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身在辣文当炮灰|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无论荀校长如何恭维,时贝贝都知道自己的真是水平,她自己吃几碗饭她能不知道么?
就算是那副超常发挥的话,也只是同等水平中,比较出彩的,放在美术组其他的老师那,那就是不够看。
“应付高考,说来容易做来难,天高一百多个老师,有艺考经验的,翻遍档案,只有时老师一个,时老师不用谦虚,能从艺考大军里脱颖而出,是时老师的本事,据我所知,时老师虽然没有拿到央美的有效名次,但是在其它美院名次还是很优秀的……”荀校长把玩着手中的钢笔,饶有兴致的说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时贝贝再笨也应该察觉出不对劲了——荀校长怎么总把话题往艺考上扯!
时贝贝想到了两天前,艺体组的小会,心无限沉,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当时确确实实是为文化课薄弱的艺体生鸣不平,但是并不代表她真的想成为艺体班的班主任!
就算是普通公立学校,艺体班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存在,不能说搞艺术的都有点与众不同,但是艺体班总有一些特立独行的学生,时贝贝当年就深有体会,她高中艺体班,有个男生留着过肩的长发,满身丙烯颜料,从来不洗头!
还有一个女生,脸上抹得粉惨白惨白,大红唇就像是血盆大口,老师批评两句,她就哭闹“你毁了我的骄傲”!
普通学校尚且会有一两个这样的学生,更何况皇太子,皇太女聚集的天高!!!
时贝贝可不希望自己前脚批评学生,后脚就被这个学生的保镖扔出天高大门!!!
被学生教训的老师,自己身为老师的尊严和威信何在!!!
时贝贝想要尖叫。
“荀校长,我是一个普通二本毕业的老师,能来天高教学已经是莫大的荣幸,我一直都知道,我资质有限,才学有限,能力有限,我是个差劲的老师,您这样表扬我,让我情何以堪!”时贝贝不遗余力的抹黑自己。
荀校长脸笑得跟朵花一样,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眼看着时老师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荀校长就更不想拐弯抹角的说了,放下手中的钢笔,微微向前前倾身体,“时老师果然是谦虚,没有关系,资质能力才学这些都是可以不断的培养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天才,我们是教育工作者,教书育人才是我们应尽的责任,时老师当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考上心仪的大学,成为了永远的遗憾,想必时老师不愿意自己的学生再重复当年您经历过的滑铁卢!”
“时老师如此自谦,可见是一个好老师,经过学校的协商,学校决定,艺体班成立后,班主任的重担就交给了时老师,想必时老师一定不会让学校失望的……”
时贝贝脸色僵硬,在做最后的挣扎,“荀校长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学校比我资历高的老师大有人在……”
荀校长摇摇头,眉宇间满是义正言辞,“时老师,要知道每一位资历深的老师都是从资历浅走过来的,学校相信您,好好干……学校不会亏待每一位努力工作的老师。”
最后一句话,荀校长笑得别有深意,似乎在暗示什么。
时贝贝眨眨眼,不明所以。
“时老师应该有所耳闻,天高十年校庆筹款想要给老师盖公寓……”荀校长推推眼镜,微笑着说道。
房子!!!!
这年头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一套房子!!!
时贝贝咬牙,眼睛里充满了斗志,“校长,没有问题,我一定不会辜负学校的期望!”
荀校长笑得一派春光灿烂,点头,“我相信时老师。”
天高办公楼,美术组办公室——
江云不可置信的长大嘴巴,看面前美艳的女人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于是你就这样把自己卖了?”
