却还是有时贝贝穿越前的那些学校,原主竟然和时贝贝是一个大学毕业的,而荀校长拿到的那幅画,确确实实是时贝贝本人的毕业作品。
那幅画时贝贝至今记忆犹新,算是她超常发挥的一副油画,若是当年她艺考有这个水平,何愁央美。
当年刚穿来,从原主的房间里看到那幅画,时贝贝真的是吓了一跳,就算是风格在相似的两个人,笔触都不可能完全一致,那幅画的存在提醒着时贝贝,在另一个时空,有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姑娘,画出了和自己用着同样的笔触画出了同样的画。
“校长真是说笑了,我自己的水平我自己知道,当年学美术,我也只是为了应付高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0 2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