时贝贝默默扭头,什么叫卖了,真不会说话,这明明就是无私奉献。
孙露修着自家,蹙眉,“班主任这活儿可不好干,要知道学生出什么事儿,都是班主任负责的。”
时贝贝扭头,不愿意将事情想得太糟糕,反正她已经答应下来了,未来什么情况她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江云觉得孙露这话说的有点严重,于是打哈哈安慰时贝贝:“呵呵,其实也没那么差,咱们学校学生的素质还是挺好的……”
孙露还是觉得艺术生没有那么好打发,她还在给时贝贝打防预阵,“一个班总有那么一两个杰出人才,贝贝,你可小心点。”
时贝贝不愿意想不好的事情,摇头,“别给我说了,最差也不过就是北堂靖那样的了。”
孙露听后点头,“也是哦,再差不过北堂靖,北堂靖那样的家庭也不太会去艺体班。”
有一个带枪上学的北堂靖,和他一比,所有的学生都是天使。
至少,不会有被爆头的危险。
正文 30为毛啊春-药!
“贝贝,晚上有活动没?”
快放学的时候,孙露勾着时贝贝的肩膀问道。
时贝贝摇头,“我一直都是放学就回家,没什么活动?”
“不相亲?”孙露哪壶不开提哪壶。
时贝贝勾起手指,狠狠捏着孙露的大腿,孙露小声“嗷嚎”了一下,不满地嘟囔,“不相亲就不相亲,人家给你开玩笑,真是,竟然还使用暴力!”
“有话快说!”时贝贝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美工刀,大有你再胡乱说话,我就弄死你的感觉。
孙露嘴角抽搐,当年刚来学校牲畜无害的时贝贝哪里去了,真是太不可爱了。
“音乐组的成萱,晚上有场演出,在一家酒吧里,你去不去?”
就算社会地位悬殊,平时接触的东西不太一样,在天高耳熏目染这么长时间,时贝贝也接受了有钱有势的上流公子哥和大小姐的一些生活习惯,同在一个单位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发展同事情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总是远离大众,难免会被孤立,女主的世界里有男主保护,而女配却只有自己。
时贝贝想了想,“你们去么?”
孙露见时贝贝感兴趣,点头,“我们都去,就差你一个了。”
“嗯,算我一个。”时贝贝很痛快地应下来。
蓝天私人会所,酒吧娱乐一条龙。
s市很有名,因为这里是邀请制的,必须有卡才能进。
来之前时贝贝还寻思,要不要拍张照片留念什么的,但是真到了,手机却没有拿出来,因为太黑了,就算是拍照的话,也只是黑漆漆的一团。
喧嚣的音乐,暧昧的灯光,将每个人脸上都罩上了一张面具。
时贝贝小心翼翼打量着酒吧里的环境,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土包子,让贝贝诧异的是,身边的江云也在四周乱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好奇。
孙露很自然,看出来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她原本就是一个爱玩的人,贝贝一点都不惊讶,让贝贝吃惊的是,同样自然的袁老师袁素和胖子李,这两人对这里似乎也非常熟悉,贝贝甚至看到胖子李远远地和调酒师打招呼。
“你们以前都来过?”江云小声问稍稍走在前面的孙露。
孙露回头,贴着江云的耳朵说:“我不经常来,胖子和袁姐是这里的常客。”
江云和时贝贝双双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目光,江云望着走在最前面体型巨大的胖子李,撇嘴,贝贝听着,依稀是一句“猥琐”。
到了指定的地点,才发现已经聚满了熟人,都是天高的老师,各组的都有,最让贝贝惊讶的是,荀陌荀校长竟然也在,看到时贝贝,荀校长举起高脚杯,对时贝贝远远打了一个招呼。
时贝贝看着被很多人围住的年轻校长,点头,露出一个略显讨好的笑容。
荀陌微微一笑,不再看时贝贝,转头继续和身边英语组漂亮能干的女组长说话,学校之前一直都有两个人的绯闻,只是双方都没有承认,现在看来,不承认,也是不否认。
音乐组的成萱老师在天高人气很高,在老师学生中都有很高的威信,虽然已经结婚生子,但是还是很潮流时尚,和很多老师关系都不错,包括时贝贝,这一次成萱在蓝天酒吧的小型演出,凡是成萱邀请的,悉数到场。
时贝贝特意看了一下,数学组的人到的不少,但是没有林月儿。
林月儿来天高有段时间了,按理来说,她应该和同事熟悉了,毕竟无论是所教授的科目,还是林月儿家世本身,都应该引起学校其他老师的重视,可惜,林月儿秉承辣文女主一贯的天真无邪不谙世事,很多时候好心办坏事,几周过去了,她的善良不仅没有为她带来好人缘,相反,大家渐渐疏远她。
提起这个人,大家的神色都很无奈。
因为剧情君,时贝贝还是对林月儿比较关注的,警卫室的小哥曾经对时贝贝抱怨过,说林月儿总是迟到,每次迟到打卡都哭哭啼啼,感觉就像是他们欺负了她,更别提她身边还有个带着抢,随时会炸毛的北堂靖。
警卫室小哥真是有苦说不出,校规有个屁用,北堂靖拿着枪呢。
没有女配的援助之手,也没有原书剧情君一系列的阴差阳错,女主林月儿的日子一样难熬。
不过,她自己没感觉罢了。
音乐组的成萱,兼职一家唱片公司的音乐制作人,认识很多娱乐圈光鲜亮丽的明星。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长相出色,身材姣好的女孩子会真的潜下心来教学生,甘愿在幕后做一个音乐制作人。
成萱做到了,一做就是十年,从青葱少女到为人-妻母
时贝贝有的时候真的非常羡慕成萱这样的,家世,个人双优的女孩。
天高这样的女孩真的是比比皆是,和她们相比,自己未免太普通了。
看着成萱和受邀前来的老师寒暄,时贝贝有些羡慕,觉得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而他们那个世界,自己永远走不进去的感觉。
看着往日和自己关系非常好的江云也跑到了成萱那边调笑寒暄,时贝贝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阴暗了。
这种被隔绝在外的感觉真是太不爽了。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小心眼了,江云明明刚才还递给自己果汁,但是她就是不能抑制心底的失落感。
早知道不来了……
时贝贝玻璃心地想着。
正阴郁着呢,却听到耳畔传来低沉悦耳的男声:
“怎么,不习惯?”
因为酒吧音乐的喧嚣,对方不得不贴着自己的耳廓说话,但是因为靠得太近,耳垂感觉到对方嘴巴里喷出的灼热潮湿的呼吸。
从耳根到脸颊,不由自主地红了,心加快了一点。
时贝贝佯装淡定,侧头看着对方,入目,是一张硕大无比的脸。
声音好听模样残,真是伤不起!
所谓脸红心跳,绝壁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圆圆地眼睛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肉肉的双下巴随着嘴唇的蠕动而微微发颤,因为高兴愉悦而粗重的呼吸带动了胸前高耸柔软的两坨肉。
时贝贝露出一个漂亮魅惑的笑容,学着对方的样子,贴近对方的耳垂,“胖子李,再靠近一点点,我就阉了你!”
说完,露出白皙闪亮的牙齿。
胖子李一哆嗦,火速逃离危险圈,肥硕的身体撞倒了好几个物理组的男老师,几个人滚成一团,像是麦当当的巨无霸汉堡,嗷嚎声一片,不过由于酒吧声音太响,他们的怪叫声很快和背景音乐融为一体。
美人有危险,搭讪需谨慎!
*****
“噢噢噢!!”
就在时贝贝将注意力放在摔倒在地的胖子李身上时,耳畔突然发出一声起哄的叫声。
“喂,贝贝,快看!!!”回到原来座位的江云拿着啤酒,猛拍时贝贝肩膀。
顺着江云指的方向看去,时贝贝看到了白子君,换上衬衫西裤的白校医,脱去了平时在学校的白大褂蓝口罩,未系衬衫最上面的三颗纽扣,敞开的领子胸前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在暧昧昏暗的灯光下,气质极佳的白校医像个玩世不恭的贵公子。
众人发出尖叫并非仅仅因为白子君的到来,更因为——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东方冉。”
白娘子有一个“许仙相公”,在天高并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这个“许仙相公”谁都不认识,没见过。
时贝贝好奇地打量着传说中的“许仙相公”,目测年纪二十七八,浑身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和学究范儿。
原谅时贝贝匮乏的想象力,这一刻,“许仙相公”和玛丽居里的形象重合了。
不正经的黑寡妇竟然有这么一个学术派的知性女友,真是太超乎时贝贝的想象了。
“啊,她,她不是那个……”身旁的江云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她激动地抓着时贝贝的袖子,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贝贝,贝贝,她是东方泓的姐姐,东方泓的二姐东方冉!”江云急于要和朋友分享她的最新发现。
殊不知,在“许仙相公”身世揭晓后,时贝贝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东方冉,啊啊啊,竟然是那个东方冉!!!
时贝贝不是女超人,看辣文小说能记住情节就不错了,哪还费那个力气专门记名字,能记住四妃名字还多亏了作者省事儿的“东南西北”。
一篇经典的辣文,需要无数的炮灰来推动情节,作为天真无邪的大小姐林月儿,为了凸显她的善良,歌颂她和楠竹们至死不渝的爱情,需要无数个恶毒女配的陷害。
除了boss级炮灰,还有n多璀璨如昙花一现的女配,其中有一个,就是极其讨厌林月儿的东方泓的二姐,东方冉。
经过江云的提示,时贝贝已经彻底记起这段情节,东方冉原本是很喜欢林月儿的,甚至和林月儿是闺中好友,但是在得知自己弟弟和自己好友搅合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友情都荡然无存,东方冉固执的认定是女主林月儿勾引了自己无知的弟弟,并且无耻地想要算计东方家的财产,恋弟成疯的东方冉从研究室里拿出自己研究的药物,给林月儿服下。
那是一颗最新研究的春-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为科学家的东方冉女士要研究春-药,但是根据原书描述,这重药神奇无比,威力巨大,一旦服下,服药者终生都离不开男人,且越干越勇,百折不挠!
正是因为这颗药,情-欲难耐的林月儿才会扑倒东方泓,继而在下次药物发作的时候和北堂靖滚了床单,最后又收服了西门风,接着他们四个人滚一起的时候,拉上了南宫珏!!!
正是这颗万恶的春-药,将原本简单的事情便复杂,复杂的事情变Yin-荡,最终将纯洁无比的剧情君推向十八禁的深渊!
万恶的源头,东方冉研究室出品的宇宙超级无敌春-药!
“……东方冉是我的学姐哦,我们大学一个学校的,我入学的时候她已经毕业了,她是科学家,非常厉害的科学家,年纪轻轻就拥有十多项国家专利,她的学术研究报告获过数不清的国际奖项,非常了不起,真没有想到白娘子的校医是她唉,她好厉害的……”
时贝贝脸变了又变,急于分享自己掌握信息的江云没有发现时贝贝的异常。
若是最初时贝贝还有迟疑,随着江云的叙述,时贝贝越发肯定了,就是她,就是她研究出了无敌春-药!
想到这种药的广泛运用,时贝贝就想要咆哮,女主被下药,遇到的都是高富帅优质花样美男,圈圈叉叉,越圈叉越紧致。
楠竹们得到这种药,给欺负女主的女配下药,女配遇到的都是猥琐矮穷挫。
原书里女配贝贝也被北堂靖塞下这种药,北堂靖想要找人轮了女配,强大的女配凭借自己对北堂靖强大的爱意以及对女主超强的恨意,逃脱n多丑男,不仅延迟了春-药发作时间,更是在春-药发作之前摆了女主一道,将故事推向大高-潮,最后在药性发作的时候,不看受辱,跳下高楼!
想到未来自己可能会被迫服下这种药,时贝贝的鸡皮疙瘩就冒出来,此时,她只想掐着那个叫东方冉脖子,使劲摇晃,为毛啊,你研究那玩意到底为毛啊!!
作者有话要说:抱住大家!!!求花花,求订阅,各种求!!!
正文 31二更啊二更啊
“冉冉,陪我参加一个朋友的音乐会。”
“没空。”
“是阿泓他们学校举办的,难道你不想知道阿泓在学校是什么样吗,我只是校医,不可能时时刻刻掌握阿泓的动向,若是冉冉认识天高老师的话……”
“……几点?”
白子君感觉有些无力,因为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所以白子君并不介意交往的女友比自己强。
在很多人眼中,他配不上年轻有为的科学家东方冉。
东方冉的优秀,无需“东方”这个姓氏装点,在东方冉的成就面前,所有东方家的荣耀都只是锦上添花。
有这么一个女朋友,白子君是很骄傲的,一开始经人介绍的时候,白子君还对女科学家有抵触,但是接触下来,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做老婆的女人。
她的世界很单纯,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利欲关系,她重视家庭,谈起东方家眼眸都是亮的,嘴角会不自觉扬起笑容,她个人很优秀,虽然离美女略有差距,但是白子君不得不承认,认真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白子君曾经见过东方冉在工作室研究的景象,埋头沉寂在科学世界的东方冉,让阅女无数的白子君怦然心动。
白子君十五岁初晓□,十六岁告别处男,之后谈过无数次恋爱,除了懵懂青涩的初恋,只有东方冉让白子君有恋爱的感觉。
纵然之后交往的过程中,他们的感情平淡如水,白子君甚至不确定自己爱不爱东方冉,但是为了那一刻心动,白子君想要娶东方冉。
东方冉再怎么能干优秀,终究逃不过“东方”这个姓氏。
东方家是不会容许东方冉晃荡到三十岁还不嫁人,若不是白子君的出现,东方冉恐怕早就被东方家架出研究室,和某个世家公子订婚了。
白子君一直坚定的认为,他和东方冉最终能走到最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种坚定动摇了。
首先,是他的求婚遭拒,理由是,她最近忙着研究一个项目,没空。
其次,是他的约会遭拒,理由是,她很累忙完了项目,很困很想睡觉。
最后,是他的求爱遭拒,理由是,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和他结婚!!
思索两年以来的交往,白子君惊讶的发现,东方冉从未主动跟他打过一通电话,没有主动发过一条短信,每次都是他主动,约会地点永远是实验室附近,她很忙,忙着项目,忙着造福全人类。
他可以理解,甚至一度引以为傲,有个科学家女朋友,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她对他的态度和对她家人的态度是那么的不同。
无论是什么时候,哪怕是他们在热吻,在东方泓专属铃声响起的时候,她都会推开他,然后接东方泓的电话,东方泓所有的要求,她一律无条件答应。
对东方家的人,她永远是“有时间”。
对他,她的回答总是“很忙”,连个“我”都懒得说。
可笑,想要和女朋友一同出席朋友聚会,还要以女友弟弟为突破口,才能约会成功。
一路,白子君都在想,和东方冉在一起,是不是一个错误。
搂住东方冉的肩膀,白子君微笑地看着学校里的同事,“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东方冉。”
理所应当,白子君听到了大家的欢呼声和起哄声,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怀中人的僵硬。
“放开我。”东方冉推开白子君,眉宇间隐隐有些不耐烦,挣脱出白子君的束缚,东方冉抬头,看着巨大包厢里的男男女女,蹙眉,踮起脚尖,她贴着白子君的耳朵:“他们谁是阿泓的老师?”
白子君嘴角噙着笑,凭借超好的记忆,从语文老师开始介绍,介绍了一圈,白子君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半张脸处于阴影中的年轻女孩,嘴角的弧度大了一些,“……坐在角落里的,穿着套裙的,短头发旁边的那个,嗯,就是她,美术老师,时贝贝。”
东方冉点头,“我知道了。”
说着,朝着目标老师走去,东方冉的目标很明确,要和弟弟的老师打好关系,从他们嘴里,知道弟弟的第一手消息!
****
“下面,有请我们美丽动人的成萱小姐,为大家她的新曲目——《绽放》!”
晚上九点,随着成萱的开唱,和成萱关系密切的老师都挤到酒吧前面为好友加油打气去了,时贝贝和成萱关系也不错,但是看着这么多人都挤到前排占座,时贝贝就没有凑那个热闹,而是和江云玩起了纸牌,嗯,大名鼎鼎的斗地主!
成萱的歌很好听,很吸引人,就因为这个,所以才更要将全部精力放在纸牌上,要是被成萱的歌声吸引,说不定就输了。
输了的代价是很大的,嗯,要贴纸条!
眼下,时贝贝和江云脸上已经贴了各种花花绿绿的纸条。
幸好她们两个呆在角落的位置,两个人又侧着脸背对大家,没有人注意两个人在做什么。
“花。”“钩子。”
两个人在脸上贴的不亦乐乎,丝毫没有注意,身边已经有人观摩很久了。
“可以坐这里么?”
“随便随便!”时贝贝挥挥手,很随意的应付,嗯,这几次手气不好,脸上已经被贴了十多个纸条了,作为美女,她要重视形象,江云这个可恶的女人,贴纸条总在自己嘴巴周围贴,身为美术老师,贴得纸条竟然一点美感都没有。
“哈,笨贝贝,你输啦!”几张牌发下去,江云再次欢呼。
拿起手中的便签纸就要往贝贝下巴上粘。
“江云,不许贴这里,太难看了,像日本太君!”时贝贝闪躲,江云根本不理睬,喝过酒的江云格外活泼,再说了,破坏美女形象什么的,最好了!
“请问是时老师吗?”
温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端庄贤淑的贤妻范儿。
江云和时贝贝一愣,江云喝得有点晕乎,但是并不代表她醉了,要是真醉了,也不可能次次赢时贝贝。
看到来人,江云眼睛一亮,“是东方学姐!”
时贝贝后脊梁骨一颤,脑袋僵硬地转过去,但见“万恶之源”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手里端着一只高脚杯,而“万恶之源”她男人,白校医则似笑非笑地俯视着满脸纸条的时贝贝和江云。
时贝贝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想着,下巴上一张便签纸忽忽悠悠掉了下来,飘到了“黑寡妇”校医的脚下。
“黑寡妇”校医笑着弯下腰,捡起落在脚边的便签纸,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纸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拿着纸对准时贝贝的下巴按下,满意地点头,“嗯,物归原主了。”
时贝贝双眼冒火,去尼玛的物归原主!
胡乱摸一把脸,将脸上毁形象的纸条抹去,时贝贝转头,无视身边江云的兴奋,对东方冉笑得叫一个贤良淑德,“你好,我是时老师,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恋弟成痴”的东方冉一把握住时贝贝的手,激动万分地说道:“时老师,我是高二一班东方泓的姐姐东方冉,能问一下东方泓在学校的情况吗?他在学校食堂吃得好吗,和学校同学关系好吗,有学生欺负他吗?我弟弟从小就腼腆害羞脸红怯弱,我真害怕他适应不了集体生活,时老师可以给我说说我弟弟吗?”
时贝贝看着被东方冉紧紧握住,无法挣脱的双手,再看到东方冉堪比酒吧闪灯的眼眸,感觉到身后江云猛戳自己脊梁骨,欲哭无泪,“东方姐姐,好说好说,您能放开我吗?”
诸多算计林月儿的女配,只有东方冉全身而退,没有被抽风的四妃追究,或许追究了,但是原书没有写,反正书的最后,东方冉的结局都是不错的。
弟弟原谅了她,虽然她没有接受林月儿,但是也不反对林月儿踏入东方家大门。
因为东方冉的出现,原书在动作戏的同时还小温馨小煽情了一把。
果然,在辣文里,结局不错的女人背后都有一根牛逼哄哄的金手指!
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可以和自己偶像亲密握手的时贝贝,江云那叫一个纠结,平时不经常上课,所以对学校诸多学生不熟悉,就算是东方泓,她都没有太多的印象。
啊,好像和偶像插话,但是插不上话题肿么办?
灵光一闪,江云一拍脑袋,高兴地对偶像卖弄自己所知道消息,“东方学姐,东方泓同学平时在学校人缘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我们是教美术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知道,但是学校有一个老师和东方同学关系特别好,数学组的林老师,她和东方同学亲密无间,同进同出,情如姐弟……”
时贝贝猛然转头,吃惊地看着江云,江云这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所谓天然黑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趁机从东方冉双手中抽出爪子,时贝贝暗自吐槽,幸好东方冉没林月儿这么强的杀伤力,自己的两个手腕只是红了而已。
“同进同出?情如姐弟?”东方冉呐呐重复,面部表情越老越狰狞,脑袋里的一根弦,“嗡”得一声,断了。
“她是谁,那个林老师究竟是谁?!”东方冉恶狠狠地问道,抢夺弟弟的人,杀无赦!
弟控什么的?!到这种程度真的好吗?
时贝贝不动声色地拉开和东方冉的距离,东方泓又不是小孩子,这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视调查,真的不会引起小孩子的反感吗?
从教育学的角度上来看,这种追踪审问的方式,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已经完全沦为东方冉脑残粉的江云捧脸,东方学姐真的好帅,关心家人什么的,真的好棒!
好有霸气女王范儿哦!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二更二更!
我多么勤劳,抱住大家,记得撒花花哦~~表抛下我~
正文 32第三更啊第三更
“啊,是成老师。”
清脆悦耳的声音穿过吵杂的音乐,穿过鼎沸的人群,穿过成萱的歌声,清晰的到达每个人的耳朵里。
所谓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任何音乐人在女主男主强大的金手指面前,都必须投降,攀比只有增加被炮灰的概率。
听到这个声音,天高老师中间出现了骚动,台上唱歌的成萱精神恍惚了那么一下下,但是并没有影响她的发挥。
所有人不约而同在想,林月儿……她怎么来了?
比起天高老师微微的诧异,东方冉的情绪就高涨多了。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东方冉是认识林月儿的,最初林老师和东方泓同进同出什么的她还没有意识到“林老师”指的谁,当一旦确定目标,东方冉整个人处于癫狂状态。
“怎么是她,怎么是她……”
远处,林月儿和东方泓由远至近的走来,两个人亲亲密密牵着手。
超级弟控东方冉,看到这一幕彻底红了眼睛。
饶是江云神经再大条也发现不对劲了,虽然她不动声色黑了林月儿一把,但是东方学姐这被人抢了老公孩子的状态,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握着时贝贝的手,江云感觉到眼前这位鼎鼎有名的科学家学姐,或许并不是自己盘子里的那盘菜。
有些人,注定只能当偶像,远远地看着,远远地看着。
***
林月儿最近心情不太好。
小猫咪不再理睬自己,并且用态度明确告诉自己,不愿意做朋友。
林月儿不想勉强对方,她想在学校寻找新的朋友,却发现,自己总是搞砸事情。
给同事倒水,不小心将水洒在了同事的桌子上,给同组的人带饭,却发现自己少拿一人的份……
都是一些很小的事情,却不知从何时开始,办公室的人开始疏远自己,或者是更疏远她。
原本她在天高就没什么朋友,除了教课,她什么也不会,好在还有学生,还有东方泓……
想到东方泓,林月儿的脸颊上飞快酝酿期了红霞。
偷偷地看东方一眼,林月儿觉得心中充满了甜蜜,东方泓喜欢自己,并且愿意陪伴自己,她心情不好,东方泓愿意带着她散心。
林月儿没有想到会在蓝天酒吧看到学校的其他的老师,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人。
熟悉的,不熟悉的。
她看到台上唱歌的音乐组的成萱,看到了台下副校长还有很多很多人,包括一眼看到的,蜷缩在角落里,不知道干什么的副校长,还有让她怦然心动的校医。
林月儿不是傻瓜,只是一个瞬间,她就明白,这是一个聚会,天高老师的聚会。
他们没有邀请她。
林月儿很难过,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排斥她,明明她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她……
林月儿暗自伤心的时候,东方泓也看到了自己的姐姐,比起小结巴的暗自感伤,十七岁的少年心情更加复杂,看到熟人的愉悦,被抓包的惶恐,看到诸多老师的慌张。
说东方泓思想成熟,那也是想必同龄人,和成年男子作对比,东方泓显然是太稚嫩了。
还是个孩子。
纠结了一下,东方泓最终决定拉着林月儿向自己姐姐的方向走过去。
喜欢的少女和自己重视的姐姐,从林月儿嘴里,东方泓知道她和姐姐之前就认识,既然是熟人,那么姐姐他和小结巴的关系后,应该不会那么反对。
姐姐的百依百顺,让东方泓忽略了一些人之常情的东西。
被好朋友抢走了男朋友,会比一般小三来的愤怒。因为当事人会感觉“双重背叛”,虽然这个比喻套用在东方冉身上并不贴切,但是也足以表达东方冉的愤怒之情。
好朋友和自己的弟弟,瞒着她,在一起了。
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人心都是长偏的,东方冉理所应当以为,是年纪大的林月儿勾引了自己的弟弟。
时贝贝和江云两个人像小乌龟一样缩着脑袋,看着周身被浓浓黑烟笼罩妖魔化的东方冉,后退再后退。
江云:学姐好可怕~
时贝贝:科学家好可怕~
江云拉着时贝贝,两个人逃脱了危险地带,今天举办个唱的成萱在蓝天酒吧人气不弱,前来听歌的很多,时贝贝和江云被踩了好几脚,时贝贝表情有些扭曲,在天高当老师,她们都是穿着防水台很低的高跟鞋,几乎是一踩一个准。
时贝贝觉得自己脚都肿了。
东方冉根本不在乎时贝贝和江云,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弟弟,还有死皮赖脸抓着自己弟弟手掌的女人。
时贝贝脑中脑补出一个画面,一个身穿白大褂,手里拿着冒着烟的试管的科学女超人,一个手拿两把大斧无坚不摧的怪力女!
两个人之间闪动着噼里啪啦的雷电之光!!!
战争一触即发!!!
好紧张,好激动!
时贝贝眼睛紧紧地锁住战场,江云很贴心的提溜来了孙露,三个八卦的女人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绝对女主pk绝对男主他姐姐!
“你说谁会赢?”时贝贝小声贴着孙露的耳朵,嘀嘀咕咕。
“我希望是林月儿。”孙露说了一个让江云和时贝贝都不相信的答案,孙露讨厌林月儿在学校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那天孙露和林月儿呛声的消息不胫而走,孙露和林月儿被外人宣传的水火不容。
美术组都知道孙露不喜欢林月儿,具体不喜欢到什么程度,江云和时贝贝却是不知道的,原以为再怎么也不会超过林月儿。
见时贝贝和江云好奇的目光,孙露撇嘴,低声附耳说道:“我们两家认识,东方冉小时候学习就好,连跳好几级……别家的小孩。”
音乐嘈杂,孙露说的并不清楚,但是江云和时贝贝却猜出了孙露的意思,每个人童年里都有一个“别家的小孩”,那个xx家的孩子多么多么优秀,你看看你……
孙家既然和东方家认识,两人年纪也差不太多,东方冉理所应当就是孙露学生时代那个“别人家优秀的孩子”。
想着两人面露同情,东方冉已经优秀到变态的程度,和这样的不科学的存在对比,孙露就……
别家的孩子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姐姐,这是林月儿,您应该认识的,她是我喜欢的女孩。”在学习好,工作好,各方面出色的东方冉面前,东方泓少年还是很腼腆很谦虚的,语气里带着一种少年的忐忑,和在学校面对老师同学那种装逼感截然不同,迎面扑来的是少年的清香!
在姐姐面前,东方泓才有东方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1 21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